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12 父子

212 父子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3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6

   “放开我,求你了。”

  助理办公室里,霍东燕还被黑帝斯压在办公桌上,他的下半身又变了,顶着她,让她的脸忍不住暗红起来。

  男人,总是那么容易变化的吗?

  黑帝斯把她的双手拉高压在她的头顶上,用一只手捉住,另一只手轻柔地扳着她的下巴,低哑地说着:“东燕,让我好好地看看你。”

  数年前,一次入眼,数年来,难以忘怀。

  他一直都记得她的模样,不过他画技差,总是画不出她的神韵来,才导致他一直都没有找到她,才导致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挑上了大舅子,做了一些错事,让他到现在还得不到霍家人的原谅及认可。

  如果不是因为他和霍东燕这点情愫,他的行为倒不是错。

  商界之争,本来就是各凭本事。

  换成任何人,都是那样。

  现在为了东燕,他已经停止了一切攻击了。

  黑帝集团就这样暂时停留在不上不下的位置上。

  以他的个性,他哪肯呀?都是为了她呀,为了她,他放弃的很多了。

  可他连好好地看看她的机会都还没有。

  “放开我。”暧昧的姿势让东燕的脸红了又红,她很生气地大吼着,声音吼出,她才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变得有点软而无力了。

  “黑帝斯,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恨你一辈子,一辈子不让你和不悔相认,一辈子怨死你,一辈子……”她的警告再次被黑帝斯吞没了。

  这男人是强吻强上瘾了吗?

  霍东燕气结地想着。

  黑帝斯霸道地强吻着她,最初是霸道,慢慢地,他又转为温柔的诱吻了,他想得到她的回应,哪怕是无意识的也好。反正吻了她几次了,他也积累到一点经验了。于是他温柔地舔着她的唇,缠着她的小舌,企图勾出她的**。

  东燕有点晕头转向了。

  这个吻和记忆中的很像。

  记忆中,他就是很霸道很温柔地吻着她,然后很霸道又很温柔地占有她……

  东燕全身都软了下来,被扣压在头顶上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获得了自由,她移落到他的胸前,想着推开他的,可是她没有力气了,推竟然在无意识的诱惑下,改成了搂,搂住他的脖子,仰起下巴,承受他更深更柔的吻。

  察觉到她的软化,黑帝斯内心狂喜不已。

  她的身体比她诚实多了。

  他的吻更温柔,也吻得更深,双手开始滑落,沿着她雪白的脖子来到她的套装上,轻轻地挑着套装的扣子……

  她很美,如同记忆中那般美。

  她的肌肤柔滑而雪白,像雪一般给他纯洁的感觉。

  吻,不知道何时落到了她的脖子处。

  “嗯……”

  东燕无意识地吟哦了一声。

  呃?

  那声音是她发出来的吗?

  那般羞耻的声音竟然是她发出来的?

  东燕回过神来,马上用力地推开了埋首于她胸前的黑帝斯,急切地从办公桌上站直了身子,脸涨得通红,又羞又气,套装扣子完全被他挑开了,她的上身已经被他烙下了几个印记,她动作急切又慌乱地想把内衣的扣子扣上,因为慌乱,她扣了几次都没有扣上,然后她又意识到黑帝斯还站在跟前,正沉沉地喘息着,黑眸迸出万缕千丝般的网来,把她网住,她赶紧背过身去,内衣扣子都顾不得扣上了,就把套装一拉,双手环胸,然后逃命似地想绕出办公桌。

  一转身,差点就要撞入黑帝斯的怀里,她一惊,身子一矮,竟然慌乱地从桌底下钻爬出来。

  黑帝斯先是错愕,然后是失笑。

  这小妮子……

  他们又不是第一次了。

  用得着这般慌乱吗?

  何况,她刚刚也很享受的,她对他的挑逗是有反应的,她其实也渴望被滋润的,转眼间,又慌乱成这个样子了。

  她羞赧的样子,特别好看,让他更想一口就把她吞进肚子里去。

  不,不能一口吞掉,他应该慢慢地,一口,一口地把她拆骨入腹,这样才有滋有味。

  “黑帝斯,你……你色魔!”

  退出了办公桌,东燕的舌头才会动。

  她气恨地瞪着那个还灼灼地看着她的大男人。

  窗外,雨渐停,炎热的午后因为这一场突然而来的大雨,消减了酷热,感觉清凉舒适。

  人们开始在户外走动,贪婪地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贪婪地享受着雨后的清凉舒适。

  “你是我的女人,我碰你很正常。”黑帝斯低笑着走出了办公桌,向她走去。

  她的发丝已经凌乱,衣衫还不整,她的内衣扣子甚至还没有扣上呢。看她慌慌乱乱的,扣几次都扣不上,他很乐意帮他未来的爱妻这个忙。

  对,就是爱妻。

  他会很努力地学习大舅子宠妻的行径,他还要超越大舅子,他要让东燕比若希更加的幸福。

  他的宠,绝对是绝无仅有的,会让大舅子都无法相比的,因为他势力大,能得到他宠爱的女人,就等于是整个烈焰门的神魂,谁都礼让三分。

  “鬼才是你的女人,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霍东燕看到他逼过来,害怕他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就和她上演春宫戏,她怕,这个男人,有时候对她是特别的温和,想尽各种办法来讨她的欢心,有时候霸道**得让她想抽了他。

  此刻,他就是霸道**的。

  转身,东燕想拉开门逃出去。

  “如果你想让你们企业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我在你的办公室里那个了,你可以现在就出去的。”黑帝斯凉凉地说着。

  霍东燕倏地转身,气恨地低吼着:“谁和你那个了?你别胡说八道!”

  他只不过才吻了她的上身,这样也是那个了?

  就算他们的第一次,她是被下了药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可那个是怎么回事,她还是知道的。

  “咱们不是肌肤相亲了吗?”黑帝斯逼近前来,很开心占了上风,掌控了主导,对这枚辣椒,带刺的玫瑰,有时候就要霸道才行。

  他双手伸出,把她困在他的怀里以及门身上,凝睨着她,眼里带着少见的笑意。

  东燕哑口无言,刚刚的确算是肌肤相亲了。

  “来,我帮你吧。”黑帝斯双手一收,就把东燕困入怀里了,他的大手爱怜又带着好笑地钻入了她的衣服底下,东燕赶紧捉住他的手,气恨地低吼着:“黑帝斯,你再敢胡来,我真会恨你一辈子。”

  “有爱才有恨,你恨我一辈子,就等于是爱我一辈子了。”黑帝斯挪揄着。

  大手略一使力,便霸道地帮她扣上了内衣扣子,头低下,黑眸锁着她仰起来的眼眸,哑声低笑着:“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女人,连内衣扣子都扣不上。”

  东燕更气。

  明明罪魁祸首是他,现在他反而表现得像个救世主似的。

  无耻!

  非常无耻!

  无赖!

  超级大无赖!

  怪不得有时候不悔在妍妍面前表现得也像无赖,原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东燕在心里狠狠地腹诽着。

  黑帝斯随即又很温柔地替东燕把套装的扣子一颗一颗地扣上,修长的手指还会似有若无地拂过她挺着的酥胸。

  “不用你好心,我自己来!”推开她,东燕急切地自己把外套的扣子扣上了。

  然后她又三两下整理好自己的头发,让人看不出她和黑帝斯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你出去!”恢复了正常,霍东燕再次不客气地驱赶着黑帝斯。

  黑帝斯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好整以闲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悠闲地从茶几下面翻找出一份报纸翻看起来。

  “我在等你下班,然后和你一起吃饭。”

  有他在,谁都别想和他的女人去吃饭。

  石君的一通电话,让他决定就霸在这里,守住他,来一个情敌,他就扔一个出去,来两个情敌,他就扔一双。反正他黑帝斯的女人,谁都不能染指,否则,杀无赦!

  “哦,对了,回家里吃吧。你还没有回过大家的家呢。”黑帝斯自顾自地把无名庄园当成了他和东燕的家。

  他摸出手机,打电话给乔治,吩咐着:“乔治,带上礼物到霍家去,然后把少主请回庄园里,吩咐厨师们做最好晚餐,等会儿我会带着夫人回家吃晚饭。”

  乔治在那端听到门主的吩咐,以为门主总算有进步了,追到了夫人,赶紧乐呵呵地应着:“门主请放心,属下一定会办妥的,属下现在就去接少主。”

  黑帝斯满意地挂了电话。

  霍东燕却狠狠地瞪着他。

  **的家伙!

  像她的大哥!

  可她的大哥对大嫂虽然霸道**,却相当的宠,不会强逼大嫂做大嫂不喜欢的事情。她一直都是羡慕大哥大嫂的婚姻生活,如果她真的和这个家伙……去,她是恨着他的,她才不要和这个家伙呢!

  黑帝斯挂断了电话后,又开始悠闲地看起报纸来,东燕会不会答应跟他回无名庄园,他先不管,反正就算是用杠的,他都会把她杠走,绝对不会再给她任何接触石君或者单独和石君相处的机会。

  ……

  霍东铭载着爱妻若希回到了霍家。

  若希一下车,美姨和英叔就迎了过来,那对夫妻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美姨甚至上前要扶着若希,嘴里笑着:“大少奶奶,小心点。”

  若希巨汗!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因为她再度怀孕了,所以美姨要扶她?

  若希赶紧错开美姨要扶她的动作,失笑地说着:“美姨,你这是做什么?”

  美姨呵呵地笑着:“大少奶奶,你现在又有了身孕,所以要小心些。夫人亲自下厨替你熬汤了,还有亲家夫人也来了,带来了很多补品,二少奶奶正在屋里陪着呢。”

  若希脸色暗自白了白,来了,又来了,这种让她想着都头痛的国宝级生活又要开始了。

  她想着,她不是第一次怀孕,家人的反应应该不会那般强烈的,至少她还可以正常生活的,没想到……

  听到自己的母亲也来了,若希赶紧往屋里走去。

  “大少奶奶,你慢点,你穿的是高跟鞋呀。”

  看到若希快步地走着,美姨马上心惊胆颤地跟在后面叫着。

  “没事。”

  若希头也不回,脚下的速度却不减。

  她是想快点进屋,免得再遭受到美姨的过份关切。

  下了车的霍东铭看到那副情景,淡淡地笑着,没有说什么。

  听到美姨不停地提醒着爱妻,他眸子闪了闪,然后迈开沉稳的步伐,在最短的时间内追上了若希的步伐。

  “大少奶奶……”

  美姨老太婆式的关心还在响着。

  若希有点无奈,正想停下脚步扭头和美姨沟通一下,谁知道脚下一轻,腰身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捞了起来,霍东铭抱着她,沉沉地对美姨说道:“美姨,我抱着若希进屋,这样子,你放心了吧?”

  若希脸一红。

  美姨则有几分的窘色,但却肯定地点了点头。

  霍东铭抱着若希往屋里走去。

  “我自己可以走,这样子……”若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你还想再听着美姨的提醒,我不介意放你自己走。话说,老婆,天天都让厨师按着营养大师的要求做着各种各样的营养餐给你吃,怎么你还是长不胖的,体重和婚前一样。”

  “你想我变成猪吗?”若希小声嘀咕着。

  女人,最在意的便是体重。

  生了昊天之后的一年里,她好不容易才控制好体重,她可不想飙升到猪的体重呢。

  霍东铭笑笑,不答话。

  屋里,蓝若梅正陪着叶素素话家常。

  蓝若梅成了军嫂后,生活里很忙,经常都不在家,回娘家的次数也少了一些,叶素素想见她,有时候还得到企业里去。叶素素有时候向蓝非凡抱怨,别让女儿那么忙。

  蓝非凡有点无奈,儿子此刻正在追妻,准备为他们蓝家开枝散叶,追妻虽然大量的时间,疼弟心切的若梅便主动地揽下了弟弟的工作,才会那么忙的。

  母女俩看到霍东铭抱着若希进来,以为若希发生了什么事,吓得赶紧站起来,迎上前来,急切地问着:“东铭,若希怎么了?”

  看到母女俩那么紧张,霍家人也都闻声而来。

  小昊天正在偏厅里玩着,也跑了出来,小小的身子钻到母亲的面前,一把抱住若希的脚,仰起脸关心地问着:“妈咪,你怎么了?”

  若希连忙说明,自己什么事也没有,是美姨关心太过,东铭才抱着她进屋的。

  听了她的说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昊天,昊阳呢?”

  若希抱起儿子,温和地问着。

  霍昊天还没有答话,霍东铭已经不客气地把他从若希的怀里拎开了,自己抱着,说着:“以后别让妈咪抱了,知道吗?”

  “昊阳被那位大叔的人接走了。”昊天回答着若希的问题,听到父亲的话,他又好奇地问着:“爹地,为什么不能让妈咪抱了?爹地又要独占妈咪了?”

  小家伙想到的就是霸道的爹地又要和他抢妈咪了!

  若希和东铭交换一下眼神,黑帝斯的人来接走了昊阳?

  东铭又看向了从偏厅里跟着昊天走出来的父亲。

  霍启明讲解着:“黑帝斯吩咐人来接昊阳,说东燕和他一起吃饭,顺便接昊阳一起。”他听到女儿都愿意和黑帝斯一起吃饭了,才会放心地把外孙交给乔治接走的。

  霍东铭没有多说什么。

  黑帝斯和他的脾性有几分相似,软的不行,会来硬的。

  但就算是用硬的,黑帝斯也绝对不会伤害妹妹一根头毛的。

  他不用担心。

  “爹地,为什么不能让妈咪抱了?”小昊天再度回到了问题上,他需要父亲给他一个合理的答案。

  妈咪是他的,为什么妈咪不能抱他?

  是,他是长大了一点儿,可还是孩子呢,妈咪还抱得动他。

  霍东铭淡淡地笑着,再度和爱妻交换了一下视线,然后抱着昊天就往楼上而上。

  上到了顶楼,他抱着儿子在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坐了下来。

  “爹地,我想游泳。”看到游泳池,小昊天心痒痒的,雨后的清凉不过是短暂间的,很快热气再度回袭,此刻是傍晚了,雨后冒出来的太阳变成了夕阳,还挂在西边的天空上,他觉得还是热,很想浸在凉凉的池水里。

  霍东铭爱怜地亲了他的小脸蛋一下,父子俩不争宠的时候,特别的亲密。

  “昊天,爹地先和你谈谈,谈完了咱们再游泳好吗?”

  谈谈?

  霍昊天马上在父亲的怀里转过身来,仰起脸看着父亲的俊颜,然后有感而发地摸摸自己的小脸蛋,怪不得大家都说他长得俊俏,因为他的老爸太帅的原因。

  “爹地,是不是妈咪有了弟弟或者妹妹?”

  小昊天稚声稚气地问着。

  刚才他还想不明白为什么爹地不让妈咪再抱他,现在他想明白了。他听奶奶说了,妈咪怀孕了。妈咪肚里有了他的弟弟,奶奶说是弟弟,不过他想要一个妹妹。奶奶说,让妈咪下下次再生妹妹,这一次生弟弟。

  小昊天在这个问题上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奶奶的下下次再生妹妹。

  霍东铭淡淡地笑着,他就知道他的儿子是聪明的。

  抚了抚儿子的后脑勺,他淡笑地问着:“昊天,你喜欢弟弟或者妹妹吗?如果妈咪真的有了弟弟妹妹,你会不会难过?会不会不喜欢弟弟妹妹?”

  小昊天认真地想了想,应着:“昊天已经有很多弟弟妹妹了,不悔,妍妍,还有二叔家的。一共有四个弟弟妹妹了。”

  他都喜欢,所以他不会难过的。

  “但他们和你不是一个妈咪呀,现在妈咪肚里有了弟弟或者妹妹,和你是同一个妈咪的,你会不会接受?会不会难过?”

  霍东铭很温和地和儿子沟通着。

  昊天是这一代的老大,他想儿子一定会接受若希肚里的孩子的。

  “会呀,我不会难过,我想要一个妹妹,爹地,让妈咪给昊天生一个妹妹吧,不过奶奶说妈咪是生弟弟。”昊天笑着,小脸上看不出半点抵触。

  正如霍东铭所想的,他是这一代的老大,早就习惯了有弟弟妹妹的日子,所以若希生第二胎,他会接受,不会难过的。

  霍东铭咧嘴便笑。

  不愧是他霍东铭的儿子,想法和他一个样。

  他想要女儿,儿子想要妹妹。

  “好,就让妈咪替昊天生一个妹妹,昊天是大哥哥,以后要好好地疼妹妹哦,不能欺负妹妹的话。”霍东铭又亲了一下儿子俊俏的小脸蛋,心里满是自豪,为自己有一个俊俏懂事的儿子而自豪。

  昊天用力地点头。

  “爹地,你放心,昊天一定会很疼,很疼妹妹的。”

  霍东铭点头,把他的小脑袋按入自己的怀里,父子俩亲密地互搂着。

  片刻,霍东铭才轻柔地推开儿子的小身子,笑问着:“还要不要游泳?”

  霍昊天欢叫着:“要!”

  “好,爹地就陪你一起游泳。”

  霍东铭说完,就笑着抱着儿子快步下楼去,找到游泳衣,又把儿子的充气游泳圈拿上,父子俩开开心心地回到顶楼上。

  小昊天三两下就把自己剥了个精光,然后套上游泳圈就往游泳池里滑进去。

  霍东铭也滑进了池中,父子俩相到嬉戏着,打着水仗,玩得不亦乐乎。

  一直担心父子沟通的若希,在送走了母亲之后,赶紧上楼。她在二楼没有找到父子俩的身影,想了想才往顶楼而上。

  当她看到父子俩在游泳池里玩成一片的样子,忍不住,她笑了起来。

  静静地靠着门边,她没有惊扰那对父子,放任他们肆无忌惮地玩闹着。

  此刻的霍东铭,不再是那个阴晴难测,心思深如无底洞,行事雷厉风行,让人畏惧的大总裁了,而是一个疼爱儿子的好父亲。

  无名庄园。

  大厅里,霍昊阳非常感兴趣地把玩着一把手枪,真手枪,是乔治的,不过没有子弹的。

  鲁顺英坐在霍昊阳的身边,也对那把手枪很感兴趣。

  原本顺英是不能进主屋的,霍昊阳来了,她站在主屋外面往屋里看着,霍昊阳随口便叫她进屋,说她太小,不需要守门。

  语气虽然带着戏谑调侃,不过顺英还是很开心,她总算可以走进富丽堂皇的主屋了,还是少主让她进去的。

  霍昊阳还没有认祖归宗,不过大家已经认准了他的少主身份,他让顺英进屋,乔治等人也不好阻止,想着孩子们都要玩,都需要一个伴,门主又是特意让顺英陪伴少主的,也就乐意顺从昊阳的意思。

  家里开有玩具企业,霍昊阳对玩具枪是失去了兴趣的。

  乔治把他从霍家接回到无名庄园,黑帝斯还没有回来,霍昊阳觉得无聊,乔治一时之间想不到有什么好玩的,便把自己的手枪给了他玩,想着少主迟早都要接受训练,枪法也是训练之一,现在先让少主熟悉一下枪的构造也是好的。

  “我妈咪什么时来?妈咪真的会来吗?”霍昊阳略把凑过头来的顺英推开了少许,抬眸看了乔治一眼,问着。

  他心里其实有疑惑,妈咪那么讨厌他的爹地,真的会答应来这里吃饭吗?

  是不是爹地想见他,故意让人去骗外公的?

  如果是这样,他会给爹地打负分的。

  他希翼爹地什么时候都不要骗他。

  “少主放心,门主说过会带夫人回来,就一定会的。”正说话间,外面就传来了汽车的声响。

  黑帝斯载着霍东燕回来了。

  霍东燕是被他强行拉上车的。

  石君知道黑帝斯就在华艺,不怕死地也杀到了华艺,不死心地要请东燕吃饭,他的表白还没有说出来呢,他想借着今天晚上吃饭时向东燕表白的。

  情敌的不怕死更激发了黑帝斯的霸道,更别说霍东燕不知道是故意气他,还是真的对老同学有好感,竟然答应要和石君去吃饭,他只能强行把东燕塞进了车内,把东燕带回来。

  石君想追来,他狠命地抛下一句,如果石君敢追来,他会让十几个女人把石君强上了。

  威胁的话,石君原本不怕,可黑帝斯的威胁有点另类,石君还是怯了怯。

  碰面数次,黑帝斯的性格,石君也摸清了几分,知道黑帝斯说得出做得到,如果他真的追去了,黑帝斯一定会让十几个女人把他强上的,他可不想失去清白,还是那么悲惨的方式。

  所以……石君怯步了。

  没有办法,他再怎么不怕死,终究不如黑帝斯强势。

  “黑帝斯,我要下车!放我下车!谁要跟你回家!这不是我的家!”霍东燕气极地拍着车门,车门上了锁,她下不了车。

  今天是她霍大小姐近二十七年来最悲催的一天。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处于劣势的她对黑帝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既恨又怨,可似乎又带着点点软化。

  因为她真想拒绝,真要反抗的时候,可以一通电话打给大哥的,大哥绝对会来救她的。

  可她……嗯,不想让大哥和他对峙,不知道是为什么。估计是因为不悔吧。

  两抹小身影从屋里跑了出来。

  最前面那道小身影很眼熟。

  霍东燕定睛一看,马上气得用力地踢着车门,朝把车往院落里开的黑帝斯骂着:“该死的,你真把我儿子绑来了。”

  “女人,那也是我的儿子,我是让人去接的,不是绑的。”黑帝斯停下了车,扭头略板着脸说着,眼眸深处其实染着笑意。

  “谁说是你的儿子,他是我的儿子,是我怀胎十月,顶着那么多的委屈生下来的,他是我一个人的,我警告你,黑帝斯,你别想和我抢儿子。”

  霍东燕最紧张的便是相依为命的宝贝儿子,听到黑帝斯开口闭口他的儿子,她担心。

  黑帝斯凝视她片刻,这女人,是故意装傻还是真傻?他的目标是她!

  开了车锁,他钻出了车外。

  霍东燕也在他开了车锁的同时,马上下了车。

  “不悔。”她一下车就快步上前把儿子抱住。

  “妈咪。”

  不悔略挣扎,滑出她的怀抱,然后走到黑帝斯的面前,沉着一张俊俏的小脸,仰着脸,黑眸瞪得圆圆的,瞪着黑帝斯,很有力地质问着:“你没有伤害我妈咪吧?”

  黑帝斯低首,然后蹲下了身,和儿子平视着,他伸手略扳捉住儿子的双肩,很肯定地答着:“不悔,爹地不会伤害妈咪的。”

  不悔定定地和他对视着,片刻,他轻拂开黑帝斯的大手,转身走回到东燕的面前,拉起东燕的手就往屋里进去,嘴里说着:“妈咪,大家进屋里。”

  黑帝斯还保持着蹲着的姿势,眉眼间变得温柔起来,儿子没有再反驳他不是爹地,儿子相信他就是爹地了吗?

  东燕想带儿子走,可儿子却拉着她往屋里走去。

  当下她就心惊了,儿子的表现,似乎知道黑帝斯就是他的爹地了!

  难道家里人告诉儿子事实了?

  “夫人好。”

  小顺英有礼貌又甜甜地叫了一声。

  经过她身边的东燕停下了脚步,微弯下腰来,换上温和的神情,浅笑着:“小美女,你也在呀。”

  “夫人,我叫顺英,鲁顺英。我爹地是阿鲁长老。”鲁顺英有礼貌地自我先容。

  霍家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及身份,可是大家都叫她小美女。

  东燕淡笑着:“别叫我夫人,我不是夫人,叫我阿姨吧。”

  小顺英爱缠着她的儿子,人长得甜美可爱,嘴巴也甜,她挺喜欢的。

  当然要是拿顺英和妍妍相比较,东燕还是偏向妍妍的,毕竟妍妍是她看着长大的,而且妍妍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迷人的酒窝,她喜欢顺英耀眼的笑,更喜欢妍妍发自内心又自然的笑。

  顺英摇头,她不敢叫阿姨。

  门主会生气的。

  东燕也没有勉强她,昊阳有点不悦地把她拉了进去,似乎不愿意看到她过多地亲近小顺英。

  这小子……

  东燕在心里失笑而腹诽着,这么小就知道要护着妍妍了,怕她这个当妈的会喜欢其他女孩子,害怕妍妍将来得不到她的喜欢吗?

  不悔对妍妍的特殊,东燕也看在眼里,放在心头上,她盼着儿子长大把妍妍娶进家门当她的儿媳妇,不过那样的话大嫂估计会羡慕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