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03 有情敌?

203 有情敌?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15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1

   周五。

  小朋友们最盼望的就是周五的到来,因为周五到来,周六也就来了。

  霍昊天穿着校服,提着自己的书包,独自走下楼来。

  现在步入七月了,天气特别的炎热,距离霍昊天和霍昊阳四周岁的生日也还有几天时间了,更别说很快就可以放暑假了。

  “昊天。”

  老太太刚从她位于一楼的那间房里走出来,老太太身体越来越弱了,现在独自走路的话要拄着拐杖了。看到小昊天下楼来,老太太慈爱地叫了一声。

  对于霍昊天这个曾孙,老太太也是疼之如命。

  她老人家本来最疼的便是霍东铭以及蓝若希,霍昊天是她最疼爱的两个人的儿子,她自然就变本加利地疼着。

  老太太走路的时候,腰略弯,不像以前那般挺直了。

  这是很多老人都会有的情况。

  眼看着老太太身体越来越差,霍家人暗地里都担心着,大家都想尽办法把老太太的各种老年病医好,霍二爷和霍东禹还想着把老太太送到军区医院里去医治。

  老太太拒绝了,她说人老了,没必要再折腾来折腾去的。

  霍东铭也让霍家医院的医生们想尽办法让老太太再多活几年,但那些医生说老太太年纪太大了,将近九十高龄,很难帮老太太续命。

  现在老太太跨过了医生曾经说过的最短半年,已经算很好的了。

  “曾祖母。”小昊天看到老太太刚从房里走出来,马上快步地跑下了楼梯,把自己的书包往背后一甩,甩上了后背背着,然后很懂事地上前扶着老太太。他力气小,还扶不住老太太,但他这个动作却让老太太格外的舒心。

  以前,她老人家最渴望的便是儿女们的相陪,儿女们真正的关心,而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可惜那个时候,她渴望不到,除了若希之外,谁都没有想到过多陪陪她这个老太婆。

  现在有了几个曾孙辈,家里热闹多了,霍昊天和霍昊阳虽然年纪小,有时候却懂事得让人有着说不出的感动。

  两个小家伙总是有事没事就缠着老太太,用他们天真的童心陪着老太太,让老太太真正享受到了天伦之乐,或许这也是她能打破医生说的最短半年的预言吧。

  “曾祖母,小心点,地面上滑呢。”小昊天提醒着。他稚嫩的小脸上一片小心翼翼,谨慎的神情让老太太又是一阵的舒心。

  老太太呵呵地笑着,看到小昊天那张和东铭相似的俊脸,此刻表现出来的沉稳,她的笑容更深了,“呵呵,没事,曾祖母还没有弱到那种地步呢。”

  千寻集团又后继有人了。

  她这个老太婆百年归天后也有脸面去见自己的老伴了。

  老伴去的时候,除了放心不下她,还放心不下千寻集团,她费尽心血,培养儿孙,总算让千寻集团稳住脚,并且成为了T市最大的集团,她觉得她无愧于老伴。

  不知道是不是大限将至,还是过于思念老伴,老太太最近常常梦到老伴陪着她说话,聊天。所以最近她不太喜欢到院落里走动,也不像往常那样晒太阳了,喜欢睡在床上,做梦。

  雷医生强调说这样对她身体更加不好,让她要保持以前的生活习惯,这样对她的身体才有好处。可她不想听了,她只想睡,想着睡着了才能见到自己的老伴。

  “曾祖母,来,坐下。”小昊天扶着老太太到沙发前坐下,他又懂事地把老太太习惯性摆放在茶几下的另一副老花眼镜拿出来,替老太太展开,然后递给了老太太。

  “曾祖母,你要不要先吃早餐还是先看报纸?”小昊天又问着。

  老太太呵呵地笑着接过了老花眼镜戴上。“曾祖母暂时还不想吃早餐,也不想看报,曾祖母就想好好地看着昊天。”

  霍昊天那双酷似霍东铭的深眸闪了闪,然后他就站在老太太的面前,扬着最纯真的笑容对老太太说道:“曾祖母,那昊天就站在这里让曾祖母好好地看着。”

  呵呵。

  老太太再次呵呵地笑着,双手爱怜地把昊天拉入怀里,轻搂着,笑着说:“小昊天真乖。”笑过之后,她又想起了霍昊阳来,便低叹着说:“不知道昊阳怎样了,他都躲了十天了,什么时候才能躲得到头呀。那个姓黑的家伙……”

  老太太没有再说下去,这些话对小昊天说没有什么用处。

  黑帝斯本人,她也见过了,她还很专注地看着黑帝斯,那个和宝贝金孙霍东铭散发出来的气势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孙女受苦了,难道那个男人真的要把昊阳抢走吗?

  霍东铭私底下也和她说过了,如果黑帝斯真的是来抢昊阳的话,他们霍家也是保不住昊阳的,因为黑帝斯不是个善类,他有用不尽的手段。

  “曾外祖母。”霍昊阳这时候在保姆的牵拉下走下了楼来。

  他叫着老太太,人就开心地向老太太走过来,一头就扎进老太太的怀里。

  正在思念着霍昊阳的老太太听到这一声叫唤,又看到一头扎进自己怀里,和霍昊天一起挤着的人真的是昊阳,她马上狂喜地松开了搂着昊天的手,把昊阳轻轻地推离怀抱,心疼地托着霍昊阳的小脸,爱怜地看着,不停地说着:“不悔,你回来了,你总算回来了呀。”。

  霍昊阳点头。

  昨天晚上宁佳把他带回来的时候,老太太已经休息了,所以老太太并不知道他回来。

  “奶奶。”

  霍东铭和若希也出现在一楼了。

  “爹地,妈咪,早上好。”

  霍昊天看到父母下楼来,便站了起来,很有礼貌地叫着。

  他有时候表现出很粘父母的样子,会在晚上父母准备休息时抱着小枕头去敲门,想粘着父母睡,当然每次都失败,被爹地丢出来。有时候他又表现出很懂事的样子,大人说的事,大人的脸色,他都懂,并且做出让大人很满意的效果来,让人对他是又爱又疼。但有时候他表现得又很深沉,最主要是表现在他像霍东铭那般,两片唇瓣一抿,稚嫩的童音充满着霸气,说出来的话深不可测,听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眼神也能变得深邃难懂,给人一种深沉的感觉。

  有时候,他还会嬉皮笑脸,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老太太笑说他的性子深如大海,不会那般容易让人看得透。说他将来长大后进入商界,必定是个危险而利害的人物,绝对超越其父霍东铭。

  霍东铭是阴晴难测,他是深不可测,探不到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性子。

  不过在霍昊阳以及慕容妍这两个小伙伴面前,他却是最真最纯的。

  霍昊阳也叫了两人一声。

  东铭松开了拉着若希的手,若希走到了老太太的身边坐下,关心地问着老太太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

  “好,奶奶睡得很好,奶奶希翼天都不要亮起来呢。”老太太浅浅地应着。

  梦见老伴一整晚,她都不知道有多么的留恋黑夜呢。

  在朝阳顽固地透过窗帘一点点的缝隙钻进她的房里时,她是非常不舍地结束和老伴见面的时间,无奈地醒转。

  若希把她打量了一番,看到她眼眼还算有精神,知道她昨天晚上睡得不错,便扭头看一下屋外面的阳光,初升的朝阳很温柔。“奶奶,我扶你出去走走,好吗?”老太太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了,脸色都变得有点苍白的,若希看着就心疼,也担心。

  老太太这个样子,病态十足,她们都很担心老太太不知道能否活过今年。

  虽说人终有一死,可是自己的亲人,谁都希翼亲人们能长命百岁的。

  老太太慢慢地扭头看向屋外,又看看若希担心的神情,再看看坐在对面,正用深深中同样夹着担心的宝贝金孙,老太太便点了点头说着:“那好吧,东铭,你和若希一起,扶奶奶到外面走走吧,等会儿再回来吃早餐,你们先让两位小少爷吃点早餐,然后让大少奶奶的保镖送两位小少爷上学。”

  老太太在示意东铭和若希一起扶她去散步时,也吩咐着两位小朋友的保姆。

  发生了绑架事件后,哪怕到最后有惊无险,霍家人也不再让两位小朋友坐校车了,主人们没空,就让保镖或者英叔去接。

  “奶奶,我会送他们上学,你放心吧。”刚好下来的霍东燕听到老太太的吩咐,便接过了话。

  她的神情很平静,很淡和,看不出昨天晚上遇到黑帝斯时的惊惧,更看不到掉泪时的痛苦了。不过黑眼圈很严重,可以看出她昨天晚上是失眠了。

  黑帝斯对她表现出来的霸道,以及那些动作,让她心悸。

  她有一种错觉,黑帝斯不是来和她抢儿子的。

  可是黑帝斯不是来抢儿子的,他来做什么?为什么又扛上千寻集团?总不可能是为了她吧?

  想到黑帝斯倏地把她搂入怀里,那紧紧搂着的动作,以及他极其温柔地替自己拭泪的动作,东燕的心就是涌起一种怪怪的感觉,是怎样的怪,她一时之间又分辩不出来。

  “那样子更好,奶奶也放心了。”老太太说完便在东铭和若希的扶持下慢慢地走出了主屋,走出了主屋门口,她就不由自主地眯起了双眼,觉得那柔柔的朝阳也是特别的刺眼,低叹着:“才清晨,这阳光都刺眼至极。还是屋里好呀。”

  说话间,她有着想打消散步的念头。

  “奶奶,你很久没有出来走动了,才会觉得阳光刺眼的。”若希温温地说着,扶着老太太小心地走下台阶,不让老太太退缩。

  老太太只是笑了笑,叹着:“奶奶老了,不想动了呀。”

  屋里有空调,凉爽,屋外炎热难受,老人家更加受不了热浪的冲击,更何况她不想出来,还有她的原因,那个原因她不想说出来,她不想让儿孙们为她而担心,慌乱。

  她也活了八十九年了,很快就九十岁了,算得上高寿了,人终有一死,她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了,如果真要说是遗憾的,那就是她一死,大儿子以及大儿媳就会离婚,还有,唯一的孙女至今还没有找到幸福,还是带着儿子当着单亲妈妈。

  可这些事情,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奶奶不老,奶奶看上去才七十岁的样子。奶奶,只要你还像以前那样坚持晨起到院落里散步,晒太阳,饭后也散散步的话,你的身体就会慢慢好起来的。”霍东铭也温和地说着。

  老太太一直都很注意养生之道的,这也是她高寿的原因。可是最近老太太的表现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天襄之别。

  医生和他说过了,老太太还能坚持像以前一样生活,一年两年的日子估计还能有的,但现在老太太不想动,不想出门,整天就想着睡觉,对她的身体非常不好,医生很不乐观地说这样只会缩短她的寿命。

  “老了,奶奶想你爷爷了……”老太太慢慢地走着,低叹着。

  东铭心一凛,随即和若希相视一眼。

  “奶奶想着早点见你爷爷呢。”老太太依旧低叹着说。

  她和老伴的感情也是像东铭和若希这般好,这般专一的,可惜老伴先她而去。这么多年了,她真的很想老伴了。

  “奶奶!”

  东铭和若希同时低叫起来。

  老太太便笑了笑,没有再和孙子说这些话。

  “东铭,昊天四岁了,你和若希还打算生第二个孩子吗?有了儿子,还是再生一个女儿好呀,女儿贴心呢。”老太太忽然转到了生二胎的话题上。

  若希马上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有一次回娘家,母亲也是这样和她说过,让她再生一胎,生一个女儿。

  她当时只是笑笑,没有答应。

  婆婆自然更希翼她再生一胎,不,婆婆当初的意思是让她生十个八个儿子,最后再生一个女儿当小心肝。

  想起婆婆当年的话,若希还是忍俊不住失笑起来,却也感慨万千。她一路走来,经历了很多事,还好,东铭对她的爱有增无减,无时无刻都站在她的背后,给她依靠,给她力量,让她化解了婆婆对她的不喜,小姑对她的不满,才拥有如今最美满的幸福婚姻。

  东铭温柔地笑睨了若希一眼,浅笑着答着:“奶奶,如果你还愿意帮大家看着孩子,那大家就生第二个孩子。”

  老太太笑着,没有马上答话。

  “奶奶,带孩子很烦的,就算有保姆,还是觉得很烦的,奶奶要是愿意帮大家带着,那大家就生。”若希明白东铭话中的深意,也跟着附和着。

  老太太便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对夫妻总是一唱一和的,无非就是想让她好好地养身体,活得更老。

  “惠兰会很乐意帮你们看孩子的,她的美容院已经很稳定了。”老太太把话题推到了章惠兰身上。章惠兰的美容院经过她几年来的用心经营,已经扩大了规模,在同行中也有了盛名,她现在已经可以不用天天去美容院坐镇了。

  不过为了避免和霍启明时刻相处,章惠兰在儿女们都出门后,还是会回到美容院去。

  “奶奶,大家就喜欢你帮大家看孩子。”

  东铭和若希异口同声地说着。

  老太太还是呵呵地笑着:“你们要是有计划生第二胎的话,就生吧,奶奶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东铭,若希,奶奶觉得走得有点累了,坐坐吧。”老太太不想再在原话题上纠结下去,便转移了话题。

  她也真的累了,估计是很久没有活动的原因吧。

  夫妻俩便把老太太扶到了树底下的一张石凳上坐下,两个人也跟着老太太的身边坐下,陪着老太太聊聊天。

  环视着后院的美景,老太太忽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奶奶,怎么了?”

  若希马上关心地问着。

  老太太看看若希,又看看霍东铭,然后叹着气说着:“你们俩人能帮奶奶一个忙吗?”

  “什么忙?”

  “劝你们的父母不要离婚,好吗?你们的爸爸现在已经悔改了,江雪也有了她应得的下场,东恺什么都释怀了,和宁佳也好事不远了,你们的妈妈……唉,你们的爸爸是奶奶的儿子,当妈的总是向着儿子的,我还是很不希翼看到他们两个人离婚。”

  老太太说着说着,心痛起来。

  以前她很明白事理,理解儿媳妇,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大限不远了,她想自私一回,不想年过六十的大儿子离婚。

  儿孙都有了,还离婚,多不好呀。

  “奶奶,这件事上,大家都是保持着沉默的,妈自己可以作主。”霍东铭低沉地说着,说到父母的事情,他还是偏向了母亲。

  父母的心已经先一步离了,就算父亲现在悔改了,也不是真正的悔改,而是对江雪失望了,江雪又进了监狱,还有就是他觉得丢脸,都六十好几了,老婆还要闹离婚。父母在家里,要不是遇着什么大事情,母亲总是对父亲不理不睬的,视为陌生人,这种夫妻关系,他觉得结束了,或许父母的关系还不会这般的僵。

  老太太不再说话。

  霍东铭也抿起了唇。

  好半响,老太太拉起了东铭的若希的手,说着:“那么燕燕的幸福,你们身为长兄长嫂,总有责任吧,燕燕以前是很让人讨厌,现在她变了,奶奶真希翼她能像你们夫妻这样幸福。”

  夫妻俩相视一眼,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一大清早的,老太太的口吻总像是遗言似的。

  “奶奶,你常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别担心,东燕会得到幸福的。奶奶,你想不想到外面去走走?你好久都没有去老年中心所去了,要不等会儿我陪你去走走,见见你的老朋友可好?”若希笑着转开了话题,不想在大清早的听着老太太说着让人预感不好的话。

  老太太松开了东铭的手,两只手都捉拉着若希的手,舒心地笑着:“奶奶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娶了你这般懂事孝顺的孙媳妇。好,吃完早餐,你就陪奶奶出去走走。”

  若希松了一口气。

  老太太还愿意出去走动,算是一件好事。

  屋里面,两个小朋友吃了早餐后,东燕便一边手拉着一个,亲自送两个小朋友上学。

  出了主屋,她先看向别墅外面,看到门口静悄悄的,没有看到其他人,她才放下心来,拉着两个小朋友向车库走去,一边走着还一边催促着:“你们俩个走快一点。”

  她害怕黑帝斯会来抢儿子。

  霍昊天和霍昊阳隔空相视一眼,两个小家伙选择沉默,默默地加快了脚步,两个人都有一种感觉,就是东燕似乎在害怕什么。

  宝马载着两位小朋友开出了霍家别墅。

  黑帝斯的车停在别墅门前五十米远。

  只有他一人!

  追妻,自己来就行,他不想让手下们跟随着,那样会给未来的爱妻压迫感。

  他手捧着大束的玫瑰花,靠在车的前身上,一身黑色的衣服,帅气而充满着神秘感,又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更让人闻到了他的冷冽。

  那车也是黑色的,是一辆豪华的轿车。

  他专注地盯着霍家别墅的大门口,哪怕有一只小鸟飞出来,他都会盯着。

  看到宝马开出来了,他的神情变得温和起来,看看自己手里捧着的大束玫瑰花,他信心十足。

  昨天晚上放东燕跟着东恺回家后,他便搜肠刮肚地想着如何追东燕。

  一大清早,他硬是敲开了花店的门,人家还没有开门的呢,买了一大束的玫瑰花,大家都说追女人少不了送花,他没有直接把车开到别墅门前等着,就是害怕东燕看到他的车而不敢出门。

  东燕看到他,脸色一紧。

  他果真再度出现了。

  黑帝斯的车就停在路中间,东燕无法把车开过,只得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东燕。”黑帝斯很满意自己霸道的拦路方法,在东燕把车停了下来之后,他马上走到了车窗前,敲着车窗。

  霍东燕直接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很冰冷地说着:“黑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车后座的两个小朋友马上挤到一起,摇下了车窗看着。

  “咦,不悔,这个人和你长得很像。”第一次见到黑帝斯的霍昊天好奇地说着。

  “因为我长得帅,所以他喜欢跟我长得像。”霍昊阳没好气地应着,对黑帝斯,他此刻是复杂的。他对黑帝斯还有好感,可黑帝斯又欺负他妈咪,他又不想再对黑帝斯有好感,却是自欺欺人的事情。

  大束的玫瑰花递到了东燕的面前,黑帝斯凝视着她,温和地说着:“这花,送给你。”

  霍东燕冷哼着,不接花,反问着:“这花,能吃吗?”

  黑帝斯黑眸瞅着她。

  花当然不能吃。

  “这花会枯萎吗?”霍东燕再一次反问着,语气很冷,车内的两个小朋友从来没有听过她说出这般没有温度的话。

  黑帝斯黑眸依旧瞅着她。

  是真花,当然会枯萎,只有假花才不会。

  “花枯萎了,就要丢了,也等于成了垃圾,你一大清早拦住我的去路,就是为了送这么一大堆的垃圾给我吗?”

  黑帝斯剑眉挑了挑,不说话。

  “黑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收垃圾的,所以,你这花,你爱送给谁,你就送给谁吧。我还要送孩子们上学,麻烦你让一下路。”霍东燕冷冷地说完,转身就想钻回车内。

  黑帝斯倏地伸来大手,捉住她的手臂,随即用力一扯,把她扯拉回他的面前,他一手拿花,另一只手勒紧了东燕的腰肢。两个人再一次近距离接触,彼此之间都闻到了对方的气息,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东燕,给我一个说明的机会!”黑帝斯不自觉地就霸道地命令着。

  霍东燕用力地推开他健壮的身躯,心下慌乱,还强作镇静,冷冷地瞪着他,俏脸隐隐泛起了红晕,在被他扯着撞入他的怀里时,她的心跳竟然加快,让她的心更加的慌乱。

  “我说了,那是意外,你不必说明什么。黑先生,时间不早了,我不想让我的孩子上学迟到,麻烦你让让路。”霍东燕说完就钻回了车内,隔着车玻璃,冷冷地瞪着黑帝斯。

  黑帝斯拍着她的车窗,她不肯摇下车窗。

  黑帝斯便把那花从车后座的车窗里递了进去,递给霍昊阳,说着:“不悔,帮你妈咪拿着花,这是爹地送给妈咪的。”

  霍昊阳不接。

  “关上车窗。”

  东燕命令着。

  霍昊天马上拿过那束花就往黑帝斯的脸上狠狠丢下,然后迅速地摇上了车窗,说着:“姑姑,把他的车撞飞!”

  他还狠!

  黑帝斯拉住那束玫瑰花,他这一生才买过两次花,两次都是买来给东燕的,可惜两次都没有送出去。

  当他听到霍昊天的童言时,不禁在心里腹诽着,霍东铭腹黑,其妻也是不简单之人,集两个人精华的霍昊天更甚,小小年纪竟然也有狠的一面。

  “东燕,我说过我不会放弃的。”黑帝斯站在车外,低沉地说着。

  霍东燕不理他。

  看看车后座的儿子,黑帝斯还是回到车内,把车往后退,退到了路边,让东燕的车开过。

  儿子要上学,他也不想让儿子迟到。

  等到东燕的车开过之后,黑帝斯也慢慢地掉转车头,跟着东燕的后面,默默地送着儿子去上学。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以父亲的身份送儿子上学。

  “妈咪,色狼大叔还跟在大家后面。”霍昊阳看到黑帝斯紧紧地跟随着,便对霍东燕说着。

  霍昊天也扭头看了一下,向霍东燕提议着:“姑姑,咱们把他甩掉吧。”

  霍东燕不答话。

  脚下一踩,油门加大了。

  黑帝斯马上加大油门,也追赶着。

  看到霍东燕越开越快,他担心,便加快了车速,追上了霍东燕的车,按下车窗,一边开着车,一边朝霍东燕低吼着:“不准开那么快!”

  霍东燕理都不理他。

  要他管!

  “别拿孩子们的生命来开玩笑!”黑帝斯这一次是暴吼出声了。飙车虽然刺激,但危险性极高,她的车内还载着两个小朋友,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

  霍东燕脸色一整,随即减了车速。

  但她更加生气,因为黑帝斯捉住弱点警告她!

  该死的男人,都不见踪影几年了,现在还出现做什么?

  很快,两辆车一前一后到达了学校。

  东燕把两个孩子送进学校里,又叮嘱孩子们的老师,除了霍家人,不要给任何人接走两个孩子,如果有人强行来接孩子,就打电话报警。

  看到孩子在老师的牵拉下消失在眼前了,东燕才离开,往华艺企业开去,黑帝斯依旧跟随着。

  华艺企业大门前,石君坐在车内,静静地等着东燕的出现。

  企业里面的人告诉他,霍助理出差结束,今天会回企业了。

  在他的身边,同样摆着一束花,不过还是送给朋友的花束,而非代表爱情的玫瑰花,他不会过于心急的。在花束旁边还有着他从酒店打包来的爱心早餐,是给东燕准备的。

  看到东燕的车缓缓而来,他马上笑着拿着花束下了车,迎向了东燕的车。

  跟在霍东燕后面而来的黑帝斯两眼一沉,有情况!

  “东燕。”石君笑着。

  霍东燕停下了车,等到保安打开了企业大门,她马上把车开进企业里,并且吩咐司机,只让石君进入,不准放黑帝斯入内。

  石君看到了跟着东燕而来的黑帝斯,眼眸也是不着痕迹地沉了沉。

  黑帝斯迅速地刹住了车,跳下车,几大步就跨站到石君的面前,眼神沉冷,冷冷地看着石君,以及那束他看着就觉得碍眼的花束,冷冷地霸道地质问着:“你是谁?”

  他有情敌?

  眼前这个男人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开的车也不错,应该是个富家公子,而且年纪也很轻,和东燕差不多,如果也是追东燕的,那他追妻不是更加困难了?

  不行,绝对不允许情敌抢走东燕!

  黑帝斯面容沉冷,眼神冰冷,说出来的话没有温度,给石君的感觉就是一个会动的僵尸。

  他的强势,他散发出来的冷冽,也让石君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

  “你又是谁?”石君反问着。

  “不准你接近东燕,她是我的女人!”黑帝斯才不会回答石君的问题,只是冷冷地警告着。

  他的女人,谁敢染指,他就阉了谁!看还怎么和他抢女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