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8 李姐事件(含有姓解的下场)

198 李姐事件(含有姓解的下场)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0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09

   外面的气温很高,哪怕车内开着冷气,可是看着车外的太阳那般炎热,黑帝斯也有几分的烦燥。

  他不时盯着手机,盼着自己的人打来电话说找到东燕了。

  “铃铃铃……”还真是心想事成,黑帝斯才这样想着,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乔治打来的。

  黑帝斯急切地按下了接听键。

  “门主,大家查到了,东燕小姐真的不在T市了,她被她的大嫂派到外面出差了,不过这两天就会回来。所以她绝对没有带着少主躲起来。”

  黑帝斯握着手机的手一紧,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了,至少是这几天来最好的消息。

  “再查,先查出不悔的下落。”他想知道霍东铭把他的儿子藏到哪里去了。

  “是。”

  黑帝斯挂断了电话后,刚刚的烦燥一扫而光。

  还好,他的信息部门的精英打探消息是一流的,昨天才到,才一天就帮他查到了霍东燕的去向,总算突破了霍东铭以及慕容俊布下的防线。

  唇边,忍不住浮起了丝丝笑意。

  霍东铭,强,但他,更强!

  没有调精英来,让他这条强龙被虾戏了。

  现在,谁也无法再戏弄他了。

  他的妻子……他很快就可以纳入怀里了。

  黑帝斯以为是霍东铭故意把霍东燕母子的消息隐藏起来,却不知道这是霍东燕的意思。他的追妻路呀,还是漫长的。

  华艺。

  一通接着一通的电话打到了秘书台上,都说是找蓝若希的。

  “蓝总在吗?我找蓝总,让她马上听电话,最近你们企业到底怎么回事,发给大家的产品里,良次品竟然混合在一起,还有数目也不对。”一位邓姓客户很生气地说着。

  汪澜连忙陪着笑脸应着:“邓总,对不起,大家蓝总不在,你先别生气,我通知蓝总,让蓝总打电话给你行吗?生产线上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我让大家李副总打电话给你吧。”

  “甭提你们李副总了,我最先打电话给她的,她死不认帐,说你们没有良次品混一起,还说大家诬陷你们企业,我说少发货,她还说数目还是经她亲自点的,只有多没有少。态度差极了,你们华艺最近是不是都吃错药了,李副总居然变得这般的无赖,不负责任!”那位邓总语气更冲了,可见气得不轻。

  汪澜眉略皱,李副总会是这般对待客户吗?

  “要不是看在蓝总的份上,以及大家合作多年的份上,我直接退货,让你们自己检查,让你们赔偿,而不是投诉了,汪秘书,你马上让蓝总打电话给我。”邓总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汪澜一刻都不敢停,马上打电话给蓝若希。

  今天才上班多久呀,她就接二连三地接到了客户们投诉的电话,投诉的内容都是差不多的。

  她来华艺也有四年了,还不曾遇到过客户投诉直接投到总经理这里来的。不是说华艺的产品没有被投诉过,以前也有过一些小问题被客户投诉的,一般都是投诉到李副总那里去,李副总就会妥善处理的了。

  这一次,李副总怎么是这副态度?

  汪澜还觉得最近一个星期来,李副总变得有点怪怪的,总是发呆,或者满脸忧心的样子,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她又说没事。

  解淑娅被逐出了烈焰门后,因为难过,也因为害怕霍东铭的打击报复,所以躲回了解家。她躲得太急,忘记了李副总女儿的存在,现在李副总的女儿还在那间公寓里软禁着,解淑娅的手下监控着她。

  因为烈焰门处置门众的时候,外面的人是无从知晓的,李副总压根儿不知道解淑娅已经害怕地躲回了解家。

  每天她都能收到一条彩信,是她女儿每天的情况,知道女儿还活着,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她多少都有点安慰。当然每天收到彩信后同样也会收到威胁,威胁她不准报警。

  这都是解淑娅吩咐手下那样做的,她在躲回家的时候,忘记了这些事情,所以她的手下一直都在进行着,却不知道这会成为警方捉拿她们的最有利的线索。

  蓝若希很快就接听了汪澜的电话。

  “蓝总,企业遇到了麻烦事,今天很多客户都打电话来投诉大家的产品良次品混一起,还说数目不对,等等。”汪澜在若希听电话后,急切地说着。

  “怎么回事?”

  霍东铭低沉的嗓音传来,原来接听电话的不是蓝若希而是霍东铭。

  汪澜一愣,怪不得电话接通后,蓝总没有像往常那样自称姓名,原来是总裁接的电话。微愣之后,汪澜连忙说着:“总裁,是企业里遇到了一点麻烦事,很多客户投诉,都在找蓝总。”

  “李副总呢?”霍东铭低沉地问着。

  若希和小娟都上洗手间了,听到若希的电话响,又看到来电显示是汪澜,猜到可能是企业有事,他才接听的。

  “李副总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都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客户先向她投诉,她还否认了,说客户在诬陷大家,态度不好,让客户们更加生气。”在霍东铭面前,汪澜知无不言,半分不敢隐瞒。

  “一共接到了多少个投诉电话?”霍东铭剑眉剔了一下,再度低沉地问着。

  汪澜迟疑了一下。

  “说!”

  “这一个星期收到货的客户都投诉了,大概有六七个吧。”这也是华艺开厂以来,一天之内接到最多的投诉电话了,还是打到总经理这儿来的。

  “好,我知道了。”

  霍东铭沉冷地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怎么了?”

  慕容俊看他语气沉冷,知道有事情发生,关心地问着。

  “华艺被客户投诉。李副总态度不好,有问题。”霍东铭低沉地说着,眼神凝结起来,陷入了深思之中。

  李副总,是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她待人接物一直都很好,无论是在企业里还是在客户那里口啤都很好的,这一次是怎么回事?

  李副总虽然不是千寻集团这边派去的管理人员,霍东铭也清楚她的办事能力,否则他当初派去的总经理就不会让李副总爬到了副总之位。

  “不可能吧?”慕容俊摆明了不相信。

  蓝若希经营得好好的,怎么可能被人投诉?

  “东铭,我刚才听到我的手机在响,是谁打来的?”蓝若希从休息室里面的洗手间走了出来,问着。

  霍东铭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站了起来,把手机和她的袋子交给她拿着,然后执拉起她的手,拉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慕容俊和林小娟也不好意思再多坐了,也跟着往外走。

  “你企业里很多客户投诉,汪秘书打来的电话,现在,我陪你回企业一趟。”霍东铭拉着她走进了电梯里后,才哑沉地把事情告诉她。他甚至没有等慕容俊夫妻一起走进电梯,让慕容俊有点想跳脚,只得走到六十七楼,坐高层管理电梯,不坐总裁专属电梯了。

  “客户投诉?”若希怔了怔,好像不相信的样子。她接手华艺之后,极少接到客户投诉的,一般李副总都会处理的。

  “李副总态度也有问题。”霍东铭低首,深深地凝视着她,严肃地说着:“若希,我知道你很敬重李副总,对她也很信任,当成了自己的姐姐一样,可是下属是不能过分宠的,一宠就让她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若希不说话。

  她是很敬重李副总,很信任李副总,可是李副总一向谨慎,是不会这样的。

  “东铭,你说,黑帝斯会不会也对李姐下手了?就像是美食汤圆的汤圆师父一样?”若希深思着,她也觉得李副总最近有点怪怪的,开会的时候,甚至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而且李副总最近精神很差,天天顶着红肿的双眼来上班,脾气也变得有点大,但黑眼圈却很严重。

  听一些职员私下议论,说李副总和她丈夫最近感情不和,老是吵架。

  霍东铭没有答话,他也有这样的怀疑,所以才要陪着若希一起回企业。

  如果黑帝斯的人真的对李副总下手了,那这一笔帐还要算到黑帝斯头上去。

  黑帝斯在看到霍昊阳的相片后,是马上吩咐下面的人停止对付千寻集团的计划,但解淑娅因为安排人绑架霍昊天以及霍昊阳,后来又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她接到停止对付千寻集团的计划后,忘记了停止对付华艺的计策,也就是这样,太多太多的忘记,导至李副总的女儿至今还被控制在公寓内。

  黑帝斯更想不到华艺已经是蓝若希和他未来老婆霍东燕的心血,间接地,让他的追妻之路更是充满了刺!

  先别说霍东铭那一关,仅是霍东燕这里,就够他受的了。

  更别说还有一个对霍东燕有着特殊之爱的石君大情敌了。

  霍昊天和霍昊阳在回家之后,后来想起了李副总的女儿,有说过关住他们的房子里还有一个大姐姐,可是他们也说不清楚地址,事情太多,霍东铭和慕容俊的重点注意力也被夺走,所以没有把两个小家伙的话放在心上。

  掏出手机,霍东铭打电话给慕容俊。

  “慕容,查查李副总,看看她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好。”

  慕容俊没有抱怨霍东铭不等他就关上了电梯门,依旧如常地答应着。

  下到一楼,夫妻俩钻进了霍东铭的车内,若希的车则交由保镖开回华艺去。

  在若希夫妻往企业而回的时候,李副总已经写好了辞职信。

  她知道客户肯定会投诉到若希那里去的,若希到时候一问,就知道是她的原因,是她的吩咐,才让良品和次品混在一起,数目不符也是她的意思。

  她对不起自己工作了那么多年的企业,这是她在商场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地方,曾经,她是这间企业所有员工学习的榜样,现在,她却亲手抹黑了自己的形象。

  她想,她离开了华艺,对解淑娅也没有用处了,那样解淑娅能放了她的女儿吧?

  若希在回来的路上,就一一把电话给投诉的客户了。

  从客户那里她了解得更详细,出问题的货单都是在这一个星期之内。问题大都是一样的,除此之外,客户大都关心地问李副总到底怎么了,他们认识李副总的时间比认识蓝若希还要长,可以说了解李副总比了解蓝若希多,要不是被李副总的态度气急了,他们也不会打电话到蓝若希那里投诉。

  若希一一向客户承诺会改正错误的,对于李副总的事情,她暂时是什么都不说。

  回到企业后,她先到生产车间了解清楚,得到的答案是李副总不准员工舍弃太多次品,说浪费了原料,吩咐把次品混进合格品里,混着一起出货。

  反正所有矛头都指向了李副总。

  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后,若希才让汪澜通知李副总来见她。

  “东铭,你先回避一下,行吗?”对于全程陪护着的霍东铭,若希要求他回避。他的威严太重,会吓着人。

  霍东铭担心而沉默地看着她。

  若希笑:“现在的我,你还不放心吗?我已经不是初初接手企业的那个我了。”这么多年来,企业的大大小小事情不都是她自己处理的吗?除了要调查阴谋,她才会让霍东铭帮忙。

  霍东铭深深地看她一眼,不说话,但信任地走出了总经理办公室。

  李副总很快就来了。

  “李姐,坐吧。”若希淡笑着示意李副总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那张黑色的椅子上,在李副总默默地坐下后,她又亲自替李副总泡了一杯茶来。

  李副总眼里闪过了歉意,随即把写好的辞职信递给了若希。

  若希看了一眼那封信,看到信上面写着:“辞职”三个字时,她脸色不变,接过了信,却随手就摆放到了办公桌上的角落,看也没有看,只是很关心地看着李副总问着;“李姐,共事多年,你的人,我清楚,我的人,你也清楚,现在,大家不谈公事,谈谈私事吧。李姐的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李副总脸色微变,然后勉强地笑着:“没事。”

  “李姐的先生……出轨了?女儿读高中了,很听话吧?你儿子也初中了吧?马上中考了吧?”

  若希一边试探地开口,一边盯着李姐的脸色。

  李姐在她提到她女儿的时候,眼睛便红了起来。

  若希心里便有数了。

  外面,霍东铭接到了慕容俊打来的电话,告诉他,李副总的女儿也被解淑娅绑架了,估计是借女儿来要挟李副总背叛出卖华艺吧。

  这时候,霍东铭才意识当初两个小家伙说的大姐姐就是李副总的女儿。

  “慕容,解淑娅现在哪里?”知道解淑娅是黑帝斯的人之后,他没有马上动手对付解淑娅,是相信黑帝斯会亲自惩罚解淑娅,他其实还是给足了黑帝斯的面子,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弄得更僵,确切来说,他是看在霍昊阳的份上,不想和黑帝斯真的变成仇人一般的敌对。

  “被赶出了烈焰门,现在躲回了解家。”

  霍东铭脸色马上阴冷起来。

  既然黑帝斯没有严惩解淑娅,那么就由他来接手吧。

  解淑娅绑架他的儿子,还有李副总的女儿,构成了犯罪,又被赶出了烈焰门,与烈焰门无关了,他要让解淑娅受到法律的惩罚。

  “知道了,你通知辰风,和他一起先把李副总的女儿救回来,那些人,记住,告诉辰风,最好关他们十年八年的。还有向解家施压,让解淑娅无法再在解家立足下去,一无所有地走进监狱大门。”

  “好。”慕容俊温沉地应着。

  解淑娅的死期也是到了。

  办公室里面,若希定定地看着李副总,更加温和,更加关心地说着:“李姐,你女儿是不是……失踪了?”

  闻言,李副总低泣了起来,她看着若希,不知道要不要说出一切来。

  若希抽出纸巾递给了李副总,叹着气说着:“你不说,我也猜到了一切。你女儿是不是被人绑走了,那些人用你女儿的安全来威逼你败坏企业的名声。李姐,你怎么就是如此的不信任我呀,不信任警方呀,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我会竭尽全力帮你的。”

  “蓝总,我……他们说我要是报警,就奸杀我的女儿……蓝总,我女儿才十五岁呀,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那些坏蛋会那样做……”

  若希再度递给她纸巾,她的心情,若希了解。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了。

  抄起话筒,若希打了110电话报警。

  “蓝总……”李副总想阻止若希报警,若希看她一眼,有点怒,说着:“要想让你的女儿安全归来,只能报警。”

  “可是……”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若希坚持地报了警。

  吴辰风早一步接到了慕容俊的电话,已经带着人跟着慕容俊一起去搜救李副总的女儿了。

  若希报了警才半个小进,李副总的女儿已经被成功拯救出来,送回到了李副总的面前。

  看到女儿安然无恙,李副总马上和女儿抱头痛哭。

  既然女儿没事了,李副总便把自己在企业里被人强请而走,以及知道女儿被谁人绑走,受到什么样的威胁一一说了出来,还把收到的彩信给警方看,确定解淑娅就是绑架后的黑手。

  警方马上立案,带着人跨市前往解家捉拿解淑娅归案。

  解淑娅被赶出烈焰门,躲回解家后,便开始麻烦不断,不管是出门还是在家,都遭受到加害,不是下毒,就是刺杀,要不就是有人想撞死她。

  她知道她的报复来了。

  吓得她把手机关了,什么人都不敢见,吃的东西全都是自己动手做的。

  因为她,也连累了解家,解老被气得不轻,质问她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人,在得知千寻集团向解家企业施压,处处找茬的时候,短短一天时间,就让解家的企业蒙受了不少损失,解老以为女儿是把霍东铭彻底激怒了,一气之下,没收了解淑娅在解家企业的股份,解家财产,她一分都得不到了。

  除此之外,因为解淑娅麻烦不断,无法正常上班,解老借机把企业总裁之位传给了刚刚满十九岁的大孙子,解淑娅多年来对自己企业的奉献便成了侄子的嫁妆。

  她气,她恨,可她也无奈。

  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便是能保住性命。

  她知道霍东铭的报复已经开始了,霍东铭不会杀人,最多就是让她变得一无所有,可是她以前在国外混的时候,实行任务也杀了些人,有仇家,现在没有烈焰门的保护了,那些仇家一一找上门来,她难以招架。

  当T市警方跨市找到解家拘捕解淑娅的时候,解老才知道自己曾经最疼爱的女儿犯了什么错,是什么身份,当场解老就气得血压飙高,晕了过去,送医抢救不治,身亡。

  解淑娅成了气死老父亲的不孝女。

  解淑娅面对气死老父的事实,整个人也差点崩溃。

  曾经,老父亲对她是极度宠爱的,还想把她培养成继承人,可是她却成了夺走父亲性命的刽子手。

  解老一死,解家差点大乱,所有人都指责着解淑娅。

  对于她被警察拘捕,没有半个亲人同情她,说她是罪有应得。

  亲人对她的指责,被拘捕后,等待她的法律制裁,让这个曾经也属于天之骄女的解淑娅惊惧不已,她想逃跑!她不想自己的下半生都在监狱里度过。

  她想着只要能逃,就逃到外国去,改名换姓,逍遥法外。

  当T市警方把她带回T市警察局的时候,在下车时,她用身体撞击押着她的两名警察,她加入烈焰门,多多少少也会一点拳脚功夫的,那两名警察被她撞倒,她撒腿就跑,撞上了一辆迎面开来的的士,她被撞倒在地上,司机没来得及刹车,无情的车轮又从她的身体上辗过,等到车停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当场死亡了。

  得知解淑娅意欲逃跑而发生车祸身亡的消息后,若希第一个便是告诉了李副总。

  总经理办公室里,若希再一次把李副总叫来,再一次替李副总泡了茶。

  女儿被安全地救了回来,李副总对蓝若希夫妇以及慕容俊特别的感激,此刻她的心情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蓝总,我的辞职信能退还给我吗?”李副总不等蓝若希开口,她就率先问道。

  蓝若希笑,她找李副总来,就是要退还辞职信给李副总的,她是不会批准的。没想到李副总主动提出来,让她舒心地笑了。

  拿起那封被她摆在办公桌角落的辞职信,若希把信递还给李副总,说着:“李姐,不管以后遇到了什么事,什么困难,都可以告诉我,我能帮的一定会帮你的。你在企业那么多年,企业也等于是你另外一个家,伤害自己的家,我想你也心痛吧?”

  李副总满脸愧色。

  她是对不起蓝总,对不起企业。

  “蓝总,我犯了错,让企业的名誉受损,你罚我吧。”

  若希敛起了笑容,灼灼地看着她。半响才说着:“对于你的过错,企业会作出处理的。”公还公,私还私,李副总所犯的错误,虽说是受迫于人,可她存在处理不错的责任,导致企业名誉受损,多少都要受到一点处罚。

  至于如何处罚,若希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仅是罚了李副总一个月的工资当成员工返工查货的加班费。

  对此,李副总毫无意议。

  她的职位并没有变动,若希对她的信任依旧,让她很感动,发誓余生都要贡献给华艺。

  又是傍晚时分。

  海边。

  松下了高髻,披散着长发,换上了一袭紫色长裙的若希,站在柔软的沙滩上,定定地看着夕阳悬挂在西边,海面之上。

  因为是夏天,就算到了傍晚,海边还有很多游客不舍得离去。

  也有很多人是像若希这般想看夕阳西沉入海的美景。

  身边多了一个人。

  穿着白色短袖衬衫,黑色西裤的霍东铭站到了若希的身边。

  偏头,东铭看着若希,说着:“大家有多久没有单独来海边了?”彼此之间都有事情要忙,再加上又多了一个孩子在中间,若希很多时间都会把注意力放到儿子的身上,两人单独外出散心的时间便越来越少了。

  “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若希也偏头,看着他。

  一只大手伸来,东铭宠溺地说着:“来,大家牵手漫步于沙滩上。”这也是一种浪漫,一种温馨。

  若希笑,伸出自己的手,正如自己当初接受他成为自己丈夫一样,勇敢地把自己的手交给他。东铭握住她的手,拉着她,沿着海边,漫步于沙滩上。

  点点夕阳洒在他们的身上,显得格外的暖。

  “东燕明天会回来。”

  若希轻轻地说着。

  “嗯。”东铭低低地嗯了一声,没有多说话。

  这个时候,他并不想提到他人。

  “东燕,也挺让人心疼的,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像我一样幸福。”若希低叹着。

  松开拉着她的手,改而揽住她的肩,东铭安抚着:“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都有着不同的路要走。相信东燕,她不是无福之人,她会幸福的。”

  若希点头,希翼如此。

  南山区,水岸新村。

  林小娟正在厨房里忙着晚餐,慕容妍和霍昊阳在大厅里玩着,慕容俊则在小娟的身边帮忙。说是帮忙还不如说他在偷香。

  这不,小娟在炒菜,他就从背后搂住了小娟的腰肢,大手老实不客气地上下游移着,气得小娟一巴掌拍去,气结地说着:“你再这样,我就不让你吃饭了。”

  “那我就吃你好了。”

  “不让你回房,让你去和不悔一起睡。”

  “那可不行。”慕容俊马上不依起来。

  一个晚上不抱老婆,他就会失眠的。

  “出去看着那两个小家伙啦,等会儿又要打架了。”

  慕容俊撇撇嘴,嘀咕着:“霍昊阳来了之后,你要多照顾一个小家伙,都没有时间陪我了。做饭这些事情,都说了让保姆做就行了。看,现在你这个女主人在做饭,保姆们则坐在外面看电视,玩。”

  “两个小家伙都爱吃我做的菜,我能怎么着。估计在霍家,若希也常亲自下厨吧,把不悔的嘴都养刁了。保姆们是在外面看孩子好不好,别说人家在玩。”小娟纠正着慕容俊的抱怨。

  慕容俊还是撇了撇嘴,然后飞快地在小娟的脸上偷亲了一记,满足地说着:“那是我老婆的手艺好。”

  “若希的手艺更好呢。”小娟被他亲了一记,脸上的笑容甜了起来。

  “那与我何干?”慕容俊不在乎地说着,就算总裁夫人的手艺可以媲比五星级厨师,也与他无关。

  小娟笑笑,没有再说下去。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阵阵的汽车声,由远而近,好像是在他们的别墅外面停了下来。

  “妈咪,妈咪。”

  片刻,慕容妍小跑进来,很兴奋地说着:“外面来了很多叔叔,好多的车。”

  “先生,太太,有一位姓黑的先生来了,他说,他是来接他的儿子,昊阳少爷的。”一名保姆从外面走进来后,径直走到厨房,告诉慕容俊和林小娟。

  林小娟正在炒菜的手一僵,然后拿着铲子扭头有点担心地看着慕容俊,说着:“怎么办?”黑帝斯找到这里来了,应该是知道霍昊阳就在他们家了。

  慕容俊摸摸下巴,笑着:“那家伙动作还是挺快的,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

  “要不要通知若希他们?东燕好像明天才回来,要是现在被黑帝斯带走了昊阳,东燕回来了肯定会怨大家保护不力的。”小娟担心的是自己愧对好友的相托。

  “你打电话给若希,东铭应该和她在一起的。我先出去会会黑帝斯。”虽说和黑帝斯算是交过手了,慕容俊还是很喜欢和黑帝斯交锋,有一个强大的对手,才觉得人生好过瘾。

  慕容俊说完,便端着笑脸走出了厨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