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11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霸道!

211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霸道!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82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5

   天有不测风云,好好的大晴天转眼间也会乌云密布。

  暴雨来临之前,狂风乱吹。

  大街上,行人匆匆,都想在暴雨来临之前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闪电如火光在天空上掠过,伴随着雷声阵阵。

  转瞬间,豆大的雨点欢快地降落人间。

  转瞬间,街道上,行人减了大半,车辆匆匆而过。

  黑帝斯坐在车内,黑眸盯着眼前那栋不算高的办公大楼,等着霍东燕出来。

  豆大的雨点拍打着他的车,刚好,可以帮他洗去车身上的尘埃,让豪华的轿车更显豪华,把某个人比下去,突出他的优势。

  深蓝色的西装看上去像黑色的西装套在健硕的身躯上,把他那阴暗的一面扯了出来。刀削一般的脸上,刻着淡淡的忧丝。深沉的眸子带着几分的不甘,左手放在方向盘上,右手放在大腿上,手指轻弹,敲着自己的大腿。

  忽然汽车声传来。

  银白色的劳斯莱斯如同王者一般开来,车,在黑帝斯的眼里不是最尊贵的,是车里面的人,每每出现总能带给人一种尊贵的气息,以至于让车也跟着变得更加尊贵。

  “咦,东铭,停车。”副驾驶座上的蓝若希看到黑帝斯的车时,马上叫着。

  霍东铭眸子神色略变,眼微眯了一下,迸出有点阴冷却又带着几分欣赏的眼神,随即又一闪而逝,正如此刻的闪电,掠过,瞬间消失。

  抿了抿唇,他停下了车。

  黑帝斯想尽办法讨好妹妹,追求妹妹的事情,他没有不知道之理。说句实话,黑帝斯泡妞的方法,给他一种惨不忍睹的画面。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会送,听说还送过草。

  想到黑帝斯居然傻到送草,霍东铭便忍不住在心里狂笑。

  但笑过之后,他又不得不叹服黑帝斯的心思独到。

  送花,送衣服,送金银首饰太平常了,东燕未必会放在心上,但送草,这种开天劈地头一回的事情,东燕肯定放在心上了,哪怕是笑抽了,那件事,那个人,也会进驻她的心。

  人,就是这样,特别的事情,才会让人难以忘怀。

  若希摇下了车窗,雨点马上折射进来,她连忙又摇上了一点车窗,不让雨点那般放肆。

  黑帝斯刚好也扭头看向他们,看到若希摇下了车窗,他才淡冷地摇下半截车窗,仅露出他的头来,黑眸如无底洞一般落在若希总是神采飞扬的俏脸上。接收到他如无底洞的眼神时,若希笑了笑,未来姑爷的眼神和自家男人的眼神很像。

  两个大男人,如果不是因为先前的对峙而弄得不愉快,相信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现在嘛,霍东铭对黑帝斯还是有很多怨气的,很想整黑帝斯的,不过因为那次打赌,霍东铭才死忍着。

  两个人见了面,往往是对视一会儿,便相互别开视线,表现得如同陌生人一般。好吧,对于霍家人来说,黑帝斯就是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的确如同陌生人。

  “你怎么在这里?”若希大声地问着,不是她粗鲁,而是雨太大,她不大声一点,怕黑帝斯听不见。

  黑帝斯看看因为雨势太大带着一分朦胧的办公大楼,不答话。

  若希笑了笑,也不再问,让霍东铭开车。

  当车往企业开进的时候,若希吩咐着保安:“让黑先生进来,以后,黑先生来了,当成客人,别把人家拒之门外。”

  保安微愣,是霍助理把这位先生拒之门外的,坚决说这位先生是恶魔,是无赖,不让他进来。其实,企业里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对这位先生印象万分的深刻了。

  一来,他开着豪华的轿车,那车的价值,识货的人说,价值近千万。二来,他高大,沉稳,俊美,有时候冷如冰,有时候热如火。女同事们都说,如果这位先生是冲着她们来的,她们死都觉得值了,偏偏是冲着霍助理来的,霍助理还不把人家当一回事呢。三来,这个男人是个不会泡妞的主,追霍助理的手法,能让人笑断肠,因此全企业,上至管理下至员工,对这位爷绝对是印象深刻到不能再深刻了,也非常的有好感。

  反之,那位霍助理的老同学,长相也顺眼,为人温恭有礼,宛如白马王子一般,却得不到大家一致的好感,谁都想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黑帝斯动过粗,出手伤过保安,石君一直温恭有礼,结果……

  “知道了,蓝总。”

  企业真正的负责人是蓝若希,若希都这样说了,下面的人还敢说什么。

  听到蓝若希如此吩咐保安,霍东铭把车开到了停车场上停下后,偏头就睨着爱妻,接收到爱妻闪烁着俏皮的杏眸时,他低哑而宠溺地说着:“人是霍家的人,心却向着外人了。”

  若希笑,“你没有阻止。再说,黑帝斯迟早也会变成家人。”以黑帝斯那强硬的个性,如果软追不行,保证会直接把霍东燕杠进教堂,直接强婚霸爱。

  “你想做的事情,我一般不会阻止。”

  哪怕爱妻这一次要玩的对象是他唯一的妹妹。在知道爱妻绝对不会伤害妹妹的前提下,他不会有任何异议,就算他非常不愿意看到黑帝斯出现在妹妹面前。

  “东燕的怨恨深,委屈多年,不会轻易原谅黑帝斯的,黑帝斯已经很努力了,不过东燕老是拒之门外,什么时候能修成正果?”若希闪烁着狡黠的杏眸,过程好看,不过她还是希翼早点看到结果,因为不悔。

  不悔……从知道黑帝斯就是他的爹地后,每次看到黑帝斯,眼里都带着渴望,很想叫黑帝斯爹地,偏偏东燕的态度还是那般的强硬,一口否定黑帝斯是不悔的爹地,不准不悔叫黑帝斯爹地。和东燕相依为命多年的不悔,只能先忍下渴望,顺从东燕。

  慕容夫人还没有出院,慕容妍每天都会到医院里陪伴她的奶奶,不悔和昊天两个小鬼头,借口说是看望慕容奶奶,实际上是跑到医院里陪慕容妍。

  三个小伙伴的友谊,还算是坚固的。

  就算霍昊阳老是和慕容妍打架,斗嘴,彼此之间也习惯了彼此,一天不见,难以适应。

  小美女鲁顺英像块牛皮糖一般粘住霍昊阳,霍昊阳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说是奉门主之命陪伴霍昊阳。

  鲁顺英长得很漂亮,也很可爱,虽然人好动,也会打架,出手还挺狠的,不过嘴巴甜,挺讨霍家大人们的喜爱。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鲁顺英那么忠于霍昊阳,干脆就让她住进霍家,就可以整天陪伴着霍昊阳了。

  鲁顺英开心,求之不得。

  见到少主不过短短一个月,可她已经很喜欢和少主在一起了,虽然少主对她,时冷时热的,她就是喜欢那种感觉,估计是热闹吧。

  跟在少主身边,她能见到很多小朋友,比在庄园里自由热闹多了。

  心思再细,人再精,毕竟是四岁多的孩子,玩心为重。

  霍昊阳反对!

  坚决反对,不准鲁顺英住进霍家。

  大人们本来就是开开玩笑的,正主儿反对,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多年后想起这件事,鲁顺英心里还是刺痛刺痛的……

  “别玩得太过火。”东铭宠爱地说着。

  若希看向他,提议着:“要不要一起?”

  东铭眼眸微沉,低沉地说着:“让我帮着黑帝斯泡我的妹妹,我做不到。”

  若希笑了笑,没有勉强他,他在一旁看着,宠着她,任她间接着帮黑帝斯,已经很难得了。毕竟东铭他的心里还在气恨着黑帝斯曾经那般的狂傲,那般的恶劣用机关枪对着他。堂堂霍家大少爷呀,在T市如站在云端上的太子爷,被对手用机关枪对着,扫射着,那气恨有多深,只有亲身体会了才知道。

  黑帝斯的车如同火箭一般,射到了办公大楼的门前停下来,就停在行政部门的窗外,引来行政部里面的人直往窗外扫,心里想着,难道黑先生今天有突破了?霍助理主动让他进企业了?

  “黑先生,你来了?”前台文员甜甜地笑着,漂亮的脸上抹满了温柔,一扭一扭地迎向了黑帝斯,有点老鸨迎客的感觉。

  黑帝斯不答话,俊脸像大理石,硬而没有表情。

  他非常不喜欢华艺的几名前台,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用着吃人的眼神盯着他,眼里流露出来的是活脱脱的诱惑。

  明知道他冲着她们的霍助理而来,她们竟然还敢流露出对他的好感及勾引。

  如果企业是他的,他保证马上马上让前台文员滚回家里吃自己的。

  其实呀,真怪不了人家前台。年轻的女孩子嘛,见到高富帅,哪有不心动的?霍东铭是蓝总的丈夫,又只宠爱蓝总一人,她们都偷偷地在心里做着梦呢。

  黑帝斯往电梯走去。

  “哎,黑先生,你不能上去,大家霍助理不想见到你呢。”两名前台文员连忙拦住黑帝斯的步伐,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的甜美,漂亮的脸上只差没有写着:大家很乐意见到你。

  “让黑先生上去吧。”

  清脆的声音带着似有若无的威严传来,蓝若希出现在她们的眼前,和若希并肩走着的撑着雨伞的高大男人当然是霍东铭。

  霍东铭千篇一律的黑色西装,黑色皮鞋,总给人一种半路杀出来的黑马似的感觉。

  又有两天没有刮胡子的他,看上去更有男人味,更吸引女人的目光。

  他动作优雅地收起了雨伞。

  “蓝总好,霍总好。”

  前台文员脸上的甜笑还在,但对黑帝斯的露出来的妩媚消失不见。

  蓝总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护姑嫂子,当着蓝总的面意图染指黑先生,怕是死得很难看。

  再怎么着,大家心里还是惧怕着庞大的千寻集团,以及掌控着千寻集团的宠妻男人霍东铭。

  看到霍东铭收起了雨伞,一名文员赶紧上前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雨伞,拿到了雨伞区摆放好,然后才回到原地。

  霍东铭锐利的眸子扫了两名前台文员一眼,淡冷地对若希说道:“若希,换人。”

  黑帝斯走进了电梯里,听到霍东铭简短有力的话,忍不住在心里想着,这个大舅子果如传闻中,阴晴难测,果断而冷狠。

  以霍东铭的锐利,肯定是捕捉到前台文员来不及敛回肚里的心思,故果断地要求爱妻换人,连改过自新的机会都不给两名文员。

  两名前台文员脸色煞地白了起来。

  若希看了看她们,没有说话。

  这更让两名前台文员忐忑不安,不知道蓝若希的决定是什么。

  夫妻俩改走楼梯,借此减慢上楼的时间,让黑帝斯先和霍东燕单独相处一下。

  “若希。”

  霍东铭低沉地叫着。

  若希依旧不说话。

  霍东铭便不再说下去。

  助理办公室。

  “谁让你进来的!”霍东燕冷不防看到黑帝斯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倏地站起来,怒吼着。

  她已经改了脾气,可是一看到黑帝斯,她就会恢复以前的坏脾气,只想发火,只想轰炸,最好就把黑帝斯炸得粉身碎骨,不会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黑帝斯反身关上了办公室大门,并且上了锁,阻止外界的人进入。

  霍东燕看到他反锁上门的动作,顿时更怒,气冲冲地绕出了办公桌,就向黑帝斯走去,一把扯着黑帝斯的衣袖,叫着:“出去!”

  “呀……”她的余音还没有落地,黑帝斯反身一压,把她推压在门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黑帝斯,马上,立即放开我!”霍东燕奋力地挣扎推拒,并且大声警告着。

  耳根悄然红了起来。

  虽说为人母了,霍东燕其实和男人接触得不多,特别是此刻黑帝斯的近身接触。

  窗外,大雨倾盆,雷雨声几乎淹没了霍东燕的警告声。

  黑帝斯不说话,也不放手,就是用自己沉重的身体抵压着霍东燕算得上高佻的柔美身体,虽然他穿着西装,她穿着职业式的西装套裙,隔着衣物,他也能感受到她的柔软,气息便变得沉了,眼神也变得深了,唇抿成了一条线。

  霍东燕气得俏脸通红,他的身体硬得像石头,刚好抵压着她上身最柔软的地方,挤压得她有点痛,这是她拼命挣扎推拒的最主要原因。

  他的气息,带着纯阳刚的气味随着他的喘息刺进她的鼻端,扰得她心神有点乱。就算对他有怨恨,毕竟这个男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对他的近身,碰触总有着一种……慌乱。

  他的眼神……她不敢接,因为带着闷闷的烈火。

  他的唇,性感有型,她也不敢看,一看,她的脑海里就会自动地浮现他吻她的情景,然后总会想着他会不会再印上来。

  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芳香,盯着她气红的脸,感受着她因为生气,因为推动挣扎而导致起伏的胸膛,那柔软抵在他刚硬的胸膛上,让他某个部位开始受刺激,发生了变化。

  “黑帝斯,放开我,否则我喊人了!”察觉到他的变化,霍东燕没来由地更慌了,她犹自镇定,警告着黑帝斯。

  “你大嫂放我进来的。”

  黑帝斯低哑地开口。

  若希也不是省油的灯,但这盏时而往他身上浇油,时而往他身上浇水的女人,他不得不感激,她是在间接帮着他。他猜测着,霍家那么多人,相信他的目标是霍东燕的人,估计只有蓝若希。

  “我大嫂不会出卖我,你别污蔑我大嫂,马上,马上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

  霍东燕推不开他,他那里发生了变化,抵在她双腿之间,让她慌乱,让她脸红……

  “救命啊……救命啊……”

  霍东燕扯开喉咙,拼命地嚷嚷着。

  黑帝斯眸子灼灼地看着她卖力地叫着救命,眼里竟然有着一丝丝的戏谑。

  门,被他和她压在身后,锁,上了,就算有人听到了她的呼叫声,如何进来?

  此刻,谁又敢进来?

  他保证会把进来的人从窗口丢出去!

  喊了好一会儿,霍东燕觉得累了,停止了呼救。

  外面,除了暴雨的哗哗声,听不到任何动静。

  霍东燕失望,那些人的耳朵都聋了吗?她叫了那么久,喉咙都干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搭救,难不成真是吃人东西,所以手软?

  黑帝斯送给她那些吃的,她都是分给大家吃了的。

  头忽然一晕。

  身体被用力一转,几下之间,她被黑帝斯塞着坐回了她的工作位置上。

  “坐着。”

  黑帝斯低哑地命令着。

  霍东燕愤然地站起来,气怒地应着:“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让她坐,她偏要站,拿她如何?

  黑眸锁来,那眼神……请恕东燕才疏学浅,搜不到形容词来形容。

  半刻,黑帝斯转身。

  霍东燕本能地追随着他的身影,这么爽快,要走了?

  心底划过她不愿意承认的失落。

  第一次见到黑帝斯的时候,得知他就是夺走自己清白的男人,她心里其实划过一抹庆幸,因为不是一个丑八怪,更不是一个腆着大肚子的肥佬,而是一个俊美如天神的男子,他冲动搂她入怀,他霸气地想带走她,让她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是在分析,他对她,难道真如他所说的是爱?

  还有他对她的说明,也总让她发自内心的心疼。

  她明明对他充满了怨恨,为什么还对他有着心疼。

  私底下,她偷偷地找大嫂问过关于黑帝斯的事情,大嫂又通过大哥替她探到结果,黑帝斯所说的属实。

  他当年一走了之,其实是为了保护她!

  想到这些,她又觉得自己的恨没有那般深了。

  可让她一下子就原谅他,甚至和他发展成恋人,夫妻,请恕她无法在短时间内接受。

  她多年来所受的委屈,她不能轻易就消散。

  黑帝斯替东燕倒来了一杯温开水,在东燕错愕的眼神下把水杯凑到她的唇前,淡淡地说着:“叫了那么长时间,喝杯水润润喉。”

  霍东燕倏地瞪大了双眼,瞪住他。

  他……

  他……气死她了!

  一把夺过了那杯温开水,东燕用力地把温开水往黑帝斯的脸上泼去。

  黑帝斯不躲不闪。

  东燕微愣,随即叫骂着:“不是说你身手了得吗?怎么不躲呀?”

  水珠顺着黑帝斯的脸往下滑,滴落在地板上,他的衣服也湿了一些,连前额的头发也湿了部份。他不说话,保持着姿势看着霍东燕。

  霍东燕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有点心虚。

  虽然以前她也经常这般欺负人,其实每次欺负了别人,她都心虚的。

  她天性不坏,只是得不到真正的关心,才会使坏的。

  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

  忽然,黑帝斯大手扣来,扣住东燕的头,他的大手一推,一扫,身子欺压而来,便把东燕推压在办公桌上,头一低,唇如鹰般敏捷,攫住了她的红唇。

  “唔……”

  霍东燕仅来得及闷嗯一声,便被他夺走了所有的呼吸。

  这是一个张狂的,霸道的吻。

  他的舌强行地滑进她的芬芳领地,恣意,霸道,急切地在她的芬芳领地胡搞蛮缠,吞噬她独特的甜美。

  他压得她很痛……东燕瞪大眼,撞入他那双深如无底洞的黑眸里,顿时,她觉得自己此刻既无助又身处危险之中,委屈的泪,便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下滑。

  他,每次都是这般的霸道,这般的强硬。

  初次的记忆,早被他的霸道和强硬淹没了。

  看到她落泪,黑帝斯低咒一声,心软地松开了她的唇。

  那勃发的**,不知道何时才能解决。

  他刚刚真的很想就这样要了她,反正她是他的女人!

  可触及她的泪,他终是软了下来,不舍得对她用强的。第一次,她神智不清,第二次,他希翼他们彼此都在清醒中。

  “铃铃……”如同程咬金似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东燕的手机响了。

  石君打来的。

  霍东燕推开黑帝斯,急急地站直了身子,红唇还残留着黑帝斯的痕迹,她有点慌乱,却又努力地平熄自己的慌乱,拿起手机,接听电话。

  “喂……”

  她才喂了一声,一只大手横来,黑帝斯霸道地夺走了她的手机,这是她新买的手机,原先那个手机,因为电池和卡还在黑帝斯那里,她没有向黑帝斯索取,害怕黑帝斯会提出什么过份的要求,所以她选择了重新买一台手机。

  “东燕,今晚有空吗?我请你吃饭,帝皇大酒店,等会儿雨停了,我去接你。”石君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没空,大家一家三口今天晚上聚餐,我想石先生是个明白人,不会当电灯泡吧!”黑帝斯冷硬地替霍东燕回绝了石君的邀请。

  敢当着他的面约他的女人吃饭,想死,早点说,他会选择最残酷的五马分尸免费奉送给情敌!

  “黑帝斯,你混蛋,你凭什么替我作决定?谁要跟你聚餐,谁和你是一家三口?我警告你,不悔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

  “你敢带着不悔和我一起去验DNA吗?”黑帝斯切断了石君的来电,阴冷地逼视着霍东燕。

  霍东燕气结,却哑口无言。

  因为,她不敢!

  “你……凭什么替我作决定?你就是那般霸道无理的吗?”霍东燕指责着。

  她爱和谁吃饭就和谁吃饭,他管得着吗?

  倏地,她又被黑帝斯压倒在办公桌上。

  双手被黑帝斯捉住甩压在她的身侧,黑帝斯凝睇着她,一字一句地说着:“因为我爱你,所以我霸道!我不准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你要出去吃饭,可以,我陪你!记住,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霸道!

  借口!

  绝对是借口!

  她不相信爱,不,是不相信他对她的爱!

  一次迷情就爱上了?

  东燕想反驳什么,数次张嘴,发觉自己什么也反驳不出来。

  她已经是他的女人!

  这是事实。

  她还生了他的儿子!

  总经理办公室。

  “前台文员对黑帝斯的心思,我懂。”

  若希坐在沙发上,看着背对着她站在窗前抿唇不语的霍东铭说明着。

  霍东铭转身,走向她,伸手按压住她讲解的唇瓣,然后在她身侧坐下,低柔地说着:“老婆,我懂你的意思。”

  若希眨着杏眸,拿开他按压住她唇瓣的手指,“你真的懂?”

  东铭点头。

  夫妻之间的心有灵犀,在她不说话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东燕心里有黑帝斯,哪怕是带着怨恨,有黑帝斯却是事实。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缘份,那样的相识,那般的迷情,却让黑帝斯对东燕念念不忘,也让东燕把黑帝斯烙入了生命里头。

  但是黑帝斯的苦追一直没有进步,老是在原地踏步,需要有人从帝推波助澜。那两名前台文员对黑帝斯是赤果果的爱慕,不辞退她们,就是为了制造机会让东燕也吃吃醋,推动一下她和黑帝斯的冷局。

  若希笑,又有点无趣地说着:“摊着太聪明的老公,一点也不好玩。”

  霍东铭宠溺地淡笑着:“你呀,越来越腹黑了。”

  “没办法,因为有你呀。”

  “呵呵,那大家的宝贝儿子呢?”

  “那小子是结合咱夫妻俩的精华。”

  “才四岁多,就那般深不可测,将来呀,不知道有谁能克制住他。”霍东铭似是苦恼地说着,实际开心至极,为自己有一个聪明的儿子而开心。他可以想象,不用二十年,仅需十五年,他的儿子就会成为T市新一代的商界太子爷,开始叱咤风云。

  至于谁能克制他的宝贝儿子,他一点也不担心。

  月老绝对会给儿子配一个好女人的。

  “妍妍呀,我喜欢妍妍,把她扣来当昊天的媳妇儿。”一提到慕容妍,若希就一副想抢人家女儿的样子。

  若希很想和好友结成亲家,就像她们蓝家和霍家一样,当年蓝非凡和霍启明友情深厚,看到孩子们玩在一起,也有过结成亲家的念头,所以当蓝若梅成了霍东铭名义上的女朋友时,两家人都很开心,一副水到渠成的样子。

  林小娟也有这样的意思。

  在林小娟的眼里,霍昊天绝对会像其父霍东铭那般专情的,当母亲的,谁不想让女儿嫁一个专情的男人?

  可惜……

  “昊天和妍妍不像咱们俩。”霍东铭意有所指。

  儿子对妍妍很好,很相护,但在他的眼里,那绝对没戏。

  爱妻又不是笨蛋,他相信她看得出来。

  “孩子们还小,长大了会发生变化的。”若希带着希冀,她真的想让昊天娶妍妍呢。

  霍东铭低笑,深深地看着她,说着:“你真觉得长大后的妍妍会和昊天在一起吗?”

  若希想了想,笑而不答。

  环上她的肩,带着放纵的声音传进若希的耳里:“咱们学奶奶吧,儿孙自有儿孙福,大家都不要干涉,顺其自然。”

  若希笑了笑,点头。

  想了想,她还是忍不住叹着气:“可惜,合眼的儿媳妇少呀。”她的口吻,好像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了似的。

  霍东铭失笑,儿子才四岁多呢,儿媳妇人选,还早着呢,说不定还没有出生呢。

  至于妍妍小丫头,其他人想染指,还得问过霍昊阳小子的拳头呢。

  “东铭,晚上回家,昊天肯定知道我怀孕的事了,你说,他真的不会难过吗?”提到儿子,若希马上又想到了自己再度怀孕的事情。

  “晚上,我找昊天谈谈。”

  “这么小的孩子,谈什么?他懂吗?”

  霍东铭不说话,那是他们父子之间的沟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