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12 承认(二更)

212 承认(二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412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6

   咦,先不管以后的事情,目前得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她根本就不想跟着黑帝斯回来吃饭,她不想和他相处,更不想让“一家三口”齐聚。

  回过神来的东燕敛起了那对着顺英露出来的浅浅微笑,拉住了不悔的小手,转身就要走。

  黑帝斯如山一般已经屹立在她的身后了,她转身,刚好和黑帝斯面对面。

  霍东燕反射性地把不悔拉扯入怀,动作又急又猛,让不悔在她的怀里仰起小脸,乌溜乱转的眸子有着不解。

  从外婆的嘴里,不悔是知道黑帝斯就是自己的爹地了,可是妈咪为什么讨厌爹地,不告诉他,黑帝斯就是他爹地?这些外婆没有说,他也弄不明白。

  看爹地的反应及表现,对妈咪是很关心,很在乎的,就像爹地很在乎他一样。

  “妈咪?”

  小不悔轻轻地叫着。

  黑帝斯伸手——

  “黑帝斯,你想做什么?你敢抢儿子,我跟你没完没了!”霍东燕一看到黑帝斯伸手了,马上搂扯着不悔后退了好几步,像防贼那样防着黑帝斯,心里暗怒自己的家人,怎么会放任乔治把儿子带到这里来。

  还有,黑帝斯进企业,在她的办公室“监看”她整整一个下午了,真的是大嫂让黑帝斯进企业的?大嫂怎么会帮着黑帝斯来欺负她?

  不管是真是假,她还是要弄个明白。

  黑帝斯只是深深地凝视着她。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是黑帝斯的手机。

  他一边凝视着东燕,一边当着东燕的面接听电话,电话是谁打来了,东燕不知道,只知道他接听了电话之后,脸色变得严峻起来,看她的眼神更深更沉了,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似的。末了,他只低沉地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他跨上前几大步,捉拉住东燕,把东燕强拉着进屋,不悔看到他强拉东燕的动作,发怒,像他刚见到东燕时那样,像个小袋鼠一样跳来,就开始攻击他。四岁的孩子,再怎么利害,也不过是无招无式的乱打,对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不悔。”东燕赶紧阻止不悔对黑帝斯的乱打乱踢。

  其他人眼露错愕,少主竟然那般的护母。

  “妈咪,大家走!”不悔不满意黑帝斯对其母用强的,原来妈咪不是真心要来吃饭的,是爹地强行把妈咪带来的。不悔聪明得很,从妈咪拉着他转身就走看出来了。

  “东燕,不悔,留下来,大家一家三口吃餐饭,行吗?”黑帝斯低沉地说着,似是在压抑着什么,脸色沉凝,那冷峻的神色并没有消退。

  东燕被儿子拉着,但脚下还没有动,她察觉到黑帝斯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因为他的脸色变得很快。

  “妈咪?”非常明白一家三口是什么意思的不悔也停止拉着东燕走,仰起俊俏的脸蛋,乌黑的眸子带着质疑看着东燕。

  他很想叫一声爹地!

  从外婆告诉他黑帝斯就是他爹地开始,他就很想叫爹地了。但为了不让妈咪难过,他忍着,不叫爹地,连大叔也不叫了。

  他渴望拥有的爹地就在眼前,可是不能相认。

  他想从母亲这里知道为什么?

  妈咪和爹地不像大舅和大舅妈那般,他看得出来,可为什么会有他的存在?

  小小年纪,他有太多的不明白,太多的不懂。

  有时候,他真恨不得让自己变成一个汽球,一吹就能大,不用一天天地等,一个月,一个月地等着自己一点一点地长大。

  “谁和你是一家三口。”接收到儿子的质疑,东燕有点慌乱,却强作镇定地反驳着她已经反驳了数次的问题。

  黑帝斯抿唇,再一次深深地凝视着她,好像害怕自己一眨眼,东燕自始从他的眼前消失似的。

  “乔治。”

  黑帝斯凝视着东燕的同时,又唤来了乔治。

  乔治快步而来,立于他的身前右侧,恭恭敬敬地候着,等着他的指示。

  黑帝斯招手,示意乔治附近前来。

  乔治依言。

  黑帝斯便在乔治的耳边低声地吩咐了几句,便见乔治脸色略变。

  “门主,那你?”

  “我会稍后些时间。”黑帝斯还是凝盯着东燕,这里有他还没有解决的问题,他希翼在离开之前能和东燕确立关系,这样他多少都能放心一些。

  乔治似乎有点迟疑。

  黑帝斯当即脸色一冷,冷冷地说着:“按我的吩咐去做!”

  乔治不敢再有半点迟疑,马上点头应着,然后扭身就走。

  东燕不知道这对主仆在说着什么事,她嗅到气氛很不对,黑帝斯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片刻后,外面传来了汽车声响,是开车外出的,一连串一连串的汽车声响,代表很多辆车同时离去。

  前段时间被黑帝斯调到中国来的烈焰门信息部门精英,迅速地自无名庄园里消失。阿鲁长老把女儿暂时托付给乔治,也带着人离开了,因为鲁顺英在一所文武学校报了名的,为了锻炼女儿的独立性,阿鲁长老是很狠心地把女儿留下,自己带着人走了。

  片刻之间,无名庄园几近成了空壳,仅留下了乔治以及黑帝斯贴身的几名保镖。

  瞬间把人全都遣走,可见烈焰门是遇到了大事情。

  “东燕,我是不悔的爹地,亲生父亲,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你还能瞒住不悔多长时间?”黑帝斯忽然沉沉地开口,让东燕心一颤,他竟然挑这个时候当着儿子的面说出来。

  他还说他不是抢儿子的吗?

  东燕死死地咬住下唇,紧紧地拉着儿子的手,她的身体微颤着。

  黑帝斯依旧沉凝地看着东燕,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逼着东燕承认他和不悔的父子关系,但是……

  刚刚他接到了负责烈焰门安全部门的长老急电,有些人发现他呆在中国大半年了,便趁着他不在,妄想作乱,勾结很多黑帮黑派围剿烈焰门一些堂口,烈焰门的堂口一向都是极其隐蔽的,没有内部人士泄密,谁也查不到那是烈焰门的堂口。除此之外,那些人还把黑氏家族几名算是有身份的女性劫走软禁控制起来,妄想通过此来夺得门主之位。其中有一个女性便是他黑帝斯的生母。

  他当上了门主,还有人胆敢抢夺门主之位,不惜与整个烈焰门为敌,那他也不会手下留情,要把所有还企图着抢门主之位的人斩草除根,也算是为不悔将来的路扫清障碍。因为他不会像父亲那般养一大堆儿女,他仅会和东燕生孩子,如果东燕以后不愿意再生养,他就只会有不悔一个孩子。会和不悔争门主之位的人,只有他的异母兄弟以及父辈的那些叔伯们。

  这件事被烈焰门视为重大事件。也是数代门主继位后首次发生的夺位事件。

  他,很快也要离开中国,赶回去坐镇,毕竟有一个女人是他的母亲。

  东燕对他的不谅解,他还没有办法让东燕释怀,他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中国,不能得到东燕的谅解,最岂码他也想和不悔相认,听不悔亲口叫他一声爹地。

  不悔的俊俏,不悔的聪明,不悔的懂事,他都很感谢东燕,感谢东燕替他生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也很感激霍家,替他培养出这么懂事的儿子。

  “黑帝斯,你是什么意思?”

  霍东燕颤声地问着。

  没有拉着不悔的那只手开始去摸手机,打算向大哥求救了。

  黑帝斯露出了真面目,他就是为了儿子而来的。

  而她,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

  呃?有点跑题了。

  她恨他呢,管他心里对自己如何?

  可那点点不知所措的滋味却是真真实实地存在于她的心头。

  “东燕,我想听不悔叫我一声爹地。”黑帝斯低沉地说着,眼里有着希望。

  他的出身注定了他的人生不能正常化,可他也有爱也有恨的,虽然和儿子接触不多,可他真的很爱儿子,身为一个父亲,明明儿子就在眼前却不会叫自己一声爹地,那种痛很痛的。他知道,他怪不了东燕,也怪不了儿子。

  真要怪,就怪他的出身不好吧。

  “如果你还想反驳的话,我可以给你看一份DNA的检验结果。”黑帝斯有点咄咄逼人。

  霍东燕脸色变得煞白起来。

  “妈咪,他是我的爹地吧。”小不悔不忍看着母亲那煞白的脸色,忍不住说着。

  霍东燕倏地低首,看着儿子。

  不悔没有接母亲的视线,略别着小脸,说着:“外婆都告诉我了,他是我爹地,不悔不敢叫爹地,是不想妈咪生气,不想妈咪落泪。”

  不悔的话带着淡淡的心酸。

  最渴望能有爹地的他,死忍着有爹地的狂喜,只为了不让妈咪生气,不让妈咪落泪。

  儿子的懂事让东燕心如刀割。

  原来,儿子早就知道了。

  儿子有多么渴望父爱,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哪怕她给儿子双倍甚至好几倍的爱,都无法顶替儿子对父爱的渴望。虽然她现在对黑帝斯还带着怨恨,因为多年的委屈,她无法一下子就放下,哪怕他说明了一切。可是黑帝斯是不悔的亲生父亲却是事实,铁一般的事实。

  “不悔……”东燕蹲下身去,和儿子平视着,心疼地叫着。

  不悔正视着她,看到她心疼的模样,他伸出小手搂住她的脖子,稚气却坚强地说着:“妈咪,如果你说不是,那么就不是,不悔永远不会再问关于爹地的事情,就当不悔永远不会有爹地。”

  闻言,东燕的心再度痛起来。

  儿子多么懂事呀,哪怕他才四岁多一点,可儿子孝顺,为了不让她难过,不让她生气,放着眼前的爹地也不认。

  黑帝斯眼睛微润,他的儿子呀,特别的让他心疼。

  “妈咪,大家回家,打电话给大舅父,让他来接大家回家吧。”不悔替东燕拭去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的泪珠,说着。

  然后他拉着东燕,转身就要走,在转身之际看到黑帝斯那张和自己极为相似的脸时,他眼底深处有着渴望,却极力隐忍。父子四目相对,各自努力地把彼此烙入心头。

  不悔拉着东燕往屋外走去。

  乔治已经进来,目睹了一切,他知道门主为什么急着认儿子的原因,但夫人不知道,少主也不知道,门主的苦,夫人和少主都不知道,可他知道,他马上拦住两个人的去路,想把一切告诉东燕。

  “乔治,放他们走吧。”

  黑帝斯合了合眼,沉痛地挥手,示意乔治不必再阻拦。

  他努力了那么久,都得不到谅解,证明他的付出还不够。他很快就要再一次离开了,这一次离开还是带着危险,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度来中国,不过他保证,只要处理完这一次的夺位事件,他马上回到中国来,用尽一生去追东燕的心,补给儿子父爱。

  “门主!”乔治低叫着。

  门主就这样放弃和少主相认的机会吗?

  “少主,门主真的是你的爹地,大家已经做过DNA了,你百分百是门主的儿子呀。”乔治向霍昊阳讲解着。

  “乔治,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黑帝斯倏地低吼起来,那吼声有几分伤痛,好像那些被困住,又受了伤的困兽发出来的一样。

  乔治苦叹一口气,什么也不再说。

  东燕紧紧地握拉着不悔的小手,听到黑帝斯那声低吼,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那声低吼和多年前,大哥那声低吼很像,那时她无知唆使家人准备质审若希打她的事情,大嫂被母亲打了一巴掌,大哥发出那痛苦的低吼时,就是如黑帝斯此刻一样。

  扭头,她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黑帝斯。

  黑帝斯依旧看着她,眼里有着让她不敢去形容的神情。

  低叹一声,东燕拉着儿子回身,走回到黑帝斯的面前站定了。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东燕了,她坚强了,没有什么是她不敢再面对的了。儿子渴望父爱,眼前这个男人渴望父子相认,就算她阻止了,不承认,父子心里都清楚,将来会不会同时恨着她?所以,面对吧。

  因为,这也是事实。

  “不悔,他是你爹地!”

  ------题外话------

  名门马上就要完结了,很快就会恢复新文《戏夫,老公休想逃》的更新,亲们喜欢的,收藏一个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