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86 看到她的背影

186 看到她的背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8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4

   “别担心,有我在!”

  东铭看到她神情一凛,以为她在害怕,在担心,虽然历经三年,她的能力已经展现出来,但她毕竟还没有经历过残酷的商战,因为现在外界的人很多都会看在他的份上,对她相当的客气。

  大手把她拢得更紧,霸气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这么多年没有什么挑战性的对手,甚觉没趣,能遇上一个有挑战性的对手,不错呀,他要是真从我这里下手,他放马过来吧,我才不怕他呢。”

  若希的话却让霍东铭闷哼了两声,自己的关心,嗯,有点多余的了。

  爱妻都不知道多么想遇上具有挑战性的对手呢。

  “不过,东燕和不悔要是知道了他是大家的对手,可能会更加的难过。”若希又往小姑子身上想去了。

  “还没有确定就是他呢。”霍东铭低低地说着,此刻他希翼那个男人不是黑帝斯。

  那么倨傲的人,如果真是黑帝斯夺走了东燕的清白,极有可能是阴谋。

  若希又不说话了。

  在还没有确定之前,他们什么都不能说。

  “好了,老婆,别说其他人了,大家睡吧。”东铭轻笑一下,扯回了话题,拥着她,扯上被子,把两个人的身体盖住。大手横在若希的腰际,触着她光滑如初的肌肤,那敏感的部位又开始有反应了。

  刚刚恩爱后,两个人顾着说话,连衣服都还没有穿上,此刻被下,两人都是一丝不挂的。

  察觉到他的变化,若希连忙想退出他的怀抱,拉开距离。

  他不让。

  “东铭。”

  若希状似若无其事地叫着,抬眸看向他。

  霍东铭黑眸此刻敛起了所有的锋芒,仅有燃烧的火焰,灼灼地低首和她对视着。横在她腰际的大手开始往上爬,罩在她胸前的柔软上,开始似有若无的挑逗。

  “睡觉。”

  若希急急地拉开那只毛毛大手,轻声说着,声音却因为他的挑逗而夹着几分的妩媚,雪白的肌肤泛着一分的羞红。

  “我想试试一夜三次狼的滋味。”霍东铭低哑地说着,健壮的身躯一翻,就把她压在身下了。

  汗!

  一夜三次狼?

  他有这么好的体力,她可没有。

  “东……”东铭不让她再有机会说话,低首含住她的两片唇瓣,开始新一轮的缠绵攻势。

  若希想拒绝,不过她的拒绝坚持不到一分钟,就开始高举白旗,被他再一次拉入了**的深渊,与他抵死缠绵。

  他对她的渴望永远都是那般的浓烈。

  房里,恩爱的夫妻正在缠绵,情浓如蜜。

  外面,黑色的夜里,却有一抹高佻柔软的身影被黑色包围着,正用一双充满了怨恨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霍东铭的房间。

  瞪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那身影才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黑夜里。

  夜,寂静无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东方开始白了起来。

  大地再一次苏醒过来。

  新的一天到来。

  南山区,水岸新村。

  慕容夫人打着呵欠,下了车,站到了别墅的门前,按着门铃。

  从A市到T市将近三天的路程,每次来,她都觉得累人,可她还是喜欢有空就往这里跑。

  她太想念她的宝贝孙女了。

  慕容妍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慕容夫人表现得相当的重男轻女,可慕容妍出生后,她却比谁都喜欢孙女。

  她想把慕容妍带在自己身边,自己抚养孙女成长,慕容俊夫妇坚决不同意,她无奈,又想让慕容俊带着孙女回到A市去,可她没有提到林小娟,慕容俊说她还没有真正接受林小娟这个儿媳妇,他是不会带女回家的。

  其实这么多年,慕容夫人心里早就承认了林小娟这个儿媳妇,只不过当年她太硬,说有她在,就不允许林小娟进慕容家的大门,哪怕她现在很想让儿子一家三口回归慕容家,好让她含饴弄孙,安享晚年,却拉不下脸来。

  想见宝贝孙女,她只能不厌其烦地隔三差五就往T市钻来。

  此刻,她真心悔恨把位于慕容俊对面的那栋别墅转手卖掉了。

  听到门铃响,屋里面正在忙着做早餐的佣人连忙跑出来,看到是慕容夫人,佣人脸色微凝,随即快步地跑来替慕容夫人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老夫人,早上好。”

  佣人满脸都是恭敬。

  “妍妍起来了吗?”慕容夫人一边往里走着,一边问着佣人。她又扭头吩咐文震把车开进别墅,车后座堆满了她为慕容妍买的礼物。

  “楼上听到有动静了,小姐估计起来了吧。”

  佣人答着。

  慕容夫人没有再问下去,进了屋后径直往二楼而上。

  慕容妍的小房间就在父母的房间隔壁,她的房间是粉红色的,适合女孩子,房里到处可见女孩子喜欢的洋娃娃,以及其他玩具。

  才三岁多一点的慕容妍虽然也上了幼儿园,因为是女孩子,难免娇气一点,早上起床的时候,喜欢赖在床上,等着父母来哄她起床。

  “妍妍,快点起来,等会儿上学要迟到了。”林小娟微打着呵欠,披散着长长的头发,身上的睡袍都还没有换,坐在女儿的小床前,非常耐心地哄着赖床的慕容妍起来。

  “唔……”慕容妍耍着赖,不愿意的声音拖得长长的,声音又软软的,让人气不起来。

  “你再不起来,等会儿霍昊阳兄弟来了,又会取笑你了。”林小娟有点无奈于女儿的撒娇,只得搬出慕容妍的死对头霍不悔出来。

  霍不悔不喜欢慕容妍,处处和她作对,慕容妍也视他为死敌,什么都不愿意落后于他。每当她撒娇,耍赖的时候,只要一搬出霍不悔来,准见效。

  闻言,慕容妍马上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耐看的小脸蛋上有着一抹“我绝不让他有机会笑我”的坚韧神色。

  林小娟在心里偷笑着,这一招呀,百试都见效。

  “妍妍,你起来了吗?”

  房外传来了慕容夫人的敲门声以及温和的问话。

  “奶奶来了。”正在换衣服的慕容妍听到祖母的声音,眉开眼笑。顾不得衣服还没有穿好,就跑去打开了房门。林小娟矮小,慕容俊高大,慕容妍看样子像父亲多一点,因为才三岁多的她比起同年的女孩子都要高很多。

  “妍妍。”看到孙女跑来替自己开门,慕容夫人满脸堆起了笑,一路赶来的疲惫都消失不见了,一弯下腰就把扑来的慕容妍抱了起来。

  “奶奶,你来了,我好想你哦。”慕容妍稚嫩柔软的声音娇娇柔柔的,听着格外让人心怜。她双手搂住慕容夫人的脖子,亲昵地把头搭放在慕容夫人的肩膀上。

  林小娟在房里看着这一幕,有点觉得不可思议。

  女儿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婆婆是什么态度,可女儿现在却和奶奶关系超好。她都想不明白原因是什么。

  “呵呵,奶奶也想妍妍。哦,衣服还没有穿上呢,天气冷,可别冷着我的小妍妍了哦。”慕容夫人看到宝贝孙女还没有穿好衣服,马上抱着慕容妍走进房里,看到林小娟在,语气一转,不客气地数落着:“你是怎么当妈的,天气这么冷,帮孩子穿衣服动作也不快点,你存心想让孩子受凉吗?妍妍可是大家家的心肝宝贝,你得小心照顾着,要是冷着了,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妈,房里开着暖气呢,哪里会冷?妍妍是我的女儿,我怀胎十月生的,我能不疼爱吗?妈说的话,好像我在虐待妍妍似的。”林小娟反驳着。

  婆媳见面,吵嘴还是常事。

  “奶奶,是妍妍听到奶奶的声音,特别想见奶奶,所以妍妍就先跑去开门,不想让奶奶等那么久,是妍妍的错,和妈咪无关的。”小妍妍撒娇的时候是很娇,但她也相当的懂事,三岁多的她很会说话。

  她的声音娇娇柔柔,眨着大眼,看着慕容夫人,一副都是她的错的样子。

  “好,不关妈咪的事,妍妍,奶奶不是在骂你妈咪哈,妍妍别误会哈,奶奶是非常好的人,不会随便乱骂人的。”慕容夫人一听到孙女这般说话,一颗心早就绽放成花了,她抱着慕容妍在床前坐下,一边厚着脸皮说自己是个非常好的人,一边帮慕容妍穿着衣服。

  林小娟失笑。

  真是一物克一物呀。

  慕容夫人这般强势的人,却被一个三岁的小屁孩子克得死死的。

  慕容妍偷偷地冲母亲做了一个OK的动作,意思是让林小娟不用担心,有她在,她绝不会让奶奶骂母亲的。

  看着女儿俏皮又懂事的动作,小娟心里又甜甜的。

  生妍妍的时候,因为产后大出血,差点丧命,所以慕容俊坚决不肯再生第二胎,就怕她会在分娩时再出意外。

  慕容妍聪明伶俐,会讨好人,小娟还没有生第二胎,慕容夫人也不说什么,其实也不敢说什么,她还是害怕惹怒儿子。

  慕容夫人很快就帮慕容妍穿好了衣服,这时候,若希已经载着霍昊天兄弟俩来了,三个年纪差不多的,读同一所学校,上同一班级,都是同学。

  蓝若梅那对龙凤胎才读小班,胡晓清自己接送。

  没过多久,两辆车便开出了别墅,送着三个小家伙去上学校了。

  ……

  黑帝集团。

  黑帝集团的办公大楼仅有十八层,千寻集团却有六十八层,气势上,黑帝集团和千寻集团相差甚远。但大家并不敢轻视黑帝集团。

  这间才开了三年的集团,资金浑厚到让外界咋舌,涉及的行业也多,几乎是千寻集团涉及的行业,他们都有涉及,似乎它的成立就是为了对付千寻集团似的。事实上从黑帝集团注册于T市开始,就开始直指千寻。

  初生牛犊不怕虎,新开的企业竟然挑战霸主,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姿态。

  不过三年来,大家也看到了,黑帝集团很利害,可还是不能把千寻集团打败,甚至在地位上都还追不上千寻。

  让大家充满好奇的是黑帝集团到底是谁家的企业?三年来,外界的人还从来没有看到过黑帝集团的总裁现身过。所以公事都是交由一位女经理处理,而那位女经理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见过她的人很少,知道她名字的人更少。

  这位女经理其实就是解淑娅。

  此刻黑帝集团所有职员工作时都分心,因为他们听到了一个让他们很兴奋,很好奇的消息,就是他们的总裁来了。

  他们都在低低地议论着,总裁到底是谁?

  总裁办公室里,黑帝斯坐在办公桌内,正在飞快地审阅着文件。掌管着烈焰门的他,处理公事的速度比霍东铭还要快,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就把所有文件都处理完了。

  办公室外面的秘书台前除了乔治之外,再无他人。

  除此之外,在总裁办公室位于的第十八楼,被封闭得密不透风,没有任何人可以到十八楼来见总裁一面,就连解淑娅想见黑帝斯都要黑帝斯愿意见她时才能出现在总裁办公室里。

  黑帝斯知道自己的神秘对自己是最有利的,所以他走到哪里,防御系统都启动,只要不撤下防御系统,他的手下就能把他保护得连苍蝇都飞不进来。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伸手就抄起了话筒,按下秘书台的内线电话,在乔治接听电话的时候,他低冷地吩咐着:“我要千寻集团名下所有子企业的名称及地址,十分钟后拿进来给我。”

  “好的。”

  乔治恭恭敬敬地应着。

  千寻集团根基在T市,想在这里和千寻集团斗,似乎很难有胜算,黑帝斯打算从千寻集团的弱处入手,从子企业入手,先把千寻集团浑身的刺挑掉,再来收拾主干。

  十分钟后,好几张打印着千寻集团名下所有产业地址的A4纸被摆放到黑帝斯的面前了。

  黑帝斯拿起那几张纸一目十行。

  最后他的视线定在了美食汤圆连锁店上。

  食物入手最容易。

  乔治在美食汤圆店那里注明了那是千寻集团划到蓝若希名下的产业,生意非常红火,原本只有九间连锁店,现在多开了三间,变成了十二间连锁店,本市汤圆行业几近被美食龚断了。每年的获利都非常丰富。

  乔治这次还很醒目,连带地把慕容俊爱妻林小娟的所有客户都提供出来了。

  林小娟现在就是本市有名的果蔬粮供销商之一了,很多工厂,餐馆,市场都是她的客户。

  现在的她,一年获利也相当的可观,而且她也请了很多工人,负责帮她送货,在乡下,她更承包了大量的田地,请了大量的工人帮她种植蔬菜粮食等。

  她走的这一条路,可以说很成功。

  让一向强硬倨傲的慕容夫人都在心底盛赞她有目光。

  林小娟经营的,也是食物,而且涉及到的人群更多,更广,如果在小娟的那些蔬菜果粮上面动点手脚,绝对可以翻天!

  黑帝斯边看,心思边转,唇边慢慢地浮起了阴寒冰冷的笑意。

  他出身和霍东铭不一样,经商手段,打击对手的手段也和霍东铭不太一样,他讲究的是结果,只要能打击对手,他可以不择手段,反正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人。他的手里充满了血腥味,他杀死的人有多少,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如果说霍东铭是商界霸主的话,那么黑帝斯就是商界枭雄。

  还不知道自己被黑帝斯盯上的林小娟,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傍晚,孩子放学的时候,若希刚好忙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她便亲自到学校里接儿子。

  到了幼儿园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了熟悉的红色奥迪,是那么显眼地停在学校门前。

  那是霍东恺的车。

  霍东恺怎么来了?

  这时候到了接孩子的时间了,若希看到霍东恺下了车,径直向园里走进去。

  看看自己摆放在车头的接送卡,若希眼露疑惑,接送卡还在她的手里,东恺进园能接到孩子们吗?

  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霍东恺竟然接到了孩子。

  他笑呵呵地,像极了一位慈父,抱着小昊天,从园里走出来,小昊天的书包,他背在身上,霍不悔却自己背着书包,跟在他的身后走出来。

  “四舅偏心。”小不悔边走着,边指责着霍东恺。

  有时候四舅来接他们,四舅父每次都是抱表哥,不曾抱过他。

  “四叔,你能同时抱我和不悔吗?”小昊天听到表弟的指责,满脸期待地看着霍东恺。

  霍东恺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外甥,原本他更该疼爱这个和他一样是私生子身份的外甥的,偏偏他最疼爱的却是霍昊天,因为他对若希那份难以放下的痴恋。

  “好,四叔同时抱你和不悔。”小侄儿的要求,霍东恺没有不答应的,他马上弯下腰,一手把小不悔也抱了起来,反正他身材高大,力气不轻,两个小鬼虽然天资聪颖,有时候显得老气横秋,身体发育倒是和正常孩子无异,他还能抱得动两个孩子。

  抱着两个孩子才走了几步,霍东恺就停下了脚步,他察觉到了异样。

  抬眸,他就看到了蓝若希站在他的车前,正靠着他的车身,双手环胸,杏眸炯炯地注视着他。

  一身黑色女式西装的若希严肃的气息和霍东铭格外的相似。

  “妈咪。”

  “大舅妈。”

  两个孩子一看到若希,马上挣脱了东恺的怀抱,滑下地,就向若希奔跑而去。

  霍东恺眼神急闪,然后镇定自若地走到了松开双手,蹲下身去笑对两个孩子的若希面前,低沉地叫了一声:“若希。”

  若希亲了两个孩子一记,然后把两个孩子塞进了自己的车内,关上了车门,才转身面对着霍东恺。

  霍东恺的眼眸神色很深,一直跟着她的身影转,在她转身面对他的时候,他又仓惶地敛回了自己贪婪,痴恋的灼热眼神。

  “接送卡还在我手里,你怎么接到他们的?”

  若希笑问着,眼神却相当的严厉,定在霍东恺峻冷的脸上,好像她是老师,霍东恺是迟到的学生,正被她质问迟到的原因似的。

  霍东恺也定定地和她对视着。

  大哥不在,其他家人也不在,忍不住地,他压抑着的,对若希深深的爱恋,流露出来,眼神从镇定转为灼热。

  “他们的班主任是我同学的太太,我是昊天的亲叔叔,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来接他,没有什么不妥的。”这就是他没有接送卡也能接到孩子的原因。

  若希眼内飞快地掠过了一抹严谨,幼儿园是有明文规定的,接送孩子都凭接送卡,无卡便不能接送,可此刻幼儿园却对霍东恺开了先例,虽说霍东恺绝对不会伤害孩子,可这样也容易存在着危险,幼儿园能为霍东恺开先例,就会为其他人开先例,万一有些熟人心怀不轨怎么办?

  为了孩子的安全,她私下要找园长说说这件事。

  “没有约佳佳吗?”若希故意在东恺面前提起宁佳,意为警醒东恺,她仅是他的大嫂,宁佳才是他该去用心爱的女人。

  “没有。”提到宁佳的时候,东恺眼神显得错综复杂起来。

  可见他对宁佳并不是没有感情的。

  只是他更重于若希。

  “晚上让佳佳到家里来吃饭吧。走吧,回家了。”若希笑着说,然后转身就想回到自己的车里。

  一只大手迅速地伸来,非常冲动地捉住了她的一只手,那大手一触到她的手,马上紧紧地扣握住,恨不得把她的手都揉碎。

  “若希,大家带着孩子找个地方坐坐吧。”霍东恺捉住若希的手时,也巧妙地移近了身躯,挡住了车内两个孩子的视线,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动作。

  若希低首,然后又抬眸,杏眸里一片清冷,语气严肃至极:“东恺,长嫂如母呀。”

  东恺对她的情,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放下?

  闻言,霍东恺如触电一般,松开了握着她的手,俊颜上表情虽然不变,眼眸深处却闪过了歉意。他太冲动了,他怎么能对她越轨?

  “我先带孩子们回去,记得叫佳佳回家吃饭,不错的人儿呀,不知道珍惜,悔恨时别哭哈。东恺,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不过我还是希翼你像东铭一样有责任感。”说完,若希拉开了车门,钻进了车内,笑着对孩子们说着:“回家了。”

  “四叔,你动作快点哈,别让妈咪把你甩在后面了。”霍昊天摇下车窗对霍东恺说着,意思是让霍东恺和若希比赛。

  霍昊阳也附和着说。

  看着天真无邪的侄儿,霍东恺忽然觉得自己在他们面前,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若希发动了引擎,把车开动了。

  片刻后霍东恺也钻进了车内,开车离开了学校门前。

  两辆车都消失之后,不远处一名戴着黑色墨镜,挡住了大半面容的女人闪了出来,她的手里拿着一台手机,手机拍照镜头正对着若希和东恺刚才站的地方。

  东恺捉拉若希手的情景,被这个女人全都拍了下来,而且拍得清清楚楚。她的手机功能很健全,拍出来的照片放大后,甚至可以看到霍东恺捉握住若希手的时候,那手指是那般的急切,那般的霸道,那样的贪婪。

  唇边浮起一抹阴森森的笑意,墨镜下面的眼眸载满了深深的怨恨。

  收好手机,女人转身就走,没多久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若希来接孩子,东燕还在企业里忙着。若希是老板,随时可以离开企业,她现在仅是若希的助理,若希一走,很多事情都堆到了她的头上。

  她一直忙到五点半,和其他工人一起下班的。

  下了班之后,她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前往步行街逛街购物,买的大都是家里几个孩子的衣服,或者吃的。

  傍晚的步行街比起白天的时候要热闹得多了,车多,人更多。

  东燕刷了不少钱,包了很多东西,她一个人提着大包小包的走出步行街,向自己的宝马走去。想到回到家里,儿子看到她替他买的新衣服,肯定会开心的,她的心情越发的愉悦起来。

  与此同时黑色豪华的商务车如同走马观花一般,在街道上飞掠而过。

  黑帝斯是没有兴趣欣赏街道之景的,他在那么多国家飞来飞去的,繁荣的街道见多了。

  “门主,那里便是T市最高级的街道,步行街了,那里随便一间店铺都是高档的,物价高得吓死打工一族。”乔治坐在黑帝斯的身边,在车经过步行街的时候,向黑帝斯先容着。

  “嗯。”

  黑帝斯随意地应了一声,依旧没有兴趣看一眼车外。

  “门主,要不要去逛逛?”

  乔治小心地问着。

  “我不是女人。”

  黑帝斯总算扭头看了一眼步行街,然后他全身血液就往脑门上冲,他看到了。他看到了那抹娇俏的身影。

  是她!

  哪怕是一次的露水迷情,他也能一眼就把她认出来,哪怕他看到的仅是她的背影。

  他的对她的牵挂入骨入髓了,哪怕相隔了多年,凭着熟悉,他也能轻易就辩认出来。

  “马上,马上,把车开向步行街!”黑帝斯急切地命令着,那急切的神情,急切的语气让开车的保镖以及坐在他身边的乔治都惊愕不已。在保镖马上掉转车头向步行街开去的时候,乔治好奇地往步行街扫去,想知道是什么让门主改变了主意,更让门主神情急切的。

  可惜老天爷并不吝惜黑帝斯寻找东燕的苦,在他的车掉转车头的时候,车流太多,他的车一时之间无法迅速地开到步行街去,而他看到霍东燕背影的时,东燕是钻进车内打算离开的。

  当他的车好不容易开到步行街口的时候,霍东燕的车早就开走了。

  思了多年,让乔治找了大半个月的人,就这样生生地从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步行街口前的停车场停的车太多,他刚才仅能看到东燕的背影,却看不到东燕的车牌号,只知道那是一辆宝马,可在这里,开宝马的人太多了呀。

  “该死!”

  黑帝斯下了车,四处张望,寻找,再也看不到霍东燕的身影时,他气恨地低咒着。

  “门主,怎么了?”乔治和保镖也急急地下车,关心地问着。

  “我看到她了,我刚刚看到她了!该死的车流!该死的,她又不见了!”黑帝斯神情是无比的激动又无比的懊恼,他甚至在气自己,为什么在乔治向他先容步行街的时候,他不看一下,如果他早一点看,就能早一点看到她,也就能争取到见上她的时间呀,就算未能见上,至少也能撞上她的车吧,也能知道她的车牌号码吧。

  都怪他!

  都怪他!

  明明她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了,他竟然生生地错过了。

  懊悔像鱼网一般,把黑帝斯的心紧紧地缠住。

  “她?”

  乔治微愣,随即明白了黑帝斯口中的那个她就是门主四年前碰过的女人。

  “乔治,马上让人彻查所有开宝马的车主,我要所有开宝马车的车主身份及资料。”黑帝斯懊悔过后,恢复了理智,马上低沉地吩咐着乔治。

  就算这里很多人都开宝马,至少搜寻的范围缩小了一些。

  只要她还在这个城市里,他就一定能找到她的!

  “是,门主。”

  乔治在心里低叹着,又一项艰巨的任务。

  看来门主对那个女孩子是一次倾情呀。

  少见!

  想必那个女孩子美若天仙。

  能开宝马的,必定身份不低,又能让门主一次倾情的,必定是少见的美人,他可以从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查起。

  烈焰门的信息网的确很不错,虽然在这里不算健全,却也能在数个小时之后,就能把所有开宝马的车主身份及资料查到了,送到了黑帝斯的面前。

  天色早已深沉下来,又是一个让黑帝斯难眠的长夜。

  “门主,霍东铭的妹妹霍东燕也是开宝马的。”乔治把资料送来给黑帝斯的时候,提醒了一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