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79 开荤

179 开荤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8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1

   “若希,宝宝没事吧?”林小娟因为怀孕,在众人都往楼下跑的时候,她走在最后,动作最慢。看到她走出了酒店,慕容俊连忙上前扶住她,轻声细语地说着:“小心点。放心吧,没事。”

  若希抱着小昊天,其实她的心也在乱跳。

  幸好霍东铭早有准备,如果没有准备的话,让江雪抢走了真正的孩子,那此刻孩子会怎么样?还有,如果霍东铭猜测错误,结果又会是怎样?

  听到好友关心的问话,她连忙回答着:“没事,天佑我儿。”

  媒体们不停地拍照,对于事情的起因,媒体们很快就弄明白了,他们最好奇的是小昊天一点事儿都没有。

  “才一个月,胆子真大,从那么高掉下来,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也没有受到惊吓。”

  “小少爷真是福大命大,将来必定也是人中之龙。”

  “是呀,是呀。”

  各种各样的猜测议论响起。

  对于江雪的下场,大家都觉得是罪有应得。

  一些贵妇人开始拿江雪来做教材,教育自己的男人。

  看吧,这就是出轨带来的祸。

  霍启明脸色非常的难看,也充满了自责。别人的议论就像一巴巴掌,狠狠地抽在他的脸上。今天这个局面,就是他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对爱情不忠,就不会让江雪有机可乘,他的风流伤害了两个爱他的女人,也伤害了儿女们。

  他看向了引以为傲的大儿子霍东铭,霍东铭刚好也看过来,父子两人的视线相对,霍东铭的眼神异常的冰冷,而霍启明的眼神则充满了忏悔。霍东铭仅是看了他一眼,便别开了视线,拥着怀抱稚子的蓝若希回到酒店里。

  笔录,有人配合着。

  现场那么多人,随便一个都可以配合做笔录。

  霍启明又看向还僵站在原地的霍东恺,看到霍东恺垂下的双手已经握成了拳头,他知道最伤心最难过的莫过于小儿子了。

  脚步有几分的踉跄,霍启明好像一下子就苍老了十岁似的。

  走到霍东恺的身边,他轻轻地叫着:“恺儿。”

  霍东恺睁开了含泪的眼眸,握着的拳头随即也松开了,他动作快速地抬手揉去了眼里的泪花,然后扭头,转身,不理霍启明就往酒店里而去。

  虽然气氛不愉快了,但满月酒还没有结束。

  霍启明愣在当场。

  最小的儿子对他都充满了不谅解。

  再看其他家人,也是一个一个都不看他,都是直接往酒店里走。

  就连客人们都是投给他一个异样的眼神后就走。

  酒店里,吴辰风把霍东铭和慕容俊叫进了一间休息室里,他靠在门身上,峻冷的脸上配着那双洞悉人心的冷眸,静静地注视着被他叫进来的霍东铭以及慕容俊。

  霍东铭挺直着腰肢,神情严肃而冷漠。

  慕容俊则悠闲地端着一杯鸡尾酒,慢腾腾地喝着,耐看的脸上有着温和,一点也不把吴辰风的峻冷放在眼里。

  吴辰风锐利的眼神在两个人身上来回巡视着。

  最后他才低沉地问着:“这戏,东铭,是你策划的吧?”

  他是刑侦大队长,敏锐性特别的强。

  刚才太混乱,他还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来,此刻平静了,他便觉得事有跷蹊。十八楼那么高,一个才出生一个月的婴儿被人丢下来,能一点事儿都没有。好吧,楼下都做好了救人的准备,那床单被子什么的都非常有弹性,摔下来不会要人命,可孩子毕竟才一个月呀,就算不会有事,也会受到惊吓吧?

  小昊天却好端端的,一点都没有受到惊吓的样子,此刻被若希抱着,吃饱了,又睡了。

  霍东铭抿唇不语。

  “什么戏?东铭策划了什么戏?好看吗?怎么不叫上我一起看。”霍东铭不答话,慕容俊却答话了,他停止了喝鸡尾酒的动作,一脸好奇地问着吴辰风,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吴辰风冷哼着,在他面前还想装!

  “东铭。”

  霍东铭脚下一迈,健壮的身躯便走到了吴辰风的面前,他伸出大手,把吴辰风从门身上拉扯到他的身后,然后他拉开了休息室的房门,身子往外钻的时候,沉冷的声音传回给吴辰风:“我没有闲情演戏,你看到的便是真相。”

  吴辰风过于耿直公正,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设下阴谋逼着江雪走上犯罪道路,一定会对他不客气的。

  “这么说,你儿子真的是福大命大了?”

  吴辰风带着不相信的话跟着霍东铭身后走出来。

  霍东铭倏地转身,俊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冰雪,眼神锐利冰冷而刺骨。

  冷。

  还是冷。

  “辰风,你觉得我的儿子不该福大命大吗?”

  吴辰风微愣,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毛病,峻冷的脸上掠过了歉意,连忙说着:“东铭,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很奇怪。”

  “你自己也看到了,你要是不相信你自己的眼睛,就把你的眼睛挖下来吧,慕容,替吴大队长送来一把小刀,让他挖眼用。”霍东铭沉冷地说着,然后再次转身,不再理睬吴辰风。

  慕容俊笑,他把脸凑到了吴辰风的面前,好笑地问着:“敢问吴大队长,你需要慕容替你送来小刀吗?我保证替你准备一把锋利无比的刀,保证你一刀就能把眼睛挖出来。”

  “去你的,别在这里嘲笑人了。”吴辰风峻冷的脸稍有些动容,有点失笑地推了推慕容俊,然后又重重地叹一品气,低低地说着:“东铭还是那般的傲。”

  慕容俊眨眨眼,浅笑不语。

  片刻后,他也向休息室外面走去,他要回到爱妻的身边了。

  上面吩咐下来的事情他都办妥了,接下来,他可以过一段时间安生的日子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满月酒结束了,也到了傍晚了。

  客人们陆陆续续地离开,霍蓝两家人也跟着离开了酒店。

  回到霍家,霍东铭拉着蓝若希,若希抱着小昊天,两个人径直就往楼上走去,把所有家人都丢在楼下。

  霍东恺却先一步在二楼的大厅里等着霍东铭夫妻。

  看到霍东恺的时候,霍东铭脸色有些许变化,但变成什么样子,他自己都不知道。

  “东恺,有事吗?”开口的人是若希。

  夫妻俩联手算计打击了江雪,让东恺亲眼目睹母亲的犯罪过程,及被抓的过程,怎么说对东恺都是一种伤害。

  东恺看向了若希,眼神深深的,隐隐可见歉意。

  接收到若希炯炯而清明的眼神,他才敛回了视线,转向了霍东铭,说着:“哥,我能和你谈谈吗?”

  霍东铭不答话,只是抿紧了唇。

  若希看一眼他,然后识大体地说着:“东铭,我先抱昊天回房。”

  然后暗中拧了一下东铭的手背,才抱着儿子向房间走去。

  目送妻儿的身影没入了房里,霍东铭才转往二楼的书房,霍东恺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书房。

  霍东铭一进书房,就坐进了桌子里面那张黑色的椅子里,健硕的身躯往后一靠,就靠在黑色的椅子内,双手一摊,摊放在椅子的扶手上,然后仰起俊美如同天神一般的脸,眼光灼灼地看着霍东恺,低沉地说着:“想和哥谈什么?”

  霍东恺走近前来,在他的对面站着,有椅子在身后,他也没有坐。

  “哥,对不起。”

  霍东恺沉默良久,才吐出一句话来。

  他是为自己的母亲向大哥道歉。

  幸好侄儿福大命大,否则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母亲,也无法再面对兄嫂。

  知道他是为了江雪向自己道歉,霍东铭眼神一沉,说着:“那与你无关,不用你来说对不起。”

  “可她终究是我的母亲,外婆一家人已经不认她了,她现在唯一的亲人便是我。除了我,还能有谁替她向你们道歉。哥,我要是知道我妈她……就算是拼了命,我也会阻止她的,绝对不会让她有半点的机会伤害若希,伤害小昊天的。”霍东恺说着说着有几分的激动。

  霍东铭抬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

  他懂的。

  他懂东恺心里排在第一位的人便是他霍东铭以及蓝若希,东恺是宁愿伤害自己都不会愿意伤害他和若希的。

  这份情,太重了。

  重到让他对东恺也显得错综复杂起来。如果不是东恺这份情太重了,或许,可能,他也会拿东恺开刀。东恺的这份情救了他自己。

  站起来,霍东铭绕出了书桌,站在东恺的身边,兄弟俩面向相反,似是擦肩而过的样子。

  抬起左手,重重地拍了拍东恺的肩膀,东铭意味深长地说着:“东恺,一切都过去了,淡化吧,你需要重新过日子,你妈……还活着,你可以不用担心,也不用自责的,你只需要好好地活着,放下所有心结,好好地过日子。”

  然后,他朝书房外面走去,留下东恺愣站在书桌前。

  书房里一片宁静,很静,静得让人心生几分惧意。

  东恺转身,看向书房门口,只有门安静地站在那里,兄长的身影早就不见了。

  兄长的话却还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心里涩涩的,也有点痛痛的,鼻子似是酸酸的。

  大哥原来一直都知道他这么多年来过得不愉快,活得很压抑。

  大哥,还是原来的大哥,对他,一直关心着。

  脚下轻迈,不知不觉间,便走到了沙发前,他一坐,在沙发上坐下了。

  想到了白天发生的那些事情,他忽然双手掩面,难过得再次落泪。

  他没有去看望母亲,只是打电话问过了,知道母亲的伤不算很重,只需在医院里住几天院就可以出院了,有两名警察一直都守在病房前,对母亲实施着监看。

  好好地生活!

  他能好好地生活吗?

  面对这样的父母,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好好地生活下去。

  “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霍东恺赶紧松开了掩脸的双手,手掌心已经被泪水弄湿了。

  “咚咚。”

  不轻不重的敲门声还在响着。

  霍东恺平复了心情,才低淡地应着:“门没有锁,进来吧。”

  书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身雪白裙子,如同白衣天使一般的宁佳站在了书房前。

  看到宁佳,霍东恺有几分的错愕。

  “你怎么来了?”

  宁佳不答话,只是走了进来,顺手关上了书房门,然后转身面对着他,忽然,她快步地走到了沙发前,在他的身边坐下,双手一伸一搂一抱,就把他的头按抱入怀,搂着他的脖子,温柔地说着:“东恺,别难过,要是想哭,就哭吧,忍着很难受的,哭出来,发泄了,什么不愉快的都会过去。”

  这女人……

  霍东恺很想马上就推开宁佳的,可他竟然没有,他有点贪恋起宁佳在此刻给他的温暖了,于是,他万分不自然地任宁佳搂着,享受着来自女性的关心。

  东铭回到了自己的房里,若希正坐在BB床上哄着孩子。

  他放轻了脚步,走到了若希的身边站着,先是看了一眼醒了的儿子,然后低柔地说着:“小家伙又醒了?”

  “刚醒的。”若希扭头看向他,然后站了起来,与他面对面站着,“东铭,我其实很担心很紧张的,万一你猜测得不正确,发生其他意外怎么办?”若希把自己在事发后一直都在庆幸的问题说了出来。

  这个问题也只有夫妻两个人的时候才可以讨论。

  东铭低笑着,然后习惯性地把她圈搂入怀,那股奶味再次袭向他的鼻端,无端地又撩拨了他的心湖。

  现在的若希身材比起婚前绝对要丰满多了。

  东铭自豪,这是他滋润的结果。

  “不怕,我什么准备都做好了的。”

  慕容俊那些人都是能人,若希并不知道在那些人当中,混有拆弹专家,有一流的狙击手,有拳脚功夫利害的高手,不管江雪会耍什么阴招,他们都能对付,都能化险为夷的。

  他霍东铭一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听了他的话,若希没有再问下去,夫妻相拥着同时坐下,看着他们的儿子。

  孩子满月后,若希总觉得日子过得很快。

  每天她都和保姆一起照顾着小昊天,小昊天长得很快,一天一个样。不知道是东铭夫妻太高的原因还是其他,小昊天的高度很快就超过了小昊阳。

  东燕脾气不太好,照顾孩子需要很大的耐心,有时候保姆不在,她自己一个人照看孩子的时候,她总会被小昊阳整得焦头烂额,脾气就忍不住暴发,谁倒霉被她逮着,她就拿谁来开刀。

  霍家人对两个孩子的态度始终是有点儿区别。

  大家对霍昊天视若珍宝,每个人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小昊天抱在怀里逗弄一会儿,对小昊阳,大家虽然嘴里说着一样疼爱,可真正做到一样疼爱的人只有霍东铭以及蓝若希,连章惠兰这个当外婆的偏爱着小昊天。

  东燕感受得到家人对儿子的不同,她什么不说,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熟睡的儿子,她的心还是刺痛刺痛的。

  她不怪家人,在家人的心目中,小昊天才是霍家的后人,而她的孩子,不仅是父不明的私生子,还是外孙,外孙也是孙,可就是加了一个外字呀。

  已经是八月底了,天气还是很热。

  两个小宝宝都躺在滑动BB床车上,保姆们守在一旁,因为孩子在睡,保姆们也就乐得轻松,可能看看电视什么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个宝宝都醒了。

  小昊天的保姆连忙上前抱起了他,温声细语地哄着,并且检查他是否尿了。照顾小昊阳的两名保姆却还坐在那里看着电视,其中一个推了一下另一个,说着:“小东西哭了,轮到你去抱了。”

  那一个保姆满不在乎地说着:“孩子嘛,哭哭更健康。”反正主人们都不在场,偷偷懒。

  “你们怎么能这样照顾小少爷,快点抱起他看看是不是尿了。”抱着小昊天的那名保姆忍不住说着自己的同事。

  那名满不在乎的保姆看了她一眼,有点酸溜溜地说着:“都是保姆,怎么命就不同,你侍候正主儿,大家却侍候一个看似风光实际不讨喜的小东西。”

  “你在说什么?”

  冷不防,低冷的声音传来。

  蓝若希双手提着两袋东西,她刚刚外出购物去了,都是替两位宝宝买的,刚回来就听到了保姆的话,顿时她的心里就窜起了无名的怒火。

  什么命不同?什么看似风光不讨喜?

  霍昊阳一样是霍家的后人,一样是霍家的小少爷,两名保姆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有一定的素质,怎么能这样说霍昊阳?难道照顾霍昊阳的工资就少了吗?

  “大少奶奶。”两名保姆吓得赶紧站起来。

  霍昊阳还在哭泣着。

  若希赶紧把东西往地上一放,就快步上前把小昊阳抱了起来,轻哄着,她闻到了一股臭味,便又把小昊阳放躺回床上,然后检看尿不湿,发现小昊阳拉了,她用半分熟的动作伸手就在BB床上拿起一块干爽的尿不湿,又抽出湿纸巾替小昊阳擦拭干净,然后才帮他换上干爽的尿不湿。

  “大少奶奶,让我来吧。”刚才那位满不在乎的保姆,脸上堆着讪讪而讨好的笑容,心里早就七上八下了。

  怎么那般的凑巧,刚好就让大少奶奶听到了。

  “不用了。”

  若希冷淡地应着,看都不看那两名保姆一眼,只是问着照顾昊天的保姆:“小姐呢?”

  “小姐说累,回房休息去了。”

  当妈妈不容易,睡眠特别的少。

  霍东燕还年轻,受不了这样的折腾很正常。

  若希没有再问下去,抱起了昊阳,她扭头看向了那两名脸现惶恐的保姆,冷冷地说着:“收拾好你们的东西,然后去找英叔结工资走人。”这样的保姆,不要也罢。

  两名保姆脸色大变,霍家给的工资在保姆行业之中是最高的,工资倒是其次,她们在霍家被辞退出去,外面的人都会觉得她们不好才会被霍家辞退的,那样的话,她们以后很难混了。

  “大少奶奶,大家……大家只是动作慢了一些,大少奶奶,求求你,给大家一个改过的机会吧,不要辞退大家。”

  两名保姆马上恳求着。

  表现出不想离开霍家的念头。

  霍家给她们的工资已经形同外面的白领了。离开了霍家,让她们去哪里找那么高工资的保姆工作?

  若希杏眸淡冷地瞪着她们,动作慢些?

  她不是气她们动作慢,没有在孩子哭的时候第一时间去哄孩子,而是气她们语气里的不满,以及对小昊阳的歧视。

  东燕属于未婚生子,霍昊阳此刻又属于私生子,母子的身份都非常的敏感,而东燕心底的创伤还残留着痕迹,要是让东燕看到这样的情景,听着这样的话,东燕心里肯定会很伤心的。她说过了,她的小姑子,谁都不能欺负。

  保姆就是照顾孩子成长的最亲密的人,都带着这样的歧视心态,那其他人呢?是不是也抱着这样的心态?她现在就是杀一儆百,让大家都知道霍昊阳一样是主子,谁都不能怠慢他。

  “大少奶奶,大家知道错了,求求你,给大家一个机会吧。”

  两名保姆只差没有向若希下跪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大家不需要歧视孩子的保姆。”若希板着脸,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两名保姆无奈,不敢再多说什么,若希说的也是事实,她们心里的确歧视着小昊阳。

  若希看到两名保姆还没有动作,便抱着小昊阳走到电话面前,连话筒都没有拿起,直接按下了免提,打内线电话给英叔,吩咐英叔进来带两名保姆出去。

  很快地英叔就进来了,看到大少奶奶极为少见的怒火,英叔也不敢多问,让两名保姆跟着他离开了大厅。

  等到英叔带走了保姆,若希才看向照顾自己儿子的保姆,吩咐着:“你们也不能有这样的心理,知道吗?”

  保姆连忙点头。

  若希吩咐照顾自己儿子的一名保姆先照顾小昊阳,她决定亲自去替小昊阳请两个心地善良的好保姆回来。

  她才走出主屋,便看到霍东铭回来了。

  霍东铭刚好走上了门前的台阶,看到若希,他停下了脚步,若希也是。

  “去哪里?”

  霍东铭仅是停了一下,马上又迈开了步伐走到了若希的面前。“我刚刚看到了,负责照顾昊阳的保姆沮丧地拿着行李离开了。”

  “我辞退她们了。”

  “哦。”

  霍东铭哦了一声,没有追问原因。

  “现在去请保姆?”

  霍东铭转移了话题。

  若希点头。

  “我让人去办。”霍东铭伸手拉住了她,拉着她往屋里而回。

  “也行,不过别再找那样的保姆了,她们歧视昊阳,说昊阳不是正主儿。”

  “你让英叔结工资给她们了?”

  “结了。”

  “便宜她们了。”说话间,霍东铭已经从保姆的手里接抱过宝贝儿子,看着宝贝儿子那张粉嫩嫩的脸,他的脸色又柔和了下来。一低头,就在儿子的脸上烙下了两个细碎而亲昵的吻。

  然后抱着儿子往楼上走去。

  只要他回家,他都会当一会儿奶爸。

  时间过得快,现在霍昊天都快有两个月了。

  睡眠的时间相对初出生那一个月里要少了些,有时候会笑。

  霍东铭抱着他,逗他的时候,他笑得最多。

  只要在他手里,孩子一般都不会哭闹。弄得两名保姆都有点不好意思,说要请他传授经验呢。

  把儿子放回BB床上,他坐在床前,轻摇着小床,让宝宝觉得很舒服,没过多久,小家伙就被他摇睡了。

  “别人家里的孩子都是粘着妈妈的,喜欢妈妈的,咱们的儿子却相反。”若希也站到了BB床旁边,有点抱怨着。

  霍东铭低笑两声,站起来,拥着她往大床走去,轻笑着:“这样才好呀,你可以轻松一些。”累的活,有他,轻松的日子,让她过。

  “若希……”

  走到大床前,霍东铭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低哑,他把若希轻推躺在床上,健壮的身躯覆上若希的,视线灼灼,再也掩不住他的**,那敏感部位早已经有了反应,正在向他抗议着,需要安抚,需要释放。

  好久了吧

  她怀孕八个月之后,他就克制着**,不敢碰她。

  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天了,应该可以了吧?

  若希娇笑着,他的渴望她哪有不知道之理,他那里已经很嚣张地向她挑战了。

  她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身体拉得更低,酥胸贴近他结实的胸膛,娇羞地微闭着漂亮的,含俏带娇的杏眸,轻启红唇,向他索吻。

  娇妻有索,霍东铭自然非常乐意去满足。

  再说了,看着此刻红唇轻启,吐气如兰的样子,他也是没有办法抗拒的。他也略闭着双眸,凑上温厚的唇,贴上她的。

  四唇相触,带给彼此电流一般的感觉。

  竟然有一种如同初吻的感觉。

  若希很热情,比以往都要热情,她双手环住东铭的颈项,紧紧地抱着,承受着他由初初的温柔到后来狂野的深吻。

  一吻很快结束,她又主动地脸自己的俏脸去贴上东铭的脸,用红唇轻轻地挑逗着东铭的唇,以及耳垂,她的热情,她的主动,她的挑逗,让东铭绷得更紧了,恨不得马上冲进她的体内和她融为一体。

  “若希……”

  “嘘——”

  若希脸上早就染上了红晕,她朝东铭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在东铭不再说话的时候,她又轻轻地吻上东铭的唇,东铭的唇自然为她敞开,她带着幽香的丁香小舌顺势就滑进了霍东铭的嘴里,让他情难自禁地与她纠缠在一起。

  而她身上的奶香味更是刺激着霍东铭。

  他沉浸于她的主动。

  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移,有些迫不及待地覆盖住她的柔软。

  若希的脸在他用手覆盖住她的胸前柔软时,瞬间红得如同火烧云。不过她还是大胆地,略挺胸,让自己的身体更贴近他的,也在告诉他,她也想要他!

  他的手在忙,她也不愿意闲着,原本搂着他脖子的手改为替他脱衣服。

  他的唇随着她的衣衫尽落,开始往下滑,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烙下一个一个充满着暧昧又激情的吻。

  他的全身细胞都激荡起来,都在叫嚣着要她。

  彼此间一丝不挂,情浓如胶时,他才慢慢地和她融为一体。

  水火交融。

  他们脑里只想到这四个字眼。

  “东铭……”

  若希拱起了身体,承受他更深的狂野。

  她雪白的肌肤已经泛起了红潮,让霍东铭的眼眸更深,动作更加的狂野,如同一区野马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狂奔一般。

  两个人对彼此的渴望都那般的浓烈,制造出来的自然是非一般的狂野。

  喘息声,低低的吟哦谱写成曲,是那般的动听,那般的**。

  “若希……若希。”意乱情迷,得到极大欢愉之时,霍东铭也低叫起来。

  勒住她的腰,她也搂着他的腰,让彼此之间更加亲密无间。

  一阵阵狂风暴雨之后,霍东铭满足地在若希的身侧躺下,顺手就她捞入了怀里,拥着到处可见吻痕的柔软娇躯,声音依旧暗哑,**未退尽:“当了那么长时间的和尚,总算能开荤了。”

  若希只是娇羞地笑着,缩在他的怀里,脸颊贴着他赤着的胸肌,觉得自己的脸还是火辣辣的,听着他的心跳由狂乱变成沉稳。

  “哇哇……”

  小昊天睡醒了,张大嘴巴就哭了起来。

  夫妻俩同时对望一眼,眼里都有着一抹庆幸,庆幸他们的欢爱刚好结束,如果在中途被宝宝这样一哭,肯定扫兴。

  若希坐起来,连忙去捡拾衣服。

  “你躺着休息,我来。”霍东铭却体贴地把她带回了床上,让她继续休息,他则穿上了衣服,向儿子走去。

  看着他高大健壮的背影,若希是由衷地笑了起来,有他在,真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