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09 恶整

209 恶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37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4

   209恶整黑帝斯

  石君淡淡地笑着,没有把黑帝斯阴寒的表情看在眼里,更不会害怕。花被黑帝斯的车无情地辗碎了,可惜了,那些花都是很娇嫩的。

  他这个情敌估计是个不会怜香惜玉的主。

  那么娇嫩的花都辗碎了。

  “我再说一百遍都是一样,我喜欢东燕,我这次从国外回来就是要追求她,要和她由同学变成夫妻。”石君看着黑帝斯,咬字很清晰地答着。

  “你敢!”黑帝斯危险地眯起了眼。

  睨着他,石君眼里有着不认可,然后凉凉地说着:“我未婚,东燕未嫁,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又不是抢人家的老婆。”

  黑帝斯和霍昊阳的相似,其实让石君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在他刚回国的时候,就听到东燕的一切遭遇,知道东燕未婚先孕,一直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他猜到东燕不是被人骗了,就是被人……心里对那个害东燕未婚先孕的男人恨得牙痒痒的。虽说东燕在他心目中一直都是个刁蛮任性,蛮横无理的女人,可在国外那么多年,遇到各种各样的美女,他都不心动,总是想起东燕,他才知道自己已经让东燕以特别的方式进驻了他的心。

  所以对黑帝斯,石君是没有好感的。

  如果黑帝斯爱东燕的话,现在看黑帝斯的表情对东燕也真的很在乎,可他就是不明白,既然在乎为什么让东燕受了那么多年的委屈,为什么让聪明伶俐的霍昊阳顶着私生子的身份?男人,为人父亲者,有几个愿意自己的孩子顶着私生子的身份?

  黑帝斯阴狠地瞪着石君,没有再发怒,情敌凉凉的口吻让他沉着下来,他要是越暴怒,就越会被情敌捏在手里,他不能让情敌捏住,他要捏住情敌才行。

  长手一伸,黑帝斯按响了门铃。

  他没有再说话,反倒让石君意外,石君以为他会暴跳如雷,说不定再次开车撞他的呢,没想到他竟然抿唇不语了。不过他的眼神,利如剑,冷如冰,也足够让石君通体发寒。

  英叔很快就来了。

  看到是黑帝斯和石君,英叔原本带着笑的脸板了起来,有点不悦地问着:“你怎么又来了?”他针对的是黑帝斯。

  黑帝斯不答话,就是沉沉地看着英叔。

  英叔心略惊,这个男人的眼神就和大少爷一般,带给人难以抗拒的压力。

  “英叔,你好,我来过的,我和东燕是同学,上次你们两位小少爷被某人绑走的时候,我陪着你们东燕小姐一起的。”石君温恭有礼地对英叔说着。

  他来霍家一次,就暗中把霍家重要的佣人名字记了下来。

  再说了,他是东燕的同学,对霍家人多少都了解一点的。

  英叔马上对石君露出了笑脸,一旁的黑帝斯眸子再染上了一层黑色,不过他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以倨傲的神态睨瞪着英叔。

  英叔打开了别墅大门,他原本是想着只让石君一个人入内的。可他才打开门,黑帝斯就像一道鬼魅一般往里跨,他想阻拦,黑帝斯反手一推,便把他推靠到另一边的门身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黑帝斯又迅速地把大门关上,不让石君进入。

  “喂,你这是强闯民宅!”

  石君叫着。

  他就说,这个情敌有暴力倾向的。

  英叔也叫了起来:“黑先生,请你出去,否则我报警。”

  英叔音才落,黑帝斯又如同飓风一般刮到英叔的面前。

  英叔呆了,石君也呆了。

  有人的速度这般快?

  闪电呀,流星呀,好像也不如他快呀。

  高大的身躯逼近英叔的面前,如鬼魅一般森寒的眸子没有半点温度,削落在英叔的脸上,宛如来自万年冰山之底的声音灌进了英叔的耳里:“霍东铭都不会再拦我,你,凭什么?报警?要我帮你按下110吗?如果你想你们的东燕小姐,昊阳少爷从此消失在你们眼前的话,你可以报警!”

  说完,黑帝斯扭身,大步往里走。

  英叔石化。

  怔怔地看着那道身影以强硬的态度走向主屋。

  大少爷不在家,谁能克住这个魔王?

  屋里除了老太太和还没有醒转的东燕外,其他人都不在家里了。

  英叔回过神来,赶紧跟着往屋里跑。

  老太太坐在厅里,昏昏欲睡的样子。

  美姨站在她的身边,担心地看着她。

  才上午九点多呀,老太太不过刚起来,吃过了早餐,竟然又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美姨本能地扭头看向外面,便看到黑帝斯一脸的霸气,一脸的狂傲,大步的走进来,那气息,简直就是在警告着“谁挡他,死!死!死!”

  老太太还是微眯着老眼,听到脚步声,她淡淡地问着美姨:“是谁呀?这脚步声和东铭的一样沉,但不是东铭的,似是杀气冲冲呀。”

  刚走进来的黑帝斯听到老太太这一句话时,顿时放轻了脚步,对老太太的听力及判断力万分准确而充满了敬仰。

  “老夫人,是姓黑的家伙。”美姨瞟了黑帝斯一眼,告诉老太太。

  又是姓黑的家伙!

  黑帝斯抽了抽脸,自从知道霍东燕就是他要找的女人,他就是霍昊阳的生父时,这霍家人,上至主人,下至佣人,都对他极其不礼貌。

  这是吃定他了?

  “哦?”老太太扭头,黑帝斯也看向了她。老太太向他招手,叫着:“小伙子,来,过来陪陪我这个老太婆聊聊天吧,正无聊得很呢。”

  黑帝斯眸子又沉了沉。

  心里腹诽着:老夫人,我不是来和你聊天的,我是来追妻的。

  腹诽还腹诽,黑帝斯还是走到了老太太的对面坐了下来。

  老太太刚刚还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在看到黑帝斯时,她却显得十分有精神了,那老眼虽然还是微眯着,透出来的眼神却很……怎么形容,就是初看温和,再看锐利的那种。

  瞄了瞄黑帝斯的双手,老太太状似无意地说着:“来,怎么空手呀。没有花,连草都没有一根吗?小伙子,经济困难不?我这个老太婆还有点私己钱,要不,我借你一点儿弄束花来如何?”

  黑帝斯原本是面无表情的俊颜,听到老太太这一句话时,差点就要跳起来了。

  这老太太说话……

  不过,貌似,他还真的是空手而来,花没有,草也没有。

  但,他绝对不是经济困难,他的钱比霍家还多。

  “老夫人,我看黑先生不是经济困难,应该是吝啬吧。唉,长得这般高大,一站,像泰山一般,却如此吝啬,可惜。”

  美姨瞟了黑帝斯一眼,接着老太太的话往下说。

  英叔这时候慌张地跑进来,看到黑帝斯已经坐在老太太的面前了,他又识趣地退出了大厅。

  石君还站在门外,拿着手机在打着电话。

  英叔走去替他开门,他说再等等。

  屋里,黑帝斯极力忍着,俊脸上换上了淡冷的神色,不再面无表情。

  “小伙子,你该不会是哑巴吧?”老太太看他不说话,再度呵呵地笑问着。随即又扭头吩咐着美姨:“去,拿支笔来,拿张纸来,不会说话可以写字。”

  “老夫人,我不是哑巴!”黑帝斯应着。

  他第一次走进霍家的时候,就开口说过话了,这老夫人明明就在场听着他说话,现在竟然还在说他是哑巴!

  “那,美姨,替他泡杯茶吧,记住,浓茶。”老夫人又慈笑着吩咐美姨。

  看老夫人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位极为慈祥的老太太,可听着她的话,黑帝斯知道老夫人就是老狐狸。

  “老夫人,我不喜欢喝茶。”黑帝斯连忙说着。

  茶水带着苦涩的味道,他不喜欢喝。

  “老夫人,要多浓?”

  “有多浓就要多浓。”

  老太太和美姨好像没有听到黑帝斯的话似的,还在自顾自地说着。

  黑帝斯眼角微抽。

  摊上这头老狐狸,他想见东燕,难呀。

  此刻,他有一种大悟的感觉,霍家最利害的人,表面是霍东铭,实际上是老夫人。

  “好。”

  美姨马上去泡茶了。

  老夫人说有多浓就泡多浓。

  美姨洗干净一只大茶壶,那是霍家从来没有用过的,因为没有多少客人爱喝茶,他们也极少会用茶水招待客人,一般都是根据客人的喜好招待。美姨往大茶壶里倒进了一斤茶叶,真的足足一斤,还是跑到佣人的茶水间那里拿来了的一斤山茶,味道极苦的那种。

  一斤茶叶倒进去,大茶壶都几乎塞满了。

  所以倒进去的水便不能太多。

  可以想象出来,等会儿端给黑帝斯的茶水会有多么苦了。

  老太太和美姨分明就是联手恶整黑帝斯。

  “美姨,看看冰柜有什么吃的,都端出来,黑先生一大早就来了,估计饿着肚子呢。”老太太又扬声吩咐着。

  黑帝斯赶紧说着;“老夫人……”才叫了老夫人一声,他就不再说了,因为老太太一副听不到他说话的样子。

  被人整的感觉袭上心头,那般的强烈,可……为了东燕,堂堂烈焰门的门主只能受之。

  幸好,他还是自己来,要是被门中的人看到他被整,必定强烈反对他再娶东燕的。

  石君打电话给花店,让花店的人再送一束花来,这一次他让花店替他送玫瑰花。他决定就在今天,向东燕坦诚他的爱。

  公开和那个暴力狂叫板。

  拿着玫瑰花,石君又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确定整齐了,他才跟着英叔的后面走进来。

  茶几上,摆满了各种吃的,有点心,有糖,有饼干,有水果,反正各种吃的都有,老太太一副把黑帝斯当成了孩子的样子。

  黑帝斯看到满茶几都是零食,脸差点都要绿了。

  这些东西,他从来不吃。

  小时候想吃,但他在训练基地上接受培训,是不能吃这些东西的,长老们说了,吃了会嘴馋,嘴馋是弱点,不能吃出弱点来。

  “老夫人,这位石先生是东燕小姐的同学,他是来约东燕小姐的。”英叔带着石君走出来,恭恭敬敬地说着。

  黑帝斯脸色一黑。

  老夫人扭头便笑着:“好呀,热闹,来,都坐下吧。美姨,茶,两杯。”

  “老夫人好。”

  石君有礼貌地和老太太打着招呼。

  “嗯,好,坐。”老太太示意石君坐到黑帝斯的身边去。

  黑帝斯双腿一叉,故意占去了大半的沙发,存心不让石君坐。

  石君无视他的霸道,还是和他一起坐在长长的沙发上。

  两杯浓到让人看着就不敢喝的茶摆到了两个大男人的面前。

  美姨这一次很有礼貌地说着:“黑先生,石先生,请喝茶。”然后她站回到老太太的身边,和老太太一起笑睨着这两名从外表上看不分上下的优秀男人。

  两个人看着那杯浓到发黑的茶,面面相觑。

  楼上有动静。

  霍东燕揉着额,极为不舒服地走下来,她还没有看到两个大男人,只是不舒服地叫着:“美姨,美姨,帮我煮醒酒汤,头痛死了,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宿醉真难受。”

  当她看到黑帝斯以及石君的时候,愣了愣,随即扭身就要往楼上而上。

  “燕燕。”

  老太太叫住了她。

  “这两位先生都是来找你的,你的客人,你可要好好地招呼人家。”

  东燕转身,低叫着:“奶奶!”

  她看到黑帝斯只有一肚子的火,哪能好好地招待人家?

  “过来,坐下。”

  老夫人笑呵呵地命令着。

  东燕无奈,只得走了过来,在老太太的身边坐下。

  她才坐下,黑帝斯的视线就像胶水一般粘了过来,专注地,深深地,凝视着她。

  一束玫瑰花递到了东燕的面前。

  “东燕,这花送给你。”石君笑着。

  黑帝斯的手握紧。

  东燕原本是不想收玫瑰花的,在瞄到黑帝斯的表情时,便故意笑着:“谢谢,这花很漂亮,我喜欢。”说完就接过了那束玫瑰花。

  黑帝斯此刻完全就是一个黑子!

  老太太灼灼地睨着他,他又不能有什么动作。

  “你们喝茶呀。”

  老太太再次说着。

  黑帝斯这一次没有半点迟疑,端起了那杯浓得如同黄连一般苦的茶水,一口气全喝了。

  石君端起了茶杯,浅浅地试了一口,马上暗中皱起了眉,这茶,好苦!

  他就是试了那么一口,不敢再试第二口,把茶杯摆回茶几上,他说着:“这茶,不错。”

  老太太眨了眨眼,笑着:“哦,是吗?黑先生,你觉得这茶的味道如何?”

  “黄连。”

  黑帝斯阴寒地吐出两个字来。

  老太太呵呵地笑了起来。

  黑帝斯还是死瞪着霍东燕,他的女人,当着他的面收其他男人的玫瑰花,不就是一束玫瑰花吗?用得着笑得那么灿烂吗?

  摸出手机,他发了一个信息出去。

  花,他可以买光所有花店的花,把霍家变成花海!

  “那吃东西呀。”

  老太太又招呼着。

  黑帝斯看着霍东燕,手狠狠地在茶几上扫着,抓到什么就往嘴里塞。也不管好吃还是不好吃,全都往嘴里送,甚至石君拿起来想吃的,他都长手一伸,夺了过来往自己的嘴里送去。

  他一边塞着,一边看着东燕,那眼神,无法形容。

  东燕一开始是不理他的,看到他不停地吃不停地吃,她便皱起了眉,他就不怕撑死吗?

  他是猪八戒!

  那么能吃!

  半个小时后,茶几上的东西被黑帝斯一扫而光。

  老太太的笑更欢了,石君真的变成了石头,东燕露出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心疼。

  黑帝斯吃撑了!

  那么多东西,不撑才怪。

  而且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起吃,他肚子不舒服起来。

  痛!

  “味道如何?”老太太问着。

  “黄连!”

  黑帝斯依旧吐出两个字来。

  就如同他的心情,苦如黄连。

  他都向东燕说明了一切,可结果并不像他想象的那般理想,他是有苦无处诉,自然苦如黄连了。

  这时候英叔快步跑了进来。

  “老夫人,外面来了很多车,载了很多花来,各种各样的都有,说是黑先生送给东燕小姐的。”

  老太太再次呵呵地笑了起来。

  东燕看向了黑帝斯。

  黑帝斯此刻肚痛难忍,脸色有点青了。

  “东燕,有人为你吃尽了黄连,你应该送人家去医院了。美姨,醒酒汤煮好了吗?”

  不等美姨端出醒酒汤来,东燕已经没好气地站了起来,几步站到了黑帝斯的面前,没好气地骂着:“你以为你的肚子是什么?撑死你!你儿子都不会这样子……”东燕忽然住了口。

  黑帝斯痛得难受至极,在听到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却狂喜。

  东燕说他的儿子,东燕自己都承认不悔是他的儿子了!

  瞪他一眼,东燕转身就走。

  “东燕。”

  石君和黑帝斯都站了起来。

  东燕扭头,先是看黑帝斯,再看石君,对石君淡淡地说着:“石君,对不起,我先出去了,改天再请你吃饭。”对黑帝斯说话的时候,东燕是怒吼的:“你呆愣着做什么?还不走,去医院,你要是在我家出了事情,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石君失落。

  黑帝斯喜滋滋。

  不管东燕是什么态度,至少她不会看着他死!

  他想的其实不错,东燕心里是有他的,就算是恨着,也是有他的。

  慕容夫人这一次摔得不轻,最主要是腰伤得利害。

  住院了。

  医生说至少都要卧床一个月。

  慕容俊替母亲办住院手续,林小娟陪侍在病床前,照看着腰痛得不敢动弹的慕容夫人。

  办好住院手续时,若希带着慕容妍来了。

  霍昊天兄弟俩自然也跟着。

  死心眼的鲁顺英也非要跟来。

  阿鲁长老没有再跟随,只吩咐黑衣人开车送着女儿追随霍昊阳。

  病房里,慕容妍看着躺在床上不敢动的慕容夫人,一脸的心疼,她坐在床沿上,拉着慕容夫人没有输液的那只手,安抚着:“奶奶不疼,奶奶不疼,很快就会好的。妍妍在这里陪着奶奶。”

  慕容夫人扯出笑来,反手拉住了妍妍的小手,爱怜地说着:“奶奶的好孙女,有你陪着奶奶,奶奶真的不痛了。”

  若希拉小娟走到一边去,细细地问着慕容夫人的情况。

  霍东铭站在不远处,一直都不说话,只是抿着唇。

  慕容俊回来的时候,他才和慕容俊说了几句话。

  霍昊阳站在不远处,黑眸总是在慕容妍的身上打转,

  鲁顺英随着他的视线看向慕容妍,看到慕容妍长得不如自己漂亮,小顺英竟然有一股优越感。

  慕容夫人要住院一个月,林小娟都是亲自照顾她,就算有医生,有护士,她还是亲力亲为。每天帮老夫人擦拭身子,换上干爽的衣服,初初几天老夫人连下床都难,大小便都得林小娟侍候着。林小娟也无怨无悔,什么都不嫌。

  人非草木,都有情。

  慕容夫人都看在眼里,感动于心头。

  的确,林小娟出身农村,是配不起慕容家显赫的地位,但林小娟这么多年来对她的心,她都有感觉的,特别是现在,林小娟不嫌苦不嫌累不嫌脏,亲力亲为地照顾着她,医生护士们都说她有一个好儿媳。

  如果慕容俊是按她的要求娶了富家千金,在她闪到腰动弹不得的时候,人家会像小娟这般照顾她吗?肯定不会,最多就是请护工照顾她。

  吃撑了肚子的黑帝斯被霍东燕送到医院的时候,被医生们狠狠地训了一顿。

  就算会撑死,看到东燕愿意送他来医院,他觉得也值了。

  在医院里,他们遇上了霍东铭和若希等人。得知黑帝斯狂扫食物而入院,霍东铭先是错愕,后当着黑帝斯的面,狂笑不止。

  黑帝斯的脸色很臭。

  “哥!”霍东燕有点不悦地叫着。

  “哈哈……”霍东铭的笑声止不住。

  霍昊阳听到自己的爹地吃撑了肚子,露出了关心,也露出了心疼。

  知道是爹地了,霍昊阳还是没有叫黑帝斯爹地,因为东燕还没有亲自告诉他,黑帝斯就是他的爹地,他怕自己叫了会惹东燕不开心。

  黑帝斯以为经此一次之后,他和东燕会有所进步,谁知道他想得太美了。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

  东燕钻进了宝马,砰地就关上了车门。

  黑帝斯连忙拍着她的车门,说着:“东燕,我还没有上车呢。”

  东燕脚踩油门,咻的一声就把车开走了。

  “东燕……”

  黑帝斯当场又黑下了脸。

  霍东燕竟然恶劣地把他丢在了医院门口!

  他以为……

  该死的!

  还是原地踏步!

  一只大掌自背后拍来,拍在他的肩膀上,慕容俊好笑的声音传来:“你以为东燕那么好吃的吗?辣椒,你懂不?”

  扭头,用力地甩开了慕容俊的大手,黑帝斯眼里有着坚定,就算东燕是辣椒,他照吃不误,反正他已经吃过一次了。

  “对付像东燕那种带着辣味的女人,既要强硬又要怀柔,懂不?”慕容俊笑着。

  黑帝斯拿眼甩他,说得他像个情圣似的。在没有遇到林小娟之前,他慕容俊还不是光棍一条!

  “听说你有情敌呢。”慕容俊从来不知道怕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黑帝斯最在意什么,他就专挑什么来说。

  “我收到小道消息,那个叫做石君的和东燕可是三年同窗呀,两个人相处了三年,你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抢得过人家吗?最主要的是,东燕对石君友好,对你恶劣,呵呵,我说得不错吧,东燕刚刚才把你丢在这里呢。”慕容俊戏谑地说着。

  黑帝斯冷冷地说着:“看来千寻集团很闲呀,堂堂总特助专喜欢打探八卦。”

  “你们黑帝集团不战而败,我自然闲。”

  黑帝斯冷哼着,他哪是不战而败呀,他是看在他未来的娇妻份上才没有再为难千寻集团的。

  “哦,对了,你怎么弄了个小美女跟在不悔的身边?那小女娃不错呀,你养来当儿媳妇吗?”慕容俊忽然把话题扯到了鲁顺英身上。

  精明如慕容俊者,他哪看不出霍昊阳对自己女儿的特殊,黑帝斯却弄了一个小美女进来,什么意思呀?

  “如入门中,女子不能为妻!”

  黑帝斯冷冷地抛下一句话来。

  儿子的软肋是慕容妍,他早就看出来了。

  鲁顺英将来要是正式加入烈焰门,成为霍昊阳身边的人,便不能当门主夫人。

  这是黑氏家族的家规,鲁顺英当然不知道。

  慕容俊微愣,这烈焰门真怪!

  他没有再和黑帝斯胡扯下去,转身又往住院部走去。

  黑帝斯当他不曾出现过。

  而面对东燕的恶劣,让黑帝斯如坠入了深渊。

  怎么追妻那么难呀?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方法不对,于是他问自己的手下如何追妻,又看那些他从来不看的肥皂剧,更为了积累经验,晚上混到公园里,偷偷地观察别人恋爱的情景,搞得那些情侣以为遇到了偷窥狂,弄得黑帝斯难堪至极。

  孩子们的关系也在微妙地发生变化。

  黑帝斯嘴里说着,想让自己的儿子多一个玩伴,所以让鲁顺英陪着霍昊阳的,鲁顺英便天天都跑到霍家来当霍昊阳的影子。

  霍昊阳对她态度一般,孩子嘛,多一个玩伴还是开心的。

  因为慕容夫人住院,慕容妍极少会来霍家了。

  慕容妍没有来霍家的时候,霍昊阳就是懒猫一只,懒懒散散的,慕容妍偶尔来一次,他就生龙活虎。

  鲁顺英是女孩子,慕容妍也是女孩子,这两个女孩子见面次数多了,接触多了,竟然成了好朋友。

  不过每当慕容妍和霍昊阳有冲突,打架的时候,鲁顺英总是站在霍昊阳这一边,久而久之,慕容妍对鲁顺英这个朋友便从好朋友变成了一般的朋友。

  她不喜欢自己的朋友不分对错,都站在霍昊阳那一边。

  若干年后,她才知道鲁顺英不仅仅是保护霍昊阳。

  霍昊天总是充当着慕容妍的保护神,好哥哥的角色。

  每当慕容妍受委屈,被霍昊阳和鲁顺英气死的时候,他总会慢腾腾地出面,眼一瞪,一句“昊阳”,就让霍昊阳什么都不敢做了。

  鲁顺英想极都想不明白,自己的少主怎么会怕霍昊天。

  千寻集团。

  蓝若希匆匆赶到了千寻集团,脸上的神情有点喜,有点乱。

  “总裁夫人,你来了。”杨秘书看到若希从电梯里走出来,连忙迎出了秘书台。

  若希朝杨秘书点了点头,便向总裁办公室走去。

  “总裁夫人,总裁在见客。”杨秘书连忙叫住了她。

  若希停下脚步,扭头。

  杨秘书笑着讲解:“警察局的副局长吴警官在里面,总裁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若希不说话,脚下改变了方向,走进了贵宾室。

  吴辰风把一张相片摆到了霍东铭的面前,说着:“东铭,这个女人叫做苏红,你还认得吧。她被找到了,是在打渔区域被打渔的渔船捞起来的,只有残骨,要不是连车的残骸以及沉压在残骸中的衣物一起捞上来,都发现不了,大家让法医小心检验,才确定她的身份。”

  苏红自己撞入了大海里,霍东铭和慕容俊都无法确定她是生是死,她便一直成为霍东铭心里的隐患,他担心她还会再次冒出来,再次搞破坏,他不允许任何人再破坏他和若希的婚姻。暗中,他还是让人打探苏红的消息。

  此刻听到吴辰风的话,霍东铭放下心来。

  苏红已死。

  那是她咎由自取。

  坐了牢,出了狱,还不知悔改,还妄想报复,最终走向了灭亡。

  可以说苏红也是一个悲剧的人物。

  她爱霍东铭,这本来没有错。可她爱得过于偏执了,霍东铭无数次拒绝她的投怀送抱,还不知道醒悟,还固执地爱着,并且因为爱着霍东铭而恨着蓝家姐妹,唆使霍东燕对付蓝若希,从而惹怒霍东铭,落得家破的下场,最后因为心存报复而锒铛入狱。

  出狱后,她本该重新做人,重新生活,却依旧放不下那段爱,那段恨,还想着在美食汤圆店下毒,想害若希,而且小娟的菜出问题,也是她做的手脚。先不说她意欲在若希的汤圆店里投入毒鼠强,仅是她在小娟的菜里下药,导致数千工人中毒,就足够让她再一次入狱了。

  “她是咎由自取。”

  吴辰风没有多说什么。

  苏红本来就是犯罪嫌疑人,警方都在追捕着她,又意欲下毒,霍东铭和慕容俊追赶她,想把她捉拿归案,她逃跑,自己撞入大海,怨不了谁。

  霍东铭和慕容俊也不用负什么刑事责任。

  因为他在事发的隔天赶到现场,从现场的车轮确定苏红是自己撞入大海的,霍东铭和慕容俊的车轮在距离崖边近十米远,是不可能把苏红撞入大海的。再加上当时距离事发海面数百米远有一艘早早出航的船只,那船上的人远远都看到苏红自己开车撞入大海,片刻才看到有人出现在崖边,由此证明了霍东铭和慕容俊的清白。

  不过吴辰风知道苏红生死未卜是霍东铭的心患,现在总算有了结果,他有必要告诉霍东铭,免得霍东铭还在心里提心吊胆,防着苏红再次来报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