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215 再一次离开

215 再一次离开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06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8

   “大嫂。”东燕腹诽完了,再次低叫了起来,她看看天空,太阳刺眼得让她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眯起来。虽说才上午九点多,可在这个时候绕着办公大楼前面的空地跑上十圈,就算没有累死也热死了。

  更何况企业里那么多人,不说工人,仅是管理都有近百号人了,让黑帝斯堂堂黑帝集团的总裁绕空地跑上十圈,不是让黑帝斯成为人们的话题吗?而她,也会被卷入其中。

  经历过最难堪的流言蜚语之后,东燕已经很害怕自己再被卷入什么是非当中。

  可惜,自己似乎总是被卷入其中,成为别人议论的话题。就像汪秘书所说的,一些杂志报刊早就猜测着黑帝斯和她的关系了,一直被保护得好好的霍昊阳也被媒体曝了光,人们拿着两父子的相片一对比,百分之七十的相似度,让人们的话题久绕都不愿意放下,都在猜测着多年前,霍东燕和黑帝斯是如何认识,如何发生关系,东燕为什么独自生下儿子,黑帝斯那时又在哪里?

  若希眨着杏眸看着她,一副为她好的样子。

  “黑先生,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如果你不同……”若希的话被黑帝斯打断了。

  “好,我跑,如果你说话不算话,我会把你们华艺夷为平地!”黑帝斯沉冷地打断若希的话,他担心若希整过他之后,又不会兑换承诺,所以在答应的同时外加威胁警告。

  接触大舅子一家次数多了,他不能不防,这一家三口表面无害,实际奸诈,整死人不偿命的。

  “爽快!放心吧,我若希虽然不敢说一言九鼎,倒也说得出来做得到。”若希呵呵地笑着。

  黑帝斯深深地看了东燕一眼。

  东燕也看向他,在黑帝斯看过来的时候,东燕又别开了视线,心里有点恨恨地想着:“笨蛋,大嫂分明就是整你,你也要接受,跑死你!”

  不过一想到黑帝斯是为了和自己相处才接受大嫂的恶整,东燕的心比昨天晚上更乱了,她该用什么心面对这个男人?

  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递到了她的面前。

  霍东燕疑惑地抬眸,才发现黑帝斯已经站到她的面前了。

  黑色的西装外套正是黑帝斯的。

  东燕挑着眉,不解。

  若希却一手就接过了那件西装外套,然后就往东燕的怀里塞着,意有所指地说着:“东燕呀,黑先生为了能和你谈谈,愿意跑上十圈,你帮她拿拿外套,应该的。”说完还投给东燕一记暧昧的眼神,惹得东燕的脸略略地红了红。

  黑帝斯无视若希的嘻笑,开始接受十圈挑战。

  看到黑帝斯真的跑了起来,东燕欲言又止,最终不想看,扭头就进去了。

  若希则好整以闲地拿出手机把黑帝斯绕空地跑步的场面拍录下来,以便作证据劝说小姑子。看,人家黑帝斯为了你,三千米眉都不皱一下就接下了,该给人家一个补过的机会了。

  烈日当空下,堂堂烈焰门的门主,为了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好好地相处一天,接受三千米挑战,惹来很多人的笑,但笑过之后,所有人都对他肃然起敬,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那两个倾慕黑帝斯的前台文员,早就心疼得不得了,暗地里开始替黑帝斯准备了水,打算在若希上楼后,就给黑帝斯送水。

  三千米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较大的挑战,考的是耐力。不过对于黑帝斯来说,其实算不上什么,因为他四岁被父亲丢到基地里,十八岁才离开,那十四年的培训,早就练出了他强健的体魄。

  他跑得不慢,也不快,更不气喘。

  跑了几圈之后,神色依旧自若。

  若希便知道这样整他,连他的皮毛都伤不到。

  不过这样一整,她可以确定了小姑子心里乱乱的心,知道小姑子在心疼黑帝斯。

  停止再拍照,也吩咐企业的职员谁也不准拍照,要是黑帝斯跑步的照片出现在外人面前,她会使手段对拍照的人进行封杀,让拍照的人回家种田都不行!

  若希背后便是太子爷霍东铭,她威胁的话份量十足,那些管理们听说黑帝斯在跑步,虽然很好奇,很想拍照,听到若希的警告后,只得认命地收起手机,不想被全面封杀,连种田都种不了。

  转身,若希打算往里面钻,站在外面,嗯,太热了。

  在她转身之际,外面又杀来了一辆车。

  谁的?

  黑先生情敌石君的。

  昨天石君想着请东燕吃饭,然后表白的,谁知道黑帝斯霸道强势,强行把东燕带走了,还威胁了他,让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东燕被黑帝斯塞上了车。

  石君一夜难眠,觉得自己有点失去了男子气概,怎么能在东燕的面前被黑帝斯威胁到呢?

  “黑帝斯,他只是我的同学!”

  东燕担心黑帝斯会伤害他,在被黑帝斯塞上车时,不停地向黑帝斯强调着。那句话此刻依旧历历在耳。

  石君心里有一股错过及说不出口的心疼。

  在东燕的眼里,他就是同学。

  的确,两个人是同学。

  除了同学之外,东燕对他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吧。

  高中毕业分开到现在那么多年了,他后来出国,东燕大学毕业就不肯再读书,在家里过着逍遥自在的千金小姐生活,这便是他们之间的错过。要是他早就知道自己心里面装进了东燕,他或许不会出国。

  出国多年才意识到自己的心还留在东燕身上,回国,东燕已经未婚生子了。

  世事难料呀。

  而爱情的脚步,不会为谁刻意停留。

  错过了,或许便是一生。

  东燕的遭遇,东燕的改变,便是石君说不出口的心疼。

  以同学的身份,他只能表达关心,不能说心疼。

  以恋人的身份?

  东燕愿意接受他吗?

  石君其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特别是黑帝斯出现后。

  可他还是想试一试。

  咦?

  若希对石君有印象,看到石君也挑着上班时间来访,顿时觉得好戏上场了。

  情敌大PK,赢的,她就把小姑子当成奖品,陪赢者一天。输了的嘛……若希想了想,整人的心思又冒了出来。

  东燕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很想工作,但静不下心来,便站到窗前,静静地看着黑帝斯一刻都没有停,坚持跑着。

  跑了几圈了?

  她在心里猜想着。

  大嫂也真是的,这种整人的法子也想得出来,都是大家宠出来的。

  在她的印象中,以前的大嫂可没有这么多整人的心思,是嫁给大哥之后,心思就多了起来,不用说,都知道是她那个恨不得把妻子宠上天的大哥调教出来的。

  石君的车出现在视线内,东燕又有点烦心地皱了皱眉。

  这位老同学频频出现,虽然绝口不谈情,可对她的关心,每次出现都送花,让她心里有点……

  石君发现了黑帝斯。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眼,马上下车一看,果真是黑帝斯。

  他连忙问一位保安,到底怎么回事。

  保安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黑帝斯来找东燕,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了起来,还跑个不停。

  这时候若希打了内线电话到保安室,让石君进来。

  石君没有再问下去,脸上带着挪揄的笑容走进华艺,他故意放慢脚步,等到黑帝斯跑到他的面前时,他笑着打招呼:“黑先生,锻炼身体呀?这天气不错呀,嗯,挺适合锻炼身体的。”

  “你来做什么?”又看到情敌,黑帝斯脸顿时一沉,但脚下未停。他已经跑了五圈了,还有五圈,如果停下来,那他就要输了。

  虽然若希此刻不在眼前了,以若希那狡黠的心思,必定站在窗前盯着他的。

  “没做什么,约东燕等会儿一起吃饭咯。”石君呵呵地笑着。

  “你敢!石头,我警告你,东燕是我的女人,我未婚妻!”黑帝斯丢下警告,跑离了石君的面前。

  石君还没有弄清楚黑帝斯为什么在绕着空地跑,头顶上的太阳烈得让他受不了,他赶紧走到了办公大楼的门前,里面强大的空调吹出来,让他觉得舒服至极。

  黑帝斯虽然脸不红,气不喘的,但全身冒汗,热死他了。

  他的额,脸,鼻,脖子到处都是汗水,连那件白色的衬衫都因为汗水冒如雨,湿了大半。

  石君不想洋洋得意的,可他此刻就是有一种洋洋得意。再好的修养,在对比鲜明的现场上,他无法保持,所以很得意地看着黑帝斯。

  他在享受着空调的清凉,多舒服呀。

  黑帝斯享受着烈日的暴晒,全身汗,多难受呀。

  “石先生。”

  忽然身后传来了动听的叫声。

  石君连忙扭头,就看到了蓝若希浅笑地站在他的身后,眸子带笑落在他的身上。

  “大嫂,你好。”石君连忙打招呼,亲切地跟着东燕叫若希大嫂。

  他和东燕是同学,跟着东燕叫若希大嫂,很正常,所以,若希受了。

  “奇怪黑先生为什么冒着烈日在跑步吗?”若希笑睨着石君。她对石君有几分好感的,不过和黑帝斯相比,若希还是倒向了黑帝斯这一边,毕竟那是不悔的生父。

  石君看一眼还在跑着的黑帝斯,淡笑着摇了摇头。

  若希也看一眼黑帝斯,然后笑着把黑帝斯为什么会顶着烈日跑步的原因说了出来。

  得知黑帝斯是为了和东燕相处一天而冒着烈日接下三千米长跑的挑战,石君笑不起来了。

  看看外面天空那如同烈火一般的太阳,这夏天的太阳,只要冒出头来,就会让人觉得有火烧的感觉。再看看沉着气息一直跑,一刻不停留的黑帝斯,那件白衣都被汗水渗湿了。石君忍不住震撼起来。

  “石先生,如果换成是你,你会不会接受我这个挑战?三千米长跑,不过十圈,就是会热一点,你能不能跑完?愿不愿意去跑?看,太阳多烈,看,很多人偷偷地观看着呢。”若希笑意盈盈地睨着石君,她的笑容是温和的,石君却觉得有几分阴冷,扫得他浑身轻颤。

  他能接受吗?

  三千米,不过十圈。

  他跑上一两圈或许没问题,但十圈?

  看看那一圈足有三百米的空地,石君心里不敢确定自己能否跑得完十圈。

  他虽然也会运动一下,体力有多好,他自己心里清楚。

  还有一点,他也算是有身份有颜面的人,为了追女孩子,在别人家企业里当体育健儿跑上三千米长跑,有点……嗯,笑点。成为别人的笑点。

  好,为了东燕,他可以不顾身份,不顾颜面,问题是他没有这么好的体力跑完三千米。

  石君心思千百转,若希都看在眼里,笑在眉梢上。

  是优是劣,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老太太曾经用一杯苦茶试出两个男人谁更优秀,谁会对东燕更好。

  她用三千米长跑,试出东燕在两个男人心里的地位。

  石君或许真的爱东燕,但他的爱还不够牢固,还没有牢固到一顾一切。

  所以……

  石先生,对不起了,你还没有跑就已经先出局了。

  就像当年那个卓彦飞一样。

  出师未捷身先死。

  “大嫂,东燕呢?”石君心事重重地问着。

  若希定睛细细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答着:“在她的办公室呢,你有急事,可以上去找找她,但别太久,毕竟上班时间。”摆明了就是不让石君和东燕相处太久。

  石君道了谢,转身往里走,上楼去找东燕了。

  看到石君往里走,黑帝斯厉了若希一眼。

  若希投给他一记:放心吧!

  助理办公室。

  “傻瓜,笨蛋,大嫂是整你的,你也跑。”东燕不停地嘀咕着,心,明显在疼着黑帝斯。

  敲门声传来。

  东燕连忙敛回了视线,快速地回到了办公桌内坐着,然后才让敲门的人进来。

  进来的人自然是石君。

  办公室大门在石君进入后随即关上。

  石君在里面和东燕谈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半个小时后,黑帝斯跑完了十圈,足足三千米。

  石君也在这个时候走出了东燕的办公室,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失落。

  黑帝斯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就往楼上跑,想着把情敌丢出去。

  在电梯口,两个男人碰了面。

  黑帝斯全身是汗水,黑着俊颜,瞪着石君,手握成了拳头。

  石君定定地看着他,在黑帝斯有动作之前,他先一步伸手拍了拍黑帝斯的肩膀,低哑地说着:“黑先生,东燕交给你了,好好对她。”

  然后,石君越过了黑帝斯钻进了电梯里。

  黑帝斯跑完了十圈,若希自然要实现承诺。

  哪怕东燕再不甘再不愿,还是被她无良的大嫂丢给了黑帝斯,任她被黑帝斯连搂带抱,带离了华艺。

  坐在总经理办公室里,享受着空调的清凉,若希正在和自家男人通着电话。

  “过瘾,东铭,真过瘾,黑帝斯竟然真的跑完了十圈,三千米呢,跑完了还脸不红气不喘的,我想,连你都未必能做得到。”若希满脸都是笑,整了黑帝斯,又摆了石君一道,让石君黯然神伤,自知比不过黑帝斯,带着失落离去。

  若希觉得自己干得相当漂亮。

  霍东铭低沉带着宠溺的笑传来:“你呀,一大早到企业,就是为了整人吗?”

  “黑帝斯自己送上门来的,送上门的人不整,整谁?”若希嘻嘻地笑着。

  “你这样把东燕送出去,不怕她生你的气吗?”霍东铭拉了拉自己的领带,轻笑着。

  若希笑得更欢了,现在她和小姑子的感情好得像姐妹一般了,她这样做也是为了小姑子好,就算现在小姑子会生气,日后也会感激她的。

  “怕什么,不是有你在吗?”

  有霍东铭在,天塌下来她当被子盖。

  霍东铭无奈也甜蜜。

  爱妻全身心的信任让他愉悦。

  “妈说了,从今天开始,你要准时回家喝补汤。”

  末了,霍东铭加上一句。

  若希顿时笑容尽失,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了。

  怀昊天的时候,婆婆,母亲,两边对她夹攻,让她听到喝汤两个字就怕,现在第二胎了,又来了!

  唉,逍遥的日子怕是又要暂停了。

  黑帝斯载着霍东燕离开了华艺之后,把她载着往无名庄园而回。

  霍东燕这一次没有挣扎,没有叫骂,只是静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偷偷地看着沉着脸开着车的黑帝斯。

  乱轰轰的心情有了些许明朗。

  刚才石君向她表白了。

  她吃惊至极。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石君会爱上她。

  毕竟两个人曾经是死对头,她没少欺负石君,石君也说过讨厌她的话。时隔多年再重逢,在她未婚生子之后,名声恶臭之时,石君竟然会向她表白,说什么在国外多年,时常想起她,才知道他爱上了她。

  石君用着很温柔很深情的眼神看着她,问着:“东燕,我还有机会吗?你能给我机会吗?”

  东燕记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呆呆地看着石君。

  脑里飘过的却是黑帝斯那张俊颜。

  想起的是黑帝斯送花送草,喝苦茶,吃一桌子零食,以及刚刚才为了她跑了三千米的事情。

  心里的乱便有了些许的明朗,她对黑帝斯的怨恨,其实没有她想象中那般的深。特别是在他说明一切后,她就发觉自己的怨恨慢慢地变淡了。

  他,也是为了保护她,才狠心对她不闻不问的。

  而他的出身,他生存的环境,也让她心疼。

  乔治说的话也有道理的,再坏,再狠的人,背后都有一段辛酸史,其实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坏人的。

  “东燕,你其实对黑帝斯有感觉的,对吧?否则你也不会顶着巨大的压力生下昊阳。”石君忽然心酸地点出东燕的矛盾。

  闻言,东燕是愣成了石头。

  有吗?

  她无法确定。

  她只知道在历劫归来后,她脑里总是会想起那温柔带着霸道的吻,总会想起在自己被夺清白那瞬间的痛楚传来,她似是哭叫起来,而那个他很温柔地安抚着她,哄着她,等着她接受他的存在。他那温柔却狂野的占有,总让她挥之不去。

  这么多年了,依旧记忆犹新。

  她以为自己恨着不知道姓甚名谁,长着什么模样的姓黑的家伙。

  可在她决定生下不悔的时候,她只感到委屈。

  或许,她从来没有恨过黑帝斯,只是觉得委屈,错把委屈当成了恨。

  她更是经过了黑帝斯之后才成长蜕变的。

  “刚才在楼下,你大嫂问我能否接受挑战,跑上十圈的时候,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没有那份勇气,没有那份毅力及体魄。”石君苦笑地说着,语气里有着掩不住的失落。

  和黑帝斯的交手,不算开始,但现在已经结束了。

  他石君在黑帝斯这个强势的对手面前,可以说是有胆,却不堪一击。

  原来,追妻,不仅仅需要胆量的。

  他不怕黑帝斯,可在付出方面,他远远不及黑帝斯。

  蓦然,石君想起老太太让人特意泡的那两杯苦如黄连的浓茶。

  他是从那杯苦茶开始就输给了黑帝斯。

  东燕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回过神来的,她只知道她告诉石君,她仅把石君当成同学,当成朋友。

  “吱——”一声,车开进了无名庄园,并且停在了院落里,也是停车声把东燕自飘远的思绪里拉了回来。

  “门主。”乔治急切地迎了上来。

  看到霍东燕的时候,乔治微愣一下,急欲说的话硬是吞回了肚里去。他准备好了门主的专机,准备和门主一起离开中国,不过当着未来夫人的面,他还是别说出来为妙,相信门主自己也会说的。

  不过这个时候,黑帝斯的手机响了起来,乔治似乎知道那是谁打来的,便垂下了眼眸。

  黑帝斯下车接听电话,霍东燕还坐在车上,并没有下车。

  电话是安全部门的长老打来的,黑帝斯听了汇报之后,脸色再一次沉凝起来,片刻,他低沉地说着:“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之后,他打开车门,看着车内的霍东燕,霍东燕也看着他。

  “东燕,下车,我和你说些话。”

  黑帝斯温沉地说着。

  霍东燕别开脸,一副不想理睬他的样子。

  她不喜欢,他这副霸道**强势的样子。

  黑帝斯闪闪眼,他此刻没有太多时间来和她僵下去。

  伸手,黑帝斯便把霍东燕拉下了车,东燕拍打他的手,想挣开他的大手,下了车,他随即就把霍东燕压在车身上,低首霸道地强吻着霍东燕。

  霍东燕没想到他又对自己用强的,气极地咬了他一口,顿时,他的唇瓣流血,血丝顺着他的嘴角逸出来。

  “东燕,我要离开,门中发生了一些事情,我需要马上离开,等我,好吗?”不在意她那一咬,黑帝斯松开了唇,深深地凝视着气红了脸的霍东燕,低哑地说着。

  霍东燕一愣。

  他要离开?

  他又要离开?

  等他?

  她干嘛要等他?

  再让她等上四年吗?她都踏入二十七岁的大门了,她的青春还有多少个四岁来浪费,来蹉跎?

  轻贴着她的脸,黑帝斯万分的不舍,他和她的关系还没有定下来,甚至可以说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可他又必须离开了。下次再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距离是否更远了?

  还有情敌石君,他离开,东燕是否会接受石君?

  可他此刻不得不离开,因为母亲的安危对他来说同样重要。

  昨天晚上那些精英火速离开之后,对手放了黑氏家族另外两名夫人,仅软禁着黑帝斯的生母,上一代的家主夫人。

  传来的消息,也让黑帝斯知道,闹事逼宫夺位的人不仅仅是一两个,而是他那些还年轻的叔叔们联手,以及他那些成了年,有野心的同父异母兄弟联手,等于和他有血脉相连的亲人都在闹事。就是想趁他还没有结婚,私生子还没有认祖归宗,除掉他,他母亲老了,父亲也老了,母亲不能再生,父亲再娶虽然可以再生嫡子,但面对那些豺狼虎豹,再生嫡子能有用吗?所以那些人如果除掉了他,就能打破烈焰门当权者黑氏家族的传嫡规矩了。

  “东燕,等我,一定要等我,我会很快回来的。”黑帝斯万分不舍地离开了她的脸,眼里带着难以言明的深刻感情。

  松力,他还东燕自由。

  扭头,他低沉地吩咐着乔治:“专机准备好了吗?”

  乔治点头。

  “走!”

  黑帝斯说完,再次扭头深深地看一眼还傻愣着的霍东燕,把她娇俏的模样烙入脑海里,然后转身,大步地向庄园外面走去,他的私人专机停在外面的一块大草坪上。

  边走,他带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霍东铭。

  “有事?”

  霍东铭似乎心情特别好,主动问着。

  “我门中有事,需要马上回去,东燕及不悔,我暂时托付给你,请你务必保证她们的安全。”黑帝斯低哑地请求着霍东铭。

  霍东铭脸色一整,沉声问着:“大事?”

  黑帝斯沉默。

  “我妹妹,我外甥,我定会保证他们的安全。”

  “还有一件事。”得到他的承诺,黑帝斯接着说:“马上把关于东燕及不悔的消息全都销毁,封锁,不能让任何人打探到关于他们母子的一切。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你能办得到的。”

  霍东铭脸色再度一整,意识到黑帝斯这次遇到的事情很大,而且很危险,会威胁到妹妹及外甥的安危。他马上答着:“好!”

  “谢谢。”

  黑帝斯道完谢就想挂电话。

  “等等!”霍东铭倏地喝着,不让他马上挂机。

  黑帝斯已经走出了庄园。

  “你必须活着回来接走你的妻儿,我霍家是有钱,但我不会帮你养一辈子的妻儿!”

  黑帝斯心一热,这个未来的大舅子其实也有心软的一面,至少,大舅子对他不再像当初那般抗拒了。

  “一定!”黑帝斯重重地吐出两个字来,两个同样狂傲的男人,以他们独特的方式,开始欣赏对方。

  霍东燕回过神来,她本能地追了出去。

  黑帝斯留给她的背影过于沉重。

  他的脸色告诉她,他遇到了大事。

  想到他的真正身份,霍东燕没来由地就担心起来,更害怕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

  “黑帝斯!”

  在黑帝斯步上飞机之时,她吃力地追到了。

  黑帝斯停顿脚步,却没有转身。

  “你……遇到什么事了?”霍东燕喘息着,仰着脸看着他的背影,问着。

  “一点小事情,你不必担心,记得等我回来,庄园的一切,你都可以使用,所有锁匙在二楼的书房里,你一找就能找到的。告诉不悔,爹地不是有心不辞而别的。”说完,黑帝斯钻进了飞机。

  “喂,你就这样走了吗?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危险吗?我告诉你,我不会等你的,你……”

  黑帝斯的专机已经起飞了。

  他走得看似很决绝。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万不得己的。

  看着那架私人飞机冲上了蓝天,转眼间就变成了苍蝇,又小又飘远了,霍东燕气极。

  他这是搞什么飞机?

  接受大嫂的恶整,跑了三千米,热死,累死后,才从大嫂那里把她带出企业,还没有说上几句话,他竟然就这样决绝地离开了。

  他……

  气死她了!

  说是气,不如说她是在担心。

  他急切地离开,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否则他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丢下她,再一次离开的。

  点点失落,带着点点担心,霍东燕呆呆地站在草坪上,呆呆地看着蓝天上,黑帝斯的专机早就不见了踪影,只有蔚蓝色的天空,只有寥寥数朵白云,只有那万缕阳光折射而下,刺痛了她的眼。

  这戏剧性的转变,让她难以消化。

  那该死的黑帝斯!

  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一出现就扰乱了她好不容易平静了人生,搞起了风,搞起了浪,他倒好,又离开了,甚至连离开的真正原因,他都没有告诉她。

  说什么因为爱她,所以霸道,全是假的!

  如果爱她,为什么不告诉他离开的原因?

  ------题外话------

  亲们,先说一声,明天的更新推到明天下午,推迟更新,当然字数会多很多,原因嘛,我想聪明的亲们也想得明白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