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13 童言童语

213 童言童语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80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6

   黑帝斯不敢置信地看着霍东燕,她竟然愿意承认了,告诉儿子,他就是爹地了。

  再看霍东燕,眸子清澈,勇敢,再也没有了刚才来时的惊惶失措。她变得淡定多了。此刻,她也看着他,接收着他的不敢置信,然后淡淡地却又凄苦地笑了笑,说着:“你说得不错,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不悔一直都渴望见到自己的爹地,从他有记忆以来,他就渴望有爹地可以爱他,护他。我给他再多的爱,都无法代替爹地。”

  霍昊阳也看着黑帝斯,他内心很激动,表面上却很平静,好像对于这个结果,他没有什么感觉似的。

  其实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

  他可以叫爹地了,他真的可以叫爹地了。

  他光明正大地叫爹地,再也不用担心妈咪难过了。

  等到假期结束,回校上学,他也可以自豪地告诉同学们,他有爹地了,他的爹地回来了!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回来了!

  他和所有人一样,都是有妈咪又有爹地的,他不再是野种!

  “不悔。”黑帝斯敛回看东燕的眼神,改而盯着儿子看。他深沉地叫着,带着无尽的渴望,渴望听到儿子开口叫他一声爹地。

  乔治还站在不远处,看到东燕承认了门主与少主的父子关系,他禁止住打心里感激东燕。这个曾经被门主评得一文不值的女人,其实挺善良的。

  “不悔,我是你爹地,不悔,叫我一声爹地,好吗?”黑帝斯伸出手扳住儿子的小身子,凝视着他,温声说着。

  霍昊阳仰头看看东燕,东燕再次蹲下身来,尽力压下内心的那种复杂的心情,浅浅地讲解着:“不悔,他是你爹地,是妈咪不好,妈咪不该瞒着你的。这是大家大人之间的事情,却扯上了你。快叫爹地吧,你不是一直追问爹地在哪里吗?不是很想爹地吗?快叫呀。”

  “妈咪,你会生气吗?”

  霍昊阳稚声问着。

  东燕摇头。

  儿子最在意的还是她,不枉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四年。

  “妈咪,你会难过吗?”

  霍昊阳谨慎地再问着。

  东燕摇头。

  确定母亲真的不会生气不会难过了,霍昊阳猛地一头扎进了黑帝斯的怀里,紧紧地搂着黑帝斯的脖子,叫着:“爹地!爹地,我早就想叫你爹地了,爹地,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为什么?”

  听着儿子叫着自己爹地,黑帝斯内心也是激动不已。

  爹地不过是两个字,从儿子的嘴里叫出来,给他的震撼力却是那么大。

  “不悔,是爹地不好,爹地对不起你和妈咪,以后爹地会好好地补偿你和妈咪的。”黑帝斯搂着儿子小小的身子,低哑地说着。

  “爹地。”

  “嗯。”

  “爹地。”

  “嗯。”黑帝斯低沉地回应着,以为儿子有什么事情要对他说。

  “爹地。”

  黑帝斯拉开脸,和儿子对视着。

  “爹地。”霍昊阳再次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很开心地说着:“我有爹地了,我有爹地了!”

  这小子……

  霍东燕站直身子,看着相认的父子俩相互搂着,相互叫着。

  她觉得喉咙发紧,鼻子发酸,很想哭。

  不过她终是忍住了。

  转身,她轻轻地往外走,决定先给这对儿子一点私人相处的空间。

  屋外,夕阳变得通红,把半边天都染红了。

  天空变化莫测,晴转雨,雨转晴,在下午大暴倾盆的时候,谁也想不到还有夕阳红出现。老天爷就是喜欢杀人们一个措手不及,杀人们一个意想不到。

  事情也是这样,随时转变,谁也掌握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总会出现意想不到,也会出现措手不及。

  正如她一样。

  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承认了黑帝斯是不悔父亲的事情。

  她以为自己会死咬着一辈子不承认的。

  但她不悔恨。

  ……

  霍家。

  顶楼。

  若希走了出来。

  因为自家男人以及自家儿子在游泳池玩了好一会儿了。

  再玩下去,她担心儿子的小身子会着凉。

  毕竟孩子太小,体魄不如大人。

  “爹地,看招。”霍昊天头发全湿了,正滴着水,可他还是玩得很开心,正用一双小手滔着水就往霍东铭身上泼去。

  霍东铭宠溺地笑着:“好,爹地接招。”

  霍东铭的头发,脸上也全是水珠,他毫不在乎,这一次是他活了三十几年,第一次如此放肆地玩水。

  漫天的夕阳红映照在他带着点点胡渣更显帅气性感的脸上,把他的放松,他的宠溺,他的肆无忌惮全都照了出来,这一面是外界的人极少能看得到的。

  若希噙着笑,走到了池边,半弯下腰去,笑着对池里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说着:“还没有玩够吗?起来了,待会儿吃饭了。”

  “妈咪。”霍昊天看到若希开心地叫着。

  霍东铭游到池边冲若希挤眉弄眼,难得挪揄地说道:“老婆,我完成任务了。”他指的是与儿子的沟通。

  若希伸手就替他拂了拂发丝上的水珠,失笑着:“起来吧,泡那么久,儿子会着凉的。”说着便对昊天招呼着:“昊天,过来。”

  霍昊天套着游泳圈游了过来,若希伸手去拉他,霍东铭自背后把儿子抱起来,笑着对若希说着:“若希,我来就行,别让这小子弄湿了你的衣服。”

  把儿子拉抱上来,若希连忙拿来了干毛巾帮儿子擦拭干净身上的水珠,以及头发,然后才拿来衣服替儿子穿上。

  霍东铭还泡在池里。

  若希拉着儿子转身就想走,看到他还泡在池里,忍不住问着:“东铭,你该不会也等着我去拉你上来吧?”

  霍东铭低笑数声,不答话。

  随即他自己上来了。

  若希体贴地拿着毛巾也帮他擦拭着水珠,嘴里碎碎念着:“这么大一个人了,还带着儿子在水里玩那么长时间,我不出来,你们父子是不是一整晚都泡在池里了。你体力好,儿子还小,可比不得你。东铭,小美女都是报读了文武学校,大家的昊天要不要也换成文武学校,像大家这种家庭的,会点拳脚功夫可以防身,自救等,挺好的。”

  霍东铭一脸惬意地享受着爱妻的侍候,听到爱妻的碎碎念,他想了想,说着:“嗯,也好,帮两个小子都报名,还有妍妍,三个小伙伴一起长大,感情好。”

  “妍妍又不是你的女儿,你说让她一起就一起呀,小娟未必同意,她一心就想把妍妍培养成为优雅的高贵公主。”若希碎了他一眼,淡笑着。

  霍东铭呵呵地笑着:“我看小娟失败了呀,妍妍再怎么培养,一碰上昊阳,什么质都没有了,小娟不是白费劲,再说了,气质天生最好。妍妍天生带着高雅气质,虽然在昊阳面前什么质都会变没,至少在外人眼里,她是个千金小姐。”

  “就算慕容和小娟都同意,慕容夫人也不会同意的,老太太以前说不喜欢女儿,得知小娟怀的是女儿时,对小娟就不闻不问,可妍妍出生后,老太太可是比谁都疼着妍妍呢。看老太太的意思,八成想把妍妍培养成女强人之类的。”

  若希接着说。

  霍东铭笑,没有再在妍妍这个话题和爱妻讨论下去。

  等到霍东铭换过了衣服后,霍东铭一手环搂着若希的肩膀,一手拉着爱子的小手,非常好心情地说着:“老婆,大家很久没有回大家的小家了,不如今晚大家一家三口回小家去,享受一下平常充满着幸福的家庭生活。”

  若希笑着点头。

  小昊天则在一旁欢呼着:“我要吃妈咪亲手做的菜。”

  霍东铭马上不客气地轻敲了儿子一记爆栗,故意沉着脸说着:“妈咪肚里有妹妹,不宜劳累,爹地做给你吃如何?”

  摸摸被父亲敲了的地方,小昊天小声地嘀咕着:“如果是爹地下厨,我想,我还是在家里吃饱了再跟着你们过去。”

  老爸的手艺,他不敢恭维。

  老爸除了会做一些简单的西餐外,中餐是做什么都不好吃,不,有一样味道还行,就是面条。因为妈咪爱吃面条,所以老爸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偷偷地学习,总算有一项拿得出来见人。

  可他不爱吃面条,他可不想吃面条。

  “哈,你小子,爹地肯下厨做饭给你吃,你应该感到很幸福才对,你不是我儿子,我还不做给你吃呢。”敢嫌他厨艺不好,好吧,他厨艺的确非常的不好。

  霍昊天嘻嘻地笑着,俏皮地应着:“好吧,看在你是我爹地的份上,儿子我舍命陪君子,就勉为其难地再吃一次吧,不过爹地,麻烦你把饭煮熟哈,盐糖要分清哈。”

  “臭小子!”

  “嘻嘻……”若希笑了起来。

  儿子太不给老子面子了。

  一家三口就这样有说有笑地走下楼去了。

  吩咐美姨不用准备他们一家三口的碗筷,一家三口坐着若希的黑色奔驰离开了霍家别墅,保镖都没有带。

  到了豪庭花园,夜幕已经降临,万家灯火了。

  把车子开进了别墅里,若希下了车,赶紧进屋去开灯,瞬间,整栋别墅都亮了起来。

  虽然夫妻俩近年来极少会回到小家来,不过依旧有人每天定时来打扫,开窗透风,就连厨房里的冰柜,也隔两天就会换一次里面的蔬菜水果。

  他们随时回来,都可以做饭吃,根本不需要再到外面去买菜。

  小昊天一进屋,就跑进了临近厨房的小餐厅里,爬上凳子坐在餐桌前,一副等吃的样子。

  跟着他进来的若希好笑地说着:“儿子,先到外面去玩,妈咪不是神仙,不可能一下子就能变出饭菜来。”

  小昊天眨眨眼,不说话。

  若希也没有过多理他,走进了厨房里,系上围裙,准备开始亲手准备一家三口的晚餐。

  东铭最后才走进来,看到爱妻在厨房里忙开了,儿子坐在餐桌前等吃的样子,他故意沉着脸说着:“昊天,你怎么能坐在这里,你应该进去帮你妈咪的忙。”说完,他自己走进厨房里,想着帮若希打下手。

  昊天抿了抿唇,便滑下了凳子,跟着父亲的身后也进厨房里帮忙。

  他这么小,能帮什么忙?

  小小少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也不会做什么。

  就是看到父亲洗菜的时候,他帮忙,是帮忙玩水。

  父亲摘菜的时候,他也帮忙,是把菜叶和菜茎分身,好叶,烂叶乱放。

  若希忙着炒菜,随便父子俩乱来,反正是一家三口吃的,菜被洗烂了菜叶也无所谓。

  “昊天。”霍东铭看着爱妻忙碌的身影,幸福地叫着儿子的名字。

  霍昊天看向幸福地笑着,其实像傻笑的父亲,深眸闪烁着,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以后要学爹地,知道吗,对自己心爱的妻子疼之入骨,在妻子下厨的时候,要放下男性自尊,充当好帮手,更能体会妻唱夫随的幸福。”霍东铭一副很有心得的样子,教育着儿子将来要像他一样宠妻。

  霍昊天挑了挑眉,想了想,他老气横秋地答着:“我不要。”

  啥?

  霍东铭和若希同时看向了儿子。

  儿子竟然说不要,难道儿子是个无情人?

  “说说理由。”霍东铭低沉地说着,眸子神色变得有几分的严肃。

  他不是无情人,但父亲算是个无情的人,儿子该不会隔代遗传,得到父亲的真传吧,一脚踏双船,自认多情实则无情。

  “我要跟妈咪学会做菜,将来长大了,娶了妻子,我下厨做饭给我太太吃,不想像爹地这般打下手,帮不了大忙。”霍昊天很认真地答着。

  闻言,霍东铭和若希面面相视,然后都笑了起来。

  原来儿子不是无情人,而是有心人。

  可以预见昊天将来遇到了心爱的女人,宠妻的程度绝对会比其父霍东铭更上一层楼。

  不知道哪家姑娘有福了。

  “昊天,如果妍妍想吃,你会做给她吃吗?”若希笑着试探儿子。

  昊天毫不迟疑地点头,答着:“妍妍是妹妹,只要她想吃,我这个当哥哥的一定会做给她吃。妈咪常教昊天,对妹妹,一定要疼之入骨。”

  夫妻俩再度相视。

  若希略感失望。

  在儿子的心里,妍妍是妹妹!

  没戏了。

  东铭笑了笑,抚了抚儿子的头,再看一眼爱妻。

  一家三口又开始沉浸于做饭的乐趣里。

  花了一个小时,若希随便地做了几道家常菜。

  小昊天动作很迅速地占了一个好位置,小家伙早就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

  他甚至拿好了碗筷,准备着和爹地抢菜呢。

  四菜一汤被端了出来。

  小昊天看看父亲,看到父亲没有抢菜的意思,他才没有动,反正敌不动,我不动。在争宠,抢吃上面,父子俩就是对敌的。

  “老婆,辛苦了。”霍东铭爱怜地替若希解开了围裙,哑声说着。

  若希笑,能替自己的男人及儿子做饭,只会觉得幸福,不会觉得累。

  她替儿子盛了一碗汤,又替自己和东铭各盛了一碗汤,然后坐下,温和地对昊天说道:“昊天,吃吧,早过了平时的晚餐时间,该饿坏了,不过慢慢吃,别急,那样对胃不好。”

  霍昊天点点头,开始慢慢地喝起汤来。

  霍东铭不停地若希夹菜,偶尔关照一下儿子。

  若希也会帮他夹菜,也是偶尔关照一下儿子。

  看到父母眼里几乎只有彼此,霍昊天在心里嘀咕着:爷好像是多余的。

  不过他还是很替父母开心,因为父母的感情笃深,他也过得幸福。

  晚饭过后,霍东铭亲自系着围裙去洗碗。

  霍昊天也跟着帮忙。

  霍东铭一边洗碗还一边教着儿子将来如何如何宠妻,似是要把儿子培养成为宠妻二代,看着那对父子,若希失笑又满足。

  “爹地,为什么这东西那么多的泡沫?”

  霍昊天很好奇地指着洗洁精。

  霍东铭偏头想了想,给了儿子一个无限的答案:“昊天好奇的话,就好好地学习,长大了,你会明白的,或者你可以自己去研究,为什么它会有那么多的泡沫,为什么能让油渍消失。”

  霍昊天深思地点了点头。

  “爹地,等会儿大家干什么去?”不用读书,小家伙晚上睡觉的时间都比平时推迟了一个小时,刚吃过饭,肯定不会睡觉的,他想着父母能有什么节目。

  “你想干什么去?”

  霍东铭宠溺地问着。

  “大家去散散步吧。”若希忽然接过了儿子的话。

  父子俩对望一眼,然后很有默契地点头。

  原本小昊天想让父亲带他出去逛街的。

  不过妈咪要散步,那就散步吧。

  于是,一家三口饭后散步去了。

  夫妻俩各拉着儿子的一边小手,漫步于豪庭花园,走着走着,他们甚至走向了蓝家别墅,看到一家三口走着来,叶素素心惊地问着是不是路上被人抢劫了,车子被抢了,惹得小昊天哈哈地笑,在他的意识里,好像从来没有人敢对父亲不敬的。

  “来,昊天,吃水果。”

  叶素素替女儿一家三口切了一盘西瓜出来。

  她把西瓜摆放在茶几上,又去洗苹果,切苹果块。

  看着叶素素忙碌的样子,霍昊天忽然说了一句他这个年纪还无法领会的话:“怪不得妈咪那么好,原来是继承了外婆的。”

  大人们先是一愣,随即呵呵地笑了起来。

  鬼精灵。

  蓝非凡抱起小外孙,连亲了好几口,才眯眯笑着:“你外婆绝对是一个好妻子,好妈咪,兼好外婆。”

  霍昊天闪闪眼,一连好几个好字,请恕他难以消化。

  在霍家,小昊天是霍家人的宝贝,回到蓝家,蓝家人一样当他是心肝宝贝。

  他比蓝若梅那对龙凤胎更聪明,更懂事,也有当兄长的风范。

  “爸,你都不知道这小子刚才在家里说了什么话。”若希笑着把儿子要超越父亲宠爱将来的太太的话说出来,又惹得大家笑起来。

  霍昊天毫不在意,反正他是这样想的,将来也会这样做,问题是能有人得到他的爱才行。

  这边的一家三口在蓝家其乐融融,幸福至极,另一端,东燕的一家三口只有父子开心,东燕则沉默着。

  她最终还是留在无名庄园里吃饭。

  让她很意外的是,所有菜式都是她爱吃的。

  黑帝斯已经把她的喜好都记住了。

  霍昊阳很开心,黑帝斯也满心的愉悦,虽然东燕一直沉默着不语,他还是不停地替东燕夹菜,替儿子夹菜。

  看着开心的父子,东燕脑里回想着刚才她走出屋后,乔治对她说的话。

  乔治把黑帝斯的生活环境,以及黑帝斯这么多年来对她难以忘怀,做了一些她从来不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乔治说,黑帝斯虽然被训练得冷血无情,其实他心里最渴望的就是平淡幸福的生活,渴望能与自己心爱的女人相依相偎到白头。

  “夫人,或许你觉得自己很委屈,完全有理由怨着恨着门主,但门主真的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门主那时候虽为少主,其实最危险,门主不愿意让你受到伤害。门主一直都没有碰过女人,也没有对哪一个女人动情,夫人对门主来说,是特别的存在,特别的例外。”乔治很努力地替自己的主子向东燕说明着。

  这些黑帝斯已经说明过了,东燕听在心头上。

  从乔治的嘴里,她知道黑帝斯画画的事情,乔治说以前不知道门主为什么要学画画,后来才知道门主是为了找她做准备。

  那般狂傲,那么冷狠的人,对她,真的特殊到不能再特殊了。

  想当初黑帝斯意欲对付千寻集团的时候,使的是什么手段,气势有多强,东燕是知晓的。

  而现在的黑帝斯对千寻集团,对霍家,完完全全敛起了狂傲,敛起了强势及战斗力,为什么?因为他对她有情,所以不愿意与她的家人为敌。

  如果他只在意儿子,他何必放下自尊,忍受一切刁难,像个傻子一样追着她?

  此刻,东燕很纠结。

  她不知道自己对黑帝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

  是怨,是恨,是憎,是爱?

  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心里以另外一种方式有着他的存在。

  多年来的幻想,让她对他放不下,哪怕是怨恨的形式,他也在她不知不觉的怨恨中走进了她的心房。

  乔治还和她说了很多黑帝斯的事情,她得知黑帝斯在儿子这个年纪的时候,就被父亲狠心地丢到了训练基地,接受魔鬼式的训练,那里,荒无人烟,生存环境相当的恶劣,教导他的那些人,在教他的同时还会用各尽办法去杀他,目的就是训练他的反抗及机智,如果不小心被杀死了,也怨不得了任何人,只能怨他自己太笨。

  死于训练基地的少主也有过,一位少主死去,门主马上会和妻子再生下一名嫡子,长到四岁时再丢到基地去,每一位门主都是经历这般残酷的训练活着走出来的。

  所以他们心狠,心冷,无情,视女人如衣服,视妻子为生育工具。

  但黑帝斯内心深处并没有把正常人的爱情丢掉,他一直很努力地,暗暗地保住自己没有丢掉的正常爱情观。

  对她,他一碰而烙上心头,想的是他日回来负责。

  对她,他会当成正常的妻子,不会视为生育工具。

  对儿子,他不想强制性地丢到基地去,因为那是他的心肝宝贝,如果无能力接下门主之位,他还希翼儿子以自由人生的方式在这个世上生存下去,幸幸福福。

  乔治很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话:再残酷的人,背后都有一段辛酸史。

  所以,此刻的东燕特别的难受,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夺走自己清白,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她珠胎暗结,顶着流言蜚语生下私生子的男人。

  是继续怨恨着,还是敞开心扉相信他是爱她的?

  她不知道,她很乱。

  她想回家。

  她想找大嫂倾诉一下。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或许聪明的大嫂能帮她分析一下。

  饭后,黑帝斯非常不舍地亲自送东燕母子回霍家。

  他和霍家人说过了,会送东燕母子归来的。

  虽说他不是好人,但对他在乎的人,他一向一言九鼎。

  回到家的东燕得知兄长一家三口都不在家,心里的纠结暂时无法诉说,顿时心思更乱了。

  让保姆照顾儿子,她独自上了顶楼,那里一向是大哥的地盘。

  坐在游泳池边,仰望着满天的星斗,她隐入了深思当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