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5 我想你,奶爸潜质

175 我想你,奶爸潜质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2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9

   榕树镇

  此镇属于T市一个镇,距离T市区需要车程一个小时,不算远,热闹繁荣不逝于市区,是T市重要的一个镇,此镇以前遍植榕树,故名榕树镇,不过现在经过改革,发展,街道上已经很少看到榕树了,全都换上了其他的风景树,仅有一条街道还保持着两道旁边都是榕树的光景。

  这里有一个度假村特负盛名,村后面环山,村前面临海,风景优美,绿树成荫,在夏天的时候,这里的度假村会迎来大量的游客,可以和市里面临海地区媲比了。

  T市那么大,那么多的镇,也只有榕树村和市区可以看得到海,其他镇都看不到,一些对大海有着特殊感情,喜欢看海的人们都要开车进市区或者到榕树镇来看海。

  霍东恺就在度假村里。

  他离开了家,一个人跑到了榕树镇的度假村来,在度假村最高级的那间临海大酒店里住了下来,还挑了一间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大海的房间。他想好好地静一静,可他还是牵挂着母亲等人,所以又不想跑得太远。

  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家里的事情他都知道,每天都会有人准时把霍家的消息传递给他。

  不是他刻意让人去打听,而是有人刻意把消息传来给他,他知道那个人便是自己的大哥。虽然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在哪里,凭大哥的本事,要找到他的藏身之处,不用一个小时就能查到了。

  他知道父亲的经济终是被大哥断了,关于这一点,他觉得大哥其实挺狠的。对于习惯了大手大脚的人来说,一个月才给一万元的零用钱,实在是太少了。不过他又觉得父亲就该受到这样的惩罚,因为有钱的男人才会变坏。

  父亲的经济断了,他母亲的经济自然也会跟着断。

  数个月过去了,现在他的母亲已经很穷了。

  说句实话,他也在心疼着自己的母亲,可一想到母亲做出来的事情,他又无法在母亲悔改之前给母亲太多的钱。当然了,如果母亲真的走投无路了,连三餐都成问题了,他还是会忍不住给母亲钱的。

  他刻意离开,是希翼母亲能够醒悟过来,不要再钻牛角尖了。只要母亲放下一切,他会把母亲接进自己的小别墅里,母子俩过着安定的生活,衣食无忧。

  可大哥传递来的消息却残忍地打碎了他的渴望,母亲并没有醒悟过来,还想着背水一战。

  早上的太阳,才是上午九点,就已经嗅到了辣味,晒得人都不敢睁开眼睛。

  习惯性地,霍东恺站在了阳台上,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大海,海声如涛,声声传来,时而汹涌,时而淡定。

  有点奇怪,最近几天里,大哥不再让人传递消息来给他,不知道是没有事情发生,还是发生的事情已经结束。

  心,总是有点儿揪着,他想,他该回家了。

  忽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是宁佳。

  宁佳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袖T恤,一条黑色的七分裤,那头长发也被她绑了起来,整个人看上去随意又大方,她正往酒店里而入。

  那丫头是来找他的吗?

  这几个月,他除了想念自己的家人之外,还会想起的人只有宁佳了。

  这个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性子有点野的丫头,因为话多,他都习惯了她老是在他耳边胡说八道的,一下子清静下来,他还真的挺想念她的。

  对于她的到来,他又没有例外,他总有预感,她一定会来似的。

  没过几分钟,他的房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霍东恺,我知道你在里面,我是宁佳,你能开门吗?”宁佳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不大,但他听得清清楚楚的。

  霍东恺没有动,依旧在看着远方的大海。

  带着热浪的阳光投落在他的身上,把他的俊颜镀上了一层金色。

  他身上的淡冷气息却不减半分。

  如果此刻来的是若希,估计他是跑着去开门吧。

  若希?她怎么可能来找他呀。

  霍东恺在心里苦涩地笑着。

  她对他一直都是点头之交,哪怕彼此看着对方长大,以前见了面,她最多就是叫他一声东恺哥,然后冲他笑了笑,就会离开。

  她最近怎样了?应该生了孩子吧?是男是女?

  大哥心眼儿小,关于若希的消息是半点也不传给他。

  他不怪大哥,换成是他,他也不舍得把若希的消息传给一个同样深爱着若希的男人。

  “霍东恺,你该不会还在睡吧?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

  宁佳在门外自言自语着。

  “早知道你还在睡,我就晚点再来了,害我连早餐都还没有吃,饿死了。”宁佳有点懊恼地说着,她从若希的嘴里得知霍东恺的下落之后,就想来找霍东恺,不过家里临时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一个女人跑到她家里来,把一个女娃儿往她的手里一塞,就带着伤心离开了,把她整得莫名其妙的,她不讨厌孩子,可她还未婚,她暂时没有收养孩子的打算呀。

  谁知道她一看那女娃儿,差点惊叫起来,那女娃儿简直就是她大哥宁辰的翻版,像一个模印出来的。

  她大哥连女朋友都没有听说有,会冒出一个女儿来?看样子那女娃儿顶多一个月呢。

  她赶紧打电话给她大哥,她大哥一听到有人往家里塞孩子,孩子长得和他一个模样,马上赶了回来,一把抢抱过女娃儿,看到女娃儿的样子后,她那个冷面大哥又惊又怒又喜,随即追问那个女人的样子,然后就把女娃儿重新往她的怀里一塞,大哥就跑了。

  直到今天大哥把一个女人劈晕抱了回来,那个女人正是把女娃塞给她的,孩子的母亲。大哥回来了,她才能离家,否则谁照顾那个漂亮的宝宝。

  她觉得大哥和那个女人有故事,她替自己的大哥开心。

  不过大哥的事情她一向不过问,她现在只想来找霍东恺。

  宁佳敲了一会儿门,又自言自语了一会之后,看到房里还是没有动静,以为霍东恺真的还在睡觉,便转身往电梯口走去,想着先下一楼大堂厅里要些吃的,填饱了肚子再说,在她转身的时候,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隔着门冲着里面说着:“霍东恺,也不知道你睡得是否像猪一样,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你饿了吗?我下楼要点吃的,你要不要,帮你叫一份。”

  “你是否想看看我睡得像不像猪?”门忽然打开了,霍东恺倚靠在门身上,双手环胸,淡冷地看着宁佳,说出来的那句话却带着让人想入非非的暧昧。

  看他睡得是否像猪?

  她怎么看?除非和他一起睡了。

  轰,宁佳忽然红了脸。

  凝睨着她忽然闹红的俏脸,霍东恺眨了眨眸子,无端端的红什么脸?

  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一句什么样的话。

  “我要是睡得像猪,你在这里说了那么多话就白费了。笨蛋!”松开双手,霍东恺离开了门身,扭头就往房里而回,宁佳自动地跟着他进房,他还没有走几步,她就快步地越过了他,抢在他前面在沙发前坐下了,茶几上还摆放着一盘酒店免费送来的早餐点心,他动都还没有动。他不喜欢这种免费早点,通常他都是另外点选自己喜欢吃的早餐,不过这免费点心是酒店例外送的,其实点心的钱都加算在住店的钱里面了。

  大家心知肚明,也不多说,哪间酒店都是一个样的。

  这天下,本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

  “原来你房里有吃的,难怪这个时候还呆在房里,我饿死了,吃点你没意见吧?”宁佳一边把自己的包随意地摆放在沙发上,一边伸手就想拿块点心吃,一只大手伸来,攫住了她的小手。

  她顺着大手往上看向大手的主人,像是吃惊的样子,问着:“霍东恺,大家好歹都相识了一场,认识了一段时间,算是朋友了吧?你丫的,这么小气,吃你一块点心都不行?”

  霍东恺俊颜沉冷,眼神淡定不变,冷唇一掀,淡冷地说着:“多大的人了?吃东西之前不知道要洗手吗?像个小鬼头一样,去,洗了手再吃。”

  宁佳眨眨眼,然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从他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赶紧去洗手了。

  等到她去洗手了,霍东恺看了看自己的大手,她的手,很柔软。

  片刻,宁佳洗了手出来了,又不客气地往沙发上一坐,端起了那盘点心,就开始吃了起来,霍东恺看她吃点心的样子,知道她真是饿了,体贴地替她倒来了一杯温水,在她身边不远处坐下,淡冷地看着她吃。

  等到她吃了七分饱的样子,他才淡冷地问着:“你怎么来的?”

  “开车来的。”

  霍东恺眨白眼,她不开车,难道是走路吗?

  “谁告诉你,我在这里。”

  “若希。若希生孩子的第二天,我去医院看她了,然后她就从你哥嘴里撬到了你的下落,让我来找你。霍东恺,你要当叔叔了,若希的孩子很可爱呢,不过看到你大哥抱着孩子的样子,我吓得心脏差点没有跳出来,他摇晃孩子的时候,我真怕他会不小心把孩子甩出去了。”宁佳实话实说,没有半分的隐瞒。

  若希真的生了。

  霍东恺的眼里马上掠过了一抹不可见的柔情,但他还是稳住了情绪,问着:“若希的孩子是男还是女?”

  “你怎么也叫若希的,她是你大嫂,你不是该叫她大嫂吗?不过,霍东恺,我发觉你除了对你大哥大嫂显得温和亲切之外,对其他家人都是淡淡冷冷的。若希生了一个男孩,很像你哥,将来必定又是一个迷死人的大帅哥。”宁佳放下了点心盘,偏头眨着漂亮的眼眸,炯炯地注视着霍东恺。“你侄儿其实也像你,因为你和你哥很像。”

  孩子像他!

  霍东恺的心湖马上软成了一滩春水,对还没有见过面的侄儿就充满了疼爱。

  对,他和大哥极为相像,侄儿像兄长,当然也有几分和他相像的。

  宁佳的问题,他并没有回答。他和若希相识,算是一起长大的事情,他觉得没必要和宁佳说。

  “这里挺美的,你这房间位置好,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到海。我最喜欢大海了。”宁佳填饱了肚子后,就自来熟地在东恺的房里走动着,看着环境。她从阳台走回来后,忽然看到霍东恺起床时被子还没有完全叠放整齐,她便走过去,替霍东恺把床上的被子,枕头整理好。

  看着她替自己整理被子的动作,霍东恺眼神晃了一下,仅是晃了一下,便没有其他意思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

  “与你何干?”

  “不相干,不过我也想在这里度个假,要是你还继续住下,咱俩好有个伴。”宁佳嘻笑着,那漂亮的眼眸一闪一闪的,像夜晚里的星星。

  霍东恺不说话。

  半响,他才问着:“若希……我侄儿出生多长时间了?”

  “快有半个月了吧,你妹妹也生了,你们霍家双喜临门呢,外界的人都在传呢。”

  霍东恺又不说话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再问:“若希好吗?”

  “我看到她的时候,她脸色好了很多,现在不知道,她坐月子呢,我都没有空去看望她。”宁佳搔搔头,还是觉得霍东恺对若希这个大嫂的关心过盛了。

  按理说他应该多关心自己的妹妹的。

  “你怎么不去看她?”

  霍东恺有点责备地质问着。

  他现在只能从宁佳的嘴里知道若希的消息,大哥压根儿就不告诉若希最近的状况。偏偏这个少根筋的宁佳,有让他抓狂的本事。

  “我忙呀,我想等到她满月了,我再去看的,满月酒我可是一定要喝的,你们霍家喜添丁,我想满月酒肯定摆得很大。”宁佳不觉得自己没有看若希有错,她和若希是谈得来,彼此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毕竟友情不算太深,她是不可能天天往霍家里钻的,再说了她也被自己家里那个女婴弄得手足无措呢,要不是有佣人帮忙,她都要疯了。

  她是当过医生,可她不是妇产科医生,对照顾孩子,她还是欠缺经验的。

  霍东恺又不说话了,并且意识到自己在宁佳面前表现得有点失态了,他对若希的爱,除了大哥之外,东燕以及母亲都是猜测的。

  他不想让宁佳知道他爱若希。

  潜意识地,就是不想让宁佳知道。

  他有点儿害怕宁佳会用异样的眼神看他。

  真是见鬼了,不就是一个普通朋友吗?他何必在乎她怎么看他,可他偏偏就在乎了。

  除了若希,宁佳是他第二个在乎的女性了。

  “你那么关心若希的事,你怎么不回去看看?你侄儿真的很可爱的。你要是不看,准悔恨,要是我将来能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儿子,我保证笑掉牙。”宁佳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笑嘻嘻地继续说着。

  “过两天就回去。”

  霍东恺在沙发上坐下,淡冷地应着。

  对若希,他终是难以放下,若希生了,他肯定要回去看看的,再有,他的企业也被他丢下了一段时间,他该回去管理了。当然,最让他放心不下的还是母亲,他想回去之后再和母亲细细地谈一次心,希翼能把母亲自牛角尖里拉出来,否则……他不敢去想后果会怎样。

  宁佳也在他身边坐下,偏头定定地看着他。

  察觉到她专注的眼神,霍东恺忍不住问着:“数月不见,你不会变成了花痴吧,看到男人就犯痴吧。”

  “我想你。”

  宁佳诚实而大胆地吐出三个字来。

  霍东恺一愣,被雷到了。

  霍家。

  “哇——哇——”

  婴儿的啼哭声在二楼的某间房里传出来。

  房里,若希焦心地问着保姆:“昊天怎么老在哭?”刚刚才吃饱了,怎么还是张着嘴就在哭。

  保姆也焦心,这小少爷可是霍家的心肝宝贝蛋呢,上至老太太,下至佣人,都视之如命,平时哭几下,楼下就会有人上来问为什么,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哭了很长时间了,吃又吃过了,拉也拉过了,任她怎么哄都哄不停。

  摸额,好好的,应该不是不舒服。

  “大少奶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保姆抱着小昊天在房里来回地走动着,不停地轻声哄着霍昊天,心里只差没有叫着:小祖宗呀,求求你别哭了,大少爷在楼下呢,要是听到哭声了,上来两眼一瞪,俺心脏都会被瞪飞的。

  小昊天哪知道保姆心思,他反正就是眯着双眼,张着无牙的嘴巴,哇哇大哭。

  “我抱抱。”若希躺不住了,儿子的哭声就像利刀一样,剜着她这个当妈的心,她哪还能躺着,马上坐了起来,滑下床就向保姆走去。

  霍昊天已经出生十三天了,快有半个月了,孩子一天一个样,吃饱睡,睡饱吃,长得挺快的,醒着的时间比起初生时要长一些了。这小家伙特别的喜欢霍东铭,每次霍东铭逗着他的时候,他都静静地看着霍东铭,不会哭。有时候哭着,霍东铭一抱,他也不会哭了。

  “大少奶奶,你躺着,别起来,我哄着就行。”保姆连忙劝着若希,要是大少爷上楼来看到大少奶奶又下床了,肯定又会责怪她们保姆失职,连宝宝都带不好,还要大少奶奶操心。

  可是宝宝太小,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哭。

  “昊天老在哭,我哪能躺得住,看看他是尿了,这小家伙爱干净得很,怀疑他将来长大了会得洁癖。”蓝若希不听保姆的劝,上前就从保姆的手里抱过了小昊天,轻轻地哄着。

  或许是妈妈的怀抱和保姆的怀抱不一样吧,小昊天的哭声暂停,睁着黑眼睛看着若希,若希以为他不会再哭了,松了一口气。谁知道小昊天也就是暂停了一分钟,接着又哭了起来。对于妈妈的怀抱,不赏脸。

  若希便把她往床上一放,显得有点笨手笨脚地检查小家伙是否尿了,尿不湿还是干干爽爽的,并没有尿,真不知道他为什么哭。

  “怎么回事?小少爷都哭了一段时间了。”霍东铭推门而入,人还没有进入里室,沉冷的声音就先一步刺进了里室,让保姆浑身一颤,脸现惧色。

  在霍家也呆了快半个月了,对于霍东铭这位大少爷,四名保姆都害怕,觉得他阴晴难测,说话总是沉沉冷冷的,有点难相处。可他对妻子的疼爱又让她们羡慕不已,这世间上像他这样疼爱妻子的有钱男人,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东铭,不知道怎么回事,昊天老是在哭,我和保姆怎么哄都哄不停。”若希一听到自家男人的声音,就如同听到了救星一样。

  她还在摸索着带孩子,却又被孩子的喜怒无常整得焦头烂额的,有时候被孩子的哭声吵得头犯晕,知道儿子喜欢当爸爸的霍东铭,一看到他,她自觉地就把他当成了救星。

  没有办法,霍东铭就是有当奶爸的潜质,小昊天就是喜欢他,估计和胎教有关吧。霍东铭在过去那十个月里,总是和他说话,逗着他,抚摸他,让他还在娘胎就对父亲充满了感情。

  有人实验证明过的,参与胎教的父亲,平时常和宝宝说话的,在宝宝出生后,哭闹时,当妈的都不能让他安静下来,可一到了父亲的手里,在父亲低沉醇厚的声音之下,在父亲有力温厚的大掌爱抚下,宝宝往往很快就会安静下来。

  霍东铭走进了里室,先是横了保姆一眼,他请回来的四名保姆都是极有经验的,竟然还让他的儿子哭了那么久。

  “东铭,你别横保姆了,孩子这么小,他为什么哭,谁都不知道的。我这个当妈的都没有办法让他停止哭声呢。”若希没有错过他那一眼,间接地替保姆求情。

  霍东铭面对她的时候,神情和缓了些,他上前来,低沉地说着:“我抱抱他。”然后他就从若希的手里把小昊天抱了起来,当了十几天的爸爸了,他现在抱孩子的动作显得娴熟多了。

  “昊天,不哭,不哭哈,嗲地来了,嗲地抱哈,别哭,昊天最乖了……”霍东铭放柔了声音,抱着孩子轻轻地拍哄着,“昊天是男孩子哦,男孩子不能哭鼻子哦……”

  汗,这么小的孩子,才出生十几天,他能听得懂才怪呢。

  但怪的是,他这般轻轻地说着,轻柔地拍哄着,小昊天竟然停止了哭泣,黑眼珠儿定定地看着他,变得安静下来。

  若希和保姆面面相觑。

  妈妈哄不停,最有经验的保姆哄不停,当爸爸的一抱,一哄,说几句宝宝还听不懂的话,竟然就哄停了。

  “若希,你回床上躺着,多休息。”霍东铭看到儿子不哭了,马上就让若希回床上躺着。母亲以及岳母都和他说过了,一定要盯紧若希,不能让她坐太多,说坐太多以后会腰骨痛的。与她健康有关的事情,他当然要盯紧一点。

  “我才起来,没事儿。整天躺着,好像卧床不起似的。”若希嘟咕着。

  她快把后背都睡出茧来了。

  现在她才发觉,怀孕的时候不算苦,至少还有自由,坐月子的时候才苦,如同坐牢一般,就算房间很大,室中有室,可走动的地方相对于外面来说,实在是太小了。

  她每天都盼着日出日落,数着日子过,盼着满月那一天的到来。

  “躺着。”霍东铭声音更沉了一分,看她的眼神多了一抹霸道。

  “什么时候,男人也生孩子坐坐月子,试试这种滋味。”若希接收到他霸道的眼神,忍不住抱怨着,但人还是认命地回到了那张大大的双人床上躺下。

  “你先出去吧。”霍东铭又让保姆退下去。

  保姆巴不得马上退出房内,只要大少爷在,她就觉得有压迫感,难为了大少奶奶,竟然能忍受大少爷。

  等到保姆退出房间了,霍东铭才抱着儿子在床沿上坐下,他笑看着若希,说着:“二十七岁了,都当妈了,听话哈,我可以当儿子的奶爸,可当不了你的奶爸。”

  闻言,若希笑着拿起枕头就想往他身上扔去,看到儿子还在他怀里,她才忍住动作,却笑骂着:“谁要你当我的奶爸了,大我才几岁。偶尔抱怨一下不行吗?”说得她就像个孩子似的。

  迅速地亲她一记,霍东铭呵呵地笑着,没有和她拌下去。

  小昊天在他的怀里,慢慢地闭上了双眼,不过偶尔还会睁开眼睛看看,好像害怕霍东铭不再抱他似的,精明得很。因为他四十二周才出生,显得特别的老气横秋,出生十几天,长得也快,一天一个样。现在抱着他,不会觉得没有重量了。

  数分钟后,小昊天完全入睡了。

  “睡了。”

  若希小声地说着。

  儿子明显就是偏心的,在肚里就看出来了。

  人家都说孩子一般粘母,小昊天却粘父。

  “嗯。”霍东铭低低地应着,抱着儿子走到BB床上,把小昊天轻轻地放躺回BB床上,替他盖上了被子,哪怕现在的天气很热,孩子也需要盖着被子,老人家就常说,六月天都能冷坏初生婴儿。

  霍东铭又轻柔地抚了抚儿子的小脸蛋,滑滑的,嫩嫩的,可爱极了。

  看了一会儿后,他才转身,回到床前,坐在床前盯着若希看,若希也盯着他看。

  “你真有当奶爸的潜质。”

  “反正我不介意当奶爸。”

  “外面的人知道了会笑死你的。”

  “别人怎么看怎么笑,那是别人的自由,我的孩子,我照顾着天经地义,有什么好笑的。”霍东铭把她拉起来带入怀里,又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奶香味,忍不住地,他的身体紧了紧,眼神变得有几分灼热起来。

  “我那几间企业不知道怎样了。”

  若希忽然转到了企业上去。

  “怎么,急着上班了?昊天没有满三个月,你别上班。”霍东铭的大手在她的脸上游移着,游着游着就往她的脖子上滑去了。

  “我只是想知道一下近况而已,应该没有倒闭吧。”孩子太小,过早上班她也不放心。不过满月后,她还是会抽空回企业看看的,孩子至少六个月后,她才会恢复正常上班的,毕竟现在孩子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这般不相信自己的员工?”

  若希笑,不答。

  其实汪澜都会把企业的大事情向她汇报的。

  她只是找个借口扯到公事上去。

  “若希。”

  霍东铭忽然把她压倒回床上,他沉重的身躯如山一般压在她的身上,眼神灼灼地锁着她越发娇俏的脸,然后视线如同他的大手一般,在她更显诱人的身躯上游移着。

  “还有半个月就满月了。”

  东铭低下头来,把脸埋到了她的脖子上,亲吻着,然后又回到她的唇上,脸上,不停地落下灼热的吻,若希感觉得到他身体的变化。

  回抱他一下,她推了推他沉重的身子,“别闹了,至少要四十天之后。”

  “和尚的日子不好过。”

  霍东铭低低地嘀咕着,唇一攫,就攫住了她的红唇,不能欢爱,那就抵死地深吻一番吧,也能稍减他的渴望。

  “铃铃铃……”

  房里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霍东铭这才松开唇,离开若希的身躯,坐起来,走到座机前,抄起话筒暗沉地问着:“什么事?”

  “大少爷,有一位解先生要求探视大少奶奶,他说他和大少奶奶是朋友。”

  英叔的话从话筒里传来。

  解先生?

  若希认识姓解的男人?

  “他叫什么名字?”

  霍东铭再问着,语气加沉了一分。

  “解淑娅。”

  解淑娅?那个女同性恋,一眼就相中他若希的女同性恋,她怎么来了?

  霍东铭的脸马上转阴,眼神也在倾刻间就掠过了寒意,对于情敌,他向来都是没有好脸色的,以前的情敌都是男的,这一次的情敌却是个女人。

  “大少奶奶坐月子,不见客!”霍东铭低冷地吐出一句话,然后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