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7 知道,见不到

197 知道,见不到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81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9

   若希搂着东铭的脖子,东铭把头埋在若希的脖子上,夫妻俩短暂间沉默,默默地相搂,吸着彼此的气息,听着彼此的心跳声。

  “东铭。”

  半响后,若希轻轻地叫着。

  “嗯。”

  “你说,东燕和黑帝斯之间会不会擦生火花?”

  霍东铭沉默。

  先撇开黑帝斯的身份以及他的手段来看,黑帝斯无疑是个人中之龙,无论是外貌还是能力,都不错。是个能让女人看到就脸红心跳的男人。

  东燕还没有真正恋爱过,如果黑帝斯不像对付他们这般强硬,极有可能会让两个人之间擦出火花的,虽说东燕怨恨黑帝斯,可两个人之间毕竟有一个霍昊阳,这怨恨又能恨多久?黑帝斯做出弥补的话,加倍呵护,东燕肯定会心软的。

  “当我从东燕的脖子上看到昊阳现在戴的那条项链时,我就有一种预感,觉得黑帝斯对东燕印象不错,将来极有可能会来寻找东燕的,现在我的预感是正确的。”若希说得有点感概,这是小说情节,现实生活里极少能发生呀,东燕,虽说不幸,其实也幸。

  “你呀,什么时候看了那么多小说,脑子里净想着不合实际的东西。我记得,你好像很久没看小说了吧,十五六岁的时候最疯狂,整天看到你都是抱着一本言情小说在啃,你自己不当作家编故事太可惜了。”东铭撑起了身子,不再覆压着她,坐在床沿上,爱怜地用手刮了一下若希的鼻端。

  若希也跟着坐了起来,亲密地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笑着说:“少女时代嘛,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的。”

  东铭浅浅地笑着,揽着她的肩膀,应着:“别忘了,东燕拒绝和黑帝斯再有任何关系呢。”小妮子,满脑就是想着罗曼蒂克,却忽略了他妹妹并不想罗曼蒂克呢。

  “呵呵……”若希笑了数声,仰起杏眸炯炯地注视着他,说着:“如果我是东燕,你是黑帝斯,你会不会死心?就此离开?”

  “不会!我扛都要把你扛走!”霍东铭想都不想,就答着。

  “那就是了,反正你的刺继续挑吧,让黑帝斯知道东燕的珍贵,知道昊阳的珍贵。”若希忽然坏心眼地笑着。

  低首,霍东铭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他就知道她不会那般好心地帮黑帝斯求情的。

  她比他更想整黑帝斯。

  只是,她唱了红脸,他则负责唱黑脸了。

  大手滑到了若希的胸前,想剥掉若希的衣服。

  “还没有洗澡……”若希捉住了他那只带着**的大手。

  停止了亲吻,东铭灼灼地看着她,哑声说着:“大家一起洗,洗个鸳鸯浴如何?”

  脸上有点辣辣的感觉,但若希还是点了点头。

  若希替两人拿衣服,东铭进浴室里放水。

  若希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才把衣服挂放好,忽然数道小水柱朝她射来,顿时她的衣服,头发都湿了,凉意之感袭来。

  “啊,东铭,你干什么呀,我的衣服都湿了。”若希一扭头,看到霍东铭坏心眼地拿着蓬蓬头正朝她喷射而来,水被开到了最大。

  霍东铭不答话,在把她的衣服完全弄湿了之后,他才停止了喷射,然后高大的身躯就像一座大山一般压了过来,把若希整个人推压到浴室门身上,深邃的眼眸跳跃起着两束火苗,灼灼地看着若希,视线如同他的大手一般,顺着若希的脸往下移,移到雪白的脖子上,移到起伏的胸膛上,若希身上的衣服全都湿了,夏天的衣物本来就不像冬天的衣服那般厚,经水一淋湿,全都贴在身上,把若希的曲线身材完全勾勒呈现出来。

  不用脱衣服,在东铭的眼里,此刻的若希如同一丝不挂。

  饶是老夫老妻了,若希还是被他的注视看得脸红了起来,有点不自然。

  有力的大手把她的下巴扳托住,抬起,湿漉漉的发丝结成一条一条的条形状,发丝上还滴着水,东铭紧压而来,他身上的衣物也被渗湿了,他毫不在意,反正马上就要洗澡了,衣服弄湿也无所谓。

  若希不说话。

  四目相凝之后,两个人的头颅越趋越近,若希的杏眸微微地眯了起来,下巴仰抬而起,滟滟红唇趋近东铭的,四唇相触,两个人竟然重拾了第一次亲吻时的电流感,软软的,柔柔的唇瓣勾出彼此之间最正常的**。

  若希略略地踮起了脚,双手搂住东铭的脖子,把自己往他健壮的身躯上挂着,东铭则把一只大手穿插到她的后脑勺上,定住她的头,深深地吻着她。

  哪怕夫妻多年,还共同孕育了一个四岁的儿子,可是夫妻的感情还如新婚是那般的浓烈,这才是外界最羡慕最嫉妒的地方。东铭对若希的渴望总是那般的强烈,好像在他的眼里,若希永远都是当年二十六岁的样子。

  衣物,一件一件地滑落在地上,东铭一边吻着若希,一边轻柔地把若希推进了浴缸里。

  温温的水把两个人笼罩住。

  松开了唇,两个人额抵着额,相视一会儿后,便开始替自己擦试身子。

  擦着擦着,擦枪走火了……

  霍东铭像一头饿狼一般,把若希的身子抵压在浴缸的边缘,开始他的掠夺行动。

  浴缸里的水一波接着一波往外流淌着……

  鸳鸯浴结束后,若希整个人变得懒懒的,不想动。

  霍东铭很体贴地把她从浴缸里捞起来,套上睡袍,把她抱出浴室,又体贴地把她的发丝都吹干,然后才连拉带抱地把她弄上了床,而他,则霸道地躺在她的身侧,搂她入怀,让她像往常一样枕着他的手臂入睡。

  若希的脸还是一片潮红,霍昊天经常会跑来敲门,充当小灯泡,夫妻两人不能像以前那般放肆地恩爱,有时候正在恩爱中,小鬼头把门一敲,兴致尽失。而刚刚的疯狂鸳鸯浴,让夫妻俩都回味无穷,有一种新婚的甜密感觉。

  “睡吧。”在她光洁的额上印下一记晚安吻,东铭低柔地说着。

  “晚安。”

  若希也在他的脸上印下一记晚安,便在他的怀里寻着一个舒适的位置,安心地入睡。

  夜,静而无声。

  外面。

  黑帝斯静静地坐在车后座,静静地看着霍家大宅。

  那里面有他遍寻不着,现在知道了她身份却还未能再相见的女人,他未来的妻子,以及他傍晚才见到的儿子!

  主屋里的灯火慢慢地变暗或者熄灭了。

  他知道主人们大都入睡了。

  东燕住在哪一间房?

  她睡了吗?

  她知道他来找她了吗?

  种种猜测,种种担心,就像千丝万缕的网一般,把黑帝斯的心都网了起来,揪成了一团,紧紧的,时而有痛,时而有喜,时而有忧。

  “门主,回去吧,解淑娅还等着你发落呢。”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乔治扭头,轻轻地劝着坐在车后座的黑帝斯。

  不舍地敛回了盯着的视线,黑帝斯默默地挥手,开车的保镖马上心领神会,悄然载着黑帝斯离开了霍家别墅外面。

  来,静悄悄,走的时候,也是静悄悄,并不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强行见到她。

  无名庄园。

  解淑娅有点困,很想睡觉,她站着都想打瞌睡,可她不敢睡。

  她甚至不敢环视门主住的地方。

  其实,她见到门主的机会并不多,前前后后加一起,也不过才见了一次面。一般接受任务都是乔治或者其他门中高层联系她,把任务下达给她的。

  她不知道自己阴差阳错地,竟然绑架了少主!

  一想到那小鬼真的是门主的骨血,是烈焰门的少主,解淑娅就浑身打颤,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门主不在,她被传到这里来的时候,站在大厅里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没有人理她,也没有人招呼她坐下。

  她站着累,心也慌。

  在这里,她算得上是有地位的了,至少比那些普通门人有地位的,可现在的她,却形同犯人一般。

  她很担心,很惶恐。

  她好不容易得到赏识,成为黑帝集团出面处事的总经理,这让她觉得前途无量,自家事业都未能带给她这种感觉。现在看来,她极有可能会被门主夺走总经理之位。

  虽说现在她在解家里也掌控着一定的权利,可是老父亲依旧没有宣布她为下一任总裁,也就说明她还不能成为自家企业最高领导人,实力的掌裁者。老父亲的心会变,她担心自己努力那么多年,解家的事业终究会落入兄长们手里,或者是已经成年的大侄儿手里,大侄儿比起平庸的兄长算得上精明了呀。

  传子传孙都好过传女。

  她一位嫂子这般偷偷和老父亲说过的。

  如果她失去了黑帝集团的总经理身份,又不能得到自家的产业,那她会两边落空,一无所有,到时候,她如何承受霍东铭的打击报复?想到多年前,环宇集团以及苏氏企业的下场,解淑娅忍不住又颤了一颤。

  这几年,她横,她狠,都是仗着烈焰门呀。

  当解淑娅听到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时,她知道门主回来了,顿时她的心就提到了心眼儿上。

  黑帝斯带着乔治以及几名保镖大步地走了进来。

  他还是如同白天一般一身的黑,宛如黑夜里的撒旦,绷着脸,沉着眼,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让人心颤的沉怒。大怒还不怕,最怕的是沉着的怒火。

  “门主。”解淑娅扭头,错身,让路,等到黑帝斯走到沙发前坐下了,她连忙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黑帝斯抬眸,淡冷地看着她。

  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好像她脸上粘满了黄金似的。

  黑帝斯的眼神让解淑娅大气都不敢出。

  其实,她也是不知者不罪,好不好?

  她要是知道霍家的私生子外孙是门主的骨血,就算给一个天她做胆,她也不敢绑呀,非但不敢绑,还会把霍昊阳当成小祖宗一般敬着呢。

  可惜,错了就是错了,黑帝斯不会想这些,他想到的是解淑娅擅作主张绑加霍家的两位小少爷。先别说有一个是他好不容易寻到的儿子,解淑娅的擅自作主就犯下了大罪。

  黑帝斯站了起来,跨了两步,高大的身躯带着庞大的压迫感压向了解淑娅。

  抬手,他倏地出手,狠狠地甩了解淑娅两记耳光,他一向不喜欢对女人动手,解淑娅十分荣幸,成为第一个被他打耳光的女人!

  解淑娅两边脸马上红肿起来,鲜明的手指印印在上面,触目惊心,她的嘴角流出了血丝,可见黑帝斯那两巴掌有多么的重了。

  解淑娅哼都不敢哼一声,默默地承受着。

  两巴掌能让门主消气的话,她愿意承受的。

  “是谁让你这般做的?”黑帝斯低冷地质问着。

  “门主,属下是想着,这样能让霍东铭夫妻大乱,也能让慕容俊更加的忙碌,属下真的不是有意冒犯少主的。”解淑娅惶恐地讲解着。

  “霍东铭是什么人,这么多年来你还没有摸清楚吗?你以为这样真能对大家有利吗?那样只会加深他对大家的敌意,加大反击力,你的脑袋进水了是不是?”黑帝斯阴冷地说着。

  一想到霍昊阳被解淑娅绑走,他就想拧下解淑娅的脑袋。

  解淑娅垂着头,不敢再说一句话。

  此刻,就算她做的事情是对的,门主也会说她做错了。

  “乔治,按门规处置,罪名,无视门主,有妄自称大之嫌!”

  黑帝斯冷冷地抛下了一句话,便扭身往楼上走去。

  闻言,解淑娅脸色苍白如纸,急急地向黑帝斯追去,扑跪抱着黑帝斯的脚,乞求着:“门主,解淑娅一直忠于门主呀,属下真的是为了烈焰门好的,不敢称大呀。”

  黑帝斯脚一甩,她被甩到了一边去。

  扭头,再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她还不认错!

  他一门之主就在T市坐镇,解淑娅就算要利用绑架这种手段,也需往上面请示,毕竟绑架是重罪!是大事!

  再次转身,黑帝斯沉冷地上楼去了。

  门规处置,便是夺走解淑娅在黑帝集团的总经理身份,夺回烈焰门给她的一切权利,逐出烈焰门。被逐出烈焰门的人,都会死于非命,而且死得很难看。不是烈焰门的人下手,而是曾经的仇家会找上门来,将你碎尸万段。

  解淑娅入烈焰门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她得罪的人自然也不少,不说远的,仅是霍东铭,就够她受的了。

  除此之外,其自身原本的地位及身份也会遭到烈焰门的打压,也就是说解淑娅被赶出烈焰门后,解家的事业就会遭到烈焰门的打压,到时候霍东铭也报复的话,两面受夹的解家,还能存活下去吗?

  这种后果听起来,好像不可怕,实际上很可怕。

  也是因为这种门规才让加入烈焰门的人忠于门主,不敢轻易背叛。

  解淑娅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功变成有过!

  解淑娅很快就被丢出去了,没有任何人会同情她。

  她面如死灰,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么死法。

  ……

  霍家。

  慕容俊一大清早就来到了霍家。

  霍昊阳以及霍昊天还没有起来,就被保姆们叫醒了。

  “妈咪,我好困。”霍昊阳一边下楼,一边对牵着他手的若希说道。

  “等会儿上了慕容伯伯的车,你在车上再睡一会儿。”若希有点心疼地说着。

  此刻,不过是清晨六点。

  平时儿子都要七点才起来的。

  为了预防黑帝斯会来霍家等着霍昊阳上学,霍东铭便让慕容俊先一步到霍家来,把昊天以及昊阳先接到慕容家去,到时候和慕容妍一起由慕容俊送到学校里。

  这样黑帝斯在霍家外面就无法等见到霍昊阳了。

  天才亮,霍东铭的挑刺,阻碍行动已经开始了。

  这也是霍东燕请求的结果。

  她害怕黑帝斯要来抢走儿子,所以她不能再让黑帝斯见到儿子。

  她自己也不想看到黑帝斯。

  “妈咪,这是为什么呀?”霍昊天很好奇地问着。

  疼爱他的父母从来不舍得这般早就把他从床上扒起来的。

  若希笑着:“没有为什么,你听话就行。”

  霍昊天闪了闪眼,不再问下去。

  大人的事,他小孩子多问也是没用的。

  省口水吧。

  霍昊阳不像霍昊天这般好奇,他看到了慕容俊,就有一股兴奋劲,因为他可以坐着慕容伯伯的车到慕容家欺负慕容妍,慕容妍肯定气死了,哈哈。

  他还要告诉慕容妍,他见到了一位大叔长得和自己很像,看,他多帅,连大叔都在克隆他的脸。

  再有,他也要告诉慕容妍,他很快也会有嗲地了,干嗲地,反正干嗲地也是嗲地。

  帮孩子们背上书包,若希和东燕牵着两个孩子走到慕容俊的路虎面前,把孩子们塞进了车后座之后,若希看向了慕容俊,说着:“麻烦你了。”

  慕容俊笑着应答:“对我,何必如此客气。”

  两家的交情如兄弟一般深了。

  东燕有点担心,她担心黑帝斯还会像昨天那样以绑架的方式把儿子带走。

  若希看透她的心思,拍了拍她的肩膀,似笑非笑地说着:“你哥,以及慕容的能力你不相信,你还能信谁?”

  慕容俊没有多作停留,钻进车内向这对姑嫂说了声“我先走了”,便载着两个孩子离开了霍家大宅,若希则拉着东燕在后院散步,谈心。

  霍东铭的预防一点都不是多余的。

  慕容俊才载着两位小少爷离开了十分钟,黑帝斯就出现在霍家门外了。

  他下了车,手捧着大束的鲜花,鲜艳的花朵在初升的朝阳照耀下特别的美丽,娇鲜欲滴。

  第一次买花的他,捧着大束鲜花都极为不自然。今天的他换下了黑色的西装,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更显得帅气逼人,那天生带来的领导气息烘托出他的非凡。

  冷冽的俊脸极力地挤出了他自认为是最温和的笑容,其实很搞笑,因为是挤出来的。

  阻止了保镖要按门铃的动作,他自己亲自按响了霍家的门铃。

  他今天来,不是冲着儿子来的,他是冲着霍东燕而来。

  儿子永远都是他的,放在哪里,没有人能抢走,而霍东燕还不是他的,随时都会被人抢走。再说了霍东铭的为人,黑帝斯还是很担心的,他担心霍东铭会故意帮霍东燕安排相亲,让霍东燕带着儿子嫁给他人,让他这个当嗲地的望子而叹。

  英叔听到门铃声响,向门口走来,看到黑帝斯那张和昊阳小少爷的脸极为相似,便猜到了黑帝斯便是昨天大少爷对小姐说的那个他,顿时英叔就板起了脸,淡冷地问着:“先生,请问你找谁?”

  毁了小姐的人就在眼前,英叔其实很想拿一把扫帚,狠狠地往门外这个男人身上扫去。

  黑帝斯极力温和地说着:“你好,我想找霍东燕小姐,请问,她在吗?”

  一大清早的,霍东燕肯定在。

  “不知道。”

  英叔淡冷地回应着。

  黑帝斯脸一黑,眉一沉,怎么当差的,小姐在不在家都不知道?

  可这是霍家的佣人,他不便发火,只得再度温和地说着:“这么早,她一定还在家的。”

  “不知道。”

  英叔还是淡冷地回应着,视线甚至都不看着黑帝斯。

  黑帝斯的脸又一黑,这什么人呀,一问三不知,还是故意针对他的?

  跟在他身后的那几名保镖按耐不住,正想上前警告英叔,被他阻止了。

  这是未来老婆的娘家,他要保持形象,对,保持形象,让未来的岳父母对他有好感,这样有利于他追妻。

  黑帝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黑脸变回正常的颜色,拿着花的手动了动,随即还是很温和地问着:“你能让我进去吗?”

  “不能。”

  英叔头朝天,鼻孔对着黑帝斯,一副气死人的狂傲。

  一向只有别人仰他鼻息的黑帝斯,此刻竟然被霍家的管家气到了。

  黑帝斯看到英叔那副狂傲的样子,真想伸手进去,揪住英叔的衣领就是一顿暴打……想想而已!

  “大叔,我想你也看到我和你们昊阳小少爷长得很像,因为我是你们昊阳小少爷的嗲地,这样,你能让我进去了吗?我真的想见见你们的东燕小姐。”黑帝斯虽然还算有礼,可是语气已经不像最初那般温和了,他的怒火隐隐在往上烧。

  英叔这才淡冷地睨了他一眼,是睨的,随即又头朝天看着,淡冷地应着:“大家昊阳小少爷没有嗲地。”

  “废话,没有嗲地,昊阳能从石头里蹦出来吗?”黑帝斯低吼着,开始头顶冒烟了。霍东铭都间接承认他就是霍昊阳的嗲地了,这该死的,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佣人身份的半老头竟然要抹杀他下种的事实。

  “当然不是,昊阳小少爷是大家东燕小姐生的。不过,那与你无关。这天下之大,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去,难不成你都是那些人的嗲地?”英叔毫不把他的怒火放在眼里。

  大少爷早就吩咐过了,如果有人来找东燕小姐,就要这般对待。

  大少爷说,最好就是能把来人气得跳脚,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你……”黑帝斯气结。

  “让霍东铭出来见我!”最后,黑帝斯低吼着。

  “对不起,大家大少爷很忙,你想见大家大少爷,先去千寻集团预约吧,据我所知想见大少爷的人很多,你早一点去预约的话,明年的最后一天估计能见到大家大少爷吧。”英叔再次淡冷地回答着。

  英叔的回答让黑帝斯抓狂。

  “门主,大家冲进去吧,夫人肯定就在屋里的。”保镖很识时务,知道门主对少主的生母有着特殊的情感,主动地先称呼霍东燕为夫人。

  黑帝斯抬手,不让自己的人乱动。

  现在,他就算是天皇老子,也不能硬闯,那样只会迎来霍东铭更多的为难。

  早在想到霍东燕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她时,他就想到了霍东铭必定会整死他的。

  看,现在开始了。小小的一名佣人都敢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压下了满腔的怒火,黑帝斯恢复了温和,很有耐心地对英叔说道:“大叔,你们的大少奶奶在屋里吧?”能帮他的只有蓝若希,他要开始走夫人政策。

  “不知道。”

  英叔给他的答案又是那可恨的三个字。

  黑帝斯的脸再度抽了抽。

  看着英叔那张可憎的脸,黑帝斯决定不再问英叔,而是重新按着门铃,想让霍家其他佣人出面。

  很快地,如他所愿,美姨来了。

  “老公,这个人怎么回事?你在这里,他还按什么门铃?该不会是瞎子吧?看不到人。”美姨更损,一来,就开口损人。

  黑帝斯的脸又抽了抽。

  这霍家的佣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损,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佣人。

  “这位大嫂……”

  “打住,谁是你大嫂了?我可不记得有你这样的小叔。”美姨嘴巴锐利地甩话。

  黑帝斯脸又黑了起来。

  “请问,蓝若希在吗?”他干脆省去了称呼。

  “啧,我看你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怎么这般的无耻?大家大少奶奶和大家大少爷恩爱非常,不是第三者可以插足的,拿着你的鲜花有多远滚多远,大家大少奶奶是不会见你这种无赖的。”美姨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顿时就让黑帝斯全身都爬满了黑线。

  美姨竟然把他当成了那种无赖,还是想追求蓝若希的无赖。

  好吧,他承认,他对蓝若希有着欣赏,那是纯粹的欣赏,他想要的人却是霍东燕好不好。

  回到屋里的霍东燕知道了黑帝斯来了,她躲在屋里,半步都不敢踏出来。

  蓝若希则双手环胸靠在主屋门前,好整以闲地看着远处,别墅外面的那个被气得两眼喷火,头顶生烟,不可一世的烈焰门主。

  “东燕,要不要来欣赏一下,昊阳的嗲地还捧着花来呢。”若希好笑地扭头看着坐在大厅里的霍东燕,笑问着。

  老夫人也坐在那里,听到若希的话,没好气地说着:“你这小妮子,东燕都害怕他杀上门来是抢昊阳的,你还有心情看戏。”

  若希笑着回到沙发前坐下,应着:“那戏真的好看嘛。”

  可想而知,门外承受着英叔夫妇冷遇的黑帝斯,是被他未来的大舅子霍东铭以及蓝若希所整。

  黑帝斯一直都无法进来,他也不甘心,不愿意就此离开。

  好不容易知道了霍东燕的名字及身份,他今天一定要见到她。

  他想,他在外面守上一整天,就不信看不到霍东燕。

  太阳越升越高。

  到时间出门回企业了。

  霍东铭的车最先开出。

  黑帝斯想拦霍东铭的车,但是霍东铭命令保镖不用停车,黑帝斯失败。

  曾经,他狂傲地对待霍东铭,此刻,霍东铭也是如法炮制,狂傲地对待他。

  报应,来得真是快呀。

  霍东铭的车开出一会儿后,他总算看到了那辆宝马朝外面开出来了。

  见车如见人!

  他马上大喜,这次他是不怕死地往别墅门口中间一拦,他知道霍家就是霍东燕才开宝马的,心想着开车的人一定是霍东燕。

  谁知道车窗摇下,蓝若希俏丽带着似笑非笑的面孔端了出来。

  “黑先生,请问你拦我的车有何贵干?”

  蓝若希?

  怎么是蓝若希?

  “我……这不是东燕的车吗?”黑帝斯有一瞬间觉得窘极了。

  堂堂烈焰门主,一大清早被整得可以说是惨不忍睹了。

  “我开不行吗?”蓝若希似笑非笑地反驳着。

  在黑帝斯眼里,可以当他救星的蓝若希才是腹黑的主。

  黑帝斯哑口无言,但很快他又很有礼貌地说着:“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让我进去见见东燕。”

  “东燕不在。”

  蓝若希淡淡地应着。

  “她去了哪里?”

  “不知道,昨天晚上大家带着昊阳回来,东燕一听到你来了,担心你来抢昊阳,所以呀,连夜带着昊阳躲了起来,大家都还不知道她躲到哪里去了,现在大家都在寻找着她母子呢。”若希说谎的时候,竟然也是面不改色的。

  “你不骗我?”黑帝斯摆明了不相信。

  他昨天晚上深夜才离开霍家别墅的,那时候霍家的主人们大都开始入睡了,霍东燕怎么可能连夜带子跑了?

  若希没有答他,只是扭头吩咐着英叔:“英叔,让这位黑先生进去,让他把别墅前前后后都找一遍,看他能不能找到东燕。”

  “是,大少奶奶。”英叔恭敬地应着,那态度和对黑帝斯的态度有着天襄之别。

  蓝若希便摇上了车窗,这一次黑帝斯没有任何理由拦住她了。

  霍东燕早就坐着霍东铭的车出了家门,霍东铭又不停车,黑帝斯见不到霍东铭,进别墅里面找,自然不可能找到,而且他也不敢找,只是进去见到了老太太,老太太又不和他说话,只是拿着一双老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一眨也不眨地瞪着他,一向眼神锐利可怕的黑帝斯是第一次尝到了被人瞪的滋味。

  他和老太太说话,老太太都是抿唇瞪他。

  后来章惠兰夫妇出现了。

  章惠兰知道他的身份后,脸色一黑,吩咐佣人送客,是连话都不想和他说。

  霍启明还差点要报警,说告他强闯民宅呢。

  汗,他悲催呀。

  他不是强闯的,他是蓝若希,霍大少奶奶放进来的呀。

  后来猜到霍东燕肯定是坐着霍东铭的车先一步走了,他马上又杀到千寻集团去。

  可是霍东铭不见他。

  没有办法,他又跑去找蓝若希,蓝若希还是一口咬定东燕带子离家了。

  他吩咐人到学校里打听,意外得知霍昊阳真的没有上学,他有几分相信蓝若希的话了。

  于是,他再次安排下面的人帮他寻找霍东燕的下落,他则天天到霍家别墅站岗,厚着脸皮去找霍东铭,霍东铭一次都没有见他,找蓝若希,蓝若希说爱莫难助,说什么,因是他种下的,果自然也是他收,让他自己去找东燕。

  霍昊阳暂时住进了慕容俊的家,对外面隐瞒一切消息,学校里面在霍东铭的要求下,也帮着隐瞒霍昊阳的所有消息。以慕容俊的强大,短时间内,黑帝斯还是无法查到霍昊阳的消息的,而那些小道的假消息却满天飞,让黑帝斯以及他的手下晕头转向。

  当然,慕容俊最多只能挡一段时间,以黑帝斯的实力,不用半个月,黑帝斯就能破冰而出。

  霍东燕则被蓝若希安排出差,真的飞到外地去了,并不在T市。

  转眼间过了一个星期。

  千寻集团。

  蓝若希站在总裁办公室那扇特大的落地窗前,拿着一副望远镜,看着千寻集团大门口停着的那辆豪华的轿车,那轿车里面坐着的人自然就是黑帝斯。

  霍东铭坐在自己的办公桌里,正在处理着文件。

  对于企业门外求见他一个星期的对手,他理都不想理。

  “这男人,有点个性。”

  若希带着欣赏自言自语着。

  霍东铭抿唇,依旧处理着文件,没有回应她的话。

  “一个星期了,他还是不死心,东铭,这个男人挺有耐心的,可以看出他是想让一家三口团聚,而非像东燕担心那般。”若希轻笑着。

  小姑子过于担心了,她觉得黑帝斯重点对象是小姑子而非霍昊阳。当然了,有了母,便有了子,只要黑帝斯追求小姑子,娶了小姑子,儿子还不是一样回到黑帝斯的身边。

  才一个星期,这也算是耐心?

  霍东铭在心里冷哼着。

  要是黑帝斯能坚持十年八年的,他就信黑帝斯有耐心。

  “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霍东铭低沉地说了一声“进来。”

  慕容俊和林小娟推门而入。

  霍昊阳住进了慕容家,也让林小娟很头痛,小家伙和慕容妍不对盘,两个人整天不是吵就是打,有时候慕容妍大发脾气拿着霍昊阳的东西就往外丢,让霍昊阳滚回霍家去。

  小娟都觉得愧对好友,自己的女儿那般没有礼貌。

  可最让她头痛的依旧是霍昊阳。

  每当慕容妍拿着霍昊阳的东西往外丢的时候,霍昊阳却跑到慕容妍的房里,往那张小床上一躺,说他就是不走,就要住在慕容家,还要霸占慕容妍的床。

  反正两个小家伙像冤家那般。

  “若希,你在看什么?”小娟进来看到若希也在,神情轻松多了。

  若希要是不在,慕容俊和霍东铭又顾着谈他们男人的事情,她会显得很无趣。

  “看帅哥。”若希开玩笑地应了一句。

  霍东铭马上扭头投给她一记危险的瞪视。

  慕容俊开玩笑似地上前把小娟拉回到自己的身边,开玩笑地说着:“别把我家小娟也带坏了。”

  “去你的。”小娟轻拧了他一记。

  霍东铭合上了文件,走到窗前,把若希拉回到沙发上坐下,淡冷地说着:“有什么好看的。”

  慕容俊也拉着林小娟走到沙发前坐下,两对夫妻面对面坐着。

  小杨很快就替四个人都端来了一杯咖啡。

  悠闲地喝着咖啡的四个人,和在外面守着,求见霍东铭而见不到的黑帝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黑帝斯自己开车前来,他担心自己的人不忍看他受霍东铭的气,继而对霍东铭动手,坏了他的追妻计划,增加追妻路上的困难。

  此刻,他坐在车内,握着方向盘的大手紧了又紧,手机一再地打出电话,可是每次电话打到了总裁秘书台前就被挡了回来。

  下车进去的话,也仅到进入办公大楼一楼,就被拦于前台之外了。

  霍东铭!

  算你狠!

  黑帝斯在心里对于未来大舅子是气得咬牙切齿的。

  他的人花了一个星期时间还没有找到霍东燕,他知道是霍东铭动的手脚,如果他不能攻破霍东铭的防线,那他永远都不可能见得到霍东燕,连儿子也见不到了。

  他身边的防御系统,很强,但那是保护的防御系统,找人,需要其他人。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霍东铭布下的防线,他可是把烈焰门信息部门的人调来了大半。烈焰门所有长老都知道了他多年前在中国T市和一个女人有了一次迷情,那个女人如今生下了一位听说天资聪颖的儿子,是门主的骨血,因为DNA已经验出来了,霍昊阳就是门主的儿子,先不管门主会如何对待那个女人,久久才得知现任门主有一个儿子,那些长老们可是兴奋得像捡到了金山银山。

  听到那个女人出身在T市第一名门,身份不错,可惜其家族不让门主见儿子以及那个女人,长老们可是怒了。

  未曾谋面的少主就是烈焰门未来的精魂。

  怎能被人阻止归门?

  于是,不用黑帝斯调人,最高长老就把烈焰门信息部门大部分精英都调到了中国来,昨天才到的。

  黑帝斯相信自己的人,他相信很快他就能得到霍东燕的下落。

  不过,失落的准备,他还是揣着。

  因为有时候,他的人说有霍东燕的消息了,可当他赶到的时候,霍东燕的消息又消失了。

  他总有直觉,霍东燕母子都还在霍家,可他又不敢真去搜霍家。

  从来没有吃过亏的黑帝斯,因为对霍东燕一次倾情,而承受着这些以往他都不会承受的待遇。

  如果不是他对霍东燕一次动了情,他怎么可能承受这些,早就强取豪夺把霍昊阳抢走了。

  办公室里,慕容俊喝着咖啡,看着霍东铭,笑问着:“东铭,怎么,还在记恨那机关枪的事情吗?一个星期了,那小子的傲气也被你削得差不多了吧?”

  慕容俊太阴了,他哪壶不提,专提黑帝斯曾经用机关枪对住霍东铭的事情。

  霍东铭脸色冷峻,眼神阴冷。

  不是慕容俊提醒,他都懒得回想起那让他气极的情景。在这里,他是人人趋承的对象,高高在上如同帝皇神祗一般,可是黑帝斯竟然用机关枪对准他,他前进,还真敢开枪,逼得他不得不退出无名庄园,那冷遇,那挫折感,每每提起,都加深他对黑帝斯的敌视。

  “怎么回事?”

  若希敛起了浅笑,问着。

  这件事,霍东铭没有和她提起过。

  “没事。”

  霍东铭横瞪了慕容俊一眼。

  好友多年,慕容俊是什么心思,他哪有不清楚。

  慕容俊就是想看好戏!

  这家伙,就是一头笑面虎,阴损起来的时候,能让人头皮都掉。

  接受到好友横来的警告眼神,慕容俊识趣地摸摸鼻子,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着他的咖啡。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