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14 若希的戏谑

214 若希的戏谑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4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7

   明月星空,夜静而美。

  东燕独自坐在顶楼上深思,位于豪庭花园最深处的那栋别墅里,若希和东铭也躺在床上,说着枕边絮语。

  小昊天睡在旁边的那间房里,这里没有佣人,没有保姆,若希亲自哄儿子入睡。还好小家伙听话,一哄就睡。

  枕着丈夫有力的手臂,听着丈夫沉稳的心跳,闻着那带着淡淡古龙香水味的男性气息,抚着还是平坦的小腹,若希不是感慨而是带着猜测地说着:“不知道黑帝斯和东燕进展到哪种程度了。”

  “你想让他们进展到哪种程度?东燕又不是那种见了帅哥就发痴的女人。”霍东铭淡笑地低语着,语气中带着少见的宠爱,爱妻算计自己的亲妹妹,他也容忍,当然是知道对妹妹有好处的,他才会容忍,他可不是那种有妻忘了妹的无情人。如果他是那种无情人,保证若希一脚把他踢开。

  “我觉得东燕对黑帝斯其实也有着特殊情感的,女人嘛……嗯哼……”对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总是感觉特别,难以忘怀的。这一句话若希没有说出来。

  霍东铭抿了抿唇,低笑两声,不答话。

  漆黑深邃的眸子闪烁了两下。

  他知道。

  否则他不会轻易就放过整黑帝斯的。

  看在黑帝斯苦追妹妹的样子,看出妹妹心思乱的原因,他才会冷眼旁观。

  “东恺和宁佳有了喜讯,准备结婚了,东燕和黑帝斯要是也磨合了,那么就只有东远哥兄弟俩了。”若希扳着手指笑着,一副准备当月老的样子。

  低首,在她光洁的额上印下一吻,霍东铭好笑地说着:“这么多年了,还叫他们哥哥吗?”

  “反正你也没有强制我改口。”若希在他的怀里又钻了钻,松开了抚着小腹的手,在他的怀里侧身和他面对面,觉得夫妻俩很久没有絮语过了。

  是事情太多了。

  “他们也的确老大不小了。”东铭意有所指地说着,那对孪生子是和东恺同年的,都是三十二岁。男人过了三十,相当成熟了,绝对可以结婚生子了。

  韩影可是急得团团转。

  打算又让霍东铭这个大哥出面替两位孪生子办一个相亲宴会呢。

  因为东恺和宁佳就是在相亲宴会上相识,继而发展的。

  “老婆,他们的事情,你别操心了,缘份来的时候,就算他们想躲,也躲不掉的。你现在又有了身孕,该好好地养身体,让大家的女儿健健康康的。”

  若希万分赞同自家男人的那句话,缘份!

  像她和东铭就是这样,缘份未来时,相识,相知二十几年也是那个样子,缘份来时,瞬间变夫妻,杀得彼此都一个措手不及。

  回想往事,若希心里甜滋滋的,觉得自己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一部小说了。

  “东铭,你觉得我有天赋当作家吗?”若希想到那个念头,就想着马上开动。

  东铭低首,用手指挑高她的下巴,深眸锁着她的杏眸,四目相对片刻,他低沉地说着:“你还嫌自己不够忙吗?是想写你自己吧?大家,我希翼烙入大家彼此的脑海便足够了。”不想让人分享他们的爱情及幸福。

  “眼睛还是那么锐利,有什么想法心事都瞒不过你的狼眼。话说,东铭,大家关系刚刚转变的时候,我最无法抗拒的便是你的眼神,还有你的声音。眼神深如无底洞,和你对视会被你卷入无底洞爬不起来,成为你的俘虏。你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很好听,听着很舒服,总让人不愿意拒绝你。”在登记那一刻,她就是被他用眼神和声音俘虏了,傻傻地就填了资料,傻傻地从小姨子变成了他的合法妻子。

  当拿到两本红本本的时候,她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叫了二十六年的东铭哥会成为自己的丈夫。

  东铭呵呵地低笑。

  他知道。

  他一直都知道她对他的眼神及声音无法抗拒,所以在必要的时候,他总用自己的眼神及声音去俘虏她,让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让她和他一起面对关系的转变,让她和他一样爱上对方。他付出的,就要得到回报。

  在商界里,他算是个奸商,话说无商不奸,说他是奸商也不为过的。在爱情的世界里,他一旦发现自己所爱的人是谁,他付出了,他就会用着各种手段,让他爱的女人也慢慢地爱上他,这样,才能让婚姻天长地久,夫妻白头到老。

  这些,他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她。

  打了一个呵欠,若希咕哝着:“我困了。”

  抚着她的后背,东铭爱怜地说着:“那就睡吧,我在呢。”

  “嗯。”

  若希嗯了一声,合上双眸。

  听着他一句我在呢,她就觉得特别的安全。

  他说出的话,他一直很努力去做到。

  她也知道,他一定会做到的。

  T市第一医院。

  深夜里,医院是特别的安静,静得让人觉得可怕,医院本来就是个生与死的地方,所以夜深人静的时候,总让人感觉有点惧意。

  慕容夫人睡着了,林小娟检查到婆婆盖好了被子,怕婆婆会因为吹空调而冷到,每天她临睡前都要检查一下婆婆是否盖着被子。

  慕容俊在不远处深深地凝看着她。

  医院里有医生,有护士,慕容夫人住的又是高级病房,慕容宣又从A市闻讯而来,慕容逸等人也来看过了,小娟其实可以轻松很多的。可她不放心,哪怕慕容夫人现在好了很多,可以自己起床了,她依旧亲力亲为地照顾着慕容夫人。

  慕容夫人嘴里还没有说什么,心里早就认可了林小娟这个嫁了儿子多年的儿媳妇。

  她的心,也是肉做的呀。

  再说了,小娟现在也非常的优秀了。

  她靠着自己的头脑,不借慕容俊的关系,独立闯出自己的一片蓝天,真的很不易,慕容夫人也是看在眼里的,以前她对小娟有太多的不满。细想,她的不满也情有可原呀。像慕容俊这般优秀的男人,出身又那么好,想娶比林小娟好一百倍的女人多的是,可他偏偏瞄上了林小娟,平凡又不算高的小女人,换成任何人是慕容夫人,都会有不满的。

  多年的婆媳碰撞,慕容夫人被气得要命,却也慢慢地发现小娟的心善,小娟是刀子嘴豆腐心,对里对外都是一样的。

  这个农村走出来的小女人,她有着农村人那种敦厚的本性,也有着不甘屈于人的自强气息。她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攻下慕容夫人的心。

  每天晚上林小娟临走前替她盖被,又低低地交代护士们小心照看她,慕容夫人都知道的。

  住院近一个月,才是婆媳之间关系真正的转变。

  “小娟,放心吧,有护士呢。”慕容俊走过来,环上了爱妻的肩膀,温声说着,他请了那么多高级护士照顾母亲,可不是白请的。爱妻要孝顺,他可以顺着爱妻的心,不过也不能天天这么晚才回家呀。

  家里还有一个四岁多的女儿等着呢。

  “要不是妍妍,我都想在这里守着的,妈毕竟年纪大了,就算好了很多,晚上起来方便的时候,地面又滑,我挺担心的。”亲眼目睹婆婆摔倒两次,小娟现在特别担心的就是婆婆会摔倒。

  慕容俊只是笑笑,环着她的肩,环着她转身走出了病房。

  穿过静悄悄的医院长廓,此刻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

  片刻后,路虎载着这对感情不输于霍东铭和若希的夫妻离开了医院。

  夜,渐短。

  日,即将又要到来。

  日复夜,夜复日,唱过多少感动人心的事情,谱写多少平淡而幸福的人生。

  隔天。

  心情特别好的,认了爹地的霍昊阳一大早就让英叔送他到南山区去,他要把自己有爹地的事情告诉臭妍妍,昨天晚上太兴奋了,他没有打电话给臭妍妍,也想到死对头可能睡着了。

  “昊阳少爷,你要去慕容家?自己一个人吗?”英叔有点吃惊。

  “我一个人去不行吗?”

  霍昊阳反问着。

  以两家的关系,他一个人去很正常好不好。

  “可是现在很早呢,才七点不到。”

  “就是要早,去晚了,吃不到小娟伯母的早餐了。臭妍妍每天上午都会到医院陪她奶奶的。”小家伙,说到底就是想抢在慕容妍出门前赶到慕容家,把自己认回了爹地的事情向死对头炫耀一下。他的爹地比慕容伯伯更牛逼,一定能让死对头羡慕的。

  小孩子,特别是像霍昊阳和慕容妍这种不对盘的,特别喜欢让对方羡慕自己。

  霍昊阳心里很在意妍妍,妍妍也在意他,但两个人年纪太小,自然不懂情,都是把彼此当成了对头,当成了敌人一般。霍昊阳此刻会有这种急切想向慕容妍炫耀的心思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英叔笑了笑,还是载着霍昊阳出门前往慕容家了。

  不过在出门的时候,粘人的小美人儿鲁顺英又杀到了。

  小美人儿对于父亲昨天晚上突然离开中国,表现得很坚强,看不到一点难过。

  让人看到烈焰门第二代不同于常人的坚强。

  两辆车便在霍家别墅门前相碰面,各自停了下来。

  鲁顺英赶紧打开车门,她年纪比妍妍大了几个月,身高略略地也比妍妍高了点儿。她穿着一套漂亮的公主裙,霍昊阳觉得她特别的喜欢穿公主裙,几乎每次看到她,她都是穿着公主裙,漂漂亮亮,还真像个公主。

  “少主,你要去哪里?”鲁顺英漂亮的眼眸透过车窗玻璃,看向了霍昊阳。

  霍昊阳摇下了半截的车窗,小脸蛋略板,淡冷地问着:“你怎么又来了?”

  爹地要是真担心他孤独无聊,替他找玩伴,怎么也得找一个男的吧,弄一个小丫头来跟着他,走到哪里都粘着,烦死人了。

  “少主,我的任务就是陪伴你呀。这个暑假我都会陪伴着你的,以后每年的暑假,寒假,我都会来陪着少主的。”鲁顺英年纪大几个月,说话就是比妍妍要成熟些许,像个小大人似的。

  霍昊阳没有其他表情,只是看看那辆车,朝开车的保镖挥挥手,示意对方后退,让路,那是黑帝斯的保镖。

  对方连忙后退,让路。

  “英叔,开车。”

  霍昊阳看到对方让路了,摇上了车窗,吩咐英叔开车。

  “啪啪。”

  鲁顺英见状有点急切地拍打着霍昊阳的车窗。

  她还没有上车。

  保镖叔叔仅送她来,很快就要离开了。

  因为平时她来了,晚上都是霍家人安排司机送她回庄园的。

  但如果此刻少主不让她上车,那她就要呆在霍家等候少主归家,她觉得无聊,她就是喜欢跟着少主。

  英叔扭头看一眼霍昊阳,那眼神询问式的。

  霍昊阳俊脸上依旧没有其他表情,略板的脸白皙俊美,眸子乌溜溜的,像两颗黑珍珠,但眼神千变万化,一点都不像一个四岁多的孩子,唇瓣温厚,因为年纪小,散发不出诱人的气息,他此刻表现得淡漠,拒人于千里。

  霍家人都喜欢的小美女,在他这里,就变成可有可无的玩伴。

  其实他不讨厌小顺英,只是不喜欢小顺英像个保姆般跟着他。表现出来的总是低他一等似的,他喜欢的是不怕他,表现出平等的玩伴,而不是像小顺英这般的百般讨好。

  “英叔,开车,等会儿妍妍出门了,咱们又要跑到医院去了。”霍昊阳淡漠地开口,视车外拍着车窗的小美女为无物。

  得到指示,英叔只得开车,转眼间便把小顺英抛在了后面了。

  小顺英追了几步便停了下来,咬着红红的下唇,美眸里有几分的不解及委屈。

  少主对她时冷时而,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顶楼上,霍东燕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她昨天晚上竟然就在顶楼睡着了,睡了一夜。

  幸好躺椅上有着太阳伞,替她遮挡了露水,让她睡得还算舒服。

  是朝阳刺激了她的眼球,让她醒转的。

  她随意地站到了栏杆前,居高临下地往下看,就看到了儿子对待小美女的态度。

  唇边,不知不觉中带着一抹玩味,别怪她这个当妈的无聊,她还真的很盼望儿子快点长大,好想知道儿子和小美女还有妍妍,这三个人之间是如何火花四射的。

  英叔很快就把霍昊阳送到了慕容家。

  林小娟刚刚做好了早餐,慕容俊和慕容妍父女坐在餐桌前,准备吃早餐,然后一家三口去医院看望老夫人。

  医生说了,这几天老夫人就可以出院了,接回家里慢慢调养一段时间,就不会再痛了。

  “臭妍妍!”

  不符合温馨的叫声像一枚炸弹一样扔了进来。

  慕容妍一听到那声她熟悉又讨厌的叫声,耐看的脸蛋一撇,嘀咕着:“都不知道我哪里臭了。”

  死对头开口闭口都叫她臭妍妍。

  前段时间死对头住进自己的家时,和她同吃同住还……同睡。

  她不想的,是那可恶的霍昊阳,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恐怖的鬼故事,然后在晚上她要休息的时候跑来说给她听,听得她毛骨悚然,他倒好说完了就说回房去休息,她害怕,只得扯着他,要他陪她。他就顺理成章地和她睡在她那张小床上了。

  还好,他在每天清晨都会先一步醒转,然后回到他的小房间里去。

  大人们并不知情。

  林小娟笑着走出去,霍昊阳就如风一般刮进来了,差一点就撞上了林小娟。

  “小娟伯母早上好。”霍昊阳马上刹住了脚步,有礼貌地向林小娟问好。随即又问着:“小娟伯母,早餐吃完了吗?我饿着肚子赶路呢。”

  林小娟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个小家伙嘴巴有时候滑得像泥鳅,却又率真得让人疼之入心头。

  “才做好呢,快进来吃吧。”照顾了一段时间,林小娟几乎把霍昊阳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霍昊阳马上不客气地钻了进去,看到慕容俊,也很有礼貌地向慕容俊打了一声招呼,然后毫不客气地在慕容妍的身边坐下。

  慕容妍起身去替他拿来了碗筷,又看看外面,问着:“昊天哥哥呢?”

  接过了慕容妍亲自替他拿来的碗筷,霍昊阳开始祭自己的五脏庙,听到她的问话,他随口应着:“没来,我哥他昨天晚上不在家。”

  知道霍昊天有两个家,慕容妍也没有再问下去。

  “臭妍妍。”

  “别再叫我臭妍妍,我一点也不臭。”

  是女生都不喜欢男生叫自己“臭某某”的。

  “臭妍妍,我有爹地了,你知道吗,我真的有爹地了,我妈咪告诉我了,那位大叔就是我的爹地,我也有爹地了。”霍昊阳似乎听不进慕容妍的反驳,依旧习惯性地叫着臭妍妍,然后得意洋洋地向慕容妍炫耀自己有爹地的事情。

  慕容俊和林小娟对视一眼,两个人的眼里都有着疑惑,黑帝斯这么快就追妻成功了?霍东燕竟然承认了黑帝斯和霍昊阳的父子关系?

  慕容俊眼里有一抹可惜,最近因为自己老母亲闪到腰住院,他都没有时间整整黑帝斯,这么快就让黑帝斯把东燕追到手了,他岂不是错过了很多好戏?

  “恭喜,你爹地很帅,像东铭叔叔那般帅气。”慕容妍是由衷地向霍昊阳道喜的。

  “那是因为我长得帅气,所以我爹地才帅气。”霍昊阳厚颜无耻地说着。

  慕容妍偏头,眨着明亮清澈的大眼看着霍昊阳,霍昊阳故意把小俊脸凑到她的面前,让她好好地看着。

  半刻,慕容妍敛回了眼神。

  霍昊阳赶紧问着:“臭妍妍,怎样?”

  “丑八怪!”

  “你说我丑八怪?”

  “本来就是丑八怪。”

  “臭妍妍,你也是丑八怪,你丑得要死,没有鲁顺英那个跟屁虫漂亮。”

  “那你干嘛跑到我家来找我这个丑八怪。”

  “我喜欢,这是我的自由。”

  “滚你丫的!”

  “我不会滚,要滚,你滚一个给我看看。”

  “不会滚就给我爬出去,我家不欢迎你!”

  “这个家是伯伯和伯母作主,你呀,没权利让我滚,让我爬。”

  两个人走近了,好不到三分钟就要开始吵架。

  习以为常的慕容俊和林小娟自顾自地吃着他们的早餐,任由两个小家伙在吵架。吵着还不过瘾,慕容妍拍地把自己的碗筷摆回桌子上,经林小娟调教四年的淑女形象早就荡然无存,她小小的身子站起来,爬站上凳子上,双手撑腰,居高临下地瞪着霍昊阳,嚷着:“有种的,大家单挑。”

  “我当然有种,最怕你这个哭猫打不过我,张嘴就哭了。”

  霍昊阳也霍地把碗筷往桌上一丢,站起来,准备迎战。

  于是,两个小家伙,前世就是冤家对头的,从吵架发展到屋外面单挑去了。

  两个人扭打起来,谁也不让谁。

  跟着来的英叔和慕容家的保姆赶紧把两个人拉开。

  慕容妍的头发被霍昊阳扯散下来,披着头发的她看上去有几分闭月羞花之感。

  霍昊阳每次和她打架,绝对不会伤到她的脸,但最喜欢就是扯她的头发,让她痛得要命。

  吃饱喝足的慕容俊慢腾腾地晃出来,好整以闲地问着:“怎样,谁赢了?”

  “爹地!”

  慕容妍不悦地嚷叫起来。

  慕容俊呵呵地笑着上前,一把将宝贝女儿抱了起来,笑着说:“妍妍,现在打不过那小子没事,将来长大后,你再好好地炮制他。”

  慕容妍眨着大眼,现在她都打不过霍昊阳,将来长大了,霍昊阳也跟着长大,她更是打不过了。表示,她不明白爹地的话中深意。

  “好了,别闹了,你们俩个前世就是冤家,贴错了门神,见了面,不吵不打就浑身不舒服。妍妍,你是留在家里和不悔继续吵架,还是跟着妈咪一起去医院,给你奶奶送早餐?”

  “我才不要和不悔继续吵架呢,浪费口水。昊天哥最好了,从来不会欺负我。”慕容妍嘀咕着,表示要跟母亲一起去医院。

  霍昊阳毫不在意。

  比他大了两个小时的表哥的确最好,嗯,他承认的。

  慕容妍要跟着父母出门,霍昊阳也跟着要去医院看望慕容夫人。

  慕容家一家三口,外搭上霍昊阳这个未来的烈焰门门主,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南山区,往医院而去。

  清晨的清凉很快就被越升越高的太阳扫走了,气温变得炎热起来。

  不过是上午九点,太阳就晒得让人皮肤痛。

  霍东燕的宝马以及蓝若希的黑色奔驰几乎同时到达了华艺。

  两个人下了车,一前一后向办公大楼走去。

  “大嫂。”走在后面的霍东燕快步追上前,叫住了蓝若希。

  沉浸于昨天晚上一家三口温馨幸福乐融融的若希,并没有察觉到小姑子几乎跟着自己进企业,此刻听到小姑子的叫声,她的俏脸小心地掠过了一抹不自然,嗯,她昨天让黑帝斯进了企业,不知道黑帝斯和小姑子发展成什么样子了,小姑子知道是她放黑帝斯进企业的,会不会责怪她?

  向来被老公宠上了天的某位少夫人此刻是有点心虚。

  转身,若希若无其事地笑看着东燕向自己走来,脸上扬着惯性的笑容,笑着叫了一声:“东燕,早呀。”

  “大嫂。”东燕走到了若希的面前,回应了一声早,然后和若希并肩往里走,边走边扯着无聊的话题和若希说着。

  她越是扯无聊的话题,若希越是在心里腹诽着,这妮子不对劲,她想和自己说什么?

  同样是黑色车身的豪华轿车像一匹黑马一般杀来,还是停在办公大楼门口,行政部门窗外,走下车来的黑帝斯刚好和对面走上台阶的姑嫂碰面。

  一身黑色西装的黑帝斯和霍东铭一样,走到哪里都是特别的抢眼。

  看到他,姑嫂俩的脚步都停顿下来。

  东燕飞快地看了他一眼,微板着脸就往里走。

  “东燕。”

  黑帝斯抢上前,拦住她。

  前台文员暗载着爱慕的眼神偷偷地落在黑帝斯的背后。

  这么优秀的男人追着霍助理,霍助理却无动于衷,太可惜了,要是黑先生追求她们,她们保证马上投入黑先生的怀里。

  唉,同人就是不同命呀。

  “黑先生。”若希动作也快,在黑帝斯拦住东燕的时候,她把东燕拉护到自己的身后,俏脸上堆着职业式的微笑,说着:“黑先生,对不起,现在上班时间呢。”

  黑帝斯扫她一眼,这个女人肯定有什么心思,昨天下午也是上班时间,她都让他进企业,此刻怎么又换成了一副公事公办,没事滚蛋的样子?

  “我来谈合作。”黑帝斯低沉地吐出一句。

  上班时间,他一样有理由留在这里。

  “谈合作?”若希职业式的笑容更耀眼了,看到她那笑容,黑帝斯总有一股头皮发麻的感觉,有点凉嗖嗖的。

  “我以黑帝集团总裁的身份想和贵企业谈谈合作,不过我要求霍助理接待我。”黑帝斯也奸诈,指名道姓就要霍东燕陪着他。

  他在中国逗留的时间不能太多了,他很迫切地希翼在再一次离开之前能得到东燕的谅解,能让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下来。

  “大嫂。”东燕在若希背后低叫着,她此刻还乱着,她想等会儿回到办公室就扯着大嫂谈谈心的,她不想面对黑帝斯,至少现在不想面对黑帝斯。

  若希投给她一记稍安勿躁的眼神,然后浅笑着对黑帝斯说着:“黑先生,我是华艺的负责人,如果你要谈合作的话,理应找我这个总经理吧?东燕仅是我的助理,话不了事的。”若希不是故意压低小姑子的身份,而是她有着陷阱等着黑先生往下跳。

  黑帝斯俊目微眯,深邃的眼神在若希俏丽的瓜子脸上扫视着,然后低沉地说着:“我只和霍助理谈,否则一切免谈。”

  “免谈就是没事,没事那就请离开吧。”若希比他更牛。

  黑帝斯暗气。

  大舅子一家三口都是狠角色。

  老子狠,儿子狠,妻子都狠。

  “蓝总,如果能让我和霍助理谈,我会让你们华艺成为玩具行业的龙头老大。”黑帝斯以利润诱惑着若希。

  在商言商,他就用利润来诱惑。

  蓝若希果真眉开眼笑,玩具行业的龙头老大?嗯,她喜欢。

  “大嫂。”

  一看到自家大嫂那眉开眼笑的样子,东燕顿时心生不妙,大嫂为了生意肯定会把她丢出去的。

  “好,我可以答应让东燕和你谈谈,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若希笑着戏谑,扭身指着门前的那片小花园以及那些空地,说着:“如果黑先生围着这些地方跑上十圈的话,我可以答应黑先生的请求,让我家东燕陪着你谈谈生意,谈谈情,谈谈爱都可以,我甚至可以放东燕一天假,让你们谈个够,如何?”

  这诱惑对黑帝斯来说,超级诱人!

  “大嫂!”

  东燕再次低叫起来。

  大嫂整人也不带这样的呀。

  办公大楼门前的空地,一圈就足有三百米了,十圈不是三千米?跑上三千米,人都累瘫了。

  “还有,要一直跑,不能用走的。”

  若希继续笑着加条件。

  说完,她满脸都是戏谑,杏眸灼灼地盯着未来的准姑爷,有着恶整,有着挑衅,也有着试探。

  黑帝斯的身份比霍东铭还尊贵,就算在中国,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堂堂黑帝集团的总裁,也是相当有份量的身份了。在此刻,烈日之下,绕着人家办公大楼门前的空地跑上十圈,传出去,必定登上报纸头版头条。

  若希摆明就是在整黑帝斯,当然试探的成份居多。她想看看东燕在黑帝斯的心里份量有多重。

  黑帝斯脸色一沉,这位准大嫂比大舅子还会整人。

  确切来说,霍家人都会整人,尤其是老太太。

  想到老太太,黑帝斯就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又痛了起来似的。

  “怎样?愿意吗?其实十圈也不用多长时间的,不过三千米嘛。”若希笑着问黑帝斯,说得云淡风轻的。

  不过三千米嘛?体力不好的人,爬都爬不完三千米呢。

  东燕在心里腹诽着,大嫂越来越腹黑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