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7 遗憾

177 遗憾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97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0

   台湾,台北。

  某栋豪华的大别墅里,在宽敞明亮的大厅里,黑帝斯很随意地穿着一件黑色短袖衬衫以及一条黑色的西裤,给人一种很随便的感觉,除了俊美的外表外,一点都看不出他是烈焰门的少主,没有了以往的阴晴难测,没有了那种摄人的气息。

  他靠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数名黑衣保镖看到他在看书,眼睛都是瞪得老大的,心里都在想着,今天的太阳真的是从西边升起来的,少主竟然悠闲地看着书,看得还很起劲,真的让人跌破眼镜呢。

  蹬蹬蹬……

  一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一阵香气袭来。

  “斯。”

  娇娇柔柔,让人听得全身骨头都会酥软的声音响起,接着便看到一名大概二十一二岁左右的少女穿着一条低胸,透明度超过一半的白色裙子,因为过于低胸,胸前那丰满的美景都露出来了大半,裙子的下摆也很短,短到她只要稍微坐势不正确,就会走光。脚下一双银色的高跟鞋,过万元的,手上还挽一只银白色的LV包,少女给人的感觉没有高贵的气质,可穿衣打扮又显得她似乎是千金小姐似的。

  她一出现,黑帝斯身后那数名保镖看得两眼都要直了,觉得少女胸前丰满都要把衣服撑破了。

  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失神,不到一分钟,所有保镖的精神又赶紧集中回来,这里毕竟不是少主的地盘。

  黑帝斯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视线还在专注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那本书。

  “斯,人家叫你呢。”少女白洁,名字挺清纯的,在黑帝斯身边坐下,整个人就往黑帝斯身上挂去,不着痕迹地用着丰满的上身在黑帝斯身上磨蹭着。

  “我耳朵没聋,听到了。”黑帝斯淡冷地往旁边一坐,不让白洁挂在自己的身上,闻到白洁身上的香味,他就反了胃口。

  白洁是父亲安置在台北的那位情妇的侄女,也就是先容给他的。

  他今天是路过这里,才进来坐坐,可不是为了白洁。

  “斯……”

  “别叫我斯,你没有这个资格。”除了父母之外,其他人都不允许这样叫他!

  “斯!”白洁不依地娇滴滴地叫着,声音更软了,更娇了。

  这个男人可是金山银山,就算不能当他的嫡妻,能当他的床伴都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呢。更别说他高大俊美,是女人见了都会心醉的。

  白洁对黑帝斯可是一见钟情的,可这个男人她除了上次在姑父的安排下见了一面,被勾走了魂之后就没有再见到了,他的行踪飘忽,电话也不会轻易给人,在他离开台湾之后,她都患上了相思病,好不容易过了几个月,他又来了,她怎么能错过这个讨好他的机会。

  “你在看什么嘛,一本书有什么好看的,来,我陪你出去走走,好吗?我在台北出生,在台北长大,我对这里最熟悉了。”白洁再次往黑帝斯身上挂去,并且大胆地看了一眼黑帝斯手上那本书的书名,竟然是《取名大全》。

  “我说了,别叫我斯!”黑帝斯冷不防一侧身就掐上了白洁雪白的脖子,俊颜倾刻间黑如包公,趋近白洁的脸,阴冷地瞪着她,警告着:“再让我听到你叫,我就撕了你,让你斯个够!”

  “黑……黑……”白洁被他的动作吓坏了,脸都成了白纸,双手拼命地去扳着他掐她脖子的双手,他掐得很大力,她都要喘不过气来了“救……命……”

  白洁此刻感到了无比的恐惧,这么帅的男人,怎么说反脸就反脸的。

  他取的名字不正是让人叫的吗?

  叫他的名字还要论资格?

  黑帝斯真想一手掐死她,杀死一个人对他来说,就如同踩死一只蚂蚁,想爬上他床的女人多的是,有些不要脸的,对他死缠烂打,都是被他掐过了脖子的。

  大手狠狠地一甩,白洁竟然被他甩出了一米多远,摔在地上的白洁不仅完全走光,也痛得她哇哇大叫起来,她甚至不能在短时间内爬起来。

  “把她丢出去,苍蝇就喜欢扰人清静。”

  黑帝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低沉地吩咐着他的保镖们。

  “是,少主。”

  保镖们马上上前,七手八脚抬起了白洁,也不管白洁的身材有多么的火辣,抬起白洁走出别墅,随手就往门前一丢,可怜的白洁被他们这样一丢,全身骨头都像要散了架似的,让她痛叫连连,更是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该死的黑帝斯,竟然不懂得怜香惜玉,怪不得他到现在三十几岁了,还没有一个女人,这般粗暴的男人,就算俊美如天神,也没有女人敢跟的。

  屋内的黑帝斯合上了那本《取名大全》,随手把书往茶几上一丢,人就站了起来,扭身就朝外面走去。

  “少主,你要去哪里?”

  保镖本能地问着。

  “走!”

  有那些讨人厌的女人的地方,都不是他想呆的。

  保镖们不敢再问什么,都跟在他的身后向外面走去。

  白洁还躺在地上痛哭着,这别墅里的佣人都不敢上前扶她,因为黑帝斯还在。看到黑帝斯从屋里出来,白洁一下子就停止了哭泣,那是吓的。

  她害怕黑帝斯出来是想取她的性命,她听姑姑说过这个男人阴晴难测,杀人如麻的。偏偏身份尊贵得如同王子。

  黑帝斯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无视她,越过了她向别墅外面走去。

  一架小型私人飞机降落在别墅的门口,那是黑帝斯的私人豪华私人飞机。

  出了别墅,黑帝斯上了飞机,低沉地吩咐着:“T市!启动防御系统!”

  不能找她,但他还是忍不住想回到那个城市走走,反正属于他的黑帝集团已经在准备之中,他的方案一直都在实施,他出现,给人的想法,就是他很看重黑帝集团的成立,不会有人想得到他其实最想的是希翼能像第二次那般撞上她!

  T市。

  千寻集团。

  还有两天就要摆满月酒了,千寻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全都收到了邀请,要出席霍昊天以及霍昊阳的满月酒宴,可是企业里的事情也很多,那些管理们都有点叫苦连天的感觉,一出席就是一整天,那些公事肯定都堆成了山。

  最上位的两位爷都很久没有回过企业了。

  正在那些人心里叫苦连天的时候,最上位的一位爷霍东铭先生总算出现在千寻集团了。

  在若希坐月的这一个月里,霍东铭可以说一天都没有回千寻集团办公,千寻集团的运转虽然还是接受他的指示运转着,可忙碌的都是下面的人,哪怕大家都习惯了他这样的处事方式,但忙晕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从心里抱怨一下的。

  特大的总裁办公室里,等待霍东铭大爷亲自处理的重要文件堆得有小山一般高了。

  霍东铭不慌不忙地坐进了自己的办公桌内,沉稳地翻看着文件,飞快地签名,认真工作起来的他,有超人之称。

  解淑娅一直暗中盯着霍东铭的行动,在霍东铭离开霍家之后,她马上开车往霍家而去,想着霍东铭不在家,她可以进去见见蓝若希。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生了孩子之后的若希是什么样子,是更加娇美,还是更加的妩媚?很多人都说生了孩子的女人最有女人味的。

  黑色的奥迪在霍家别墅门前被那道缕空式的大门拦下了,解淑娅只得下车按门铃。

  英叔听到门铃响了,走了出来,看到是她,英叔便淡冷地问着:“解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英叔竟然没有看出解淑娅是个女的。

  听名字都知道是个女人的名字了,可解淑娅的外面太像男人了,英叔以为她取了一条女性化的名字。

  “大叔,我是若希的朋友,我上次来过的了,请问我能进去吗?”解淑娅浅浅地笑着,还算有礼貌地问着。

  又是要求见大少奶奶的!

  英叔淡冷地应着:“解先生,对不起,我家大少奶奶还在坐月子当中,不宜见外客,特别是男客!对不起,我有其他事情要忙。”说完,英叔转身就走了,并没有替解淑娅开门,甚至都不替解淑娅征询一下若希的意思。

  “哎,大叔……”解淑娅忍不住跺了一下脚,这却作倒是女性十足的。

  霍东铭不在家,她都入不去!

  “铃铃铃……”

  解淑娅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号码都不看,按下接听键,有点怒火地问着:“谁呀,什么事?什么?少主他……”解淑娅马上噤声,脸上的怒火瞬间就换上了恭恭敬敬,她不停地点着头,还有一丝的诚惶诚恐。

  听完电话之后,解淑娅深深地再看一眼霍家别墅,然后钻回自己的车内,开车离去。

  随着两位小少爷满月的日子到来,江雪的情绪越来越急躁暴怒,她在想着如何在满月酒那天躲过所有人的视线潜入酒店里,如何能接近蓝若希抢走她的儿子。她知道霍东铭势力大,若希身边总有四名保镖跟随着保护她,就算她能接近若希,能成功地抢走若希的儿子,也是跑不掉的。

  她也不想跑,她打算直接就把那小屁孩从楼上丢下来,摔死!

  想到这些,江雪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凶残的魔鬼。怨恨已经完全吞噬了她的理智。

  她不好过,她也要让章惠兰母子都不好过,一生都活在痛苦之中!

  就算是以命换命,她也值了,至少她活了将近六十年,霍家的孙少爷不过刚出生!

  为了这阴谋,为了这报复,她已经把自己所有家产都变卖了,包括位于海滨区的公寓,她也卖了,因为她实在没有钱了,为了进行报复,她必须要有钱,没钱的话,她就没有办法在满月当天混进帝皇大酒店。

  满月当天,帝皇大酒店全都让霍家包下来了,不做外界生意,出入的客人都是霍家请来的客人,江雪已经不像以前那般衣着光鲜了,霍家那样的门庭,请来的客人之中是不会有此刻衣着普通的,所以她必须要重新打扮。

  也是因为她变卖了家产,在外面租了房,所以霍东恺回来后,前往海滨区没有找到她,打她手机,她接了,知道霍东恺回来了,她有一瞬间是兴奋得要放弃报复的念头,可霍东恺见了她的面后,竟然一再地劝她放下对霍启明的爱,放下对章惠兰母子的怨,说一开始错的人是她,说的全是帮着章惠兰母子的话。

  江雪真的很生气,很生气。

  到了最后,儿子还是不谅解她。

  她一切还不都是为了儿子吗?

  她就是不甘心永远屈于章惠兰母子之下,永远看着章惠兰母子的脸色过日子。

  母子俩话不投机,最终不欢而散。

  霍东恺再一次的相劝,非但没有让江雪醒悟过来,其实只要她放下一切,霍东恺一定会好好地赡养她的,她一样可以过着上流社会的豪门生活,霍东恺有这样的能力。她就是太贪心了,她觉得自己无名无份地跟了霍启明三十年,还生了霍东恺这个儿子,霍家应该让霍东恺继续一些霍家的产业,而不是全都让霍东铭握在手里。

  江雪丧心病狂地想着,只要她被霍东铭逼死,那么儿子就会彻底地和霍东铭反面,就算不反脸,她的死也会在儿子的心里有影,心里有愧,阴影愧疚积多了,就会爆发,然后霍东恺就会开始和霍东铭做对,那她在九泉之下也笑开了。

  就算是死,她也要让霍东铭和霍东恺这对兄弟反脸。

  她要的,就是让霍家闹起来!

  她要的,就是让负心汉霍启明无法安享晚年!

  她要的,就是让情敌章惠兰无法再过安生的日子!

  她要的,就是粉碎霍东铭不着痕迹的阴谋,要让霍东铭痛不欲生,因为她会带着霍东铭的宝贝儿子一起共赴黄泉!

  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

  总算到了两位小少爷满月的日子了。

  这天的天气特别的晴朗,蓝蓝的天空上万里无云,偶有丝丝凉风拂面。

  T市的媒体从天一亮就开始盯着霍家以及帝皇大酒店,准备拍下本市第一名门霍家为两位少爷摆的满月酒有多么的豪华。

  帝皇大酒店在这一天里也停止对外营业,一心一意为霍家服务。

  酒店里的所有服务员,都是一大清早就开始忙碌,为了酒宴准备。

  霍家里,若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以出门了,可以自由了。

  她换上了大方得体不失高贵的衣服,迫不及待地走出了房间,忽然间就觉得房外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

  “看你,像是重见天日的可怜丫头一样。”霍东铭失笑地看着爱妻。

  霍昊天由两名保姆照看着。

  走下了楼,来到了院落里,若希才笑着回答:“我此刻还真是重见天日了。”

  揽住她双肩,东铭笑着:“离出门前往酒店的时间还早,大家就散散步吧。”

  若希笑而不答,当然是答应了。

  相对于蓝若希的轻松,霍东燕总有几分的不自在及紧张。她想到自己是未婚先孕的,小昊阳的父亲是谁也不知道的,外界的人对她的议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在满月酒上,她不知道客人会如何看待她以及她的孩子。现在她是无所谓了,反正她一直名声不好,可她不想让小昊阳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从太阳升起来开始,她就抱着小昊阳,不让保姆抱着,她想着,要是有人敢用异样的眼神看她的儿子,她马上把对方丢出去!

  还有,她的心神还有几分的不宁,好像会发生什么似的,不由自主地,她竟然往墙上那个被她贴上面,不知道被钉成了什么样的黑字看去。

  黑帝斯秘密前来T市,并不知道今天就是自己儿子满月的日子,而霍东燕也知道,被她钉成了黄蜂窝的姓黑的家伙已经潜在了T市。

  黑帝斯吩咐下面的人启动了防御系统,那强大的防御系统替掩蔽他一切行踪,没有人能查得出他来,也是因为这样,会让他再一次错过一些事情。

  上午十点左右,帝皇大酒店开始热闹起来,那些客人陆陆续续地出现在帝皇大酒店了,各种各样的名车就像车展一般,停在帝皇大酒店门前,甚是耀眼。其实霍家请的客人才三百人左右,可来的客人却有过千人,余下的都是不请自来的。

  想粘上霍家的人太多了,平时没有机会,霍东铭和蓝若希大婚的时候,又是封闭式的婚礼,婚宴根本就没有请除了霍蓝两家的亲人之外的人,这一次两个人的儿子满月,摆满月酒,正是讨好霍东铭的最好时机,那些人冲着千寻集团,希翼能在生意上得到霍家的赏识,便不请自来。

  酒店门前的停车场很大,却也容不下那么多的车辆,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们只能把车停在酒店门前的那条公路边上,一行长长的车龙,甚是壮观,引来了不少路人的驻足惊叹。

  一辆黑色的豪华商务车缓缓地从远处驶来。

  商务车在帝皇大酒店停了下来。

  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车内走下来,就往酒店而入,被酒店门前的服务员拦下了,服务员礼貌地问他是不是来喝满月酒的,那男人说不是,是他家少爷要来吃饭。

  服务员马上礼貌地向男子说明,说今天帝皇大酒店不对外营业,因为这里被霍家包了下来,要为两为小少爷摆满月酒。

  听了服务员的说明,男子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回到了商力车里,对坐在车后座,脸色沉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黑帝斯说道:“少主,帝皇大酒店今天不对外营业,霍家在这里为两位小少爷摆满月酒。”

  黑帝斯不说话。

  他知道霍东铭的爱妻怀孕了,过了那么多个月,这个时候是该生了。

  霍东铭的妹妹霍东燕,那个未婚先孕,私生活听说不好的小姐,生了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儿子,竟然也敢摆那么大的满月酒,脸皮还真厚呀,一个私生子,能和霍家真正的小少爷平起平坐!

  黑帝斯心里对霍东燕是半分好感都没有,他甚至觉得霍东燕的存在,以及她儿子会在这里出现,都是在给霍家抹黑,更觉得她的私生子能有这么大的排场,全都是依赖着霍东铭的儿子。

  “少主?”

  保镖用着询问的眼神看着黑帝斯。

  酒店不对外营业,少主要去哪里吃饭?

  黑帝斯还是不说话,隔着黑色的车窗往外看,他可以把车外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但车外的人却看不清楚车内的一切。

  看着帝皇大酒店的奢华,看着门前那些名车,再看着成群结队,不停出现的客人,以及那些耐心等待霍家人出现的媒体,黑帝斯在心里冷哼着:霍东铭,你还真够横的,两个小鬼头的满月酒都能掀动全城!

  不过从中可以看出霍家在T市的霸主地位,而这个地位正是他打算夺取的。

  他敢保证,三年之后,黑帝集团就算不能取代千寻集团,也能和千寻集团并驾齐驱的。

  脑里又闪过了那张俏丽泛着迷情的脸,以及那诱人的身材,清甜的味道。她那么漂亮,身材也很好,还能保持着处子之身,可以看出在私生活上,她是一个绝对清纯的好女孩,他甚至知道她还是初吻。

  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强悍,以及她从奔驰车内钻出来,他又可以确定她出身不低。

  她到底是哪家豪门千金?

  这个T市豪门多的是,是谁家能养出像她那般外表强悍,实际上纯得如同白纸一样的女儿?

  还有……

  要是她真的替他生了孩子,满月酒摆得如何?

  黑帝斯的心微微地揪了起来。

  可果他在孩子的身边,他一定也会像霍东铭这样,给孩子一个超级大而豪华,惊动全市的满月酒。

  可惜……

  “少主?”

  保镖再次询问地叫了一声。

  “走吧。”

  这一次黑帝斯有了反应。

  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和霍东铭碰面的。

  先让霍东铭再当几年霸主吧,等到他第三次重来T市的时候,就是以黑帝集团总裁的身份了。

  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寻找他的妻子及不知道是儿是女的孩子了。

  “是,少主。”

  负责开车的保镖连忙发动引擎,把车调转了方向,准备离开帝皇大酒店。

  这个时候,霍东铭的银白色劳斯莱斯从远处向帝皇大酒店开来。

  霍东铭和蓝若希夫妻俩坐在车后座,若希手里抱着小昊天,小昊天没有睡,睁着眼好奇地看着车内。

  在车后座还有那个逼真如同真人的棉娃娃。

  大家都以为棉娃娃是给霍昊天准备的,除了觉得霍大少准备玩具为时太早之外,并不在意。

  “小家伙怎么不睡。”

  若希看看车外,又看看霍昊天,随口地说着。

  霍东铭浅笑着,弯侧过身来,就在儿子可爱白嫩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又在若希的脸上偷来一吻,才说着:“昊天一天一天地长大,睡的时间将会越来越少的。”

  “只要不哭不闹就行。”

  若希是最怕儿子哭闹的了,因为她这个妈咪不讨儿子欢心,儿子哭闹,她都没有办法哄停他。

  又一记温吻落在她的唇上,霍东铭暗哑的声音充满了宠溺及爱怜:“老婆,放心吧,有我呢。”

  “奶爸。”若希笑着抱着儿子就倒进了他的怀里,车后座其乐融融,充满了温情。

  紧接着劳斯莱斯的是黑色的奔驰,霍启明开着,章惠兰及东燕抱着小昊阳坐在车后座。

  小昊阳睡着了。

  霍东铭的车先与黑帝斯的车迎面而过,紧接着黑帝斯的车又和霍东燕的车迎面而过,黑帝斯还看了一眼霍东铭的劳斯莱斯,记住对手的车,对他也有好处。在与霍东燕的车迎面而过时,黑帝斯敛回了看向车外的视线,并没有看到黑色奔驰里面的霍东燕,但小昊阳在他的车开过时忽然啼哭起来。

  “喔……昊阳不哭,昊阳不哭。”霍东燕连忙温柔地哄着儿子,不知道儿子睡得沉沉的,为什么忽然间就哭了起来。

  “怎么忽然间就哭了起来。”章惠兰凑过脸来,帮着霍东燕哄孩子。

  霍昊阳还是不停地啼哭。

  黑帝斯的豪华商务车已经开离了帝皇大酒店,融入了车流之中,瞬间不见了。

  “来,让外婆抱抱,不哭哈。”章惠兰小心地从东燕的怀里抱过了霍昊阳,轻柔地哄着。

  今天的主角主要是霍昊天,她心疼霍东燕,打算重点陪在女儿及外孙身边。

  哪怕她更疼爱霍昊天。

  霍昊阳啼哭了一会儿,慢慢便停止了啼哭,然后又沉沉入睡。

  ------题外话------

  还要带孩子去医院打针,先更七千字吧,下午有空就二更,没空就明天再更。预告一下,下一章看江雪的下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