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8 因果

178 因果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1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0

   黑帝斯在离开了帝皇大酒店的时候,心情忽然显得特别的沉重,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似是懊悔又不是懊悔的神色之中。

  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刚才在嘲笑霍东燕的儿子是私生子的时候,忘记了他自己如果真有孩子的话,那孩子此刻也是顶着私生子的名份。

  顿时,他的心就如同被针扎了一般痛。

  霍东燕的儿子哪怕此刻也是顶着私生子的名份,可人家霍家认可了他,还能给他摆那么大的满月酒,他的孩子呢?能得到她家里的人认可吗?满月的时候能有这么大排场的满月酒吗?

  种种猜想掠过,黑帝斯第一次偿到了什么叫做懊悔的滋味。

  帝皇大酒店里,两位小少爷的到来,为满月酒拉开了序幕。

  媒体的镁光灯对准了那几辆豪华的名车,在主角们下车的时候,不停地拍着,他们也就是远远地拍着,并没有近前,怕镁光灯吓到了两位小少爷。

  从摆满月酒的地方以及来的客人,可以看出霍家对两位小少爷是非常重视及疼爱的。媒体的眼睛是最雪亮的,人家最重视的人,此刻睡着,他们当然不敢过份打扰,要是一不小心惹怒了霍大少,连拍摄的机会都没有了,会得不偿失的。

  霍家人在酒店门前下车,老太太被扶到了前面来,老太太走在最前面,今天的老太太焕然一新,显得特别的精神,她甚至不用美姨相扶,自己走进酒店,酒店里面的一位女性经理看到老太太进来了,便笑着迎上前主动扶着老太太。

  霍东铭和若希抱着小昊天跟着老太太走进酒店,一入酒店,那些宾客们马上围了过来,男的都朝霍东铭道喜,女的在道喜的同时又围住了若希,围着看小昊天。

  “天庭饱满,轮廓分明,将来肯定如同霍少一般,是个数一数二的美男子。”

  “是呀。”

  “好可爱。”

  “好久没有看到过粉嫩嫩的宝宝了。”

  “好漂亮的小家伙。”

  客人们对小昊天的赞美不停地响起。

  若希抱着儿子就是浅笑着。

  相对于受欢迎的,得到众人称赞的霍昊天来说,霍昊阳受到的欢迎则减了一半,和霍家关系特别好的,才会祝福东燕,才会看看霍昊阳,说几句孩子长得不错的话,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没有一个围着霍昊阳看的,全都是围着霍昊天。

  其实两个宝宝一样可爱,一样漂亮,只不过身份不同呀。

  霍昊天是霍家正牌的孙少爷,其父又是霍东铭,此刻T市最具价值的总裁,呼风唤雨的,那些人时刻都想拍霍东铭的马屁,想和千寻集团粘上关系,对于霍昊天,他们自然是有什么好听的话就说什么好听的话。

  霍昊阳就算也被称为孙少爷,却是外孙了,其父不详,其母霍东燕名声又不好,哪怕现在的霍东燕给人的感觉有所不同,可人们对她的看法大都停留在以前,霍东燕又没有什么实职的,仅顶着霍家小姐的名份。霍昊阳自然就不会成为客人们讨好,称赞的对象了。

  人,就是这般的现实。

  对自己有好处的,黑的,他们都可以说成是白,对自己没有好处的,白的也被他们说成是黑。

  慕容俊带着林小娟来了,林小娟挺着将近八个月的肚子,穿着孕妇裙,她的头发也很长了,被她挽起在脑后,挽成了一个高髻,当了将近一年的富太太,稍微打扮一下的她,已经逐渐显露出富太太的气质了。

  至少现在的她,面对着奢华的地方,已经不会露出惊叹来,更不会像初到千寻集团那般心疼起空调的开销来。或许不是身份的变故,而是她自己事业的成功吧。她自己的事业成功了,有些钱了,看什么也就慢慢地变了。

  慕容俊在带着林小娟走进酒店的时候,霍东铭的保镖把霍东铭拿着上车,放在车后座的那只棉娃娃递给了慕容俊,那本来就是慕容俊在最短的时间内替霍东铭准备好的棉娃娃。

  “慕容先生,大少爷吩咐把这娃娃交给你带进去。”

  慕容俊笑笑,点头接过了棉娃娃,一旁的林小娟有点好奇霍东铭怎么让自家男人带一个棉娃娃进去,不过她并不过问。

  慕容俊和霍东铭之间的工作事情,她是从来不过问的,也如同若希对霍东铭一般,给自家男人全身心的信任。

  慕容俊虽然脸上带着惯有的温笑,其实笑意未达眼底深处,因为在来的时候,他和再一次杀到T市来的慕容夫人大吵了一架。

  慕容夫人带着怒气离开了,慕容俊虽然成功地打击到了母亲,可和母亲大吵一架,他的心情其实也不好,要不是和霍东铭关系非浅,加上小娟和若希的关系,此刻他都不会出现的。

  他虽然同为T市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上镜率其实很低,在生活上,他是个低调的人。

  霍东铭所有死党都来了。

  就连最忙,总是分不开身的吴辰风也来了。

  大家客气寒暄之后,便往二楼而上,楼上还有很多客人的。

  其他霍家人也都忙着招呼客人。

  蓝家的亲戚则是重点招呼的对象,因为是若希的娘家人。

  霍东禹已经自己行走了,不再需要坐着轮椅,不过步伐还有点儿跛,雷医生说他再休息两个月就完全恢复正常了,也可以重回部队了。

  他团里的人都经常来看望他,哪怕跟着他的时间并不长。

  领导们也常打来关心的话,得知他可以自己行走了,很快就可以重回部队都很开心。

  他和蓝若梅也忙得不可开交。

  还有不少客人陆陆续续地赶来的。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开到了帝皇大酒店,费了一会儿的劲才找到了一个停车位把车子停下来,从车内走下来的中年女人,是江雪。

  她穿着一袭淡橙色的西装裙,戴着一副眼镜,不用说是平视镜,她只是想用一些东西掩去她原来的面目,借以混进酒店里去。两边脸上都被她粘上了一颗假的黑痣,她手挽着一只LV包,脚穿着高跟鞋,手指上戴着好几个金光闪闪的戒指,手腕上戴着一个玉色极好的玉镯产,耳上还戴着耳环,脖子上自然也少不了项链,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刚刚从珠宝店里洗劫出来的人一样。

  她有点高贵的气质,可过份的穿金戴银反而让她显得很俗气。

  经过乔装打扮的她,有着江雪的影子,却又不太像。

  她大大方方地朝酒店而入,并且递出了自己的名片,名片上的身份及名字当然是假的,还送上了自己的大红包。

  酒店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过多检查,就放她进去了。

  实在是太多不请自来的客人了。

  江雪进了酒店之后,并没有马上就寻找目标,而是走到角落里先坐下,慢慢地吃些东西,喝点儿酒。

  她看到了自己爱了三十年的男人霍启明。

  霍启明正满脸红光地和他的老朋友们有说有笑的,穿着灰色西装的他,还是一如江雪初见他时那般的俊挺,在她的眼里,霍启明就是天底下最美的男人。

  看到他满脸都是喜悦的笑,江雪心里极为不是滋味。

  曾经,他最疼爱的人是他们的儿子霍东恺,可在霍东恺回归霍家之后,在霍东铭慢慢地崛起之后,他的目光全都往霍东铭身上倾了。

  此刻,霍东铭夫妻替他生了一个可爱的孙子,他自然高兴万分。

  等会儿,我就让你再也笑不起来!

  江雪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着。

  此刻的她,对霍启明是恨多过爱了。

  霍昊天现在就是所有霍家人的心肝,毁了霍昊天,就等于毁了整个霍家!

  她就要让一直不接受她的霍家人过不上安宁幸福的日子!

  酒店最高那一层楼上。

  慕容俊端着一杯鸡尾酒,状似淡淡地晃到了霍东铭的身边,然后低低地说着:“东铭,目标出现了。”

  霍东铭和他交换一下眼神,然后点了点头,低沉地问着:“你的人都调来了吗?能完成任务吗?”吴辰风也在,等会儿发生事变的时候,吴辰风肯定第一时间把警察请来的。想在吴辰风眼皮底下演戏,需要有高密度的计划,以及很多人力。

  慕容俊浅浅地笑着点头,他办事,霍东铭放心就行。

  为了这一出戏,他可是把自己的人都调了来,足够配合这出戏了。

  霍东铭这才放下心来,然后走到了若希的身边,朝若希眨了眨眼,若希心领神会,便对着那些围着她转的贵妇人们说声抱歉,说到时间喂孩子了,然后歉意地冲众人笑笑,那些贵妇人大都当过妈妈的,纷纷表示理解。

  若希便抱着小昊天滑出了人群,快步地走进了一间休息室里,然后把小昊天交给了已经被霍东铭让人先一步带进休息室的保姆手上,再从慕容俊的手里接过棉娃娃,棉娃娃的模样很逼真,因为是睡姿,很难看出真假来。而且模样和小昊天是有几分相似的,这是为了演戏逼真,慕容俊经过霍东铭的描述,特意让人制造出来的。

  在休息室呆了十几分钟后,若希才抱着棉娃娃走出了休息室,大家看到小昊天睡着了,都是看几眼,赞几句,不敢乱摸他,就怕把他惊醒了。

  若希抱着棉娃娃开始在人群中周旋。

  有些客人先前看过小昊天的,此刻再看时,觉得好像和先前不太一样,不过一想到这里就只有两个小宝宝,除了若希的就是东燕的,东燕的还在她手里抱着,若希的必定也是她的了,那些客人也没有往深处去想,只认为自己刚才看花了眼,没有看仔细宝宝的样子。

  霍东铭还是一副保护的姿态跟在若希的身边,不过他的神情很松散,少了以往的精明。

  慕容俊的人以及他的人都在布置着收网的计划,盯着江雪,等着江雪的行动。

  江雪在一楼呆了一会儿后,便钻进行电梯往楼上而去,她一层楼一层楼地找着,直到上到了最后一层楼看到了若希等人。

  她还是像先前那样,上楼了,也只是潜在角落里,用着嘲笑的眼神看着她憎恨的人。

  霍东恺也在人群之中,他并没有躲在角落里,而是大大方方地帮着招呼客人,对于若希,他只会偶尔偷看两眼。

  看到霍东恺,江雪的神色显得错综复杂起来。

  她今天出现在这里,她就没有想到过要活着离开的。

  虽然她按着自己的计划走,可她心里还是舍不得霍东恺的。

  唯一让她牵肠挂肚的人也只有儿子了。哪怕这个儿子对她来说太不孝了,可儿子再不孝,当母亲的还是疼着他,爱着他。

  霍东恺最看重的人便是霍东铭,她这个当妈的却偏要伤了霍东铭,不知道儿子会不会恨她?不过当她死在儿子的面前时,她想一切都会得到儿子谅解的吧,她都是被逼的呀,都是走投无路了,都是太恨了,太怨了。

  敛回看着霍东恺的眼神,江雪逼着自己不去看霍东恺,她怕看着霍东恺,就会让自己心软,打消报复的计划。

  等到霍启明夫妇,以及老太太等人都陆续聚到了同一层楼上的时候,江雪的眼神开始变得阴冷狠辣起来,所有理智尽失,眼里燃着的全是杀气。

  她盯着若希手里抱着的婴儿,然后悄悄地靠近。

  太多人围着若希看孩子了,对于她的靠近,那些人都没有在意,以为她也是和她们一样,想着看宝宝的。

  很快地她挤到了若希的身边。

  若希脸上一直挂着初为人母的浅浅慈爱的笑意,那笑让她看上去更加明艳动人。怀抱着稚子的她,有疼爱她的丈夫守在身边,给人的感觉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小少爷真乖,不容易被吵醒的宝宝才好带。”一位阔太太看着还在沉睡的“小昊天”,以过来人的经验说着。

  “是呀,是呀。”

  众人都纷纷附和着。

  江雪也是一脸慈笑地看着熟睡中的“小昊天”,因为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初出生时也是这般的听话,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再吃,很好带,也很可爱。

  但她的慈笑没有维持一分钟,便面露狰狞,趁若希和东铭不备,快速地上前从若希的手里抢夺过“小昊天。”

  谁都没有想到会有人要抢小宝宝。

  若希也是一副惊惶的样子。

  江雪抢过了小宝宝马上快速地朝楼上跑去,很快就跑上了顶楼。

  “还我宝宝!”若希装着一副反应过来的样子,马上叫了起来,并且和霍东铭一起急速地朝江雪追去。

  众人这才从突发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们都别过来,再过来一步,我马上就把他丢下去,让他摔个粉身碎骨!”江雪跑上了顶楼,跑到了栏杆前,有点气喘,戴着的平视眼镜也掉了,脸上粘着的黑痣也掉了一颗,还有一颗,她干脆自己撕了下来,还原了她本来的面目。

  “江雪!”

  霍东铭低吼着,沉下了俊脸,冷冷地低吼着:“江雪,把我儿子还来!你要是敢伤我儿子一根头发,我会撕了你!”

  棉娃娃被江雪抢走之后,碰到了它体内的音响,此刻正发出婴儿的啼哭声,婴儿的啼哭声顿时就揪住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霍启明夫妇,霍东燕,霍东恺等人,全都挤开了人群之前,和霍东铭夫妻并排着。

  每个人都紧张地盯着江雪,害怕她真的会把宝宝丢出去,帝皇大酒店一共十八层楼高,江雪要是真把宝宝丢下去的话,宝宝存活的希翼为零。

  “妈!”

  霍东恺不敢置信又痛心地叫了起来,那声音载满了受伤。

  他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在侄儿满月这一天跑来闹事,还抢走了侄儿,还说要把侄儿摔下楼去。

  母亲为什么还是执迷不悟?

  而且越来越极端了。

  听到侄儿那惶恐不安的啼哭,看到兄嫂脸上煞白的脸色,特别是若希的脸色,几乎吓得白成了一张纸,声音充满了惶恐及恳求,让他听着,都心如刀割。

  他一生中最看重的便是兄嫂了。

  如今,生他的母亲却要伤害他的兄嫂。

  “妈,你干什么?你快点把昊天还来,别吓坏了孩子。”霍东恺试着想上前,可他才动了脚步,江雪马上喝着:“恺儿,你别过来,你要是再敢上前一步,我马上就把他丢出去!”说完她还作势高举起了小宝宝,音响响得更利害了,啼哭声刺痛了每一位当了妈妈的女人。

  “雪,你在做什么?”

  霍启明也被江雪的举动吓傻了眼。

  这个他曾经深爱着,视为珍宝一般疼爱着,不惜背叛妻儿的女人,如今像什么?像个疯子,是那般的可怕,那样的可憎。他当初怎么就会爱上她?

  “江雪,你要是敢动我的孙儿一下,我跟你没完没了!”章惠兰一颗心更是提到了心尖上。

  叶素素见此情景,吓得差点晕倒,是蓝非凡扶着了她。

  江雪笑,得意地笑,笑容里其实有着掩不尽的苦涩。

  环视着眼前的人,每一个人脸上都有着惊惶,对,她就是要看到他们这个样子。

  她抢过孩子跑上顶楼,跑到栏杆前,并没有马上就把孩子丢下楼去,为的就是看看敌人的痛苦之情。

  楼下的客人听到动静,都往楼上跑来,一下子楼顶就挤满了人。

  吴辰风是刑警,他见此情景,亲自报了警。

  慕容俊也跑出了酒店外面,吩咐人紧急在窗前铺设一块数十平方米大的救生垫,还安排人在楼下拉起了被子,准备接住随时可能被江雪扔下来的宝宝。

  媒体们面对这一突变的情况,不停地拍摄着。

  “江阿姨,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不要伤害他,千万不要伤害他。”若希对江雪的称呼也变了,脸上堆满了恳求,眼睛都红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哭音。

  “江雪,我警告你,最好把我儿子还来,看在东恺的份上,我可以既往不咎。”霍东铭一边手拥住了若希,给她安抚,一边沉冷地和江雪交涉着,他是众人之中显得最镇定的一个。

  江雪冷笑,她依旧做着要把宝宝往外抛的动作,冷笑着:“霍东铭,怎样,你此刻的心情如何?你心里痛吗?你的儿子被我抢走了,你是不是觉得特别的愤怒,特别的心痛?你让我承受的心痛,现在我也让你尝尝,我的东恺,心里只有你这个哥哥,可笑的是,你们还不是一母所生的兄弟,我才是他的母亲呀,我才是他的血亲呀,他怎么可以这样?都是你,霍东铭,都是你,是你抢走了东恺,是你!是你!”江雪的情绪激动起来,对霍东铭的怨恨也一并爆发。

  江雪情绪一激动,棉娃娃哭得更利害了。

  所有人都小心地盯着江雪,很害怕她真的把孩子抛下楼去。

  江雪背已经靠着了栏杆,棉娃娃也被她高举着伸出了栏杆外面,只要她两手一松,棉娃娃就会掉下去。

  就算楼下已经做好了救人的准备,可那么小的孩子要是真被她丢下去,这么高的高度,孩子不死也受到巨大的惊吓。

  “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痛苦,这就是你们对不起我母子俩的下场!”

  江雪声嘶力竭地大吼着。

  “不要呀……不要伤害我的儿子……”若希哭了起来。

  她紧紧地捉住霍东铭的手,摇着他,哭泣着说:“东铭,救大家的儿子,救大家的儿子……”

  “江雪!”霍东铭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还是很镇静的样子,不过大家从他的声音里可以听出他的担心一点也不比若希少。“没有人对不起你们,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雪,你沉着点,好吗?都是大家大人之间的事情,别牵到小孩子身上去,孩子是无辜的。”霍启明刻意地放柔了声音,想着用柔情去安抚江雪,希翼能让江雪神智清醒,不要做出害人害己的事情来。

  都是他的错!

  是他风流惹下来的债!

  如今报应竟然报在他的孙子身上!

  他宁愿江雪拿着刀拿着枪来杀他,而不是伤害他的小孙子。听着小孙子那惊惶的啼哭,他的心都要碎了。

  “江雪,你想要的无非是霍夫人这个位置,我已经提出离婚了,我把你想要的给你,求你不要伤害孩子,都是当妈的人,你就忍心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吗?你看看东恺,他正在看着你呢,你就要在你的儿子眼前杀人吗?你让你的儿子怎么去看你,以后怎么见人?”章惠兰也放轻了声音,怕声音过重会刺激到江雪。

  霍东燕很想说什么,被老太太拦下了。

  霍东燕性格冲动,一开口准没好听的话。

  老太太也劝着:“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大家尽量满足你,不要伤害孩子。”

  求她!

  现在就知道求她了!

  可惜晚了。

  江雪已经理智尽失,丧心病狂了,她哪里还听得进众人的相劝,她眼里只看到自己怨恨的人,都在恳求着她。

  “晚了,太晚了,我不再要霍夫人这个位置了,霍启明,你是个负心汉,没有责任感的男人,我是瞎了眼才会跟着你。霍东铭,你害我和东恺感情不和,你夺走了东恺该得到的东西,家产,包括蓝若希!都是你害的,我走到今天的地步全是你逼出来的,恺儿……”江雪忽然转向了霍东恺,泪眼汪汪,激动地说着:“恺儿,你看到了吗?你最尊崇的大哥,是他,一手把你妈往绝路上逼的,是他!”

  “妈,没有人逼你,都是你自己在逼你自己,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与他人无关,妈,你醒醒吧,你扪心自问,最先踏出错误一步的人是谁?”霍东恺沉痛地说着,他的两眼也红了起来,心更是提到心尖上,死死地盯着母亲手里不停啼哭的侄儿。

  母亲到现在还在离间他和大哥的感情。

  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抢走初生的婴儿,不惜以性命相威胁。

  霍东恺对江雪这个当妈妈的,已经不仅仅是心痛了,他已经无法原谅母亲的行径。

  母亲所经历的一切一切不都是母亲自己选择的吗?当年是母亲甘愿当父亲的情妇的,当年是母亲甘愿和大妈签下协议的,当年也是母亲甘愿把他送还霍家的,都是母亲自己同意的,都是她作出的决定。他在霍家受到的冷遇,可以说是母亲把他推进来的。大哥对母亲的怨恨,他理解,他真的能理解,他不怨大哥,也不怪大哥,换成是他,他也会报复打击。

  大哥看在他的份上,一直都在给母亲机会的。

  可是……

  如今,母亲怨恨他人,她有没有想过,她最该怨恨的是她自己。

  江雪愣了,她流着泪看着霍东恺,霍东恺的话很残忍,却说出了事实。

  是呀,一切都是她的错。

  如果她不贪图霍启明的钱,不贪图霍启明年轻时的英俊,不贪图安闲的生活,她会走上这条路吗?几十年来,一直无名无份,看似风光,实际上抬不起头来。她只知道怨恨章惠兰霸占着霍太太的身份,只知道怨恨霍东铭抢走了儿子的心,只知道怨恨霍东铭继承了千寻集团,却忽略了她才是罪恶的源头。是她横插人家的家庭,是她把儿子自身边推开,是她签了协议,代替霍东恺放弃继续财产的权利,都是她呀。

  警车蜂鸣而来,警察们有些在酒店下面和慕容俊一起,准备着救人的工作,并且拉起了警戒线,有些则冲上了楼来。

  “妈,放手吧,别再恨谁了。”霍东恺忽然上前一步,扑通一声跪下了,他的脸上也划过了泪水,嘶哑的声音载着如山一般沉的痛苦,“妈,我是你的儿子,永远都是你的儿子,求你了,妈,放手吧,不要伤害了无辜的孩子。”

  如果母亲真的把侄儿丢下去,教他以后如何面对兄嫂?面对家人?

  母亲其实是把他往绝路上逼着呀,逼着他和兄嫂反目,逼着他和霍家反目,可母亲想过没有,母亲这一丢,他不是怨恨霍家而是歉对呀。

  “恺儿,晚了……”江雪哭着摇头,她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了回头的余地了。

  “恺儿,保重,妈,对不起你。”江雪忽然脸色一整,露出了阴狠的神色,举着棉娃娃的两手一松……

  “不,不要……昊天……”霍东铭,若希,吴辰风,霍东恺四个人都同时往前扑去。

  江雪在丢下了棉娃娃后,她自己也往楼下一跳。

  “妈!”

  “昊天!”

  数声惊呼同时响起。

  可是所有人都没有捉住江雪,更别说捞住“小昊天”了。

  “昊天……”若希两眼一眨,双腿一软,很逼真地晕倒在霍东铭的怀里。

  章惠兰和老太太也晕了。

  霍东铭扶着装晕的若希,焦急地叫着:“若希,若希……”然后又扭头急急地吩咐着众人:“下去看看!”楼下做好了救人的准备,棉娃娃是假人,当然不会有事,他想知道的是江雪如何。

  当然,还要把真的霍昊天和棉娃娃对换过来,这项工作,他自然是交给了他最得力的慕容总特助。

  这就是慕容俊一直在楼下的原因。

  “若希。”林小娟也守在若希的身边,看到好友遭受到这些,她的眼睛也红红的,泪花在眼里打转。

  都当母亲的人,都能体会到若希此刻的心情。

  楼下的人,把棉娃娃和江雪都接住了。

  棉娃娃还在不停地啼哭着,慕容俊因为在警戒线之内,所以他是第一个抢上前抢抱起棉娃娃的,而他的手下又制造出非常混乱的场面,都在你挤我捅的抢着上前救人,冲开了警察们拉起的警戒线,现场的警察都拦不住,真正的霍昊天被霍东铭的保镖抱着从酒店偏门而出,躲开了所有人的注意,小昊天很给力,正在沉睡着,并没有哭泣,否则容易引起众人的注意力。

  来喝满月酒的一些客人,看到那么多人都往前冲,想着救人,都来不及多想,也跟着往前涌去,不过都被慕容俊的人挡住了。在慕容俊抢抱到棉娃娃的时候,霍东铭的保镖抱着小昊天快速前来交换。

  等到早就被叫来的120急救医务人员挤进来的时候,慕容俊手里抱着的已经是真正的霍昊天。

  大家的想法都是,谁能抢救到霍大少爷的儿子,谁就是霍家的大恩人。

  也因为有这种想法,才会给现场混乱一个合理的说明。至于事后会不会被警察教育,那是事后的事情,谁都不去想。

  很快地,江雪和真正的霍昊天都被医生们进行现场的紧急救治。

  不过救治霍昊天的医生们都错愕不已,霍昊天半点事儿都没有,在他们抢救的时候惊醒了霍昊天,小家伙正张着嘴巴,大哭着呢,声音雄亮至极,一点事儿都没有。

  江雪晕了过去,受了一些轻内伤,并没有死。

  在经过医生们现场救治后,就醒了过来,而等待她的将是一副无情的手铐。以她的犯罪行径来看,她属于抢匪类,还撕票,罪太重,就算不判死刑,下半生,她也再也见不到天日了。

  而她这一行径,将彻底地断了她和霍启明的孽缘,让霍启明对她不会再有爱及吝惜,也会让儿子霍东恺无法原谅。

  她以为一死了之,可她死不了。

  活着,承受法律的制裁,承受失去自己所爱男人的爱,承受着儿子对她的不谅解,这些,足够让她下半生都无法安生了。

  霍家人都下楼来了。

  晕倒的若希以及老太太等人都被掐人中救醒了。

  得知霍昊天没事,霍家人才松了一口气。

  江雪醒来,得知一切结果,她面如死灰,大势已去。

  一副冰凉的手铐铐着她一起上了救护车,随行的是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

  “启明,恺儿……”

  在她被戴上手铐抬上救护车的时候,她泪眼眶眶地看向了霍启明以及霍东恺。

  霍启明别开了脸,不看她。

  霍东恺虽然没有别开脸,但脸上明显有着痛心疾首,得知母亲还活着,他的心偏回了霍东铭这一边,最终他合上了含泪的眼眸,他无法原谅母亲伤人的行径,而无情的车门关上了,就如同监狱大门一般,把江雪和霍东恺这对母子隔分开来。

  一失足顿成千古恨!

  三十年前种下的因,三十年后吃自己的果。

  留下一片的唏嘘。

  好端端的满月酒被江雪这样一搞,什么喜悦的气氛都没有了。

  霍东铭报复江雪的计划总算拉下了序幕,看着痛心疾首,无法原谅江雪行径的霍东恺,霍东铭心情也是特别的沉重。

  要不是江雪一再地怨恨他人,一再地贪得无怨,看在霍东恺的份上,他其实可以让江雪的惩罚轻一些的,是江雪如同蛇吞象一般不知足,霍启明以及老太太的两份遗嘱,留给霍东恺过十亿的家产都不能让她满意,一心想着让霍东恺坐上千寻集团的总裁之位,一心想让自己成为掌管霍家的当家主母。

  自作孽不可活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