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3 知道了,心悸了

193 知道了,心悸了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8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7

   慕容俊笑,毫不畏惧地接收了黑帝斯的紧盯,笑应着:“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想知道霍昊阳的存在,去求霍东铭吧。

  慕容俊在心里腹黑地腹诽着。

  想到黑帝斯曾经在院落里架起了机关枪对付霍东铭,霍东铭当时被气得想发飙的样子,要是黑帝斯去求霍东铭,又会是怎样的一出好戏?

  慕容俊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那样的画面出现了。

  黑帝斯眼里的紧盯依旧不减半分,慕容俊是个狡猾的人,就算他看到了,也不会说出来了。可是慕容俊刚才的眼神明显就有着震惊,以慕容俊这样圆滑的人,不应该在见到他的时候震惊的,所以……还有此刻。

  黑帝斯狠狠地瞪着慕容俊,好像慕容俊知道了她的下落,却故意不告诉他似的。

  慕容俊眼眸深处有着一抹难以察觉的幸灾乐祸!

  有鬼!

  有问题!

  绝对,绝对的有问题!

  “黑帝斯门主,你真的好帅呢,你是女人堕落的源头。”慕容俊忽然笑着说了一句。

  黑帝斯脸一抽。

  “我走了,不用送了。”慕容俊说完后,也不管黑帝斯是什么神情,转身大步地朝外面走去。

  来的时候,他的脚步沉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怒意,走的时候,沉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他等着看好戏。

  他敢保证霍昊阳那个混小子就是黑帝斯的种,怪不得霍昊阳那般的爱欺负人,原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呀。霍东燕以前也爱欺负人,黑帝斯也是,两个人混在一起的种,就是混世魔王了。

  “门主。”乔治带着人走到了黑帝斯的身后,乔治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黑帝斯,意思是要不要强行拦下慕容俊。慕容俊对门主太不客气了,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对门主说话。

  黑帝斯不说话,只是瞪着慕容俊潇洒地离去。

  他不说话,乔治也不敢有所行动。

  慕容俊那辆路虎潇洒地开出了无名庄园,他还帅气地和黑帝斯的手下挥手再见,那些人都是抿着唇,淡冷地看着他离开。

  来的时候是被狭持而来,走的时候,却是潇洒地走。

  黑帝斯对慕容俊真的越来越欣赏了,也对霍东铭越来越羡慕了,能得到慕容俊的忠心追随,能拥有慕容俊这样的死党朋友。

  他看透慕容俊,慕容俊不是白眼狼,他真正当成朋友的人,他是绝对不会出卖的。

  什么时候,他也能有一位像慕容俊这样的朋友?

  敛回了对慕容俊的欣赏,黑帝斯想到了另外那个问题,哪怕慕容俊否认了,他也要从另一条路径去查。

  孩子!

  他自己做了无数那样的梦,潜意识里,他已经认定了自己当了父亲的。他不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因为第一次梦见的时候,他并没有思念,那个梦是突然撞入他的脑海里,告诉他,她有了他的孩子。

  来到中国的时候,他只顾着从她入手,却忽略了一个更容易的可能性。

  他还可以从孩子入手的。

  慕容俊刚才的震惊给了他一个消息,他的孩子必定和他长得很相似。

  “乔治,查查慕容俊的女儿在哪个学校?”黑帝斯依旧站在那里,眼神还是盯着屋外看,声音却有着压抑着的紧张。

  慕容俊对家庭完全忠诚,不仅宠妻更宠女,无视自己的身份,经常接送女儿上放学,所以他可以见到很多小朋友。

  也可能见到了和他长得极为相似的小朋友。

  只要他查到了慕容俊的女儿就读哪一间幼稚园,他在幼稚园外面守株待兔,准能看到他的孩子。

  “是。”

  乔治不敢多问,马上应声。

  “拉拢慕容俊的事情先放弃,千寻集团除了霍东铭以及慕容俊之外,还有好几个相当重要的核心人物,他们在千寻集团有着一些股份,算得上是小股东,也熟知千寻集团的运作,找到他们,高价收购他们手里的股份。”黑帝斯再度吩咐着。

  “是,属下马上通知解淑娅去做。门主,阿鲁长老明天才会到达,他的女儿非要跟随着,他请示,能否让他带着女儿一起来。”阿鲁长老就姓鲁,他的女儿鲁顺英现在才四周岁,是个很可爱的女娃儿,门中的人都很喜欢她。

  或许是出身的环境不同吧,小娃儿小小年纪就喜欢动手动脚的,阿鲁长老疼她如命,打算送她读文武学校,学武,中国的武学博大精深,阿鲁长老便想趁这次门主请他来中国,带着女儿到中国来,让女儿在中国入学。

  烈焰门的第二代,大都是自小便离开父母身边,独立惯的了。

  “随便他,他能保护好他的女儿便可。”黑帝斯淡冷地应着。

  乔治眼露诧异,门主性格偏冷,从来没有表现出对孩子的喜爱,因为门规森严,门中之人在实行任务的时候,是不能带着孩子的,一来会影响工作效率,二来容易让人拿孩子来威胁。

  此刻黑帝斯却破例同意了阿鲁长老的请示,乔治能不意外吗?

  黑帝斯是想到了自己极有可能也有一个孩子,所以一时父爱泛滥,就破例应允了阿鲁长老的请示。

  “告诉解淑娅,别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来。”黑帝斯忽然吩咐着。

  他有强烈的预感,他的那个她和慕容俊可能有点交情也说不定的,他现在对上千寻集团,使出各种手段来对付千寻集团,要是过火了,到最后让她知道,对自己也极为不利,他满心希翼想找到她后娶她为妻,弥补她这几年所受的委屈呢。

  “好。”

  乔治一一应允了。

  黑帝斯没有再说什么,大步朝外面走去。

  “门主,你要去哪里?”乔治和黑帝斯的贴身保镖连忙追着问。

  黑帝斯不答话,走到一辆豪华的轿车前,打开车门就钻进了车内,吩咐任何人不准跟随。

  乔治只得再像上次那样,吩咐保镖们远远地跟随保护。

  而黑帝斯刚刚吩咐的事情,乔治要马上去实行了。

  慕容俊是名人,他的女儿在就读哪一间幼儿园,乔治一查就查到了。

  他查到之后便打电话告诉了黑帝斯,黑帝斯还开着车在路上,得到了答案后,他方向盘一转,往慕容妍就读的那间贵族幼稚园开去。

  ……

  慕容俊离开了无名庄园之后,马上打电话给蓝若希。

  接到慕容俊的电话,若希很意外,她以为是小娟出了什么事,关心地问着:“怎么了?是不是小娟出什么事了?我刚刚才和小娟通了电话,她好像没有什么事呢。”两人还约好晚上带着孩子逛一下商场呢。

  虽然不想让孩子们曝光,不过每天也要适当地安排孩子户外活动的。

  “小娟没什么事,若希,你打电话到学校去,告诉昊天和昊阳的班主任,今天你们都没空去接孩子,让他们的班主任安排校车把他们送回家去。”黑帝斯会想到从孩子方面入手,慕容俊自然也能防到这一点。

  在霍东铭还没有反应之前,他尽量不让黑帝斯先见到霍不悔。

  学校里有校车的,校车接送孩子的时候是把车开进校区里,孩子们都是从校区里直接上车,不用像家长接送那般要把孩子带出校外才能上车。这样的话,黑帝斯就无法在今天见到霍昊阳了。

  等会儿他就找霍东铭,把这件事告诉霍东铭,怎么处理是霍东铭的事情了。

  “为什么?”若希不解地反问着。

  她没空的时候,可以让保镖去接孩子们的。

  “反正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为什么,你晚上再回家问东铭哈。记住,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去做。没事了,就这样,我先挂了。”慕容俊叮嘱着若希。

  若希疑惑,但她还是答应了。

  慕容俊这样叮嘱她,必定有原因。

  挂了电话,慕容俊唇边的笑容变大了。

  刚刚才从美食汤圆店回来的若希,在慕容俊挂了电话之后,整个人就靠进了自己的办公椅上,有点发呆地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

  窗外,正午的阳光特别的毒辣。

  办公室里开着空调,气温保持在二十度左右,感觉特别的舒适。

  汤圆里混有沙子,苍蝇等问题的原因找到了。

  果真是汤圆师父有问题。

  是那天那个特别激动,说话最大声的那个汤圆师父。

  在吴辰风沉冷锐利的逼问下,那个在美食汤圆店工作了近十年的男人,溃不成军,很快就招认了一切。他向若希说对不起,说他抹黑了美食汤圆店的名声。

  若希记得自己当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吴辰风问那位师父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他结结巴巴不太肯说。

  是霍东铭带来了一大皮箱的红色人头,那位师父才面如死灰,交代了自己为什么要抹黑美食汤圆店的原因。因为他贪钱,他被红色的人头像征服了,出卖了良心。

  两百万就把他的良心啃掉了。

  从警察局出来,若希迅速联系了媒体,通过吴辰风的嘴,把真相公布于世。

  明天,报纸刊登出来后,她的美食汤圆店就能恢复往常的生意了。

  在高兴解决了美食汤圆问题的同时,她心里也掩不住淡淡的心伤。那位师父平时工作认认真真的,对同事们也是和和气气的,她给他的工资也很高,他竟然……

  带着淡淡的心伤,在霍东铭的安慰之下,夫妻俩到帝皇大酒店吃过了午饭。

  席间,霍东铭总是想方设法哄着她开心。

  表面上,看不到她的感触。

  但霍东铭对她的关怀已经细至毛孔,她一点点的感触,他都能看得出来。

  午饭后,她要回企业,霍东铭送她回到企业后才开车离开,说傍晚等她回豪庭花园的小家,带上昊天一起再回蓝家看望她的父母。

  “咚咚。”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若希随口应着,也把自己自发呆中拉了回来。

  秘书汪澜推门而入,跟着她身后的是霍东恺以及宁佳。

  “蓝总,四少和宁小姐要见你。”

  若希抬眸,看到了跟在汪澜后面的霍东恺以及宁佳,她扬起了笑容,示意汪澜忙自己的去,她笑着站起来绕出了办公桌,迎上前走到宁佳的面前,伸手就把宁佳拉到了沙发上坐着,很亲热地说着:“佳佳,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

  一旁的霍东恺不说话,只是抿紧了唇,眼睛不着痕迹地把若希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才敛回了自己关心的眼神落在宁佳身上。

  他自顾自地在宁佳的身边坐下。

  宁佳看一眼霍东恺,笑着回答若希:“我最近忙,我侄女老是缠着我呢。”宁辰三年前就结了婚,结婚的对象自然是被他劈晕抱回来的那个女人,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到现在宁佳都还没有问出个所以来。兄嫂都保密,外界知道两个人之间故事的也不多,搞得宁佳老是向霍东恺抱怨,说大哥对不起她。

  霍东恺往往失笑至极,宁辰老大不小了,他要结婚他自己可以决定,用不着向妹妹宁佳报备的。

  “你可以带她到大家家里玩呀,大家家里热闹。”若希也随着宁佳的动作看了一眼霍东恺。自从那天清晨她和霍东恺谈过了什么是情什么是爱之后,霍东恺就没有再回家了。好几天了,今天再看到霍东恺,她敏感地发现霍东恺有点不一样了。

  不再像以前那样用着深不可测的眼神看着她。

  还有宁佳,笑容中总夹着一股羞赧却又隐隐散发着幸福。

  若希猜想着,霍东恺估计解开了心结,看透了自己的感情了。

  “这个周末,我就带她来玩。”宁佳应着,随即又看了一眼霍东恺,忽然站起来,说着:“若希,东恺,我替你们煮杯咖啡去。”说完离开了办公室,把空间留给了若希和东恺。

  看着关上的办公室大门,若希低笑着,偏头就看向霍东恺,眼里有着欣慰:“东恺,你现在明白了吧?”

  霍东恺不答话,依旧抿着唇。

  片刻,他才低沉地问着:“你的店出了那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大家?”他要不是看报,他都不知道她的店里出了事。

  家里人也不知道。

  他们都有一个默契,不会把公事上的问题带回家里公开讨厌。

  “我和东铭两个人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没必要让你们跟着担心。”若希淡笑着。

  霍东恺又沉默了。

  的确,有他大哥在,天塌下来,大哥都会帮若希顶着,不用他们来担心的。其他人会不会担心,他不知道,他对她,还是很担心的呀。

  “现在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已经处理好了。明天报纸便会还给我一个公道。”若希双手交替于膝前,偶尔十指交扣,把玩着手指。

  “若希……我……”

  霍东恺看着她在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欲言又止。若希抬眸看着他,温笑着:“东恺,我希翼有一天,你能发自内心地叫我一声大嫂。”她是比他们几个都年轻,可辈份是不分年龄的。

  其他人继续叫她若希没事,东恺却不行。

  因为东恺还叫她的名字,代表东恺对她的感情还没有完全放下,只有东恺发自内心地叫她大嫂,东恺对她的感情才是真正地放下。

  霍东恺又抿起了唇,只是用很深很深的眼神看着若希。

  两个人四目相对,相互凝望着。

  一个深不可测,一个清如明镜。

  门外,宁佳端着两杯刚煮好的咖啡站在那里,没有马上进入打扰两个人的眼神交流。

  她的衣服底下,她雪白的肌肤上,还残留着吻痕。

  那是昨天晚上霍东恺留下的。

  这几天她和霍东恺也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宁辰逼着霍东恺作出回答,如果不愿意就马上和宁佳分手。霍东恺难以回答,触怒了宁辰,把妹妹当成心肝宝贝的宁辰气不过霍东恺的拖拖拉拉,帮宁佳安排了一个好男人,硬是逼着宁佳和那个男人在酒店见面,还故意打电话给霍东恺,说宁佳不愿意再等他了,要另寻好男人结婚。

  这是宁辰为了妹妹的幸福而作出的试探,方法当然是他的太太提供的。冷漠的宁辰才没有这般细腻的心思呢。

  宁辰还是满意的。

  因为霍东恺有了反应。

  在宁佳才到达酒店和那个男人见了面时,霍东恺马上就杀到了酒店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拳挥到那个男人的脸上,把人家打得流鼻血,他不管,拉着宁佳就走,临走前还警告那个男人,说宁佳是他霍东恺的,休想从他身边抢走宁佳。

  那个男人被打得实在是冤呀,他才和宁佳见面,还谈不上有感觉呢,怎么就变成了抢人家的女人了?

  霍东恺把宁佳塞上了自己的车后,迅速离开了酒店,把宁佳带回了他自己的小别墅,然后……怒意夹着醋意的霍东恺就很自然,很霸道地把宁佳吃了一干二净。

  两个人的关系因为身体的结合而冲破了阴晦。

  也是在宁佳的痛呼声中,霍东恺才豁然明朗了,他对宁佳的爱已经可以追上他对若希的了,不,在他很温柔地哄着宁佳放松的时候,他的脑里只有宁佳一个人,若希的影子已经淡化了。

  也是因为感情的纠葛才让霍东恺现在才知道若希的店里出了事。

  “什么时候会结婚?”若希先打破了两个人的对视。

  精明并不输于霍东铭的她已经从东恺的眼里看到了释然。

  “还不知道,先告诉奶奶,不过,今年内肯定会结婚的。”霍东恺敛回了自己深不可测的对视,用着家人以及朋友一般的口吻说着。

  若希点头,笑着:“我很开心,你哥知道了也会替你们开心的。东恺,宁佳是个好女孩,婚后你一定要像你哥对我这般对她,知道吗?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了她,我可不会轻饶你的。”

  霍东恺失笑,应着:“我才是你的小叔子呢。”

  小叔子?

  若希和东恺都同时为这三个字怔了一下,随即两个人坦然地笑开了。

  对,他是小叔子。

  从霍东铭娶了蓝若希开始,他霍东恺就注定了当若希的小叔子。

  曾经对她的沉迷,对她的痴恋,也会慢慢地转移到宁佳身上。

  曾经,他的心底是晦暗的,因为他不正常,男女都爱。

  经历了几年的风雨,看到了兄嫂幸福的生活,心痛了几年,他以为他一生一世都得不到幸福的,没想到,自己一直渴望的幸福就在他的身边。

  回首,用心感受,他就是身在福中的人。

  他庆幸,他感激若希的那一番话。

  他更感谢老天爷把宁佳推到他的面前。

  活了三十二年,因为顶着私生子的身份,他总有一种被老天爷欺负的感觉。此刻,他才觉得老天爷其实很眷顾他的了。

  宁佳轻敲一下门,然后端着两杯煮好的咖啡,笑着走进了若希的总经理办公室。

  ……

  千寻集团。

  “你什么意思呀?把我追回企业里,就是坐在我面前大吃特吃吗?怎么,你家小娟没有把你喂饱?”

  霍东铭没好气地睨瞪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慕容俊,慕容俊正不客气地把他零食专柜上的零食拆袋入腹呢,好像饿极了似的。

  “你没有听到什么闲言闲语?”慕容俊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开心果,白了霍东铭一眼。

  黑帝斯太阴了,让人把他请到无名庄园里见面,想拉拢他。暗地里却让人到处散布谣言,说他慕容俊其实和黑帝集团高层走得很近。

  散布谣言的人都是黑帝斯临时请来的,并不属于烈焰门的人。

  仅仅是短短数个小时,他从千寻集团走出去的时候,大家还对他毕恭毕敬的,可他刚刚从无名庄园赶回来,打电话让霍东铭回企业等他的时候,企业里的人再看到他时,都用着有色眼看他,搞得他有点莫名其妙,随后他就接收到了爱妻林小娟气势汹汹的质问,质问他是不是和黑帝集团的高层来往甚密。

  所有人都知道黑帝扛上了千寻。

  最近两家集团在生意上你打击我,我打击你的。

  千寻集团上市的,黑帝集团还没有上市,黑帝集团最想的就是把千寻集团的股票打击到暴跌为零,可惜到目前为止,千寻集团的股票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可见黑帝集团还是未能压倒千寻。

  慕容俊是千寻集团的总特助,要是他和黑帝集团的高层来往密切,那样对千寻就会有些许的影响,也会让慕容俊的笑面虎形象再一次转回白眼狼。

  林小娟的质问,自己的人疑问,慕容俊才知道黑帝斯竟然散布谣言阴了他。

  该死的黑帝斯,现在先让他阴一下,等到他知道霍昊阳就是他的种时,慕容俊再慢慢阴回他。

  小人报仇,百年都不晚。

  霍东铭眼神不变,更加没好气地应着:“听到了,如何?你想问我相不相信你吗?还有,你吃这些东西能饱吗?要是真没有吃饱,到外面吃饱了再回来。”

  “你信我,全天下的人都会怀疑我,但你必定不会怀疑。”慕容俊呵呵地笑着,他和霍东铭的信任度连小娟都无法达到。

  “我看到了一个人。”

  慕容俊很卖关子地说着,“因为他,我才饿肚子到现在,我现在还真的饿死了。”

  “黑帝斯。”

  霍东铭低沉地吐出三个字来。

  慕容俊笑得更欢了。

  聪明人就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轻松得很。

  “东铭,你是对的。”慕容俊停止了往嘴里塞零食,把好几袋零食拆袋入腹之后,他的肚子没有那么饿了。

  闻言,霍东铭俊脸马上绷了起来,眼神也变得深沉夹着冰冷,隐隐之中,怒意横生。

  他的直觉是对的,他的分析是对的,他的猜疑,他的一切都是对的。

  那么当年夺走妹妹清白的男人就是黑帝斯,现在黑帝集团的真正负责人。

  黑帝斯就是霍昊阳的亲生父亲!

  该死的!

  查了那么多年,兜兜转转,对手竟然就是小外甥的父亲。

  “不悔和黑帝斯至少有七分相像,就像你和东恺一样。”慕容俊沉沉地说着,只要把黑帝斯和霍昊阳推站到一起,所有人都会看出两个人是父子。

  霍东铭抿唇,死死地抿着唇,一直不语。

  慕容俊继续往下说:“黑帝斯不愧是烈焰门的门主,眼神锐利得很,我初见他的时候,不小心露出了震惊,他就质问我是否看到有人和他长得极为相似的。我猜测着,现在他肯定前往学校了。”

  霍东铭的唇抿得更紧了,眼神更深了。

  “东铭,我有直觉,黑帝斯夺走你妹妹的清白绝对是偶然,不会是阴谋,如果是阴谋,他就不会寻找你妹妹,当初也不会留下那条项链了。”

  “你的意思是说,黑帝斯对东燕一见倾心?”一见钟情的事,霍东铭不是很相信,认为那只是电视里才有的。

  “百分之一百的可能。否则为什么他来中国后,一直暗中寻找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肯定就是你的妹妹。你要不要告诉你妹妹,黑帝斯在找她?以黑帝斯的能力,他早晚会见到你妹妹的,现在告诉她,也让她心里有个底呀。”

  慕容俊提议着。

  霍东铭不语。

  沉默了很久,他才低沉地应着:“晚上,我会告诉东燕的。”

  黑帝斯在这里的势力暂时是不如他,可黑帝斯财力浑厚,有钱能使鬼推磨,早晚也会知道东燕就是他要找的女人。

  “呵呵,东铭,你别说我心眼儿坏哈,我很想看黑帝斯知道东燕就是他要找的女人时,会是什么反应?呵呵,杠上了自己的大舅子,过瘾呀,东铭,我跟你说哈,好好地整整他,那家伙太傲了,千万别忘记了他让人摆一挺机关机对着你的情景哈。”慕容俊此刻十足的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厉了他一眼,霍东铭阴沉地说着:“滚到外面去吃你的饭!”

  大舅子?

  他有说过让东燕嫁给黑帝斯吗?

  就算夺走东燕清白的人是黑帝斯,也要东燕自己愿意才行。再有,黑帝斯的身份,以及他的倨傲,他也不喜欢。

  这几年对烈焰门的调查,他也知道了烈焰门继承人的门规以及历任门主的风流。他就东燕一个妹妹,东燕这几年受的委屈他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他不希翼东燕嫁一个会有很多情人的男人。

  “好,我先滚出去吃饭了,吃饱了才可以看好戏。”

  慕容俊一点也不在意霍东铭的态度。

  拿着一袋被他拆了包装的饼干走出了总裁办公室,好心情地吃着。

  杨秘书看到他这个样子走出来,差点没有跌破眼镜。

  下午五点。

  T市英才学校幼儿部的小朋友全都被家长接走了,有些家长忙没空来接孩子的打了电话给老师,也都让老师安排着坐校车回家了。

  黑帝斯的人以及他本人在英才学校门口每一个角落守着,盯着。

  可直到幼部空荡荡了,连老师都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学校,他们都没有看到和黑帝斯长得相像的小朋友。

  黑帝斯没有失望,他知道还有希翼。

  因为,他们看到的是有家长来接的学生,还有那些校车送回家的,他们没有看到。

  吩咐人进学校打听之后,黑帝斯先一步离开。

  开着车往市郊而去的路上,黑帝斯的心情还是很紧张。找了那么久,总算有眉目了。

  他忍不住在想着,他的孩子是男还是女?有多高了?见面后,孩子愿意亲近他吗?错过了那么多年,孩子现在都快四周岁了吧?四周岁的孩子很会说话了,孩子会叫他嗲地吗?

  这么多年来,孩子是否问过他的存在?

  一路上想着,不知不觉中,车开回了无名庄园。

  “门主,你总算回来了。”乔治一看到他回来,连忙从屋里迎出来。

  “有事吗?”黑帝斯淡冷地下了车,淡冷地问着。

  乔治摇头。

  他是习惯性地关心门主。

  进了屋里,黑帝斯随意地在沙发上坐下,沉默着不语。

  他的视线落在茶几上,一台笔记本电脑摆在那里,应该是乔治刚刚在这里办公。

  还是随意,他看了看乔治的电脑。

  咦?

  没过多久,他神情忽然一凛。

  乔治的心也跟着一凛,紧张而惶恐地问着:“门主,怎么了?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那是他的办公电脑呢。

  “她是蓝若希?”

  黑帝斯指着电脑屏幕阴沉地质问着。

  他指着的正是网上放出来的相片,那是美食汤圆店被人投诉那天,媒体拍下来的,事件除了登上报纸之外,自然也在网上流传。

  乔治探过头来一看,然后肯定地点着头。

  “是她,她就是蓝氏财团总裁蓝非凡的小女儿蓝若希,也是霍东铭宠上天的太太。”

  黑帝斯脸色更沉了,也更冷了。

  “门主?”

  乔治询问地叫了一声。

  “马上,马上,想尽办法把蓝若希给我请来!记住,是请,别伤到她分毫!”黑帝斯倏地吩咐着。

  “门主,那样会彻底激怒霍东铭的,此刻大家的计划还没有生效,以大家现在的实力无法对付霍东铭的。”乔治提醒着。

  在这个城市里,所有人都知道,霍东铭可以动,但蓝若希绝对不能动。

  动了蓝若希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那是霍东铭护在心尖上的人儿。

  听说霍家人曾经全家逼问蓝若希是否欺负小姑子,结果霍东铭大怒,发飙,把所有家人都惩罚了,哪怕家人并没有伤害到若希,他却说家人齐坐一起,无形中给了若希压力,以及那种被审问的感觉,所以他要惩罚家人。

  门主要动蓝若希,不是逼霍东铭咬人吗?

  以黑帝集团现在的势力,霍东铭一咬人,绝对可以把黑帝集团打垮,赶出T市的。人在狂怒之下的力量有多大,是无法预测的。

  “我说了,马上,马上,想尽办法把蓝若希给我带来,就算她现在就和霍东铭在一起,你也要把她给我带来!我要见她!”黑帝斯厉声吼着。

  乔治被他的反应吓到了,什么都不敢再说,赶紧按他的吩咐去做。

  死死地瞪着电脑屏幕上蓝若希被媒体拍出来的照片,黑帝斯握紧拳头,神情却是无比的激动。

  竟然是她!

  她竟然是蓝若希!他真的没想到,能看到线索人,更没想到线索人就是蓝若希!

  他记得在第二次看到那个她的时候,蓝若希是和她在一起的。当时蓝若希对她相当的保护,表明两个人关系非浅。

  从蓝若希这里,他就能找得到她了。

  他能不激动吗?

  一天之内,他从慕容俊的震惊之中,判定自己的梦有百分之八十是真实的,他有孩子!

  再从蓝若希这里,他可以找得到她!

  他真的太激动了。

  寻寻觅觅,花了好几个月,他没想到,竟然都是从对手这里探到她的消息。

  脑里忽然想起了乔治的话。

  霍东铭的妹妹霍东燕未婚先孕,现在孩子还差一个月就满四周岁了,计算时间,竟然吻合!再想起乔治说过,霍东铭的妹妹霍东燕也是开宝马的。

  可他看到霍东燕的资料时,相片不是他要找的人。

  蓦然,黑帝斯明白了。

  霍东铭是谁?他是T市的太子爷,黑白两道的人都敬畏他,忠于他的慕容俊又有着让人摸不到底的人脉网及势力,如果霍东铭抢在他之前,把霍东燕的相片换掉,那么……

  会是这样吗?

  被他视为劲敌,是他对手的霍东铭妹妹霍东燕,会是他要找的人吗?

  他曾经还对霍东燕有偏见……

  如果真是霍东燕……

  黑帝斯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他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像得到,如果他的她真是霍东燕的话,那么霍东铭绝对会整死他的,因为他……

  汗,老天爷呀,你太黑了!

  怎么能在他吩咐下面的人对千寻集团进行一系列的打击计划之后,才让他有了惊人的发现?

  此刻的黑帝斯,内心在惊人交战着。

  他很想马上把霍东燕请到自己的面前来,这样一切都一清二楚了。

  可他又很害怕。

  害怕什么,他一时之间也摸不着头。

  他现在最希翼的就是从若希嘴里套到她的真实身份。

  但愿老天爷的玩笑开得不大,他的那个她不是霍东燕……

  直觉不算差的黑帝斯,其实也知道自己此刻有点在自欺欺人。

  蓝若希最护着的年轻女性是谁?仅有三个人,一个是她的小姑子霍东燕,一个是她的亲姐姐蓝若梅,霍家的二少奶奶,还有一个便是慕容俊的太太林小娟。

  这三个女人之中,仅有霍东燕是未婚先孕的!

  霍东燕……

  霍东燕是她……

  她是霍东燕……

  越想,黑帝斯的脸色便越发的紧绷。

  “门主。”

  一名黑衣人走了进来。

  黑帝斯动都没有动,神情冰冷严肃,等着黑衣人禀报。

  一台手机摆放到他的面前。

  他眸子一沉,当他看到手机拍来的那张相片时,他如闪电一般抄起了手机,死死地盯着手机看。

  老天爷,来道劲雷吧,把他劈晕吧!

  狂喜的冲击力呀,快要把他的自制力都冲走了!

  “门主,这是大家在学校走廊里无意中看到的,好像是学校挑选一些学生的生活照贴出来,在家长开放日让家长们观看的,他叫霍昊阳,还差一个月就满四周岁了,此子天资聪颖,现在读幼儿中班,但他从两岁起就开始接受教育,现在他的常识界限达到了小学生三年级的水平。”黑衣人恭恭敬敬地说着。

  知道了名字,查起来就容易得多了。霍昊阳这个外界传言,霍家的私生子外孙,虽然不曾在媒体面前曝光过,但他的事情,仍然有一些人知晓的。

  黑帝斯的人就是这样查到了这些外界极少人知道的一切。

  姓霍!

  黑帝斯心悸了!

  答案已经跳了出来。

  不用等蓝若希来,答案就已经出来了。

  “门主,他还有一个小名,叫不悔,其母霍东燕是霍家小姐,当年未婚先孕,坚强地生下他,故小名不悔,意为不悔恨生了他之意。”

  霍不悔!

  霍东燕!

  她不悔恨生了孩子!

  黑帝斯死死地捏住了手机,各种心情像海浪一般汹涌而来,把他吞噬。

  ------题外话------

  今天字数比平时多了两千字,估计不用等到196章就可以父子先相见了。

  推好友侧室新文《腹黑宝宝逃嫁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