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01 遍寻不着,回首,竟在身后!

201 遍寻不着,回首,竟在身后!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1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0

   “大叔,大家快走吧。”看到若希答应帮忙替自己保密了,霍昊阳马上兴奋地拉住了黑帝斯就向外面走去。

  才走了两步,他双脚腾空,人便被黑帝斯抱了起来。

  “爹地抱你。”黑帝斯此刻是满心的欢喜。

  能过半关,他也很开心了,和儿子才第二次见面,儿子就答应跟着他出去玩,他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脸上的笑想敛都敛不起来。

  霍昊阳没有拒绝黑帝斯,任他抱着自己走。

  “笑得像个傻子,堂堂烈焰门主也有傻气的时候。”霍东铭低冷地嘲讽着,是讽刺黑帝斯笑得拢不起嘴的样子。

  若希睨他一眼,说着:“换成你是黑帝斯,昊阳是昊天,此情此景此种心情时,你会笑得更傻的,别拿自己的幸福去讽刺别人的不幸。”

  “若希,你是我老婆。”

  霍东铭低叫着。

  “那又如何?我说的不过是实话。”若希淡笑着,人跟着站起来,走进餐厅里叫上林小娟,带上慕容妍就跟随着黑帝斯走。

  慕容俊从里面出来,看到霍东铭脸色有点峻冷,他识趣地什么也不多问,充当隐身人。

  两位少夫人拉着慕容妍才走出主屋,黑帝斯又抱着霍昊阳回来了。

  看到父子俩又折了回来,若希好奇地问着:“怎么了?是不是忘带什么东西了?”

  黑帝斯看一眼慕容妍,笑着说:“现在没事了。”

  霍昊阳看他一眼,黑帝斯刚好也看向他,父子俩交换了一下眼神,好像很有默契似的,都没有说出两个人又折了回来是因为慕容妍。

  霍昊阳嘴里说着不要慕容妍去,可走到了门口他还是提议着要带着慕容妍一起去。

  两位少夫人都要跟随着,两位霸气的爷也只能跟随着。更何况霍东铭还要在一旁监视着黑帝斯,想看看黑帝斯如何赌赢这一次。

  在前往游乐场的时候,黑帝斯似乎吩咐保镖们什么事似的,但谁也不知道他吩咐了什么。

  机场。

  霍东燕拿着简单的行李走出了机场,她戴着黑色的墨镜,披着长长的秀发,遮挡住了些许的面容,让人无法第一眼就认出她的身份来。她站在机场门口看了看,然后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让家里的人来接她,才输入号码,她又取消了。

  她是提前回来的,还是不想惊动家人,说不定黑帝斯的人就守在自己家外面呢,要是惊动了家人,极有可能也会惊动黑帝斯。

  于是她拦了一辆计程车,决定先去逛街购物,然后再坐计程车回家去。

  有近十天没有看到宝贝儿子了,儿子每天会和她通三次电话,知道自己在慕容家里生活得很好,很开心,她打心里感激林小娟,想到自己以前太年轻不懂事,还恶整过林小娟呢,现在帮着自己的,竟然都是她以前没有好感的人。

  出差那么多天才回来,她也打算帮儿子还有侄儿们以及慕容妍买些礼物,玩具呀,衣服呀,吃的,用的,她都要买。

  天色已暗,霍东燕先到帝皇大酒店吃过了晚饭,才坐着计程车到步行街那里购物。

  与此同时的游乐场里,几个小孩子正玩得起劲。

  霍昊天也来了,是若希打电话让英叔把昊天送到游乐场来的。

  夜晚的游乐场和白天一样热闹,很多家长都是晚上才有空。

  因为是晚上,就算是游乐场里有灯光,大家也很难认出霍东铭等人的身份来,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小朋友们又喜欢到处乱跑,家长们顾着看自己的孩子,谁还有心思去辩认霍东铭等人的身份?

  反倒是黑帝斯的手下,因为人数太多,又都是一身的黑衣,容易引人注目。

  在进游乐场的时候,黑帝斯只允许自己两名贴身保镖跟随着,其他人一律被拒于游乐场外,那些手下很担心他的安危,可他吩咐了,他们也不敢违抗。他们也知道此刻是门主和少主相处的美好时光。

  在游乐场里,只要是孩子们喜欢的,想玩的,黑帝斯都满足了。

  “不悔,怎样,开心吗?”刚刚坐完了旋转木马,黑帝斯在木马一停,马上抢上前去把霍昊阳抱了下来,抱着笑问着。

  看到儿子稚嫩俊俏的脸上有着开心的笑容,他就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爸爸。

  霍昊阳点头,笑着就搂住了黑帝斯的脖子,很亲热地在黑帝斯的俊颜上亲了一下,大声应着:“开心,我很开心,大叔,咱们去坐一下碰碰车吧。”霍昊阳指着不远处的碰碰车,请求着。

  “好,咱们去坐碰碰车。”被儿子亲了一记的黑帝斯此刻早就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了,心飞上了太空,飘飘荡荡的。

  儿子竟然亲了他!

  亲了他耶!

  这代表儿子很喜欢他。

  再玩一会儿,说不定他就能哄儿子主动叫他爹地了。

  霍东铭抱着霍昊天,慕容俊抱着慕容妍也跟着进了碰碰车场。

  此刻看着孩子们童真的笑脸,两位爷暂时也不想和黑帝斯计较什么,两个人的脸上也有着少见的笑容。

  若希和小娟站在外面,笑看着那三对父子(女),坐进了碰碰车里。

  三位爷们都是开车的高手,玩起碰碰车来,竟然也有一手,在小小的车场内左闪右躲的,不停地躲开他人的车,避免碰撞,不过霍东铭和慕容俊两个人是故意的,也是联手的,总喜欢围攻撞上黑帝斯父子的车。

  于是,小小的碰碰车场便成了三位爷们的交手场所,黑帝斯就一个人,霍东铭和慕容俊是两个人,他自然就处于下风了。

  还好,孩子们很开心,笑声满场。

  “两个人总是寻着机会就对黑帝斯下手。”若希笑着对小娟说着。

  小娟也笑着点头。

  其实,这三位爷的性格,能力,办事手段都有着几分相似的,要不是因为一开始的对立,后来又因为东燕的事,这三位爷说不定都能成为朋友呢。

  臭味相投嘛。

  黑帝斯的两名保镖站在外面,则是很生气地看着霍东铭和慕容俊夹攻着他们的门主,他们很想翻过护栏,跳进去帮黑帝斯,不过看到少主笑得那般开心,门主又没有什么怒意,两名保镖只得极力忍住。

  这一次中国行,他们觉得最憋屈了,要不是看在少主及未来的门主夫人份上,他们才不会这般忍着呢。

  若希和小娟偏头瞅着两位保镖。

  两位保镖马上扭头看着两位少夫人,眼神沉冷,竟然没有半分的好感,估计是因为霍东铭以及慕容俊的原因吧。

  若希无视两名保镖的冷瞪,不着痕迹地拉近了她和两名保镖的距离,一边注视着场里面还在疯狂撞击着黑帝斯父子的霍东铭,一边低低地说着:“你们现在去准备一样东西,对你们门主有帮助。”

  保镖睨瞪着她,没有动作,也没有答话。

  “你们去小店里借一张纸,在纸上面写上‘爹地’两个黑色的字体,然后用双面胶粘上,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粘在你们门主后背再让你们少主看见,那样你们的少主就会跟着纸张读‘爹地’,也就等于主动叫爹地了。”若希把自己想到的办法说了出来。

  霍东铭只和黑帝斯打赌,说要是黑帝斯能让霍昊阳主动叫他一声爹地就是黑帝斯赢了,却没有强调不能使手段。

  保镖闻言,不敢置信地看着若希。在他们的眼里,若希和霍东铭是夫妻,是一条心的,却没想到若希会帮他们的门主。而且……

  “按着我的意思去做就行,你们少主认识很多汉字的了,那两个字,他是最先认识的。”若希淡笑着,保镖们的心思,她懂。

  “如果你们想让你们门主一家三口可以真正团聚的话,就按我的话去做。”若希再补充了一句。两名保镖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由其中一个离开,按着若希的方法去准备了,还有一个站在原地,继续看着碰碰车场内的“战争”场面,却也很感激地对若希说道:“大家门主也想到了这个办法,没想到少夫人的想法和大家门主想到的一样。”

  若希微愣一下,原来她的担心及帮助是多余的呀,黑帝斯那家伙早就想到了使诈。

  “少夫人,大家以及大家的门主都会由衷地感谢你的。”那保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若希想了想,便淡淡地笑开了,明白保镖话中的深意。

  黑帝斯是想到了使诈,为了他和东燕的幸福,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输的,当然他最想的还是用自己的感情去换得儿子一声真诚的叫唤。不过若希的法子和他的相同时,他可以隐去自己的想法,借助若希。

  霍东铭宠妻如命,就算知道若希教他们使诈,会很生气,也不会对若希怎样的。

  再说了,霍东铭对黑帝斯还不清楚吗?他没有强调着不能使诈,就等于是给黑帝斯留了一条后路。

  霍东铭唱的是黑脸,允许爱妻唱红脸,这是他对爱妻一种深沉的宠爱。

  很快地,时间到了,所有碰碰车都停了下来。

  黑帝斯的车被霍东铭以及慕容俊两个人夹攻在一旁,就算是停了下来,依旧被保挂着夹攻的状态。

  抱着儿子下了车,走出场外,黑帝斯笑问着:“不悔,还想玩什么?”

  霍昊阳想了想,摇了摇头,说着:“大家去逛街,买东西,好吗?”

  刚才黑帝斯许下的诱惑,霍昊阳都记在心头,他想让黑帝斯一一兑现。

  “好。”黑帝斯是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看着儿子因为开心而让小脸蛋变得通红,黑帝斯笑着说:“不悔,开心吗?”在儿子点头后,他才带着期待说着:“不悔,你能叫我一声爹地吗?”

  “大叔,可你不是我爹地呀。”霍昊阳眨着眼看着黑帝斯。

  他再怎么喜欢这位大叔,可妈咪说了他不是爹地,那就不是爹地,所以他不能叫。

  “我可以当你爹地的呀,不悔,叫我一声爹地好吗?你不是说要我当你的干爹地吗?干爹地也是爹地呢,你先叫了我爹地,我再找你妈咪,和她说要当你的干爹地,好吗?”黑帝斯诱哄着。

  霍东铭抱着霍昊天跟在他的身边,听到他诱哄着霍昊阳叫爹地,他故意提醒着霍昊阳:“昊阳,爹地可不能乱叫的哦,否则你妈咪会生气的。”

  黑帝斯马上就横了霍东铭一眼。

  他不说话,没有人会当他是哑巴的。

  该死的霍东铭!

  但……

  谁叫自己当初对霍东铭的时候太横了。

  现在……现世报!

  黑帝斯从最初的生气到最后的无奈兼忍受。

  霍东铭要是不挑拨,他就不是霍东铭了。

  霍昊阳眨眨眼,不说话。

  他喜欢黑帝斯,黑帝斯让他尝到了有父亲疼爱的滋味,他真的很想叫黑帝斯一声爹地,不过他还是有原则的,不是爹地就不是爹地,不能乱叫,哪怕他很喜欢,很喜欢。

  “不悔,其实我没有骗你的,我真的是你爹地,看,大家长得这么相像,就因为大家是父子,所以才会相像的。不悔,叫我一声爹地好吗?就一声。”黑帝斯不理霍东铭,继续哄着霍昊阳。

  他的脸上表情充满了渴望,眼神充满了柔和慈爱,一直看着霍昊阳,嘴里说着哄霍昊阳的话。

  如果霍昊阳真的不肯主动叫他一声爹地,那他就要输了。

  他不能输!

  绝对不能输!

  “大叔,你不是爹地!”霍昊阳很为难地说着。

  看到黑帝斯脸上充满了渴望,眼神那般慈爱,他就觉得心很紧,有痛意的感觉,特别是他强调黑帝斯不是爹地时,黑帝斯脸现痛苦之色时,他更有心疼的感觉,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他还太小了,他想不明白。

  听到儿子一再坚持说自己不是爹地,黑帝斯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他要输了!

  他明明知道他胜算的机会不大,他还是赌了,可是他却要输了。

  从此以后,他不能再来找东燕,不能再见到儿子可爱的样子了,他已经错过了孩子四年的成长,难道他要错过儿子一辈子的成长吗?

  是他的错!

  是他太自大了,他不应该答应和霍东铭赌的,他应该像个无赖那样,继续死皮赖脸地缠下去的。

  那纠痛,纠痛的感觉,很难受。

  黑帝斯下意识地把儿子搂抱得更紧了。

  他低哑地说着:“不悔,爹地知道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咪,爹地有错,给爹地一个弥补的机会好吗?不悔,叫我一声爹地,行吗?就一声,只要一声就够了。”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痛苦之色更浓了更深了。

  如果还不能让儿子叫他一声爹地,那他就真的只能使诈了。

  因为,他不能输!

  他不想输!

  他不想再错过儿子的成长!

  可他……其实……真的很不愿意使诈的。

  霍昊阳怔怔地看着他,刚刚游玩时的欢乐全都消失不见了,他觉得他很想哭,看到大叔这个样子,他很想哭。

  为什么会这样?

  跟在后面的若希轻咳了一下,暗示保镖们开始行动。

  那名保镖心领神会,他本来就是跟在黑帝斯身后的,他把准备好的“爹地”两个字快速地粘到了黑帝斯的后背去,黑帝斯是何许人物,随便碰他一下,他都马上反应过来,所以当保镖往他后背上贴上纸张的时候,他抱着儿子倏地转身,然后迅速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背,摸到了那张纸。

  黑帝斯停下了脚步,摸撕下了那张写着“爹地”两个字眼的纸张,配合着故意瞪着保镖,问着:“这是什么?”

  “我看看。”霍昊阳却很好奇地从黑帝斯手里拿过了那张纸。

  霍东铭也看到了那两个字,他顿觉不妙,正想阻止霍昊阳跟着纸张上面念字时,可惜迟了几秒钟,霍昊阳跟着纸张本能地念读出来“爹地”。

  下一刻,黑帝斯狂喜地把他的头按压在怀里。

  霍东铭却脸色一黑,说着:“这样不算,你使诈!”

  “你没说不能使诈。”黑帝斯狂笑着反驳。“总之,不悔主动叫了我一声爹地,我赢了。未来大舅子,麻烦你以后别再阻拦我和东燕以及不悔见面了哈。一切,让大家顺其自然。”

  “你……”

  霍东铭一副气得不轻的样子。

  黑帝斯不着痕迹地投了一记感激的眼神给若希。

  若希刚刚那一声轻咳,让他猜到了若希在替他担着了使诈的策划指使人。

  “不悔,谢谢你,爹地带你去逛街!”黑帝斯开心地抱着儿子快步地向游乐场外面走去。

  霍昊阳却一脸的不解。

  不知道这位大叔为什么不难过了。

  听到可以去逛街了,他又把不解暂时塞进了心底深处,懒得费心思去猜测了。

  霍东铭抱着儿子钻进了车内,等到若希也上了车后,他把车直接往霍家的方向开去。

  慕容俊也带着妻女回家了。

  两个人都没有再跟着黑帝斯,放任父子俩单独相处。

  一路上,霍东铭都是抿着唇不说话。

  若希知道他在生气。

  霍昊天很听话,窝在若希的怀里,拿着若希的手机在看着影片。

  很快地,一家三口回到了霍家。

  霍东铭把儿子丢给保姆照顾,他拉着若希上楼,径直上了楼顶,才松开若希的手,他走到了护栏面前,双手撑放在栏杆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院落里的夜景。

  若希笑着走到他的身后,伸出双手缠上他的腰肢,把头贴着他的后背,温柔地说着:“在生我的气吗?”

  霍东铭不说话,放任她搂着自己的腰肢。

  “其实,你是在气你自己吧,为什么轻易就放过了黑帝斯,给黑帝斯留下使诈的空子的人是你。东铭,别想那么多了,黑帝斯有能力让东燕幸福的。大家都别再插手了,任他们自由发展吧,如果黑帝斯能让东燕爱上他,接受他的话,大家就祝福他们,不能的话,也改变不了他是昊阳父亲的事实。”

  霍东铭深眸闪了闪。

  他给黑帝斯留了后路,爱妻都看出来了。

  低低地,重重地叹了一声。

  把若希搂着他的手拉开,把若希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让她和自己一起站在护栏面前,这样的情景,这几年来,夫妻经历了无数次了,每一次都加深彼此之间的信任与理解。

  “东燕委屈了那么多年,我却轻易就放过了黑帝斯。”

  他相信了黑帝斯的说明。

  正如黑帝斯所说,他想知道真假,一查便能弄明白。

  黑帝斯说的都是事实。

  如果黑帝斯不那样做,就算以他的能力,也不能护住东燕的性命。

  黑帝斯是有负东燕母子,可他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若希笑,侧身,抬手抚了抚他的俊颜,把他的叹息抚去,狡黠地笑着;“其实,大家放不放过黑帝斯,对黑帝斯来说影响并不大,最主要还是东燕。”

  东燕那一关,才是最重要的。

  真正能让黑帝斯受虐的,也还是东燕。

  霍东铭神色和缓,淡笑着点了爱妻的额角一下,笑着:“你呀,越来越腹黑了。”

  嘻嘻地笑着,若希靠在他的肩膀上,说着:“没办法,谁叫我是你太太呢。”

  拥着她,霍东铭也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对狡黠腹黑的夫妻,在顶楼上偷偷地笑等着黑帝斯被东燕虐的好戏上场。

  另一端,黑帝斯带着霍昊阳也去了步行街,他出手大方,不把钱当成钱,只要是霍昊阳看上眼的东西,他都买下来。他还自顾自地替霍昊阳买了很多玩具,衣服,吃的,用的,保镖们跟在身后,每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了两袋物品,那场景,岂止是壮观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把步行街逛了一遍,黑帝斯牵着霍昊阳的小手,在街道上步行着。

  这种感觉很温馨,是他活了三十七年来从来没有享受过的。

  父子俩都不知道霍东燕也在步行街里购物。

  女人购物,有点挑剔,所以霍东燕还没有离开步行街。

  当她也提着大袋小袋从一间高级童装店里出来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黑帝斯十几个手下每人提着两袋物品,排排走的壮观画面。

  她愣了愣,随即失笑着:“谁呀,这么大阵仗,怎么不把整条街都扛回家里去。”她以前也是天天购物,等于是个购物狂,可她也没有那么疯狂呢。

  因为那些黑衣人挡住视线,她还没有看到宝贝儿子的身影。

  敛回了视线,她吃力地提着袋子往街道口走去。

  黑帝斯路过又一间高档童玩店的时候,又拉着霍昊阳走进店里去了。

  那十几名黑衣人像士兵一样,每个人提着两袋物品站在店前,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大叔,我已经有很多玩具了,我大舅妈的企业里全是玩具。”霍昊阳嘴里这样说着,还是挑起了玩具来。

  黑帝斯笑着,就算若希把她企业里所有玩具都送给了昊阳,和他送的意义却不一样呀。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总算站到了黑帝斯这一边了,还是心有灵犀,霍东燕经过这间童玩店的时候,她也走了进来。

  店里还有其他客人,她和黑帝斯彼此之间都没有注意到对方。

  黑帝斯眼里只有儿子。

  霍东燕进来,最主要是这间童玩店也是华艺的客户之一,她想看看华艺的玩具销售得好不好。

  “大叔,我要这个玩具。”

  霍昊阳的声音忽然传来。

  霍东燕一愣,她怎么听到儿子的声音了?难道是她太想念儿子了,出现了幻听?

  她抬眸四处张望,很意外地看到了儿子小小的身影,她不是幻听,她真的听到了儿子的声音。

  她马上快步上前,开心地叫着:“昊阳。”

  闻声,霍昊阳以及黑帝斯都同时转过了身来。

  霍东燕就站在黑帝斯的身后,她并不认得黑帝斯,黑帝斯却紧紧地盯着他。

  他找她找了近半年了,一开始是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而遍寻不着,后来是因为霍东铭的阻拦,让他还是遍寻不着,就算知道了她去了哪里,可他的人找去时,却还是扑了空。没想到,此刻,她竟然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黑帝斯没有表现出狂喜来,他只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霍东燕。

  她,还是一如当年那般的美丽。

  不过,她比当年成熟了很多,更有魅力。

  “妈咪?”

  霍昊阳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母亲。

  “昊阳,你怎么在这里的?是谁带着你来的?”霍东燕想上前拉过儿子,黑帝斯却横在她的面前,她很有礼貌地抬眸看着好像变成了化石,除了眼睛还会动之外的黑帝斯说着:“先生,请你让一让行吗?”

  黑帝斯不动。

  他还是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她,把她从发丝到脚尖都看了好几遍,眼神专注到让霍东燕以为他是神经病,那有人这般看着一个陌生人的?

  “先生?你没事吧?”霍东燕很好心地问着。

  下一刻,黑帝斯却发狂地把她整个人抄入了怀里,她手里提着那么多东西,随着黑帝斯的大动作,有些袋子掉在了地上,袋里的东西撒了出来。

  “呀,你干什么?”

  霍东燕惊叫着。

  这个男人发什么狂?

  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占她的便宜?

  “放开我,你放开我!再不放手,我喊了。”东燕费力地挣扎着,想挣脱黑帝斯强而有力的双手。

  霍昊阳则错愕地看着这一幕,很快,他便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像一头小老虎一般朝黑帝斯扑了过来,小手小脚齐出击,对黑帝斯拳打脚踢,大声嚷嚷着:“放开我妈咪!放开我妈咪!”

  大叔竟然占他妈咪的便宜!

  就算她妈咪长得很美,大叔也不能一见到他妈咪就占妈咪的便宜。亏他还那么喜欢大叔,没想到大叔是色狼大叔!

  “少主!”

  那些黑衣人急忙走了进来,一个人快速地把冲着黑帝斯拳打脚踢的霍昊阳拉抱开了。

  店里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吸引了视线,正停驻脚步,好奇地看着。

  “放开我!”霍东燕费力地在黑帝斯的怀里仰起了脸,气恨地瞪着黑帝斯,现在的色狼都是这般明目张胆了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敢占她的便宜。

  “东燕!”黑帝斯捉住她的双手,那些袋子全都掉在了地上,他把她紧紧地锁在自己的怀里,低哑地说着:“你让我找得好苦呀。”

  “该死的王八蛋,死色狼,你是谁?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我警告你,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了,我告死你!”霍东燕气得大骂。

  “我是不悔的爹地。”黑帝斯盯着她的双眸,一字一句地说着。

  “我管你是谁的……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你是不悔的爹地?你……你就是他?”霍东燕整个人都呆了。

  他就是黑帝斯!

  当年趁她被下药,趁她不清醒时夺走她清白的男人!

  让她未婚先孕,承受了无数流言蜚语的罪魁祸首!

  他怎么在这里?他怎么和儿子在一起?

  难道……

  “不悔没有爹地,你找错人了!”霍东燕抬脚,狠狠地踩了黑帝斯一脚,又低首,在黑帝斯的手背上咬了一口,在黑帝斯吃痛之时,她用力地推开了黑帝斯,快速地跑上前,从黑衣人的手里一把扯过了儿子的小手,扯拉着儿子就想走。

  “门主夫人!”

  十几名黑衣人齐刷刷地把她母子俩的去路给拦住了。

  门主夫人?

  霍东燕脸都绿了。

  “闭嘴!谁是你们的门主夫人!让开!马上,马上,让开!”霍东燕弯腰抱起了儿子,她担心黑帝斯会抢走儿子,同时,她黑着脸朝拦路的黑衣人吼着,声音里夹满了惊惶。

  颤着手,她又急急地去掏手机,想着打电话给大哥求救。

  她手机才掏了出来,一只大手横来,夺走了她的手机,是黑帝斯。

  黑帝斯随即把她的手机关了机,把她的手机卡以及电池都取了下来,他被她咬了一口的手背上,那整齐的牙印极深,似乎看到了血珠渗出来。

  “把夫人以及少主带走!”

  黑帝斯霸道地吩咐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