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06 龙凤肉

206 龙凤肉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15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3

   “若希。”霍东铭一边追着若希的步伐,一边低沉地叫着。

  若希没有应他,只顾着走自己的。

  若希回到了他们的大房间里,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扭头,侧脸,不看跟着进来的霍东铭,默默不语。

  霍东铭跟着她后面走了进来,看到她那个样子,东铭的心刺痛了一下。他们从来没有闹过矛盾,他也极少会看到她生闷气的样子,现在看到了,他发觉自己的心被刺到了。

  进门,他把房间的门轻轻地关上。

  默默地走到了沙发前,东铭在若希的身边坐下,执拉起若希的手,若希想抽拉回自己的手,东铭不让,他先是轻抚着爱妻的手,虽说爱妻过了三十岁了,但手还是很光滑,如同十八岁少女的手一般。

  若希还是侧着脸,没有看他。

  一记轻柔的亲吻落在她的手背上,她颤了一下。

  霍东铭没有错过她轻颤的动作,很开心,他还是那个能让她有触电一般感觉的男人。

  固执她的手,沿着她的手背,他一路亲到了她的脸上,然后与她面对面,眼含温柔,浅笑着:“老婆,生气了?”

  “没有。”

  若希偏开视线,不想看他,明明生气却嘴硬地否认。

  东铭呵呵地低笑着:“我老婆心胸宽广,是不会轻易生气的。”

  “我是女人,女人心眼儿小。”若希没好气地应着。

  “那么,你真的生气了?”东铭笑意晏晏地说着。

  若希撇撇嘴,中了他的圈套,自动承认自己在生气。

  “对,我就是生气了。”

  若希瞪他一眼,应着。

  难道她不能生气吗?

  又是他说要让儿子像正常人家的孩子那样成长,接受教育的,现在她不过是从旁协管着,儿子犯错,是因为儿子还小,就算再聪明,自制力也无法和大人相比。他呢,身为父亲却在儿子想法不正确的时候不加以引导,反而帮着儿子,她能不生气吗?

  现在他们就昊天一个孩子,要是教育不好,害的是儿子,痛的是他们做父母的。

  他疼爱儿子,宠着儿子,她知道。她也疼爱儿子,也宠着儿子,可是也要有个限度的。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只是……嗯,顺着儿子的意。”霍东铭低声道着歉。

  偏头睨着他,若希赌气地说着:“顺着儿子的意?儿子做得不对也能顺着的吗?以后,儿子交给你管好了,我不管了,反正我也管不了,有你护着。”

  东铭笑,环起了若希,放柔了声音,说着:“别生气了,以后,我保证不会阻碍你管教儿子。”

  “亏你还是千寻集团的总裁。”若希依旧没好气地说着。

  轻轻地亲吻着她的俏脸,东铭声音更温和了,说着:“是我的错,我会改的。老婆,我是人嘛,是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别生气了,会气坏身子的。要是你还不能消气,要不,让你出出气如何?”

  “怎么出气?打你一顿吗?”若希总算笑了起来。

  看到她笑了起来,东铭才松了一口气,环着她靠进了沙发里,浅笑着:“如果你舍得打的话,老公我一动不动的站在你的面前,任你大展拳脚。”

  “你身高肉厚的,我打你,还不是让自己手痛。”若希在他的腰身上捏了一下,没好气地笑着。

  “老婆,你直接说你舍不得打我,我会听着更舒服的。”东铭说着又亲了她一记。

  若希身上的火药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闹了点小情绪,感觉有点怪怪的,却又很正常。

  “我不打你,我就罚你今晚让出你的位置来,让我带儿子睡,我要好好地教育一下儿子。”若希狡黠地笑着说。

  霍东铭故意脸色一整,霸道地说着:“那可不行,晚上你是完全属于我的。”话说完,他就倾身压在若希身上,把若希推压倒在沙发上,就是一阵狼吻,惹得若希娇笑连连。

  “好了,别闹了。让我起来啦。”若希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急忙举白旗投降。

  东铭松开了她,拉着她坐了起来。大手还是环着她的肩,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你胡子该刮一下了。扎人。”若希坐起来就摸向了他的下巴。

  霍东铭摸摸自己的下巴,嗯,两天没有刮胡子,还真的又长了。

  “遵命,老婆大人。”

  “肉麻。”

  “没有外人,肉麻肉麻增加感情。”

  “没有外人的时候,你不是霍东铭。”

  “那我是谁?”

  “油嘴滑舌的,像个无赖。”

  “呵呵,我也只赖着你,一辈子都赖着你。”

  “都不知道你是跟谁学的。”

  “不用学,只要对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什么话都能说得出来。”

  久违的另类对话在房里回荡着。

  屋外。

  两辆儿童奔驰小汽车停在了水泥路上,霍昊阳看看主屋,又看看昊天,幽默地说着:“大舅和大舅妈会不会吵架?”

  他做完作业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大舅妈隐着怒气了。

  嘿,还好,他眼神利,看出了大舅妈隐着怒气,所以表现得更加懂事,其实是逃离现场,跑到外面来玩车。

  霍昊阳在心里得意着自己的聪明。

  “放心吧,就算妈咪想吵,爹地也不会和她吵的。”小昊天一副很了解父母的样子。不悔没有看过晚上的爹地,那简直就是超级,天下仅有的霸道男人。他是儿子,想和妈咪睡,都被爹地拎出来呢。爹地对妈咪那般的好,就算妈咪变成了母夜叉,妈咪呀,你原谅你儿子的用词不当哈,反正不管你变成什么样,爹地都不会和你吵架的。

  不过……

  霍昊天还是在心里对父亲撒了一把同情泪。

  妈咪极少生气,好吧,是他不好,惹妈咪生气了。不过爹地这个帮凶,有爹地受的了。

  霍昊阳看了霍昊天一眼,笑了笑。

  两个人又开始玩着赛车游戏。

  傍晚的夕阳还是把两个小家伙晒得直流汗。

  跟着他们的保姆隔几分钟就替两个人擦拭汗水,心疼地说着:“天气热,别玩了吧。”

  小昊天才想答话,却忽然凝神不语。

  黑漆漆的眼珠子转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他抿起了唇,神情变得严肃而谨慎,冷眸环视着四周围。

  他感觉有人盯着他们看。

  那种感觉很强烈!

  保姆不知道他怎么了,也跟着他的动作环视着四周围,发觉什么也没有。

  “昊天少爷,怎么了?”

  小昊天环视完四周后,眼露疑惑,听到保姆的问话,他淡淡地应着:“没事。”然后就开着儿童车往别墅大门口方向而去。

  霍昊阳也环视了一下四周,俊眸略沉,似是暗思,随即又若无其事地跟着霍昊天的后面向别墅大门口的方向开去。

  霍家邻居童家的别墅顶楼上,黑帝斯拿着望远镜,借着霍童两家相邻,他又身居于高处,可以把霍家院落里的情景尽览眼底。

  他贪婪地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影。

  没有直接到霍家去,有他的想法。他现在在霍家是不受欢迎的人物,儿子原本对他是很有好感的,可在他激动地把东燕搂入怀的时候,就让儿子误以为他是个色狼。小子很护着自己的母亲,这一点,他很满意。

  看到霍昊天那警惕的样子,黑帝斯唇边浮出了浅浅的赞赏,不愧是霍东铭的儿子呀,才四岁,就能感觉得到有人在偷窥着他们,警惕性极高。还有,他的儿子也不错,儿子的表情更是莫测高深的。

  看到两辆小汽车开出了霍家别墅,两名保姆跟随着,黑帝斯便放下了望远镜,想了想,他还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感情,掏出了手机,打了一通电话,结束通话之后,他才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童家的别墅顶楼,谁都不知道他曾经出现在童家的顶楼上,就连童家人也不知道。

  呵呵,不好意思,黑先生是偷偷地潜入童家的。

  要是被人发现,就会被人当成了小偷,所以呀,他是不能被人发现在童家出现过的。

  “两位小少爷,慢点,外面不是家里,车多,小心点呀。”两位小祖宗开着车跑出了家门,沿着外面的水泥大路,猛踩着开关,让车跑起来。

  两名保姆追跑在他们的身后,已经满头大汗了。

  “嘻嘻……”

  开心的童音不时传来。

  这时候数辆轿车迎面开来,看到两位小少爷,轿车马上停了下来。

  乔治兴奋地从一辆车内钻了出来。

  霍昊阳认得乔治,他看到乔治下车后,自己也停了车,坐在小汽车内,冷冷地看着乔治向自己走来。

  意识到有情况,霍昊天也是马上把车开到霍昊阳的旁边停下来,两个小家伙此刻的神情是一致的,都是冷冷地看着乔治,把乔治当成了十恶不赦的大坏人。

  两名保姆也紧张起来,挡在两位少爷面前,镇定地质问着乔治:“你是什么人,你想做什么?”

  这里是金麒麟花园,出入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治安也很好,这些人要是敢做出什么事来,绝对跑不出金麒麟花园的。

  保姆自己安慰着自己想着。

  “你们不必紧张害怕,大家不是坏人。”乔治淡笑地对两名保姆说道,视线却越过了两名保姆,落在霍昊阳的身上,看到霍昊阳那副神情,乔治笑容更深了,少主冰冷的神情和门主真的是如出一辙呀,不愧是父子。

  “金姨。”霍昊天拉了拉自己那名保姆的后衣摆,示意保姆让开身子,保姆担心地低叫着:“昊天少爷!”

  霍昊天厉了金姨一眼,金姨微愣,被他的眼神所吓,本能地错开了身子。

  “说吧,你们的来意。”霍昊天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至于乔治的讲解,他是冷哼着的。

  没有坏人会往自己的脸上贴着标签的,好人坏人,也不是自己说了算,是由他人来评价的。

  乔治看看霍昊天,很努力地挤出温和的笑容,笑着说:“不愧是霍大少的儿子,够镇定,够沉稳,不错!”四岁的年纪都有这种气魄,将来更不用说了。不过,乔治最开心的还是自己家的少主,那神情,那冷冽,那狂傲,每一种气息都让他狂喜。

  少主根本就不用培训,都能散发出这种气息,分明天生就是领导!

  “少废话!”霍昊阳板着小脸,很酷地说着。

  这位叔叔是色狼大叔的人,一定是色狼大叔派来的,他们想干什么?再骗他和他们一起吗?然后等到妈咪来找他的时候,色狼大叔又占妈咪的便宜吗?

  他第一次识人不清,是他傻,他不会第二次还识人不清的。

  “少主,门主吩咐厨子们做了很多好吃的,门主想请少主你和你的昊天表哥赏脸吃晚餐,属下是奉门主之命前来接两位小少爷的。”乔治很恭敬地对霍昊阳说着。

  “哦,色狼大叔要让大家吃晚餐?”霍昊阳笑着,眼珠子却骨碌碌地转动着,不时和霍昊天交换眼神。

  “两位小少爷,大家回去吧。”保姆担心两个人真的会跟着乔治等人走,连忙说着。

  两个人没有理睬保姆,霍昊天向后靠着坐座后背,淡冷地看着乔治,问着:“请问有龙肉吗?”

  乔治摇头。

  霍昊阳接着问:“那请问有凤肉吗?”

  乔治摇头。

  他只听说过鸡肉,猪肉,鱼肉,鸭肉什么的,还没有听说过凤肉,凤肉到底是什么肉?好吃吗?他是学习过中国学问,毕竟没有门主那般的精深,他实在不知道凤肉是什么。

  还有龙肉。

  在中国有龙的传说,可是现实里,谁见过了龙的样子?连真龙的样子都见不着,哪能吃到龙肉?

  “龙肉没有,凤肉也没有,那请大家吃什么?别看大家小,这天底下好吃的东西,大家哪一样没吃过?唯独龙凤肉没吃过,色狼大叔要是想请大家吃饭,就先备有龙凤肉。”

  霍昊阳一本正经地说着。

  乔治错愕。

  “等你们的那个什么主准备了龙凤肉,再来请大家吃饭吧。”霍昊天也附和着。

  乔治蹲到霍昊阳的面前,一副求教的样子,问着:“少主,你能告诉属下,什么是龙肉,什么是凤肉吗?”

  霍昊阳小脸一抬,鼻孔朝天,应着:“我也不知道。”

  乔治的脸马上抽了抽。

  乔治又看向霍昊天,霍昊天却无聊地玩着小汽车的方向盘,一副不想搭理乔治的样子。

  没办法,乔治站起来,看了两位小朋友一眼,然后转身走到一旁去,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黑帝斯,把两位小朋友的要求告诉了黑帝斯。

  接到乔治的电话,黑帝斯不禁失笑起来。

  两个小鬼头,才丁点儿大,整起人来,竟然也让人头痛。

  龙肉?

  凤肉?

  忽然,他灵机一动,便吩咐着乔治:“告诉少主,两种肉都有,马上把他们带回来,然后派人告知霍家人,晚上我会亲自把他们送回霍家的,不用担心我会伤害他们。”

  乔治应着。

  乔治把黑帝斯的话传给了两名保姆,然后又对两位小少爷说着龙凤肉都有,请他们上车,又不等他们再答话,他和另一名手下,一人抱一个,就把两个小朋友抱上了车。

  两个小朋友也不挣扎,任他们抱上车,倒是两名保姆害怕得直喊救命。

  “金姨,别喊了,他们不会伤害我和不悔的,把话照传给我爹地和妈咪就行。”小昊天摇下车窗,吩咐着保姆。

  几辆轿车随即开走,留下两名保姆脸色煞白,两位小少爷竟然是不做任何挣扎的,代表他们愿意跟着那些人走。

  他们真的会把小少爷们送回来?

  不敢多想,两名保姆连忙推着童车往霍家而回。

  在她们回到霍家的时候,黑帝斯已经先一步打电话给霍东铭了。

  得知黑帝斯把两个小朋友接走,霍东铭没有多说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黑帝斯对霍昊阳的感情,他也亲眼所见,他相信黑帝斯绝对不会伤害儿子他们的。

  只是,等会儿妹妹回来了,知道了,会不会又胡思乱想?紧张担心?

  傍晚过后,夜色来临。

  蓝月亮酒吧。

  东燕很久没有混过酒吧了。

  今天她心情太过于压抑,所以下班后,她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来到了蓝月亮酒吧,想着喝喝酒,舒解一下压抑的心情。

  上午,黑帝斯找来,还强吻了她,让她一个上午都在气愤之中。而黑帝斯的说明又让她感到揪心。下午的时候,她又意外得知李姐事件,让她对黑帝斯的情感更是错综复杂。

  说什么爱她?

  爱她就是打击她的事业吗?

  骗子!

  骗子!

  坐在酒吧的角落里,东燕越是想着黑帝斯,心情便越差。

  “美女,怎么自己一个人在喝闷酒呀,来,哥们陪你喝。”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看到霍东燕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喝酒,便嬉笑着围坐过来,看到霍东燕长得漂亮,那两个男人更是两眼放光。

  霍东燕不理他们,只顾着喝自己的酒。

  谷扬通过监控画面看到了霍东燕,也看到了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他认得霍东燕,马上通知自己的人,把那两个男人清扫出去,免得等会儿伤到了霍东燕惹来一大堆麻烦事。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东燕觉得有点醉意了。

  她结了帐,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酒吧。

  她上了自己的车,却无力再开车。

  因为醉意,她便无力地爬在方向盘上,觉得车内闷,又摇下了一半的车窗,然后就这样坐在车内睡着了。

  无名庄园。

  餐厅里。

  长长的餐桌上仅坐着三个人,一大两小。

  桌上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中西式混合。

  “色狼大叔,龙凤肉呢?”霍昊阳黑眸瞅着黑帝斯,没好气地质问着。

  自从看到黑帝斯占妈咪的便宜后,他和黑帝斯说话总是没好气的。

  因为他心底对黑帝斯还是很喜欢的,明明黑帝斯占了妈咪的便宜,可他就是无法让自己真正讨厌黑帝斯。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长得相像的原因。

  黑帝斯脸色微抽,却尽量很温和地对着儿子说道:“不悔,爹地不是色狼。”

  “你不是我爹地!”霍昊阳更加没好气地说着。

  说了无数次了,这位大叔还是说他是爹地。

  他到底是不是爹地?

  霍昊阳想着,等会儿回家后一定要问一下大舅父或者大舅妈,他感觉得他们知道他的爹地是谁。他不问妈咪,是不想看到妈咪难过的样子,因为每次问起爹地的事情,妈咪都不开心。

  黑帝斯深深地看着儿子,眼底深处有着痛楚,随即他又敛起了痛楚,把一盘蛇肉推到了儿子的面前,淡笑着:“这便是龙肉。”

  霍昊天和霍昊阳相视一眼,两颗小脑袋马上凑近前来,细细地端详着那盘蛇肉,然后两个人又相视一眼,由霍昊天开口:“这肉,有点像……那什么肉来着,反正不是龙肉。”

  黑帝斯依旧淡笑着,解答着:“这是蛇肉。”

  “蛇肉?那你怎么说是龙肉?你骗人!”霍昊天嚷了起来。

  “对,骗子!”

  霍昊阳也附和着。

  黑帝斯呵呵地笑着,两个小鬼头是很聪明,不过再聪明还是两个四岁的孩子,远远不是他的对手呀。他夹起一块蛇肉放进霍昊阳的碗里,又夹起一块放到霍昊天的碗里,呵呵地笑着:“蛇是龙的前世。”

  呃?

  两兄弟面面相觑。

  蛇是龙的前世?

  他们所学的常识还无法辩解黑帝斯的说法,只得干瞪着那块蛇肉。

  半响,霍昊阳才不甘不愿地说着:“那凤肉呢?”

  黑帝斯笑得更欢了。

  他从来没有像此刻笑得那般开心的。

  他把一大盘白切鸡推到了两个小朋友的面前,笑着说:“这就是凤肉。”

  两兄弟瞠大了双眼。

  鸡肉就是凤肉?还真当他们是三岁小孩子呀?

  不过这一次两兄弟都没有质问,只是拿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瞪着黑帝斯,等着黑帝斯自己胡编乱造。

  “这是大公鸡,和凤凰一样有着美丽的外表,所以,他们是一家人,也就是凤肉了。”黑帝斯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这般会胡编乱说的。

  “大叔,那你的肉是不是猴子的肉?”霍昊天一脸天真地问着,间接指责黑帝斯胡说八道。

  “我觉得大叔的肉是猿肉,猴子只能说远亲,猿是近亲。”霍昊阳也很天真地说着。

  黑帝斯狂汗。

  这两个小鬼才多大呀,反驳能力强不说,常识方面远远不止幼儿园中班。

  看到黑帝斯错愕的样子,两兄弟又相视一眼,狡黠的光芒在他们的眼里一闪而逝。

  “呵呵,来,吃饭。”

  黑帝斯干笑两声,招呼着两兄弟吃饭。

  霍昊天拿起了汤匙,先喝汤,霍昊阳喜欢牛排,直接拿起刀叉就吃牛排。

  黑帝斯静静地看着他们吃。

  他们肯动嘴吃东西,他就很知足了。

  霍昊天吃些什么菜,他没有去留意,霍昊阳吃了些什么,他都记入心头,想着,原来儿子爱吃那些菜。

  很快地,两兄弟吃饱喝足了。

  “味道如何?”

  “差强人意。”霍昊天答着。

  “勉勉强强,吃不死人。”霍昊阳答着。

  损人的家伙!

  黑帝斯在心里腹诽着。

  吃饱喝足了,还说差强人意,勉勉强强,吃不死人,明明就是五星级酒店厨师的手艺,被他们批得一文不值,要是厨师在场听到,铁定气得要吐血。

  两兄弟跳下了凳子,便在餐厅里转悠起来。

  黑帝斯不知道兄弟俩在做什么,以为他们是在参观自己的小餐厅,便面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两个人,他的视线大都是追着儿子的小身影在转。

  乔治进来,看到三个人都不再吃饭,便命人进来收拾。

  “昊阳,大家来玩猫捉老鼠,好不好?”霍昊天忽然眨着大眼对霍昊阳说道。

  “好呀。”霍昊阳马上答应了。

  于是,两个人便在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很小的餐厅里你追我赶起来。

  看到孩子们开心地玩着,黑帝斯的笑容更柔了,眼里载着满满的渴望。他想的,便是一家团聚,能看着孩子们哭,孩子们笑。

  两个人你追我赶的,对于那些进来收拾餐桌的黑衣人来说,有点苦不堪言,因为两个人老在穿梭,容易撞到他们,他们只能很小心很小心地躲开着两个人,不想被两个人撞翻手里端着的盘盘碟碟。

  “啪——”

  “咣哐——”

  盘碟掉在地上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响起。

  兄弟俩像是故意的,黑衣人越是小心,他们越是撞向黑衣人,把那些盘盘碟撞倒在地上,那些没有吃完的菜倒在地上,满地都是。

  “噢,少主,别闹了。”乔治一看这情景,顿时头大起来。

  片刻之间,整间餐厅变得狼藉一片,地上全是菜,油渍斑斑。椅子,里面的摆设也都被两兄弟故意推来推去,弄乱了位置,所以让餐厅变得狼藉起来。

  “嘻嘻,不悔,来追我呀。”霍昊天看到破坏得差不多了,马上就向外面跑去,霍昊阳马上跟随着。

  乔治吩咐人马上打扫,他则站在脸上还挂着笑容的黑帝斯面前,小心地问着:“门主,你看这?”

  黑帝斯笑着挥挥手,“没事,只要你们的少主开心就好。”

  他视满室的狼藉于不见,站起来,就向外面走去,听到脚步声是往楼上而上了,他便跟着往楼上而上。

  乔治错愕。

  门主……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啪——”

  楼上很快也传来了打碎的声音,楼上摆有一些古董花瓶,这声音传来,让还在吩咐人打扫餐厅的乔治听到,头皮都麻了起来。

  他敢保证,少主和霍小少爷都是故意的。

  黑帝斯快步地上了二楼。

  二楼的大厅里,只要是能打碎的东西都被打碎了。不能打碎的东西则掉在地上,反正用乱七八糟来形容最恰当的了。

  黑帝斯还是笑着,一脸的包容。

  乔治跑上楼来看到这个场面,脸再度抽了抽,门主那一脸的包容又让他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认命地让人上楼来打扫。

  两兄弟还没有打算停手,还是到处跑着,到处搞破坏。

  黑帝斯书房里的书,都被两兄弟撕了下来,折成纸飞机,满天满地飞着。要不就撕成了碎片,满天满地地撒着,说什么是天女撒花。

  到了晚上八点多,两兄弟才玩累了,回到一楼,坐在沙发上,看着跟着他们下楼,坐在他们对面的黑帝斯。

  黑帝斯依旧很温和地看着两个人。

  “你不生气吗?”霍昊阳问着。

  要是在家里,他们这样搞破坏,舅父们是会生气的。就算是最受宠的昊天哥哥这样搞破坏,大人们也会生气。

  “那些不过是身外物,不值钱的。”黑帝斯笑着,凝视着儿子,问着:“只要你开心就好。”

  霍昊阳原本还想再说什么的,听了黑帝斯这一句话,他忽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敛起了搞破坏时的坏心眼,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黑帝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是什么让大叔包容他的一切坏心眼?

  他起身,走到黑帝斯的面前,很困惑地问着:“你为什么不生气?大家都是故意的。”

  黑帝斯爱怜地扳住他的小双肩,深深地凝视着他,说着:“因为我是你爹地,当父亲的,就算儿子再调皮,再捣蛋都能包容的。”

  霍昊阳似懂非懂地望着他。

  他细细地回想着在家里,昊天哥哥偶尔的调皮,搞破坏,不管损坏了什么东西,其他大人很生气,可大舅父都不会多说什么,最多就是抿抿唇。

  大舅父是昊天哥哥的爹地,所以大舅父包容着昊天哥哥偶尔的调皮吗?

  “你……真的是我爹地?”

  霍昊阳盯关黑帝斯,问着。

  是真的吗?

  因为他们真的是父子,所以他们长得很相像,因为他们真的是父子,所以就算妈咪被占了便宜,他还是无法真正讨厌大叔吗?因为他们真的是父子,所以他能包容他的调皮捣蛋?

  黑帝斯敛起了笑容,很认真地说着:“我是你爹地,就算你妈咪不告诉你真相,也是无法改变我是爹地这个事实。”

  “我妈咪骗我?”霍昊阳不相信妈咪会骗他。

  他很想见到爹地,很希翼有爹地在身边,如果这位大叔真的是自己的爹地,为什么妈咪不告诉他,反而要骗他?

  黑帝斯爱怜地把他搂入怀里,说着:“不悔,你妈咪有你妈咪的理由,别质疑你妈咪的人品,知道吗?都是爹地不好,是爹地不好。”

  霍昊阳任他搂着,小脸上染上了深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