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6 解淑娅的任务

176 解淑娅的任务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77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7:59

   挂断了通话之后,霍东铭一脸的阴沉,该死的解淑娅,竟然敢要求见他的若希!她以为他的若希是谁都可以见的吗?

  该死的同性恋,竟然敢相中他的若希!

  以两家的合作关系,她就应该知道他对若希的在乎,就算她真的对若希一见钟情,看在他的份上,她就该收敛,死心!

  颜菲也是同性恋,可颜菲从来不会吃窝边草的,只要是哥们喜欢的女人,颜菲都不会动心思。不过人家颜菲虽然也是同性恋,感情却是挺专一的,不像解淑娅这样,仗着有几个臭钱,看上那个就追那个,是女人都这般花心,要真的是男人,都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伤在她手里。

  “东铭,怎么了?谁要见我?”若希看到他一脸的阴沉,语气不善,忍不住关心地问着。熟知她的人都知道她此刻坐着月子,如果不是很要好的女性朋友,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来看她,刚才听东铭的反问,好像是一位解先生。哪有男人在一个女人坐月子的时候要求见面的。

  霍东铭对她的爱一向都深沉,带着几分霸道,听到有男人找上门来要求见她,生气是必然的。她只是想知道来的人是谁?她脑海里都搜索不到什么解先生。

  她认识这样的人吗?

  哦,好像有,就是千寻集团的一位大客户。

  那解老先生不会那般不懂规矩礼貌的,难道是……

  聪明的蓝若希想到了答案,这个时候,霍东铭给了她答案。

  “解淑娅。”

  霍东铭转过身来,低沉地说着,俊脸上还有一分显而易见的怒气。

  解淑娅?

  真的是她!

  若希也皱起了眉来,她和解淑娅也就是两面之缘,第一次见面还是她陪着霍东铭去见客,当时霍东铭还以为解淑娅是个男人呢,吃着解淑娅的醋,后来才知道解淑娅是个女人。解淑娅约她一起吃饭,谁知道她却被人绑了,还好,后来并没有受到伤害,但绑她的人到底是谁?绑匪车毁人亡,又是孤儿身份,人一死,什么都难查了,而且关于绑匪的所有资料都被有心人毁掉了,可见那个有心人就是幕后黑手。

  大家的直觉都怀疑幕后黑手是解淑娅,却苦于没证据。

  但如果真是解淑娅,她绑架若希为了什么?难不成真是为了色?解家和霍家在生意上来往那么多年了,彼此之间都是很重要的,解淑娅犯不着得罪霍东铭,那样对解家也不好。

  再说了若希是俏丽,可比若希长得更加俏丽的女人,比比皆是,根据调查显示,解淑娅并不是一个对感情专一的人,她犯不着因为若希而惹怒霍东铭,断了两家生意上的来往。

  除非解淑娅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上次绑架事件中,解淑娅又最值得怀疑。

  不过霍东铭让霍东恺去调查这件事,至今没有结果。

  “她怎么来了?”

  若希严肃而好奇地问着。

  “她别想粘上你!”

  霍东铭霸道地低沉地说着。他的老婆,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包括女人,都别想粘。

  想到解淑娅是个女同,若希也有点头皮麻麻的,要是男人,她还觉得很正常,容易摆脱,可是女人……

  “我也不会让她粘上我的,她和颜菲一点都不同,颜菲给人的感觉亲近多了。”

  霍东铭走回到床前坐下,沉重的身躯一压,又把若希压在了床上,姿势极其暧昧。

  “东铭,你好重!”若希被他这样一压,所有思想都集中到他的身上了,什么解淑娅,什么颜菲,什么阴谋阳谋都被她甩到了太平洋去了。

  霍东铭阴沉的神色倾刻间就不见了,他一脸戏谑地说着:“现在才发觉我重,不觉得太迟了吗?若希。”他戏谑一收,又很认真地说着:“若希,现在,将来,都不要让解淑娅亲近你,知道吗?那个女人不简单,她比她父亲要精明狡猾得多了。”

  他对解淑娅是极其不信任的,不仅仅是因为解淑娅对若希一见钟情,还有解淑娅眼眸深处藏着很多阴谋。如果解家的事业都由解淑娅继承的话,他想,千寻集团和解家的合作,也就中断了。

  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若希笑着:“一个女人,也能让你失去信心了?”

  低首就戳着她的唇,刚刚那深深的缠吻让她的唇此刻都还残留着深吻过后的痕迹,抚着她的眉眼,他低哑地说着:“就因为解淑娅是女的,才难以防范呀,你自己上次会跟着她一起去吃饭,不就是因为她是个女的,你觉得危险性不大。”

  “放心吧,我又不是以前那个我了,被人玩弄还不知道。”

  “你还记得冷天烨?”

  冷天烨对她造成的伤害还残留在她的心里吗?

  “毕竟相恋过,他的名字还是记得的。”若希老实回答,但提起冷天烨,她的心里是半点情绪都没有了,纯粹就把冷天烨当成了一个陌生人。

  霍东铭抿起了唇,不说话。

  以为他在吃醋,若希赶紧讲解着:“大家都结婚一年了,儿子都有了,你可不能再乱吃飞醋。”

  身子一滑,在她的身侧躺下,霍东铭搂着她,低哑地说着:“我信你。睡吧,趁儿子也在睡,你赶紧也睡,要是等会儿小家伙醒了,又在哭,你也别想睡了。”

  为人父母,最初都是挺累人的,特别是自己亲自照看孩子的,孩子小,只知道哭,不管是白天黑夜,让照顾他的大人也跟着受罪。一个晚上能睡上四个小时就算不错了。

  “嗯。”

  若希轻轻地应了一声,便在他怀里寻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放心地入睡,有他在身边,就算会儿儿子醒来哭闹,她也不用担心,他这个有当奶爸潜质的嗲地,能让儿子安静下来的。

  别墅外面,解淑娅并没有离去,她下了车,靠在自己的黑色奥迪上,左手环胸,右手夹着一根烟,正在抽着,一身男性打扮的她,看上去十足十的男人,黑色的笔直西装,西装下面又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一条红色的领带,黑色的笔直西裤,怎么看都像个男人。要不是她没有喉结,还真的没有人相信她是个女的。

  此刻抽着烟的她,不时地吞云吐雾,更有一点儿痞痞的感觉。

  她那双眼径直地盯着霍家别墅,别墅大门已经被英叔锁上了。

  霍东铭说了若希不见客,英叔自然不敢放解淑娅入内。

  解淑娅也不生气,她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唇边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她心里冷哼着:霍东铭,你越是在乎若希,这游戏玩起来才越有趣。

  若希这般的美人儿呀,就该配我解淑娅的。

  要是有了若希,她解淑娅以后都不再寻找其他猎物了,与若希痴守一生。

  若希要是知道解淑娅有着这样的心理,她会全身爬满鸡皮疙瘩的。

  丢掉了烟头,解淑娅扭身拉开了车门,钻进车内,开车离去。

  她此次前来,不仅仅是冲着若希来的,她有更重要的任务。黑帝集团在策划之中,她是负责把那些才注册没多久的小企业拉近合拼为黑帝集团,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要先让那些小企业都走上正轨,能正常营利才行。

  少主是派了很多同属商界精英的门人前来筹建黑帝集团,不过她才是主要的大梁。能得到少主这般的器重,她赴汤蹈火都可以。

  黑帝集团成立之后,还要抢夺T市商界霸主的地位,这任务对于解淑娅来说相当的艰巨,她虽然才开始和千寻集团接触,也知道千寻集团根基雄厚,想抢走霸主地位,整垮千寻集团,可以说如同登天那般难。可是少主下达的命令,她就算是拼了命,她都要去完成。

  以少主的倨傲,不是霸主,还真的不适合少主。

  要对付千寻集团,对付霍东铭,她觉得蓝若希很重要。

  能让霍东铭方寸大乱的人只有蓝若希。

  不过,现在似乎多了一个小豆丁,就是两个人刚出生半个月的儿子霍昊天。

  解淑娅脸上的笑更深更浓了。

  这仗,她喜欢打。

  至于若希嘛,她还会再来的。如果得不到,她就按照少主的命令,毁之!

  不错,她对若希真的很喜欢,她猎取了那么多的美女,她觉得若希最合她的心,容貌俏丽,身材高佻,又充满了自信,自信的女人一向都是最美的,她第一眼看到若希,就为之心醉了。

  也因为如此,她才会色胆包天,胆敢节外生枝,绑走若希,可惜失败了。

  要是没有失败,说不定她早就吻上了若希那两片红滟滟的红唇。

  那般的嫣红,看上去很柔嫩的样子,吻起来肯定很香甜……

  仅是想,就让解淑娅想猎取若希的心加深了。

  这几个月来,她总是会想起若希的样子,让她对其他美女都提不起多大的兴趣来。

  不过……

  少主的命令更重要,在她的心里,美人是摆放在第二位的,少主的命令才是摆放在第一位的,从她加入了烈焰门开始,她这一生就是为了烈焰门而活,对于烈焰门的神魂——门主及少主,都是她这一生尽忠的人。

  若希是霍东铭的软肋,对付霍东铭的时候,有可能会伤害到若希,如果能让霍东铭惨败,就算是伤害若希,她也会照做的。

  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快地开出了金麒麟花园。

  远在他国他乡的黑帝斯,已经逐步加深了和未来妻兄作对的计划。可以预见他未来追妻之路非常不好走。

  南山区,水岸新村。

  怀孕七个月的林小娟也暂停了出门做事,在家里养着胎。

  若希生了孩子,她这个好朋友却因为怀孕不能去看望,她心里总是闷闷的。不明白为什么孕妇不能去看产妇。真有相冲之说吗?

  坐在偏厅里,她无聊地看着电视。

  她的肚子圆滚滚的,因为她人矮小,所以肚子显得特别的大。慕容俊没事的时候,就陪在她的身边,带着她到处兜风,散心,或者执拉着她的手在别墅附近闲逛。

  一杯牛奶,一碟削了皮,切成了块的苹果摆放到她的面前,慕容俊随即就在她的身边坐下,温声问着:“苹果,牛奶,你喜欢那样?”

  林小娟不答话,伸手就拿起了一块苹果来吃,牛奶,她不喜欢喝,喝了就吐,就算妊娠早就结束了,可她现在只要一喝牛奶,还是会吐的,她只能选择吃苹果。听说怀孕的时候,多吃点苹果,能让孩子将来的肤色白里透红,很好看的。

  “牛奶,不敢再试试?”慕容俊端起了那杯新鲜的牛奶,想要喝到新鲜的牛奶是很困难的,他费了不少功夫,才能让她每天能喝上真正的新鲜牛奶,可她喝了总会吐,一杯牛奶,能进她肚子里的最多只有五分之一。

  羊奶,他也试过弄来给她喝,她也是喝不下去。

  有些人,天生就是对牛羊奶排斥的。

  可林小娟说她以前不排斥的,就是怀孕后才排斥的,估计是宝宝不喜欢吧。

  “吐起来难受,不想试。慕容。”林小娟放下了遥控器,扭头侧身面对着慕容俊,一般向往地说着:“再给我讲讲若希儿子的模样吧。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她的儿子呢。”

  又来了。

  慕容俊在心里无奈地低叹一声,自从蓝若希生了儿子之后,他老婆不能去看望,到现在都半个月了,还在天天追问着,要求他细细地描述着霍昊天的模样,好像她才是孩子的妈似的。

  “小娟,快满月了,满月之后,你就可以看了。”

  小娟呶呶嘴,她想现在就看的。

  看向自己七个月大的肚子,圆圆的,大家都说是女儿。

  女儿更好呢。

  一想到女儿,林小娟自然也会想到她那个重男轻女的婆婆来。

  好几个月了,她那个婆婆别说再次上门来,就连电话都没有打过一个呢。就连婆婆在他们家对面买下来的那栋别墅都已经托了慕容家的管家前来,转手把那栋别墅卖出去了。

  婆婆的动作,及做法,让林小娟心里挺难过的。

  她找若希哭诉时,慕容俊到霍家去接她,被若希那样提点,回到家里,就逼问她,逼到她实在没有办法抵挡他逼人的手段,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听完她的诉说后,慕容俊的脸却一片云淡风轻的,让她看不出他是在生气还是无动于衷,夫妻半载,她对他那变化莫测的心思还是难以完全掌控。

  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听到慕容俊说一句关于婆婆的事情。

  终是母子,她以为慕容俊不会真和婆婆为敌的,以前慕容俊说过的话都是恐吓婆婆的,她心里又放下心来。再怎么不喜欢婆婆,再怎么抱怨自己得不到婆婆的承认,她还是不希翼慕容俊和其母因她而闹翻,更不希翼慕容俊变成白眼狼,打击报复自己家的事业。

  “再过两三个月,大家的宝宝也出生了。”慕容俊不舍地把她搂抱入怀,爱怜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浅笑着说。

  来日方长,想见面,时间多的是,再说了很快就满月了,满月之后,她就可以去看看若希的儿子了。

  提到自己的孩子,小娟也是一脸的慈爱,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母爱。

  她伸手,轻轻地抚上了自己的肚子,慕容俊的大手也覆了上来,覆上她的手,夫妻俩都在感受着孩子的存在。

  忽然,孩子踢了他们的手一下。

  “她在动。”

  慕容俊柔笑着,脸上的温和更浓了。

  “调皮得很,每天踢来踢去的。”

  “调皮的孩子才聪明。我小时候也是挺调皮的,很喜欢拆东西,我家里很多电器,家具等都被我拆过。”慕容俊呵呵地笑着,有他这般聪明的老爸,他的孩子能笨到哪里去?

  林小娟闪了闪眼,不好意思说她小时候也不是个省心的主。

  两个都不是省心的主,结合为一体,组合出来的孩子会是如何的让人不省心?

  与此同时的A市。

  慕容家。

  慕容宣一进家门,就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用力地往沙发上丢去,老脸上摆着怒气,看上去怒火冲冠的样子,但细看下,那怒火似乎有点儿假。“烦,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小白眼狼竟然真的吃起自己家的企业来了。”他怒气冲冲地咒骂着。

  “谁是白眼狼?企业怎么了?”慕容夫人刚好从二楼走下来,听到慕容宣的不满咒骂,以及他甩衣服的动作,她有点好奇地问着。她这个丈夫,对外有点严肃,有着身为总裁的高高在上,对内,却是很温和的,什么都能忍,就算是公事上的烦恼一般也不会带回家里来,就怕烦着她,哪怕她一直都盯着企业,一般的大事都是瞒不住她的。

  “你的宝贝儿子慕容俊,大家一些小分企业都出现了亏损的状况,严重的甚至快要倒闭了,这都是俊儿在背后搞的鬼。”慕容宣说得义愤填膺的,心里却明白必定是老婆惹怒了儿子,儿子才会拿自家的企业开刀的。

  数月前,老婆从T市回来后,就不再往T市跑了,更只字不再提儿媳妇的事,儿媳妇不是怀孕了吗?现在怀孕该七个月了吧?怎么老婆一点也不像以前那般紧张了?甚至问都不再问。而也就是从老婆回来后开始,他们的大儿子慕容俊就开始暗中对自己家的小企业下手,抢生意,设陷阱,阴招阳招都用上了,让那些小分企业纷纷中招,原本是盈利状况的,全都出现了亏损,几个月下来,损失过千万,那钱虽然是入了儿子的口袋,可损自家企业,怎么说都是不好的。有些严重的,都快要倒闭了,要是总企业不顶着,那些小分企业全都没有了。

  “什么?”慕容夫人脸色一变,脚步一顿,差点没有从楼上滚下来。

  俊儿吃自家的企业?

  如果你再敢伤害小娟,我会毁了你最看重的东西,会让你一无所有,尝尝贫穷的滋味……

  慕容俊曾经对她的警告忽然在她的脑里回荡着。

  那混小子真敢这样做?

  她最看重的便是她的地位,以及财富。

  可她也没有伤害小娟呢,俊儿怎么会?

  她只是知道了林小娟怀的是女儿,不喜欢而已,确切来说,她是不喜欢林小娟,如果林小娟是她替慕容俊挑选的,就算是生女儿,她一样很开心的。她自己就是以女儿之身掌控着慕容以及容家的一切大权。因为不喜欢林小娟,潜意识里就想着欺负林小娟,所以听到林小娟说她怀的是女儿,就特别的生气,觉得林小娟又矮又丑的,生的女儿肯定不好看,不想接受。

  她对发誓,她真的没有伤害到林小娟。

  慕容夫人却不知道,她的重男轻女就已经伤害到了林小娟,她对林小娟前后的反应让林小娟饱受委屈。

  慕容俊宠妻或许不及霍东铭,却也极为疼惜林小娟,她受了委屈,他自然生气。

  女儿又怎么了?

  他就是要女儿,如何?

  再说了,生男生女完全与女人无关,母亲都受过了高等教育的,还存着这样的思想,分明就是变相欺负林小娟。

  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警告过了母亲,不准再欺负林小娟,让林小娟受到污辱,委屈,可母亲还是无视他的警告。既然如此,那他就来一点实际警告。

  他完全有能力把整个慕容家的企业都变成是他的。

  快步地走了下来,慕容夫人走到了沙发前,站在慕容宣的面前,瞪着慕容宣,问着:“你说是俊儿动的手脚?”

  “大家查到的就是他。清华,你上次去T市,是不是又欺负小娟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小娟虽然没有太好的出身,人也长得平凡,可是俊儿喜欢,大家做父母的就该敬重他的选择,而不是处处为难他,为难小娟。你看,你现在惹怒了俊儿,让他变成了白眼狼,算起了自己的家人了。”慕容宣抬眸盯着自己的老伴,有点语重心长地说着。

  “我没有欺负她,都是她把我气得半死。我只是知道她肚里怀的是女儿,表现了不喜欢而已。”慕容夫人觉得自己这一次是冤枉的。

  每次和林小娟斗嘴,都是她输,被林小娟气得半死的。

  “你怎么能那样?女儿怎么了?你这样不是让小娟觉得很委屈吗?难怪俊儿会这样做,我不管了,我放手,让俊儿把咱家的企业全都毁了。”慕容宣一听,顿时就生气了,也知道了问题的所在。

  抄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他站起来,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里?”慕容夫人顾不得生气,急急地问着。

  慕容宣停了停脚步,头却不回,也没有回答妻子的问话,随即再次迈开了脚步朝外面走去。

  慕容夫人怔在当场,疼她,爱她,宠她几十年不变的老公竟然不理她了。

  她真的做错了吗?

  俊儿竟然真的会毁了她最看重的东西!

  该死的!

  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慕容夫人也气得要命。

  她数次想打电话给慕容俊,却在输入了电话号码时,扼断了。

  她要是打电话去质问儿子,说不定母子俩会在电话里大吵一架呢。

  可她又真的很生气。

  “文震!”

  大吼一声,屋外面的文震听到语气不善,马上小跑进来,恭恭敬敬地应着:“夫人,你找我。”

  “备车,我要马上去T市。”

  她要当面找儿子问清楚,到底是自家企业重要,还是林小娟那个乡下妹重要!

  慕容家数十年来的努力,几代人的付出,慕容俊怎么能说毁就毁?难道他就不是慕容家的人了?不是慕容家的子孙了?再有,她只不过表现了不喜欢,压根儿就没有欺负林小娟,儿子这样打击她,过份了!

  “好。”

  文震看她满脸怒容,什么也不敢说,赶紧去把车开出来。

  片刻,慕容夫人就带着满脸怒火,气冲冲地钻进了车内,再一次往T市杀去。

  她是可以先想办法拯救那些被整的分企业,可她更知道,如果儿子不放手,就算她想到了办法,也会被儿子解决掉的。

  那小子,狠起来的时候,比她狠上数倍呢。

  ……

  金麒麟花园,有两辆车停在干净的水泥路上,似乎僵持着。

  其中那辆红色奥迪车主霍东恺下了车,走到跟着他一起回来的宁佳的车前,隔着车窗,淡冷地说着:“宁佳,我说过了这里你不准来,你快点回去,别再跟着我,你都在我身边吵了三天了。”

  他从榕树镇回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回霍家,只是没想到宁佳竟然也跟着他一起回来。

  “你不是说我应该来看看若希吗?都来到了家门口,我要是不进去看看,太不好了,看,我连礼物都准备好了,若希的补品,宝宝的玩具,都有。还有,你别说我跟着你,你只不过车开在了我的前面,我是来看若希和宝宝的,又不是跟着你回家。”宁佳一点也不把他的淡冷放在眼里,依旧嘻嘻地笑着。

  她除了和他是朋友之外,和若希也是朋友。

  来霍家,她又不是仅仅冲着他而来。

  “那你让我先进去,你再进去。”霍东恺说不过她,她嘴巴能说会道的,他哪能说得过她。可他又不想让家人误会,特别是若希误会他和她一起了。

  “凭什么呀?霍东恺,你在害怕什么呀?我又不是妖魔鬼怪。”宁佳嘻嘻地笑着,然后不甩霍东恺,脚一踩油门,就把车子开动了,竟然超越了霍东恺的车,往霍家别墅而去,抢在霍东恺面前先一步进了霍家别墅。

  看着那辆嚣张的车开进了霍家别墅,霍东恺有一种挫败的感觉。

  站了好一会儿,大概有二十分钟了,他才重新回到车里,开车前行。

  在他进屋的时候,宁佳已经得到了特许,上二楼去和若希聊天了。

  “东恺,你回来了,你这孩子,你去了哪里?一走就是几个月,一点音讯都没有,连电话也不打一个回来,你知道吗,你当叔叔了,若希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快要满月了,现在大家都在准备着满月酒宴了,不知道是在家里摆,还是到帝皇大酒店摆。正在商量着呢,你回来得正好,大家一起商量一下。”老太太一看到霍东恺回来了,开心至极,招手就让霍东恺坐到自己的身边,热情地拉着他,让他加入大伙儿之中,一起商量满月酒该在那里摆。

  霍东恺不着痕迹地先往二楼看了一眼,他很想马上就上楼去,去看看若希,以及那个有几分像他的可爱侄儿,还没有见面,听到宁佳说侄儿有几分像他,他就对侄儿充满了疼爱之情。不过想到自己和若希已经是叔嫂关系了,再加上若希还在坐月子当中,他不方便去看望若希,他只能把那股关心,那股渴望压回了心底。

  老太太的话,又让他找到了感情所托。

  侄儿满月,他这个当四叔的,自然要帮忙。

  霍家的孙少爷满月酒自然要摆得很大,也要请很多客人,除了霍蓝两家的亲朋友戚友之外,各界名流也要请,霍家别墅虽然很大,毕竟是住宅,来的人太多,有些难以招待,一大家人商量之后,征得霍东铭和若希的同意,决定在最高级的帝皇大酒店为两位小少爷摆满月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