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0 黑帝斯出手了

190 黑帝斯出手了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88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5

   开心与失落就是一对相反词,在不同的角落里同时存在。

  在霍家里,东铭和若希心心相印,相亲相爱,共看朝阳东升,共享清晨的宁静。在无名庄园里,黑帝斯却被一个又一个梦惊醒。

  宽敞的大房里,摆设并不多。

  他喜欢空旷的感觉。

  所以他的大房间里除了一入房门口,设在右侧的小吧台之外,就仅有一套沙发,一张大床,一个衣橱。

  一百五十平方米大的超大房间,几乎占据了一层楼的三分之一的地方,这么大的房间仅摆下那么丁点东西,给人的感觉就是空荡荡的。

  朝阳从微开的窗帘穿进来,落在光滑鉴人的地板上。

  黑帝斯躺在那张长两米,宽两米的大床上,仰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脑里回味着那些梦。每一个梦境都是差不多的,都是他找到她后的见面情形。

  千百种,却没有一种能让他心安。

  他梦到,她身边有其他男人,她说是她的丈夫。

  他梦到,她说恨死他,让他永远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梦到,她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可她说不是他的孩子。

  他梦到,她要拿着刀杀了他,说他害惨了她。

  他梦到……

  梦到太多了。

  不管是哪一个梦境,都深深地揪紧了他的心。

  偏头,外面阳光普照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算算时日,他来中国也有两三个月了吧?

  他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待过这般长时间的。

  这一次会在这里待那么长时间,全都是为了找她。

  女人,希翼你不要让我失望。

  黑帝斯在心里暗思着。

  他费这么大的劲,花费这么长的时间用来寻找她,他自然希翼找到她的时候,两个人能有圆满的结局。

  从床上坐起来,黑帝斯下了床,走到了窗前,拉开了窗帘,窗外看到的依旧是毫无美感可言的院落。这座庄园至少要一年后,才会有美景可言。

  院落里看似空无一人,其实每个角落里都隐着人。

  他仅带来了八名保镖,但长老们却安排了近五十名的手下隐藏在庄园里或者附近,只为保护他和照顾他。

  乔治自己还会安排一些力量跟到中国来,那是乔治的事情了,他是不会过问的。反正他吩咐给乔治的事情,只要乔治能完成,能让他满意便可。

  仰眸,看看天空上的太阳。

  他感到太阳东升,便是新的开始,新的希翼。

  他要坐上T市霸主的宝座,他要找到他的女人。

  想到这里,黑帝斯霍地转身,走到衣橱前打开衣橱,从里面拿出一套衣服,迅速地换上。

  这里很多人照顾他,不过他的房间他从来不让别人进入,哪怕是佣人都不行。这是他的习惯,不管他走到哪里,只要是他的卧室,他就绝对不让人进入,酒店房间例外。

  数分钟后,黑帝斯端着俊脸,穿着黑色的西装,没有系领带,走出了房间,乔治已经站在他房前不远处等候着他了。

  “门主。”

  看到黑帝斯出来,乔治马上恭恭敬敬地迎上前,叫了一声。

  “乔治,马上通知解淑娅,可以开始行动了。”趁着昨天林小娟惹上了中毒之嫌,霍东铭和慕容俊还重点关注林小娟,他刚好可以落井下石从蓝若希身上下手。

  打蛇打七寸,只有打住了霍东铭的七寸,才能让霍东铭大乱,霍东铭乱,他才能趁机夺取霍主之位。

  “是。”

  “乔治,打电话给阿鲁长老,让他秘密前来此地,我需要他的协助。”黑帝斯越过了乔治,往楼下走去,低沉的吩咐依旧传回。

  乔治一一应着。

  他知道,门主要正面出手,打击千寻集团了,开始取代千寻集团的计划正式启动了。

  或许门主是觉得黑帝集团现在T市的地位还不及千寻集团,所以让他找起人来不够方便,不够迅速吧。

  那个女人,乔治也很感兴趣了,他很想知道是怎样的一个女人,会让门主如此倾心。说不定,那个女人还替门主生了个孩子呢。乔治没有忘记他当初也劝过门主要赶紧选定一个女人孕育下一任门主。

  只不过他没想到门主会选定中国女人。

  不过也怪不得门主的,门主身上流着一半的中国血液,门主的所有外貌特征都是东方的。

  “备车,我要出门。”

  “是。”

  下到一楼,黑帝斯如风一般,就刮出了主屋。

  那辆豪华的商务车已经等候在外面了,好像有预知似的。

  保镖恭恭敬敬地替黑帝斯拉开了车后座的车门。

  黑帝斯大步地走到了前面,拉开了车门,钻进了驾驶座上。

  “门主!”

  乔治以及那几名保镖都低叫起来。

  门主想自己开车!

  不是说门主的车技不好,而是门主身份尊贵,怎能自己开车?

  “我自己出去转转,你们都不用跟随了,各忙各的,乔治,我吩咐你的事情,我希翼在我回来的时候,就能看得到效果。”说完,他发动了引擎。保镖赶紧把车后门关上了。

  豪华的商务车开出了无名庄园。

  乔治等到商务车消失在眼前了,才急急地吩咐着保镖们:“你们暗中跟着门主,保护门主的安全。”

  现在门主的安全一般不会出现什么变故,暗害之类的,除了某些暗恨烈焰门嚣张的政府之外,一般道上面的人是不敢对烈焰门主进行暗害的。

  相对来说,黑帝斯现在的处境比起他还是少主是要安全很多。

  黑帝斯独自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开着,如鹰一般的眼眸却不放过过往的车辆,总想再像上一次那样能无意中看到她。

  不知不觉中,他把车开到了府前大街的步行街口前,把车停在那里,他没有下车,就像农夫守株待兔一样,守在那里,希翼老天爷能够开恩,眷顾一下他,让他能再一次看到她。

  他相信,他和她绝对是有缘的。

  否则在他要了她的清白之后,他就不会还能再遇上她,那是自然遇上了,并非他刻意寻找。还有那天傍晚的看见,也是自然遇上的。一次是偶然,二次是巧合,三次便是有缘。

  他,真的很希翼早一点找到她,然后和她组成一个家庭。

  他,渴望有一个家,一个充满着爱,充满着幸福的家。

  最好就是像对手霍东铭那般的幸福家庭,有贤妻,有爱子。

  他出生的家庭,他成长的环境,泯灭了他本性的渴望。他,真正渴望的,就是一个正常的温暖的家。父母无法给他这样的家庭,他希翼自己能组成这样的一个家庭。

  父亲风流快活,情人一大堆,那是父亲口中的妾,父亲就像古代的帝皇那样,想起那个女人了,就移驾到那个女人的别墅里住上三五天,温存温存几天,过后又飘走了。母亲,守着空荡荡的黑家大宅,顶着让人羡慕的夫人身份,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其实是无聊的,是苦闷的。父亲在他出生后,觉得他这个嫡子合格后,对他的母亲,几乎就不再“临幸”了,以至于他没有同母所生的兄弟姐妹,有的全是同父不同母的。

  他那些同父不同母的兄弟姐妹们,男的想夺取他的继承权,处处谋杀加害他,还有他那些叔父辈也是这样,导致他为了活命东走西藏,在每一个地方呆上的时间不敢超过一个星期,替身无数,虽有威风,却也被阴谋诡计,血雨腥风所包围。

  他的姐妹们,整天就到处花钱,鬼混。

  她们不知道和多少男人上过床,有些怀孕了,还不知道孩子是谁的,找不到人负责,只能打掉孩子。

  他知道的,有一位妹妹才十六岁,都情人无数了。

  也就是他身边的女性,私生活泛滥,他才会对霍东燕持有偏见。

  哪怕他要了那个女人的清白,那个女人一旦怀孕生子,孩子也是顶着私生子的名份,可他觉得他还会回来寻回那个女人,给她名份,给她一个家,给孩子完整的家,他就不是不负责任。

  步行街的客流量,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那么多。

  很多千金小姐,贵妇人们都喜欢到步行街购物,因为这里才能彰显出她们的身份不同。

  黑帝斯一直等,一直等,等到了中午,他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有预感,她一定还会在这里出现的。

  与此同时的华艺玩具实业企业的总经理办公室里,若希正在整理自己处理好的文件,把文件摆放整齐,置放在办公桌一角,下午上班的时候,汪澜会把这些她处理好的文件送到各部门主管手里。

  值得一说的是,汪澜这位曾经是慕容俊最信任,最得力的秘书在千寻集团的时候,却没有遇到有缘人,来到华艺后,却和一位客户的儿子擦出了火花,恋爱一年后便结了婚,现在已经生了一个儿子,原本可以在家里过着少奶奶的生活,其夫也希翼她能在家里当个全职太太,她拒绝了。

  一来,她喜欢工作,有工作才充实,二来,她没有忘记自己来华艺的任务。

  其夫对她也算理解,她不愿意在家当全职太太,也就默默地支撑她的工作。

  因为汪澜的关系,她夫家一直都和华艺保持着合作关系,而且越来越重要,成了华艺最大的客户之一了。

  “大嫂。”

  和若希一样都是穿着黑色的女性西装的霍东燕推门而入,有点急切地叫着。

  “怎么了?”听到小姑子的语气有着急切,若希一边绕出办公桌,拿着自己的钱包迎向东燕,沉稳地问着。

  “大嫂,大家今天出的六货柜货,在海关那里被拦下了,到现在都还过不了关。”

  “什么情况?”若希剔了剔眉,华艺企业生产的是玩具,玩具都是给儿童玩的,海关那里查得一向很严,如果玩具上面的批锋呀,水口等没有处理好,或者没有贴上安全警告标语,都会被海关拦下,过不了关。

  一直以来,华艺的玩具都是符合规定的,所以在海关还不曾被拦过。

  今天出的货很多,六个货柜呢,价值好几百万元,明天上午就要交货,逾期是要赔钱的。上午九点多货柜车就从企业开出,到现在还被海关卡住,那不是耽误了车程?

  霍东燕一边跟着若希往外走,一边说道:“查到大家的产品有批锋,那些批锋还刮伤了海关人员的手,所以被卡住了。”

  闻言,若希停下了脚步。

  偏头,她杏眸睨瞪着霍东燕,挑着眉,重复着:“产品有批锋?”

  生产部门是怎么搞的?

  竟然让产品带着批锋出货?

  “是的,现在海关要求大家把货拉回企业,把产品的批锋处理干净了,再重新报关,否则就不给出关。可是,大嫂,那么多产品,时间上,来不及了呀。”霍东燕美丽的脸上有着急切。六个货柜的货,全企业的人都动员起来处理批锋,也要好几个小时,等到处理完,重新报关,出关,还要过码头,重新上路,到达客户企业的时候,最快也要明天晚上或者后天上午,和客户约好的时间是明天上午十点交货呢。

  合同明文规定,按时按点交货,逾期赔偿。

  此刻华艺遭受到的就和当初霍东铭打击环宇集团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否报应?还是人为的?

  “大嫂,要不,你打电话给我哥吧,让我哥出面,海关的人要给我哥面子,不会再拦的。”霍东燕一想到有可能要赔偿,就想到了让兄长出面施压。

  “不行!”若希坚决反对,霍东铭答应过她,她名下所有企业,不管出现了什么问题,都由她自己解决,不用千寻集团出面。再说了,产品的批锋没有处理干净,对顾客也是存着隐患的,万一伤到了孩子们怎么办?

  “东燕,马上通知下去,所有人吃了午饭后马上回企业帮忙翻检,处理批锋问题,通知报关员和六位司机,让他们先退回企业。”若希吩咐着,她人已经转往李姐的副总办公室去了。

  霍东燕点头,按着她的吩咐去做。

  李姐也得知了此事,正想找若希禀报,商量处理方法,看到若希进来,她连忙迎上来,叫着:“蓝总。”

  两个人在沙发前坐下。

  李姐面上带着歉意及愧疚,生产部门一直都是由她掌管,若希对她很信任,可这一次的问题却发生在生产部门里。李姐觉得自己管理存在着漏洞,竟然让人钻了空子,发生了这么大的问题。

  “蓝总,是生产部门的问题。”

  李姐勇于承认错误,自揽责任。

  “李姐,我不是来追究你的责任,我只是觉得奇怪,大家企业的员工大都是老员工,素质很好,工作认真,从来没有发生过今天这种事情,我觉得这其中可能有阴谋,是有人故意这样做,故意让企业遭受损失的。”

  若希看着李姐,深思地说着。

  霍东铭提醒过她的话,再一次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这一次,会不会就是黑帝斯出手了?

  李姐脸色一凛,如果真像若希说的这样,那会是谁?

  华艺从千寻集团分出来的,以前的高层管理全都是从千寻集团那里调来的,团体意识很强,在那样的管理带动下,企业员工的团体意识也很强,一般人是不会轻易做出损害企业的事情的。难道是最近新招的那批工人?

  “李姐,这件事你查更适合,不过要暗查。”只要有怀疑,若希就要知道答案。

  这样的事情也会让企业的声誉受损。

  现在玩具行业竞争力非常强,很多玩具企业都被淘汰了,有实力的才能经过改造产品,继续生存下去。华艺在本市玩具行业当中几乎名列前茅,同行中不少商家都盼着华艺出错呢,让他们有机会抵毁华艺的声誉。

  李姐点头。

  两个人商讨了几分钟之后,若希重新回到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哪怕到了下班时间,可是企业出了这样的事情,她暂时没有心思下班,先打电话给客户,和客户沟通一下,希翼客户在交货时间上给予通融。

  还好,客户自己给自己的时间还算宽容的,所以接到若希亲自打来的电话,聊了片刻后,客户答应给若希延迟一天再交货,这样若希他们就完全够时间处理好被海关拦下的问题了。

  放下话筒,若希略略地舒了一口气。

  不管是不是黑帝斯出手,如果他不会不择手段,她想,她还是能应付的。

  “喜羊羊……”

  才放下话筒,手机又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是美食汤圆店总店长的号码。

  若希不可避免地心一沉。

  昨天小娟的事情还在她的心底挥之不去,此刻慕容俊还在善后,警方还在追查。早上上班之前,她也打过电话给小娟了,小娟说经过昨天的事件,今天她的菜市零售生意比平时就差了一点儿,幸好媒体报道说是他人故意投毒的,否则小娟的生意必定一落千丈。

  该不会今天又轮到她的美食汤圆店吧?东铭明明说处理好了。

  “我是若希。”

  按下接听键,若希温声说着。

  “蓝总,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十二间连锁店全都遭到客人投诉,说大家店里的汤圆不卫生,有馅的汤圆,那些馅里面还混有苍蝇,还有细沙,不知道是不是客人故意闹事,可是大家的店员亲自吃了今天的汤圆,也吃到了沙子和苍蝇。客人正在吵闹,要求大家赔钱,还有人投诉到卫生部门去了,说大家仗着是千寻集团名下的连锁店,就无视卫生要求,花钱买来的食品卫生合格证。”

  若希握着手机的手一紧。

  果真是食品问题。

  不是投毒,可这些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问题,也足够影响美食汤圆店的生意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说完,她匆匆地挂断了电话,再一次拿起自己的钱包,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打开办公室的大门时,看到霍东铭刚好出现。

  “若希,今天很忙吗?这个时候了还在企业。”霍东铭浅笑着,大步走到了若希的面前站定,眼神柔和地凝视着她。

  “东铭,我的美食汤圆店遭客人投诉,也是食品卫生问题。”若希停下了脚步,没有隐瞒,把事情告诉霍东铭。

  她自己可以处理这些事情,不过调查背后搞鬼的人,还是交给霍东铭更好一点。

  她自己想调查的话,只能借助警方。

  再说了,如果这一次是黑帝斯出手,想必警方也是很难查得出来的。

  霍东铭眉一拢。

  处理了苏红,以为没事了,怎么还是出事了?

  难道这一次真是黑帝斯出手?

  苏红会不会被黑帝斯利用的?

  苏红仅是先锋?

  后劲由黑帝斯出手?

  “还有,大家企业今天出货,一共六个货柜,结果在海关那里被拦了下来,说产品的批锋处理不干净,不能过关。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若希很严肃地把今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霍东铭。

  “我去查!”霍东铭低沉地说着。

  随即他又拥住她的双肩,爱怜地说着:“先吃饭再说。”

  “可是美食汤圆店那边等着我去处理。”若希被他拥着走,忍不住抗议着。

  出了办公大楼,霍东铭强势地把她塞进了自己的车里,吩咐保镖开车前往帝皇大酒店。

  “东铭。”

  侧身,黑眸炯炯地锁着她略带焦急的神情,东铭伸手,轻抚着她的俏脸,说着:“遇事的时候,沉着应对,不要急,不要慌,不要乱,否则容易中了敌人的圈套。敌人此刻正隐在暗处,等着看你手慌脚乱的样子呢。你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至少敌人无法看到他们想看的好戏。”

  大手随即温柔地往下滑,停在她的肚子上,轻柔地按了按,语气轻柔:“工作重要,但身体更重要,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和人家斗。若希,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把身子摆在第一位,有了好身子,才能好好地工作。”

  和他对视片刻,若希重重地点了点头,顺了他的意,先去吃饭再去处理美食汤圆店的事情。

  霍东燕给全企业发了紧急通知之后,走出办公大楼,刚好看到兄长带着嫂子离开,她心知肚明,大哥一定是来接大嫂去吃饭的。

  结婚这么多年了,兄嫂的感情始终如新婚那般的好。

  站在办公大楼的大门口,东燕定定地看着那辆劳斯莱斯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不知不觉,眼里染上了羡慕。

  什么时候,她也能得到一个像大哥爱大嫂那般爱自己的男人?

  二十六岁了,她连真正的恋爱都还没有过。可她却有一个三岁多的儿子了。

  以她的年纪,以她的外貌,以她的家世,她如果想嫁人,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现在她的性情已变,不再像当初那般蛮横无理了。她的改变,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爱上她的男人也有很多。可是他们都是愿意接受她,对不悔多少带着排斥,有些嘴里说着不在乎,心里非常在乎,追求她还没有得到她的应允,就计划着婚后和她生多少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如何教育培养孩子成材,半点都不提关于不悔的未来。

  不悔,取名不悔,意为她不悔恨留下他。

  所以,不悔便是她的第二生命,如果没有人真心愿意接纳她和不悔的,她都不会嫁人的。

  那个男人……不悔的父亲。

  他,现在会在哪里?

  他当年留下项链,到底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没有一点动静?

  一辆银灰色车身的豪华轿车出现在华艺企业大门口,车在企业门前停了下来,车主打开车门,拿着一束鲜花钻出来,远远地看到站在门前的霍东燕,那男人便冲着霍东燕招手,笑意满满的。

  霍东燕眨了眨眼,觉得那个男人有点眼熟,可是距离有点远,她一下子又认不出对方来。

  那男人还在冲着她招手。

  想了想,霍东燕走下了台阶,向企业大门口走去。

  距离越近,她越疑惑,这个男人好眼熟呀。

  “刁钻丫头,不认识我了吗?”

  刁钻丫头?

  记忆中好像是有一个人老是叫她刁钻丫头的。

  “以前老喜欢欺负我,现在不记得了?”

  在霍东燕走出来的时候,男人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他拿着鲜花,大步地走到了霍东燕的面前,故意把不算丑的脸凑到了霍东燕的面前,笑睨着她,说着:“把脸送到你面前,有种你就打!”

  霍东燕眉一挑,然后恍然大悟的样子,笑叫起来:“石君!”

  ------题外话------

  新文《戏夫,老公休想逃》今天开始更新,喜欢的亲们收一个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