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04 一记强吻,一巴掌

204 一记强吻,一巴掌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0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2

   石君忍不住再次把黑帝斯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番,好笑地应着:“你的女人?凭什么说东燕是你的女人?”看到东燕下了车,石君不想再和黑帝斯对峙下去,淡笑地说着:“对不起,我要进去了。”说完,石君无视黑帝斯那黑下来的俊脸,捧着花束,美滋滋又得意地往企业里走进去。

  刚才东燕吩咐保安的话,他和眼前这个很霸气,浑身散发着冷冽夹着尊贵气息的男人都听到了。

  东燕让他进去,不准这个男人进去,不管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在东燕的眼里,他石君是好人,能随时亲近东燕,这个男人嘛,对不起,有多远闪多远吧!

  黑帝斯气得要发飙。

  除了霍东铭以及慕容俊,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的!

  他的情敌竟然无视他,还在他面前摆出一副美滋滋而又得意的样子。

  他快步地追上前,就想拦住石君,东燕不让他进去,那么情敌也别想进去!

  石君像是猜到了他的动作似的,以跑的方式跑进了华艺企业。追叫着东燕,跟着东燕往办公大楼里面而入。

  在他的面前,这般嚣张地追他的女人,那死情敌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吧?

  情敌捧着鲜花美滋滋又得意地进去了,他怎么甘心就守在门前?黑帝斯是想都不想就往里走。

  “对不起,先生,上班时间,你不能进去!”保安接到东燕的吩咐,马上拦住了黑帝斯,不让黑帝斯入内。

  “滚!”黑帝斯大手一伸,一提,就把一百七十公分高的年轻保安提了起来,像扔石头一般扔到一边去,那保安被他这样一扔,落在地上,不小心就扭到了手臂,痛叫一声。

  其他保安马上都冲了出来,把黑帝斯强行拦住。黑帝斯拳头挥出,又不客气地揍了一名保安一拳。

  快要步入办公大楼的东燕听到响动,扭头一看,瞪大了眼,这个男人是黑社会就是黑社会,竟然打人!

  石君也愣住了,这个情敌利害呀,有气势,有霸气,也有尊贵,竟然还有暴力倾向。

  是被他气到的吗?

  如果他跑得慢一点,那有力的拳头会不会挥向他?

  霍东燕回过神来马上打电话报了警。

  很快地,警察们到来,把黑帝斯带走了,是掏出了枪,才把他带走的。

  可怜的黑帝斯,追妻第一天,碰上情敌,情敌美滋滋地和他未来的娇妻一起进企业,而他则被气到打人,还被警察强行带走。

  警察当然无法关住他,他虽然使用了暴力,那些保安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他最多就是赔点医药费,还不能立案。他很快就从警察局里出来了,可他的酸意,他的怒意还是无法消除。

  ……

  黑色的奔驰在公路上缓慢地行驶着,若希坐在驾驶座上,一边慢慢地开着车,一边不时地问着坐在车后座的老太太:“奶奶,想不想听歌?”

  老太太靠坐在车窗前,老眼微眯着,看着车外的街景,她可以看到车外的一切,车外面的人却看不到她里面是什么样的情景。

  看着熟悉又透着几分生疏的街道,老太太才惊觉自己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过门了。

  最近发生的事情也是特别多,若希很忙,所以没有人带她出门。

  那么多年了,大家都在变,可再怎么变,还是除了东铭夫妻最孝顺她之外,其他人对她的关心还是不够体贴,还好现在家里有几个小朋友可以陪陪她。

  听到若希体贴关心的话,老太太浅浅地笑着,温声答着:“奶奶不想听歌,奶奶想听的是戏曲,估计你车上没有吧。”她这个年纪的人喜欢的东西和若希这个年纪的人喜欢的是无法挂钩的。

  若希笑了笑,说着:“奶奶喜欢听什么戏曲,等会儿大家一起去买好不好?”

  “不了,逛街累人,奶奶就是想睡觉。”老太太慈笑着,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说着:“若希,奶奶刚才说的话,你可否放在心上?”

  若希以为她指的是关于东燕幸福的事情,便答着:“奶奶放心,就算奶奶不说,我和东铭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只要黑帝斯真敢欺负东燕母子,哪怕大家力量不够,也要拼命保护东燕母子的。不过我还是觉得黑帝斯对东燕非常的特殊,他对东燕估计是有情的。”

  一个男人,一个有着那般牛逼身份,又有着俊美外表的男人,他会对一个女人特殊,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他爱着那个女人。

  虽说黑帝斯和东燕很戏剧性,像小说里面写着的一般,可是爱情的事情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老太太呵呵地笑着:“奶奶知道你护着东燕的,东燕也是前世修来的福份,能有你这样一位嫂子。你看若梅,我不是说你姐姐不好,但若梅对东燕就不像对东燕那般的上心,她们两个最多点就是表面融洽,不交心。”老太太虽然身体差了,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若希笑笑,不答话。

  东燕当初打了姐姐一记耳光,现在若梅还是嫁入霍家,成了东燕的嫂子,东燕便觉得愧疚,不好意思,就算表面融洽了,心里还是有着疙瘩的。

  她姐姐呢,因为东燕以前的无理,心里也有着阴影,也因为如此,两个人才不能真正融洽。

  再加上现在姐姐既要忙着企业里的事情,还要照看孩子,经常性带着孩子去部队里看霍东禹,每天的行程排得满满的,连和她这个妹妹聊聊天,都说没有时间呢,哪有那么多美国时间来管东燕的事情。

  东燕又不是当年的东燕了,若梅也相信东燕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不过若希,奶奶说的不是这件事。”

  “哦?那奶奶说的是哪一件事?”若希回想了一下出门前,老太太说过的事情,“是爸妈要离婚的事情吗?”

  “不是,他们的事情,唉,像东铭说的,他们自己处理吧,大家都是无能为力的了,虽然奶奶很不希翼他们离婚,但站在女人的立场上,奶奶已经错了,勉强你婆婆留在霍家那么多年了,对她来说那等于是一种折磨呀。奶奶指的是你生二胎的事情。”

  趁两个人还年纪,再生一个,要是年纪大了,想生也生不出来了。

  “奶奶,昊天不好吗?”若希笑了笑。

  “昊天很好,以后比东铭还利害的。可是……”老太太笑了笑,没有再说下去。

  这件事,老人家想也是想不来的,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多生,说什么压力大。

  “奶奶,大家顺其自然,要是老天爷愿意赐给昊天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我会生下他的。”

  老太太点点头。

  很快地,若希载着老太太到了老年人活动中心。

  走进以前自己常来的活动中心,老太太发现有很多老伙伴们都看不到了,一问之下,才知道看不到的那些老伙伴不是重病在床就是离世了,老太太听了之后,又是阵阵的感叹。

  在活动中心里,老太太像走过场那般,在若希的扶持下走了一圈,找不到以前和她特别好的老朋友们,她也就没有心情再在这里逗留,便要求若希送她回去。

  离开活动中心的时候,老太太忽又改变了想法,又让若希载她到千寻集团看看。

  那是她和老伴儿年轻时流了不少汗水,倾了不少心血的地方,她多年没有再回千寻集团看过了,今天她特别想回去看看千寻集团变成什么样子了。

  千寻集团。

  特大的会议室里,却只有两个人,霍东铭以及慕容俊。

  霍东铭坐在首位上,慢条斯理地喝着咖啡,背靠着黑色的椅子,神情淡淡的,看上去似乎心情不错。

  慕容俊和他一样的姿势,不过他手里没有端着咖啡,而是正拿着一包饼干正在啃着。

  睨他一眼,霍东铭有点失笑地说着:“什么时候,你返老还童了。”

  “不是你让我返老还童的吗?”意会他话中的深意,慕容俊把一块饼干折碎,仰起头,张大嘴巴,把饼干往自己嘴里抛着,一块也没有掉,全被他接进嘴里了。

  霍东铭的办公室里那个零食专柜,那么多吃的,若希极少来,摆在那里太浪费了,简直就是浪费钱,浪费位置,他不过是顺便帮上司处理垃圾而已,谁叫他是特助。

  “外面的人看到你这样子,下巴都会惊到脱臼。”霍东铭放下了咖啡杯,站起来,走到了窗前,拉起了窗帘,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

  艳阳高照,仅是看着,就觉得热死人了。

  七月呀,盛夏之时。

  “东铭,黑帝斯,你就这样不整了?”慕容俊也跟着起身,手里依旧抱着那包饼干在吃着,无聊呀。

  无聊才会抱着饼干来吃,以前,他可是看都不会看的。

  现在感觉天下太平了似的,他都找不到好玩的事情来做了。

  “你还想咋整?”霍东铭面无表情,深不可测地问着。

  他和黑帝斯打赌,就算黑帝斯是使诈赢了,那也是赢了,谁叫自己留给黑帝斯一条后路。所以,表面上,他当然要遵守诺言,不能再阻拦黑帝斯和东燕母子见面,背地里嘛,适当的时候拌黑帝斯两脚就行。

  “给东燕找无数个男朋友,气死那家伙!”慕容俊嘻嘻地笑着,聪明人哪有看不出黑帝斯对东燕的感情?

  他觉得能让黑帝斯跳脚又无奈的,便是感情。

  “你当我妹妹是什么?”霍东铭马上扭头厉了他一眼。找无数男朋友?不是让外面的人以为东燕水性杨花吗?

  慕容俊连忙把那包饼干往后面一丢,准确无误地丢在了那张特长的会议桌子上面,他说明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帮东燕先容男朋友,不能让黑帝斯太快称心如意。对了,昊阳接回你们霍家了,东燕,也回来了吧?”

  霍东铭抿了抿唇,才低沉地应着:“昨天晚上东燕在步行街遇到了黑帝斯和昊阳在一起,一家三口就那样碰面了,东燕不愿多提起黑帝斯,我是从东恺嘴里得知的细节。”说完,他又看着慕容俊,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说着:“在你追林小娟的时候,我应该帮你安排无数个女朋友的,唉,可惜,错过了。”

  慕容俊当即就头皮发麻。

  “不过现在也不迟呀,要不要我帮你安排无数个情妇?让你们平淡的夫妻生活有滋有味的。”霍东铭戏谑地说着,替妹妹在口头上恶整了慕容俊。

  宠妻,慕容俊肯定不及他。

  但惧妻嘛,慕容俊是他的祖师爷。

  慕容俊脸都绿了,赶紧求饶,说着:“你当我刚才的提议是放屁。”

  “实在无聊,帮你的小女人卖菜去!”霍东铭低笑着。

  “咚咚。”敲门声传来。

  霍东铭和慕容俊神情一敛,恢复了以往的淡冷及沉稳,霍东铭低沉地开口:“进来。”

  杨秘书推门而入,恭恭敬敬地说着:“总裁,总特助,总裁夫人和老太太来了。”

  两个男人本能地转身,面对着杨秘书,霍东铭黑眸微瞪,问着:“若希来老太太来了?”人随即就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是的,保卫科的人刚刚打了电话上来。”杨秘书错开身子,让霍东铭走过。

  霍东铭和慕容俊走出会议室,马上向电梯口走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钻进了电梯里。

  若希扶着老太太从车内钻出来,因为太阳很大,她又从车内拿出一把随时都备在车上的雨伞替老太太打着伞,遮住高空中那毒辣的阳光。

  保卫科的科长亲自走来,满脸温笑和若希一起扶着老太太慢慢地往办公大厦走去。

  “老太太,小心点。”

  老太太笑看着保卫科科长,是个三十几岁的年青人,她说着:“小伙子,你眼生着呢,什么时候进企业的?”

  “老太太,我是十年前进的企业,不过那时候我还是小小的一名保安,曾经见过老太太一面的。”科长笑着回答。

  算是老职员了。

  “不错,不错,再努力学习,争取往上爬。”老太太鼓励着。

  科长笑着点头。

  在大集团里,只要自己努力,就有机会往上爬。他现在是保卫科的科长,如果他愿意,肯付出努力,肯去学习管理方面的常识,也可以慢慢地成为一名真正的高管。

  “奶奶。”

  霍东铭和慕容俊下到了一楼,老太太才被扶着走进了一楼的接待大厅,前台的文秘们正迎向老太太,有礼貌地向老太太问好。

  老太太和过世的老太爷是千寻集团的创始人,这里的人都很敬重老太太,哪怕老太太不再插手管企业的事情,也极少会再到企业里来。

  “老夫人。”慕容俊温笑着叫了一声。

  老太太笑呵呵地说着:“大家别这样,我就是无聊,才让若希陪我来企业里看看的,你们继续忙你们的事情,不用管我这个老太婆的。东铭,慕容你们俩个也是,别跟着我哈。”老太太说完便对若希说着:“若希,大家随便看看。”

  “奶奶,我扶你吧。”霍东铭示意保卫科长可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了,他上前和若希一起扶着老太太。

  若希看向他,说着:“东铭,你还是忙你的事情吧,你是总裁,要是让你跟着,那么大家还用工作吗?”

  “若希说得对的,你们两个不准跟着哈。”

  老太太拿开了东铭的手,示意若希扶着她先在一楼转转。

  东铭和慕容俊停在原地。

  老太太强调了,两个人也只能顺从。

  ……

  华艺。

  黑帝斯从警察局出来后,马上又回到了华艺企业门口守着。

  看到石君的车还在,他的酸意以及怒火又飙了上来。

  他坐在车内,双手死死地扳着方向盘,恨不得把方向盘当成石君的头拧下来,拧成一块一块的。

  漆黑的眸子,深不可测,似乎看不到什么情绪,只有细看,才看得出他的酸意及怒火已经濒临爆发边缘。

  自己思念了将近五年,找了半年的女人,他不允许任何男人把她夺走。

  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霍东燕,才记起自己昨天晚上把东燕的手机电池以及卡都抢过来了。摸了摸身上,发觉自己没有把东燕的手机电池以及手机卡带在身上。

  只得打了华艺企业的总机电话。

  “你好,华艺玩具实业企业,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前台文员清脆而甜甜的声音传来。

  黑帝斯低沉地说着:“我找霍昊阳的家长,霍东燕小姐。”

  “请问你是?”

  “我是他儿子霍昊阳的老师。”黑帝斯撒谎。

  他知道他说出自己的姓名,东燕肯定不会接他的电话的。

  对方礼貌地说着:“你稍等。”然后就把电话转到霍东燕的办公室里。

  霍东燕人虽然在办公室里,却无心办公,哪怕她很想装着若无其事。

  石君还呆在她的办公室里。

  “东燕,有心事?还在为刚才那个无赖生气吗?”石君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坐下,温笑着睨着她,笑问着。“咱们班最刁钻的美女丫头,也有人缠赖着了,不错呀。”

  闻言,霍东燕失笑起来,没好气地瞪着自己的老同学,没好气地说着:“石君,你是存心想找打的吗?我以前刁钻,我现在可是改成了一等一的良民呢。”

  看到东燕笑了起来,石君眼眸深处闪过了一抹温柔。他状似无意地问着:“那个男人是你儿子的父亲吧?”

  他是第一次见到黑帝斯,但他见过了霍昊阳。

  霍昊阳和黑帝斯那么相像,任谁见到两人都会把他们看成是父子。

  在问这一句话的时候,石君有着紧张,可惜东燕没有察觉到。她敛起了笑容,垂下了脸,没有答话。

  石君见状,连忙体贴地说着:“对不起,我想我是不该问的。”

  抬起眼眸,东燕看着石君,然后低低而夹着痛苦说着:“他是昊阳的父亲。”她活到现在,除了黑帝斯之外,没有被任何男人碰过,霍昊阳就是黑帝斯的儿子,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她在黑帝斯面前是否认了,可事实却容不得她自欺欺人呀。

  “他是什么人?”果真是!

  石君有点急切地问着。

  那个男人那般暴力,那般霸气,又是霍昊阳的生父,他想追东燕,他得先弄清楚对手的身份。

  霍东燕不说。

  潜意识里,她不想暴露黑帝斯的身份。

  不是为了保护黑帝斯,是为了保护她可怜的儿子。她不想让外界的人知道黑帝斯是大坏蛋,是杀人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般的坏人。

  昊阳才四岁,也承受了一些流言蜚语及伤害,要不是霍东铭和若希出面警告了某些人,昊阳也不能像今天这般无忧无虑地生活着。

  对兄嫂,东燕满心都是感激。

  “他看上去挺有钱的样子。”石君看到东燕没有直接回答,便旁敲着。

  霍东燕还是不答话。

  石君便没有再问下去,转移了话题,逗东燕开心。

  这时候东燕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拿起话筒,东燕职业式地问着:“你好,我是霍东燕。”

  “东燕。”黑帝斯低沉的嗓音传来,霍东燕马上就想挂电话,黑帝斯的声音更快地传来:“你要是敢挂电话我就把儿子带走!”

  “黑帝斯,你敢,你混蛋!”霍东燕马上变了脸。

  她最害怕的就是黑帝斯是来抢走儿子的,尽管她很生气,很想马上就挂断电话,不想再听到黑帝斯的声音,可是她不敢,她害怕黑帝斯说得出做得到,真的会把儿子带走。

  儿子便是她的软肋。

  受到威胁的东燕对黑帝斯的恶感更深。

  她认为黑帝斯纯粹就是一个恶魔,就算衣着光鲜,尊贵逼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昨天晚上说得那么好听,说不是来抢走儿子的,现在却拿抢走儿子来威胁她。

  “你到底想怎样?”

  霍东燕咬牙切齿地低吼着。

  石君听到她的通话,便起身走到了窗前,从窗口往外看,果真看到了黑帝斯的车又停在企业门口了,心里想着,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被警察带走了,没多久又敢再来,难道不怕再被警察带走吗?还是他根本就不把警察局放在眼里?

  不管他是什么来头,看东燕的反应,他知道他还是有希翼的。

  怎么说,他和东燕都是老同学,相互之间熟识,了解。

  “我爱你!”

  黑帝斯连说明都不想说明了,直接奔向了主题,干脆利落!

  “你神经病!你当我是三岁傻子吗?”霍东燕先是一愣,随即更加生气地回吼着。

  他爱她?

  他爱她?他怎么可能会爱她?他们有什么交集,就是那么的一次,他就能爱上她?对不起,她不相信,就算她长得不错,有几分姿色,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看他的年纪也不轻了,和大哥差不多的,数年前,三十过的他怎么可能没有其他女人?她只不过是他玩女人时,玩的其中一个。

  他就是想以此为借口,想从她身边抢走儿子!

  他压根儿就是为了儿子的!

  说他不是为了儿子而来,她死也不相信。

  他要是真对她一次而动情,怎么可能让她受那么多年的委屈?

  “你出来!”黑帝斯也不说明,那三个字说出口的时候,他也是大吃一惊的,像他这种冷血动物,竟然也会说出那般肉麻的三个字。可说出那三个字后,他的心才更加的明朗,他对她是真的动心,仅仅一次迷情便深陷其中,就算她以前再不好,可他就是陷进去了。

  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我不!”

  该死的恶魔,凭什么用这般霸道的命令口吻和她说话!

  “那让我进去!否则我现在,马上去学校,把不悔带走!相信我,我绝对有那个能力,我烈焰门的精英都调了大半来此,就等我一声令下,别以为你大哥可以护着你,我真正行动起来,就算你二哥把部队里所有战士都带来,也无法阻挡我!”黑帝斯强硬地说着。

  追妻路上,该软时就软,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

  “黑帝斯,你怎么不去死?你除了用强硬的手段,你还会用什么?”霍东燕的脸都气绿了,她怎么这般的倒霉,**于那样的男人。

  更该死的是,她竟然坚持地生下了恶魔的种!

  “我去死了,你不是要当寡妇了,我还没有听到不悔叫我一声爹地呢。”黑帝斯低沉地说着。“怎么样,是你出来,还是我进去?”

  “你进警察局吧!”霍东燕吼完又想挂电话。

  “乔治,马上带人到英才学校把少主给我带走,把我的专机调来,把少主送到培训基地接受魔鬼式的训练!”黑帝斯故意一副吩咐的口吻,其实就是故意说给霍东燕听的,他此刻就自己一个人坐在车内,手机还和东燕通着电话,怎么联系乔治,吩咐乔治呀。

  霍东燕被他气得脑袋发昏了,没有想到这一层,气得头顶冒烟,火爆地吼着:“我马上出去!”

  该死的恶魔,想带走她的儿子,还要送她儿子去什么培训基地接受魔鬼式的训练?该死的,是想把她宝贝儿子训练成像他那样的恶魔吗?

  “三分钟,见不到你,我马上让乔治行动。”黑帝斯很满意自己的强硬有了效果,原来追妻手段,最有效的是强硬呀!

  黑帝斯的自以为是,会让他后面还有很多苦头吃。

  “恶魔!我迟早会让道士把你给收了!”火爆地挂断了电话,霍东燕恶狠狠地说着。

  石君笑眯眯地睨着她。

  对,这样的她就是以前的那个她!

  暴力十足!

  火力十足!

  看到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她,他虽然也心动,但他更心动的还是以前的那个她!

  “石君,你先在这里等等我,我先出去一下,如果十分钟后,我没有回来,你马上打电话给我大哥。”霍东燕抛下一句话,人便如风一般刮出了办公室。

  “东燕……”

  石君想叮嘱一句,都来不及了,东燕早就不见了身影。

  他赶紧再一次站到了窗前,死死地盯着企业外面。

  企业外面,黑帝斯坐在车内,正一脸得意地把自己的手机放好。

  他未来的娇妻,嘻嘻,你是孙悟空,我是如来佛,你是跑不出我手掌心的!

  两分钟!

  才两分钟,他就看到了他未来的娇妻正如风一般地刮出来。

  她的动作,又让他想起了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那强悍的样子。

  据资料显示,她一向都是个强悍的女人。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他,因为儿子,为了儿子,又因为他,她的确受了很多的委屈。想到这里,黑帝斯的心又揪痛起来,在她默默地承受着那些流言蜚语,承受着所有委屈的时候,他在哪里?

  如果他在,她就不会受到别人的白眼,不会被人指指点点。

  他无法想像,像她这般高傲的女孩子,在遭受种种打击后,是如何坚强地站起来的。

  更无法想象,在怀孕时,她是如何坚强地忍受着一切,无悔地把他儿子生下来的。

  这些,他记在心里,刻入脑海,他会加倍,再加倍,比霍东铭对蓝若希更要好上好几倍的爱去弥补她和儿子的。

  曾经对她指指点点过的人,他也会带着她,高傲地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狠狠地替她修理一番那些人,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黑帝斯,你到底想怎样?”霍东燕刮到了黑帝斯的车窗前,抡起拳头就捶了黑帝斯的车窗一拳,要不是怕伤到自己的手,她真想一拳就把车窗捶成粉末!

  最好就是把黑帝斯也捶成粉末!不,是肉末!

  黑帝斯打开了车门,凝视着她,说着:“上车吧。”

  “你想说什么,就在这里说,我没空,我还要上班。”霍东燕冷冷地说着,拒绝上车。

  “大家找个地方,喝杯咖啡,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或者大家去帝皇大酒店吃饭吧。”

  霍东燕狠狠地瞪着他,这个男人……

  她要是再理他,她就是傻子!

  倏地转身,霍东燕转身就往回走。

  “东燕。”

  黑帝斯马上下了车,迅速跨上前两步,就攫住了她的手臂,扯住了她。

  办公室里的石君看到这副情景,马上紧张地握紧了拳头。

  “放开我,别碰我!”霍东燕用力地甩着他的手,却甩不开。

  她气得转过身来,用力地扳着握住自己手臂的那只大手。

  “东燕。”黑帝斯把她用力地扯上了车,关上车门,借着黑色的车窗挡住外界所有的探视,然后用着自己健壮有力的身躯把东燕抵压在椅背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霍东燕挣扎得更利害了,她也算得上是身材高佻的了,力气也不算小,可是一和黑帝斯这种自小就接受特殊训练,身手不错的大男人相比,她那点力气根本就不能算是力气,挣扎,只会让她越来越累。

  “东燕,你听我说,好吗?”黑帝斯紧紧地压着她娇柔的身子,脑里不自然地回想起他们那一次的迷情,他的声音变得嘶哑起来,头颅欺近,灼热的气息喷在东燕的脸上,让东燕的心狂跳起来,虽然极力一副很愤怒的样子,脸已经不自然地暗红起来,因为她也闻到了他身上那独特的男性气息。

  他曾经很温柔,很霸道地吻着她……

  他曾经很温柔很霸道地占有着她……

  他曾经……

  东燕赶紧勒令自己不要再去想那一次迷情,那是意外!

  她不想再和这个恶魔有任何的关联!

  “当年我不着痕迹地离开,是因为我的处境很危险,无时无刻都会被人暗害,是,我那时候是烈焰门的少主,听着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可你不知道,大家黑氏家族很多人,能继承门主之位的只有嫡子,我父亲只有我一个嫡子,如果我死了,我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就有机会夺得门主之位,打破烈焰门的旧规。就算我父亲再婚再生嫡子,他们依旧会杀死的。”

  黑帝斯压紧着东燕,不让她再挣扎,嘶哑而低沉地说着,关于他的身世,他的身份,他的环境,其实他是心痛的。

  他并不想要那样的身世,那样的身份,更不想在那样的环境生活,可他没有办法自己挑选父母。他身为嫡子,除了接受一切,让自己符合标准,这样才能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让自己的生母在黑氏家族里有地位。对父亲,他可以说仅有敬没有爱,但对母亲,他还是有着敬爱之心的。

  “我从来不敢在一个地方呆上一个星期以上,在什么地方出现时,都要准备着一名替身,在我当上少主到继承门主之位这么多年来,为我而死的替身有多少个,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甚至不敢结婚生子……”黑帝斯的声音更低了,更痛了。

  那段岁月里,他的精神是高度紧张的,他甚至连睡觉,都不敢放肆地睡着,就怕被人趁他睡着把他杀了。

  “对你,真的很意外,可我从来不悔恨有这样的意外。对你,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是无奈的,我也是逼不得已的,我不能让无辜的你成为他们暗害的目标,要是我不悄无声息地离开,让那些人知道我碰了你,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们就是不想让我结婚生子,只要我没有嫡子,那么门主之位还是会落到他们手里……东燕,在那种情况下,我只能先让你委屈,我宁愿你受点委屈,也不想让你失去性命。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你大哥和慕容联手,也是无法保住你性命的。”

  黑帝斯深深地把自己一直想对东燕说明的话说了出来。

  他真的不是有心对她不管不闻不问的。

  东燕看他一眼,看到他眼眸深处的痛苦,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竟然划过了痛意。

  原来,每一个人都有他的无奈,有他的苦衷呀。

  “东燕,给我一个机会好吗?让我好好地弥补你和不悔,好吗?”黑帝斯用单手捉住了东燕的双手,腾出一只手来轻轻地抚着东燕的脸,儿子都四岁了,东燕也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现在是踏入了二十七岁大门,可她的肌肤还是很光滑,黑帝斯碰触到,就忍不住心悸,爱不释手。

  “别碰我!”霍东燕偏开了头,不想再看他那载着痛苦的深眸。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真的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交集。

  这个男人,她惹不起!

  黑帝斯扳回她的脸,不让她偏开头,他深深地凝视着她,他都说明了,她怎么还是这样的态度?

  她的唇很诱人!

  他是尝过的,很柔软。

  下一刻,黑帝斯付之行动,攫住了东燕的红唇。

  东燕气极,奋力地挣扎着,可挣不开他的桎梏,她便死死地闭着嘴,不让他攻入,心里的怒火又燃烧到了最旺之时。

  不管他有什么苦衷,凭他这种态度,她就恨死他了!

  黑帝斯尝试了几次都攻不入,扳着她脸的大手忽然滑到她的胸脯上,擒着她的一边柔软。

  “黑……唔!”

  霍东燕惊慌地张嘴想大骂,却被他趁机滑入了口腔内,他马上霸道地,迅速地缠住她的丁香小舌,霸道地,深深地吻着她,吻进她的喉咙深处,吻得她四肢无力,头晕眼花,软绵绵的。

  黑帝斯把自己几年来的思念全都融进了这一吻之中,他饥渴地,像从来没有吻过女人那般,饥渴地吮吸着,吮吻着,从霸道到温柔,从温柔到霸道,反反复复之中就把东燕那红滟诱人的唇瓣蹂躏得肿胀起来。

  好不容易,他稍稍满足了,便移开了唇,并且松开了对她的桎梏。

  霍东燕的脸通红,不知道是羞红的还是气红的,反正就红得像煮熟的虾子。

  她喘息着,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黑帝斯还在深深地凝视着她。

  “啪!”

  忽然,东燕抬手,狠狠地甩了黑帝斯一巴掌!

  ------题外话------

  亲们,砸票吧,票票有了,下午五点前二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