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5 一声大叔

195 一声大叔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90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8

   “你是谁?我看着眼熟,你长得和谁很像?”霍昊阳眨着明亮的大眼,看着黑帝斯,好奇地问着。在看到黑帝斯的面容时,他又摆出了一副思考的样子,神情相当的可爱。

  黑帝斯被他这副神情惹得心痒难耐,狠狠地,就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霍昊阳连忙推开他的俊颜,用着更加不解的眼神看着黑帝斯,这个人亲他,他竟然不讨厌。

  还有,他刚刚被那些坏蛋强行带来的怒火,此刻面对这个长得很好看的大叔时,竟然消失不见了。他觉得这位大叔很怪,怎么怪,对不起,以他的年纪来说,还说不出来。他只知道他并不讨厌这位大叔,甚至对这位大叔产生一种很想亲近的感觉。

  背对着楼梯口,坐在沙发上的蓝若希骤然听到看到不悔的时候,她愣了愣,随即她又选择了沉默,默默地看着这对父子。

  虽说慕容俊提前打电话给她了,让她通知老师把送孩子们坐校车,可是以黑帝斯的能力,他要是知道了不悔的存在,一定能见到不悔的。

  潜意识里,她想把霍昊阳从黑帝斯手里抱回来的,她担心黑帝斯会伤害霍昊阳,可在看到黑帝斯那副狂喜的样子时,她所有动作都顿住了。

  不用问,不用猜,也知道黑帝斯就是霍昊阳的生父。

  她甚至都不用去证实。

  他们是父子。

  她没有权利去阻止父子的相见。

  此刻,蓝若希还不知道解淑娅绑走了自己的儿子,更不知道黑帝斯父子相见有点戏剧性。

  她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黑帝斯便是当年夺走霍东燕清白的男人!

  在见到黑帝斯的时候,她就想到了黑帝斯为什么当着霍东铭把她抢来。

  黑帝斯估计是记起了她是谁,也是见到黑帝斯的时候,她才忆起她见过了这个男人,在四年前。四年前见到他的时候,他当时很横,可在看到东燕的时候,他就变了。当时她还猜疑过,没想到……

  他对东燕没有忘怀吧。

  他这一次出现,估计也是冲着东燕而来的吧?

  “不悔。”黑帝斯低哑地叫着。

  他抱着霍昊阳坐了下来,让霍昊阳与他面对面,小家伙一直面对着黑帝斯以及他的手下,还没有看到蓝若希也在。蓝若希又是背着坐在沙发上的,初来时,小家伙自然没有留意到她,此刻更不会分心留意了。

  黑帝斯急切地抬起了大手,急切地落在昊阳的俊俏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

  他的心情是狂喜的,激动的,激动到无法用词语来形容了。

  他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这是他的儿子!

  “大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还有,我想到你和谁很像了,你长得和我很像,难怪我说看着你眼熟。”霍昊阳一点也不怕生,不知道是不是父子天性,血浓于水的原因还是其他的,反正他就觉得自己不怕这个大叔,反而有一种他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好像这位大叔是他的亲人似的。

  大叔?

  霍昊阳的一声大叔,让黑帝斯的心倏地揪痛了起来。

  他的儿子喊他大叔!

  大叔!

  他的儿子叫着他大叔,那是对陌生人的一种称呼。

  在儿子的眼里,他这个父亲是陌生人!

  那揪痛的心让黑帝斯沉稳的形象瞬间崩溃。

  “不悔,我不是大叔,我是……”

  “大叔,你不是大叔,你是什么?”霍昊阳有点好奇地问着。

  不是大叔,那是大伯?

  反正不是叔就是伯的了。

  霍昊阳在心里想着。

  “我……”黑帝斯不知道该如何说明这其中的曲曲折折,此刻,他还被狂喜和激动笼罩着,他感觉自己坐上了云端,太高了,他有点左右飘称,有点失去了理智。

  他心疼地,自责地,爱怜地来回地抚着霍昊阳的脸。

  他不怪儿子,他怪自己,怨自己。

  儿子出生时,他不在,儿子成长的这四年里,他也不在,才会导致此刻父子相见,子称父为叔!

  “大叔,你们是不是坏人?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我哥呢?”霍昊阳任由黑帝斯抚着他的脸,他有点不习惯的是这个大叔的眼神很很很……怪吧。

  想了好几个“很”字,小家伙才想到了用怪字来形容黑帝斯此刻的眼神。

  黑帝斯知道他口中的哥指的是霍昊天,蓝若希的儿子。他没有直接回答儿子的问话,只是很温和的说着:“不悔,你觉得我是不是坏人?”

  他抚着霍昊阳脸蛋的手贪婪地抚到霍昊阳的脖子上,然后他意外地发现了霍昊阳戴在脖子上,却隐藏于衣服底下的那条项链,是他当年留给霍东燕作为信念的项链,那是黑氏家族家主的标志项链,当年那些要取他性命的人,想尽办法都想抢到这条项链以及烈焰门的烈火图腾。

  谁都想不到,他会把那般重要的项链当成信物留给了仅有一次露水迷情的霍东燕。

  看到当年自己留下来的信物,黑帝斯更加激动起来。

  “我妈咪说,这是我嗲地送给我的礼物。”昊阳看到黑帝斯把自己的项链拉出来,然后神情变得更加古怪了,他赶紧把项链从黑帝斯的大手里抢拉过来,赶紧塞回自己的衣服内,一脸防备地看着黑帝斯,好像黑帝斯会抢走他的项链似的。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嗲地,这条项链是嗲地送给他的唯一的礼物,他便把项链当成了宝贝一般,珍藏着,不肯轻易让外人看到。

  因为,这是嗲地给他的!

  霍昊阳心里对父爱的渴望是极深的。

  闻言,黑帝斯又是一阵的激动,还好,东燕承认孩子是他的。

  她,还好吗?

  想到了霍东燕,黑帝斯的思绪飘回了四年前,哦,不,是将近五年了……

  那时,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服,站在酒店房间的窗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酒店外面的车水龙马。

  “门主。”

  乔治敲门而入,扶着一个女人进来,那个女人被一件衬衫蒙住了头,看不到长相,但从身躯上看,可以看出那副身材很诱人。

  这是他在乔治等人的一再相劝下,吩咐乔治替他弄来的女人。因为他的自身环境关系,他不想让无辜的她被那些人杀死,所以他吩咐了乔治,不准看到女人的脸。只要没有人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那么那些人就不会找到她,她就不会因为他而死。

  “把她放到床上去。”黑帝斯低沉地吩咐着。

  乔治马上扶住那个女人走到了床前,扶躺在床上,随即乔治退了出去。

  黑帝斯站在不远处,淡冷地看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似乎极为不舒服,正在试图自己扯下蒙住她头的衬衫。

  等到她扯下了那件蒙头的衬衫时,他只觉得眼前一亮。

  好漂亮的女人!

  娇俏的面容,黑黑的秀发,漂亮的眼眸,嫣红的唇瓣,曼妙的身材……

  他不由自主地被她吸引,然后走到了床前,坐在床沿上,勾起她的下巴,她迷蒙的眼眸看着他,然后似是无意识地捉住他的手,整个人就往他怀里倒来,对他又亲又扯的,让他忍不住失笑,好热情的小妖精。

  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他从来就没有好感,可对她,他发觉他一点也不讨厌。

  在他霸道地夺回了主导权,吻上她的唇是,他才慢慢地发现她的不对劲,她是被人下了迷药的。他第一个反应便是乔治下的药。

  看着她的迷蒙,她的娇俏,他最终要了她。

  只是,他想不到她还是个处儿。

  那一刻,他是狂喜的,觉得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或许这都是男人的自尊心作怪吧。

  反正,他沉沦了。

  事后,他就忍不住把代表家主的项链给她戴上了……

  他当时是想着,等他继任门主之后,他就回来找她,只是事与愿违呀,他当上门主之后,事情太多,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回来找她。

  拉回飘远的记忆,黑帝斯越发地把霍昊阳搂紧了。

  “大叔,你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霍昊阳费力地推拒着黑帝斯发狠的搂抱,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这个大叔真怪,动不动就把他搂得紧紧的。

  下一刻,黑帝斯马上紧张兮兮地松了力道,急切地问着:“不悔,你没事吧?对不起,嗲……大叔不是故意的。”

  “大叔,你怎么总是怪怪的,真的很怪很怪。”霍昊阳眼里的不解始终挥不去。

  黑帝斯很温和地笑着,再一次贪婪地抚着儿子的小脸,然后温笑着,试探地问着:“不悔,你妈咪有没有告诉你,你嗲地是谁?在哪里?”

  坐在他对面的蓝若希忍不住眨了一下白眼。

  他自己当初并没有留下姓名,地址,身份,就是留下了一条项链,谁知道他是谁,他在哪里呀。

  这个强势的男人,原来也有白痴的时候。

  “有呀。”霍昊阳一脸认真地应着。

  黑帝斯马上狂喜地问着:“真的吗?”

  蓝若希也剔了剔眉,不过她静听着霍昊阳的回答。

  “妈咪说,我有嗲地的,不过我嗲地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那里很偏僻,没有车,没有电,也不能打电话,所以嗲地从来没有回来看过我和妈咪,我也打不了电话给嗲地。不过,我真的有嗲地的,我不是有妈没爸的野种,我真有嗲地,看,我嗲地都给我送了礼物呢。”霍昊阳长这么大,最怕的便是别人问起他嗲地,然后说他是有妈没爸的野孩子。

  他年纪小,哪怕智商很高,可他也是不能理解其中的深意的。只是觉得有妈没爸的野孩子不是好孩子,否则同学们就不会笑他了。

  “谁说你是有妈没爸的野种!”黑帝斯俊颜一沉,他黑帝斯的儿子,谁敢说是野种!他把那些人的舌头都要割下来!

  “不悔。”蓝若希开口了。

  孩子还小,口无遮拦,黑帝斯护子心切,要是一怒之下提着刀枪跑到学校里替子报复怎么办?这个男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听到蓝若希的声音,霍昊阳马上脸现开心,扭头看到蓝若希的时候,费力地挣脱了黑帝斯的怀抱,绕过茶几,一头就扑入了蓝若希的怀里,开心地叫着:“大舅妈,你怎么也在这里?哦,大舅妈,快,打电话给我大舅舅,昊天哥哥被坏人抓去了,你们快点去救昊天哥哥。”

  蓝若希浑身一震,儿子被坏人抓了。

  她本能地抬眸看向了对面的黑帝斯,在霍昊阳扑进若希的怀里时,黑帝斯忍不住嫉妒若希在儿子心里的地位。

  接收到蓝若希投来的眼神,黑帝斯有点歉意地,低低地开口:“我已经吩咐下面的人把你儿子送回霍家去了。霍少夫人,我想,你现在也知道我为什么让人请你来了吧?”

  听到儿子是落入黑帝斯的手里,黑帝斯又吩咐人把儿子送回霍家,若希也想起了刚刚黑帝斯忽然震怒地吼着:让解淑娅去死吧!

  聪明的她确定儿子是落入了解淑娅的手里。

  而解淑娅竟然是黑帝斯的手下。

  放下心来,若希淡冷地反驳着:“你这样是请吗?”

  她搂抱着霍昊阳,霍昊阳对她很亲昵,窝在她的怀里,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母子呢。

  黑帝斯抿了抿唇,没有答话。

  “大舅妈,这位大叔是谁?怎么他长得和我很像?”霍昊阳把自己一直得不到回答的问题再一次说了出来。

  听着儿子口口声声地叫着自己为大叔,黑帝斯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剜割了一般痛。

  “不悔,他是……”若希欲言又止,她看了看黑帝斯,把黑帝斯的神情看了个透,决定把这个问题交由黑帝斯自己回答。

  黑帝斯明白若希的成全,对若希,他忍不住充满了感激。

  这个女人的确有资本让霍东铭爱之入骨,不仅仅是她有着美丽的外表。

  她聪明,她体贴,她善解人意,她又镇定自若,她……总之,黑帝斯觉得蓝若希就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

  “我是你嗲地!所以大家长得很像。”黑帝斯站了起来,几步上前,从蓝若希的手里把儿子抱了过来,这一次他坐得更远了,好像害怕儿子会再一次挣脱他的怀抱扑入若希的怀里似的。就算若希是儿子的舅妈,可此刻,他不希翼任何人抢走儿子。

  外面,皎洁的月光升了起来,满天也镶满了星星。

  无名庄园外,霍东铭吴辰风以及乔治还在对峙着。

  这时候慕容俊的路虎从远而近。

  “东铭。”车停稳,慕容俊就跳下了车。

  霍东铭扭头低沉地问着:“怎么样了?”

  “昊天送回去了,昊阳被带走了,我猜测是黑帝斯知道了昊阳是他儿子的事情,所以把昊阳带走了。对了,是解淑娅下的手,她是黑帝斯的人。”慕容俊也是沉沉地回答着,他内心有着歉意,如果不是他打电话给若希,那么孩子们也不会被解淑娅绑走。虽说他是好心,却办了坏事。

  幸好孩子们没事,要是有什么事,他怎么对得起好友夫妻?

  “该死的解淑娅!”霍东铭咬牙切齿地低吼一声,心里对黑帝斯更是气得咬牙切齿的。

  “若希还在里面?”慕容俊看了看紧关着大门的庄园,以及那十几个黑衣男人,问着。

  霍东铭点头。

  他没有和吴辰风一起带人强闯,一来是担心若希的安全,二来是直觉黑帝斯不会伤害若希,不过不管怎样,黑帝斯命人当着他的面就把若希强请而走,也是触了他的逆鳞,他才不管黑帝斯就是外甥的亲生父亲呢,触了他霍东铭的逆鳞,他都不会放过的。

  “黑帝斯为什么强请若希?”慕容俊有点想不明白。

  黑帝斯猜到了儿子的存在,又确认了霍昊阳的身份,他该找的人是霍东燕,怎么反倒找了蓝若希。

  霍东铭不说话,他也不知道黑帝斯是什么心思。

  而屋里,霍昊阳皱着小脸,看着黑帝斯。

  黑帝斯满心期待地看着他。

  很希翼他马上就叫自己嗲地。

  可惜——

  “大叔,我还有一个月就四周岁了。”霍昊阳眨着黑漆漆的大眼,强调地说着:“所以,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

  他还没有见过嗲地,也很想有嗲地,可嗲地是很亲很亲的人,不能乱认的。

  这位大叔是和他长得很像,可也不能保证就是他嗲地吧?除非妈咪亲口告诉他,这位大叔就是他的嗲地。

  可,如果大叔就是他的嗲地,那么嗲地这么多年来,为什么不回来看他?现在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找妈咪?

  霍昊阳再聪明,以他四岁的年纪还是想不明白其中的曲曲折折。

  “我妈咪说了,我嗲地去了很远很远,很偏僻的地方,没有电,没有车,不能打电话的,大叔,你这里不远,不偏僻,有电,有车,还能打电话,所以,你绝对不是我的嗲地。不过看在你和我长得很像的份上,我也不讨厌你,你去求我妈咪,让她答应你当我干爹吧。”说到最后,霍昊阳竟然是一副施舍的口吻。

  黑帝斯哭笑不得,同时一颗心也揪得更痛了。

  他是知道她是谁了,知道她在哪里了,也知道了儿子的存在,现在也看到了儿子,甚至还抱着儿子了,可是儿子却不相信他是嗲地,她呢,她会是什么反应?怨他,恨他?还是对他半点印象,半点感觉都没有?

  “昊阳。”黑帝斯低哑地叫了一声,便把霍昊阳的小身子再一次往自己的怀里压进。

  现在,他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只有见到了东燕,由东燕告诉儿子,父子才能相认呀。

  “黑先生,我想,你的目的也达到了,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的事情,现在你也知道了,时间不早了,你该放我和不悔回家了,不悔的妈咪还在家里等着呢,她与不悔相依为命,受了多年的委屈,当初又是顶着流言生下不悔的,不悔不见了,她会焦急,她会难过的。”若希站了起来,走到了黑帝斯的面前,淡冷地说着。

  她一直看着这对父子俩,黑帝斯的反应,神情,她都看在眼里。

  虽然她很开心,不悔的生父总算寻来了,可她也没有忽略黑帝斯和千寻集团是对立的。

  黑帝斯的手段,过于强硬,目空一切!

  她家男人怕是不会轻易让黑帝斯和霍不悔相认的吧。

  还有东燕,她知道东燕是恨着黑帝斯的。

  因为东燕的房里现在都还会贴着“黑”字来当耙钉射着,那是东燕发泄怨恨的方式。

  造化弄人呀。

  告不告诉不悔,黑帝斯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她没有权利,她需要把不悔带回家,让东燕作决定,毕竟这是他们三个人的事情。

  若希的话也是间接地告诉黑帝斯,霍东燕或许不会原谅他。

  不管他对东燕会抱着什么态度,东燕都不会让不悔跟着他的。

  黑帝斯又狠狠地搂了霍昊阳一下,然后拔取了霍昊阳的数根连着发囊的发丝,他并没有被兴奋冲昏了头脑,还知道需要验DNA,就算他在心里认准了霍昊阳就是他的儿子,为了预防霍东燕不承认,他必须做好一点准备。

  霍东燕对他怀着怎样的感情,他不知道,但他会努力去抚平她心里的怨及委屈。实在不行,就拿出证据,从儿子身上下手了。

  “好痛,大叔,你干嘛扯我的头发。我也扯你的。”霍昊阳是个不愿意吃亏的主,黑帝斯冷不防扯了他的头发,他也马上不客气地扯了黑帝斯的头发。

  黑帝斯吃痛,却面不改色,任由他扯自己的头发。

  蓝若希在心里失笑起来。

  这小子,平时和慕容妍斗惯了,强悍的性格随时流露,不过……看一眼黑帝斯,那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呀。

  黑帝斯看向了若希,歉意地说着:“霍少夫人,很对不起,我让人那样请你来,现在霍大少爷带着警察就在外面,我想,你走了之后,警察们必定会冲进来的,我来中国,最主要就是想找到东燕,不知情之下杠上了千寻集团。现在我说什么也起不到作用的,但我想请你看在不悔的份上,替我平了今天晚上这个局面。”黑帝斯站了起来,松开了霍昊阳,改为牵着霍昊阳的手,他很想留下霍昊阳,但若希的话也触痛了他的心。

  认子,追妻,都要慢慢来。

  此刻,他第一件事该做的就是把儿子送回未来妻子的身边,免得她担心。

  但外面紧张的对峙,他也需要化解。

  他的行为肯定会被定为绑架罪的。

  霍东铭不会轻易饶了他。

  不想让那些警察冲进来,不会以绑架罪把他和手下们带走,想让霍东铭消火,必须要蓝若希出面摆平。

  这就是他在知道解淑娅绑走了儿子后,他没有马上放若希走的原因。

  他承认在这件事上,他欠缺考虑和冲动,可他当时看到了蓝若希的相片,知道了蓝若希的身份时,他只想着马上知道东燕的身份及下落。在看到儿子的相片时,他又被巨大的喜悦冲击着,他什么都不会想了,只想着儿子!

  他是烈焰门主,是不能出现这种冲动的,可他再利害,再沉稳,他都是一个凡人,他也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的。

  做了多年的梦,寻了好几个月,忽然间就确定了儿子的存在,他觉得,他冲动很正常的。

  当然了,欠缺考虑及冲动后的结果是极为严重的,那便是和对手霍东铭正式地,面对面地杠上了。

  这个未来的大舅子,他以后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让大舅子认同他呢。

  而这个未来的大嫂,是大舅子的软肋,一切都要仰仗未来的大嫂。

  可以说黑帝斯是很识时务的,也是很精明的。

  对付霍东铭的时候,他知道利用若希,先拿若希开刀。现在他又懂得利用若希来化解外面的对峙。还让若希看在霍昊阳的份上。

  若希淡冷地看着他。

  听了他的话后,她没有明确给他答案,不说帮忙,也没有说不帮忙,她只是弯下腰对霍昊阳说道:“来,昊阳,舅妈抱你出去,你舅父就在外面等着大家。”然后抱起了霍昊阳,转身就走。

  黑帝斯不舍地上前两步,伸手从蓝若希的怀里接抱过霍昊阳,温和地说着:“让我来抱吧。”他恨不得无时无刻都能和儿子在一起呢。

  回顾三十七年的岁月,马上踏入了三十八岁的年纪,他是冷硬的,是冷狠的,是无情的,此刻,他才知道他也有温和的一面。

  他心底最渴望的亲情,就在他的眼前跳跃了。

  若希松手,任由他抱着霍昊阳。

  反正这小子也不排斥黑帝斯。

  父子天性呀。

  黑帝斯抱着霍昊阳走在前面,若希走在后面,两名保镖也跟随着一起下楼。

  “大叔,你的家很漂亮,很大呀,不过,我家里更漂亮,更大。”霍昊阳环扫着一楼的一切,稚气地说着。

  黑帝斯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下,笑问着:“那昊阳喜欢这里吗?”

  霍昊阳又眨了眨眼,想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他会喜欢大叔的家。

  来的时候,他明明很生气的。

  霍昊阳的点头,让黑帝斯心花怒放。

  儿子喜欢他的家!

  他从来不知道有儿子的感觉是这般的幸福,哪怕儿子不相信他是嗲地,可是儿子不排斥他,放任他的亲近,还说喜欢他的家,他就尝到了幸福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在他那个大家庭里品尝不到的。

  “大舅。”出了主屋,走在院落的路上,借着门口路灯的光线,霍昊阳看到了一身黑色,散发着冷冽的霍东铭,他表现出来的开心与亲热劲比起刚才对若希的还要强烈。他是马上就挣脱了黑帝斯的怀抱,快步地向门口小跑而去。

  “少主。”乔治连忙拦住他。

  在乔治的眼里,这个漂亮的小家伙就是自己门主的儿子,是烈焰门的少主,好不容易寻到了,怎能再放他走?

  要是长老们得知门主有后了,少主已经四岁了,肯定高兴得发疯,说不定一窝蜂全涌到中国来呢。

  少主现在四岁了,认祖归宗后,就必须接受魔鬼式的训练了。

  那是要离开父母身边的。

  “乔治!”黑帝斯低沉地叫着。

  乔治只得退到一边去。

  “昊阳,若希!”看到爱妻以及外甥安全地出来了,霍东铭忍不住叫了起来,紧绷着的冷脸才有些许和缓。

  黑帝斯一直注视着霍东铭,把霍东铭在看到蓝若希时才有的和缓都看在眼里。

  大门还是紧锁着。

  霍昊阳跑到门前,出不去。

  吴辰风以及他的同事们全都掏出了手枪,对住了黑帝斯等人。

  黑帝斯无视那十几把对着自己的枪,偏头看着蓝若希,不说话,只有眼神传递自己的请求。

  知道霍东燕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他不想再和霍东铭闹得太僵。

  蓝若希也没有说话,上前,抱起了霍昊阳,淡冷地说着:“开门,大家要回家了。”

  “门主?”

  一位黑衣人恭敬地叫问着。

  黑帝斯不害怕吴辰风的枪,他的手下同样毫无惧色。

  好像他们并没有做坏事,是一等一的良民似的。

  “开门!”

  黑帝斯沉声吩咐着。

  庄园的大门随着他一声令下,马上打开了。吴辰风带着十几名警察举着枪迅速地冲进了庄园里,把黑帝斯以及他的手下围住了。

  “若希。”霍东铭跨上前几步,一把将抱着霍昊阳的蓝若希抄进了怀里,连霍昊阳一起紧紧地搂着。

  “大舅,我喘不过气了,你怎么像那大叔一样呀。”被夹在霍东铭以及蓝若希怀里的霍昊阳瞬间就有一种被门夹住的感觉,他不依地,急急地抗议着。

  一个小时内,他被这样夹了两次。

  这些大人们是不是想把他夹死呀?他可不能想这样被夹死,要是让臭妍妍知道了,会笑死他的。

  霍东铭连忙松了力道。

  随即他就把霍昊阳从若希的怀里抱过,随手把霍昊阳放在身侧,然后他再一次把若希搂入怀里,拥着,低哑地问着:“若希,你没事吗?吓到了吗?”

  一旁的霍昊阳忍不住嘀咕着:“大舅标准的见色忘甥!”

  亏他这般热情,这般亲昵地跑来呢,大舅眼里就只有大舅妈。

  若希退出了东铭的怀抱,浅笑着摇了摇头。

  她不怕。

  确定爱妻及外甥都没事了,霍东铭才走进庄园里,逼站到黑帝斯的面前。

  两个同样高大,同样俊美,同般气势的男人正式见面。

  “黑帝斯!”霍东铭咬牙切齿地低叫了一声,冷不防就揪住了黑帝斯的衣领,右手一拳狠狠地挥向了黑帝斯。

  “门主!”

  乔治等人大叫着,马上就想动手。

  “都站着别动!”黑帝斯低喝着,他没有躲闪,硬生生地受了霍东铭的一拳。

  他音才落,霍东铭又是一拳挥来。

  他还是没有躲闪,又硬生生地再受了一拳。

  他的鼻子被霍东铭这两拳打得流血了。

  “大叔。”

  霍昊阳迅速地跑进去,用着小小的身子护在了黑帝斯的面前,横在黑帝斯以及霍东铭的中间,仰起小脸,稚气地说着:“大舅,这位大叔并没有伤害我,你为什么打他?”

  霍东铭倏地低首,瞪着自己视为亲生儿子的小外甥,这小鬼,竟然会护着黑帝斯!

  黑帝斯大为感动。

  儿子不相信他就是嗲地,可是儿子处处表现出来的,都是对他的好感。

  别说霍东铭震惊于霍昊阳的相护,黑帝斯也震惊,可以说全场的人都震惊。

  乔治是感动。

  听着少主叫门主大叔,他就心酸。门主也有门主的苦衷呀,明明是父子,好不容易相见了,却是一声大叔。可少主对门主的相护,却又让乔治感动,血缘关系是斩不断的,哪怕不曾见过面。

  “东铭。”若希也走了进来,她拉住霍东铭的手,轻柔地说着:“大家回家再说好吗?”

  霍东铭看她一眼,又狠狠地瞪着了黑帝斯,阴狠地说着:“第一拳是为了东燕,第二拳是为了昊阳。”

  黑帝斯不说话。

  霍东铭这样说,间接承认霍昊阳就是他的儿子。

  “你对若希所做的,我明天再来和你一笔一笔地算!”

  “吴队长。”若希又转向了吴辰风,不好意思地说着:“吴队长,不好意思,大家和黑先生有点误会,黑先生和我算是旧识,见过面的,他是急切地想和我聚旧,才让东铭误会的,现在没事了,能请你带着你的人收队吗?”

  “若希!”霍东铭低吼起来。

  他不想这般轻易地放过黑帝斯!

  ------题外话------

  今天这一章码着不是很顺,估计存在一些问题,亲们看过后,要是发现问题的指出来哈,我再改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