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199 打赌(一更)

199 打赌(一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11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0

   别墅外面,黑帝斯带着他的人,站在门前,在他们身后是好几辆的轿车,这阵仗挺大的。

  慕容妍以及霍昊阳早就闻声从屋里跑了出来,保姆们紧张地跟随着。保姆们没有见过这般大阵仗的,十几男人,全都是一身的黑,个个脸上都紧绷着,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大叔。”霍昊阳一看到为首的黑帝斯马上就跑到了门前,开心地冲着黑帝斯叫着。

  听到儿子又叫着自己大叔,黑帝斯的心一紧,一痛,但更多的是爱怜。就算儿子现在还不相信他就是嗲地,不认他,可是儿子不讨厌他,不像电视或者小说里面写着的那般针锋相对,他就很开心了。

  毕竟愧对的人是他。

  “不悔。”黑帝斯在看到儿子的时候,紧绷着的俊脸上总算露出了笑容,这是近十天来,他第一次露出来的笑容,那笑,很温和,充满了对霍昊阳的慈爱。

  他喜欢叫儿子的小名,不悔,永不悔恨。

  “大叔,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霍昊阳想开门,慕容妍阻止了他。

  “霍不悔,不能开门,你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要等大人来了,确定认识他们了,是友好的,才能开门。”慕容妍还不足四周岁,她是比霍昊阳小了三个月左右的,但她是女孩子,天性心细。

  “他是大叔,也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我要他当我干嗲地的。”霍昊阳偏头看着拦着自己不让开门的慕容妍,第一次好脾气地说明着,还带着点点的自豪,在慕容妍面前,他最不满意的便是自己只有妈咪没有嗲地,而慕容妍嗲地妈咪都有。

  “昊阳少爷,先生马上就出来,你先别开门。”保姆也劝着。

  霍昊阳看看黑帝斯,又看看慕容妍,再看看保姆,然后又重新看着黑帝斯,很歉意地说着:“大叔,对不起,我不能为你打开大门。”

  黑帝斯笑着,他蹲下身去,让高大的身躯能和儿子平视,大手穿过了缕空式的门身,轻轻地扳住儿子的肩膀,笑着:“没事,嗲地不会怪你的。”儿子能有安全觉悟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哪怕他心里很失落。

  “大叔,你还没有找我妈咪商量当我干嗲地的事情,所以你只是大叔,不是嗲地。”霍昊阳略皱了一下小脸,觉得黑帝斯擅自称为他的嗲地,是不对的事情。

  他还轻轻地扳开了黑帝斯的肩膀,又一脸为难地想着,妈咪叮嘱过他,让他不要和这位大叔再见面的,现在他和大叔再次见面了,妈咪知道了会不会又哭?他不想看到妈咪哭,那样他觉得很难过。

  妈咪是他最亲近的人,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快点长大,可以保护妈咪,那样妈咪就不用老是要大舅父保护了。

  想到母亲的泪,霍昊阳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虽然仅是后退好几步,并没有转身躲回屋里去,可他后退的动作也让黑帝斯心痛至极,这是疏远的动作,儿子在疏远他。

  “不悔,怎么了?”黑帝斯还是很温和地笑问着。

  霍昊阳不说话了,只是看着黑帝斯。

  “不悔,这位叔叔和你长得很像呢。”慕容妍忽然说着。

  霍昊阳偏头睨她一眼,没好气地说着:“我还以为你的眼睛是瞎的呢。”大叔都来了那么长时间了,臭妍妍才看到大叔和他长得相像。

  “你眼睛才瞎了呢,你这张嘴就是狗嘴,永远都吐不出象牙来。”慕容妍马上驳着。

  “你多大了?不就比我小了三个月吗?怎么这般的笨,这点常识都不懂,你见过狗嘴里吐出过象牙吗?狗嘴里吐出来的都是狗牙。笨死了你。”

  “你才笨死了,你是猪!昨天晚上还跑到我房间去把我最爱吃的零食都抢来吃光了!”慕容妍马上和霍昊阳扛上了,把黑帝斯等人凉到了一边去。

  霍昊阳两眼放光,黑漆漆的眸子像黑珍珠一样闪亮着,看着慕容妍,得意地说着:“谁叫你藏着不让我吃,不过,臭妍妍,你昨天晚上穿着的那套粉红色的小睡裙好可爱呀……”

  “不准再叫我臭妍妍,人家一点也不臭,人家香喷喷的!”女孩子爱美,别看慕容妍还不足四周岁,同样爱美,死对头天天都叫着她臭妍妍,气死她了。

  “我闻闻。”霍昊阳故意凑近俊俏的小脸到慕容妍的脖子上去,被慕容妍用力一推,倒坐在地上。

  霍昊阳马上爬站起来,就和慕容妍打了起来。

  保姆们连忙拉抱开两个孩子。

  黑帝斯看到儿子瞬间变脸和人打架,先是错愕,随即是失笑起来。

  “嗲地,霍不悔又欺负我。”

  慕容俊端着笑脸总算从里面走出来了,他在屋里看了好一会儿了,在两个小家伙又打架,他才走了出来。

  霍昊阳呀,住在他的家里,吃着他老婆做的饭菜,占了他老婆很多时间,还是老和女儿过不去,这两个小家伙,天生就是对头,这么小就这样了,长大后还不知道会如何斗呢。

  霍昊阳霸气!

  “慕容伯伯,这一次是臭妍妍先推我的。”霍昊阳不满于慕容妍的恶人先告状,心里却腹诽着,这女人呀,就喜欢恶人先告状。

  “嗲地,你看,不悔老是叫我臭妍妍,我哪里臭了。人家昊天哥哥就不会这样叫我,嗲地,为什么不是昊天哥哥和大家一起住,而是不悔呢?”慕容妍不解地反问着。

  在慕容妍的眼里,霍昊天是最好的哥哥,霍不悔虽然也是哥哥,可是霍不悔和她不对盘,两个人一天之内至少都会打上三次架,大人们戏谑,两个人一天不打架,太阳都会从西边升起来。

  霍不悔马上冲她做了一个鬼脸。

  慕容俊呵呵地笑着,把女儿和霍昊阳拉推到保姆的面前,吩咐着:“把孩子们先带进屋里去,洗手,准备吃晚饭。”至于门外的那十几个黑衣大汉嘛,他来打发就行。

  “大叔,你吃过饭了吗?”霍昊阳没有马上跟着保姆进屋里去,反而再一次回到了门前,隔着门看着黑帝斯。

  虽然他是不相信这位大叔就是嗲地,不过他真的很喜欢和这位大叔亲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估计是大叔和他长得很相像吧。

  黑帝斯笑着摇头。

  他想把儿子带回到庄园里再和儿子一起共度晚餐,享受一下父子之乐。

  “慕容伯伯,小娟伯母做的饭多吗?大家能不能请大叔和大家一起吃饭?”霍昊阳扭头问着慕容俊。

  这小子……

  慕容俊再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血脉相连,血浓于水了。

  看,霍昊阳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他老爸播了种就像人家蒸发了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竟然还表现得这般的善良。

  “那你别吃了,你的那一份让给这位大叔吃。”慕容妍插嘴。

  霍昊阳马上应着:“你那一份分一点给我呗,咱俩同吃同住……”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他又赶紧闭了嘴,慕容妍却小脸有点不悦,一扭身,不理他了,独自往屋里而入。

  “喂,生气了?”霍昊阳马上撇下了所有的大人,小跑着追着慕容妍往屋里走去了。

  黑帝斯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他灼灼地看着也笑看着自己的慕容俊。

  他儿子缠上慕容俊的女儿,替他教训慕容俊了,真是好样的。

  那小妞儿,挺有个性的,他喜欢。

  配他家小子,嘻,有趣。

  慕容俊晃到了门前,笑睨着黑帝斯,说着:“黑黑呀,你还挺有本事的嘛,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

  黑黑?

  黑你祖宗!

  黑帝斯俊脸马上黑了下来。

  他姓黑,但不是叫黑黑。

  该死的笑面虎,分明就是挑衅。

  “你是主动把我儿子交出来让我带走呢,还是让我的人把你的别墅大门拆了呢?”黑帝斯沉冷地说着。

  今天晚上,他一定要把儿子带走。

  谁都别想阻止。

  “哎呀,黑黑呀,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做主动呢。你看,怎么办?”慕容俊双手环胸,好整以闲地笑着,他的笑在黑帝斯的眼里刺眼至极,让他很想把慕容俊的嘴巴都封起来。

  好友把霍昊阳托到这里来,他会让黑帝斯带走霍昊阳才怪呢。

  “还有呀,你没听到不悔叫你大叔吗?嘿,真有意思,不悔叫你叔,叫我伯,那咱俩不是兄弟了?来,叫我一声哥吧。”慕容俊嘻嘻地说着,说出来的话让黑帝斯想撕了他。

  黑帝斯沉着脸,面无表情,只是阴冷地瞪着慕容俊。

  “门主!”

  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全都不悦地,狠狠地瞪着了慕容俊。

  只要门主一声令下,他们可以马上冲进别墅里把少主抢回来。管他是慕容俊还是慕容丑,反正窝藏他们的少主,就是死罪!

  “慕容俊,我再说一次,把我儿子交出来,否则我会让我的人把你的别墅夷为平地,我可不怕你是慕容俊!”黑帝斯再一次阴冷地警告着。

  对于这个存心看戏的笑面虎,他早就想剥下老虎皮了。

  “呵呵,对不起了,黑先生,我这里没有你的儿子。哦,我到时间吃晚饭了,我老婆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我先进去吃饭了,恕我没有时间招待你哈。你要是喜欢的话,大可以把我的别墅夷为平地,我找东燕索赔去,刚好,我这里,我也住厌了,我正想着换新的别墅呢。”

  慕容俊说完,朝黑帝斯做了一个再见的动作,扭身,就往屋里走。

  黑帝斯依旧面无表情,在慕容俊转身的时候,他低沉地问着:“东燕……快回来了吧?”

  慕容俊脚下未停,笑着:“又不是我老婆,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应该清楚了吧。”还问他。霍昊阳在这里,黑帝斯都知道了,霍东燕在哪里,黑帝斯能不知道。

  黑帝斯握紧拳头,真的很想一拳就把慕容俊打回娘肚里去,可他最终什么也不做,冷冷地看着慕容俊走进屋里去。

  屋里面不时传出孩子们的争持声或者笑声,还有小娟温宠的声音,听着就知道场面有多么温馨了。

  老婆还没有见到,儿子还不认自己,和别人关系融洽,把他这个当爹的丢在门外。

  这些……

  黑帝斯难过,但他还是默默地忍受着。

  他知道,这都是他的错。

  他不会怨怪任何人的。

  哪怕他当初有苦衷,可是这样不管不理不闻不问,一走了之,消失好几年,人家想整整他,很正常的。

  “门主,大家冲进去吧。”一位黑衣人早就按捺不住了,看到慕容俊对门主的不恭以及语带着暗威胁,他们就想动手了。门主,在他们的眼里是高高在上的,不是帝皇却如同帝皇,这些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对门主不恭。

  就算是和门主夫人有交情,也没有资格这般对待门主,就连是门主夫人,也不能对门主不恭。历任门主夫人都是以门主为天为地的,除了替门主孕育下一任门主之外,什么都不能管,不能理。

  黑帝斯偏头,扫了黑衣人一眼,低沉地说着:“这里不是大家的地盘。”容不得他们撒野呢。

  黑帝集团再怎么受人瞩目,没有人敢小看,却还是不及千寻集团。

  “可是,门主,少主明明就在眼前了,难道大家又要无功而返吗?”另外一位黑衣人气愤地说着。

  他们盼来盼去,好不容易盼到有一位少主了,竟然不能把少主接回门中来,他们能不气吗?

  长老们个个都蠢蠢欲动了,打算往这里飞来,想着马上把少主带到培训基地接受培训呢。

  黑帝斯不答话,只是转身回到车内坐着,等着。

  等着霍东铭的到来。

  慕容俊必定会通知霍东铭的。

  想父子团聚,他必须和霍东铭当面谈一谈,要是霍东铭死不放手,他就算抢走了儿子,儿子也会不认他的,反而会因为暴力的发生让儿子对他的好感尽失,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他还想着从儿子这里入手,把霍东燕追到手呢。

  霍东铭要是还那般的硬,那他就真的要死皮赖脸地缠求着蓝若希了。

  或者……

  黑帝斯忽然盯住慕容俊的别墅看,屋里面的女主人林小娟,或许也能帮上他的忙吧,要是他能得到蓝若希和林小娟的帮忙,那么霍东铭和慕容俊也就拿他没有办法了。

  之前他虽然找过蓝若希,在蓝若希说帮不上忙的时候,他就没有再去相缠了,恒心不够,未能打动蓝若希。

  在海边漫步,享受着难得的两人世界,重拾新婚时的甜蜜浪漫的蓝若希接到好友小娟打来的电话后,便把黑帝斯找到了慕容俊那里要求带走霍昊阳的事情告诉了霍东铭。

  “黑帝斯不愧是黑帝斯,不错呀,这么快就把你和慕容俊联手撒下的防线冲破了。”挂断了电话后,若希赞赏地笑着。

  对于黑帝斯这位未来的姑爷,她逐渐在认可。

  霍东铭倏地把她带入了怀里。他用力大,又是突然,若希差点就跌倒了,他又迅速地捞搂着她的腰肢,低首,危险地眯着眼,低哑地说着:“老婆,你在说你老公没用吗?”

  “没有呀。”若希嘻笑着,闪烁着杏眸,死不认帐。

  “你对姓黑的家伙有好感!”

  霍东铭把她的腰肢更加压向自己的身躯,灼热的气息伴着灼灼的眼神,落在若希俏丽的瓜子脸上。

  “未来的姑爷嘛……”

  “我可没有答应让东燕嫁给他,东燕也不想和他扯上半点关系了。”霍东铭轻柔地把她推压在柔软的沙滩上,那飘散的发丝披散在沙滩上,让她看上去很美,很迷人。

  “东燕又不是你的所有物,她要是和黑帝斯见了面,说不定就能擦出火花呢。”若希还是看好黑帝斯的,虽然在整黑帝斯这件事上,她才是主谋,但黑帝斯的优点,她也不会否定。那个男人虽然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但她知道,他一旦动情,便是爱之入骨,像霍东铭爱她这般刻骨铭心的。如果东燕能给彼此一个机会,东燕一定会很幸福的。

  霍东铭抿唇不语。

  “走了,要不你的宝贝外甥就被人家嗲地带走了。”若希笑着推拒着他,不再和他扯下去。

  默默地离开她的身体,把她拉起来,替她把发丝上,裙子上的沙子都拍干净,东铭才拉着她离开了海边。

  在开车向南山区而去的时候,霍东铭还接到了弟弟东恺打来的电话,说总算查到了数年前若希被绑的真相,幕后指使人真的是解淑娅,而绑匪也不是死于非命,是解淑娅眼见不妙,马上又安排了一计,安排一辆货车故意去撞死那两名绑匪的。

  “知道了。”

  霍东铭低沉地应着。

  他早就猜到了,只是一直没有证据而已。

  现在,知道了真相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解淑娅已经死了。

  解家现在也乱,看在解淑娅已死,解晓强也被气死,两家合作十几年的份上,霍东铭停止向解家再施压,没有再趁机落井下石。

  挂了电话,霍东铭依旧抿着唇,专注地,默默地开着车。

  若希则拿着手机打电话回家给宝贝儿子。

  “妈咪,昊阳什么时候才回来?我在家里很孤独呢。”小昊天抱着话筒,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不是还有弟弟妹妹在家吗?你先和他们玩,昊阳很快就会回家的。”若希温笑着安抚儿子。表兄弟感情深厚,霍昊阳住到小娟的家里也有好几天了,儿子会想念霍昊阳也很正常。

  谁叫这对表兄弟是同一天出生的,好得穿同一条裤子呢。

  “他们太小了。”霍昊天本能地应着。

  忘记了他自己也还太小呢。

  若希笑。

  不过姐姐的那对龙凤胎大都是粘着奶奶,很娇气,是被胡晓清宠坏了,每次和昊天他们玩的时候,总会哭,一哭,胡晓清又以为是昊天他们欺负她的宝贝孙子,虽然不会指责,也会问一下,久而久之,哪怕昊天和蓝若梅那对儿女的血缘更亲近一些,他也不爱和那对龙凤胎一起玩。

  “那好,妈咪今天晚上就带昊阳回家。”

  若希允诺着。

  和儿子通了一会儿电话后,若希才切断通话,一看车外,已经到达了南山区。

  很快地,霍东铭把车开到了黑帝斯的车旁停下。

  两个男人同时摇下了车窗,扭头,注视着彼此。

  片刻后,黑帝斯下了车。

  他站在霍东铭的车窗前,沉冷地说着:“霍先生,我想,大家该谈谈了。”

  霍东铭抿唇不语,坐着不动。

  若希在他身边轻轻地推了他一下。

  霍东铭这才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他朝远处走去,黑帝斯马上跟随着。

  他的手下也想跟着去,霍东铭冷不防扭头沉冷地说着:“这是大家两个人的事,其他人不要跟着来。”

  黑帝斯做了一个阻止的动作。

  他的手下只得停下了脚步,看着他跟着霍东铭向远处走去。

  走到一棵树底下,霍东铭站在树底下,背对着黑帝斯,淡冷地说着:“你想谈什么?”

  黑帝斯走到他的面前去,漆黑的眸子并没有敛起锋利的锋芒,和霍东铭对视着。“谈谈东燕及昊阳。”

  霍东铭眼神马上冷了下来,脸色也沉着,但他并没有再说话,又惯性地抿紧了唇。

  “我知道,我伤了东燕,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东燕当初又是被人下了药,她也很难受,很痛苦,我……总之是意外。但我对东燕并不是玩弄,所以我才会把我的项链留给了她,那是我黑氏家族的家长标志项链,有了它以及火焰图腾就能掌管整个烈焰门。我之所以封锁所有消息,不让任何人见到东燕的长相,之后又一走了之,多年来不曾来找过,不曾问过,那是因为我当时的处境还很危险,我那时是少主,想抢夺门主之位的人太多,他们无时无刻都想杀我,如果让他们知道东燕的存在,就算是你,也无法保住东燕的性命。”

  黑帝斯低沉地,把自己的不得已说了出来。

  霍东铭依旧是抿唇。

  一句话也不说。

  “我并没有撒谎,以你的能力,你想知道是真是假,花点时间查,一样可以查得出来。”

  霍东铭冷哼了一下。

  花点时间查?

  为了查黑帝斯,他和慕容俊是查了好几年,不是一点时间。

  “昊阳是我的儿子,我已经做过DNA鉴定了,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黑帝斯继续说着。

  霍东铭还是不说话。

  对于他一直沉默,黑帝斯也不介意。

  “霍先生,我想,你也希翼你的妹妹幸福的。我希翼你不要再阻止我和东燕见面,和昊阳亲近了。”这才是黑帝斯要找霍东铭谈谈的重点。

  霍东铭厉着他,轻扯冷唇,低冷地说着:“东燕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牵连,昊阳是东燕的所有,她害怕你是来抢走昊阳。”该明白了吧,是东燕不想和黑帝斯再有牵扯,而不是他霍东铭故意为难。

  他当然希翼妹妹幸福,但给妹妹幸福的人,不一定就是黑帝斯。

  哪怕两个人共同孕育了一个儿子,在那种情况下怀上的孩子,东燕能对黑帝斯有几分的感情?更别担东燕连黑帝斯长着什么样都不记得。

  “那是我和东燕的事情,只要你不插手,我会解决的。”黑帝斯自信地说着。

  “你有本事的,自己去找东燕。”霍东铭冷冷地丢下一句。

  黑帝斯脸略抽,他找了呀,他一直都在找着呢。

  “至于昊阳……”霍东铭转过身来,两个人面对面,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的气势,让两个人面对面总少不了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息,好像两个人随时都会开架似的。

  深不可测的冷眸闪烁着,似有若无的危险气味飘出,霍东铭低冷地说着:“大家打一个赌如何?”

  “打赌?”

  黑帝斯挑了挑眉。

  赌什么?

  “我现在可以让你进去见昊阳,如果你能让昊阳主动跟着你走,能让昊阳主动地叫你嗲地,我就不再插手,一切顺其自然。”霍东铭低冷地把赌约说了出来。

  霍昊阳那般聪明,又很懂得疼惜和保护妈咪,妈咪说了黑帝斯不是他的嗲地,就算他心里怀疑,很喜欢黑帝斯,也不会主动喊嗲地的。

  这个赌,霍东铭赢的机会占百分之八十。

  “如果你未能让昊阳主动喊你嗲地,主动跟你走,记住,是两个条件同时达到,那么从今之后,我希翼你以及你的人都在大家的面前消失,永远不准再找东燕,不准再见昊阳,更不能把昊阳带走!”

  黑帝斯脸色一凝,霍东铭真阴!

  儿子现在明显就是和霍家亲近呢,虽说对他也有好感,不排斥,可他真没有多少胜算呢。

  如果输了,他就不能追妻带子回家了。

  他不能输。

  可他又无法保证赢。

  虽说才和儿子见了两次面,儿子的性格,他基本上是摸清楚的了。

  或许他能让儿子主动跟他走,可想让儿子主动喊他嗲地,真的很难。

  但如果不赌的话,大舅子一直阻拦着,他也会麻烦不断的。

  赌还是不赌?

  “怎样?敢不敢赌?”霍东铭甩着挑衅的眼神给黑帝斯。

  扭头,看看慕容俊的别墅,再看向霍东铭,黑帝斯沉沉地应着:“好,我赌!”

  他唯一的筹码便是血浓于水!

  ------题外话------

  下午五点前二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