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2 淡淡的宠,淡淡的心疼

002 淡淡的宠,淡淡的心疼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166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19

   霍昊阳握拉着她的手,把她拉了起来,拉着她就向房门口走去。

  慕容妍很想表现得勇敢一点,大胆一点,可是越靠近门口,她的心便越慌,她怕灰灰。刚才她说了一句灰灰的坏话,灰灰竟然想攻击她,这条蛇,是不是灵蛇呀,竟然听得懂人话,还是看人的表情来判定人们对它的赞扬或是批评?

  察觉到掌心里的那只小手在略略地打着颤,昊阳扭头,好笑地说着:“灰灰有那么可怕吗?”小东西被他养了多年,他从来不觉得灰灰可怕,或许是他养的吧,跟着他一起成长,有了感情,所以他不觉得怕吧。

  灰灰还是蛇蛋的时候,就被他捡回了屋里养着,从一条小蛇养成了现在的大蛇,一人一蛇感情深厚,灰灰就如同他的兄弟一般。灰灰和他相处了将近十年,所以会从人的表情中看出人们对它是赞扬或是批评,他让它做什么,它也能懂。的确惧有了一定的灵性,这里的老头都说他该去当一名驯兽师,还会成为一流的驯兽师。

  这基地里所有人都不喜欢灰灰,不过也没有人敢动灰灰的念头。

  他就是养了灰灰才能成功地逼得那两个老家伙把妍妍绑来陪他度暑假的。

  据说被丢到这里来训练的少主,还没有人可以逼得了那些不是人的家伙把外界的人带到这里来,他是第一人。

  “我最怕这种软软滑滑又冰冷的东……动物了。”慕容妍下意识地往霍昊阳身边靠去。

  霍昊阳深眸掠过了淡淡的笑意,对于她靠近自己,寻求安全的动作非常的满意。

  “有我在,灰灰不会伤害你的。”霍昊阳握紧她的手,把她拉出了房间,慕容妍一点都没有在意他紧握自己的大手,她所有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灰灰的身上,生怕灰灰一下子变脸朝她攻来。

  出了房间,慕容妍才发现这里不是什么别墅,她看到的都是旧房间,除了她刚刚走出来的那间房看上去是新的之外,不,应该说是临时刷新的,其他都是九十年代末的建筑,和别墅根本就沾不上边儿。

  这里面的家具也都是旧的,几乎都没有新的,更可怕的是,有电,但没有电话,没有电脑,仅有一台看上去是老太爷年代的旧电视,仅能播放三个电视台。

  这种生活环境……嗯,对于过惯了优渥生活的她和昊阳来说,太穷了!

  偏头,慕容妍忍不住看向了霍昊阳,他肯定是吃了不少苦吧,他的手都满是茧了。

  看来,当什么少主一点也不好受。

  楼下大厅里,那两张木质沙发上坐着清一色的黑衣男人,全都是四十岁至六十岁左右,个个面无表情,像僵尸一样,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慕容妍目测着人数,一共有十个人左右。

  看到霍昊阳拉着她下楼,那十个人齐刷刷地瞪向了她。对,就是瞪的,好像她是他们的仇人似的,那眼神一点也不友善。

  霍昊阳眸子变深,脸上的浅浅笑意敛了起来,还微微地眯起了眼睛,扫向了那十个似乎正在打着饭嗝的男人,问着:“晚饭呢?”

  “厨房里,自己弄吧。”其中一名黑衣男人没好气地应着。

  慕容妍挑了挑眉,她记得黑帝斯叔叔的手下对他是恭恭敬敬的,对当年才四五岁的昊阳也是毕恭毕敬的,怎么这里这些人对昊阳却是这副态度?

  “我刚才不是弄好了吗?你们谁吃了?”霍昊阳忽然淡淡地笑问着,眸子里却跳跃着怒火。

  这里的生活都是吃野味的,这里三面临海,一面靠着几座山,山后面还是海,看似是世外桃源,其实与世隔绝。说明白点,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岛屿,海里有大量的鱼,因为那几座山不曾遭到破坏,所以山上葱葱郁郁的,野草都有妍妍那般高,所以山上有大量的野兽,想吃什么,都得自己去扑猎。

  霍昊阳被丢到这里来住了十年,还不知道这座岛屿究竟是位于哪一个国家,哪一片海域。

  在成功地逼得苏东洋以及冰山一号替他去“请”来慕容妍后,他就乐滋滋地捕了一些野味,做了一顿算得上是丰盛的晚餐,打算让自己的死对头好好地吃一顿野味的。现在这些老家伙竟然说让他自己弄,意思就是他刚才做好的全都被他们祭了他们的五脏庙了。

  “都吃了。”还是那名黑衣人答着。

  “威廉老头,马上,马上替我和妍妍准备吃的!”霍昊阳笑容一敛,马上反脸,黑得像雷公,语气也森冷无比,带着不可抗拒的命令。

  叫做威廉的男人,是基地里的总管,是大家的头儿,也是最心狠的人,他长着一张扑克脸,不怒而威,蓝色的眼睛迸出的眼神从来都没有温暖可言,薄唇一抿,会让他的冷冽推到最高境界。现在六十三岁的他,看上去还像四十岁一样,身体硬朗得赤手空拳就可以打死两只老虎。

  凡是被丢到这里来接受训练的少主,在满十八岁之时,必须打败十位老师的联手,否则就不能离开基地。

  他曾经也训练过黑帝斯,不过黑帝斯在基地的时候,他还不是总管。

  威廉无视霍昊阳的怒火,慵懒地往后一靠,靠进了木质沙发里,一副“我就不干,你能拿我如何”的态度。

  霍昊阳阴着脸瞪着威廉,忽然,他笑,笑得很灿烂,就像白日里那圆圆的太阳一般。慕容妍觉得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帅,才十五岁,就这般帅气了,再长几年,也不知道会让多少女人为他心碎了。

  “灰灰!去,把威廉老头的外套给我撕了!”霍昊阳笑着吩咐,听起来的时候,好像他在开玩笑的样子,但细听之下,才听出他笑声里带着咬牙切齿。

  在这里十年,他无时无刻都要和这十个魔鬼交战,他们在教他各种各样的本领时,也会想尽办法来刺杀他。

  他活到现在,吃了无数外人不得而知的苦。

  现在他开始体会爹地受到恭敬背后的辛酸了。

  还好,到现在,他基本上能驾驭这十个恶魔了。

  灰灰马上从楼上滚滑下来,那笨重的身体此刻飞快,瞬间就滚到了楼下。

  原本一副倨傲的威廉马上变了脸,灰灰已经撕了他几十套外套了,现在仅余下两套,要是再被撕掉,那他就没有外套可以换了,还没有那么快轮到他休息外出呢。

  爱干净的他,哪受得了不换外套。

  “黑逸尘!”威廉倏地低叫起来,随即又咬牙切齿地低吼着:“我去!”然后气恨地站了起来,狠狠地剜了一眼停止动作的灰灰,灰灰那尖尖的蛇牙被霍昊阳训练得撕扯人的衣服功夫可是一流的,再好的布料都不敌它的蛇牙。

  灰灰高高地抬着蛇头,不停地朝威廉吐着蛇信子,一副爪牙的模样。

  霍昊阳又笑开了,说着:“动作快点哈。”

  然后他拉着呆掉了的慕容妍走到了餐桌前坐下,那张餐桌就是摆在沙发旁边的不远处,是一张长长的椭圆形的木桌,没有任何颜色,好像是自己制作出来的。

  “苏东洋,妍妍的生活用品就交给你去准备了。”霍昊阳嘻嘻地笑着。

  此刻的他,并没有叫慕容妍“臭妍妍”。

  被叫做苏东洋,也就是劈晕了慕容妍的男人,马上面露黑线,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他去替那个小丫头准备生活用品,他怎么知道该准备些什么生活用品?

  他们这里没有女性,这个小丫头是第一个踏进基地的女性。

  每个月,他们会轮着休息一个星期,驾乘着那架私人飞机飞到外界去,找个女人,赏赏风花,过过雪月,算是开荤了。

  霍昊阳是少主身份,还没有成年,所以他们没有教他开飞机,自然也不会让他开荤。不过他们想不到,少主心里已经有了人。

  就算成年了,让少主去开荤,怕是也不会去的吧。

  和现任门主一个样,必定是个痴情种。

  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呀。

  咦,不对,上两任门主可是风流成性,绝对的种马呢。

  唉,说不清了。

  反正眼前这位少主,绝对不好惹。

  他们虽然不是基地的第一批老师,却熟知基地的历史,历代少主,再怎么利害,都还没有人能成功驾驭十位恶魔一般的老师的。

  或许是他们太差劲了吧。

  可是能到基地来当训练少主的老师,是烈焰门最利害,最冷狠,最无情残忍的高手了。

  “少主……”苏东洋黑着脸,他能拒绝吗?

  他是试过了女人的味道,可他实在不知道该为女人准备些什么生活用品呀。

  “唉呀,我的黑蛛蛛,今晚想和你挤一张床呢,小白晚上睡着嫌热,挺贪恋你房里的大风扇,还有灰灰呀,它觉得你的床挺舒服的呢,不如……”

  “我去!”苏东洋的脸更黑了,愤恨地站了起来,投了一记“算你狠”的眼神给霍昊阳,然后不顾外面黑漆漆的,其实有月光,也不算黑了,愤恨地走出了大厅,向基地唯一的外出工具——一架私人飞机走去。

  他们都是四五十岁的男人了,见过了大世面,可还是拿那些毒蛇呀,毒虫无可奈何。他们是可以枪杀了那些讨人厌的东西,但他们要是敢枪杀了少主的那些宠物,他们这一辈子也别想安宁了。这位少主的头脑简直就不是人脑,会想出很多整得你哭爹喊娘的法子来,整得他们头皮发麻,又杀不了少主。

  这就是为什么历任少主都驾驭不了十位恶魔老师,只有霍昊阳能驾驭的原因。

  他们敢保证,这位少主将来继任了门主之位后,将会把烈焰门推上世界第一组织的地位,而少主也将会成为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少!

  “我去帮头儿打下手。”

  “我去帮头儿烧火。”

  “我也去。”

  “嗯,我觉得,我也能帮上忙。”

  “天气太热,头儿一个人忙晚餐,会热死的,我去帮头儿打扇。”

  余下的八个黑衣男人各自找着借口,然后脚踩西瓜皮,全都溜了,瞬间,大厅里就仅有霍昊阳以及慕容妍了,另外还有懒洋洋地又盘起了身子的灰灰。

  慕容妍此刻用目瞪口呆来形容都不为过了。

  这个死对头,小小年纪,竟然让这十个看起来非常不好相处的男人畏惧成这样。

  还有,他刚才说的什么黑蛛蛛,小白之类的,都是些什么呀?

  该不会也是蟒蛇吧?

  这十年里,死对头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慕容妍觉得自己的心莫名地揪了揪,为什么会揪,她不知道。

  霍昊阳扭头,看到目瞪口呆的慕容妍,忍不住逗着她,把手伸到她的面前晃动着,戏谑着;“臭妍妍,回神了。”

  慕容妍回过神来马上不客气地拍下了他在她面前晃动着的手,睨着他,很想骂他一顿,可又发觉他并没有错,她不知道该如何骂他,憋了半天,她才问着:“你平时都是这般欺负长辈的吗?”

  记得小时候的他,虽然和她不对盘,可是对长辈们都是恭敬有礼的,哪像现在这般对待长者的。

  霍昊阳深深地看她一眼,然后笑了笑,说着:“我现在说没有,你也不会相信的,反正不用多久,你就会明白到底是他们在欺负我还是我在欺负他们了。”

  慕容妍听着他这句话,总觉得有点儿沧桑,可他明明才十五岁,一个少年,怎么会有沧桑的气息。这十年里,他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他们这些人一直都得不到他半点消息?要不是此刻看到他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她都不敢相信就是他。

  虽说两个人不对盘,她对他还是万分的关心的。

  她总是求着妈咪打电话给婚后随夫离开中国的东燕姑姑,想着东燕姑姑是昊阳的妈咪,一定会有昊阳的消息的,结果东燕姑姑除了长吁短叹,默默地流泪之外,也是一无所知。

  烈焰门训练少主的基地除了门主及长老之外,谁都不知道在哪里。一旦少主被丢到基地接受培训,那么少主的所有消息便成了秘密,包括门主在外都不能知道。

  十八岁之后,能走出来的,便是真正的少主,走不出来的,门主就要重新安排其他嫡子进入基地接受培训。

  黑帝斯真心不想让霍昊阳接受那魔鬼式的训练,那训练是不近人情的,那日子不是人过的,他自己吃尽了苦头,他不想让霍昊阳也去承受。他觉得以霍昊阳的聪明,就算没有接受训练,一样能接手烈焰门。可惜,在霍昊阳认祖归宗,第一次随父母离开中国,回到烈焰门那个隐蔽的总部时,就被众长老合计带走丢到了基地里。

  黑帝斯为此心痛至极。

  他甚至怨恨自己是烈焰门的门主,这个外人畏惧的神秘组织其实就是封建的残余,他黑家祖先听说曾有人当过高官,思想老旧,幻想当皇帝,才会有这样的制度。

  霍东燕更不用说了。相依为命五年的儿子,瞬间就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几乎要崩溃了,哭闹无数次之后,她也只能静等时间的流逝,希翼在霍昊阳十八岁那年,能看到霍昊阳出现在她的面前。

  还好,后来她和黑帝斯还生了一个儿子,精神上总算有了依托,但夫妻心底里思念的还是霍昊阳这个大儿子。

  “你把我绑到这里来,我妈咪他们肯定会很担心的,你能借手机给我用用吗?我打个电话回家报平安。”慕容妍转移了话题。

  两个人十年不见,有很多事情,她都想问他,不过一下子,她也是问不完,他也是答不完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报平安。

  霍昊阳神色忽然有几分的黯然,黯淡地说着:“我没有手机。这里虽然有电,有电视,但没有电话,没有电脑,因为稍微高科技一点的东西都能和外界连接上,这里是不允许和外界连接的。那几个老头才有手机,不过他们的手机卡都取了下来的,只能用来看时间。手机卡藏在哪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我找了十年,都找不到他们藏手机卡的地方。”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外界没有他一点消息的真正原因了。

  因为他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系上。

  唯一可以离开这里的那架私人飞机,他又不会开,那几个老头说他未满十八岁,不准开。而有关于飞机的资料,这里也没有,他自己想捣鼓着偷学开飞机都不行。

  再说,那几个老头总会不着痕迹地盯着他,他想接近飞机都是一件难事。

  反正还有三年时间,他也不在乎再多等三年了。

  要不是对她的思念难忍,他也不会用非常手段把她绑到这里来。

  “那……霍昊阳,你看,都是你做的好事!你当年忽然间就不见了,你爹地妈咪都难过死了,现在竟然如法炮制,一下子就让我也在父母身边消失了,不是让我父母也承受着你父母的难过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知道吗?”慕容妍一听到不能和外界连接上,顿时又火冒三丈。

  霍昊阳只是闪着眸子,任由她骂着。

  经过了十年,他对她似乎相当的容忍了。

  不,应该是他的心智更成熟了。

  “你得让你那些手下……”

  “他们都是我的老师。”霍昊阳淡淡地纠正着。

  “我不管是你的手下还是老师,你得让他们告诉我爹地,我在你这里,我很安全,否则我跟你没完没了。”慕容妍气恨地逼视着霍昊阳,只差没有揪住他的衣领。

  这个可恶的家伙,十年了,反而比以前更可恶了。

  绑架她,用蟒蛇吓她,戏弄她,让她很想关心他十年来的生活都没有了心情。

  “臭妍妍。”霍昊阳故意把俊脸凑近前,差一寸就贴住了慕容妍气得通红的脸,深如无底洞的双眸攫住慕容妍冒着怒火的大眼,调侃着:“我想知道你如何跟我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的概念是什么?你读高一了吧?了解那四个字的深意吗?那是一辈子,你想跟我一辈子呀?呵呵,这不是以身相许了吗?”

  “霍昊阳!”

  慕容妍再无淑女形象,一掌就推向了霍昊阳的胸膛。

  她以为她能把霍昊阳推倒在地上的,没想到霍昊阳的胸膛已经结实如钢,她没有推倒他,反而被他捉住了她的手,他不过是略一使力,她就像棉花一般,轻飘飘地扎入了他的怀里。

  淡淡的青草味再次袭来,让她的心神大乱。

  总觉得现在的霍昊阳和以前不一样了,对她不一样了。

  “臭妍妍,你长得不怎么漂亮,不过,看在大家是青梅竹马的份上,我可以勉为其难地接受你一辈子的。”霍昊阳在扯她入怀的时候,俊脸又偷偷地红了红,他闻到了她身上那少女淡淡的清香,和儿时孩子童的味道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长长的秀发如丝般轻拂着他的手背,柔柔的,又痒痒的。

  她的腰肢轻盈不及一握,苗条了些。

  身子嘛,略略地发育了,但还没有完善。

  呃?

  他怎么会这般打量她?

  霍昊阳不等慕容妍挣扎,主动松开了她,让她退出自己的怀抱,虽然有着一抹他还不是很了解的失落。

  “臭昊阳,你是跟谁学的,变成了色狼,小心你妈咪剁了你的狼手!”慕容妍一张脸红得不能再红了。

  重逢到现在仅仅一个多小时,他就带给了她数次暧昧。

  他们这个年纪,正是对异性充满好奇又防备的。

  “还有,我哪里丑了?我自然是无法和顺英姐相比,你嫌我长得不好看,怎么不让人绑顺英姐来陪你?”慕容妍气呼呼地指责着,有点像吃醋的妻子。

  霍昊阳忽然朝她扑过来。

  慕容妍猝不及防,被他扑倒在地上,她气极,正想推开他,他却一把捂住她的嘴巴,低吼着:“别动!”随即他快速地掀翻了餐桌,让餐桌成了一道屏风。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子弹穿过了桌子,击落在桌子对面的墙壁上,然后掉落在地上。

  那张桌子瞬间就成了黄蜂窝。

  慕容妍双眼瞪得比牛眼还要大了,还充满了惊惶。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用枪朝他们猛烈地扫射。

  如果不是他把她扑倒,此刻她就成了黄蜂窝。

  枪声过后一分钟,霍昊阳才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小心地滚到了不远处的电灯开关处,把灯关掉。

  顿时,大厅里就一片漆黑了。

  慕容妍不解。

  霍昊阳快速地回到原处,把她拉起来,然后趁黑快速地摸出了大厅。

  两个人才走出大厅,又是一阵枪声响起,这一次是朝大厅所有角落扫射。

  慕容妍差点就要叫起来。

  太惊悚了。

  霍昊阳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藏在大厅门口右手边的一盘大盘栽后面,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一把手机,然后朝枪声来源的黑暗方向开枪。

  “哎哟!”

  一道痛呼声响起后,枪声停了下来。

  听到痛呼声,霍昊阳才略略地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大厅里的灯被人重新拉亮了起来。

  “哎哟,臭小子,眼睛利得像狼……”被打中的人是冰山一号,他叫什么名字,霍昊阳没有记,觉得他很冷,就把他编排成冰山一号,让冰山一号为此黑了整整三个月的脸。

  刚才开枪扫射的人便是冰山一号了。

  这个借口帮威廉做饭的冰山一号,想趁霍昊阳和儿时伙伴聚旧的机会,对霍昊阳进行暗害。

  可惜,他又失败了,而且他的左脚又中枪了,那小子,眼睛利得很,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一样,而经他们教导出来的枪法也是极准,每次霍昊阳反击,都是打他的左脚。

  冰山一号想着,如果再被少主打几次他的左脚,他的左脚估计也就报废了。

  霍昊阳把枪藏回盘栽下面,拉着还是满脸惊悚的慕容妍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少主,你下次能不能别打我的左脚了。”一看到他进来,冰山一号那张冰脸马上充满了乞求。

  “我喜欢打你的左脚,如何?”

  霍昊阳丢给冰山一记气死人的眼神,才扭身看着身边的慕容妍,低柔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心疼:“臭妍妍,刺激否?吓着了吗?”

  慕容妍看看他,又看看冰山一号,非常不解地问着:“为什么?”

  冰山一号称霍昊阳为少主,可却狠辣地扛着机关枪狂扫,不是存心想杀死霍昊阳吗?

  现在,竟然还反过来指责霍昊阳。

  还有,霍昊阳的反应,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

  “有空再说明,来,先喝杯水,压压惊。”

  霍昊阳体贴地把她拉到了木质沙发前,按她坐下,然后他转身替她去倒了一杯温开水来。对于因为腿伤正痛得脸色略白的冰山一号,他看都不看,更不用说替冰山一号包扎了。

  “妍妍,喝杯水。”霍昊阳把那杯温开水递到她的面前,语气隐着淡淡的宠溺。

  把她吓坏了吧。

  不过,是该让她熟悉一下他的人生。

  慕容妍接过那杯温开水,一口气就喝了个精光。

  她小心地看向了冰山一号,发现冰山一号不知道什么时候找了个医药箱来,正自己取子弹,自己上药,自己包扎,看得她再一次目瞪口呆。

  这些人……都不怕痛的吗?

  “在这里,什么都要自己来。饿了,自己做吃的,受伤了,自己包扎。”霍昊阳淡淡地讲解着,语气里有着淡淡的伤痛。

  慕容妍扭头看着他,他的话很淡,可她听到了他话里的伤痛。

  “你……也是这样吗?”

  霍昊阳笑,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五岁来到这里,最初他常常饿着肚子,因为他是个富家少爷,什么都不懂,这些人只会教他常识,教他防身,反攻的本领,就是不教他如何做吃的。

  为了生存,他是被逼着慢慢成长,慢慢地学会了自力更生。

  在他满十岁之前,这些人是不会对他进行暗害的。十岁之后,他的本领学到了一定程度了,这些人就会变着法子对他进行暗害,这是训练的功课之一,考他的反应,逃跑,反攻的本能。如果他不幸被杀了,那也是他的命,这些人是不会受到门规处置的。

  这般残酷的训练,又把他逼得无时无刻都要耳听八风,眼观六路,不敢有半刻的大意。

  刚才那惊悚的一幕,便是冰山一号对他今天的考验。

  还不止一次。

  说不定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些睡不着的恶魔还会进行新一轮的暗害呢。

  慕容妍的心又揪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心在疼,心疼霍昊阳的遭遇。他原本就是个天之骄子,自出生起就没有受过什么苦,深得霍家人的喜爱,她的干妈更是视他为亲生的,可是他却遭受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苦。

  她实在不敢去想象,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如何独立做吃的。

  他初初是不是经常饿着肚子?

  黑帝斯叔叔那般疼爱他,就这么狠心地任他在这里吃苦吗?

  慕容妍不清楚烈焰门那些残酷的门规,霍昊阳也是来到了这里,才慢慢了解的。

  慕容妍此刻满脑子都是不理解,整颗心都在心疼着霍昊阳。

  轻轻地,慢慢地,又是本能地,慕容妍拉起了霍昊阳的手,看着他修长好看的双手,掌心里竟然全是厚厚的茧,可见他真的吃了很多苦。

  大厅里很安静。

  霍昊阳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用一种不是他十五岁这个年纪该有的眼神看着慕容妍,任由她心疼地抚着他的大掌。

  浅浅的甜蜜忽然在他的体内流窜。

  很怪异,很怪异的感觉,是他活了十五年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他们曾经是死对头,见了面不是吵就是打,可他忘不了她,他一直没有告诉她,他其实很喜欢和她在一起。

  慕容妍忘记了自己被绑来的事情,忘记了被霍昊阳气得要发疯的事情,脑里只有那一幅幅幻想出来的画面,小小年纪的霍昊阳饿着肚子……小小的霍昊阳为了吃的,想尽各种办法,那些所谓的老师却袖手旁观……

  “这十年……你吃了很多苦吧?”

  回过神来,慕容妍又急急地丢开了霍昊阳的手,好像他的手是烫手山芋似的。

  她那张白净却相当耐看的脸,又红了起来。

  她总有点忘记了他们的年纪,他们已经十五岁了,不再是当年的四五岁。

  “呵呵,没事,威廉老头说过了,吃得苦中苦才能成为人上人。”

  慕容妍没有再问下去,但心底那似是淡淡,实则浓烈的心疼却挥之不去。

  “可以吃饭了。”

  威廉端着他做好的饭菜走了出来,除了冰山一号和苏东洋之外,余下的几个人也都帮忙着把其他菜式端了出来。

  看到那张餐桌被扫射得千疮百孔,他们几个人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若无其事地把桌子扶起,摆正,然后把做好的饭菜一一摆放在桌子上。

  威廉狠狠地扫向了霍昊阳,恨恨的声音其实有着淡淡的宠,说着:“臭小子,要不是看在灰灰的份上,你别想我为小丫头下厨,吃吧,最好把你俩撑死!”

  霍昊阳站了起来,笑着:“既然你那么赏脸给灰灰,不如,今晚就让灰灰跟着你睡吧。你不是怕热吗?灰灰的身子挺凉的,你可以省去了风扇。”

  空调,这里没有。

  这里的电量不是很足的。

  电,也仅是一台大型发电机提供的。

  “小子,你别得寸进尺。”威廉的脸色又黑了下来。

  一扫到那条像他手腕那般粗,盘成一团的时候,能让他这个大男人都毛骨悚然的蟒蛇,威廉就恶心至极。他有轻微的洁癖,不喜欢他人,就连动物也不行,占据他的房间。

  霍昊阳没有再理他,而是低首看着慕容妍,说着:“来,吃饭,你一定饿极了。”

  说完自然地伸手把慕容妍自沙发上拉站起来,走到桌前,看到满桌子的菜,他略略地松了一口气,至少菜式很正常,他还有点担心这些恶魔会做一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出来呢。

  慕容妍也真的很饿了。

  霍昊阳替她盛了一碗鱼汤,这里临海,最常喝的汤便是鱼汤了。

  “试试看味道如何。这些海鱼挺有营养的。”

  慕容妍投给他一记“谢谢”的眼神。

  她拿着汤匙,轻轻地滔了一口鱼汤来喝,味道不错,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手法,让鱼腥味没有那般的浓烈,但又异常的新鲜,可以和她老妈的手艺媲美了。

  霍昊阳泛着眸子,唇边挂着浅浅的笑,笑睨着她,看着她喝完了那碗鱼汤,他又替她盛了一碗饭,然后替她夹菜。

  大都是素菜,肉类仅有鱼,不过经他们的手变换,有红烧鱼,有清蒸鱼,还有甜酸鱼等。

  慕容妍饿极了,她现在也不在乎吃的是什么,再说她本来也不挑食,只要能吃,她都可以接受。

  很快,她就吃饱喝足了。

  刚才所受到的惊吓消失的力道,在她吃饱喝足后得以恢复。

  抬眸,她忽然发现霍昊阳竟然没有吃,而是一直挂着淡淡的笑,看着她吃。

  “臭妍妍,我觉得你妈的心血真的白费了。看你刚才的吃相,虽然不算难看,但绝对不淑女。”霍昊阳递给她一包餐巾纸,还不忘戏谑地说。

  “霍昊阳,你不叫我臭妍妍,你会死吗?”慕空妍受不了地反问着。

  霍昊阳笑,“我不这样叫你,你都不记得我了,所以,我还是要这样叫你。”

  慕容妍直眨白眼。

  吃过了饭之后,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了。

  慕容妍还是想着让家人知道她很安全。

  霍昊阳说苏东洋已经替她去购买生活用品了,等会儿回来后,夜色会很深了,想再让苏东洋开着飞机飞往中国告知她的家人,她很安全,需要等到明天。

  还要等到明天!

  慕容妍忍不住又把霍昊阳骂了一遍。

  霍昊阳没有说话,任由她骂着。

  那几位恶魔老师,看到霍昊阳被骂,竟然很开心,还在一旁加油呐喊,让慕容妍骂得更利害一点。

  慕容妍错愕。

  觉得这些人都不是正常人。

  “要不要出去走走,反正苏东洋没有回来,你想洗澡也不行。”霍昊阳等到慕容妍骂完之后,非常好心情地问着。

  被骂了,还这般好心情。

  慕容妍挑着眉,看来,这个死对头的功办深厚到让她无法探到底了。

  她还以为再度重逢,他们还是像儿时那般又吵又打呢。

  没想到……

  还有一点她是感受最深的,就是霍昊阳的表现,好像很成熟了,哪怕他的脸上还有着青涩,可他的一切举动都不像十五岁的少年,明明他仅比她大上三个月,此刻她却觉得他比她大上了三年。

  慕容妍迟疑着。

  刚才在屋里,冰山一号都会扛着机关枪朝他们扫射,如果走出了屋外,外面有地方可以迅速躲闪机关枪的扫射吗?她担心呀。

  那一幕,那一刻,那一连串的枪声,都可以成为她的恶梦了。

  此刻想想,她还觉得头皮发麻。

  “如果你不想出去,那你就陪陪灰灰吧。”霍昊阳明知道她最怕的就是灰灰,还故意说道,说完之后,他还很无情地自己走出了屋子。

  瞄到那变得懒洋洋的灰灰,慕容妍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她不是胆小的人,可女人天生就怕这种软软的,滑滑的冷血动物。

  “霍昊阳,你是故意的!”

  慕容妍一边叫着,一边以逃命的速度跑出了屋外。

  “那小子……是爱是整?”

  几个大男人,忍不住嘀咕着。

  威廉抚着下巴,眼里闪烁着狼一般的眼神,低冷地说着:“有软肋,更能考出他的真本领来。今晚,我操刀!”

  其他几个人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头儿亲自出马,今天晚上这对小鸳鸯别想睡好觉。

  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升起来的太阳,还是个未知数呢。

  威廉身为总管,一般是极少会出手的,今天晚上他被霍昊阳威胁了,心有不甘,才决定今晚亲自出马,进行半夜暗害。

  平时,每一次暗害都被霍昊阳躲开了,有时候还受到霍昊阳的反攻。今天晚上却不一样,有了一个小丫头,霍昊阳要保护小丫头,他们倒想看看他们花尽了心血调教出来的少主,到底有多么的利害,是否真有能力保护他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题外话------

  亲们,新的一个月了,我的月票少得太可怜了,不知道哪位亲手里有月票的,给我投几张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