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08 有种的,再说一遍!

208 有种的,再说一遍!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10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4

   欢爱结束后,若希便起身穿衣。

  不习惯欢爱后就沉睡的东铭马上从背后截抱着她的腰肢,低沉的嗓音里还残余着**,“去哪里?”

  若希低头就轻扳着他的大手,说着:“刚才昊阳来叫门,我想去看看。”霍昊阳是从来不会到他们房间来拍门的。

  现在都这么晚了,小家伙还来拍门,肯定是有事。

  东燕还没有回来,小家伙是在担心吧?

  霍东铭在她的后脖子亲了一下,便松开了大手,放她下床。

  穿好衣服,若希温声说着:“东铭,你先睡吧。”

  东铭凝睨着她,不说话,却用眼神告诉她,他等她!

  若希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走出了里室,向房外走去。她先去霍昊阳位于东燕房间旁边的小房间里找昊阳,看到房里开着灯,却不见昊阳的身影。找来保姆,保姆才知道昊阳不在房里,顿时保姆的脸色就有几分白了,赶紧说明着:“大少奶奶,我侍候昊阳少爷休息的了,我也亲眼看到他闭上了眼睛的,我才轻手轻脚离开的,我……昊阳少爷怎么会不在房里的?”

  “他刚才找我去了。”若希温淡地说着,眼里没有指责,让保姆不必那么慌张,她虽然也有威严,不像东铭那般重,对待佣人们她一惯是温性的。

  “你去休息吧,我自己找他就行。”说完若希转身就下楼去了。

  保姆也跟着她下楼去找昊阳。

  属于保姆照顾的小主人不见了,让她去休息,她哪敢去休息?她侍候昊阳少爷也多年了,有了感情不说,在这里工作的工资也高,保姆一来担心小昊阳,二来担心失去工作。

  她们是属于第二批保姆的,第一批保姆对昊阳少爷存着偏见,被大少奶奶辞退了的。

  若希下到了三楼,在楼梯口停下来,想了想,她便走到了婆婆章惠兰的房间前,轻轻地敲着门。

  “谁呀?”章惠兰略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妈,是我,若希。”

  房里的章惠兰搂抱着霍昊阳,霍昊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有几分昏昏欲睡了,毕竟是小孩子,夜色深了点,就会犯困,容易睡着。

  听到若希的敲门声,章惠兰便把昊阳轻轻地放躺在自己的床上,昊阳睁着迷蒙的眼看了看她,便合上了眼眸。

  替霍昊阳扯上薄被盖住肚脐的地方,章惠兰才转身走出去开门,看到若希站在门前,她轻问着:“若希,怎么了?这么晚了,你还没有休息吗?”

  “妈,昊阳不在房里,他刚才去敲我的房门,我出来的时候,他不在了。”若希语气里夹着一分不易察觉的不自然。昊阳敲门的时候,她刚好和东铭在翻云覆雨。

  章惠兰错开了身子,让若希进入,嘴里说着:“在我房里呢,现在睡了。”

  若希哦了一声。

  章惠兰带着她走进了里室,昊阳果真睡着了,小小的脸蛋上睡着了还有着开心。

  若希在床沿上坐下,抚了抚他的小脸蛋。

  “不悔问起他爹地的事情。”章惠兰也在床沿上坐下,婆媳两人都看着睡着的昊阳。

  若希扬眉,这就是不悔敲她房门的原因?

  “估计是东燕不肯告诉他,他就跑下楼来想问你吧。”章惠兰低叹了一口气,她还没有上楼去问女儿呢。

  若希闪了闪眼,东燕还没有回家的事情,婆婆并不知道。

  要是婆婆知道了,说不定会担心呢。

  她和东铭放心黑帝斯去找东燕,婆婆未必放心。

  于是她赶紧接着问:“妈,你说了?”

  章惠兰替不悔扯了扯被角,苦叹着:“纸包不住火,他迟早会知道的。”间接回答了若希的话。

  若希不说话了。

  婆婆的话是对的,纸包不住火,黑帝斯是昊阳的父亲,这是事实,任他们怎么掩盖也是掩不住的。

  “若希,东铭和那个男人接触的次数最多了,你问过东铭吗,那个男人真的不是来抢不悔的?不悔对他似乎是很有好感的。不悔一直都想有爹地在身边疼爱着他,现在我告诉了他真相,他会不会……东燕视不悔为命,要是那男人带走了不悔,东燕怎么办呀?”章惠兰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女儿。

  若希伸手覆压着章惠兰的手,安抚着:“妈,你放心,黑帝斯虽然不是好人,身为一门之主,我想,这点信用他还是有的。”在她看来,黑帝斯不是想抢走不悔,他是想抢走东燕。东燕被他带走了,不悔自然也就一起了。

  “唉……造孽呀!”

  章惠兰重重地叹息着,忽然又狠狠地说着:“都是霍启明,是他造孽,他不忠,老天爷便报复在我的女儿和外孙的身上了。”

  若希眨眨眼,这样也能扯到公公身上去呀?

  东燕这件事其实她本人得负一定的责任。如果不是东燕自己识人不清,被苏红利用,会落得这般的下场吗?若希不是在幸灾乐祸,只是用着客观的眼光去看。

  当然,公公也等于有间接责任,婆婆也有。公婆感情不好,导致无心管教东燕,才造成东燕任性无理的个性,造成东燕没有朋友,一个苏红对她假心假意,她就当成朋友,紧抓着不放,那是因为她其实很渴望友情。

  “妈,你和爸的事情……”若希小心地问了问。

  “现在你们的奶奶身体太差了,老人家虽然没有办法让儿子不出轨,但对我这个儿媳妇还算是照顾的。稳住东铭的地位,不仅仅是东铭出色,还有老人家暗中的压力。老人家只要还在生一天,我都会留在这个家,不想老人家在这个时候带着心伤离去。”章惠兰涩涩地说着。

  对霍启明,她是彻底彻底死心了。

  也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放下,也不是一件难事。

  自己当初过于固执,钻着牛角尖,才会苦忍了三十年。现在想想,真的觉得自己太傻了。

  爱情容不下一粒沙子。

  她早该在无法让霍启明回头转意的时候,就答应离婚的。

  以她章家在千寻集团的股份来看,就算她和霍启明离了婚,靠着章家融入千寻集团的股份,也够她养活自己以及儿子的。

  要是她当初坚强一点,或许,自己得到的会是另一种人生。

  “爸已经……”

  若希没有再说下去。

  公公的回心转意,公公的悔改都迟到得让人不想讽刺也不行呀。

  都是女人,都有自己爱的男人,都当了母亲,她能理解婆婆当年的爱与恨。

  如今婆婆能放下感情,对婆婆来说就是一件好事。虽说现在年纪大了,至少人开心了。再说婆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打牌了,她有她的生活,她的事业了,日子过得充实而有滋味,这样的结果其实也没有多少遗憾。

  至于公公……

  她想同情他,又觉得他是咎由自取。不过归根到底,霍启明是得到了报应了。现在情人入狱了,老婆又要离婚了,两边都空了。两边的儿女对他这位父亲,表面没有什么,心里多少都带着怨恨。

  他心里想必也是很自责很难过的。

  “如果不是江雪出了那么多事,做出想害昊天的事情来,你以为你爸会改吗?如果他真的会改,早在三十年前就改了。他是对江雪失望了,逼不得已才想回来的。情,我和他之间已经没有了。唯一有牵连的便是你们。”章惠兰冷哼着。

  对于丈夫的回心转意,章惠兰的看法深了一层,让若希觉得婆婆真的坚强起来了。

  若希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也知道婆婆隐忍到现在,还愿意和公公天天碰面,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都是因为老太太的原因。老太太也是心知肚明,才会想着让她和东铭劝劝婆婆的。

  河流流入了大海,是不会再回头的了。

  机会给了三十年都不珍惜,怪得了谁?怨得了谁?

  “妈,那你休息吧,我抱不悔回他的房里就行。”若希站了起来,就弯着腰把睡着的昊阳抱了起来。

  章惠兰也跟着站起来,说着:“小心点,别惊醒了他。”

  若希应了一声,在章惠兰的相送下,她抱着昊阳走出了章惠兰的房间。

  等她抱着昊阳往楼上而上的时候,章惠兰才关上了房间。

  “大少奶奶,我来吧。”保姆从若希的怀里抱过了霍昊阳,然后回到房里。

  若希没有再跟随着上楼。

  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

  黑帝斯不用人保护,自己开着车把醉倒睡着的东燕送回来了。

  他原本是想趁着东燕醉倒睡着了,把东燕带回庄园里的,不过在回到庄园的时候,就接到了手下的禀报,说霍东铭留下话给他,让他把东燕送回霍家,否则后果自负。

  霍东铭猜到他会把东燕带回庄园里,所以先一步留下话来。

  他不想听从东铭的话,后来想了想,还是认命地把睡着的东燕送了回来。

  东燕明天就会清醒过来,东铭所说的后果应该是指东燕清醒过来后会对他产生误会,觉得他趁她醉了占她便宜吧,那样的话,两个人的距离将会被拉得更远的。

  夜深人静的,他的车开来,汽车鸣笛声特别的刺耳。

  英叔听到汽车的声响,连忙从自己的房里走出来,看到有人去开门了,他便不在意地转身想回房,在转身的时候,他忽然觉得门外那辆车陌生,不是主人们的车。他马上快步地往门口跑去,低叫着:“先别开门。”

  那名正在开门的佣人连忙停止了开门的动作。

  看到英叔,黑帝斯摇下了车窗,探出头来,沉冷地说着:“你们的东燕小姐在酒吧里喝醉了酒,我送她回来。”

  英叔往他的车内扫去,他的车是黑色车身,车窗也是黑色的,英叔看不太清楚。

  听说东燕小姐在车内,英叔开门走出去,借着黑帝斯摇下的车窗,他总算看到靠坐在副驾驶座上睡着的东燕了,但他并没有完全打开大门,只是说着:“东燕小姐交给大家,大家会扶东燕小姐进去的。谢谢你送大家的东燕小姐回来。”

  黑帝斯俊脸微沉,眼神也变得冷冽起来,阴寒的眼神像两束寒光一般扫向了英叔,低冷地说着:“开门!”

  他的女人,除了他可以扶之外,谁敢碰她一下试试!

  就算眼前这位大叔看上去有四五十岁了,一脸忠诚的样子,他也不允许英叔扶东燕。

  若希听到汽车的声响,走下楼来,走出了屋外。

  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英叔扭头,看到若希出来了,他关心地往里走了几步,说着:“大少奶奶,是不是吵到你了。”

  看看黑帝斯,若希吩咐着:“英叔,开门吧,让他进来。”

  英叔不再说什么话,打开了别墅大门让黑帝斯把车开进院落里。

  黑帝斯径直就开到了屋门前才停下,然后打开了车门,把东燕轻柔地从车内抱了出来,扭头问着走回来的若希:“东燕的房间在几楼,我抱她回房休息。”

  “五楼,靠近楼梯的那一间。”若希答着,竟然认可了黑帝斯的话,放任黑帝斯抱着东燕走进屋里去。

  黑帝斯知道霍家人大都入睡了,他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把着东燕上了五楼,找着了东燕的房间,推门,门没锁,他推就开了。

  当他把东燕放躺在床上,开始打量东燕的房间时,却意外地看到了那个被钉得稀巴烂的“黑”字。

  他眸子再度沉了。

  转身,他慢慢地走到了那个被贴在墙上,被钉得如同黄蜂窝一样的黑字前,伸手,他抚上那个字。这是他姓氏的黑字。

  是她写的?

  是她钉的?

  是她从项链上得知他姓黑,然后借此发泄对他的恨吗?

  “这么多年了,东燕不知道写了多少黑字,也不知道钉烂了多少黑字。”若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里了,看到黑帝斯站在那个黑字面前,神情深不可测,若希淡淡地说明着。

  黑帝斯转过身来看看若希,又看看东燕,心里的滋味难以形容。

  这么多年来,他费力地学画她的画像,而她则费力地钉着黑字发泄。他忘不了她,她也忘不了他,只不过两个人的忘不了意义不一样。

  他可以乐观地想着,她心里有他吗?

  “时间不早了,黑先生请回吧。”若希淡淡地下了逐客令。

  黑帝斯看着东燕,还没有动作。

  “这是东燕的家,你把她送回了家,还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黑帝斯敛回了视线,沉默地看了一眼若希,眼里带着请求。

  若希淡笑:“我的小姑子,我自然会照顾。”

  黑帝斯这才转身离去。

  走的时候,他的脚步有了几分的沉重。

  他和东燕之间,看来没有他想得那般简单。

  就算他当年真的有苦衷,他也说明了,可是东燕恨了他这么多年却是事实,多年的恨不是一下子就能抹平的。

  他该如何去抹平她对他的恨?

  他该如何让她由恨生爱,原谅他,爱上他,愿意嫁给他,跟着他回到黑氏家族里?

  隔天,周六。

  七月的天气,几乎天天都是晴天,就算偶尔雨天,也很快会转晴。

  若希和东铭打算带孩子们到海边去玩。

  若希一大清早就打电话给林小娟,约上林小娟一家三口。

  所以小娟也是起了一大早,开始准备出行的东西。一家三口的泳衣,女儿的粉红色充气游泳圈,又从冰箱里拿了些水,以及一些吃的,还有干净的衣服。

  别墅里还是静悄悄的,只有小娟一个人在忙碌着。

  因为周六,一家三口要出行,所以小娟就好心地放了几名保姆的假,只留下一名保姆侍候着才来几天的慕容夫人。

  慕容俊还在酣睡着,慕容妍更不必说了,小娃儿在周六日时,要是没有什么节目,她都要睡到小娟叫她起来吃早餐。

  小娟准备好一切后,才走进厨房里替一家人做早餐。

  只要她在家,一天三餐几乎都是她在准备,不是她想自己找事情做,而是家里的那对父女都被她养刁了,保姆做的饭菜,父女俩都是很有默契地挑来挑去,甚至是不吃,让保姆很难过,以为是她们的手艺不好呢。

  慕容夫人浅眠。

  小娟下楼时,她就醒了。

  洗刷完毕,整理好仪容,她才下楼来。

  她六十几岁了,脚下还是穿着较高跟的鞋。小娟建议她不要穿高跟鞋了,毕竟上年纪了,她不听。她觉得自己还很年纪,她保养得好,看上去也就五十出头左右。注重外表的她怎么可能不穿高跟鞋。

  上次下楼的时候,她摔了一跤,现在下楼梯她都是很小心的。可是人倒霉的时候,就算再小心,还是会摔跤的。

  这不,慕容夫人才走了两级台阶,就忽然扭到了腰,接着又一脚踩空,整个人就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哎哟……”本来就扭到了腰,现在又从楼梯上滚下去,她的腰更甚了,可她只来得及痛叫一声,就滚到了楼下去。

  听到响声,小娟顾不得自己正在煎着荷包蛋,匆忙从厨房里跑出来。

  没有放假的那名保姆也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在外面打扫院落。

  “妈。”

  “老夫人。”

  小娟和保姆都吓得低叫一声,小娟赶紧冲过去。

  慕容夫人的腰闪得很利害,又从楼梯上滚下来,雪上加霜,她痛得脸色青白,头发凌乱,躺在地上动不了,只是不停地痛呼着:“哎哟……痛……痛呀。”

  “妈。”小娟冲过来就去扶她,她不知道慕容夫人闪到了她,她这样一扶,慕容夫人痛得大叫:“小娟,我的腰……痛死了。别碰我呀,叫俊儿来……”慕容夫人的手也摔伤了,也在痛着。

  这一摔,可以说让她全身都散了架,虽然意识还很清醒,却特别的痛呀。

  她还宁愿晕了呢,这样不用感受到全身散架的痛意。

  “慕容俊!”小娟慌乱地扶抱着慕容夫人,倏地朝楼上来了一记河东吼狮。

  慕容夫人皱眉。

  心里想着,没形象!

  不过小娟这一招挺有效的。

  楼上的慕容俊以及慕容妍都被惊醒了,父女俩都是只穿着睡衣就跑了下来,慕容俊人还没有跑下楼,声音就先传了下来:“老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大地震吗?”

  “妈摔伤了!”林小娟黑着脸吼着。

  “小娟,注意你的形象,你……哎呀,好痛。”看到儿媳妇吼着儿子,慕容夫人忍不住说着。可她一开口说话,不小心扯到了腰,又痛得她直呲牙。

  小娟微眨着眼,这个时候了,婆婆还有心情计较她的形象。

  “妈!”

  慕容俊三几步跑下楼来,关心地问着:“摔到哪里了?”

  “全身都摔到了,妈还闪到了腰,那该死的高跟鞋……哎呀,俊儿,好痛呀……”老太太开始咒骂着高跟鞋了。

  小娟再次闪了闪眼,她早就建议老太太别穿高跟鞋的了,不听她的,看,就出事了。

  “送妈去医院检查一下,看,妈的脸色都变了。”小娟心里的想法自然不会说出来,她看到婆婆痛得脸色青白青白的,心疼起来,马上对慕容俊说道。

  “好。”慕容俊也不多说,抱起了慕容夫人就向外面走去。

  “俊儿,你还没有换衣服……”

  慕容夫人低叫着。

  把母亲轻放进车后座,慕容俊才回屋里换衣服。

  慕容妍小跑到车后座前,很关心地看着慕容夫人,关心地问着:“奶奶,哪里痛,妍妍吹吹就不痛了。”

  宝贝孙女的话让慕容夫人笑了起来,顿时就觉得腰没有那么痛了。

  这丫头,懂得关心她,不枉她的疼爱。

  “妍妍,奶奶没事。”慕容夫人温笑着,不让小孙女为自己担心。

  “可是,奶奶,你的脸色和平时不一样。”小妍妍爬上了车后座,小手爬上慕容夫人的脸上,担心地摸了摸。

  “妍妍,你在家跟着保姆阿姨玩,我和你爹地送奶奶去医院检查一下。”小娟走来,就把女儿抱下了车。

  正在这时候,若希又打电话来了。

  “若希,我婆婆摔伤了,我和慕容俊现在带我婆婆去医院检查一下,游玩的事,我不去了。”小娟歉意地说着,她也想在周末带着宝贝出行,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也没有心情出行了。

  看婆婆痛苦的样子,她估计婆婆是要住院的。

  “哦,你婆婆伤得重不重?那妍妍呢?”若希在电话那端关心地问着。

  “妍妍……”小娟看看女儿,说着:“我让保姆先带着。”

  若希想了想,说着:“小娟,你和慕容先送你婆婆去医院,你把妍妍出行的必须品准备好,一会儿我去接她,我带妍妍一起去。放心,我会照顾好我的干女儿的。”

  “也行,我都准备好的了,就在偏厅的沙发上,你来了,进去拿就行,先这样了。”小娟说完便挂断了通话,把妍妍抱进屋里去,吩咐保姆帮妍妍换过衣服,做早餐给妍妍吃,她和慕容俊则匆匆地离开了家,载着慕容夫人往千寻集团旗下的那间医院开去。

  两个小时后。

  海边。

  才上午八点半,海边已经很多游客了。

  而太阳早就升得老高了,原本属朝阳的阳光染上了辣味,酷暑的味道已经闻到了。

  两顶太阳伞下,若希和东铭在一顶太阳伞下摆着两张半躺椅,以及一张小茶几,这些东西都是东铭从附近的店家那里租来的,茶几上面摆放着水以及一些水果。

  另一顶太阳伞底下摆着两张躺椅,不过空荡荡的,孩子们都不在伞底下,全都在不远处玩着沙子,或者在浅水区玩着水。

  慕容妍穿着粉红色的泳衣,扎着两束马尾,拿着游泳圈,却是蹲在沙滩上,怔怔在看着在浅水区玩耍的其他小朋友。

  她担心着奶奶。

  奶奶摔到了。

  她没心情玩。

  她想跟着爹地妈咪一起送奶奶去医院的,不过她也知道,她太小,如果她跟着去的话,非但帮不上忙,反而还要妈咪分心来照顾她。所以她才很懂事地不哭不闹,没有吵着要跟去。

  漫天的沙子忽然朝她这里撒来。

  她的身上,头上,瞬间就全是沙子了。

  “不悔!”

  若希低叫声传来。

  慕容妍马上站起来,扭头瞪着不远处朝她撒沙子的霍昊阳。

  “不悔,你怎么能拿沙子撒妍妍,大舅妈和你妈咪都教你无数次了,妍妍是女孩子,是妹妹,你当哥哥的要爱护她。可你……”若希说了昊阳几句就走到了慕容妍的面前,蹲下身去,爱怜地替慕容妍拂干净身上的沙子,头上的沙子则需要洗头才能洗干净。

  “我才不要她当我的妹妹!”霍昊阳没有一点悔改之意。

  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一次臭妍妍没有跳起来和他打架。

  “妍妍。你不开心?”若希爱怜地环搂着慕容妍。

  霍东铭也走了过来。

  霍昊天则是瞪了霍昊阳一眼,说了一句:“妍妍似乎不开心。”然后人也向慕容妍走过来。

  霍昊阳抿抿唇,又撇撇嘴,闪了闪眼,他就是看到慕容妍在发呆,似乎不开心,他才拿沙子撒她的,想把她的魂扯回来。

  不过他的方式用得不好,所以每次都挨训。

  脚下一移,霍昊阳很不争气地也走了过来。

  他很想知道臭妍妍为什么不开心。

  慕容妍忽然落泪,默默地落泪。

  走近前来的霍昊阳一看到她默默落泪的样子,就暗怔了一下,黑眸微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妍妍,怎么了?在担心你奶奶吗?”若希爱怜地替慕容妍拭着泪水,试探地问着。

  慕容妍点点头。

  若希的心更柔了,孩子们都是很懂事的,让他们这些做父母的都心安不少。

  “放心,你奶奶不会有事的。”

  “女孩子就会哭鼻子!”霍昊阳嘀咕了一句。

  “不悔!”霍东铭居高临下地厉了霍昊阳一眼,霍昊阳呶呶嘴,偏开头不看慕容妍了。

  “妍妍,别哭。”霍昊天和善的声音响起来。

  “昊天哥哥,我担心我奶奶,我奶奶摔伤了,我想去医院看她,可是……”慕容妍一直不说话,面对霍昊阳的挑衅,她都没有反应,可听到霍昊天和善的声音时,她却主动地诉说着心事。

  在她的眼里以及心里,昊天哥哥对她最好了,她也习惯昊天哥哥的相护,感觉很坦实,感觉两个人就像亲生的兄妹一般。

  “妈咪,大家都去医院看妍妍的奶奶好吗?”听了慕容妍的诉说,霍昊天看向了若希,提议着。

  若希看一眼东铭,然后点点头。

  “来,妍妍,大家换过衣服,就去医院看你奶奶。”若希抱起了慕容妍。

  慕容妍感激地看了霍昊天一眼,霍昊天表情不变,连眼神都不变。

  只是一旁的霍昊阳又撇了撇嘴。

  “少主。”远处开来了一辆车,停在海边,阿鲁长老以及一名黑衣人拉着鲁顺英下了车。

  鲁顺英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霍昊阳的身影。

  然后她飞快地向东铭等人跑来。

  “少主。”鲁顺英无视东铭以及若希等人,跑到了霍昊阳的面前,漂亮的小脸蛋因为跑而显得红扑扑的,更加美丽可爱。

  霍昊阳睨了她一眼,淡冷地问着:“你怎么来了?”

  “少主,门主知道你来海边玩,所以就让爹地送我到这里来陪你玩耍呀。”鲁顺英笑着,她的牙齿很整齐很洁白,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她觉得这是门主给她的任务。

  爹地听到门主的吩咐时,也是很开心的样子。

  她们这一代人,除了她,还没有人见过门主,更没有人得到门主赏识的,现在她却得到了,她自然很开心,哪怕仅是少主的跟班,她也开心。

  “大家要走了,你要玩,你自己玩吧。”霍昊阳敛回了看她的眼神,她的笑很耀眼,不像妍妍的笑那般可亲,妍妍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啊?”

  鲁顺英错愕。

  阿鲁长老以及黑衣人走过来。

  两个人很有礼貌地和霍东铭以及若希打招呼,当他们面向霍昊阳的时候,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态度,他们年纪都和东铭差不多,霍昊阳不过是四岁的孩子,还没有认祖归宗,阿鲁长老以及黑衣人就以面对少主的态度面对着霍昊阳,可见烈焰门的人有多么的迫不及待地想让霍昊阳认祖归宗,接受少主的特殊训练。

  东铭抿唇不语,越过两个人就走。

  若希也只是点了点头,抱着慕容妍拉着霍昊天跟着东铭身后走。

  东铭的两名保镖则负责收拾东西退还给店家。

  霍昊阳略停,他看向阿鲁长老,问着:“我……他呢?”知道是自己的爹地了,他一下子却叫不出来。

  “门主去找夫人了。”黑衣人如实答着。

  霍昊阳不再问下去,越过他们也走了。

  “少主。”鲁顺英转身就跟随着。

  霍昊阳不理她。

  “少主,我跟你们一起去。”四岁的顺英很固执,门主让她陪少主,那她就要陪着少主。

  霍昊阳忽然停下脚步,偏头睨着她,问着:“你知道大家去哪里吗?”

  鲁顺英摇头。

  她不管少主要去哪里,反正少主去哪,她就去哪。

  霍昊阳闪了闪眼,懒得理她,小跑而去,把鲁顺英甩开。

  与此同时。

  两辆车,一前一后开到了霍家。

  开在前面的那辆车是石君的。

  开在后面的那辆车是黑帝斯的。

  两个人都想着今天是周六,东燕肯定不会回企业上班的,刚好可以来约东燕出去。

  石君先黑帝斯一步。

  他还是拿着一束花下了车,黑帝斯的车才开来。

  当黑帝斯看到情敌的时候,浑身上下马上散发出冷冽的气息。

  “吱——”一声,黑帝斯故意把车开到了石君的后背,石君被他的来势汹汹吓了一大跳,手里拿着的那束鲜花都被吓得掉在了地面上,担心被黑帝斯撞扁了,可背后就是霍家的缕空式大门,大门还关着,他无路可退,只得瞪着眼看着黑帝斯撞来,他想着,他死定了!

  随着吱一声响,黑帝斯的车在碰到他的衣服时停了下来。

  如果黑帝斯再往前一分,石君的双腿就等于废了。

  石君晃了晃,想不晃都不行,这个男人可是有着暴力倾向的。

  掉在地上的那束花,当然残了。

  黑帝斯黑着俊颜下了车,高大的身躯在相隔一段距离都散发着压迫感,直逼着还靠着门,错愕中夹着几分惧意的石君。

  就这般胆量,还敢和他黑帝斯抢女人!

  黑帝斯先生呀,你也太狠了点儿,你都开车来撞人了,人家差点就命丧你大爷的车轮底下了,被吓到了,情有可原呀。

  “姓石的石头,我说过了,东燕是我的女人!”黑帝斯走到了车前,沉冷地坐在车前身上,逼视着石君。

  石君挑挑眉,他姓什么,这个暴力狂都知道?

  “东燕是我的同学!”

  石君恢复了镇定,走出了有压迫感的包围圈。

  “什么同学?”

  黑帝斯低冷地质问着。

  是同学,那表示相处过至少一年以上的,不是比他更有优势了?

  石君好笑地睨了他一眼,反问着:“你觉得同学能分多少种?同学就是同学,还有什么同学可以区分的吗?”

  “不管你是什么学,离我女人远一点。”

  “对不起,我现在想和东燕由同学变夫妻!”

  “你说什么!有种的,你再说一遍!”黑帝斯阴寒地低吼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