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6 东燕的反应

196 东燕的反应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3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8

   先不说黑帝斯数年前那般对待东燕,仅是黑帝斯现在对若希做出来的事情,霍东铭的怒火就难以熄灭。

  黑帝集团杠上千寻集团,他不怕,这是公事。商海里,无时无刻都充满了战争。可是黑帝斯不能因为商战而拿女人及孩子开刀。

  若希被强请,儿子被绑架,哪怕儿子现在安然无恙地被送回了霍家,可也抹不去黑帝斯的人做了此事的痕迹。

  霍东铭绷着脸,瞪着若希。

  他发脾气,极少会瞪着若希,他爱若希爱之入骨,疼都来不急了哪舍得瞪,可是此刻,他真的太生气了。他一想到黑帝斯的所作所为,他就恨不得再狠狠地揍黑帝斯好几拳,不,是恨不得把黑帝斯碎尸万段!

  小外甥吃里扒外,护着黑帝斯情有可原,因为他们是父子。

  可是若希替黑帝斯求情,他就是狂怒不已,再听到若希说和黑帝斯是旧识,两个人只不过是聚旧,他更怒。

  连他都是现在才见到黑帝斯的真面目,若希什么时候见过黑帝斯了?

  “东铭。”若希把自家生气的男人拉到了一边去,距离所有人有一段距离后,她才说着:“东铭,你都承认了黑帝斯就是不悔的生父,那么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一切就当成家事吧,家事当然是大家自己处理了,不用麻烦吴队长了。你看,不悔没事,我也没事,昊天也被送回去了,你别生气了好吗?东燕还在家里等着大家回去呢,黑帝斯的事情,大家必须告诉东燕。”

  霍东铭抿着唇不语,就是盯着若希看。

  他的双手握成了拳头,紧了又紧。

  若希拉起他的双手,把他的拳头扳开了,温和地说着:“你不为别人想,也要为不悔想,小家伙聪明得很,要是他知道黑帝斯真是他的父亲后,而你又把他父亲送进了监狱,不悔会怎么看你?东铭,小家伙可是以你为榜样,以你为天为地呢,你在他的心目中就像父亲一般重要,他绝对不希翼视自己如亲生的舅父把自己的亲生父亲法办的。”

  霍东铭阴狠地偏头,阴狠地看着还护在黑帝斯面前的霍昊阳。

  在院落里那些路灯的照耀下,所有人的面容都看得清清楚楚的,黑帝斯以及霍昊阳出奇的相似在路灯的映照下特别的醒目。

  黑帝斯的人把他们父子都围护起来,形成了和吴辰风为首的警察们继续对峙的形势。

  “东铭,黑帝斯那般高傲,一门之主,烈焰门又是纵横亚太地区的组织,黑帝斯他身份尊贵,可他刚才也默默地承受了你两拳,你的气也可以消消了。有些事情,大家还需要深入了解的,不能只看表面。就像昊天和昊阳被绑架一样,不是黑帝斯命令的,而是解淑娅擅作主张,我在里面亲耳听到黑帝斯知道这件事后震怒地大骂的。”

  看到自家男人的神色还是那般的阴狠,若希只得一再地相劝下去。

  不看谁,就冲着霍昊阳对黑帝斯的相护,她这个做舅妈的就狠不下心不帮黑帝斯。

  如果霍东铭执意要告下去,黑帝斯以及他的手下们就是犯了绑架罪,要被判刑的。黑帝斯又一副不会反抗的样子……如果……万一霍东燕以及霍昊阳都愿意接受黑帝斯,霍东铭就是抓散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团聚。

  “东燕多年的委屈,不悔多年的委屈,岂是两拳就能抵消的。”霍东铭低沉地,总算说了一句话。

  敛回盯着那对父子的阴狠眼神,霍东铭专注地看着若希。

  “东铭……”若希苦笑一下,她看看不远处的黑帝斯,黑帝斯没有看向夫妻俩,他只是很感动地把霍不悔搂在自己的膝前。那个男人,看似顶天立地,无所不能,其实他也有着至真至柔的一面呀。

  特别是他初看到霍昊阳的激动神情,听到霍昊阳叫他大叔时的痛苦,再到发现霍昊阳戴着的那条项链时的再次激动。

  一切的一切表明,黑帝斯绝对会加倍弥补的。

  当年他的离开,或许是有着不得己的苦衷吧。

  “东铭,那些事情让东燕自己面对和处理好吗?你要是真的还气得不行,最多就……”若希忽然轻笑着,然后附在了霍东铭的耳边低低地说着什么,便看到霍东铭两眼一亮,阴狠的神色消失了大半。

  “怎样?”

  若希笑睨着他,杏眸深处飞快地掠过了捉弄。

  黑帝斯太狂傲,为了东燕的幸福,他们这些当兄嫂的,总有资格帮妹妹挑一下未来妹婿的刺吧?

  “大舅。”霍昊阳这时候小跑过来,抱住了霍东铭的大腿,仰起了小脸,乞求地看着霍东铭,很懂事地说着:“大舅,那位大叔不是坏人,你不要让警察叔叔抓他们好不好?坏人是一位人妖!”解淑娅在霍昊阳的嘴里就是人妖。

  明明是阿姨,偏偏扮成了叔叔。

  大叔不是坏人!

  这小子分明就是偏心,还没有父子相认,就知道自己的父亲不是坏人了?

  黑帝斯不是坏人的话,那么这天底下也就没有坏人了。

  孩子的童真,霍东铭并没有点破,他弯下腰来,把霍昊阳抱了起来,霍昊阳马上亲昵地搂住他的脖子。

  黑帝斯的视线一直追着儿子转动,听到儿子向霍东铭替他求情,看到儿子对霍东铭的亲昵,他是又嫉妒又羡慕又感动。

  “昊阳都替那位大叔求情了,看在昊阳的份上,好吧,大舅大人不跟那位大叔小人计较,暂且不让警察叔叔抓他们了,来,大家回家去,你妈咪在家等着呢,估计要担心死了。”霍东铭一边说着,一边往庄园门口的方向走去,看也不看黑帝斯,若希跟着他的身边走着。

  走到吴辰风的面前时,霍东铭歉意地看了吴辰风一眼,吴辰风又不是笨蛋,哪怕他一身正气,可在看到黑帝斯以及霍昊阳的时候,他就猜到了一些事情,接收到霍东铭歉意的眼神后,他淡淡地一笑,应着:“既然你太太说和黑先生是聚旧,让你产生了误会,误报了案情,现在误会澄清了,虚惊一场,大家也就收队了。”

  数年前霍东燕的事情,吴辰风是知道真相的。

  现在,估计是那个男人寻来了。

  所以,这些事情,就是霍家的家事了。

  他没必要渗入去,除非好友再次请求他出面抓人。

  不过看样子,好友是不会再请求他出面抓黑帝斯的了。

  吴辰风最先带着警察们离去。

  数辆警车蜂鸣着很快就远去了。

  慕容俊还在。

  其实,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们都有过失的。

  他们不该妄想着阻止黑帝斯与霍昊阳父子相见的,哪怕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东燕及不悔好。

  “大叔,再见。”

  霍昊阳朝黑帝斯说着再见。

  “昊阳。”黑帝斯上前数步,想着再亲近一下,霍东铭却低沉地警告着:“你再上前一步,你以后都别想再看到昊阳。”

  黑帝斯脸色一黑,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警告过,可此刻他却生生地停止了脚步。

  因为,他怕!

  他怕这个未来的大舅子说得出做得到,真的不再让他见儿子!

  “大叔,记得找我妈咪商量哦,做我干嗲地。”霍昊阳在被霍东铭塞进车后座的时候,还不忘探出小脑袋提醒着黑帝斯。

  闻言,霍东铭以及黑帝斯的脸色都不好看。

  霍东铭脸色黑是因为霍昊阳对黑帝斯的好感,在这种情况下见面,霍昊阳竟然还能对黑帝斯有好感,还想着认干嗲地呢。

  黑帝斯脸色不好看,是因为儿子竟然让他这个亲生父亲当干爸爸。明明,他就是爸爸好不好,偏偏儿子让他加个干字,多添一个字,相差十万八千里呀。

  若希上了车后,霍东铭便把车开走了。

  慕容俊用着戏谑的眼神看着追到门口,非常不舍地看着劳斯莱斯消失的黑帝斯,呵呵地笑着:“黑帝斯呀黑帝斯,这是老天爷在玩你呢,你再利害,你玩得过天吗?呵呵,别的不说了,你只要记得你曾经用机关枪对着东铭的事情就行了。我想,你也知道,东铭对某些事情是非常记仇的哈。”

  黑帝斯的脸色再度一黑,狠狠地瞪着慕容俊。

  就算是因为慕容俊他才找到了儿子,确定了她的身份,可是慕容俊一副看好戏,幸灾乐祸的样子,让他很想把慕容俊的头都拧下来。

  “我也走了,别送了哈,我可不喜欢十八相送。”慕容俊呵呵地笑着,钻进了自己的路虎,也消失在夜色中了。

  “门主,就这样让霍东铭带走少主吗?”乔治觉得霍东铭以后绝对会为难门主的,不会轻易再让门主见到少主的。

  就算霍东铭是少主的舅父,可是门主还是少主的父亲呢,人家父子相聚,霍东铭横插一脚做什么?

  黑帝斯不说话,他还在想着慕容俊的话。

  他的人用机关枪对着霍东铭的事,他是知道的。

  现在造化弄人,两个对手竟然……

  至于他放任霍东铭带走霍昊阳,不是他害怕霍东铭以及吴辰风,他是不想让东燕担心。

  蓝若希说过,东燕对儿子的感情极深,儿子失踪,东燕肯定担心死了。

  想到这里,黑帝斯眼神阴冷起来,咬牙切齿地吩咐着:“让解淑娅来见我!”

  该死的女人,竟然擅自作主绑架霍家的两位小祖宗,不是逼着霍东铭爆发吗?黑帝集团现在还弱于千寻集团,霍东铭一旦爆发,全力对付黑帝集团,这仗有得打了。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最让他生气的是解淑娅绑的还是他黑帝斯的儿子!

  他是不会,绝对不会轻饶解淑娅的!

  霍家。

  霍昊天被黑帝斯的人送回了霍家。

  他回到霍家的时候,霍家早就乱成一团了。

  霍家所有亲戚都来了,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安慰着章惠兰,霍东燕以及老太太,爷们则是动用他们能用的势力,全力查找两位小祖宗的下落。

  谁知道会有一辆陌生的车,把霍昊天小祖宗送了回来。

  送霍昊天回来的人,什么话也不说,把霍昊天放下之后,急速地离开了。

  “昊天,我的心肝呀,你总算回来了,你都要把奶奶吓死了。”章惠兰一看到孙子,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情绪激动地把小昊天抱了起来。

  霍东燕则紧张地四处寻找儿子的身影。

  可是她没有看到儿子的身影,她急切地扳着被母亲抱在怀里的霍昊天肩膀,急急地问着:“昊天,昊阳呢?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昊阳呢?他在哪里?他怎么了?”

  众人这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少了霍昊阳。

  大家集中把注意力放在霍昊天的身上,忘记了霍昊阳的存在。

  霍东燕这样一问,众人又乱开了。

  “姑姑,昊阳被人带走了,我很努力想救他,可是我和他被带上了两辆不同的车,我被送回了家,昊阳不知道被带去哪里了。”霍昊天在回家后一直都没有笑意,没有和家人重逢的喜悦,小脸绷得紧紧的。

  他在担心霍昊阳。

  闻言,霍东燕脚下一软。

  “东燕。”还没有离开的石君赶紧抢上前扶住了软倒的霍东燕,关心地说着:“别担心,你儿子肯定没事的。”

  “昊阳,昊阳……”霍东燕此刻理智尽失,满心满脑都是担心儿子会遭遇不测。侄子会被送回来,是因为大哥的威名,绑匪估计不敢得罪大哥,所以把侄子安全送回来。而她的儿子,虽然也是霍家的小少爷,可是却是外孙少爷,还是私生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人家不怕她这个单亲妈妈,所以,昊阳被带走了……

  想到这里,霍东燕的泪落得更凶了,她倒在石君的怀里,一边叫着霍昊阳的名字,一边大哭着。

  女人们,看到她这副心伤的样子,都跟着落泪了。

  男人们,则心情沉重,只能耐心地等回答。

  “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带着昊阳小少爷回来了。”英叔急急地走进来,一看到霍东铭的车内载着霍昊阳,他就急急地往主屋里跑,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

  “昊阳。”

  霍东燕就像重获了新生一样,刚刚还软而无力,此刻浑身都是劲,她迅速地挣脱了石君的扶持,抢在众人的面前冲了出去。

  她脚下还穿着高跟鞋……

  其他人也跟着往外涌。

  石君是最后才走出去的,他看到霍东燕对儿子的紧张在乎时,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是感动,也好像是吝惜。

  从老同学的身上,他确定了一件事,当母亲的女人,都是很伟大的,对孩子的爱都是像大山那般沉的。

  “昊阳。”

  “妈咪。”

  若希才打开车门,霍东燕就跑上前来把儿子从车内扒出了车外,一把抱了起来,紧紧地搂抱在怀里,又哭又笑:“昊阳,你吓死妈咪了,吓死妈咪了……”

  “妈咪,对不起。”霍昊阳很懂事地搂着东燕的脖子。

  不是他的错,可他让妈咪担心了。

  所以,他道歉。

  “东铭,怎么回事?”霍启明看向了霍东铭,想知道事情的大概。

  是谁敢这般对霍家的两位小祖宗?

  “没事了,大家先进去吧,进去再说。”

  霍东铭低沉地说着,看到母亲抱着霍昊天,他便从母亲手里抱过了霍昊天,细细地端详后,确定儿子完好无损,他对黑帝斯的怒意才稍减一分。

  还有九分,也足够把黑帝斯烧成焦炭了。

  大家都往屋里而回。

  一大家人围坐在大厅里。

  蓝若希抱着霍昊天,东燕抱着霍昊阳。

  霍东铭低沉地,深深地看着霍东燕,说着:“东燕,他来了!”

  他来了?

  哪个他呀?

  霍东燕不明白地看着大哥。

  众人也都看着霍东铭,霍东铭没头没脑地说一句“他来了”,是谁来了?

  “姓黑的家伙。”霍东铭没有直接说是霍昊阳的生父来了,而是说姓黑的家伙。

  姓黑的家伙?

  霍东燕先是皱着眉,后来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倏地变得青白起来,抱着霍昊阳的双手下意识地把霍昊阳搂抱得更紧了。

  “他就是黑帝斯!黑帝集团幕后的真正老板,也是大家千寻集团现在的对手。”霍东铭进一步说着,眼神依旧深深地看着妹妹,妹妹的反应让他心疼。

  霍东燕的脸色更白了。

  下一刻,她抱着儿子猛地站起来,急急地就往楼上跑去。

  他来了!

  她脑里只有这个念头。

  他来了,他是来抢夺儿子的吗?

  他是黑帝斯!

  他竟然是黑帝斯!

  黑帝集团的真正老板!

  自家企业的对手!

  这些,她不想管,她担心的是他来抢儿子!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是他绑走了昊阳?

  “妈咪?”霍昊阳有点不解地叫着,妈咪抱着他这么心慌地上楼做什么?他还没有吃饭呢,他饿了呢。还有,他不小了,也不轻了,妈咪还像以前那般抱着他,不觉得很累人吗?他最爱妈咪了,他不想让妈咪累。

  “东燕。”

  章惠兰追着而上。

  东燕苍白的脸色让她这个当妈妈的心如同刀割一般的痛。

  石君也很想追上楼去的,看到霍东燕的反应,他猜到了一个可能性,就是霍东铭口中的他是霍昊阳的生父。

  而霍东燕的惊惧又让他很想把她搂入怀里,小心地呵护着。

  可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在东燕的心里,他仅仅是老同学!

  霍东燕跑上了楼,回到她自己的房间,马上把房门死死地关上了。

  她抱着儿子靠着门,滑落坐在地上。

  脸色还是很苍白,抱着霍昊阳的手更是紧紧的,生怕她一松手,霍昊就会被黑帝斯抢走似的。

  “妈咪?”霍昊阳在她怀里仰起了小脸,看着她。看到她脸上有泪,小家伙懂事地抬起自己的小手,替她拭着泪,懂事地说着:“妈咪,昊阳回来了,昊阳没事,别哭,那位大叔没有伤害昊阳。”

  “昊阳……”霍东燕低首,用自己带着泪的脸贴着儿子的脸。

  这是她的儿子!

  是她一个人的!

  她顶着流言蜚语生下来的儿子,这么多年了,她当父又当母,儿子就是她的全部,不管是谁,她都不准他们抢走她的儿子。

  当她听到霍昊阳说大叔的时候,她马上紧张地问着:“昊阳,是什么大叔?”这次绑架要是黑帝斯发动的,那么父子相见了?

  这么多年了,大哥和慕容俊花了不少人力物力去寻找那个男人,可是一点音讯都没有。现在他忽然就冒了出来,还知道了霍昊阳的存在,他要是真的要抢走儿子,她怎么办?

  到现在,她连他的模样都记不住。

  她唯一记住的是他霸道又不失温柔的吻,以及他在冲进她体内时,她痛叫出声,他的温柔呵护……他长着什么样,她一点都不记得呀。

  “那大叔长得和昊阳很像,他说他是我嗲地,我不相信,妈咪说过了,我嗲地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了,不过昊阳不讨厌他,昊阳想让他当干嗲,所以让他来找妈咪商量一下。”霍昊阳把自己见到黑帝斯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还告诉妈咪,那位大叔住的房子和外婆的家一样漂亮,一样大。

  他真的是冲着儿子来的!

  霍东燕的心更加颤抖起来。

  她急切地低吼着:“霍昊阳,以后不准你再见那位大叔!知道吗?不准见他,你见了他,以后就见不到妈咪了!”

  霍昊阳愣愣地看着她。

  他是第一次看到妈咪发这么大的脾气,还是冲着他发!

  见了大叔就看不到妈咪了?

  为什么?

  小家伙想极也想不明白大人们的思想。

  他很想马上长大,可他才四岁呀,离长大还要十几年时间呢。

  “听到了吗?不准再见那位大叔,他是大叔,不是你嗲地,你嗲地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

  “东燕,开门让妈进去好吗?”章惠兰在外面敲着门,急切地说着。

  “妈咪,我答应你,你不要哭了,我答应你。”霍昊阳看到妈咪的泪落得更凶了,他马上又很懂事地答应了妈咪的要求,并且再次替妈咪擦拭泪水。

  “昊阳。”

  霍东燕把儿子的头按压入怀里,搂着儿子痛哭着。

  她哭自己的命,哭自己的委屈,也哭儿子的委屈。

  被不知名的陌生人夺走了清白,未婚先孕,当了未婚妈妈,她把这一切当成是老天爷在惩罚她以前的刁蛮无理,可是现在,她什么都改了,她已经知道错了,老天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她?当年除了留下项链,什么都没有再留下的男人,竟然回来了,还知道了儿子的存在,存心要和她抢儿子,要是失去了儿子,她还怎么活?

  若希把儿子交给家人,在东铭的示意下,她也上楼来了。

  在这个时候,小姑子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就是温暖。

  “妈,东燕不肯开门吗?”若希看到婆婆站在门前,眼睛红红的,没有再敲门却不肯离开,她关心地问着。

  章惠兰摇了摇头。

  “若希,那个男人……他真的来了吗?他怎么知道昊阳的存在?昊阳被绑,是不是他的意思?他想抢走昊阳吗?”章惠兰低哑地问着,想到女儿的委屈,她的眼睛更红了,说话哭腔很重。

  女儿的事情,一直都像一块石头一般压在她的心底。

  随着时间的推移,外孙都快四岁了,聪明伶俐又懂事,她以为女儿慢慢会得到幸福的,跟着女儿一起回来的那个男人,她看着就是挺好的。可是突然之间,外孙的生父竟然寻来了,原本已经要趋于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掀起了巨浪。

  若希点了点头。

  “他来干什么?他当年那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现在还出现做什么呀?我可怜的女儿呀……”

  “妈,别担心,事情,或许不像大家想象中那般差的。”若希安抚着婆婆,在她看来,黑帝斯对小姑子是难以忘怀的,当年他那般消失,或许有着不得己的苦衷。至少,她不认为黑帝斯是来抢儿子的,否则黑帝斯不会让她带着霍昊阳出来。

  “妈,你先下楼去,我找东燕谈谈。”若希扶着章惠兰向楼梯口走去。

  章惠兰点点头,女儿和儿媳感情好,或许儿媳妇来了,女儿会开门的。

  “若希,好好安慰东燕,有大家在,让她什么都不用担心,没有任何人可以抢走昊阳的。”

  若希点头,这句话,在她上楼来的时候,霍东铭也低沉地让她转达给东燕。

  霍家,就是东燕的后盾,有霍家在,谁都别想抢走霍昊阳!

  章惠兰下楼去了。

  若希转身回到霍东燕的房前,轻轻地敲着门,说着:“东燕,开门,我是大嫂。”

  房里的霍东燕情绪已经稳定了一些,听到若希的敲门声,她松开了霍昊阳,站了起来,打开了房门,让若希进入。

  “妈咪,我饿了。”霍昊阳轻轻地说着。

  霍东燕看看若希,知道若希上楼来找她,是有话要和她说,现在儿子回来了,几位大哥都在楼下,霍东禹甚至还带着他的战士回来了呢,就算那个男人再利害,此刻也是无法抢走儿子的。于是她温柔而哑声地说着:“昊阳,你先下楼去,让美姨帮你做点吃的,妈咪和你大舅妈说一会儿话。”

  霍昊阳点头,便走出房间下楼去了。

  若希把东燕拉到了床前坐下,心疼地揽住了东燕的肩膀,心疼地说着:“傻瓜,哭什么呀,担心什么呀,你还有大家呢,大家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们母子的,哪怕是不悔的生父!”

  “大嫂,我怕!我怕他是来抢走昊阳的,我不能没有昊阳呀。”霍东燕低哑地说着,哭了一段时间的她,声音哑哑的,带着浓浓的鼻音。

  “怕有什么用?如果他真是来抢走昊阳的,就算你怕,他一样会抢。别怕,我也见到了黑帝斯,我觉得他不是存心来抢昊阳的,否则他大可强留昊阳,何必让我带回昊阳,他很不舍,一直送到了门口呢。我看出,他很想很想把昊阳留下的,可他还是没有,这就证明了,他不是来抢走昊阳的。”若希肯定地说着,不过……

  她想到的问题,她并没有说出来。

  顺其自然吧。

  黑帝斯不是好人,可他能给东燕幸福的话,她还是乐见其成的。

  怎么说,霍昊阳都是黑帝斯的儿子。

  霍东燕沉默。

  若希说的话在理。

  如果他真是来抢儿子的,就算她怕也没有用的。

  若希和东燕谈了很多很多,姑嫂俩在房里一直谈了一个多小时,才双双下楼去。

  霍昊天和霍昊阳已经吃过了饭,也洗了澡,被保姆带回房里休息了,他们明天还要如常上学的。

  当然,为了防止今天的事情再发生,霍家是不会再让两个人坐校车的了。

  这次意外,谁也想不到的。

  其他人还在。

  老太太都一脸忧心地坐在那里,没有像往常那般早早回房休息。

  黑帝斯的出现,还来势汹汹,让霍家人都无法平静。

  看到霍东燕下楼来了,大家连忙敛起了担心,都安慰着东燕,天塌下来,霍家都会顶着,让东燕不用担心。

  深夜的时候,霍东铭和若希才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大房间里。

  才踏进房间,若希的身子就被东铭抵压在门身上了,他健壮的身躯紧紧地压着若希的身子,深邃的眼眸定定地瞅着若希。

  若希仰着脸,看着他。

  夫妻俩四目相对,一分钟后,东铭才低沉地问着:“你什么时候见过黑帝斯?”

  “东燕出事后,我带着东燕和李姐去参加展销会,在回来的时候,差点撞上了黑帝斯的车,我不知道他就是黑帝斯,更不知道就是他夺走了东燕的清白。他的手下很凶,东燕和他的手下理论,他摇下车窗,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吼了一句。谁知道他看到东燕的时候,就变了,眼神变得很怪,一直盯着东燕后,再后来,他什么都不说,示意他的手下上了车,就那样走了。”若希把第一次见到黑帝斯的情景说了出来。

  “可恶!”

  霍东铭低咒了一声。

  “东铭,我和东燕谈过了,东燕对黑帝斯心怀怨恨,她表示不想和黑帝斯扯上任何关系,也不想让昊阳认父,她自己也不想看到黑帝斯,这些,看来得需要你帮忙了。”若希转移了话题。

  她理解小姑子的心情,也理解小姑子的决定。

  任谁,都会怨恨在那种情况下夺走自己清白的男人。

  哪怕黑帝斯那样做,也等于是在救东燕。

  霍东铭不语,他松开了力道,把若希拉入了怀,拥着往里室而回。

  就算妹妹不说,他也不会轻易让黑帝斯再见到昊阳以及妹妹的。

  走进了里室,霍东铭拉着若希走到了床前,把若希的身子往床上一推,若希便倒在了大床上,他迅速地覆压而下,再一次把她压住。

  “东铭。”若希没有推拒他,而是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语气变得很温柔,说着:“我已经没事了,一根头发都没有少到。”

  霍东铭还是不语,只是定定地注视着她。

  “若希,对不起。”

  好半响,霍东铭低哑地吐出了几个字。

  他在气黑帝斯的狂妄时,也在气自己。

  他竟然亲眼看着她被人抢走,从他的身边抢走,那等于是黑帝斯狠狠地刮了他一巴掌似的。

  他带着保镖和她一起的,他甚至还拉着她的手,可是……

  当时那一幕,就像惊雷一样,狠狠地敲打着他的心。

  她陷入了危险当中,他未能好好地保护她,他自责呀。

  “不是你的错。事发太突然了。”若希一点也不怪他,就算她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她也不会怪他的。哪怕他很强大,势力看似遮天了,可他始终都是一个凡人,就算是神仙,也有力所不及的事情,更何况是凡人。

  “我恨不得把黑帝斯剁了!”霍东铭低低地说着,提到黑帝斯,他还是一脸的怒火。

  若希抚着他的俊脸,岁月的流逝,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他依旧如同以前一般,俊美,帅气,刚毅,让她一再地为他而沉沦。

  “我知道。”

  她就是他的逆鳞,谁动了她,他就想将那人碎了。

  “可是看到霍昊阳那般护着他,我又不能剁了他!父子就是父子,哪怕从未见过面,昊阳都会护着他。”说到最后,霍东铭是感慨。

  “昊阳很渴望父爱,哪怕大家都很爱他,可是父爱是不能代替的。东燕的决定,昊阳要是知道真相,会很难过的。”转到孩子身上去,若希忍不住心疼地说着。

  霍东铭又不语了。

  能怪谁?

  责怪天责怪地,责怪东燕,责怪黑帝斯?

  可是不管责怪谁,昊阳始终是无辜的。

  小家伙对父爱的渴望,他们这些大人都知道。

  “先看看姓黑的家伙接下来如何表现吧?要是他再也没有过激的行动,或许大家可以考虑说服东燕让昊阳和他相认的。”东铭轻轻地吻了吻若希的脸,说着。

  若希嗯了一声,认可他的退让。

  她就知道,他气是气,其实还是明理的。

  她的男人呀,总是最好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