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1 处理

191 处理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3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6

   “总算记起我来了,还真是要让你打,你才记得起来呀,太伤我心了,怎么说也被你打了好几次了。”石君故意伤心地说着,脸上的笑容却满满的,手上拿着的鲜花递到了霍东燕的面前,笑看着霍东燕,说着:“不知道该送你什么见面礼,你什么都不缺,路过街边的一间花店,就随手买了一束花。”

  霍东燕嘻嘻地笑着,伸手就接过了那束鲜花,笑问着石君:“你不是出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后还出国吗?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石君看看霍东燕身后的华艺办公大楼,又看看霍东燕,把霍东燕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之后,戏谑地说着:“咱俩高中毕业后到现在也将近十年不见了,难道你就让我站在这里和聚旧吗?总该请我吃餐饭吧?”

  “吃饭呀?”霍东燕迟疑了片刻,企业今天发生了事情,她通知全企业的人饭后都回来帮忙处理从海关那里打回来的产品批锋。

  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产品是不合格的,可不管有多少,那六货柜的产品都必须重新开箱,一一检查,这需要很多时间。

  她不是老板,她觉得不好意思在大家都忙的时候,她不在场。

  不得不说现在的霍东燕真的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她已经会想很多事情,不再像以前那样,只顾着自己的心意,想怎样就怎样。

  “不方便吗?”她的片刻迟疑,石君看在眼里,马上体贴地说着:“不方便,那下次吧,请我进去喝杯水总行吧?哦,不,你现在还没有吃饭吧,你先在这里等等我,我去去就回。”石君说了一连串的话,然后转身就钻回他的那辆宝马,迅速开车离去。

  霍东燕微愣,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石君就跑了。

  她能猜到石君是跑去给她打包快餐。

  这个老同学还是如同记忆中那般的体贴人。

  石君和霍东燕是高中同学,石君是班长,霍东燕学习成绩一般般的,她根本就无心向学,只顾着玩乐,她蛮横无理,除了苏红跟着她之外,其他同学都不屑和她玩。因为她读的是贵族学校,班上的同学随随便便一个都是家境不错的。没有人因为她是霍家而奉承趋承,当然苏红除外。

  霍东燕和石君是前后座坐着的,霍东燕很喜欢欺负石君,石君是班长,人长得也不错,家庭条件也属上流,为人有礼又会体贴人,班中很多女生都暗恋他,看到霍东燕欺负石君,同学们更加讨厌霍东燕。

  同班三载,石君就被她欺负了三年,哪怕后来两个人的座位相隔很远,石君还是常被她整。石君也不是软脚虾,两个人碰面有时候火力十足,石君最喜欢的就是把脸逼凑到东燕面前,冷冷说着:“把脸送到你面前,有种你就打!”

  在学校打同学,是要受到校处分,见家长的。

  霍东燕有时候气极,还真动手打,石君被她打了几次耳光,这可捅了马窝蜂,其他看到的同学们马上上报,石君成绩好,老师们的心尖儿,他被打,老师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所以呀,霍东燕被投诉,被叫家长。霍东燕狂傲,不怕死还顶撞老师,差点被学校解雇,要不是霍东铭甩了几千万到那间学校里,给学校建了一个什么实验室,所有器材都备了个应有尽有,霍东燕还读不完那三年高中呢。

  石君大学毕业后出国去了。

  两个人高中毕业后再也没有碰过面,如仇人一般的,霍东燕也不会记挂石君。

  相隔将近十年,石君竟然来找她,她太意外,也一时半刻没有认出石君来。

  世事难料呀。

  经历了人生挫折的霍东燕站在企业门口,手里拿着石君送来的花,思起往事,忍不住感概万千。以前她认为是她最好的同学兼好友的苏红,到头来却是害她的人。以前和她是对头的人,竟然是第一个来看她的人。

  石君很快就回来了。

  霍东燕已经让保安打开了企业大门,让石君把车开到了企业里面的停车场停放。

  石君跑到附近一间较好的餐馆替两个人打包了饭菜,好几个饭盒装在一个大袋子里,满满的。

  他提着下车,霍东燕笑着:“多年不见,班长还是那般的体贴人呀。”

  两个人朝办公大楼走进,上了楼,走进霍东燕的助理办公室。

  她生霍昊阳之前,她是和若希混在一间办公室的。

  生完孩子重新上班,若希在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旁边清空了一间房,给霍东燕,成为助理办公室。

  “我真想不到你会上班。”石君自来熟地在那套木质沙发上坐下,把打包来的饭菜摆放在茶几上,然后拿出几盒摆放在霍东燕面前,他自己留了几盒。“我回来后,听一些人说起你的事,大感意外,所以来看看。多年不见,你成熟了很多,更加漂亮了,不过好像换了一个人,那份让人讨厌的刁蛮任性,蛮横无理不见了。”

  石君一边说着,一边笑看着霍东燕。

  霍东燕笑了笑,肚子也真饿了,所以她不客气。再说了,老同学了,她也不会客气的。打开饭盒的时候,她愣了愣,那几样菜式都是她爱吃的。

  死对头班长竟然知道她爱吃什么菜。

  愣了愣之后,她便若无其事地吃起饭来。

  “人总是会变的。”

  谈到自己那些被人传得漫天飞舞的事,霍东燕心平气和,过去了那么多年,除了那个她还记不起面容的男人刻在她心底,她告诉自己她在记恨那个男人。其他事情,她都看开了,淡化了,就连对苏红,她也淡化了,觉得其实还是自己害了苏红。

  现在的她,有子相伴,有真正疼爱她,关心她的家人,她知足了。

  “听说你……生了个儿子?”石君小心地问了那个敏感的话题。

  “是呀,快四周岁了,很坏的小子。”提到儿子,霍东燕满脸笑容,母爱的光辉闪烁着。

  石君的眼神闪了闪。

  一瞬间,他眼里是闪过了心疼。

  他没有马上吃饭,拿着筷子,看着霍东燕,又环视霍东燕这间小小的办公室,不及他的办公室那般宽敞明亮。石家是生产鞋以及手袋的,以前企业也在T市,后来迁出了市区,移到其他镇上,但企业还有办事处在市区里。

  石君回国后,他这位海归学子被其父安排进了自家企业总经理助理,职位和东燕一样,可他的办公室比东燕的气派得多了。

  和霍东燕同年的他,还没有谈女朋友,二十六岁的男人,才开始学习接手自家事业,人生大事还可以推后,毕竟还年轻。

  其父母也不催他。

  “你怎么不入你们家里的千寻集团上班?那里随便一间管理的办公室都比你这间好呢。”石君笑问着,斯文优雅地吃起饭来。

  “我哥那样的人,我怕。再说了,我哥可没有我嫂这般好心,他让我到千寻当递茶水的小妹呢。月薪给我三千元,不像我嫂,直接让我当助理。虽说是助理,毕竟有一个理字,好过小妹呢。”霍东燕嘻嘻地笑着。

  千寻集团不是靠关系就能进去的,那里讲究实力,她以前没有实力,进去除了当小妹,真的什么都不能做了。现在就算她有了工作经验,她也不想进去,她喜欢这里。

  “你嫂子……太幸福了。我回来听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你们霍家的事情,过瘾呀,简直就是一部长篇电视剧。先是你哥的事情,后是你的事情,一集接着一集,集集精彩。”石君呵呵地笑着,笑眸总是不经意落在霍东燕俏丽的脸上。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当年这个刁钻丫头,竟然会穿着如此成熟干练的职业套装,坐在他的对面,和他友好相处。

  要不是听说她完全变了一个人,他还不太敢来见她呢。以前的那个她,要是知道他是听了风言风语好奇跑来看她的,肯定会把他的车都砸得稀巴烂。

  霍东燕只是笑笑,忙着吃她的饭。现在的她对于所谓的听说已经具有了免疫力,任人怎么说,也难以伤到她了,最难堪的流言,她都承受住了,她还有什么承受不了的。

  “你很忙?”

  “今天企业里出了点事情。”霍东燕简单地答着。

  “那,我来是不是打扰你了。”石君笑睨着她。

  “还好吧,至少你给我送了吃的来。”

  “什么嘛,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把我说成了送外卖的了。”石君戏谑着,霍东燕压根儿就没有发现他的眼眸深处有一抹满足,满足于她肯吃他打包来的饭菜。

  “东燕。”若希的声音忽然传来,她也帮霍东燕打包了午餐回来。霍东铭把她塞上车的时候,到了帝皇大酒店,她发现小姑子今天没有在酒店出现,担心小姑子忙起来不吃饭,才打包了回来。

  她还要去处理美食汤圆店的事情,因为她拒绝霍东铭插手,所以她还要回企业开她自己的车前往汤圆店。

  推门而入,若希笑着,当她看到小姑子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个男人的时候,并且两个人正在吃着饭,那个男人笑呵呵地不停瞅视着小姑子。

  若希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当了电灯泡,马上不好意思地笑着:“对不起,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聊,我先出去了。”然后赶紧转身。

  心下想着,东燕这小妮子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竟然连她这个亲密嫂子都瞒。

  不过那男人不错,感觉挺不错的。

  “大嫂,这是我老同学石君。”霍东燕说明着。

  看大嫂笑得那么欢,准是误会了。

  她要是不说明,今天下班后,铁定被大嫂或者老妈子追问。

  若希停下脚步,老同学呀。

  她转过身来,冲石君笑了笑,然后走到东燕身边,把打包回来的午餐交给东燕,说着:“我担心你饿着,还好,我担心是多余的。”她又看一眼石君,石君和东燕是对头,她以前也听闻的。没想到石君会来看东燕。

  “东燕,我有事,企业里的事情,你和李姐先管着。”若希没有细问东燕和石君的事,把饭菜交给东燕后,她冲石君笑了笑,然后离开了东燕的办公室。

  石君陪着东燕吃过了午餐后,知道东燕很忙,他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又要了东燕的手机号码,才离开了华艺玩具企业。

  霍东燕并不把石君的到来摆放在心上,只觉得是老同学聚,却不知道石君在后来会被她未来男人视为死情敌。

  ……

  帝皇大酒店。

  黑帝斯自己亲自出门,渴望寻到或者无意遇上她,均失望。

  他有点失落地到了帝皇大酒店,直接订了十八楼的一间房,此刻,他独自站在窗前,手里端着酒,喝着,看着楼下的街景。

  他看到了对手霍东铭的那辆豪华车,虽然距离很远,不过开劳斯莱斯的人并不多,何况他早就记住了霍东铭的车,所以距离再远,他也知道那是霍东铭的车。

  他还看到了霍东铭拉着一个女人走进酒店,他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面容,也没有多大兴趣去看她长着什么样子,他脑里除了那个她之外,其他女人之于他为无物。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个她那般的痴心,不就是一次露水迷情吗?可现实就是那么多的不知道,那么多的无法说明。

  对手霍东铭比他幸福得多了。

  或许这也是他挑上霍东铭的原因之一吧。

  他羡慕嫉妒霍东铭的生活。

  拥有娇妻爱子,在事业上又是呼风唤雨的太子爷。

  男人一生中最渴望的,霍东铭都有了。

  而他,除了钱,除了权势,除了地位,他少了人性最本能的渴望,幸福。

  如果不是他让解淑娅按着他的计划行动了,或许他今天能在这里遇上前来吃饭的霍东燕。

  在他的身后,摆着满满的一桌子山珍海味。

  他动了些许,还有很多动都没有动过的。

  他的生活带着豪侈。

  吃进去的山珍海味却嚼不到味道。

  狠狠地把酒杯里的酒适数灌进肚里,转身,他回到桌前,把酒杯重重地放下,然后大步地离开了这间房。

  若希到达美食汤圆总店的时候,食品卫生监督所的人已经来了。

  媒体竟然也来了。

  那些客人存心把事情闹大。

  媒体以及食品卫生监督所的人也当场吃了汤圆,都吃出沙子来。这下子,美食汤圆店完全就处于无理的位置上。

  客人们还在吵闹着要求赔偿。

  记者们不停地拍着照。

  食品卫生监督所的人脸色黑白交替,有点左右为难。

  谁都知道美食汤圆店原本就是千寻集团旗下的连锁店,虽说后来划归若希名下,可若希是霍东铭宠在心尖上的爱妻呀,拿她办,霍东铭发怒怎么办?不拿她办,于公过不去。

  食品卫生监督所的人在心里暗暗叫苦,最近怎么老是触着太子爷的楣头。先是慕容俊的爱妻出事,今天竟然又轮到了太子妃这里出事。

  平时经营得都好好的,什么都合格的,今天为什么会冒出这些事情来?又是被人陷害的吧?

  媒体和食品卫生监督所的人都有这种感觉,不过他们不是调查人员,查不到什么,只看得到眼前的事实。

  若希的车刚停下,记者们就围上前了。

  那些客人更像一窝蜂似的涌向她,好像她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大家正想找她报仇。

  跟随而来的保镖连忙护着她。

  “黑心呀,亏你们的店还是老店号,怎么能这样黑大家顾客的钱,千寻集团那么多钱了,还要黑大家小市民的钱,太黑了。”客人们叫骂着。

  “就是,太黑了,怪不得千寻集团那么庞大,都是黑人家的钱。”

  “霍家就是靠着黑人的钱才起家的……”

  各种各样不利于霍家,不利于千寻集团的话如同编好的一样,敲进若希的耳里。

  “我还听到小道消息说,华艺的玩具批锋都没有批干净的,那玩具都是给孩子们玩的,那样很容易伤到孩子的小手呢。太黑了,竟然拿不合格的产品代替合格产品出货,还好咱们的海关英明,查到了。”

  人群中竟然还有人知道了华艺的情况。

  “是吗?”

  “太阴了,霍家人太阴了。”

  “就是,就是。”

  “大家就要借助媒体,打击像霍家这样的奸商……”

  若希在保镖的保护下走进了总店,店长都被折腾得有点招架不住了,看到若希来,像是看到了救星似的。

  “蓝总。”

  “都是老顾客吗?”

  若希无视外面那么多的记者以及吵闹的客人,沉着地问着总店长。

  十二间连锁店同时出现这样的问题,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汤圆都是总店这边送过去的。所以问题肯定就出在总店里。

  那些汤圆师父都是老员工,怎么可能不注意卫生?

  “老顾客也有,新顾客也有。吵闹得最利害的就是新顾客,老顾客们表示怀疑,说吃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还问大家,是不是有什么人要对付蓝总你,故意这样整的。”总店长赶紧把事情告诉若希。

  听了店长的话,若希有点感动,感动于老顾客对自己店的信任。

  或许是林小娟的事情到最后的结果是他人投毒吧,所以老顾客们便有这样的想法。

  若希又调看了摄像头,没有看到什么意外。

  “大少奶奶,你看大家该怎么处理?”食品卫生监督所的人为难地看着若希。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公证!”若希沉声应着,此刻,她是无话可说的。

  食品卫生监督所等的就是她这一句话。

  罚款,整改,停业……

  正常处理就是这样了。

  “蓝总……”店长心疼地叫起来。

  按正常处理,他们店里损失很大。

  生意肯定不如以前了。

  若希示意店长先别心疼,她掏出手机,打电话报了警,东铭暗查,警察明查,暗查的结果,大家不会相信的,反而会说霍东铭故意偏帮着她,明查的结果才更有说服力。

  报了警之后,她才正式面对媒体及顾客们。

  “大家,静一静。”看着从分店那边都涌来,聚集在一起的客人,若希粗略地估算一下,至少也有好几百人,聚一起,好像游行示威一般,怪不得能让媒体把焦点都投到她这里来。

  如果这是黑帝斯的手段,她不得不服,那家伙出手挺狠的。

  这样一曝光,她的美食汤圆店那么多年来的声誉几近是被毁了。

  出过问题的食品再想重新被顾客接纳,又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了。

  “我是美食汤圆店的负责人蓝若希,很对不起,我为今天的事情向大家道歉。赔偿,大家会以每碗汤圆价的十倍来赔偿给大家,不过在这里我想和大家说几句话。大家美食汤圆店在这里属于老字号了,经营了十几年了,声誉一直很好,服务也是大家公认的。大家当中不泛大家的老顾客,扪心自问,十几年来,你们什么时候吃过有问题的汤圆?没有吧?所以,我敢肯定今天这件事是意外,极有可能是阴谋,我已经报了警,我希翼借由警方的介入,还大家美食汤圆一个清白,也给大家彼此一个公道。”

  那些老顾客都交头接耳,觉得若希说的句句在理。

  他们的确不曾像今天这样吃过带着沙子的汤圆。

  有些还亲自看过汤圆师父制作汤圆,过程符合卫生标准的。

  “什么都说阴谋,你别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人群中又有叫嚣着。

  若希厉眼扫过去,不理他,只是对大家说道:“是不是有阴谋,总能查得到的。”

  大家又继续交头接耳。

  若希说了很多,直到警察到来。

  因为若希早就在店里,店前后都装有摄像头,警察来了之后,她陪着警察们一起又调看了摄像纪录。

  警察们看过一遍摄像纪录之后,暂时性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警察来后,客人们便不再吵闹,领着赔偿的钱散了。

  媒体则还留在这里。

  警察细细地检查了一下店里,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蛛丝马迹,只得先把摄像纪录取走,说回局里再慢慢看,或许能看到什么。

  食品卫生监督所接着正常的处理方法处理,便是要求美食汤圆停顿整改,罚款了。反正,一天之内,平时生意火爆的美食汤圆店变得再无生意,还倒赔了一笔钱。

  若希也不急。

  她等着明查暗查的结果出来。

  到时候她可以再借由媒体公布此事,也能挽回美食汤圆的声誉。

  不过她暗中示意警察们把重点放在那十位汤圆师父身上。

  她是老板,她不直接表示怀疑,那样容易伤人心,她借由警察去查,这样她保住了自己在员工心里的地位。

  汤圆都是经汤圆师父的手制出来的,问题自然就出在师父身上。

  她怀疑汤圆师父极有可能被人威胁或者利诱了。

  那十位汤圆师父都是七嘴八舌地强调着他们的工序很正常,走着标准路线的。

  其中有一位师父特别的激动,声音特别的大。

  若希觉得说得最大声的那位师父最有问题,不过这些她都交由警察去调查了。她相信警察局会用心地替她查,还她一个公道的。

  暂时先让潜伏中的敌人得瑟一下吧。

  华艺的产品经过紧急处理后,在隔天上午重新出货,这一次不管海关如何查,也查不到半点问题了。

  耽误了出货时间的六货柜车安全地过了海关。

  若希和东燕这对姑嫂总算是略略地舒了一口气。

  但若希还不敢松懈,她让李姐暗查车间员工。

  她想知道是谁把未处理好的产品当成合格品混在包装箱里一起出货的。

  踏入商界那么多年了,若希是第一次遇到了这类事情。

  无名庄园。

  大厅里,黑帝斯淡淡地坐着。

  乔治手里拿着T市快报。

  那上面有黑帝斯想要的效果。

  “门主。”乔治把快报递给黑帝斯。

  黑帝斯不接报纸,昨天他就知道了一切。

  从蓝若希身上下手,他知道他的计划肯定能看到效果的。

  霍东铭他们想查,不会轻易查得到的。

  他就要让美食汤圆店关门。

  “大家的汤圆店可以冒出来了,记住,不着痕迹,免得被人盯上。”要是他大动作地让他们的汤圆店冒出来,所有人都会想到是同行打击的。

  “是,门主。不过,门主,我觉得大家可能还拿不下美食汤圆店,蓝若希表现得太淡定了,而且美食汤圆老顾客很多,这个市里的常住人口几乎都是他们的老主顾了。还有,她处理得也不错,我担心警察那里会查到什么,他们带走了摄像纪录。”

  黑帝斯不说话。

  蓝若希的镇定及处理手法,说句实话,他有点欣赏。这个女人,听说外表很美,却有着女强人的潜质。

  在家,听说她是个贤妻良母,能处理好现代最难的问题,婆媳问题,又能让原本敌对的小姑子接受她,在外,不摆架子,平易近人,不管是在企业还是在店里,都得到好评。

  这样的女人,很吸引人。

  霍东铭真的是捡到了宝,能娶到这样的妻子,怪不得霍东铭宠她入骨。要是他也能有这样的一位妻子,他也会宠她上天的。他那个她,会和蓝若希一样吗?

  不过,他总觉得蓝若希这个名字似乎在他的耳边响过似的,可是一时之间他又记不起来也分不清是不是自己的手下在他耳边说过。

  “就算美食汤圆能平安度过,也无防,有这么强劲的竞争对手,才过瘾。”黑帝斯淡冷地说着。

  乔治不说话。

  什么行业都要有对手,才不会觉得无趣。

  “门主,接下来呢?”

  黑帝斯抿唇深思。

  半响,他冷笑着低冷地吐出两个字来:“收卖!”

  “知道。”乔治心领神会。

  “还是从蓝若希身上下手,一个月之后,我希翼蓝若希名下所有产业都面临倒闭的局面,我倒想看看霍东铭是否还像昨天那般淡定不出面。”黑帝斯狠狠地说着。

  蓝若希名下产业总资产也过十亿了,仅是华艺价值就好几个亿了。

  霍东铭要是想挽救爱妻的事业,就必须从千寻集团那里拨钱过来,否则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爱妻的企业倒闭。

  十亿对千寻集团来说,轻易就能拿出来。不过……

  黑帝斯在心里冷笑着,蓝若希仅是他用来磨刀的,磨利了刀,才能刺进千寻的心脏。

  他会让对手霍东铭焦头烂额的,尝尝他黑帝斯的手段。

  他给自己的目标,一年之内,黑帝集团取代千寻集团。

  过去三年,他没有在这里坐镇,所以哪怕有方案,下面的人实行起来效果还是差了,才会压不倒千寻集团。

  人说强龙难压地头蛇,他偏偏要扭转,就是要让强龙压倒霍东铭这条地头蛇。

  黑帝斯并不知道霍东铭和若希是有约定的,不管若希的企业遭受什么打击,就算是关门大吉,都是由若希处理,霍东铭不会出手相助。

  “门主,霍东铭能被称为商界太子爷,说明他的能力很强,大家不能大意轻敌的。”乔治说着。

  “我没有轻敌。”黑帝斯低沉地应着。

  他早就把霍东铭当成了他活了三十七年最重要的劲敌。

  “帮我联系慕容俊,如果能拉拢到他,我绝对能压倒霍东铭。”黑帝斯对慕容俊特别的欣赏,他就喜欢总是笑着出手的人。虽然他也曾经想着从慕容俊的太太林小娟那里下手,不过被人抢了先,他也就打消了这个计划。

  乔治脸一整,门主又丢给他天大的难题了。

  慕容俊和霍东铭既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更是铁一般的朋友,而且两个人的太太也是好朋友。想拉拢慕容俊,难以上青天,而且慕容俊暗地里也有人称为白眼狼的,除了霍东铭,没有人能把他养熟。

  “那找人的事……”他事情太多了,找人的事,门主还会丢给他吗?

  “继续!”提到找人,黑帝斯的神情竟然一瞬间转柔,让乔治以为自己眼睛有问题了,酷门主竟然会瞬间阴转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