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83 三年后

183 三年后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18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3

   “东铭,我怕。”

  若希双脚还在打颤,她真的觉得害怕,害怕林小娟会出事。

  霍东铭揽紧她的双肩,低声安抚着:“别怕,全院最好的医生都来了,她不会有事的。”产后大出血只要找到大出血的原因,止住了血就不会有事的。

  若希靠在东铭的怀里,听着他的安抚,她的心虽然放下了些许,可还是高高地悬着。

  慕容俊更不必说了,一向淡定沉稳的他,此刻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急救室外面来回地走动着,刚刚升格当父亲的喜悦此刻已经被担心和害怕冲得无影无踪了。如果小娟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办?女儿怎么办?

  要是小娟……

  不,不会的,她不会有事的。

  有时候,慕容俊会坐下来,可一坐下来,他就揪着自己的头发,原本被他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此刻已经被他抓得乱七八糟,像个鸡窝了。

  “俊儿,你别这样,你这样,连妈都跟着害怕了,小娟是个有福气的人,她一定会福大命大的。”慕容夫人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心疼地说着。

  “是呀,俊儿,你别这样,小娟不会有事的。”慕容宣也在安慰着。

  若希看看慕容俊,慕容俊的失控让她看到了他对小娟的在乎,他,真的爱惨了小娟。

  “东铭。”

  若希退出了东铭的怀抱,仰眸看着他,用眼神示意东铭上前安慰一下慕容俊。此刻的慕容俊或许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但霍东铭的话,他一定能听进去的。

  霍东铭点点头,扶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他走到慕容俊的身边,重重地拍了一下慕容俊的肩膀,但他并没有说话。

  慕容俊看看他,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人便在急救室的门前停了下来,不再急躁地来回走动。

  血袋送进去了两袋。

  送一次,众人的心就揪一次。

  可见小娟失血严重。

  等待的时间特别焦心,尤其是关乎于生死。

  一分一秒对众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铃铃铃……”

  慕容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没有动作,直到手机响了很久,他才掏出手机来,连号码也没有看,就直接接听。

  “阿俊呀,小娟怎么回事?我打她手机,她都没有接的?她怎样了?预产期快到了吧?你这几天不要外出,要在家里陪着她,预防她生的时候,没有人在身边。我和她爸商量了,过几天,我就去照顾她,到时候侍候她坐月子。”

  电话是林母打来的。

  小娟生死未卜的时候,林母打电话,慕容俊有一瞬间想哭,想向岳母哭诉,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他极力地掩饰自己此刻的紧张,像往常一样温笑着:“妈,你放心,我这几天都不会外出的,你不用担心的,家里还有好几个保姆照顾着呢。”

  “嗯。那小娟怎么不接电话的?”林母虽然还没有听出什么来,不过疑问还在。

  正在说话间,急救室的大门被打开了,被霍东铭揪来的好几位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慕容俊顾不得掐断和岳母的通话,急急问着:“医生,我太太怎样了?”

  电话那端的林母听到慕容俊这一句急促的问话,心顿时一沉,意识到林小娟极有可能生了,而且有可能出了什么问题,否则慕容俊那一句话不会那般的急促,她马上叫着慕容俊的名字,不停地追问林小娟怎么了?慕容俊忘记了通话,他在等着医生的答复,根本就没有听到林母在电话那端的叫声,他没有回话,反而让林母更担心了。

  “产妇脱险了。”

  一名医生放松了神经,说着。

  刚刚被霍家大少爷揪来丢进急救室里,他们还以为遇上了什么疑难杂症,谁知道不过是妇产科里常见的产后大出血。

  得知是慕容总特助的太太产后大出血,再加上霍东铭一直守在急救室外面,他们也不敢抱怨什么,全力抢救。

  那么多医术高超的医生抢救林小娟,要是不能把林小娟救回来,那他们也别混了。

  闻言,众人的心才放了下来。

  慕容俊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

  忽然,他才记起了林母,他赶紧把手机凑到耳边,叫着:“妈?你还在听吗?”

  “慕容俊,我女儿到底怎么了?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林母还没有挂机,她一直在等着。听到慕容俊的声音再度响起,她马上追问着,还连名带姓一起叫着慕容俊的名字,表示她在紧张也在生气。

  “妈,没事,小娟生了,刚才生的,是个女儿。”慕容俊勉强地扯出了一抹浅笑来,并没有把小娟产后大出血,刚刚才抢救过来的事情告诉林母,免得她担心。

  “真的?母女平安吗?”林母在电话那端马上就笑开了。

  “母女平安。”

  慕容俊撒谎的本领高得很。

  林母压根儿就听不出他话里有什么不正常。

  林母开心极了,又叮嘱了慕容俊几句,才挂断了通话。

  没过多久,林小娟被医生护士们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转入了高级产休室里。

  林小娟没事了,众人才有心情去看看初生的女娃儿。

  育婴室里,若希半弯着腰,一脸笑意地看着刚出生的女娃儿,女娃儿在沉睡着,看上去很健康,很漂亮。

  “好可爱哟。比我家那个小家伙可爱多了。”若希是见了小娟的女儿,就马上喜欢上了,恨不得把她据为自己的女儿。

  而且看到林小娟的女儿,她马上就把自己家那个最可爱的儿子抛到了太平洋去。

  霍东铭站在她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瞟了一眼睡着的女娃儿,胖乎乎的,可爱吗?哪能和他的心肝宝贝媲比?

  当妈的没心肝,当爸的可偏心得很。

  慕容宣夫妻也来看女娃儿。

  初为爷爷奶奶,喜悦还是挂在夫妻俩的脸上。

  慕容夫人当初一听到林小娟说怀的是女儿时,马上就走,表现得那么讨厌女儿,可此刻她看到胖乎乎,白嫩可爱的孙女时,她早就把讨厌抛到了九天云外,笑呵呵地对慕容宣说着:“像俊儿,像俊儿呢,好可爱呢。”

  她说话的同时还把孙女抱了起来。

  对孙女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若希呶了呶嘴。

  这个固执的贵妇人,就是自打嘴巴的,小娟还没生的时候,说什么女儿不好,现在又说孙女很可爱,脸皮还真厚呢。

  若希虽然在心里讽刺着慕容夫人,嘴上什么都不说,慕容夫人能喜欢孙女,若希也替小娟开心。说不定孩子长大了,聪明伶俐,人见人爱,然后慕容夫人就看在孩子的份上真正接纳小娟呢。

  慕容宣夫妇围看着孩子,若希和东铭悄悄地退出了育婴室,两个人去产休室看了看小娟,小娟还没有醒过来,慕容俊守在她的床前,两个人没有过多惊扰两个人,看了一下后,又悄然而出,霍东铭叮嘱了医生护士们,让他们密切留意林小娟的病情,夫妻俩才离开了医院。

  经这样折腾,两个人都还没有吃饭呢。

  离开了医院后,霍东铭便载着若希到帝皇大酒店吃了饭,才回霍家去。

  若希夫妻离开了医院后,林小娟就醒了过来。

  下午将近傍晚的时候,林父林母也从林家村赶来了。他们还带了很多自己家里养的鸡来,来了之后,夫妻俩才知道女儿到鬼门关里逛了一圈,虽然林小娟脱离了危险,可林母还是被吓到了。

  慕容夫人看到亲家来了,态度比一年前要好了很多,至少会笑脸相迎了。

  林小娟以为婆婆会给自己脸色看的,因为她真的生了一个女儿,当她醒来看到婆婆的笑脸时,她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呢。再看到婆婆对自己父母的态度,她的心才稍安一些。哪怕不是和公婆一起居住,可自己的孩子如若真得不到爷爷奶奶的喜欢,她还是会有受伤的感觉了,现在看到婆婆似乎接受了宝宝,她心情也大有好转。

  小娟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才出院回家。

  林父后来回林家村了,林母坚持要留下来照顾小娟坐月子,慕容夫人也要留下来,慕容俊要赶她回家,她就哭诉慕容俊容得下岳母,容不下亲妈,林小娟为了不惹婆婆生气,只得力劝慕容俊,看在爱妻的份上,慕容俊勉强让母亲留下。

  可慕容夫人和林母是两个不同世界里的人,两个人争着抢着照顾宝宝和小娟,也经常发生争执,让小娟的月子坐得相当的热闹。

  宝宝的名字是慕容俊取的,叫做慕容妍。

  日子便在开心与争执之中走过。

  解淑娅离开T市回到解家后,由台前隐身回幕后,操纵着黑帝集团的筹建。她对若希的心并没有就此死去,偶尔,她还会带着挑衅地命人送一些容易挑起霍东铭怒火的礼物来给若希,比如项链中间垂吊有心形吊坠,表示她把一颗心送来给若希,望若希收留。

  霍东铭会直接把她送来的项链丢到外面去。

  她还会送来刻有“爱你一生一世”字样的戒指给若希,霍东铭看到那字样,脸都气绿了,在把戒指丢掉的同时,也命人回送了一样东西给解淑娅,那是一副纸糊的棺材。

  意思是解淑娅再敢挑衅,他就会让她命丧黄泉。

  解淑娅收到那副纸糊的红色棺材时,才消停了一段时间。

  黑帝集团在暗中成立,霍东铭和慕容俊存心想通过黑帝集团引出真正的对手来,所以对黑帝集团一直都是半打击,让它成立,但不会让他过于强大。

  黑帝斯过了年后虽然继为烈焰门的门主之位,稳定了地位后,却未能马上飞往中国寻找霍东燕母子,而是被门中的事情缠身,他每天不停地忙碌着,想着处理好事情后就飞往中国。同时他心里又在怨恨着父亲,父亲在即将退位时,对门中大事根本就是撒手不管,所以才会让事情堆得如山高,让他正式继位后忙得焦头烂额。

  门中的长老们,他的父母们都在为了他的婚姻大事担忧着,可是不管是谁送来的美女,不管是谁相劝,他都不为所动。

  久面久之,大家都以为他那方面有问题,才会对女人没有感觉。

  长老们甚至还给他送来了娘娘腔的美男,以为他是同性恋,气得他都绿了,直接把那些美男子丢给长老们,命令长老们必须和那些美男子同吃同住同睡一个月,整得那些长老脸色更绿。

  后来,大家又给他送来大量的壮阳药,还替他请来全球最好的男科医生,反正,他在忙着处理公事的时候,也被门中的长老们整得想发飙了。

  大家都在忙碌中走过日起日落。

  转眼间,岁月就推过了三个年轮。

  阴天,寒风刺骨。

  气温低至九度。

  大年初一。

  午后。

  霍家前院里,五个小鬼头正在前院院落里嬉戏玩闹。

  每年的新年,慕容俊和林小娟都会带着女儿到霍家来拜年,也会在这里玩上一天。

  霍昊天和霍昊阳这对表兄弟已经三岁半了,两个小家伙长得同样俊美可爱,霍昊天年纪虽小,毕竟为大哥,他性子有几分沉稳,才三岁多就可以看出来了。霍昊阳性子虽然不像东燕那般躁,却玩性十足,很喜欢爬高爬低,这里翻那里翻的,每天都可以把霍家那五层主屋弄得乱七八糟的,让收拾的佣人们叫苦连天,要是霍昊天也跟着一起搞破坏,佣人们更是一个头三个大。

  慕容俊的女儿慕容妍样子像他,眼睛像小娟,嘴巴也特别的利,已经三岁的她比起初生时更加漂亮,不过她是属于耐看类型的,要看长时间了才会觉得她长得漂亮。

  林小娟经常带着她来霍家串门,所以她和霍家两位小恶魔一起长大的。

  或许是若希和小娟是好朋友的缘故吧,霍昊天和慕容妍感情也很好,霍昊天很护着慕容妍,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一般。霍昊阳却看慕容妍不顺眼,只要慕容妍来了,他就会和她杠上。小则争持,大则打架。慕容妍只要进了霍家的主屋,她坐那里,霍昊阳就要坐那里,她拿什么玩具来玩,霍昊阳都要抢走,她要是和霍昊天玩,霍昊阳也从旁搞破坏,反正他就是时刻盯着她,和她对着干。

  大人们都说两个人贴错了门神,前世就是冤家。

  蓝若梅也生了,她利害,一胎两个,是一对龙凤胎,现在已经两岁了。

  胡晓清因为疼爱孙子孙女,便从军医大院里搬了回来,重新住回了霍家大宅。

  章惠兰和霍启明的感情还是没有半点修复,霍启明很尽力地去挽回婚姻,可章惠兰却铁了心要离婚,说覆水难收了。

  要不是看在老太太的份上,章惠兰早就搬出了霍家。

  老太太已经八十九岁高龄了,看上去虽然精神不错,其实已经生病了,老年人各种病,她都染上了。千寻集团旗下在霍东铭的策划下已经开了一间医院,因为医风医德好,医生技术高超,每天到医院就诊的病人多得如同过江之鲫,让千寻集团的财势再往上爬高了一层,霸主地位更加难以撼动了。

  老太太每天都到自己家里的医院里诊治一次。

  医生私底下告诉霍东铭,老太太最多只能活两年了,短的话,仅能活半年了。

  老太太也知天命,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自己的大儿子,已经年过六旬,还要面临离婚的霍启明。她知道章惠兰现在还住在霍家,一来是因为她,二来是因为舍不得小昊天。

  可儿孙自有儿孙福,有些事情也不是她可以担心得来的。

  若希孝顺,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陪她聊天,有时候也会带她出门散心,看在孙媳妇那般孝顺的份上,她也看开了,把什么忧心的事情都抛之脑后,好好地享受自己不多的晚年生活。

  在这三年里,最让人揪心的还是霍东恺。

  已经三十二岁的霍东恺在三年前到宁家找宁佳道歉后,他在当天就请求宁佳当他的女朋友。宁佳对他一直都有好感,只不过一直都是友情,她拒绝了他的请求。

  他不死心,想着自己看光了她的上身,又非礼了她,哪怕她原谅了他,他还是想着要负责任,苦苦地“追”了宁佳一年,才让宁佳答应当他的女朋友。

  可是两个人顶着男女朋友的关系到现在,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发展。

  宁佳从把他当成好朋友到后来深深地爱上他,她已经等了他两年了,他还是不曾提过结婚一事。而且和她一直保持着距离,最多就会牵牵她的手,拥抱一下她,却不再吻她,更不会想着和她发生关系。

  他的心还在若希身上,只不过掩饰在宁佳之下,把宁佳当成了挡箭牌,挡住家人的各种猜测。

  他特别疼爱霍昊天,霍东铭这个宠子更宠妻的亲生父亲,对小昊天的疼爱都不及霍东恺三分呢,可见霍东恺对霍昊天的疼爱有多深了。

  他是爱若希,也就爱若希生的儿子。

  此刻,老太太坐在一张腾椅上,腾椅被置放在前院的走道上,她爱看曾孙辈们玩闹。

  屋外的气温很冷,她也不怕。

  美姨体贴地拿了一张厚厚的小棉被帮她盖着,让她不至于太冷。

  “哇哇……妈咪,霍不悔扯我头发!”忽然间,霍昊阳扯了一把慕容妍绑起来的头发,痛得慕容妍马上哭叫起来,然后又不甘示弱的扑向霍昊阳,两个人扭打了一会儿后,才停止下来,结果是不分输赢。

  穿着一套黑色的儿童西装服的霍昊阳在扯完了慕容妍的头发后,又打了一架后,并没有马上逃跑,反而还站在慕容妍的面前,冲着她扮鬼脸,还学着慕容妍哭叫。

  “妍妍。”同样穿着帅气的儿童西装的霍昊天却把慕容妍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护着,深黑的眼眸定定地落在霍昊阳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眼睛特别像霍东铭,还是其他原因,他这样一定睛看着某人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压迫感,才三岁多的孩子,就有这种霸气了。

  “不悔。”霍昊天仅是叫了一声,并没有说多一句话。`

  天不怕地不怕的霍不悔,在他叫了一声后,鬼脸也不扮了,学慕容妍的哭相也不学了,眨了几下白眼后,便转身走到老太太的面前,扑入老太太的怀里磨蹭着。

  顶楼上,东铭和若希,慕容俊和林小娟都站在栏杆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院落里的一幕,两对人的嘴边都噙着无奈却宠溺的笑。

  对于霍不悔老是欺负慕容妍,霍昊天老是护着慕容妍的情况,见惯不怪了。

  “霍不悔,等我长大了,我就找一个会打人的老公,把你打倒!”小小年纪的慕容妍大概是看多了父母的恩爱吧,竟然说了一句让老太太听到笑喷的话。

  “我才不怕呢,我打死他!”霍不悔俊俏的脸上爬满了霸道。

  “你等着!”不再哭泣的慕容妍稚声稚气地向霍不悔下着战贴。

  “我不等的话我就不是男子汉!”

  “不悔,你又欺负妹妹了是不是?”霍东燕从屋里走了出来,刚好听到两个小鬼头的争持,忍不住失笑着。

  二十七岁的霍东燕更显成熟了,单亲妈妈虽然很苦,好在有家人护着,她母子俩人还算生活得很幸福。

  唯一让她头痛的是霍不悔老是欺负慕容妍,慕容妍现在也算是慕容家的心肝宝贝,身价不菲的小公主,要是让慕容夫人知道自己家的小公主老是被霍不悔欺负,依老夫人那个性铁定会来霍家闹的。

  大人们都想不明白霍不悔怎么就那般讨厌慕容妍,明明慕容妍长得很讨喜的。

  “妈咪,我只有一个妹妹,就是二舅父家的小妹妹,臭妍妍才不是我妹妹呢。”霍不悔脸色一整,表情忽然间让人觉得有点阴森起来。

  他除了不喜欢慕容妍之外,还特别讨厌大人们都在向他强调慕容妍是他的妹妹。

  “你呀,你老是这般欺负妍妍,慕容伯伯就不会带妍妍来和你玩了。”霍东燕走过来,把小不悔从老太太的怀里揪出来,又爱又怜又无奈地点了一下他的额。

  霍昊阳眨眨眼,却不说话了。

  要是慕容妍不再来霍家了,那他欺负谁去?

  表哥比他早出生两个小时,好像就比他大了两年似的,他一对上表哥那双深黑的眼眸,他就什么都不做了,哪敢欺负表哥呀。二舅父家的弟弟妹妹,白白嫩嫩的,很可爱,他也不会欺负他们,就是慕容妍才可以任他欺负。

  已经上幼儿园中班的霍昊阳,还是有了一点儿自己的思想的。

  楼顶上的那两对恩爱无比,羡煞旁人的夫妻,看着楼下的一切,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

  “小娟,不悔那般喜欢欺负妍妍,你说长大后,他们两个人会不会凑成一对欢喜冤家?”若希偎在霍东铭那结实温暖的怀抱里,笑着对林小娟说道。

  三十岁的若希,女人味更浓了,历经了三年的历练,她在商界也算是名人了,从千寻集团划到她名下的所有产业在这三年里,都被她推上了一层楼,让大家看她的眼神不得不改变一下,她真的有实力,不需要靠千寻集团,也能让事业蒸蒸日上。

  此刻的她,俏丽依旧,但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万种,足可以迷倒天下的男人,不过外面那些男人只敢远观,不敢近玩,这可是霍家的太子妃呀,谁不怕死的就近玩,保证会死得很惨的。

  结婚四年多了,夫妻感情如初。

  霍东铭对她的宠爱依旧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我可不想。”

  林小娟笑着,不是她不喜欢霍昊阳,而是她觉得霍昊阳老欺负女儿,将来如果两个人走到一起,夫妻之间也是争持居多,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不得安宁。

  如果可以,她倒是希翼霍昊天能当自己的女婿。

  “呵呵,要不,大家结亲家吧,我家昊天对妍妍可是疼爱得很呢,就像东铭以前疼爱我一样。”若希自己没有生有女儿,就把慕容妍视为女儿,巴不得把慕容妍永远地纳入自己的翅膀下护着。

  “老婆,你是小说看多了,还是电视看多了。”霍东铭忍不住低笑起来,对于爱妻的提议,他不赞成,也不反对。但他不想干涉儿女们的感情,他会选择顺其自然,让他们自由发展,再说了,现在孩子们才三岁多,离长大还有很长的时间呢,说那些都太早了。

  “我就是喜欢妍妍嘛,都怪你,是你不好,我想要女儿,你偏偏放个儿子来。”若希轻嗔着。

  东铭眼带宠溺,拥着她的手加了一分力道,把她紧紧地拥着。那也不是他可以决定的嘛,他还不是想要一个女儿。

  慕容俊夫妻俩只是相视而笑。

  什么都太早,都是未知数。

  他们只希翼孩子健康成长。

  红色的奥迪从外面开进了别墅里。

  车停下之后,霍东恺和宁佳从车内钻了出来。

  几个孩子们看到两个人,都笑着向他们奔跑而去。

  霍东恺抱起了霍昊天,习惯性地,不着痕迹地寻找着若希的身影,当他仰起眼眸的时候,看到顶楼上的那两对恩爱夫妻时,他的眼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痛意,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笑着亲了霍昊天一下,便抱着霍昊天向老太太走去。

  居于高处的霍东铭捕捉到了弟弟这个细微的动作,他的脸略略地绷了起来,眼神也慢慢地变为凝冷。

  与此同时,一架豪华的私人飞机从美国的方向往中国T市方向飞来,坐在飞机上的人是黑帝斯以及他的助理乔治,还有保护他的八名贴身护卫。

  三十七岁的黑帝斯此刻还是单身,将近四十的年纪,还没有嫡妻,还没有嫡子,这让整个烈焰门的人都愁白了头发,可太监急,皇帝不急,众人也没有办法。

  岁月的沧桑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他还如同四年前那般俊美帅气,那般的年轻。

  用了三年时间,他才把父亲故意留给他的事情处理完毕。

  事情处理完了,他再也坐不住了,马上吩咐乔治替他准备专机,他要马上飞往中国,重回T市,因为这里有一个小妖精勾走了他的心,仅是一次的露水迷情,他却把他的种植入了她的体内,他急切地想知道,他的种是否生根发芽了。

  那么多年了,他对她有着愧疚,有着歉意,他告诉自己,等他找到她了,他一定会好好地补偿她的。

  如果真如梦中一样,他有孩子了,他也会向孩子弥补这几年的父爱,加倍弥补。

  此刻,在中国,才是新年的第一天,新年的第一天代表是一年希翼的开始。他选在这一天飞往中国,是希翼在新的一年里,他能和她重聚。

  当然,还有重要的一点,黑帝集团在T市混得不合他理想。

  他对自己的对手霍东铭和慕容俊兴趣越来越浓,也越想和他们正面交锋。

  他亲自坐镇黑帝集团,他就不信不能打败千寻集团。

  霸主,只能有一个!

  那就是他黑帝斯!

  机舱外面,云朵飘过。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

  乔治一直小心地观看着黑帝斯的神情。

  “乔治,你爱上我了?”

  乔治的动作,黑帝斯自然知道,他看都没有看乔治,却吐出了一句不温不冷的问话。

  乔治脸一窘,赶紧否认着:“门主,乔治没有那喜好。”他是结了婚的男人,还当了父亲的。

  他只是好奇门主脸上的表情为什么会带着急切。

  “注意自己的身份,别揣摩我的心思。”黑帝斯横了他一记,眼神是异常的凌厉,让乔治全身一震,马上惶恐地应着:“乔治不敢。”

  黑帝斯低沉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看看机舱外面的云层,他的心再度沉浸于自己寻妻找子的世界里。

  忽然,他又低低地,懊恼地叫了一声。

  “门主,怎么了?”

  乔治马上紧张地问着。

  黑帝斯剑眉紧紧地蹙了起来,这三年来,他忙,所以没有时间练画功,他的画功还是停留在初学那里,那他此刻飞去中国T市,怎么找她?

  他画出来的她,四不像,让他的人怎么帮忙呀?

  T市那么大,人那么多,仅有他见过她,可让他这样盲目地寻找她,等同大海捞针呀。

  ------题外话------

  亲们,新文《戏夫,老公休想逃》已经开坑了,那是另一种风格的宠文,概况还没有弄整齐,需要等编辑上班了才能帮我调整齐,亲们喜欢的可以先收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