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2 各种手段,见到黑帝斯

192 各种手段,见到黑帝斯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5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6

   路虎开进了千寻集团,在千寻集团办公大厦的门前停了下来。

  慕容俊从车内钻了出来,大步地往里走。今天的他没有穿着西装,仅穿一件短袖白色衬衫,一条黑色的裤子,黑白分明,大方帅气。

  将近四十的他,更显沉稳成熟,耐看的脸上看不到岁月的痕迹,在千寻集团职员的眼里,这位总特助好像就是观音菩萨,年年十八似的,一点都不变老。

  为人夫,为人父的他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幸福的味道,让职员们觉得婚姻还是好的,看,把他们这个笑面虎总特助熏成了居家好男人。

  “慕容总特助。”

  “总特助,你好。”

  从他下车往里走开始,凡是看到他的人,都笑着和他打招呼。

  慕容俊笑着一一回应。

  穿过了接待大厅,他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径直往六十八楼而上。

  “总特助,总裁不在。”

  慕容俊才走出电梯,小杨马上站起来,有礼貌地说着。

  “不在?”慕容俊停下了脚步,便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霍东铭。霍东铭此刻在警察局和吴辰风一起调看着美食汤圆店的摄像纪录,接到慕容俊的电话后,他说他还在忙,问慕容俊有什么事。

  慕容俊问他关于若希的事,需不需要他帮忙。

  平时有什么事情,霍东铭都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的。

  这一次若希的店出了问题,霍东铭却没有打电话给他。

  他也知道霍东铭也有着不错的人脉网,霍东铭死党多,个个死党都是风云人物,想查出问题,也不难。

  霍东铭拒绝了他的帮忙,说他自己可以查出来。

  和若希有关,霍东铭还是希翼以自己的能力帮到爱妻。

  霍东铭不需要他帮忙,慕容俊也不强求,转身,他又钻入了电梯,准备离开企业。

  大家对于他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早就习以为常。

  现在的总裁和总特助比起以前,其实还算是勤快了,至少不会再有半年才来一次企业的现象发生。

  慕容俊开着车出了千寻集团,自然就是往家里而回,今天天气好,他准备带小娟去兜风。

  才开了一段路,他就发觉了不妥,有人跟踪他。

  他才想着甩掉对方的时候,前面却开来了两辆车挡住了他的去路。他马上想退车,后面跟踪着他的两辆车也迅速地开上来,断了他的退路。

  沉着地握着方向盘,停下了车,慕容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他倒是想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一个身材中等的男人,有点肥,但给人的感觉很温和,他走到了慕容俊的车窗前,弯着腰敲着车窗,对坐在车内,不慌不乱的慕容俊说道:“打扰了,慕容先生,大家的助理想见你,还请你随大家走一趟。”

  慕容俊偏头,笑睨着那个男人,然后摇下了车窗,笑着:“你们请客的方式真特别,前面带路呀。”

  中年男人有点意外慕容俊的反应及态度,换成其他人被这样围堵着,不是慌就是怒的。慕容俊竟然还笑,好像和他们很相熟的样子。

  他却不知道慕容俊笑便是怒。

  中年男人没有动作。

  他担心慕容俊不会听话地跟着他们走,他想让慕容俊和他坐着同一辆车走。

  “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分分如金,要是你们连回家的路都不认得了,那就闪到一边去,让我这个认得回家路的人过。”慕容俊温笑如春风一般,睨视着男人,暗讽着对方。

  这些人,铁定是黑帝斯的人。

  敢拦他慕容俊的人,除了黑帝斯,也没有他人了。

  他倒想看看黑帝斯又耍什么花招。

  数月前,他和霍东铭亲自到郊外无名花园想见见黑帝斯,黑帝斯却倨傲无礼,非但不见,还架起机关枪对着霍东铭扫射呢。

  现在想见他,该不会是想拉拢他吧?

  他在千寻集团那么多年,千寻集团的内部运作他了如指掌,要是把他拉拢过去,黑帝斯要对付千寻集团就容易得多了。

  只是……

  慕容俊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他慕容俊这一辈子只服霍东铭,更何况他和霍东铭是死党朋友,说不定未来还会成为亲家呢。想让他背叛未来亲家,除非天地重新混合。

  “慕容先生,麻烦你下车,移坐到大家的车内。”男人还是很好的脾气对慕容俊说着。

  慕容俊从车后镜扫了一下后面的两辆车,笑着:“你们的车,档次低了点,不合我的身份,我还是喜欢我的路虎,前面带路吧,我也想拜访你们的助理呢。”黑帝斯不露面,出面处理事情的就是那个什么狗屁助理,一个高大的英国人。

  解淑娅隐身于黑帝集团当经理,都是听令于那个英国人的。

  男人定定地看了慕容俊两眼,想了想,便转身回到他们的车内,吩咐前面的那两辆车掉转车头,往前开,四辆车以狭持的姿态带着慕容俊离开了市区,开出了郊外,往无名庄园而去。

  乔治坐在大厅里等着手下的人把慕容俊带来。

  黑帝斯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藏在哪一个角落里了。

  听到汽车的声响后,乔治便站了起来,往屋外走去,满意地看到了慕容俊随着自己的手下向自己走来。他便浅笑着迎上前去。

  “慕容先生。”乔治在慕容俊的面前停下,伸手和慕容俊握手。

  慕容俊也笑着和他握手,两个人就像好朋友一般,大家都在笑着。

  “乔治先生,你请人的方式挺特别的,真想见我,一个电话,我保证马不停蹄地赶来,我可是对你们这里相当的感兴趣呢。”慕容俊笑得很温和,连眼睛都弯了起来,听不出他话里有半点怒意。

  乔治一边迎着慕容俊往屋里走去,一边笑着:“慕容先生是贵客,当然要让人亲自去请才行,原本该是我亲自前往的,临时有点事,不得已让下面的人去了,没有惊到慕容先生就好。”

  “乔治先生的中文说得真好,好像你就是中国人一样。”

  进了屋里,慕容俊自来熟地在那张豪华的沙发上坐下。

  请慕容俊回来的那几个人站到了乔治的身边,似乎是想给乔治增加气势,意图用气势压住慕容俊。

  慕容俊坐下之后,就很舒适地靠在沙发椅背上,很主动地笑着:“来的时候,赶了此,口渴得紧呢,泡杯碧螺春润润喉吧。”

  乔治笑着,扭头使了一个眼神,身后便有人去准备茶水点心了。

  “素闻慕容先生平易近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假。”乔治眸子盯住了慕容俊,笑意隐隐夹着虚假。

  慕容俊平易近人?

  好吧,他是平易近人,整天挂着笑,给人的感觉的确平易近人。

  “乔治先生,你们的门主不在吗?烈焰门神秘至极,慕容还真想看看你们门主的庐山真面目呢,不知道慕容可有此荣幸。”慕容俊和乔治对视着。此刻他有机会坐进了对手的心脏里,要是见不到对手,实在是太遗憾了。

  还有,他也想趁机帮霍东铭看看,如果黑帝斯就是夺走霍东燕清白的男人,那么霍昊阳那小子必定有几分像黑帝斯。

  “慕容先生消息挺灵通的呀。”乔治答非所问。

  门主说过这个男人能力不错,擅长打探消息。无名庄园在这里出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没有人知道住在这里的人是什么身份,慕容俊不仅知道了,还知道他们的门主也来了。怪不得为了对付千寻集团,让黑帝集团夺取T市商界霸主之位,门主要亲自前来坐镇了。

  烈焰门在亚太地区纵横,能让身为门主的人列为硬对手,需要门主亲自出马对付的人,并不算多。当然黑帝斯亲自前来T市不仅仅是为了对付千寻,最主要是为了寻找一次倾情的女人。

  “好说好说。”

  慕容俊呵呵地笑着。

  有人端来了茶水,点心以及水果。

  慕容俊端起自己点名要的那杯碧螺春,喝了一口,不错,沏茶的人估计学过茶道。

  “乔治先生,说吧。”

  轻轻地摆放下茶杯,慕容俊一副“我是爷,等着你开口”的高傲样子,明明他才一个人,可气势上,硬是把乔治比了下去。

  乔治不得不佩服他的镇定,他的处事。

  “慕容先生在千寻集团仅为总裁特助,不觉得委屈吗?”乔治敛起了笑容,炯炯地看着慕容俊。

  “乔治先生在烈焰门仅为门主助理,难道也不委屈吗?以乔治先生的能力,大可以升格当长老了吧?或者直接坐上门主之位。”慕容俊反驳着。

  乔治脸色一整,有点急切地说着:“慕容先生,乔治不才,当门主助理,都是门主抬爱了,其他的,想都不敢想。”心里忍不住骂着慕容俊,竟然当着手下的面提议让他坐门主之位,不是把他往想造反的深渊里推吗?

  “乔治先生这般急着辩驳,该不会是我不小心说中了你的心事吧?这样吧,乔治先生,我觉得我和你挺投缘的,要不,你来投靠我吧,我可以让你当特助的助理,这个位置在千寻集团来说也算是位极人臣的呢。”慕容俊呵呵地笑着,一点也不把乔治的害怕放在眼里。

  烈焰门虽神秘,他多少也探到一些情况。

  门主之位除了黑氏家族的历代嫡出之子继承之外,其他姓氏一律不准坐上门主之位,如果他姓之人意欲夺取门主之位,便是门中的叛徒,人人得以诛之。

  他这样说乔治,就是故意把乔治往叛徒上说,哪怕乔治没有那样的心思,可是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场,难保他人没有这样的怀疑,对乔治绝对不利。

  乔治脸色更显严肃,严肃地说着:“慕容先生,你们中国有一句老话,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乔治忠于烈焰门,忠于门主之心日月可鉴,还望慕容先生不要一再地诬蔑乔治。”

  慕容俊再一次端起了茶杯,呵呵地笑了起来。

  把大厅的一切都监控在眼里的黑帝斯,忍不住冷哼着,慕容俊看穿他的计策,竟然以治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他意欲拉拢慕容俊,吩咐乔治把慕容俊请到庄园来,在慕容俊来的时候,他又另外安排人对外放出消息,说慕容俊和黑帝集团的人走得很近。

  没想到慕容俊一坐下就挑拨乔治对烈焰门的忠心。

  对乔治,他是绝对相信的,就如同霍东铭对慕容俊那般信任,他要是信不过乔治,也不会让乔治长期跟在自己身边了。

  另一端。

  华艺副总李姐也被人强请到了一间酒店雅房。

  李姐虽然四十多岁了,也算是经历了不少的人,可她毕竟是女人,在企业上班,都会被人莫名地强请到这间酒店来,她吓到了,由此也可见企业里真的混有危险人物。

  若希今天并不在华艺,她还不知道李姐被人请走了,东燕是助理,没事的时候,她也不会找李姐。

  解淑娅还是一身男装打扮,她好整以闲地坐在雅房里的沙发上,右手端着一杯好酒,优雅而肆意地喝着。

  李姐被两个男人用力地扯进了房里,推按坐在解淑娅的对面。

  “你们是什么人?”李姐强住镇定,瞪着解淑娅。

  她又不年轻了,这些人劫她到此,不可能为了色,为了钱?她每个月的收入虽说可观,可放眼T市,有钱的人多的是,他们要敲诈勒索,何必挑上她?

  “李总别害怕,大家是不会伤害你的,请你到此,只是想和你谈谈合作之事。”解淑娅放下了酒杯,帅气地笑着。

  “合作?你们是哪间企业的?要谈合作,应该找大家蓝总,我不负责谈生意之事了。”李姐看解淑娅并没有恶意的样子,惧意消退不少。

  “李姐在华艺多年,是华艺的老骨干了,可你付出了青春,付出了汗水,爬得最高也仅为副总,每月领点微薄的工资,年底奖金也不多,不觉得不甘心吗?如果李姐看得起大家的,可以投入大家集团,大家集团旗下也有玩具企业,以李姐的经验,绝对可以胜任大家分企业的总经理。”解淑娅笑着,把李姐拉进黑帝集团对华艺也是一种打击,不是说华艺少了李姐就不行,而是李姐从员工爬到副总一职,现在又管着生产车间,对于华艺的产品了如指掌,只要她肯,轻易就能把华艺的产品改动一下,变成黑帝集团的产品生产,抢夺华艺生意,打击华艺在玩具行业的地位。

  “我对自己目前的一切相当的满意,不会跳槽的。”李姐冷哼着。

  她年纪不轻了,再跳,能跳到多好的?再说了,她在华艺多年,也是有感情的。

  这些人分明就是企业对手挖墙脚的。

  她每个月的工资并不低,年底分红更不低,蓝总对她极好,从蓝总接手企业之后,她的分红一年比一年多,等于她也成了企业的老板一样。再说了蓝总背后是庞大的千寻集团,她可不想得罪千寻集团。

  眼前这些人肯定是黑帝集团的。

  大家都知道三年前冒出来的黑帝集团老是和千寻集团抢生意,抢资源,处处作对。

  “李总现在掌管生产部门,想让产品不合格,很容易办得到吧?”解淑娅不管李姐是什么样的态度,自顾自地往下说着。

  她是巴不得把若希的产业都打垮,然后她再像个救世主一样出现在若希的面前,以帮若希为由亲近若希。

  “李总,如果你能帮大家让华艺的产品老是过不了关,或者老是延期交货,我会好好地招待你的女儿。你女儿学习挺聪明的呢,十五岁的少女了,亭亭玉立了,我手下的人都对你女儿稚嫩的身子非常感兴趣呢,你也知道,这年头呀,处女还得到学校找呀……”

  李姐脸色大变,急问着:“你说什么?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李姐的女儿才读初三,马上就要升高中了,是个漂亮听话的孩子。

  解淑娅笑,她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自己手机内的监控摄像头,然后递给李姐看,李姐的女儿被呈大字形绑在一张床上,穿着校裙的她,这个姿势容易走光。嘴巴被胶布封住,旁边还有一个男人正在粗暴地揉搓着少女才发育的胸脯,少女被吓得满脸惊惧,脸上挂满了泪痕。

  李姐一看到那样的画面,整个人像疯了一般,扑向了解淑娅,大吼着:“不要伤害我女儿,不要伤害她,她才十五岁呀。”孩子就是父母的心头肉,他们宁愿所有伤害都落在自己身上,也不希翼落在孩子身上。

  解淑娅一使眼色,带着李姐前来的两个男人马上拉开了李姐。

  解淑娅关掉了手机监控,笑得很温和,李姐恨不得撕了她。

  “怎么样?要不要和大家合作?如果你答应了,我保证把你女儿当成大小姐一样供养着,如果你不答应,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你女儿就被毁了。告诉你哈,我一共安排了十个手下监看着你女儿,呀,可怜呀,十五岁的少女怎么承受得住十个男人……”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女儿……”李姐尖叫着哭泣。

  她不想背叛蓝总,可她也不能让自己的女儿被毁了。

  “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呀。”

  解淑娅满意地笑了起来。

  接下来,她吩咐李姐回到企业后怎么做,还警告李姐不准报警,否则就替她女儿收尸,说华艺已经混有她的人,二十四个小时都会有人盯着李姐的。

  为了自己的女儿,李姐被逼着回到华艺当棋子。

  黑帝斯吩咐下面的人对若希身边的人或者霍东铭身边的人进行收卖,解淑娅却直接用黑色手段进行逼迫。

  李姐屈服后,解淑娅开始把目光往霍昊天以及霍昊阳这两个小朋友身上转去。

  她觉得要是能把霍家两位小祖宗绑到手,必定能让霍东铭夫妇大乱阵脚,这样对他们更有利。

  ……

  警察局。

  刑侦大队长办公室。

  吴辰风和霍东铭反反复复地看着那监控摄像纪录。

  霍东铭的人也在暗中调查,事发才几十个小时,他的人一下子也还查不到什么出来。要是黑帝斯的人下手,他的人也不可能那么快查到蛛丝马迹。

  十名汤圆师父都是准时上班,工作前都有洗手,真的看不到他们如何把沙子混进粉堆之中的。

  “东铭。”

  吴辰风忽然把镜头停在一位汤圆师父洗手的画面上,指着那位师父的背影对霍东铭说道:“总算有发现了。你看,这位师父洗手的时候,背对着镜头的,根本就看不到他是否真有洗手。而且他回到店里的时候,双掌都是垂放在腰则的,掌心看不到。其他师父洗手的镜头都看得清清楚。”

  霍东铭一看,果真如此。

  他拢着剑眉,盯着那画面。

  吴辰风继续说着:“汤圆里被渗入的沙子都是细沙粉末,如果这位汤圆师父是双手沾满了沙末走进店里,又不洗手就搓粉,那么沾在他手上的沙末就会渗入了粉中,这样搓造出来的汤圆就全都带着沙子了。”

  “把他们洗手的画面重新放一次。”霍东铭低沉地说着。

  他要确定是哪一位汤圆师父。

  吴辰风马上把摄像纪录重新放了一次。

  霍东铭把另外那九个师父的样子都记住了。

  汤圆师父一共十位,另外九个的样子都记住了,还有一个便是背对着摄像头的人了。

  “辰风,你明,我暗,马上行动。”

  霍东铭倏地站起来,大步就走。

  吴辰风也马上站起来,跟着他走出自己的办公室。他还要叫上其他警员,虽说两个人同时去调查,不过吴辰风走光明正大,所以两个人不能同时出现,免得到时候得到了结果,不能让大家信服。

  ……

  无名庄园。

  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说了多少话。

  慕容俊脸上的笑意反正是越来越深了。

  他忽然站了起来,双手撑在茶几上,探过身子,把脸逼近乔治,笑得就像大肚弥佛那般可亲,眼里却染不上半分的笑意,只有冷冽。

  “乔治先生的意思是,让我背叛千寻集团?把千寻集团的机密转卖给你们,让我当商业间谍?”他慕容俊不敢说是好人,但让他当商业间谍,绝对不可能的。

  他又不缺钱。

  “慕容先生,不是间谍,别说得那么难听嘛。仅是合作,合作结束后,门主会给慕容先生绝对霸主之位。千寻集团仅是纵横T市,在全国其他地方是有不少分企业,但都没有绝对的气候,你们慕容家也是一样的。门主给的绝对霸主,是纵横整个中国的,这地位远远高于慕容先生此刻的总特助了。”乔治利诱着。

  男人嘛,一为权,二为利,三为势。

  他这个诱饵可是集合了权利势呢。

  慕容俊冷笑:“乔治先生的中文学得真好呀,特别好的是夸大其词。中国那么多,商人无数,试问又有谁真的能纵横整个中国?一山还有一山高,我慕容俊不喜欢爬得太高,平顶山便可。所以,乔治先生,我想,你们是找错人了。”

  乔治也敛起了笑容,他就知道这头笑面虎不是那么容易驾驭得了的。

  “慕容家的产业不少呀,慕容先生不担心慕容家的产业落入他人之手吗?”乔治语带威胁了。

  慕容俊更加狂笑起来,讽刺着:“乔治先生,你要是能斗得过我家老佛爷,你就尽管去拿慕容家的产业吧,你拿到手了,我放鞭炮去。”黑帝集团现在连千寻都还没有对付得了,竟然敢夸下海口。除非黑帝斯出黑手,让杀手杀掉所有经商之人。

  乔治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他还没有见过像慕容俊这样的不孝子孙,有人夺了自家产业,竟然还要放鞭炮的。

  “别拿我慕容家来压我,乔治先生,回头告诉你们门主,有种的,放马过来,光明正大地交手!话说,你们黑帝集团已经黑了大家千寻三年多了吧,没有黑成功,现在就想拉拢我慕容俊吗?”慕容俊站直了身子,唇边的笑意更深,讽刺意味也更深了。

  “啪啪——”

  两声鼓掌响起。

  黑帝斯健壮俊挺的身躯在楼梯口处出现了。

  他还是一身黑色,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

  他如同王者一般,从楼梯上慢慢地走下来。

  一边走下来还一边鼓着掌。

  “慕容俊,我发觉我越来越欣赏你了,英雄惺惺相惜呀。”

  黑帝斯走下了楼梯,走到了慕容俊的面前,他比慕容俊稍微高了一点,身高和气势稍微压倒了慕容俊。

  “你就是黑帝斯?”

  慕容俊瞪大了双眼。

  他想不到黑帝斯这般的俊美,也这般的年轻。

  霍东铭是他见过最俊美的男人了,没想到眼前这位纵横亚太地区烈焰门的门主竟然也俊美得有点过火,最让他暗惊的是,霍东铭一直以来的怀疑估计是对的,因为眼前这个可憎的家伙,和霍不悔那小子极为相似,哦,不,顺序错了,应该是霍不悔那臭小子和眼前这个可憎的姓黑的家伙极为相似!

  “怎么,你见过黑帝斯了,觉得我不像吗?”黑帝斯淡冷地说着。

  深邃的眼眸睨着慕容俊。

  这个男人从被乔治让人带回来开始,他就一直躲在书房里通过监控镜头盯着,慕容俊的话,慕容俊的神情,他都听得清清楚楚,看得也清清楚楚的,慕容俊一直表现得都是从从容容,镇定自若。可是此刻见到他真面目的时候,慕容俊的眼神却带着震惊,好像看过了和他不一样的黑帝斯似的。

  “没见过。”慕容俊敛回了眼里的震惊。

  他见到了黑帝斯的真面目,他需要回去和霍东铭说一声,这一次,他也站在霍东铭这一边了,他也相信黑帝斯就是当年夺走霍东燕清白的姓黑的家伙。

  不过,他们现在还不知道黑帝斯当初夺走霍东燕清白是故意的还是偶然的。

  如果是故意的,他们就不能让黑帝斯知道霍不悔的存在。如果是偶然的,倒是可以让黑帝斯知道霍不悔的存在。

  如果黑帝斯知道他费尽心思对付的霍东铭是他儿子的大舅父,肯定很好玩。

  想到这里,慕容俊忽然大笑起来。

  笑得黑帝斯挑起了眉,阴冷地瞪着他。

  “你笑什么?”

  黑帝斯冷冷地问着。

  这头笑面虎,此刻笑得还真是莫名其妙的。

  “呵呵,我笑这天下可笑之人呢。”慕容俊敛起了笑容,答着。

  黑帝斯脸一黑,阴冷地问着:“你说我是可笑之人?”就他站在慕容俊的面前,慕容俊忽然哈哈大笑,那就是笑他了。

  他的样子不是俊美吗?什么时候成了让人看到就会大笑的样子?

  “黑帝斯门主,咱俩志不同道不合,不能为谋,很谢谢你派了那么多人去请我,很感谢你的碧螺春呀,不过黑帝斯门主呀,不是所有英雄都能相惜的。你助理说的话,许下的诺言,对不起,我不感兴趣,所以,我先走了哈,再见。”

  慕容俊不答黑帝斯的问话,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他要马上把自己终于看到黑帝斯真面目的事情告诉霍东铭。

  “慕容俊!”

  黑帝斯低冷地叫住了慕容俊。

  他总觉得慕容俊看到他之后,有点反常。

  为什么反常?

  慕容俊眼里的震惊是怎么回事?

  难道……

  他那个她真的替他生了孩子,慕容俊见过那个孩子?还是那个孩子就在慕容俊的身边?

  “黑帝斯先生还想留我下来吃饭吗?对不起哈,我的胃被我太太养刁了,我只吃她做的饭菜。”慕容俊停下脚步,扭头,笑着秀自己幸福的婚姻生活。

  黑帝斯眼神闪了一下,上前几步再一次站到了慕容俊的面前,紧紧地盯着慕容俊,沉沉地问着:“你见过有人和我长得相似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