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82 小娟产女

182 小娟产女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0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2

   千寻集团。

  总裁办公室里,霍东铭以及慕容俊坐在沙发上,两个人手里各自端着一杯酒,一边悠闲地喝着酒,一边说着事情。

  “东铭,今天让我回企业有什么重大的事情?”慕容俊喝了一口酒后,便把玩起酒杯来。

  他看一眼对面的霍东铭,温和地笑着。

  三十六岁的他,越发的温和,越发的成熟沉稳了。

  但他并不显老,仅看外貌的和,他和小娟差不多,看不出他已经三十六岁了。

  “解淑娅有很大的嫌疑,一年前,我家若希被绑,半年前分企业的事情,以及最近东恺的事情,我都有一种直觉,觉得是解淑娅在背后搞的鬼。我的人查过了她所有资料,她留学期间的资料却近空白,只有寥寥数句,说她爱女色,喜欢猎艳,其他的就没有了。在国内的资料倒是很详细,却看不到什么蛛丝马迹。”

  霍东铭淡冷地说着。

  “解家和你们霍家合作那么多年了,解淑娅是解家小姐,要是她在背后搞鬼,动机是什么?”

  慕容俊略略地挑起了眉。

  他倒是觉得对付千寻集团的另有其人。

  “这也是我疑惑所在。解老,我还是相信的。我怀疑的是解淑娅在国外留学时,极有可能加入了什么组织,例如,烈焰门。”

  霍东铭眨着锐利深沉的眼眸,低沉地说着。

  烈焰门?

  慕容俊停止了把玩酒杯,抬眸定定地看向了霍东铭,霍东铭也看着他。

  细细地想了想,慕容俊把所有事情前后联想在一起,脸色也凝重起来。“如果你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要对付千寻的便是烈焰门了?最近大家市里,不管是市区还是闹郊,都冒出很多小企业,还有一个好像叫做黑帝集团的大集团在暗中筹建之中,黑帝集团?黑帝斯?”

  两张脸马上凑到了一起,两双同样锐利的眼眸对碰,两颗聪明的脑袋同时运转,低叫声从两张嘴里逸出:“黑帝斯!”

  霍东铭脸色一整,人却靠进了沙发内,手里端着的酒杯晃了晃,酒液随着他的晃动而动荡不安,他把酒杯凑到了唇边,然后深深地喝了一口。

  慕容俊敛起了刚才的沉凝,脸上再度露出了他惯有的温笑,眼神变得有趣而深邃。他把自己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又从茶几上拿起了酒瓶,再替自己满上了一杯酒,才看着霍东铭问着:“你打算怎么做?”

  “此刻敌在暗,我在明,敌不动,我不动,静观其变。慕容,寻找可以代替解家在千寻集团地位的商家,私下谈合作,别让解家知道。不管解淑娅到底有什么目的,仅凭她意欲染指我家若希,就不能不防。将来极有可能,解家和千寻会结束合作的。大家先做好准备,到时候结束合作,对大家千寻就不会有影响了。”霍东铭沉冷地吩咐着。

  解家对千寻集团要是不重要了,不管解淑娅如何耍手段,都影响不到千寻了。

  “好,我会去办的。”

  慕容俊赞同他的想法。

  “大家还要装着什么都不知道,我会让东恺继续追查一年前的绑匪事件,先不要惊动对方,让对方误以为大家还是什么都不知道,诱敌先出手,这样大家才能抓住手往上爬,把对方的真面目揪出来。”是不是黑帝斯,他们还不能确定的,只是下意识地往他身上怀疑。

  一切还需要真相大白那天才能知道一直盯着千寻,和千寻作对的人到底是谁。

  黑帝斯势力是大,可他极少会到中国来,烈焰门在中国也没有什么势力,按理黑帝斯是不会把手伸到T市来的。如果黑帝斯是想在商界发展的,中国那么多发达城市,他为什么会选择T市?所以呀,黑帝斯只是两个人潜意识猜想的敌人。

  会把黑帝斯猜想成敌人,也是因为黑帝斯身份特殊,加上夺走霍东燕清白的男人姓黑。

  慕容俊点点头。

  不管是不是黑帝斯,先假想为敌,也是一种防范,当然其他有可能是潜伏在暗中的敌人,他们也不会大意的。

  千寻集团太庞大,树大招风,每时每刻都会招来一些他们没有招惹过却主动撞上来的敌人。身为千寻集团的领导人,霍东铭和慕容俊的心思都必须细密,一件小事都不能大意。别看这两个人平时不把千寻当一回事,十天半月都没有回企业一趟,其实最细心的就是他们两人。否则也不会有如今这般强大的千寻集团。

  “你家的小女人快要生了吧?”

  霍东铭忽然转到了私事上去。

  提到了家庭,霍东铭的脸部线条就像冬天里的雪遇到了春天里的太阳一样,慢慢地,逐步逐步地变柔,软化成一滩春水,可见他事业上顺风顺水,家庭生活也美满幸福,可谓春风得意。

  “预产期是下个月。”

  提到林小娟,慕容俊的表情也像霍东铭一样。

  “做好准备了吗?”霍东铭饶有兴趣地问着,他的准备当然是指当奶爸的准备。

  “我准备了好几个绝对称得上一流的保姆,是负责帮我照看小宝宝的,还有几个帮我照顾小娟。”慕容俊轻轻地呷着酒,浅笑着。

  他有的是钱,只要有钱,就能让林小娟坐月子坐得舒舒服服的。

  “你家太后没有再搞出什么冬瓜豆腐了吧?”

  慕容太后不喜欢林小娟的事情,霍东铭大多数都是从爱妻嘴里听来的。

  若希是不错,改不了是女人的事实,女人嘛,就改不了喜欢八卦的本性,偶尔的八卦,东铭并不会说她,随她吐槽。再说了林小娟是若希的朋友,她有时候的吐槽就是为林小娟打抱不平,要不是他说了她一次,让她别多管闲事,他真怕她会和慕容太后杠上呢。

  “没有了。”被他用实际行动打击了一次,硬是吃了自家企业几千万元,让母亲气得差点脑溢血了,又大吵了一次,母亲要是再学不乖,那就是笨蛋一个了。

  霍东铭浅浅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

  红色的奥迪停在宁家的别墅门前,高大的身影伫立于车前,静静地看着别墅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霍东恺很懊恼地扒了扒自己的头发,烦!

  自从他因为喝醉了酒,在海边强吻了宁佳,还看光了宁佳的上身之后,宁佳就有好几天都没有再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了。

  他知道自己吓坏她了。

  她是一个很纯洁的女孩。

  从她二十五岁了,还是初吻,他可以感觉得到她是一个纯洁如同白纸的女孩。

  这几天,他也想了很长时间,他觉得自己是侵犯了宁佳,有必要给宁佳一个交代。哪怕他心里爱的人还是若希,可他也不讨厌宁佳。

  很想请教一下他人,此刻他该怎么办?

  摸出了手机,他下意识地,又似无意识地随手就按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东恺,怎么了?有事吗?”若希温和清脆的声音传来,还伴着孩子的哭声,估计是小昊天又在大闹天宫吧。

  若希?

  他怎么打了若希的电话?

  在他心里,若希始终是摆在第一位的,所以他下意识无意识都是打她的电话了。

  “若希。”东恺放低了声音,叫了一声,却不知道自己能和她说什么。

  他的爱,他的情,都是不能再说出口的。

  现在她过得很幸福,有疼爱她的丈夫,有可爱的儿子,他的情,如果说出口半句,就会影响到她的幸福生活,那不是他愿意去做的事情。

  “东恺,你遇到什么事了吗?可以告诉我的,如果我能帮得到你,我一定帮。”若希好脾气地说着,那清脆的声音敲进东恺的心田,让他觉得天空上的太阳格外的美。

  “我想……我和宁佳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东恺最终还是把自己想请教的问题说了出来。

  清脆的笑声传来,若希很开心。

  他听得出来,她很开心。

  “东恺,你和宁佳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看程度来处理你们的矛盾。”若希浅笑着说,哪怕儿子在怀里不停地哭着,她的心情也是万分的好,因为东恺已经开始走出痴恋她的围墙了。

  “大家……总之我就是伤了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呵呵,你哄哄她呀,向她道歉呀,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的。呀,东恺,对不起,昊天这个小家伙不停地哭,我和保姆都拿他没法了,要向你哥求救了,先不和你说了,只要你记住,你有诚意的话,佳佳一定会原谅你的。加油,东恺!”

  若希说完就挂断了通话。

  东恺却怔怔地看着手机。

  加油?

  她是让他去追宁佳,她以为他和宁佳在恋爱?

  心,有点儿痛,也有点儿涩。

  再看看宁家别墅,脑里又掠过了宁佳那张带泪的脸。

  心,似乎痛得更利害了。

  身体一离,离开了车前身,脚下一迈,手一伸,就按响了门铃。

  等到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宁家的佣人已经听到门铃声从里面走出来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宁家,找宁佳道歉去。

  不管结果如何,不管是好是坏,他看光了她的上身,还占了她的便宜,他会负责任的。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间又一个月过去了。

  十月,称为金秋。

  十月的天气不像七月那般热,带着凉风,到了晚上还有些许冷意,似乎能闻到了冬天的味道。

  霍昊天,霍昊阳这两位小少爷已经三个月零一周了。

  三翻六坐九爬。

  两个小家伙都是静不下来的主儿,调皮劲儿十足的,还不足三个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学着翻身,满三个月后,两个小家伙都会翻身了。

  把他们放躺在床上,他们就先看看天花板,然后扭头四处张望,不用一分钟,就开始翻身,眨眼间,他们就能翻过身来爬在床上,不过毕竟才三个月过一周,翻身是会了,可力度还没有,翻过身来,整个人就是爬在床上,没有办法把自己的上半身撑起来,要是不注意一点,很容易就会被闷到。

  随着宝宝的成长,若希隔几天就会抽空回企业看看,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东燕原本就是在她的企业里上班的,看她回企业上班,东燕也跟着回企业,姑嫂俩的感情因为同时产子,又因为若希视昊阳如亲生,所以姑嫂俩比起生子之前更加亲密,就像姐妹一般。

  看到两个人的关系那般的融洽,章惠兰都感叹若希会做人。

  蓝若梅怀孕后,一点妊娠反应都没有,反倒让若希和东燕两个当了母亲的女人羡慕不已,她们当初可是吐得要命。

  霍东禹已经重新回到部队了,不过他总会抽空回家陪陪爱妻。

  若梅可以说是苦尽甘来,总算熬到了头。

  东禹对她的爱,对她的好,一点也不比东铭对若希的少。

  章惠兰和霍启明这对老夫老妻还在闹着离婚,章惠兰坚决要离,霍启明坚决不肯离,因为老太太横在中间,章惠兰一直未能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私底下根本就没有办法和霍启明沟通。霍启明在忏悔的同时,不停地讨好着章惠兰,希翼她能回心转意。

  每天,他跟着章惠兰一起到美容院里,就算章惠兰视他为透明,他也像个奴才一样鞍前马后地照顾着章惠兰。

  儿女们对于父母的感情事,不想多加干涉,反正现在的章惠兰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只会打牌购物的贵妇人了。有了美容院可以打发日子,她过得有滋有味的,美容院的生意不算特别好,但也不算差,至少有赚。偶尔若希到其他人家里坐坐,串串门,章惠兰的美容院生意就会变得特别好。

  这天,若希没有回企业,她想去看看好友林小娟。

  算算日子,小娟应该快生了,预产期就是在这个金秋十月里。

  “东燕,快点嘛。”

  若希抱着三个多月的霍昊天,带着一名保姆一边往屋外走去,一边不忘招呼着霍东燕。

  “来了,来了,不悔这家伙刚刚尿了,帮他换尿不湿呢。”霍东燕抱着小昊阳,也带着一名保姆匆匆地从里面跑出来。

  若希要去南山区水岸新村找林小娟玩,东燕在家里无聊,也说要跟着去。

  小不悔的手里握着一个搏浪鼓,正在摇晃着,搏浪鼓发出了咚咚的声响。

  霍昊天手里抓着的则是一个铃铛圈,他比较喜欢声音更响的玩具。

  铃铛圈被他一摇,铃铛就响了起来,刺耳至极。

  三个月的孩子,对玩具只是好奇,还不太会玩,特别喜欢会响的东西,一般人都会给这个时段的孩子玩一下搏浪鼓,越早给孩子玩具玩,就能开发孩子的智力及手脚的灵活。

  两个孩子越长越可爱,皮肤都一样白嫩,相对来说霍昊天更白一些,可能和若希喝多了牛奶的缘故吧。他越长越像霍东铭,特别是那双灵动的眼眸,乌黑的眸子总给人一种深幽的感觉,任谁见了他,都说他将来会和霍东铭一样,成为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霍不悔也一点都不输给霍昊天,他的样子融合了霍东燕和黑帝斯的优点,既像黑帝斯也像霍东燕。不过他的心挺狠的,那双小手经常性地乱舞,有时候抓到了保姆的头发,他就用力地扯着,保姆痛叫起来,他竟然还会嘻嘻地笑,不肯放手。

  这一点,极有可能遗传到黑帝斯的。

  姑嫂俩人各自抱着自己的孩子,带着各自的保姆,分别钻进了各自的车内,若希的保镖负责开车。

  奔驰以及宝马一前一后开出了霍家别墅,前往南山区。

  很快地,两辆车便在慕容俊的别墅门前停了下来。

  保镖按响了车喇叭,屋内的保姆听到汽车声响,马上从屋里走出来开门。

  看到坐在车后座的若希,那名保姆欢笑着说:“霍太太,你来了,我家太太等你很久了。”在保姆说话间,林小娟已经挺着大肚子出现在屋门口了。她的肚子很大,因为她人矮的原因,她的小腿有点儿水肿,不过不算利害。

  “我的干儿子,来,快让干妈抱抱。”林小娟看到若希抱着霍昊天下车了,马上笑眯眯地迎上前去,她很喜欢霍昊天,非要当霍昊天的干妈,虽然霍东铭不是很愿意让别人分享自己的儿子,若希却答应了小娟,让小娟当孩子的干妈,东铭宠妻如命,妻子答应的事,他自然也就没有话可以说了,不过私底下还是向慕容俊抱怨了一下下。

  “得了,小娟,你这身子,我可不敢让你抱他,他皮得很呢,才三个月多一点,就像跳蚤一样,静不下来,动来动去的。”若希笑着,只让小娟亲了霍昊天一下,并不敢让小娟抱儿子。

  “真羡慕你,儿子都三个多月了,我肚里的家伙还呆着不肯出来呢。”小娟在霍昊天白嫩可爱的脸蛋上亲了两下,然后又冲霍东燕笑笑,打了声招呼,再亲了霍昊阳一记,才笑着抚了抚自己挺起的肚子。

  咚咚——咚咚——

  铃铃——铃铃——

  也不知道两个小家伙是不是存心的,一个不停地摇晃着手里的搏浪鼓,一个不停地摇晃着手里的铃铛圈,制造出噪音来。

  “外面太阳烈,进屋里坐。”林小娟又亲了霍昊天一记,才笑着往屋里走去。

  一行几人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屋里。

  “慕容俊不在家里吗?”

  若希走进了屋里,径直就在沙发上坐下。

  她随口地问了一句。

  “刚刚出去了。”

  林小娟在她身边坐下,保姆醒目地替若希和东燕倒来了水。

  “昊天,来,干妈抱抱。”林小娟看着可爱的小昊天,还是没有忍住,伸出手从若希的怀里抱过了小昊天。

  三个月的孩子,有些发育好的,头已经可以自己抬起了,不需要大人再用手托着,不过也只能抬起一下,很快还会垂下来。一般来说,都要四个月了颈椎才能硬起来,宝宝才能自己抬头,不再需要托着。

  林小娟抱过小昊天后,小家伙就费力地自己抬着头,四处张望,他这个动作很费力,没过多久,他就累了,头就耸爬在小娟的肩膀上,他的嘴里竟然吐出口水来,全往小娟的肩膀上抹去。

  “若希,这小子全往我身上吐口水了。”小娟大笑起来。

  若希也跟着笑,“他从来不会吐口水了,大概是特别喜欢你吧,所以把第一次给了你这个干妈。”

  “这么说,我非常荣幸?”小娟笑着把小昊天换成了坐姿,不让他再调皮地往她的肩膀上吐口水。“带孩子累不?”

  霍东燕和若希对视一眼,姑嫂俩很有默契地笑着:“你很快就知道了,这个问题还是让你自己亲身去体会才好。”

  小娟笑了笑,也没有再问下去。

  几个女人在屋里有说有笑。

  两个小宝宝不时凑凑热闹,把玩着玩具,制造出噪音来,存心要扰乱大人们的谈话。

  快到中午的时候,小娟忽然觉得肚子痛了起来。

  她有点紧张地对准备告辞回家的若希说着:“若希,我肚子好像有点痛了。”

  闻言,若希和东燕都跟着紧张起来,若希紧张地问着:“是好像还是真的痛了?你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了吧?如果真的痛了,就是要生了。”

  林小娟小脸皱了皱,然后说着:“真的痛了。”

  “那是要生了,快,去医院,哦,你家慕容俊怎么还没有回来的。”若希随手就把怀里的儿子往沙发上一放,站起来,就扶着小娟,说着:“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嗯。”

  小娟点头,肚子隐隐地痛着,痛感一次比一次明显了。

  真的要生了。

  “哇哇——”

  蓦然,婴儿的啼哭声响起。

  “天小少爷。”保姆的惊呼声同时响起。

  若希一扭头,脸都吓白了。霍昊天居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从沙发上翻身翻到了地板上,摔了这么一跤,小家伙自然啼哭不止。

  “昊天。”

  若希的动作和保姆一样快,抢上前就把儿子自地板上抱了起来,她被吓得不轻,抱着儿子不停地哄着,更害怕儿子这样一摔会摔伤了。

  霍东燕也在一旁帮忙哄着,她忍不住说着若希:“大嫂,你再心急,再紧张也不能把昊天随手放在沙发上呀,他会翻身了,一翻,就会翻到地板上的,你应该把他交给保姆的。”要是让家人看到小昊天翻到了地板上,必定乱成一团,霍昊天现在就是霍家人的心肝,平时哭的时间长一点,大家的心都会揪成一团,好像割了他们身上的肉似的。

  若希不说话,只是不停地哄着孩子。

  沙发离地面并不高,小昊天并没有摔伤,哭了几分钟就停止了,检查到他身上没有伤,又看到他不哭了,若希才放下心来,心里同时在懊恼自己的大意。

  小娟也被霍昊天这一翻身翻到地板上吓到了,人一紧张,觉得肚子更加的痛了。痛得她忍不住低叫起来:“好痛。”

  “小娟,你没事吧?”若希又关心地问着她。

  还是保姆够镇定,赶紧打电话给慕容俊,慕容俊正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保姆的电话,他马上开着飞车赶了回来。

  很快,林小娟被送往医院了。

  若希把儿子交给保姆,让保姆带着儿子坐着东燕的车先回霍家,她跟着慕容俊一起去了医院。

  分娩室外面,慕容俊静静地坐在门口旁边的椅子上等着,看上去,他比霍东铭当初要镇定,细看下,其实他也很紧张,因为他的脸色有一分白,双手总是握成拳头后又松开,松开后又握紧,反反复复的。

  保姆也跟着来,和他一起在分娩室外面守着。

  相对于若希生子时的热闹,小娟的显得相当冷清。

  她娘家人还不知道她要生了,就算知道了,要来,也要坐几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她的婆家人,婆婆对她本来就不喜欢,听她说怀的是女儿,更加不喜,再加上和慕容俊大吵一次之后,慕容夫人是完全不想管她了。

  慕容俊也没有通知自己的家人,小娟有他就行,自己的家人接不接受她,他不管,也不用担心。

  只要母亲不使坏,就雨过天晴。

  若希没有坐,她坐不住。

  一分一秒的时间不过眨眼间就走过,她觉得很慢。

  第一次,她体会到了守在分娩室外面的感受。

  霍东铭很快也赶来了,不是他对小娟有多么关心,他是在乎他的若希。

  “东铭,小娟进去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出来,我很担心。”一看到霍东铭,若希就像找着根似的,迎向霍东铭,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霍东铭捉拉住她的手,揽她入怀,看一眼抿唇不语,却不停地交搓着双手的慕容俊,然后安抚着若希:“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有他在,若希心安不少。

  霍东铭来了才几分钟,慕容夫人以及慕容宣竟然出现了。

  “俊儿,小娟怎样了?”

  慕容夫人眼里有着担心,但看到爬在自己头上的大儿子时,她什么话也不说,问话交给丈夫慕容宣。

  “进去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生下来。”慕容俊轻轻地答着父亲的问话,对于父母突然的出现,他并不过问,此刻他也没有心思过问。

  他满脑子都在想着,孩子能不能安全地生下来,小娟会不会有事,如果小娟有事,那他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分娩室的门忽然开了。

  慕容俊马上窜站起来迎上前,急急地问着:“医生,我太太怎样了?”

  走出来的那名妇产科医生答着:“孩子还没有生下来,情况有点不好,先和你们家属说一声,如果再不能生下来,就要进行剖腹产了。”

  闻言,慕容俊的脸又白了一分,情况有点不好?出了什么问题吗?小娟一直按时产检,都没有什么问题的,怎么会情况不好?

  “医生,到底是什么问题?”

  慕容夫人焦急地问着。

  不管是男是女,总是慕容家的第一个孙辈,她其实心里还是很紧张的。

  “产妇的宫缩不是很好,怕拖长时间对孩子不好。”医生答着。

  众人面面相看一眼。

  “陈医生,生了,生了。”一名护士忽然走出来,开心地笑着。

  那名医生一听林小娟生了,顿时也松了一口气,说着:“好了,没事了,我进去看看。”说完那名医生转身就往里走。慕容夫人快手快脚地拉住了那名护士,问道:“护士小姐,我儿媳妇生的是男是女?”

  护士笑着:“是个女儿。”

  慕容夫人脸上的笑意微微地僵了僵,在慕容宣的拉扯之下,她才维持着原样。

  “我太太怎样?”

  慕容俊得知小娟生了个女儿,心里狂喜,他压下狂喜,问着小娟的情况。

  “看上去没有什么事,刚刚才生的,我先进去看看。”

  护士回答后,转身就往里走,再一次把分娩室的大门关上了。

  “小娟生了个女儿。”若希在东铭的怀里笑开了。

  她想生个女儿,却生了个儿子。

  不管了,她也要当小娟女儿的干妈。

  这样,她就有儿有女了。

  东铭只是浅浅地笑了笑,然后朝慕容俊道喜。

  慕容俊的脸色恢复了正常,脸上也有了笑容。

  他当爸了!

  他有女儿了!

  小娟替他生了个女儿,那是属于他们的孩子。

  可是众人的喜悦仅是一段时间的,很快地林小娟被医生护士们紧急地推了出来,转往急救室,原因是林小娟产后血崩,即是产后大出血,需要马上抢救,输血,止血。

  这一下子,慕容俊飙了,揪着医生大吼大叫,要医生们一定要救林小娟,如果林小娟有三长两短,他就把整座医院都炸了。

  若希听到小娟大出血,也蒙了,脚一软,差点软倒在地上,幸好霍东铭扶住她。

  慕容俊担心得理智尽失,只会冲着医生咆哮,还是霍东铭镇定一些,他有人脉,很快就把医院里最好的医生请进了急救室,救治林小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