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4 紧张时刻,父子终相见

194 紧张时刻,父子终相见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112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7

   霍东燕……

  黑帝斯不停在心里嚼着这个名字。

  三年多前,他查阅霍东铭的资料时,也附带着霍东燕的资料,当时手下对她的先容让他心生厌恶,对霍东燕没有半点的好感,视这个女人一文不值。

  霍不悔满月那天,他前往帝皇大酒店,看着酒店当时的热闹,他心里对霍东燕的偏见再度跑出来作怪,后来他虽有懊悔,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那样看霍东燕,因为他自己也是制造私生子的源头。可他没想到,被他视为一文不值的女人就是他心心念念多年,一直都没有放下的女人。

  还有他的儿子。

  儿子。

  他总算有儿子了。对于将近四十的中年男人来说,有后了,是一件大喜事。

  哪怕做了无无数数的梦,可梦终是梦呀,是没有根据的。

  现在他才可以肯定自己有了儿子,看着手机上拍来的相片,儿子和他长得真的很像。怪不得慕容俊看到他的时候眼里露出了震惊。他特别感谢慕容俊的震惊,没有慕容俊的震惊,此刻他还找不到她。按他平常的想法,他绝对不会认为对手的妹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把手机凑近嘴边,黑帝斯轻轻地,很温柔地,眼里载满了浓浓的父爱,亲着手机屏幕上的小人儿,拿着手机的手在亲完之后又恋恋不舍地抚摸着手机屏幕,好像自己此刻正抚着他的宝贝似的。

  那名黑衣人无声地退下去了。

  眼里有着疑或也有着隐喜。

  门主三十七岁了呀,还没有结婚,下一代门主还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上一任门主三十七岁的时候,门主已经十二岁,接受严酷的训练多年了,可此刻……门主还无后这件事是烈焰门现在最心急的事情。

  黑衣人第一眼看到霍昊阳的相片时,感觉那孩子就是门主的。加上门主一直在寻找一个女人,所以黑衣人几乎没有其他怀疑,直觉就是门主的。

  “来人。”

  黑帝斯像想起了什么,倏地低叫起来。

  才走到门口的那名黑衣人连忙又折了回来,垂立于黑帝斯的面前,恭敬地叫着:“门主。”

  “告诉乔治,让他通知下去,一切计划暂停!”霍东燕就是他要找的人,不管他之前如何得罪了霍东铭,他都不会畏缩的,他要追回他的女人及他的儿子。

  所以对付千寻的计划暂时要中断。

  霍东燕还未婚,这一点他很清楚。

  这么多年来,她都是带着他的儿子,在霍家的包庇保护下过日子,他再怎么不喜欢霍东铭的强大,也不得不承认,倘若没有霍东铭的强大,或许他的儿子不会过上如此富裕优渥的生活,不会无忧无虑地生活。看在霍东铭替他抚养儿子多年,他必须暂停所有计划。

  “是,门主。”

  黑衣人什么都不多问,听了吩咐后,转身离开。

  大厅里,很快仅有黑帝斯一人了。

  傍晚了,屋外的夕阳还高高地悬在天空上,任时间驱赶也舍不得西沉,充分表现出对大地的留恋。

  已经将近傍晚六点了,一点黑色都还看不到。

  黑帝斯还在盯着霍昊阳的相片看。

  霍昊阳俊俏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似乎特别的精明,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说,用精明实在不适合,可黑帝斯觉得儿子给他的就是这种感觉。

  “不悔,不悔,嗲地来找你了,对不起,嗲地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妈。”

  未婚先孕,还是第一名门的小姐,霍东燕当年顶着多大的压力及委屈才生下他的儿子呀。连他都会那样看待霍东燕,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怪不得说霍东燕名声不好,让她名声不好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东燕

  黑帝斯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会好好地,加倍地弥补于她的。

  “来人。”

  黑帝斯再次低沉地叫了起来。

  站在主屋门前的保镖连忙走进来。

  “我要霍东燕从出生起到现在的所有资料。”

  黑帝斯开始为追妻做准备了。

  初初对霍东燕有偏见,霍东燕的性情,他还是听说了一些,再说了第二次相见时,她的强悍,他也看到了。想追到她,他就要把她彻底地了解,掌握在手。

  “是。”

  保镖应声而去。

  并不知道黑帝斯是谁的霍东燕,压根儿没有想到儿子的生父寻来了,她还在和石君在帝皇大酒店吃饭呢。

  在下午四点的时候,石君再一次捧着一束鲜花跑到华艺来。

  若希认准他对东燕有意思,哪怕东燕一再说明是同学聚旧,若希还是笑呵呵地叮嘱她,男人不错,好好珍惜。

  “大嫂!”东燕小声地叫着,生怕坐在不远处的石君听到,她睨责着若希,说着:“不要看到男人找我,就说人家想追我,大家仅是同学,同学!”石君家底不错,人也不错,又是海归,会喜欢她这个辣椒才怪呢,更别说她还有一个四岁的儿子。

  除非离婚再婚的男人,否则很少未婚男人愿意当人后爸的。

  “人家来了,你赶紧下班吧,晚上晚点回家也无所谓,我会帮你看好不悔的。”若希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石君,越看越是满意。高高大大,温文有礼,有风度,有身价,年轻,钻石级的单身贵族呀,能成为她的姑婿的话……人家是岳母相女婿,越看越满意。若希是嫂子相姑婿,越看越满意。

  石君也知道若希在打量他,他大方地任若希打量,不会刻意摆出什么假象,自然性子。

  “大嫂……”

  就是这样,东燕此刻才会早早地和石君坐在帝皇大酒店里吃饭。

  清静幽雅的房里,冷气横流,让雅房里感受不到半点热浪。

  豪华的摆设,表明能坐在这里吃饭的人,都是身价不菲的。

  桌上摆满了帝皇大酒店的招牌菜。

  霍东燕是这里的常客,什么菜好吃,她不用看牌子都能全部说出来。

  “石君,你有女朋友了吗?”东燕问着很平常的话。

  老同学相见,问的不都是这些问题吗?

  石君倒了一杯酒,又替霍东燕倒了一杯,他端起酒杯正想喝酒,听到霍东燕的问话,他呵呵地笑着:“怎么,你要先容女朋友给我吗?”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眸炯炯地注视着霍东燕。

  “以你的条件,用得着我先容吗?再说了,我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我连一个知心的闺密都没有,如何能先容女朋友给你。”霍东燕自顾自地夹着菜吃,酒,她不喝。

  等会儿她还要开车回家,她不敢喝酒。

  最重要一点,她不想让昊阳看到她喝酒的样子。

  石君喝了一口酒,也没有再喝下去,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等会儿也要开车吧。

  听到东燕自嘲的话,石君的眼眸深了深,心疼再一次从他的眼里掠过。

  苏红的事情,他自然也听说了。

  其实,早在高中的时候,他就看出苏红对她并不是真心的好,只是想沾上霍家而已。不过当年他和东燕两个人是死对头,势同水火,他也懒得提醒她。没想到,事隔多年后,东燕果真栽在苏红的手里。

  “呵呵,那我只好继续打光棍了。”

  东燕停止吃饭,好奇地看着石君,把石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戏谑着:“怎么,班长大人,以你这般好的条件都推销不出去?大家企业里倒是有不少年轻的女工人,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先容一两个给你认识的。”

  石君呵呵地笑着,替东燕夹了点菜放进她的嘴里,应着:“我不会嫌弃任何人,那样的话,我现在起就要好好地讨好你这个媒婆了,丫头,看在咱俩是老同学的份上,你可以好好地当好媒婆哈,我后半生的幸福全都被你握在手里了呀。”

  “帽子好高呀……”东燕忍不住咯咯地笑着。

  人,长大了真的不一样。

  以前针锋相对的两个人,此刻却像老朋友那般谈天说地。

  石君只是笑睨着她,眼里埋得深深的渴望,霍东燕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霍东燕从来没有恋爱过,曾经也有憧憬的心,可在自己**之后,又未婚生子,她就不再憧憬,把感情看得很现实了。也因为没有经验,更因为她是一个妈妈了,她压根儿不知道石君这一次回国,最大的原因就是冲着她而回的。

  男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一个女人好,更不会无缘无故地关心一个女人。

  ……

  一辆灰色的轿车在大街上急速地行驶,往一处公寓区驶去。

  车后座,两个孩子被迷昏了,正躺在那里一动都不动的。

  那两个孩子还穿着英才学校幼儿部的校服,连书包都还背在后背。

  一个是霍昊天,霍东铭和蓝若希的宝贝儿子。

  一个是霍昊阳,外界传言霍家私生子外孙,霍东燕的心肝。

  慕容俊打电话给若希,让若希通知老师,安排两位小少爷坐校车回家,防止黑帝斯先一步找到霍昊阳。可是谁都想不到,他们都在防着黑帝斯,却不知道解淑娅就在一旁盯着两位小少爷了。

  原本平时接送孩子的不是若希就是东燕,或者是霍家的其他人以及保镖们,所以绑匪们想绑两位小少爷很难的,可是今天却给了解淑娅一个空子。

  拦截校车,绑走两位小少爷,对于心狠手辣的解淑娅来说,实在是太容易了。

  那辆校车被拦截后,车胎被刺破,校车司机以及车上其他小朋友,全都被解淑娅的人敲晕了并且绑了起来,霍昊天和霍昊阳是很聪明,可再聪明毕竟是一个四岁的孩子,敌不过几个男人,霍昊天才打通了霍东铭的电话,什么都还来不及说,就被迷晕了。

  那些人把两位小少爷抱上了这辆灰色的轿车,吩咐一个人马上载着两位小少爷到达解淑娅指定的那间临时租来的公寓里,其他人善后。

  解淑娅指定的那处公寓区临近郊区,地处有点偏僻,也很安静,居住在那里的居民大都是打工一族,因为那里的房租比较便宜。

  此刻,解淑娅正坐在公寓的大厅里玩着手机,她的手机上拍着若希的相片,当然是借由媒体的手,她才能把若希的相片拍下来私藏于手机之中。

  她发觉自己对若希似乎动了真心。

  父亲怎么警告,她都无法死心。

  “若希,初见是大家之间孽缘份的开始,我想控制,我想切断,可是我做不到,怎么办呀?”盯着若希的相片,解淑娅低喃着,穿着男人的西装服,留着男人的短发,还系着领带的她,从头到脚,从脚到头表现得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

  在一间房里,李姐的女儿还被分绑在大床上,衣衫还算整齐,解淑娅并没有真的让人污辱那被吓怕的少女,她只是故意吓李姐,逼李姐就范的。

  有两名男人坐在房里看守着李姐的女儿,定期喂她吃点东西,喝点水。

  “铃铃铃……”解淑娅的手机响了起来。

  解淑娅连忙接听,她吩咐她暗请来的人盯着霍家两位小祖宗,想着把那两位小祖宗也绑来,让霍东铭夫妻甚至整个霍家大乱,更有利于门主的计划。反正烈焰门的人都不是好人,好事,坏事都做尽了。

  四年前,她试图绑走若希藏起来,染指若希,没想到失败。

  这一次,她希翼听到的是成功的消息,因为正在用人之际,她不想杀人灭口。

  “喂。”解淑娅镇定地开口。

  “小姐,我在回来的路上,马上就到了。”低沉有点急切的声音传来,绑架霍家的两位小祖宗让那位开着车的男人很紧张,也很害怕。

  霍家的太子爷利害得很,估计很快就会查到他们的头上了。

  “小心点,别让人看到。”听到这句话,解淑娅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马上低低地吩咐着。

  “嗯。”

  挂了电话,解淑娅的唇边浮起了得意的笑容。

  门主知道她这般聪明,一定会赞她的。能得到门主的称赞,她在烈焰门就大有前途了。现在她在同一时间加入烈焰门的同伴之中,是最得到赏识,委以重任的了。

  她的奋斗目标是烈焰门第一女长老,因为所有长老都是男的,她想开创先例,突出自己的能力非凡。

  霍家。

  “这都几点了,校车怎么还没有来?”厅里,章惠兰急得团团乱,打了无数次电话给学校,学校里都说校车已经开出了。

  可是现在都六点过了,校车还没有来。

  难道是路上出了什么问题?

  学校那边也是很着急,不停地打着校车司机的电话,可是通了,没有人接。

  车上坐着的学生,都是有钱人家的儿女呢,更别说霍家两位小祖宗还在上面。

  两位小祖宗第一次坐校车回家,就出事了。

  学校方面甚至不敢往坏处想,因为他们承受不起太子爷的狂怒。

  “若希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让校车接送,就算她没空,可以让大家安排人去接孩子呀。”老太太也心焦不已,忍不住责备着若希。

  “妈,惠兰,你们先别担心,会没事的,可能是路上塞车误点吧。”霍启明安抚着妻子及母亲。

  章惠兰马上不客气地瞪着他,冷冷地说着:“我的孙子及外孙都还没有回来,我能不担心吗?你不担心是吧?不是东恺的儿子,所以你不担心吧。”

  这几年,霍启明的回心转意,尽力挽救婚姻,对章惠兰等于是重新追求,可是依旧得不到章惠兰的好脸色。章惠兰真的心死了,她对霍启明说了,给了他三十年的机会悔改,他都不知悔改,现在她不想再给他机会了。

  覆水难收呀。

  霍启明说什么话,章惠兰都挑着他的刺。

  要不是老太太身体越来越差,章惠兰又答应了老太太,加上对儿孙的不舍,章惠兰早就离开了霍家。

  “惠兰,那也是我的孙子和外孙,我疼爱他们的心一点也不比你少,你怎么能这般的冤枉我呀?”霍启明大喊着冤枉。

  “好了,你们两个别在这里吵了,还是赶紧打电话给东铭,若希以及东燕吧,就算是路上塞车,司机也要接电话呀,司机不接电话,极有可能是出事了。”老太太虽然担心,还算镇定有理智,她阻止了儿子媳妇的争持,吩咐着。

  章惠兰马上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若希,可是若希的电话打不通说是关机,打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章惠兰忍不住骂着:“若希怎么回事?手机都打不通了。”

  若希的手机打不通,章惠兰马上打电话给霍东铭。

  “妈。”霍东铭的声音异常的冰冷,很冷很冷的那种,还散发着十二级的飙疯气味。

  仅是通过手机,章惠兰也能感受到儿子此刻在濒临发飙的境地。

  顿时章惠兰心一沉,能让儿子发飙的就是若希和昊天出事了。

  若希的电话打不通,孙子还没有归家,难道相继出事了?

  仅是猜想,章惠兰的手就颤了起来。

  “东铭,昊天和昊阳四点多坐的校车,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到家,学校那边一再确认两个人是上了校车的,校车司机姓阳,可打司机的电话,一直是通着没有人接,妈担心……”

  “该死!”霍东铭倏地低吼起来。

  一张俊脸黑得无法用词来形容了。

  在若希下班的时候,他亲自去接若希,想着回他们的小家,顺便去看望一下岳父母,谁知道两个人在购买回蓝家的礼物时,若希竟然被人绑抢走了!

  在他霍东铭的面前,在他霍东铭的身边,当街就把他霍东铭护在心尖上的太太绑抢走了。

  那些人有枪!

  他认得指挥的那个英国男人。

  黑帝斯的人!

  气死他了!

  他当即不怕对方有枪,开车疯狂地追赶着。

  黑帝斯如果敢动若希半根毛发,他就把黑帝斯撕成碎片!去他妈的烈焰门主!谁伤他的若希,谁就别想活了!

  此刻忽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宝贝儿子竟然也失踪了。

  用脚趾头想,他也知道是黑帝斯出手的。

  无耻的黑帝斯,简直就像一个小人,无耻至极。

  有种的,怎么不挑上他霍东铭,专门拿他的女人和孩子开刀,算什么男子汉?

  烈焰门就是这样横起来的吗?

  黑社会就是黑社会,只会使手段!

  此刻,霍东铭对黑帝斯是恨到咬牙切齿的地步。

  两个差不多的男人,正如慕容俊所说,不是所有英雄都相惜呀。

  霍东铭和黑帝斯就是相仇,不是相惜。

  “妈,我马上让人去找,你先别担心。”东铭低沉地应着,极力安抚着母亲,并不告诉母亲,若希也被绑了。

  “妈能不担心吗?我两个孙子呀。对了,若希呢,若希怎么了?她的手机是没电了还是……”章惠兰问着。

  “妈,我开着车,先挂了。”霍东铭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切断通话,减缓了车速,对方绑走若希后,开着车到处绕,想把他甩掉,现在看到甩不掉了,才转往郊外开去。

  霍东铭已经打电话报了警。

  吴辰风带着警察们帮着他追赶乔治等人。

  儿子及外甥,他需要借助慕容俊的帮忙了。

  “慕容,昊天和昊阳都不见了,你马上全城帮我搜,一定要把他们安全地给我搜出来!”

  慕容一凛!

  今天是什么日子呀,怎么这般的多事!

  什么事都撞到了一起。

  他赶紧应着,然后无数电话打出去,布下天罗地网,全城搜查霍昊天以霍昊阳的下落。

  再说霍东燕,还在帝皇大酒店和石君吃饭,畅聊着,忽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她不好意思冲石君说着:“我先接个电话。”

  石君浅笑着点头,说着:“请便。”

  霍东燕便站起来,拿着手机走到了一旁去,接听母亲的电话。

  “东燕……昊阳不见……”章惠兰的声音带着了哭腔。

  “什么?”霍东燕脸色剧变,握着手机的手颤了起来,她顾不得石君就在不远处,冲着母亲大吼着:“昊阳不见了?他怎么会不见的?大嫂不是说通知校车送他回家吗?昊天呢?”儿子不见了,她的心瞬间又慌又乱。

  “都不见了……”

  都不见了?

  霍东燕脸色更白,开始意识到这是绑架。

  握着手机的手一松,手机滑出了手。

  在手机快要掉到地上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边的石君眼明手快地接住了她的手机,石君关切地注视着她,关心地问着:“东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昊阳……”东燕没有回答石君,发了疯似的就往外面冲出。

  她的儿子不见了!

  被绑架了!

  肯定被绑架了!

  他们这种家庭的孩子最容易被绑匪盯上。

  “东燕。”石君想也不想,也追着她而出。

  跑出了酒店,霍东燕钻进自己的宝马,发动引挚,开着车疯一般离开了酒店,一路上,她飙着车,那疯狂的车速吓坏了来来往往的车辆,都往路边闪去,害怕被她撞上,那险象环生,简直就像在拍影片一般。

  石君算得上是沉稳的男人,他开车一向不温不火的,此刻也跟着霍东燕一起飙车。

  两个人车速太快,属于闹市飙车,违法了,更别说他们连连闯红灯。

  所以呀,两辆交警的车也一路蜂鸣着,追着两辆名车呼啸着往霍家而去。

  很快地,霍东燕飙回了霍家。

  她疯一般地往屋里跑。

  “妈,妈。”

  “东燕……”章惠兰听到叫唤声从屋里迎出来。

  “妈,昊阳呢?哥让人去找了吗?报警了吗?不,不要报警,报了警,他们会撕票的,他们会撕票的,妈,大家赶紧准备钱,他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他们,就算他们要我的命,我都给他们,求求他们不要伤害我的昊阳……我只有他了……”霍东燕急切的声音说到最后泣不成声。

  她没有男人的怀抱可以偎,没有男人结实的肩膀可以靠,单亲妈妈的苦,就是孩子的一切都是她一力承担,她当父又当母。唯一让她有依托的,便是儿子的存在。

  在她现在的生命里头,儿子便是她的唯一了。

  “燕燕,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老太太忍不住抹着眼,却还极力安慰着孙女。

  不悔对于孙女的重要性,他们都知道。

  “东燕,妈可怜的孩子呀……”章惠兰搂抱着东燕,母女俩失声痛哭起来。

  有力的手臂张来,霍启明默默地把妻女都揽入了自己的怀里。此刻章惠兰极度担心之中,惶惶无主,霍启明的怀抱,瞬间给了她安全感,她没有推开他,只是搂着女儿痛哭着。

  在感情上,母女俩都是可怜人。

  石君追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霍东燕那痛哭的样子,那无措而极度慌乱的样子,就像一把把刺刀,刺进了石君的心,让他觉得心如刀割一般。

  他想保护这个女人。

  这个曾经不可一世,以欺负他为乐的刁钻丫头。

  他希翼给她安定的人生,不再让她哭,不再让她慌!

  交警们自然也追来了。

  闯红灯,闹市飙车,都属违反了交通规则。

  霍东燕无心那些,随便交警处罚,扣分也好,罚款也好,就算是吊牌,她也无心管了,她担心的是她的儿子,她的不悔。

  ……

  解淑娅临时租的公寓里。

  两个还没有醒转的孩子被抱进了公寓里。

  “迷药下得重了些。”

  解淑娅指使着手下把霍昊天和霍昊阳抱进另外一个房里安置着,看到两个小家伙还是沉睡的样子,便说了一句。

  她最先看的是霍昊天,从霍昊天脸上,她依稀可以看到若希的模样,忍不住地,她在床沿上坐下,伸出手轻轻地抚上了霍昊天俊俏的小脸蛋。

  冷不防,霍昊天睁开了双眼,小嘴巴一张,动作迅速地往解淑娅的虎口上狠狠一咬!

  “啊!”解淑娅吃痛地大叫起来,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巴掌抽向霍昊天,她狠狠一掌甩出的时候,一团影子在她眼角边上跃起,扑向她的手,她没有打到霍昊天,反而被两道小身影齐力扑倒在地板上。

  “不悔,打!打死这个坏蛋!”霍昊天稚嫩的声音很想低沉,可惜年纪太轻,学不到父亲十分之一。

  “你攻上,我攻下。”

  霍不悔应着。

  两个小鬼在车上呆了一会儿就醒转了,两个人虽然还差一个月才四周岁,也意识到自己是被坏人劫上了车,他们没有惊,也没有怕,反而一直装着还没有醒转的样子,继续装睡着。

  他们最先想打电话,发现手机被搜走了,不能打电话求救,也只能见机行事了。

  霍昊天坐在解淑娅的心口上,他不知道解淑娅是个女人,哪怕解淑娅是同志,穿着西装,胸前还是有肉的,被霍昊天这样狠狠地一坐,又被坐中了胸前的柔软,她觉得好痛,闷哼一声。谁知霍昊天小小年纪,像是经过训练似的,动作又快又猛,小手拼命地扯着她的短发,捶打着她的脸,嘴,鼻子,小昊天甚至低下头来像狗一样,咬着她的脸。

  霍不悔平时和慕容妍打架打得多了,他打起人来更有一套。

  他坐在解淑娅的大腿上,双手就狠命地往解淑娅的大腿上拧着,孩子虽小,一定的力道还是有的,更何况大腿肉嫩,随便一拧都能让人生痛意。霍不悔嫌自己拧着费事,三几下就扒下了解淑娅的皮鞋,拿着皮鞋狠狠地敲打着解淑娅的双腿。

  解淑娅的手下寻声而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惊人的画面……

  一个大人,被两个小鬼攻击得哇哇大叫,竟然在短时间内无还手之力。

  两名男人快步而入,一人一个,把两个小鬼抱拉开了。

  “把他们绑起来,绑起来,可恶!”解淑娅的脸被霍昊天咬了好几口,鲜明的牙齿印印在她自认为帅气的脸上,鼻子,眼睛被霍昊天打了好几拳,也有痛感,头发乱七八糟,她怀疑要是没有人来帮忙,霍昊天会把她的头皮都扯下来。

  小小年纪,对付敌人竟然这般狠!

  长大后,可想而知了。

  “就会欺负小孩,有种的,你和大家双挑!”霍不悔大叫着。

  解淑娅马上阴狠地扫向他。

  门主!

  解淑娅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看到了门主。

  哦,不,是门主的缩小版。

  门主一直在寻找一个女人,现在已经不成秘密,她从乔治那里得知,那个女人是门主数年前初来T市时睡过的,门主找那个女人,估计是余情难忘。

  难道,门主一次的发泄留下了种?

  而那个被门主睡了的女人就是霍家的小姐?

  “小鬼,你爸爸是谁?”解淑娅敛起了阴狠,为了预防自己无意中伤到门主的种,她要先问清楚再说。

  “你管我嗲地是谁?反正不会是你!”霍不悔傲气地应着。

  “小姐,霍东燕未婚先孕,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这个小鬼就是一个野种!”解淑娅是烈焰门的人,她花钱请来的手下却不是,不知道黑帝斯是何许人物,更没有见过黑帝斯。

  “切,一个人妖坏蛋!”听到两个黑衣人称呼解淑娅为小姐,霍不悔马上小脸一侧,讽刺着。

  载着两个小祖宗回来的那个男人找来了绳子,打算把两个小祖宗绑起来。

  霍昊天和霍昊阳不着痕迹地相视一眼,随即他们动作一致地头一偏,就往捉住他们的男人手背上狠狠咬去。

  “啊呀!”两个男人吃痛,手一松。

  “跑!”

  霍昊天叫着。

  两个人马上往就门外撞去。

  解淑娅和拿着绳子的男人马上伸手就想捉住两个人,两个人却捉住他们伸来的手臂,当成了木桩,小小的身子往地下一滑,滑过了解淑娅的手臂,也滑出了房间。

  “起,冲!”

  霍昊天在动作的同时,还能镇定地吩咐着霍昊阳下一步的动作。

  不愧是太子爷的儿子!

  镇定天生。

  两具小小的身影快速地爬站起来,冲进对面开着门的那间房。解淑娅他们反应也很快,在霍昊天关门的时候,他们已经追过来,伸手挡住门,不让霍昊天关门。

  “砰!”

  小昊阳竟然在最短的时间内搬来了一张椅子,很费力地朝那伸进来的几只手敲去。

  “可恶!”低咒声同时响起,手都往回缩,椅子便被霍昊天补上一脚,踢出了房外,房门安全地关上了。

  从里面反锁上门后,两个小鬼头才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还好,他们看过一些打斗的影片。

  还好,他们虽然才四周岁,身子骨长得不错了。

  还好,他们虽然才四周岁,智商高,接受的教育水平已经达到了小学三年级的水平,有独立的思想了。

  “开门!你们跑不掉的,马上开门,否则大家找来锁匙开了门,小心你们的皮!”几个大人对付不了两个小鬼,觉得丢脸极了。

  他们就是一般的混混,又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才让两个小鬼整到了。

  “哥,你看。”霍昊阳忽然看到了被绑在床上的李姐的女儿,对于房外的警告,不置一词。

  他们竟然躲进了绑着李姐女儿的房间。

  霍昊天站起来,昊阳也跟着站起来,两个人小跑到床前,爬上床上,霍昊天替李姐的女儿撕开了封住她嘴巴的胶纸,好奇地问着:“姐姐,你也是被外面那些坏蛋捉来的吗?他们抓大家来是不是要吃掉大家?”刚才像天才一般聪明,此刻童真却又外露。

  “小弟弟,你们也是被绑来的?”李姐的女儿也听到了刚才一连串的动静,虽然看不到,可是看到两个比自己年纪小了好几倍的小男孩竟然能从坏人的手里躲进这里来,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

  “大家是被毛巾一盖,就晕了,那毛巾可能有怪兽的,大家又不会变身奥特曼打怪兽,所以就晕了。”霍昊阳稚声稚气地答着。

  “那是坏蛋在毛巾上放有迷药的。小弟弟,快帮姐姐解开绳子。”李姐的女儿示意两个小家伙替自己解绳子。

  “好,大姐姐,大家来救你了!”霍昊阳一副英雄救美的搞笑模样。

  于是,外面的人到处找锁匙想开门,可是公寓是临时租来的,房东只给了他们大门的锁匙,毕竟是临时租的,解淑娅租的时候,说最多就两天时间。霍东铭的利害,在一个地方呆着,很快就会被找到,解淑娅才想着租地方,到处变换地点。

  没有锁匙,他们又到处找工具想撬门。

  房里的两个小家伙则在费力地替李姐的女儿解绳子。

  解淑娅震惊于霍昊阳的样子,她吩咐手下在撬门,她自己则打电话给乔治,先把这件事禀报给乔治。

  乔治此刻才回到无名庄园。

  霍东铭,吴辰风带着几辆警车追赶着他们。

  解淑娅打电话来,他一看到是解淑娅,便按下接听键,低吼着:“有什么事,等会儿再说,我现在没空!”没用的家伙,每次吩咐她做什么事情,都要打几次电话来细问。

  “霍少夫人,大家门主要见你。”乔治吩咐把庄园的大门紧锁,阻止追赶而来的霍东铭以及警察们的步伐,有蓝若希在手,霍东铭就算再怒,再飙,也不敢轻易强闯。

  蓝若希镇定地钻出了乔治的车,淡冷地问着:“你们的门主?是不是叫做黑帝斯?”

  “霍少夫人,进去便知道了。”乔治看她一眼,然后就往屋里走,若希在两个男人的狭持下跟着他往屋里走去。

  警笛的蜂鸣不停地响起,已经逼到了庄园门口了。

  乔治表面神色不变,心里暗暗叫苦。

  他早就提醒过门主了,蓝若希是万万动不得的,动蓝若希,无疑就是逼霍东铭跳脚咬人。霍东铭在这里是地头蛇,黑白两道的人都和他有交情,这里的黑帮大佬和他称号道弟,有点身份的人都是他的死党,看,此刻警察都来了。

  等会儿如何善后,全身而退?

  乔治想到就头大。

  可他不能把那些情绪表现出来。

  门主说过了,就算蓝若希和霍东铭在一起,也要把蓝若希带到他的面前来。

  黑帝斯的两名保镖在屋里等着。

  折腾了那么长时间,此刻已经是晚上七点了。

  夕阳早就西沉入海,天空中最后一点余辉被黑色的夜幕一口一口地吞掉了。

  “门主说了,请霍少夫人上楼去面谈。”两名保镖一板一眼地对乔治说道。

  乔治意会,便让两名保镖把蓝若希往楼上带去,他则转身外出,面对狂怒的霍东铭,以及那十几名追着而来的配枪刑警。

  “铃铃铃……”乔治的手机再次响起来,还是解淑娅打来的电话。

  “解淑娅……什么?好,我知道了,我马上通知门主。”乔治马上往回走,快步上楼,黑帝斯正站在二楼大厅的窗前,那窗口对着庄园大门口,他清楚地看到霍东铭的车疯一般杀来,但他的神情依旧淡冷镇定,好像霍东铭的发飙,怒火,不过是跳蚤在表演,毫不起眼。

  蓝若希被带上二楼下,也淡定地自顾自地坐下。

  “门主。”

  乔治快步上楼来,走到黑帝斯身边,附在黑帝斯的耳边低声说着:“解淑娅绑架了霍东铭以及霍东燕的儿子,霍东燕的儿子很像门主,解淑娅担心会是门主的儿子……”

  “让解淑娅去死吧!”黑帝斯霍然大怒!

  他对付霍东铭,虽然手段用尽,可他并没有让解淑娅行绑匪这一条路,没想到解淑娅竟然私自绑霍东铭的儿子,还有他的儿子!

  这是老天爷在打他的嘴巴吗?

  他的手下绑了他的儿子!

  现在他强请蓝若希而来,霍东铭都要发飙了,得知他的手下还绑了儿子,霍东铭岂不是要撕了他!在昨天之前,他丝毫不怕霍东铭,可此刻,得知霍东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自己未来大舅子了,他怕!

  “马上让解淑娅把他们送回去!不,少主先送到这里来!”父子还未相见,还未相认,黑帝斯已经给了霍昊阳烈焰门少主的身份。

  “是。”

  乔治只觉得自己此刻就像在坐云梯,转来转去的。

  这事情变化得太快,太突然了。

  儿子就在自己手下的手里,黑帝斯觉得请蓝若希前来毫无意义了,不过他并没有马上放若希走,他没有和若希说话,继续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霍东铭,霍东铭下了车,阴冷地瞪着庄园,他没有强闯,乔治警告他了,让他以蓝若希的安全为第一。

  吴辰风也不敢妄动,双方就是这般对峙着。

  一个小时之后。

  “放开我,有种的,你们就跟小爷单挑!”被撬开了房门,捉拉出来的霍昊阳被单独地带走,秘密地从庄园的后门而入,进入了主屋,上到了二楼,来到了黑帝斯的面前。

  霍昊阳一边挣扎着,一边对于强抱着他上楼的男人拳打脚踢,什么招数都用上了。

  听到稚嫩搞笑的童音传来,黑帝斯浑身一震,莫名地紧张起来。

  他转过身来,看到被手下放站在地上,马上不怕死地撑起了腰,仰头下挑战书的小男孩。

  大概是觉得自己太小了吧,霍昊阳跳上了沙发上,站在沙发上继续撑腰,他才想继续大骂,一双有力的大手伸来,把他紧紧地搂住,随即他被那双大手抱了起来,小身子被那大手轻柔地扳转,他面向了大手的主人。

  漆黑的眸子载着一种他无法形容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

  这谁呀?

  黑帝斯紧紧地搂抱着霍昊阳,死死地,专注地,一眨不眨地看着霍昊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