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89 谈情说爱

189 谈情说爱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1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5

   南山区,水岸新村。

  慕容夫人半躺在慕容妍的小床上,亲自哄着慕容妍入睡。

  林小娟的事情,她也知道了。

  第一时间,她就否认了林小娟的菜有问题。哪怕她百看小娟百不顺眼,但小娟的性情她是了解的,小娟绝对不会拿别人的性命来开玩笑,所以她的菜不会有问题。

  在这里,她没有什么权势,她并没有出面帮助儿媳妇,她更相信自己的儿子,有儿子在,儿媳妇会没事的。

  慕容妍很快就睡着了,她虽然想等着父母回来,可年纪太小了,承受不了周公的诱哄,很快就举白旗投降,跟着周公走了。

  看到孙女睡着了,慕容夫人在孙女可爱的脸上轻轻地磨蹭一下,然后才滑下了床,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这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她马上就往楼下走去,她下到一楼的时候,慕容俊已经和林小娟并肩走了进来。看到她下楼来,慕容俊本能地问了一句:“妈,你怎么还没有睡?”

  “没事了吧?”慕容夫人看了一眼小娟,问着慕容俊。

  一整天,她的心也悬着。

  此刻看到儿媳妇回来了,她发觉自己原来也是很关心这个她百看不顺眼的儿媳妇。

  “妈,没事了,害你担心了,对不起,我先上楼了。”小娟被这件事整得疲惫不堪,她勉强冲婆婆笑了笑,然后就往楼上而上。

  慕容夫人扭头看着她上楼,数次想说什么,最终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儿子,问着:“查清楚了吗?和小娟有关吗?警察还会不会再来带走她?”

  慕容俊敛回追着妻子上楼的视线,看着母亲,忽然笑着:“妈,你会关心小娟吗?”

  这么多年了,母亲还是不肯说一句她愿意接纳小娟的话,哪怕他看出母亲心里其实认可了小娟,不过他要母亲亲口说出来,这样他才会带着妻女光明正大地回到慕容家去。慕容家族的人都知道他这个浪子结了婚,生了女,可还不曾带妻女回过家里,族中的长辈们都心急如焚,说慕容家的后人不能老在外面漂流,要求慕容夫人尽早把孙女接回慕容家,就算不长住也要让族中的长辈们见见。

  慕容夫人也笑:“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太太,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了你的面子着想,我能不关心吗?我关心的是我的儿子。”儿子想套她话,她偏不让儿子如愿,这小子老是把她克得死死的,有时候,她就是想硬过儿子。

  “你赚那么多钱,都没有地方可以花了,她嫁给你,还生了女儿,就该在家里循规蹈矩地当全职太太,她倒好,天天往外跑,现在好了,出事了。”慕容夫人数落着。

  “小娟的菜没有问题,是被人投毒陷害的。”慕容俊知道母亲是在含沙射影想知道答案。

  他也有点累了,最近为了防黑帝斯出手,他的精神可是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不仅密切注意千寻集团名下所有子企业的动静,更要防着黑帝斯使阴招。今天爱妻出事,在警察局里又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他想快点上楼休息。

  “那个天杀的,竟然下毒害人!”

  慕容夫人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后却怒火三丈。

  她霸道惯了,横惯了,最受不了被人欺负。

  儿媳妇被欺负,她觉得就是别人欺负她。

  “俊儿,一定要把那个投毒的人揪出来,扒了他的皮,挑他的筋,断他的骨,喝他的血,挖他的心看看是红是黑的,竟然拿人命开玩笑……”慕容夫人暴口而出,比慕容俊还狠。

  慕容俊似笑非笑地瞅着自己的母亲,说着:“那好,妈,等到揪出那个人的时候,我就让妈去行刑哈,我先上楼了。”

  说完抛下错愕的母亲,往楼上而上。

  “哎,俊儿……”慕容夫人错愕至极,她只是生气地骂几句,不是真要那样做,儿子不会是当真的吧?

  她年轻时也狠过,不过还真没有扒过人的皮,挑人的筋,断人骨,喝人血,挖人心呀。

  慕容俊回到房里,林小娟已经洗好了澡,正在衣柜前替慕容俊找衣服,看到他进来,她把找好的衣服拿进了浴室里,然后走出来对慕容俊说道:“衣服准备好了,快洗澡吧。”

  慕容俊不说话,默默地顺着她的意思进了浴室里。

  很快地,里面传来了水流动的哗哗声响。

  小娟去看了看女儿,才重新回到房里。

  躺在床上,她虽累,却半点睡意都没有。

  她还在想着白天发生的中毒事件。

  她很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她的菜里投毒。警方们发现的疑点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细细地回想自己活到现在也有三十岁了,她还不曾和什么女人结怨,结仇,是谁会这样对她?唯一可以说是结怨的,就是沈柔了。可是自从沈家败落之后,沈柔已经疯了,送进精神病院治疗好几年了。

  一个疯了的女人是没有智慧如此投毒的。

  那是谁?

  真如媒体所说的是为情吗?

  慕容俊有外遇?

  不可能!

  这个男人几乎每天晚上都缠着她嘿咻,要是有外遇,对她的兴趣就不可能数年如新婚的。

  那是慕容俊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别人拿她开刀的?

  黑帝斯的事情,慕容俊并没有告诉林小娟,他想到黑帝斯要对付的是千寻集团,而小娟和千寻集团是半毛线的关系都没有,黑帝斯应该不会拿小娟开刀的。

  “怎么了?”低柔的嗓音自头顶响起,慕容俊已经躺在她的身侧了。

  仰脸看着这个非凡的男人,小娟平淡却又锁着眉说着:“我很想知道是谁这般害我。”

  在她的发丝上亲了亲,慕容俊把她搂入怀里,温眸掠过了一抹冷狠,又飞快地回复了温和,温沉地说着:“我会把那个人揪出来的,现在很晚了,睡吧。”

  枕着他的手臂,小娟没有再问下去。

  她也真的累了。

  很快,她便在慕容俊的怀里沉沉入睡。

  确定怀里的人儿入睡了,慕容俊才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出外室拿起手机打电话。

  片刻后,他才重新回到里室。

  不是黑帝斯干的!

  他的人告诉他,是一个叫做苏红的女人。

  苏红,他并不陌生,这个女人曾经和霍东燕是同学,是好友,痴恋霍东铭近十年,后来看到霍东铭和若希走在一起了,估计是嫉妒成恨吧,老是教唆霍东燕和若希作对,终是惹怒了霍东铭,连累了整个苏家。可惜这个女人还是不知死活,竟然还加害霍东燕,最终入狱。

  过了那么多年,她估计早就出狱了。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还还是那般的毒。

  可小娟和她有什么仇恨,她怎么对付小娟?

  她要对付也是对付若希,对付霍东铭吧?

  不管怎样,既然知道是苏红做的,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敢动他的小娟,九命怪猫都不够死。

  慕容俊已经吩咐人一定要把苏红找出来,不整死她,他就不叫做慕容俊。

  后来像是想到了什么,慕容俊换过了衣服,拿起车锁匙,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无名庄园。

  深夜里的庄园显得格外的安静,除了院落里的路灯还亮着之外,到处都看不到人影了。

  烈焰门的人都是隐在暗处的,只要有人靠近庄园,他们都会知道,可表面上,谁都以为这是一座普通的庄园。

  二楼的书房里还亮着灯,黑帝斯坐在书桌内,背靠着椅背,看着站在桌前的乔治。他的眼睛也是黑漆漆的,凝视着人的时候,眼神深深的,就像无底洞,让人探不到底。其实,他和霍东铭还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怪不得两个人会成为对手。

  “慕容俊的太太遭人投毒陷害闹得满城皆知。”

  黑帝斯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他说这句话的心思。

  他的俊颜在灯光的映照下,很美,很有性感。

  健硕的身躯套着平常的家居服,比起白天时少了一份深沉,少了一分冷冽,多了一分温润。他敛起冷冽的时候,其实更加的吸引人。

  “门主,他们会不会怀疑到大家的头上来?”乔治深思着。黑帝集团对上千寻集团,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霍东铭和慕容俊暗地里都有很强的人脉网,他们第一反应肯定怀疑是大家,不过两个人都不是冲动的人,他们必定会深查,查清楚了,自动就会还大家清白。”黑帝斯淡冷地说着。

  乔治有同感。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乔治试探而恭敬地说着:“门主,我顺便也查了一下,投毒之人是一个叫做苏红的女人。这个女人曾经暗恋霍东铭多年,也曾是霍东燕的最好朋友,后来因为嫉妒成恨,惹怒了霍东铭,被打击报复,再后来她也报复,就伙同其弟拿霍东燕开刀,给霍东燕下药,让其弟奸污霍东燕,以至姐弟同时入狱。这对苏家姐弟很无耻,弟弟好色,把姐姐都玷污了。”苏红被苏厉枫强了的事情,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乔治能查到这一点,不得不说他有手腕。

  “暗度陈仓。”

  黑帝斯忽然冷笑着吐出了四个字。

  乔治微愣,随即意会过来:“门主的意思是,苏红真正要对付的是霍东铭夫妻,先拿林小娟开刀,是引开霍东铭夫妻的注意力?”

  黑帝斯抿唇不语。

  眼里却有着对乔治的赞赏。

  “门主这个女人可以加以利用,大家要不要收进来暂时充当棋子?”

  黑帝斯摇头。

  “落井下石!”

  ……

  隔天。

  晴空万里。

  一大清早,太阳就爬上来了。

  若希睁开了惺忪的双眸,习惯性地往身边一摸,空无一人,霍东铭早就不在床上了,身侧的位置都是凉凉的。

  坐起来,她也没有多想,换过衣服,洗刷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时间还早,不过是清晨六点多。

  步入了夏季,天亮的时间越来越早。

  她独自走到后院里,散着步,呼吸着清晨清新的空气。

  沿着林荫小路走着,偶尔她会摸摸路边种植的风景树。偶尔又会停在花圃前赏赏花,心情显得愉悦,昨天的事情似乎都被甩到了九天云外去。

  蓦然,她转身。

  对上一双深沉的眼眸。

  霍东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她的身后。

  “东恺,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声不响,吓我一跳。”看到是霍东恺,若希不着痕迹地退后两步,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俏脸上却扬起了一抹温淡的笑容,但杏眸里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防备。

  霍东恺看她一眼,然后走到了一张石凳前坐下,淡冷地说道:“若希,能坐下聊聊吗?”

  暗恋她多年,她成为他嫂子也有几年了,他和她还不曾好好地聊聊。

  若希转身看着他,发觉他的神情有着几分懊恼,似是被什么心事困扰着。这个小叔子,一向话就不多,有什么心事从来都不会和人诉说,因为私生子的身份,背负着不少心理压力。对他,若希是同情的。

  在他身边坐下,她语气显得温和起来,笑问着:“和佳佳吵架了吗?”

  霍东恺没有马上回答她,只是向后靠着石凳的椅背,仰起了俊脸,看着头顶上的树木,神情专注,好像在数着树上有多少枝丫,多少树叶似的。

  若希也不追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宁辰找我。”

  “催你和佳佳结婚吧?”宁佳毕竟也不年轻了,二十八岁属于大龄剩女了,宁家就她一位小姐,又和东恺顶着男女朋友关系两年有余了,宁家两位爷们自然想妹妹的婚事早点定下来,那样他们也算是完成了父母未能完成的责任。

  霍东恺没有答话,默认了。

  “你怎样回答了?东恺,佳佳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你别错过了她,你们俩个其实挺相配的,她生活上粗心,你细心,你话不多,她话多,取长补短,多好呀。”若希是真心喜欢宁佳那个率性的姑娘,那么多千金小姐,对东恺最真心的就是宁佳了,宁佳的身份也配得起东恺。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看得出来,东恺也是很在乎宁佳的。

  “若希。”霍东恺忽然扭头,定定地看着她,“我爱的人是谁,你应该知道。”

  若希不恼,只是向后一靠,也像东恺一样靠着石凳的椅背,凉凉的感觉传来。她仰头,也看着头顶上的树梢,密集的树叶层层叠叠的,挡住了初升的朝阳,树底下阴阴的,没有树的地方却明亮照人。

  “你觉得爸错在哪里?”

  霍东恺眼神加深,瞅着她。

  半响,他低沉地说着:“不负责任。”娶了妻,生了子,不尽为夫之责,不尽为父之任,在外面金屋藏娇,到头来却落得两头皆空,情人入狱,情已尽,妻子闹离婚,情已断,既伤人,又伤己,更累家庭。

  “你觉得你和爸有什么不同吗?”

  若希偏头看他,眼神变得非常严肃。

  霍东恺又沉默了,唇,抿了起来。

  若希闪了一下眼,敛回了视线。他抿唇不语的动作像极了她的男人,她还是别看太多,免得产生错觉。

  他暗自发过誓,永远都不会伤害她和大哥,也不会插足他们之间。现在他人是做动了,可是心还没有做到,他的心还在她身上徘徊着。

  “如果你不放下,对你,对佳佳都是伤害,对佳佳更是不负责任。你要是不想负责任,何必苦苦追求她一年?成为男女朋友两年有余,青春会流逝,女人不耐老,你不要拿着你的痴心来误了佳佳的青春,等她红颜不再时,你要是嫌弃了,她怎么办?东恺,虽然大家的交集不深,但在我的眼里,你是和爸不一样的男人,你顶天立地,白手起家,责任心重,和你哥一样的真汉子。当然,你要是想在我眼里改变形象也是可以的。”

  若希浅淡地说着,第一次和霍东恺公开谈情说爱,谈责任心。

  “可我对某个人情深似海,爱得刻骨铭心,我要是娶了她,不就是让她步上了大妈的后尘吗?”霍东恺苦涩地看着她,他也不想做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可是他对她的暗恋时间太长了,他真的很难放下。这么多年了,昊天都快四周岁了,他以为他放下了对大哥不正常的爱恋,也能放下对她的感情。

  他错了。

  他爱她远比爱大哥要深,也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把对大哥不正常的爱恋转变成为敬爱。可对她的爱,他真的……

  “她有什么值得你如此深爱?”若希叹了一口气。

  感情这东西,有时候真的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明。

  自小到大,她和他不过是点头之交,她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她付出了这般深沉的感情。

  她有什么值得的?

  “爱很奇妙,不需要理由,爱了,便是爱了。”霍东恺语气里的涩意更重了。重到让若希都心酸起来。

  她向天发誓,她从来没有勾过他的心。每次见面,她只不过有礼貌地叫他一声“东恺哥”,然后投给他一记温和率真不带任何杂质的笑容。

  “佳佳……我不知道拿她怎么办?”谈到宁佳,霍东恺眼里闪过了慌乱。

  他放不下若希,却又不愿意失去宁佳。

  这几年来,他早就习惯了宁佳相伴的日子,他喜欢听着她肆无忌惮地胡说八道,喜欢她和他赛车的飙狂,喜欢出海的时候,她开着快艇,乘风破浪的样子。

  母亲入狱后,他极少会回到霍家来,每次回来都是因为想念侄儿。家人对他的关心虽然比起以往更甚一些了,连大妈都吝惜他,对他态度很好了,会关心他了。可是真正陪伴他走过母亲入狱后,黑暗心酸的日子的人却是宁佳。

  她从来不会用有色眼神看他,不会嫌弃他的私生子身份,不会嫌弃他有一个坐牢的母亲。她对他一向都是真心真情。

  如果没有先入为主,他一定会爱惨宁佳的。

  “东恺,其实你对佳佳是有爱的,只不过你还没有看清楚。你呀,别学东铭,看了那么多年,临到要结婚时都还没有看透,差点误了终身。”若希叹了一口气,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东恺自以为爱她情深如海,其实早已慢慢淡化,只是他还不自知。正如霍东铭一样,霍东铭一直爱的都是她蓝若希,却以为爱上了姐姐蓝若梅,直到姐姐逃婚,他没有心痛之感,又经她一句醉话点醒,才突然看透他的真爱。

  还好,东铭和她,没有错过。

  所以,她希翼东恺也不要错过。

  否则悔恨的时候,已经错过。

  “宁辰说,如果今年内,我再不娶佳佳,就让大家分手,他安排佳佳另嫁他人。他太专横了,就算是佳佳的大哥,也不能如此专横,他怎么能安排佳佳另嫁他人,不考虑佳佳的感受呢?”想到宁辰找自己说的话,霍东恺忍不住生气。

  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其实就是心急。

  若希浅笑,更加笃定他是爱上了宁佳。

  她笑意盈盈,眼神透澈地注视着东恺,说着:“东恺,你知道女人嫁人,如果无法情投意合,那么她会如何选择才会幸福?”

  霍东恺定定地看着她,等着她说出答案来,看她的眼神,竟然比起刚开始时少了三分的灼热,情,其实已淡化不少。

  “聪明的女人都会选择一个爱她的男人嫁了。宁佳是个聪明的女人呀。”意思是宁佳要是无法嫁给他,一定会听从宁辰的安排,嫁一个她不爱,但爱她的男人。

  “可是,自己不爱的,怎么能幸福。就算对方很爱又如何?”霍东恺一下子想不明白。如果这样也能幸福,他可以马上就娶宁佳。在他的眼里,只有大哥大嫂这样两情相悦的才能幸福。

  “因为对方很爱,才会关心你,照顾你,呵护你,宠着你,平心静想,就会觉得幸福了。再说了,人心都是肉做的,感情可以培养,对方如此付出,总能感动你的。”

  霍东恺豁然开朗。

  回想起这几年的生活,宁佳对自己的关心,照顾,的确,她在,他觉得生活很美满,和她相处的时候,他总能忘记若希的存在。

  “东恺,好好想想,有时候,你自认为的深爱其实已经不存在了。”若希意味深长地说着,然后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在站起来的时候,她抬眸,忽然看到顶楼的栏杆前,一道俊挺的身影正立于那里,垂眸注视着她和东恺。

  那身影她最熟悉不过了,正是霍东铭。

  敛眸,迈步,她往屋里而回。

  霍昊天已经起床了,小家伙似乎睡得还不够,一边下楼,一边打着呵欠。

  老太太在厅里坐着,正在翻看着今天的报纸,看到霍昊天下楼来,老太太心疼地说着:“昊天,来,来,曾祖母抱抱,可怜的孩子,这么早就要起来上学了。”

  若希进屋就是看到老太太爱怜地把小昊天搂抱在怀里,老太太身体不好了,她自然没有力气再抱起小昊天。

  一旁侍候着的美姨也不会让她再抱霍昊天。

  “妈咪。”小昊天看到若希进屋,便退出了老太太的怀抱,叫了一声。

  若希笑着应了声,向老太太呵寒问暖一番后,吩咐保姆侍候孩子们上学,她则往顶楼而上。

  顶楼的世界永远比院落要安静。

  这里通常都是霍东铭的地盘,只要他在上面,没有他的同意,其他人都不敢前往打扰,当然了除了被他宠上天的若希除外。

  若希上了顶楼,走到了东铭的身后,伸手搂住他的腰部,把自己贴到他的背后,默默不语。

  东铭捉握住她搂着自己腰部的双手,然后自腰际扳开,把她拉到自己的身旁站着,扭身,深沉的眼眸如针一般刺着若希。

  若希也定定地迎视着他的刺视。

  夫妻俩这样对视了足足一分钟,东铭的眼神才转为温柔,晨风吹着,把她的发丝吹动起来,她还没有挽起高髻,长长的秀发飘动,如同瀑布一般美。

  伸手,他攫取她的发丝,细细地轻揉把玩,语气总是散发着让若希暖心房的宠溺:“东恺听劝否?”

  若希笑,问着:“你不会误会吗?”

  东铭笑,缩回了把玩她发丝的大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手机上面点弄了一下,然后把手机递到了若希的面前,低哑地说着:“如果我会误会,不是正中他人阴谋吗?”

  若希好奇地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手机,一看,却愣住了。那是几张相片,是那天东恺去接两个孩子时,她和东恺相处的那几分钟,东恺捉住她的手,这一幕暧昧也被拍了下来。

  是谁拍的?

  发给东铭,是想让东铭误会她和东恺有染吗?

  “若希,我的心,你的情,你懂,我也懂,我永远相信你。”东铭把发愣的她带入怀里,随即把别人发到他手机上来的那几张相片全都删除了。

  东恺对若希还有情,可能,但若希对东恺,从来就没有过爱情。

  发相片的人,他查到了。

  昨天深夜,他和慕容俊已经处理了那个人。

  可惜,她连人带车一起掉进了大海,生死未卜,活找不到人,死找不到尸,依旧是他心底的隐患,他想不到会是她!

  苏红!

  贼心不改,出狱后竟然来找他报复。

  出狱后的苏红仗着姿色,身材到了一间大型夜总会当了小姐,因为她美,所以在那间夜总会里很红,被称为黑夜里盛放的玫瑰,简称黑玫瑰。她积赞了不少钱财,全都用来报复他和若希。

  林小娟的菜被投毒,就是苏红下的手。她暗度陈仓,把大伙的注意力都往林小娟身上拉去,然后趁机想在若希名下的美食汤圆店下毒手。慕容俊昨天深夜把他叫出去,告知他是苏红投的毒后,他就猜到了苏红的阴谋,两个人带人潜伏在美食汤圆店四周,等着苏红出现,在凌晨四点的时候,苏红果然带着大量的毒鼠强想投到美食汤圆店里,因为美食汤圆店的汤圆师父是很早上班的,所以汤圆店开了门。

  苏红想趁机投毒的时候,被他们抓了个正着。

  苏红眼见败露,马上钻上一辆轿车,估计是她自己的车。她发疯一般,又好像是有计划一般,开车往海边而逃。

  开到了海边一处极矮的崖上,她无路可逃,便连人带车撞入了大海。

  他们马上安排人下海寻找,因为天色黑,苏红落水位置海水也深,他们没有找到人。

  车,沉入了海底。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苏红便是他心中的隐患。

  “东恺对佳佳有情。”

  若希窝在他的怀里,觉得分外安宁。柔柔的朝阳还没有辣味,如同慈母的手,轻抚着他们。

  “他死心眼,放不下对你的痴恋。”东铭沉沉地说着。

  “给他时间吧,他会放下的,宁辰开始逼他结婚了,我想,他很快会看开的。刚才大家谈了情,说了爱,如果他还是看不开,放不下,那大家也帮不到他了,能说的,我都说了。”若希理了理东铭的西装服,转问着:“你刚从外面回来的吧。”

  东铭低首看她,眼神闪闪。

  “忙什么去了?”

  “处理投毒之人。”

  “杀了?”

  “没有,她自己投海了。”

  “谁?”

  “大家都认识的,并且对大家都是非常了解的一个熟人,苏红。”

  “她?她和小娟无冤无仇……她是冲着我来的吧?”才说了半句,若希就想明白了。

  霍东铭笑,不愧是他的老婆。

  “坐了牢,还不知道错吗?竟然还要害人。”若希语气也凌厉起来,对苏红,她是半点也不同情的。

  “就是坐了牢,恨积深了,所以找大家报复。她开车撞入大海,生死未卜,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冒出来。不过,放心,有我在,天塌下来,我也会顶住的,绝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你一分一毫。”他说过了的话,许她一生安宁,一世幸福,就一定会做到的。

  倾尽一生,他也是冲着那誓言,永远把她护于身后,捧于掌心,宠于心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