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4 情深如海,宝宝取名

174 情深如海,宝宝取名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0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9

   “惠兰,不用再送了,我自己回去了,傍晚我再过来。”叶素素在院落里笑着对送她出来的章惠兰说着,她手里并没有提着保温盒,若希还没有吃她送来的可口饭菜,所以她并没有提走保温盒,反正家里还有,晚上她再送来的时候,若希估计已经吃完了。

  章惠兰现在满脸红光,整个人就像年轻了十几岁似的,这两天她都没有去美容院,忙着照看宝贝孙子以及外孙,哪怕家里有很多佣人,妯娌们也都往家里钻,抢着帮忙照看孩子,她也不放心去美容院,只是抽空过去看看,反正美容院就在金麒麟花园门口外,很近。

  和霍启明闹离婚的不愉快,从她的脸上似乎也看不到了,说话时总是笑呵呵的。“嗯,素素,大家都会好好地照看若希的,她的胃口,东铭清楚得很呢,你不用担心她会饿着,渴着,傍晚过来的时候,你不用再送饭菜过来了,别累着了。”

  叶素素笑着,想了想,便应着:“那好,我不送饭菜过来了,有东铭在,我一百个放心,那我先走了,等会儿再来。”

  说完,她朝章惠兰说了声再见,便钻进了自己的车内开车离去。

  等到叶素素的车看不到了,章惠兰才挂着淡淡的笑转身往屋里而回。

  若希的房里,蓝若梅还没有离开,宝宝睡着了,被保姆放躺回BB床上了,若希躺在床上,保姆暂时性得到休息,在外室坐着看电视,若梅就坐在BB床上看着。

  手放在BB床边上,轻轻地摇晃着床,嘴里低声说着:“若希,宝宝真可爱,睡着的时候,像一个小天使,让人的一颗心都变得柔柔的。”

  “睡着的时候的确让人疼,不过醒着的时候,老是哭,我现在还没有摸清楚,他哭的时候,是为什么,有时候以为他饿了,喂的时候,又没有吃多少,还会哭,那是尿尿了,这小家伙爱干净得很,一尿了就哭,拉了也哭,饿了也哭,幸好有保姆照看着,要是让我自己照看,我头都会大。”若希躺在床上说着,语气似是抱怨,却难掩她的慈爱。女人就是不一样,只要当了母亲,那股母爱总是不知不觉中就散发出来,暖人心窝。

  “嗯,这两天我也特别地看了一些育婴节目,还没有满月的宝宝,是有点难带的,三个月后,就好带一些了。”若梅凝看着可爱的宝宝,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不少,她也很想要一个宝宝,一个她和霍东禹的宝宝。

  若希点头。

  “姐,你和东禹哥也可以考虑要一个宝宝了,东禹哥现在可以自己站立起来了,也可以自己走一段路了,离他真正康复不会远的了。”若希忽然说着。

  经过半年的治疗,霍东禹算是重新站起来了,他已经不再坐着轮椅了,而是自己站立,自己走路,不过因为还没有完全康复,他还走不了太远的路,走一段路之后,他必须要休息,否则脚还是会痛的。

  哪怕是这样,他的康复算是很快的了。

  医生当初作最好的估算,说他最快都要半年后才能站立起来。他不足半年就能站立了,现在半年后都可以自己行走了,雷医生一再说他是奇迹。

  这是奇迹,是爱的奇迹。

  因为他爱若梅,他想早点站起来,重新成为若梅头顶上的那片蓝天,替若梅遮风挡雨,给若梅真正的幸福生活。

  每天若梅陪在他的身边,陪着他一起接受治疗,鼓励他走路,花了那么多日日夜夜,她几乎都没有外出,他心疼着。

  结婚大半年了,为了照顾他,她连怀孕都不敢。

  若梅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他能回报的,当然是早点康复。

  若梅红了红脸,又凝看着宝宝一眼,才笑着:“会考虑的。”

  她起身,回到若希的床前坐下,笑看着若希,问着:“你现在感觉怎样?还好吧?”

  若希躺在床上,故意自嘲地说着:“我现在感觉自己就是坐牢的猪,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热得要命。”坐月子不能吹空调,对产妇不好,哪怕开了些许的窗,可还是感到很热,她躺在床上,直流汗,根本就睡不着。

  若梅也笑了起来,轻点一下她的额,说着:“有这么可怕吗?不过这天气还真是热,这两天特别的热,估计要下雨了吧。下雨,天气就凉爽一些。”

  “下吧,下吧,最好天天下雨,我也能睡个好觉。”

  若希第一次希翼老天爷天天下雨。

  对于一个习惯了空调相陪过夏天的人来说,不能吹空调,真的受不了。

  可产妇坐月子吹多了空调,容易出毛病,听说有人因为坐月子吹空调,后来风瘫了,坐一辈子的轮椅。在医院里吹空调又不一样,因为在医院里,产妇还输着液,而且时间并不长,所以不会有什么影响。

  “好了,说不定老天爷听到你的祈祷了,等会儿就下起雨来呢,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不打扰你了。”若梅伸手从床头柜上摆放着的那盒纸巾里抽出几张纸巾,爱怜地替若希擦拭一下汗水,便站了起来,在若希的叮嘱“姐,有空多来陪陪我,我无聊。”下走出了若希的房间。

  出了若希的房间,她又去看了看东燕,东燕房里暂时没人,她热得受不了,正偷偷地开着空调在享受着呢。

  蓝若梅敲门的时候,吓得她赶紧关了空调。

  等到蓝若梅进来的时候,她装着若无其事地躺在床上。

  “二嫂。”她扯出大笑脸迎着若梅。

  “东燕,你开了空调?”若梅一进房就感受到了凉意,美丽的圆脸上马上浮现了责备。

  东燕懊恼不已,虽然她马上关了空调,可是冷气还在房里回荡着,任谁进来都知道她刚刚开了空调。

  “二嫂,我热得实在受不了,看,我全身是汗,整个人臭哄哄的了,我妈还不准我洗头,说要七天之后才准许我洗头,还说要加酒,加姜才能洗,洗完要马上吹干。奶奶更过份,说什么以前的人坐月子,都是一个月不能洗头的,天,那样我都不想要自己的头了。二嫂,你别告诉我妈他们嘛,否则又要说我了。嘻嘻,二嫂,你刚刚才从大嫂那里出来吧,我大嫂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偷偷地开空调?只要大嫂和我一样,我就不怕了,大哥会护着的。”

  东燕一脸的俏皮。

  “你呀……都当妈妈了,还这般不懂事。就算再热,你也要为你以后的健康着想,别再偷偷开空调了。若希才没有偷开空调呢,她只是向老天爷祈求下雨。”若梅失笑。

  东燕呶呶嘴。

  她是实话实说嘛。

  “宝宝睡了。”

  “刚闹腾完,吃饱了,保姆就哄他睡着了。要吃的时候,凶得要命,哭个不停。”东燕的抱怨和若希差不多。

  初为人母的她们都没有什么经验,被孩子折腾得也有点惨。

  若梅失笑,谁饿着的时候能有好脾气呀。

  姑嫂俩人聊了一会儿,若梅就走了。

  她和东燕的关系虽然好点了,始终未能深入谈心。

  走出了东燕的房,若梅站在楼梯口,有短暂间的发呆,呆过之后,她才下楼,回到自己的房里,想着看看霍东禹午休起来没有。

  一进门,她就被人从背后给搂住了。

  “东禹!”

  她吓了一跳,随即低叫着,在霍东禹的怀里扭头转身,嗔着:“差点没被你吓死。”

  霍东禹那张冷硬的脸此刻温和至极,他一反身,把若梅推压在门身上,低首与她额抵着额,凝视着她,然后低柔地问着:“又去看若希和东燕的宝宝了吧?”

  “嗯,两个宝宝都很可爱,让人爱不释手,百看不厌。粉嫩嫩的,漂漂亮亮的,醒着的时候,乌黑清澈明亮的眼珠子转呀转呀,很讨喜,若希的那个老气横秋,总会把小手往嘴里塞。”若梅在说到两个小家伙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慈爱,好像两个小家伙是她的。

  冷不防,黑影罩来,接着,她的唇被霍东禹偷袭了一下,霍东禹更加贴近她的脸,在她的脸上轻吹着热气,惹得她轻颤起来,他暗哑着声音问着:“若梅,你想不想生个小宝宝,像大家的侄儿那般可爱,那般讨喜。”

  “想,可是……”

  她话还没有说完,人就被霍东禹抱了起来,转眼间,她就被霍东禹放躺在床上了。

  “若梅,对不起。”

  霍东禹把她的双手拉开压在她的身侧,他的身子贴上前来,两个人紧密结合,他凝视着她,看着她的圆脸因为他的关系,已经不像婚前那般圆了,瘦了一分,看着就让他心疼,为了他,她吃了不少的苦,为了他,她现在还没有当妈妈。两个人的年纪都不小了,若梅已经二十九岁了,他也有三十一岁了。很多女人二十九岁的时候,孩子都会走路了。

  是他,都是他。

  “为什么说对不起?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大家是夫妻,不要说客气的话。”若梅轻声细语地说着。她爱他,爱了那么多年,错过了六年,为了他,她不惜冒着得罪东铭的危险下场,逃婚,把霍东铭弃于民政局前,而她只身入藏找他。为了他,她忍受他父母初初对她的不接受,忍受自己父母的为难及指责,忍受外界对她异样的眼神,觉得她抛了哥哥转身又投入弟弟怀里,她可以忍受,一切都可以忍受,因为她爱他,她对他的情深如大海。

  他救人发生车祸,致双腿残废,她痛,当时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可她还是默默地忍受着,默默地照顾着他,关心着他,因为她知道他也爱她,在精神上,在生活上,她都希翼自己能成为他的支柱,支撑着他自信起来。

  婚后大半年,她极少外出,甚至连同在一屋檐下的妹妹都极少交流,全天候照顾着他,她无怨无悔,只希翼他能重新站起来,再一次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甘愿付出,所以,她不要他说对不起。

  霍东禹不说话,眼神加深,更是深深地凝视着她。

  心底却汹涌澎湃,有着说不出的感动。

  “老婆。”他低哑地叫着,结婚后,他还是习惯叫她名字,老婆这个亲昵的称呼极少会叫,现在他动情地叫着,“大家生个娃吧。什么都不用去担心,不用可是了。”她天天往若希的房里跑,去看宝宝,他就知道她有多么的渴望自己也能拥有一个孩子。

  别说他现在差不多好了,就算还没有好,他也不忍心剥夺她当妈妈的权利。

  只是……

  霍东禹心更疼了,他脚好了之后,他还是会回到部队里的,他并没有从部队里退出来,只是暂时停职休养,伤一好,就回部队里报到。他是军人,军人不会天天呆在家里,到时候她要是怀孕生子,又是她一个人面对呀,所以,他心疼。

  轻轻地挣脱他握着自己的手,若梅抚上东禹的脸,他不像东铭那般俊俏,哪怕兄弟俩有些相似点,可他一脸正气,给人刚毅的感觉。他的心思,她懂,她不怕,她知道军嫂都不容易,她早就为他做好了准备,她可以独自面对怀孕的苦,生娃的痛。

  “东禹,我能行,我知道军嫂是不好当,可我早就做好了准备。”

  东禹眼神更柔了,他不再说话,低下头,轻轻地吻上她的经唇。

  若梅马上热情的搂住他的脖子,热情地回吻着他。

  两人的手慢慢地,又急切地往各自的身上伸去,急切地扯着彼此的衣服,好像第一次那般猴急似的。

  房里的空调开着,可随着房里的热情升温,似乎空调都不顶用了。

  夫妻俩热情急切地需索着对方,浓情蜜意,缠绵不休,满室温情,一室旖旎。

  快到傍晚的时候,霍东铭回到了家里。

  他空手而出,回来的时候,却带回了一个软绵绵的,样子像极了真人的棉娃娃。

  那个棉娃娃装着碰触类型的音响,就是轻碰一个娃娃的身体,音响就会响起来,像初生婴儿那样啼哭,这是他的诱饵,代替他宝贝儿子出场诱饵江雪犯罪的。

  江雪现在盯紧了他们,以他的猜测,江雪绝对是要拿他的宝宝开刀,身为千寻集团的当家总裁,被称为太子爷的他,要是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他干脆撞豆腐自杀。

  所以,江雪,老贱人,等死吧!

  若希看到他带了一个棉娃娃回来,以为他又是替儿子准备的玩具,忍不住说着:“东铭,宝宝才出生几天呢,还不会玩玩具,家里已经准备了太多,你怎么又买了一个回来。”

  东铭不说话,只是浅笑。他把棉娃娃递给了若希,然后他走到了BB床旁边,保姆正在哄着宝宝,看到他回来了,保姆连忙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叫着:“大少爷,你回来了。”

  未满月之前,老太太都不让宝宝住到隔壁婴儿房去,所以到了晚上,照顾宝宝都是若希夫妻俩,还好,晚上的宝宝很听话,不怎么哭,只要吃饱了就会睡,照看起来不会太累人。

  “你先出去,我和大少奶奶有些话要说。”霍东铭淡冷地吩咐着保姆。

  保姆点头,连忙退出了里室,然后退出了房间。

  “这棉娃娃做得很逼真,就像睡着了的宝宝。”若希躺在床上拿着棉娃娃翻来覆去地看着,不小心碰触到棉娃娃的身体,棉娃娃体内的音响马上响了起来,若希马上就把棉娃娃往床上一丢,急急地坐起来,冲着霍东铭嚷着:“宝宝又哭了,可能没吃饱,快,抱过来。”

  正弯着腰逗着还没有入睡的儿子,听到爱妻那慌里慌张的声音,霍东铭便笑着站直了身子,扭头指了指那个棉娃娃,然后又看看宝贝儿子,说着:“宝宝没哭,是棉娃娃哭了。”

  棉娃娃哭了?

  哭得那般的逼真?

  若希不太相信,又拿起了棉娃娃,然后按了按棉娃娃的身体,果然,娃娃体内的音响又响了起来。

  再重新细看着棉娃娃,深思片刻,她看向了霍东铭:“你有什么意图?”

  东铭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先学着保姆的样子,哄着宝宝入睡。还好,初生的宝宝大都是吃饱了就睡,很快地,宝宝就被他哄睡了。看着睡着的儿子,他忽然有点自豪地扭头对爱妻说道:“若希,我真发觉我有当奶爸的潜质。”

  若希笑了笑,随即又敛回了笑容,拿着杏眸瞅着他,等着他回答她刚才的问题。

  他的计划需要她配合,霍东铭根本就不打算瞒她。

  扭身,走回到床前坐下,他先是亲昵又爱怜地亲吻一下她的额,被她推开了,娇嗔着:“我刚刚流了不少汗,别亲。”

  霍东铭低低地笑了两声,突然搂起她的头,就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若希推了他几下,没有推开,只得承受他深深的一吻。

  一吻之后,他才正儿八经地说着:“江雪最近总盯着大家。”

  江雪?

  她还想怎么折腾?

  若希满脸都是问号。

  公公的经济被封了,没有办法再给江雪生活费了,而且公公对江雪似乎也开始反感死心了,现在一有空都是往婆婆的美容院跑,想着帮婆婆的忙,老是哄着婆婆,尽力想去挽回属于他们的婚姻,哪怕千疮百孔了,他意识到错误,意识到家庭的重要了,他也想尽最大的努力去弥补。

  霍东恺离家数月了,更没有给江雪钱,江雪现在的生活应该是挺拮据的吧,还有能力折腾吗?

  若希又看看那个棉娃娃,忽然明白过来,脸上有了一丝紧张,问着:“你怀疑江雪要对大家的宝宝下手?”

  霍东铭点头。

  “她敢?”若希脸上马上浮起了狠意,一副老母鸡护着小鸡的样子,低沉地说着:“谁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毛发,我跟他没完没了。”

  “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得了大家儿子的一根毛发的。”

  霍东铭赶紧安抚着她。

  “你保证?”

  “我保证!要不,我也不会弄一个棉娃娃来了。”

  若希又看一眼那个棉娃娃,忽然她记起了霍东铭说过,他还在等着江雪自己撞上来,当时她没有细想,现在她能想明白了。霍东铭一连串的打击报复只不过是前戏,那是为了逼疯江雪,让江雪在怨恨加深的时候铤而走险,走上犯罪道路,这样霍东铭就可以趁机把她送进监狱里去,一个人发怒,怒从心起,胆向边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一旦犯罪,必是重罪,江雪年纪不轻了,就算是坐几年牢都够她受的了。

  “你想明白了吧?”霍东铭把她从床上搂扶起来,让她躺在他的怀里,闻到她身上散发着奶香味,他的眸子不自觉地沉了沉,不过现在他的**必须忍着,要等到她身体完全恢复才行。

  “明白了。”

  “嗯。”若希点了点头,“你是在逼她犯罪。”

  “她要是有良知的人,任我怎么逼,她都不会犯罪。我最想的其实是撕了她!”霍东铭狠狠地说着。

  对江雪的恨有多深可以看出来。

  江雪要是有自知之明,就会一直安于现状,而不是多年来都在挑战他母亲的地位,不会老在父亲的耳边吹着枕边风,让父亲严重地偏袒她,更不会挑拨、教唆霍东恺抢夺家产,要不是他从多年前就开始设下此报复大计,把霍东恺的心拉拢过来了,现在霍东恺早就变成了和江雪一样贪得无厌,心思不纯的人了。

  现在看在霍东恺的份上,他可以饶她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再有,他那点在经济上的打击报复,要是一般人,或许还能醒悟过来,靠着自己的能力自力更生,毕竟他并没有封杀她,她要是自己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可她没有,她就是依赖着霍家过生活。并且心存报复,想着反击,或许江雪认为他们霍家对不起她,可她有没有想过,最该说对不起的人是她。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存在,我可能会让人把她掐死,丢进大海喂鲨鱼,现在我已经不取她性命了。”霍东铭低沉地说着。

  “谢谢你,东铭,让我不负东恺所托。”若希搂住他的熊腰,知道他有多恨江雪。

  江雪,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我说过东恺是我的弟弟,有那样的母亲,东恺也痛苦了多年,或许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东恺能过上轻松的日子。”

  想到霍东恺的痛苦,若希沉默了。

  或许,江雪的事情解决之后,对霍东恺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吧,至少他不用再承受母亲带给他的伤痛。

  他作为儿子的,其实也在尽力地帮着母亲了。

  要不是他,霍东铭可能真的不会放江雪一条生路。

  “你需要我怎么配合?”

  沉默片刻后,若希才问着。

  霍东铭便把他的计划细细地告诉了若希。

  一楼大厅里,坐满了人。

  老太太,霍启明夫妇,韩影母子三人,刚刚欢爱后显得神采奕奕的霍东禹以及脸上红潮未退的若梅,胡晓清及老太太的两个女儿,女婿都在。

  “妈,你让大家都来,有什么事吗?”韩影先开口问着。

  “大事,当然是大事才把你们都叫来。”老太太满脸笑容,说出来的话却让大家提起了心,不知道老太太嘴里说的大事是什么大事。

  “奶奶,你快点说吧,是什么大事,把我都吓得腿软了,能让奶奶说成大事的,该不会是千寻集团要倒闭了吧?”霍东旭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开口说话就被老太太瞪了好几眼,老太太又好气又好笑地驳斥着:“旭小子,你就这么巴不得千寻集团倒闭吗?小心你哥听到了,把你的企业都收购了,到时候你别来找奶奶哭诉哈。”

  霍东旭赶紧四处张望,并没有看到霍东铭的身影,才放下心来嘻笑着:“奶奶,我是形容一下嘛。”

  “妈,你就快说吧,是什么大事?”

  霍启明此刻属于老大,他再一次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

  “宝宝取名,两个宝宝都出生几天了,大家还没有替宝宝取名呢,让你们大家来,就是帮忙取名的。”老太太笑眯眯地说着。

  说完之后,她又吩咐美姨进她的房里替她拿来了好几张,纸上面全都写着名字,那是她私底下请了极好的起名大师,参照两个宝宝的生辰八字取出来的名字,让他们从中挑选一个,那些名字都是符合两个宝宝的,别怪她迷信,她觉得一个人的命运,名字就是很重要的。就像李嘉城一样,他两个儿子出生的时候,都是请了起名大师帮忙取的名字。

  “你们看看,这上面的名字,哪一个好听的?还有,你们想到有什么好听的,都给我说出来。”老太太让美姨把候选名字递给大家看,让大家帮忙挑选。

  听到老太太说是帮两个宝宝取名,众人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原来这就是老太太说的大事呀。不过细想一下,此刻两个宝宝的事情对霍家人来说的确都是大事。

  “奶奶,我哥是妻奴,那么爱若希,怎么不取什么爱希,疼希,怜希之类的名字?”霍东旭一边看着那一排排的名字,一边戏谑着。

  “要是女儿,你看你哥会不会替宝宝取名爱希。”老太太白了他一眼。

  霍东旭摸摸鼻子,笑笑,觉得有这个可能。

  “咦,奶奶,这名字不错,昊天,霍昊天,嗯,听起来不错,写起来也不难。将来我可爱漂亮的侄儿上学的时候,能很快学会写自己的名字。”霍东远未雨绸缪,开始想到了宝宝读书了。

  “霍昊天?”

  众人都重复着这个名字,细细地嚼着。

  老太太点点头,又让大家再想想,再看看。

  “霍爵,爵爷,爵少,威风。”老太太的大女儿也选中了一个名字。

  老太太又点了一下头。

  接下来,大家都有挑中名字,老太太便把大家挑中的名字都抄写下来,让美姨送上二楼去,让若希和东铭夫妻俩作最后的决定,毕竟儿子是他们的。

  “东燕的呢?你们别忘了东燕的宝宝哈。”老太太忽然发现大家都把重心放在了若希的儿子身上,忽略了东燕的宝宝,马上板起了脸,说着:“不管东燕是在什么情况下生下的孩子,宝宝都是大家霍家的后代,大家都不能偏心,不能疼着东铭的宝宝,而不管不顾东燕的宝宝哈,大家更应该加倍给东燕宝宝的爱,别让他像东恺那样成长,知道吗?”

  众人脸色一凝,然后凝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众人又忙着帮东燕的宝宝取名字。

  最后也把大家选出来的名字都抄下来,让人送到东燕的房里,让她作最后的决定。

  霍东铭和若希看过了大家帮忙取的名字后,夫妻俩又细细地筛选之后,最后若希决定用昊天这个名字,于是她和东铭的宝贝就定下了名字,霍昊天。

  东燕的决定则是久久没有出来。

  她想替孩子取名不悔,意思是她不悔恨生下宝宝,但不悔这个名字又太俗了。

  最后她在霍昊阳,霍宇豪以及霍冥这三个名字中徘徊着。

  她喜欢霍冥这个名字,可想到自己的哥哥以及父亲名字中都有同音的,她又想否掉。

  等她知道自己的侄儿用了霍昊天这个名字时,她才决定用了霍昊阳,而不悔作为宝宝的小名。

  她并不知道在后来,宝宝还要再经历一次改名改姓。

  于是,这对一起临世,表哥仅大表弟两个小时的表兄弟名字便确定了下来,表哥霍昊天,称为天少,表弟霍昊阳,称为阳少,佣人私底下都戏谑,都是天上的骄子。

  ------题外话------

  推荐玲珑芳菲的新文《上位,剩女心计》,文文正在mg娱乐场www4355com强推中,是一部很现实的职场文,非常耐看,我昨天看过了,真心觉得不错,亲们喜欢的可以去看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