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80 调虎离山

180 调虎离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0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1

   盯着霍东铭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若希还是下床穿上了衣服,扭头看看窗外,太阳已经向西边偏移,即将到傍晚了。这个时候的气温不像正午那般高了,还有点儿微风。

  “小家伙不想睡了。”霍东铭抱着儿子轻晃着,小昊天却看着他,精神好得很。

  怎么可能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睡呢?

  若希在心里腹诽着。

  她想带孩子到外面去走走。

  或许是心有灵犀吧,她才这样想,霍东铭就说着:“大家到外面走走吧。”然后把宝宝放躺回床上,他替她拿来了一副墨镜让她戴上,他自己戴了一副平视眼镜,掩去眼睛锐利的锋芒。

  “我不喜欢戴这东西。”

  看东西总是带着墨黑色。

  “想安安静静地,像个平常人一样散步,就要掩盖一下,媒体的眼睛总是盯着大家。”霍东铭好脾气地讲解着。

  霍家本来就一直是媒体盯着的对象,特别是发生了江雪那样的事情,狗仔队更是盯紧了他们,有好几次他都在别墅外面看到一些记者躲躲闪闪的。

  他还不想让宝贝儿子上镜。

  他更想享受一下一家三口相处的甜蜜。

  属于他们的那个小家,很久没有回去了。

  若希不说话了,认命地戴着墨黑色的墨镜,然后把绑成马尾的头发放了下来,披着,又换了一套很普通的衣服,穿着平底的银白色鞋,除了俏丽的面容还醒目之外,她看上去一点都和名门夫人粘不上边了。

  霍东铭也脱下了笔直严肃的西装,换上了简单的休闲服,戴着眼镜的他,有学者的风度。

  打扮好之后,他抱着孩子走出了房间,若希跟在他的身后,走了两步,他又停下脚步,等到若希走到了他的身边,他一手拉起若希的手,一手抱着稚子,才再次往楼下走去。

  楼下,霍启明不知道从哪里刚刚回来。

  经过了江雪那件事后,霍启明再也没有了意气风发,整个人都在倾刻间苍老了十岁,他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有着的全是懊悔,全是歉意。

  他像个乞丐一般,极力地想讨好每一个人,特别是面对章惠兰,他可以说是完全放下了自己的自尊,像个奴才一样讨好着章惠兰。

  他知道错了。

  他知道他害了两个女人。

  不管对章惠兰还是对江雪,他都有错。

  江雪的结局可以说是他一手促成的。

  听到脚步声响起,他反弹性地抬眸,看到霍东铭夫妇抱着稚子下楼来了,他马上堆起了慈爱而讨好的笑容,脸上的皱纹在他笑起来的时候显而易见。平时,他看上去才四十多岁左右,此刻却像六十岁的老人了。

  “东铭,你回来了。”

  看到霍东铭怀抱着霍昊天,他又笑着上前,笑眯眯地说着:“昊天,来,让爷爷抱抱。”说完伸手想从东铭的怀里抱过霍昊天。

  “不用了,我带他到外面去散散步。”霍东铭淡冷地拒绝了父亲的好意,并且错开了身子,与父亲擦肩而过,只把淡冷留给堆着笑脸的父亲。

  霍启明伸出的双手就这样僵在了半空。

  若希只是冲他淡淡地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就从他身边走过了。

  霍东铭走下了楼梯,两名保姆连忙迎上前来。他阻止了保姆要接抱过霍昊天的动作,低沉地说着:“你们先照顾好昊阳,我和若希要带昊天出去走走。”说着,他抱着儿子走到了滑动BB床上,把儿子放躺在床上,然后就推着滑动BB床向屋外走去。

  “东铭……”

  霍启明缩回了僵在半空的双手,扭身,却只看到儿子消失在屋里的健壮身影,那熟悉的身影对他来说,竟是那般的陌生,对他带着难以亲近的抗拒。

  他有点急切地追出了主屋,站在屋门前,看着儿子媳妇推着孙子走出了别墅,他们是那般的亲密无间,感情深厚没有半点杂质。

  看到霍东铭对蓝若希的真心实情,谁都没有办法把霍启明看成不负责任的男人,因为儿子那般的专情,父亲怎么会那般的不负责任?

  章惠兰的车刚好开了回来。

  看到霍东铭一家三口,她停下了车,摇下了车窗,好像对他们说了什么话,很快她又摇回了车窗,然后把车开进了别墅。

  面对自己的妻子,儿子媳妇都会停下脚步,说几句话,可对他,却是另外一副态度。

  霍启明心里感到极不是滋味。

  可这一切不都是他咎由自取吗?

  是他先伤了他们的心,才让他们对他从失望到绝望。

  哪怕他现在知道错了,可三十年的错,哪是现在一句“我知道错了”就能弥补的?

  脚下再移,快步地向车库走去,章惠兰刚好下车,她还提着一只袋子下车,袋子里面装着很多关于管理的书,提着挺重的。

  “惠兰,什么东西,看上去很重的样子,我帮你提吧。”霍启明温和地笑着,就想伸手替章惠兰提袋子。

  章惠兰手一挥,格挥开他伸来的手,看都不看他一眼,淡冷地说着:“不必了,谢了。”然后就想越过他往里走。

  虽然江雪入狱了,可江雪疯狂的报复,还是让她感到害怕,幸好孙子没事,孙子要是有事,她会掐死江雪的。三十年前抢走了她的老公,三十年后,竟然还想拿她的孙子开刀。

  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眼前这个男人。

  看到他,她简直不知道自己当年怎么会那般疯狂,那般死心塌地爱着他的。

  此刻,她真的死了心,面对着他讨好的笑脸,她除了厌恶之外,什么情绪都没有了。

  视他如陌路,代表她对他的爱,断了。

  连痕迹都被她用力地抹去。

  章惠兰淡冷地想越过他。

  “惠兰。”霍启明马上挡住她的去路,把她堵在他面前与车之间。

  他一脸懊悔地看着章惠兰,和霍东铭有三分相似的深邃眼眸此刻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光芒,有着的是乞求一般的讨好,有着的是如海一般深的懊悔。

  “大家能谈谈吗?”

  “大家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谈的了,启明,如果你不想让我看不起你的,就请你让开。”章惠兰抬起了眼眸,曾经无法入霍启明双眼的脸,因为有了属于自己的事业,而显得自信满满,洋溢着一种少见的美,这种美霍启明不是没有见过,他从儿媳妇若希的脸上就看到过,他没有想到,他也能从自己的妻子脸上看到。

  在印象中,妻子就是一个一无所长的,如同寄生虫一般的女人。

  “惠兰……”

  霍启明的声音涩涩的。

  “请你让开。”

  章惠兰的眼神沉冷下来。

  要不是看在老太太的份上,她连看到他都不想了。

  江雪得到了她应得的下场,可这个罪魁祸首呢?他还好端端地站在她的面前,用着一副知错的脸孔请求和她谈谈。还有什么好谈的?谈回心转意吗?对不起,她给了他三十年的时间去回心转意,已经是最大极限了,此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可悲,多么的傻。

  她觉得最应该受到惩罚的便是他。

  江雪,其实也是受害者。

  不过,一个手巴掌是拍不响的,他和江雪两个,半斤八两。

  接收到章惠兰沉冷陌生的眼神,霍启明脸上的神色急剧转变,他慢慢地错开了身子,让章惠兰从自己的面前走过。

  院落里,静悄悄的。

  夕阳很美,如金光一般铺洒在院落里,替院落里的景物铺上了一层金色,更显自然奢华之美。

  霍启明站在院落里,孤独,沮丧的气息把他席卷了。

  霍东铭和若希推着小昊天就在金麒麟花园的那些道上漫走着。

  他推着婴儿车,若希与他并肩走着。

  一路上不少车辆从他们的身边开过,没有人过份地留意他们。

  金麒麟很大,住户也很多,本市最高贵的大人物几乎都集中住在这里,随便看到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

  当然,他们彼此之间也不算熟识,只知道哪一栋别墅住着什么人。霍东铭是风云人物,大家倒是熟识的,不过大家都习惯了看车辩认,此刻霍东铭一身休闲服,敛起了严肃,敛起了锐利的锋芒,戴着一副眼镜,斯文而有气度,像一个学识渊深的学者,大家也就没有过份去注意他。

  霍东铭一直都抿着唇,从出门到现在就没有说过一句话,若希知道他心情不好,她也选择了沉默,给他自己思考的空间。

  小昊天用着好奇的眼神盯着头顶那片天空,不哭不闹,神情是无比的愉悦。

  偶尔那可爱的小腿会动几下,很容易就把盖在他身上的小被子整到一边去。

  每当这样,霍东铭都会很细心地停下推车的动作,替他重新盖上被子,并且用着爱怜地眼神看他一眼。

  “东铭,你打算怎么对待爸?”

  在他再一次替小昊天盖上被子的时候,看到他脸部的线条柔和下来了,若希才轻轻地问着,也伸出手替儿子整了整被子。

  站直身子,霍东铭只是看一眼头顶上的苍穹,然后又推动了车子,唇,依旧抿着。

  怎么对待父亲?

  他能把父亲也整进监狱里吗?

  他能把父亲整死吗?

  不能。

  他除了断了父亲的经济之外,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对待父亲。

  毕竟,那是他的父亲!

  他无法像慕容俊那般的狠,可以对自家人下手。

  可他对父亲又真的无法释怀,怨恨与敬爱同在。

  很复杂,很难堪。

  那个伟大的名词在他的世界里就是那样的刺眼。

  知道他心里为难,若希也没有再问下去,只是用自己的手覆握上他的大手。

  东铭偏头看她,从她的眼里看到她的理解,他心头再热,有她相伴,他觉得人生足矣。

  “铃铃铃……”刺耳的手机铃声总是如同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一般,最喜欢打扰别人甜蜜的世界。

  霍东铭停下了脚步,让若希扶拉着BB推车手把,他则掏出了手机,看到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眼眉儿一挑,知道他私人电话的人并不多,一向打来的都是熟悉的人,这一次却是陌生的,会是谁?

  绿色按钮一按,对他来说陌生得如同不认识的声音传来:“霍大少爷吗?我是蓝月亮酒吧的负责人之一谷扬,你弟弟四少爷在我这里打了人,对方报了警,警察已经把他带走了。”

  霍东铭脸色一凝,东恺在酒吧打人?

  在他的印象中,东恺是不会动手打人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霍东铭还是沉稳地答着,然后挂断了通话。

  他才断了通话,手机再度响起来,这一次打来的是吴辰风。

  “东铭,东恺在蓝月亮酒吧喝醉了,还打了人,被我的人带回警察局了,我正在帮他醒酒,麻烦你来一趟吧,对方叫嚣着要告他呢。”

  吴辰风的声音一惯沉冷。

  “好,我马上去。”

  霍东铭低沉地应着。

  切断了和吴辰风的通话,他偏头看向了身边的爱妻,若希也正看着他,看到他脸色有一分凝重,若希体贴地说着:“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去处理的,你就去吧,我带着昊天在这里散散步就会回去的。”

  “东恺在蓝月亮酒吧喝醉了,还借醉打人,被带到警察局里了。”

  霍东铭低低地说着。

  若希一愣,随即急急地说着:“那你快去看看吧。”

  东铭点头,然后掏出了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保镖,让保镖开着车到这里来接他。

  数分钟后,那辆银白色的劳斯莱斯便开到了东铭的身边。

  在上车前,东铭不放心地看向了若希。

  若希浅笑着安抚他:“天色还早,看,那么多人都在散步,随眼看去都是人,我和宝宝不会有事的,不用担心,我保证在天黑之前就回到家里。”

  东铭不说话,再次掏出了手机,打电话给蓝若梅,让蓝若梅来陪若希,等到蓝若梅来了,他才放心地钻进了车内,让保镖往警察局开去。

  霍东禹已经完全康复了,他打算下个月就回部队,还有半个月时间,他想着好好陪一陪蓝若梅。

  若梅已经怀孕了,刚怀上的。

  霍蓝两家因为若梅的怀孕再一次开心不已。

  若梅也重新回到了蓝氏财团上班,不过她的工作比以前少了一半,蓝浩宇心疼姐姐,抢走了她一半的工作,说让她签签名字就行,其他事情有他。

  弟弟的懂事,让若梅姐妹都挺开心的。

  毕竟蓝氏财团还需要弟弟来继承。

  “东铭有什么急事吗?”蓝若梅和若希一起推着BB手推车往前走着,看看还悬挂在天空西边,一直不想跌下去的夕阳,黄灿灿,又渗着红色的夕阳,总是那么的美,只可惜了,是近黄昏。

  初怀孕的若梅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她甚至连妊娠反应都没有。

  胡晓清夫妇得知她怀孕了,那开心劲儿是十个章惠兰都无法媲比的。

  “东恺在酒吧喝醉了酒,打了人,被带到警察局去了。东铭去处理吧。”若希的心情变得有几分的沉重。东恺外表虽然冷漠,不太近人,话也不算多,可他不是一个易冲动的人,他不会无端端地打人的。估计是对方挑衅吧,说了或做了什么惹怒他的话和事。

  “江雪的事情,对他打击太深。”若梅也叹息着。

  若希不说话,姐姐说的也是事实。

  江雪再怎么惹人讨厌,让人憎恨,可她都是霍东恺的母亲,母子之间也是有感情的。江雪走上极端之路,最后落入法网,审判结果过几天就会出来,通过了解,江雪至少都会判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甚至是无期徒刑,因为她的情节太恶劣了。小昊天没事,要是小昊天有事,她会被判死刑的。

  江雪的事情发生之后,霍东恺也很怕回到霍家,他觉得他愧对家人,哪怕大家都没有怪他的意思,错在其母,与他无关。

  “希翼他能看开一些,他,其实很可怜的。”

  若希低叹一声。

  她最希翼就是能有一个女人,不计较东恺私生子的身份,能无私地关心着东恺,带着东恺走出其母留下来的阴霾,更能走出对她的痴恋。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宁佳了。

  一辆黑色的奥迪夹着晚风开来,在姐妹俩的面前停了下来。

  “若希。”

  车门打开,似低沉非低沉的声音传来,接着便看到一道俊挺的身影钻出了车外,那道身影穿着黑色的西装,西装下面的蓝色衬衫衣领下系着一条粉红色的领带。

  若希抬眸看去,脸色忍不住微微地变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原样。她戴上墨镜,放下秀发,一路走来,没有多少人在意到她是谁,解淑娅却准备地认出她来,其中似有问题。

  若希只在心里猜测揣摩着,表面什么都看不到。

  她停下了脚步,淡冷地看着解淑娅下车,解淑娅还从车内拿出了一大束的鲜红火玫瑰,正扬着帅气的笑容,手捧着大束玫瑰花向她走来。

  “若希,这花送给你。”解淑娅走到了若希的面前,就把那束玫瑰花递给了若希。

  若希不接她的花。

  女人送女人红玫瑰,让她觉得非常反感。

  这个女同怎么又来了?

  她坐月的时候,来了两次,都被挡下了。满月的时候,没有再看到她出现,此刻,竟然又出现了,还是在东铭外出处理事情的时候出现。

  “若希,他是?”若梅错把解淑娅看成了男人。

  解淑娅打扮得真的很像一个男人,不管她走到哪里,大家都会把她错叫成解先生,而不是解小姐。

  她身材高佻,或许长期锻炼的缘故,很结实,周年男性打扮,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男人帅气的味道,很容易吸引女人的眼球,极少有人知道她竟然是个女同性恋。

  “姐,回家。”若希不想理睬解淑娅,推着儿子转身就走。

  “若希。”

  解淑娅马上快步走到她的前面拦下她的去路,漆黑的双眸瞅着若希,眼里有着贪婪,有着饥渴,用眼神把若希狠狠地爱抚了一番。在她眼里,此刻的若希比起她初见时更有风韵。妩媚动人,极具少妇风韵的若希,把她那色胚胚的个性勾了出来。

  扬起一抹自认最有杀伤力的笑容,解淑娅讨好地说着:“赏个脸一起吃晚饭如何?大家怎么说也相识一场,也算是朋友吧,咱们解家和你们霍家的合作关系也非浅。”

  在实行少主的任务时,她还是想尽办法接近这个已经勾走她心魂的少妇。

  少主在离开的时候,给了她新的指示,对霍东铭两面夹攻,既要在商场上做手脚,让千寻集团临敌,又在私生活上给霍东铭制造麻烦,让他两面受敌,焦头烂额,这样对于黑帝集团的成立及强大,非常有利。

  少主说了,给她三年时间,最低标准是让黑帝集团和千寻集团并驾齐驱,当然了能让黑帝取代千寻则是最好的。

  私生活上,能让霍东铭乱阵脚的当然是他的爱妻了。

  少主这个指示让她看到了可以光明正大地打扰若希的光明大道。

  仗着她是解家小姐,极有可能成为继承人的身份,加上千寻集团和解家的合作关系,她可以长期停驻在T市。

  为了能和若希单独相处,她可是派人时刻盯着霍家的动静,看到霍东铭和若希没有带保镖出门,她一面让人找上霍东恺,借着霍东恺母亲的事情挑衅他,让喝醉了酒的他火冒三丈,最终动手打人进了警察局。一面在附近守候着,坐等霍东铭离开,她才出现。

  调虎离山之计,被她发挥得恰到好处。

  “对不起,解小姐,我没有时间。”若希淡冷地拒绝。

  俏丽的脸上隐隐压抑着厌恶。

  同性恋,她见过了,颜菲就是其中之一,她一直都不歧视同性恋,也不会讨厌她们,可是遇到解淑娅,她就忍不住讨厌,看到解淑娅,她甚至会不自觉地全身爬满了鸡皮疙瘩,抖抖,掉满地。

  解小姐?

  若梅不敢置信地低呼着:“她是女的?”

  “若梅小姐,你好,我叫解淑娅。”解淑娅极有风度地转向了蓝若梅,并且伸出手要和蓝若梅握手。

  若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为自己刚刚的大惊小叫而不好意思,看到解淑娅伸手要和自己握手,出于本能,她也伸出了手。

  “姐,走吧。”

  若希一把拉住了姐姐伸出的手,然后推着儿子越过解淑娅就走。

  看到这个女同,她肚都饱了,吃不下饭。

  “好可爱的小宝贝哦。”解淑娅忽然赞叹着,人抢上前一步就想去抱小昊天。

  “别碰我儿子!”

  若希俏脸一沉,如同全身毛发都竖起来的老母鸡一般,冷冷地瞪着解淑娅。

  解淑娅被她这样一瞪停止了动作,又看到她俏脸阴沉,隐隐之间散发着一股冷冽凛人的气息,气场相当的强势,好像她一抱小昊天,她的双手就会被若希砍下来一般。

  若希迅速地抱起了儿子。

  解淑娅给她的感觉总是不友善,她害怕解淑娅会伤害儿子。

  若梅大感意外。

  妹妹和这个看上去十足十是男人的女孩子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这个男人婆对妹妹也很怪,好像……在追求妹妹。

  汗!

  若梅为自己的猜测狂汗。

  姐妹俩都是美人胚子一个,可……对方是女的呢。

  “若希,别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解淑娅站直了身子,眼神灼灼地锁着若希的俏脸。

  放肆的眼神肆无忌惮地顺着若希的脸往下滑,用眼神把若希的豆腐吃了个遍。

  “解小姐,如果你有公事要谈的,可以找我家东铭,如果没有的话,请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若希沉冷地说着,一张脸绷得如同大理石,她都想不到,自己原来也可以像霍东铭那样,冷硬如石。

  抱着儿子,推着推车,她不想再理解淑娅,往霍家别墅而回。

  “若希。”

  脸皮厚如砧板,不知道羞耻如何写的解淑娅再一次追上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若希,不赏脸吃饭,这花,你总要收下吧。”解淑娅说完,再一次把那束鲜红的玫瑰花递给了蓝若希。

  蓝若希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她脑里灵光一动,然后赶紧后退好几步,一脸的惧意,盯着那束花,说着;“对不起,解小姐,我对花粉过敏,什么花我都过敏,麻烦你不要把花递到我的面前。”

  她对花粉过敏?

  若梅差点就在心里笑翻了天,妹妹的谎越撒越逼真了。

  解淑娅微愕,没想到若希会对花粉过敏。

  若希又装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对不起。”

  解淑娅眼露心疼之色,马上把那束玫瑰花丢到了路边的环保垃圾箱里。

  “以后我都不送花了。”

  “若希,那这个,你收下吧,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见了数次面,我都没有送过见面礼给你呢。”解淑娅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不怕死地从西装服里面掏拿出一只红色的锦盒,喜欢逛珠宝店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装戒指之类的锦盒。

  “你们算得上是平辈,平辈相见,何须见面礼。解小姐,天色已暗,大家要回家了,再见。”哦,不,最好是永远不见。

  最后一句,若希在心里腹诽着。

  这个女同,她是视为洪水猛兽的。

  不仅仅是解淑娅对她的兴趣就摆在脸上,更因为解淑娅的眼神深处总是闪烁着阴沉,看上去不像是善类,哪怕她表面看上去温和可亲。

  若希抱着儿子,再一次越过了解淑娅。

  若梅紧紧地跟着她。

  姐妹二十几年,若希对解淑娅的防备以及不喜,若梅如果还看不出来,那就枉为人姐了。

  妹妹不喜欢的人,她自然也不会有好感。

  解淑娅一个女人,打扮得如同男人,这没有什么,现在商界里很多女强人都喜欢男性或者中性打扮。可解淑娅却学起了男人,想泡妞。想泡妞那是她的自由,外面大把的妞任她泡,可她怎么就缠上了若希?

  若希已经嫁人生子了,其夫霍东铭在T市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解淑娅是解家的小姐,按理说她相当清楚霍东铭的为人,她竟然还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存心挑起解霍两家的矛盾吗?

  虽说千寻集团少了解家这个合作伙伴不会倒闭,但损失肯定很大的。

  解家少了千寻集团,损失也是极为重大的。

  解淑娅如果真想挑起矛盾,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她何必?

  这一次,解淑娅没有再拦住若希。

  她拿出来的红色锦盒僵在半空中,那里面放着一只价值过百万的戒指。

  一般人送戒指都是求爱,她要送若希戒指,当然也是求爱。

  她自小就混在男人堆中长大,也因此造成了她只爱女人不爱男人的个性。

  看着渐行渐远的若希背影,是那般的俏丽迷人,是那般的高佻动人,那步伐,那身影,那婀娜多姿,每一个动作,都深深地吸引着她。

  想到少主的命令及她的任务。

  解淑娅眼里流露出了对若希的吝惜。

  不能从霍东铭身边抢走若希,那她就只能毁之。

  那么妩媚动人的女人,毁了真的太可惜了。

  眼神一凝,解淑娅唇边浮起了浅笑,她一定会想办法拆散霍东铭和蓝若希的。以霍东铭对若希的死心塌地来看,若希一离开,霍东铭肯定崩溃,对黑帝取代千寻非常有用。

  少主实在是太阴了,太狠了,太英明了!

  敛回视线,解淑娅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内,然后掏出手机,输入了一个号码,等到对方接听之后,她低沉地吩咐着:“老七,告!”

  等到对方回应之后,她才挂断了电话。

  靠进椅子内,隔着车前玻璃,借着渐入西山的夕阳光线,她再一次盯着远方的若希背影,唇边的笑容却阴森无比。

  黑帝集团尚在筹建之中,却已经挑上了千寻集团。

  黑帝斯以及霍东铭这两个气势相差不远,同为霸主的男人,也在不知不觉中就交上了手。

  江山太美,逐鹿江山的能人多的是,到底鹿死谁手?拭目以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