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1 绑你来陪我!

001 绑你来陪我!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16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9

   盛夏的七月,暑假再次来临。

  周末,也是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天。

  T市一中。

  下午开始,市一中的门口慢慢地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不少车辆从各处开来,在一中的校门前停下来,很快就把一中校门前的那块空地以及那条街道变成了涌挤的停车场了,让过往的车辆以及行人不得不放慢了前进的步伐。

  每到周末,家长们都喜欢亲自来接自己的子女,好像这样才能表现出自己对子女的重视及疼爱。极少会有人让子女独立回家。

  宽敞美丽的校园里,两米多宽,用水泥铺成的林荫道上,几名穿着一中校服的高二学生拦下了一名高一女生。

  “妍妍同学,明天便是暑假的开始了,大家去郊游,好吗?”

  几名高二男生都是清一色的酷哥,穿着校服的他们愣是比其他同学醒目刺眼,让路过的女生们都不约而同地多看他们几眼。

  高中生,都是十几岁的少年,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异性充满了好感及好奇。

  慕容妍抬眸,漂亮的大眼睛,黑黑的,骨碌碌地转着,狡黠的光芒随着眼珠子的转动而逸出,不过表面上,她白净而耐看的脸上保持着惯有了微笑,仅有一百五十五公分的身高让她站在这几名高二同学面前显得有点儿的娇小,也让那几名对她有好感的酷哥更想把显得娇小的她纳入怀里,小心呵护着。

  飘逸的长发是她身上最亮丽的标志,不管她是绑着还是披着,那黑色柔顺的秀发总能轻易勾起别人的贪念,想着抚一下,摸一下,觉得能抚摸到她的秀发,便知足了。

  “我没空,怎么办?”慕容妍很温柔地笑着回答。

  十五岁的她,天性不温柔,不过被老妈林小娟硬是逼着成了表面的淑女。在外人眼里,她也真的是个淑女。举手投足之间,处处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看似温婉的个性配上她耐看的脸,怎么看都像个名门淑女。

  如果在死对头霍昊阳的眼前,她就会原形毕露。

  想到了霍昊阳,慕容妍大眼略略地掠过了一抹失落。

  她已经有十年不曾见到过儿时死对头霍昊阳了。对他,她还真的挺想念的。她也没想到,经过了十年的时间,最让她想念的人,竟然会是儿时的死对头。

  自从霍东燕嫁给黑帝斯之后,霍昊阳就没有再和她一起读书学武了,而是被烈焰门的众长老合力丢到了什么训练基地接受魔鬼式的训练。听说那里荒无人烟,没有电话,没有汽车,谁也找不到,也没有办法联系,被丢到那里的人,不仅要接受防身训练,还要接受自力更生的挑战。

  说得好听是锻炼身体,其实就是训练他如何杀人。

  慕容妍的心莫名地揪了揪,她不希翼那浑蛋变成杀人狂。可她也无能为力,谁叫那浑蛋有一个不是好人的老爹。

  为此霍东燕难过至极。

  黑帝斯也很生气。

  可是身为门主的黑帝斯再生气,也不敌所有长老一致的心。

  可怜的小昊阳在年仅五岁的时候就被迫离开了父母的身边,远离了所有亲人,到了他们这些人都不知道在哪国哪界的基地去了。这么多年,她甚至不知道他是生是死。

  她多次问昊天哥哥,昊天哥哥只能安慰着她,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东燕如今已经再生了第二胎,还是一个帅气的儿子,现在已经八岁了,取名黑逸辰。

  老天爷总是特别的喜欢捉弄人,若希和东燕姑嫂都希翼第二胎生个可爱贴心的女儿,谁想到姑嫂两人第二胎生的都是带把的,气得两姑嫂直骂自家男人没用,连女儿都生不出来。

  霍东铭和黑帝斯直喊冤枉,他们怎么知道又是个带把的?

  霍昊阳被带走之后,她后来也离开了文武学校,因为她再怎么喜欢和霍昊阳打架,终究不是块练武的料,所以她回到了正常的教育道路上,接受正常的教育,和霍昊天也因此而分开了。

  不过每年的暑假,她还能和昊天哥哥相聚。

  十年的时间,她已经慢慢地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而昊天哥哥也长成了让女人见了都会尖叫爱慕的帅哥,哪怕只有十五岁,那沉稳的个性,阴晴难测的表情,偶尔又玩世不恭,不知道碎了多少少女的心。

  她这个昊天哥哥最疼爱的妹妹便成了那些少女嫉妨羡慕的对象。

  经常性地,她都会被一些爱慕昊天的女生们警告,警告她离霍昊天远一点,原因嘛,就是她没有花容月貌,哪怕她长相清秀,耐看至极,也很可爱,在那些少女的眼里,她就是配不上仿若天神下凡的昊天。

  呵呵。

  慕容妍在心里失笑着。

  昊天哥哥对她再好,在她心里,都是哥哥。

  昊天哥哥对她也始终是妹妹。

  两个人很好,很亲近,但没有那种情感,他们都清楚。

  “妍妍,你要忙什么?大家都可以帮你的忙的。”几位酷哥一听到自己看中的女生说很忙,马上追问着,大有让他们去跳海,他们都会去的样子。

  慕容妍笑着摇了摇头,指着远处校门口伫立着的两位十岁男孩,说着:“我要照看我两位弟弟,不知道几位学长能否帮忙?”

  十年前,林小娟生下了一对孪生子,慕容夫人笑得牙齿都快要掉了。

  这对孪生子,一个叫慕容烨,一个叫慕容恒,慕容烨性格如同其父慕容俊,笑里藏刀,是个小笑面虎,笑得越是温和,便越是生气,代表惹怒他的人越倒霉。慕容恒性格似其母林小娟,牙尖嘴利,又罗嗦,像极了个老太婆。嘴巴毒起来的时候,能把你的祖宗十八代翻来覆去地骂上几百遍,只差没有把死人自地府里骂还阳,所以有一个“毒舌少爷”之称。

  这对兄弟俩又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把唯一的姐姐慕容妍当成了心肝宝贝。

  人家都是当姐姐的护着弟弟的,他们却是当弟弟的护着姐姐。

  他们在T市一小就读小学五年级,每到周末都会前来市一中等慕容妍一起回家。

  市一中有很多学生家里都是好条件,慕容妍姐弟三人是什么身份,他们都清楚。对于慕容家的两位小少爷,他们都是能闪便闪,能躲便躲的,不敢轻易招惹。

  几名酷哥顺着慕容妍的视线看去,看到了慕容烨的脸上扬起了极为温和的笑,慕容恒的眸子温沉着,顿时几名酷哥便缩了缩脖子,慕容家的两位恶魔少爷,他们还是少招惹为妙。

  “那,妍妍同学,咱们周一再见。”

  几名酷哥错开了身子,浅笑着对慕容妍说着,让慕容妍从他的身边走过。

  慕容家的大小姐,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追求的!

  “几位学长再见。”

  慕容妍浅笑着,她一笑,那两个可爱的酒窝便露了出来,让她的笑容变得更为亲切动人,爱慕她的那几位酷哥,忍不住闪了数次的眼,才稳住自己的心神,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放任她潇洒地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只留给他们俏丽的娇小身影。

  飘逸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无论是远观还是近看,都是一道美景。

  “算那几个色狼识相,否则我准冲进去揍他们一顿。”慕容恒等到姐姐走出了校门,马上不客气地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

  小小年纪,男子汉的气息已经染满了他的全身。

  “几位学长只是想约我明天去郊游,不曾碰我一根头发,别乱骂人。要是让妈听到了,小心不让你吃饭。”慕容妍失笑地回应着小弟弟。

  姐弟三人并排着走,向停在街道对面的一辆路虎走过去。

  “郊游?变相想占你的便宜,几个大男孩约你一个女孩子去郊游,不是想着把你给吃了吗?他们真是色胆包天,要是他们胆敢碰你一根毛发,我咒他们永生永世当太监。”慕容恒人小鬼大地说着,显得相当的老气横秋。

  “姐,以后要是再有人纠缠你,你就告诉昊天哥哥,昊天哥哥神勇无比,只要昊天哥哥露了面,那些人就会自惭形秽,不敢再纠缠你的。”慕容烨也说。

  护姐心切的兄弟俩实际上已经把霍昊天当成了他们的未来姐夫。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回家。”慕容妍淡淡地笑着,长姐的威严一散,两位弟弟马上噤若寒蝉。

  人说一物克一物,就是这样。

  两位恶魔少爷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姐姐慕容妍。

  慕容妍不需要怎么说,只要板起了脸不理他们,他们就会举白旗投降了。若希常戏谑这对兄弟俩前世就是欠着慕容妍的,所以今世畏惧慕容妍。

  路虎的车门打开了,慕容俊从车里钻了出来。

  十年了,这笑面虎还是喜欢开路虎。

  当然现在这辆路虎已经换成新的了,以前那辆早就回到汽车厂里去了。

  “爹地。”

  姐弟三人迎向了父亲。

  慕容俊温笑着,十足一副慈父的模样。

  “上车吧。”

  他替儿女们拉开了车门,让儿女们上车,然后他才钻回车内,发动引擎,载着他的三个儿女离开了市一中。

  远处,同样是一辆黑色的轿车。

  轿车的一面车窗摇下了半截,一副望远镜探出来少许,像是在观看着什么。

  握着望远镜的是一位大概四十多岁的男人,有着如山一般壮的身躯,一身黑色的西装,刚毅的脸上除了冷硬之外还是冷硬,深沉的眼眸如剑,等到那辆路虎消失之后,他才放下了望远镜。

  “是她吗?”

  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位黑衣男人,也是四十多岁的样子,表情也是一样,关切地问着。

  “应该是她吧。”

  放下望远镜的中年男人答着。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大家可不能绑错人,否则那恶魔会整死大家的。”

  “再观察观察几天。”

  “要不,大家下车打探一下吧。”

  “不行,那恶魔说了,慕容俊非常强大,稍有风吹草动,都会惊动他的。”

  “没有相片,真的不好确定。”

  车内沉默了。

  是呀,没有相片,仅靠着恶魔的描述,大眼睛,长头发,长相耐看,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这样的少女很多呀。

  他们还真的不能一下子就确定刚才那少女就是恶魔吩咐他们绑的人。

  如果他们绑错了,等待他们的将是与无数毒蛇呀,毒虫同睡的日子。

  说起来真够让他们丢脸的,身为基地的重要人员,训练出好几个优秀的门主了,还不曾遇上那般聪明可怕的少主。任他们怎么整,怎么玩也玩不过他。

  “开车,大家远远跟踪一下,就能确定了。”恶魔说过了,那少女住在南山区水岸新村的。

  拿着望远镜的中年男人同意,便把望远镜丢给了身边的人,摇上了车窗,发动引擎,悄然地跟着慕容俊的路虎。

  公路上车流涌挤,各色各样的车你跟着我,我跟着你的,这种情况能掩盖住某些人的心怀不轨。

  那辆黑色的轿车就是在车流的掩护下紧紧地跟着慕容俊的路虎,而不被发现。

  很快地,路虎便往南山区开去了。

  看到路虎往南山区开去,两名黑衣男人脸上的表情沉凝了一分,两个人的心里都有了百分之七十的肯定,坐在路虎里面的那名少女就是恶魔少主要他们绑的人。

  “看看是不是那栋别墅。”

  开车的黑衣人又低沉地对同伴说着。

  他的同伴马上从身上摸出了一张被他们不心折叠的纸,小心地展开,好像那是一张藏宝图,如果他们动作粗鲁一点,那纸就会毁坏似的。

  纸张展开,却是一幅别墅图,画图的人技术不错,把一栋别墅画得真假难辩。

  两个人拿着别墅图,远远地对比着。

  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眼。

  那名少女就是他们要绑的人!

  绑架对于他们来说,如同小菜一碟。

  他们大胆地按照少主给的电话号码打进别墅里去,在保姆接听电话时,请求让慕容妍听电话,慕容妍听电话时,他们低沉地说着:“请问你是慕容妍吗?大家有霍昊阳的消息,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如何想知道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只要走出你家大门口就行了。”

  握着话筒,慕容妍大眼一扬,急切明显逸出。

  “你们是谁?”

  慕容妍虽然心急想知道霍昊阳的消息,理智还没有尽失,低声问着。

  “不要问大家是谁,给你两分钟时间,如果你不出来,那么你就得不到霍昊阳的消息了。还有,不准告诉任何人,否则你一样得不到你想要的消息。”说完,对方挂断了电话。

  “妍妍,谁呀?是不是昊天?”林小娟从厨房里走出来,十年的岁月在林小娟身上没留下十分沧桑,她看上去就像是慕容妍的姐姐一般。

  “不是。”慕容妍神色自若地答着:“打错电话的。”

  林小娟没有再追问下去。

  慕容妍放下了话筒,转身坐回沙发上,伸手就从茶几上抄起了一只苹果往嘴里送着。

  两个弟弟已经上了二楼,在书房里做着功课,老爸只要一回家就是粘着老妈子偷香。

  慕容妍吃着苹果,看着林小娟,在林小娟不在意地转身又回到厨房里的时候,她赶紧站起来,快步就走出了主屋。

  保姆也没有过份留意她。

  十五岁的少女了,会有属于她自己的空间的。

  她小心又快速地走出了别墅,只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那轿车的车牌被人用纸封了起来,看不到车牌号码。

  谁的车?

  慕容妍疑惑。

  后脖子忽然传来了剧痛。

  她疑惑未解,便被人自背后劈晕了。

  两名黑衣男人迅速地杠她上车,关上车门,轿车如同离弦的箭消失在别墅门前了。离开了别墅之后,开车的黑衣男人才停车,迅速地下车撕开了封着车牌号码的纸,然后再一次开车离去。

  等到慕容俊发现女儿失踪的时候,一架私人专机已经把还处于昏迷之中的慕容妍像运货物一般运走了,开向不知名的上空,匆匆消失在中国的国界里。

  “慕容俊,救妍妍,她肯定是被人绑架了,救她,一定要救她……”林小娟得知女儿失踪了,当场就晕倒了,被慕容俊掐了人中才醒转,马上哭泣着紧抓着慕容俊的手。

  慕容俊搂抱着爱妻,也是急怒攻心,是谁那般的胆大包天,竟然敢绑架他慕容俊的女儿,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老婆,别担心,我一定会把妍妍救回来的。”慕容俊掏出自己的手机,马上打电话出去,让他的人帮他寻找女儿的下落。

  绑架绑到了他家门前,对方的胆子不是普通的大。

  孪生子围着父母打转,也是心急如焚,可他们平时再怎么护着姐姐,毕竟只有十岁,什么忙也帮不上。

  “小娟。”

  汽车声急切地传来,接着便听到若希急切的叫唤声。

  在女儿失踪后,慕容俊第一通电话便是打到霍家去,让霍东铭帮忙寻找女儿。

  他还调看了自家门前的监控录像,寻像上面显示自己的女儿是被一名黑衣男子劈晕扛上一辆黑色的轿车,那名黑衣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而且拳脚功夫不错。特别让他生气的是对方把车牌封住了,看不到车牌号码,让他搜索轿车增加了难度。

  不管有多难,他一定要把他的宝贝女儿救回来。

  现在他一边让人帮忙寻找女儿,一边等着绑匪的电话。

  是冲着仇恨而来还是冲着钱财而来?

  他都要等。

  他也报了警。

  霍东铭夫妻听到慕容妍被人在自家门前绑走了,也是大惊失色的,心里吃惊于绑匪的胆大。谁都知道慕容俊最疼爱的便是女儿,而且慕容妍还是霍家当家夫人蓝若希的宝贝干女儿,谁动了慕容妍一根毛发,就等于是和慕容家,霍家为敌,那是死路,绝路一条呀。

  “小娟。”若希走进来,保养得极好,依旧美丽无比的脸上有着浓浓的担心,看到好友哭得那个伤心,她的心一揪,眼眶也红了起来。

  跟在她身后进来的人是霍东铭以及霍昊天。

  十五岁的霍昊天长得很高,现在已经有一百七十三公分了,仅十五岁就有这个身高了,大人们断定他以后至少都会有一百八十公分。

  “昊天哥哥。”孪生子马上迎向了霍昊天。

  霍昊天走到一旁去,示意孪生子也跟随着。

  转身,他俊俏的脸上一片的沉稳,与他这个年纪有点不相衬,黑不见底的眸子泛着冷意,居高临下地看着孪生子,他开始变声,声音总是那般的低沉:“怎么回事?”妍妍不是笨蛋,怎么会在自家门前轻易就被人绑走了?

  慕容烨答着:“保姆说姐姐接了一个电话,后来就出去了,出去后就失了踪。”

  霍昊天马上蹙起了眉,妍妍接到一个电话就出去了?那是熟人作案?不可能,熟人更加不敢动妍妍一根毛发。那是谁?对方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事?能让妍妍听了就马上出去的事情,必定是妍妍最想知道的。

  妍妍最想知道的就是表弟霍昊阳的消息,难道有人利用这个事情把妍妍骗出去绑走的?

  霍昊天走向父亲,把他的猜测告诉父亲。

  听了儿子的猜测,霍东铭和慕容俊对视一眼,觉得霍昊天的猜测很合理。

  知晓霍昊阳对慕容妍来说很重要的人极少,而且都是霍家和慕容家的人,总不会是自己人绑架了妍妍吧?

  不管是什么线索,什么猜测,霍东铭和慕容俊都不愿放过,吩咐人彻查,就算是自己人动的手,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

  小娟一直哭,若希陪着她,不停地安抚她,若希自己也在担心,也想哭。

  自己一直想要个女儿,偏偏生了两个孩子都是儿子,盼女心切的她又因为年纪渐大,不想当高龄产妇,没有再生第三胎,便把干女儿慕容妍当成了亲生女儿看待,护在心尖上。现在干女儿失踪了,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伤害干女儿,若希能不难过,难不担心吗?

  警察很快也到了。

  他们除了调看监控录像之外,也找不到其他线索。

  大家都在找人,都在找车,都在担心着。

  却不知道人早就消失在中国了,车嘛,也不知道停在什么地方了。

  ……

  有人占她的便宜!

  意识稍微回到脑海里,慕容妍就觉得有一只手,厚实却带着粗粗的茧,抚着她的脸。

  该死的!

  后脖子很痛!

  那只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遍之后,她听到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慕容家是不是穷死了?怎么把你养成这般娇小?瘦得像根柴了。”

  你妈的才瘦得像根柴。

  人家是苗条好不好。

  还有,她并不瘦吧?

  她的体重是标准的,哪里瘦了?

  猛地睁开眼,慕容妍就对上了一双黑黑的,深深的,像无底洞那般的眼眸,还有一张俊脸,那脸让她觉得有几分的眼熟,又有几分的陌生,好像她在哪里见过他,可又一时想不起来。特别是那两道浓密飞扬的剑眉,总给她一股熟悉感。

  好帅的男生!

  形容对方为男生一点也不为过,因为对方和她一般大年纪。

  “醒了?那两个老家伙下手重了点儿,让你睡得长了些时间。”少年抚着棱角有型的帅气下巴,似笑非笑地瞅着她。

  慕容妍霍地坐了起来,后脖子上的疼痛让她轻轻地蹙了一下眉头,随即她满脸防备地瞪着眼前这个少年,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衬,一条黑色的裤子,打扮很普通,她见多了这样的打扮,因为霍东铭叔叔以及霍昊天哥哥夏天的时候都喜欢这样穿着,帅气,而散发着威严。

  “是你让人劈晕我的?这里是哪里?你是什么人?”

  少年低低地笑了笑,慕容妍发觉他笑起来的时候很迷人,那双黑眸像是会放电一般,和昊天哥哥的笑有几分的不同。

  倏地,他倾过身来,欺近她的面前。

  慕容妍以为他想占自己的便宜,刚才她还没有醒转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脸,睁开眼后仅看到眼前这个少年,不用说,也知道是这个混蛋在摸她的脸。

  看到他倾过身来,慕容妍想也不想,就是双手握成拳头挥出。

  她想着,打掉你的牙!

  比她略大一些,却相当有力,还在往更大发育中的手,包握住了她的两只粉拳,对方动作竟如神速,她好歹也是练过基本功的,动作可以说挺快的,没想到对方还是准确无误就包握住她的拳头了。

  “一见面就想揍我!”

  “放开我!你是谁?你想怎样?”慕容妍用力地挣扎着,惧意倒是没有,就是有怒意。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觉得这个少年是不会伤害她的。

  “我是谁?”少年捉紧她的双手,把她的双手用力地置压拉在她的身侧,好看的脸凑到她的面前来,几近就贴近她的脸了,他灼灼的气息带着些许的青草味,好像他是牛,刚刚才饱吃了一顿青草似的。“我是谁,你一点都认不出来吗?枉我对你日思夜想的,真是无情呀。”

  慕容妍脸有几分的红晕了,她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面对着异性,对方还是一个帅气的少年,那灼热的气息虽然很安全,没有带着什么暧昧,可也让她的心乱跳起来。

  她努力地盯着少年的脸看,总是觉得很眼熟,可她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刚才他说慕容家,表明他是知道她的身份的。

  “有种的,你就告诉我,你是谁?”慕容妍气结地低吼着。

  少年笑,那笑容很灿烂,也很欠扁,因为带着讽刺。

  “看来,你母亲极力想把你培养成为淑女,失败了。”

  慕容妍脸一黑,这家伙还知道她妈咪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她培养成为淑女?

  他到底是谁?

  “给你时间慢慢地去想哈,想不起来我是谁,你就别吃饭了。”少年松开了包握着她双手的手,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站了起来。

  “你们有什么目的?要钱要命?”

  慕容妍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她没有再做那些无谓的反抗,坐在床上,她质问着转身就想走的少年。

  他很高,和昊天哥哥一般高了,看他年纪,最多也就十五岁,身高却将近一百七十五公分了,要不是看他脸上还有着青涩,都会以为他是一个成年男子呢。

  少年转身,那黑如深潭的眸子捕捉住她的脸,低低地笑着:“我不要钱,也不要你的命,只是我太无聊了,需要一个人陪陪。”

  这是什么烂理由?

  他无聊,所以就让人把她绑到这里来?

  陪他?

  慕容妍很想抄起床上那只软软的枕头狠狠地砸向他,真是欠扁的家伙。

  “这是哪里?”

  慕容妍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她现在身处于一间明亮的大房间里,房里的一切布置都是带着粉红色的,让她觉得很熟悉,很温暖,片刻,她才反应过来,这间房的颜色及摆设就和她自己的闺房一样,怪不得她会熟悉会觉得温暖了。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间房和她的房间一样?

  太多的疑惑充填着慕容妍的脑海,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少年敛起了低笑,很爽脆地答着:“我也不知道是哪里。”

  “你有病呀,你自己的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吗?”慕容妍忍不住爆了粗口,被老妈子培养了十几年,她的忍功挺到家的了,一般时候都是挺淑女的,可是面对这个帅得像天神下凡的少年时,她的忍功竟然没用了。

  除了儿时的死对头之外,她还是第一次面对霍昊阳以外的人失去忍功,毫无形象可言。

  “这不是我的家。”少年低低地说着,黑眸飞快地闪过了一抹思念。

  扭身,他再次往门外走去。

  不是他的家?

  慕容妍还想再问什么,少年已经消失在房间了。

  三两下就跳下了床,后脖子还有些酸痛。

  对方下手真重。

  看看窗外,黑漆漆的。

  是夜晚了。

  房里开着灯,她醒来都还没有意识到天黑了。

  她被人绑来这里,家人肯定很担心的。

  她得想办法逃出去,然后报警。

  轻手轻脚地,慕容妍走到了门前,贴在门身上,倾耳细听着外面的动作。

  安静。

  没有什么动静。

  估计没有人看守吧。

  她再小心地去扭动着门把,嘿,那少年竟然没有上锁。

  她马上打开房门,却瞬间吓白了脸,尖叫一声,倒退好几步,因为倒退得急,跌坐在地上,漂亮的大眼如同见到鬼一般,惊恐地看着房门前那条如成年男子手腕一般粗的蟒蛇。那蟒蛇正冲着她吐着蛇信子,大概是在警告着她,别想走出房门半步吧。

  怪不得房外安安静静的,没有人看守,原来是蛇在看守。

  那般粗大的蟒蛇盘成了一团,看到她就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

  就算是男人看到这般粗的蛇都会头皮发麻,更何况是她这般年纪的少女。

  “别,别进来……”

  慕容妍害怕极了,坐在地上不停地后退着,就怕那条蟒蛇会爬进来一口把她吞了。

  好在那蛇只是盘于房前,蛇眼瞪着她,吐着蛇信子,并没有往前一步。

  房门,慕容妍是没有胆量再上前关上的了。

  该死的!

  “想逃跑吧?呵呵,没用的,我都想了十年,还不能离开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呢。”刚才那少年又晃了出来。

  鸟不生蛋的地方怎么还会有蟒蛇?而且看房里的一切摆设,这里应该是一栋别墅才对。

  慕容妍被大蟒蛇吓得脚都软了,她此刻双腿都在打颤。

  少年一点也不怕那条大蟒蛇,在经过蟒蛇的身边时,还亲昵地拍了拍蛇头,那蛇马上兴奋地用舌舔了舔他的手,好像这条蛇是他养的似的。

  “灰灰,你吓着我的贵客了。”

  慕容妍错愕,明明那条蛇是黄黑相间的颜色,他竟然叫它灰灰。

  灰灰又用它的蛇眼看向了慕容妍,慕容妍竟然有错觉,那冷血动物似乎在向她道歉。

  少年没有再和蛇交谈下去,径直进房来,伸出他的大手,相对于慕容妍的小手来说,他的手算是大手了。

  慕容妍本能地伸出手,让他握住把她拉起来。

  她脚还在软着,这一吓可是吓得不轻的。

  人是站起来了,他一松手,她一软,又往地上软下去,少年眼明手快,一把就捞住了她的腰肢,她落入了他的怀里,淡淡的青草味再次扑鼻而来。

  慕容妍脸一红,赶紧推开他。

  十五岁的她,对男女之情似懂非懂,不过非常清楚男女有别。

  昊天哥哥都不曾搂过她呢,最多就是亲昵地环住她的肩,像哥们一般的环扣。

  少年的俊脸也有些许的红色,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怎样?想起我是谁了吗?”少年用着黑不见底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瞅着她,慕容妍有一种错觉,他的眼神带着贪婪,正贪婪地看着她。

  好像他有多么想念她似的。

  慕容妍瞪着他。

  等了一会钟,没有等到她回答,少年无奈地苦笑着:“臭妍妍,十年不见,你就是这般对我的吗?真让人伤心呀。”

  臭妍妍?

  记忆中,只有儿时的死对头霍昊阳才会这般叫她的,她抗议了无数次,和他吵了无数次,打了无数次依旧没有办法让他改口。

  难不成眼前这个少年就是霍昊阳那家伙?

  慕容妍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他真是霍昊阳吗?

  细看他俊俏的面容,真的很眼熟,和黑帝斯叔叔很相像的,还有点像东燕姑姑。真是他!怪不得她看得很眼熟,又一时想不起他是谁。

  原来他是霍昊阳!

  “霍昊阳!”

  少年笑,这一次的笑带着些许的宠溺,应着:“你看,不叫你臭妍妍,你就认不出我来,所以呀,你最好还是叫臭妍妍。”

  “该死的,你这个杀千刀的,你竟然把我绑到这里来,你……”慕容妍暴怒起来,十年不见,霍昊阳就是这般对她的!让人把她自家门前绑走,绑到这里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说他都不知道。他不是被烈焰门一班长老丢到什么基地训练了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基地?

  “怎么你骂我的时候,像老婆骂老公。”霍昊阳戏谑地笑着。

  一只枕头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朝他丢来。

  慕容妍认出是霍昊阳的时候,什么形象都不要了,脚也不软了,动作迅速地回到床前抄起了那只枕头就用力地向霍昊阳扔来。

  十年不见,他更毒了,竟然口头上占她的便宜。

  谁要跟他老公老婆地开骂!

  霍昊阳轻轻松松地一伸手,就接住了她扔来的枕头,随手一扔,枕头就被他丢到了门口,灰灰以为是霍昊阳给它的床床呢,马上兴奋地盘上了枕头上。

  看到灰灰的动作,慕容妍的手又抖了抖。

  那灰灰……她怕!

  “走吧,下楼去吃饭,你估计也饿了吧。”霍昊阳笑着上前,伸手就拉她,一点也不把她的怒火放在眼里。

  十年不见,她依旧如记忆般那般易怒,小娟伯母的十几年心血,白费了。

  这个夏天,有她相陪,绝对过瘾。

  “拿开你的狼手!”慕容妍正在气头上,他伸手来,她马上气怒地拍开他的手。

  呵呵。

  霍昊阳非常好心情地笑着:“那你就自己走出房吧。”说完,他转身就走。

  他一走,灰灰马上又盘在了门口,用它的蛇眼瞪着慕容妍,长长的蛇信子一吐一出的,让慕容妍脸色瞬间又白了起来。

  “霍昊阳,有种的你别走!”

  “我一向都是有种的。”原本消失在房里的霍昊阳又在门前晃身了。刚刚他根本就没有离开嘛。

  “我……我要出去。”慕容妍指着灰灰,白着脸,小声地说着:“让这个冷血的,可怕的东西走。”

  她话音一落,灰灰忽然就伸长了身子,向她攻来。

  “啊——”

  “灰灰!”

  霍昊阳低沉地叫了一声,灰灰才不悦地缩回了身子,慕容妍已经吓得再一次软坐在地上。

  该死的霍昊阳,什么东西不养,养条蟒蛇不是存心想吓死她吗?

  “她是女孩子,女孩子怕你很正常,这里的那些老家伙有时候都受不了你呢,别吓她了。”霍昊阳低首温淡地对灰灰说着。

  灰灰像是听得懂他的话似的,垂下了脑袋。

  霍昊阳再一次站回到慕容妍的面前,略弯下腰,伸出厚实却满是茧的大手,低柔地说着:“这一次,要我拉了吧?”

  气恨,但又不甘不愿地把小手交到霍昊阳大手里的慕容妍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他是故意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