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3 情根暗种

003 情根暗种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119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0

   慕容妍有点气结,也有几分的无奈。现在的霍昊阳已经不是十年前的霍昊阳了,他变得比以前更加的深不可测,更加的难以捉摸。以前她尚且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妍妍苦笑一下,现在的她,好像被昊阳捏在了手心里。

  那几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全都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她。

  冷漠的男人,慕容妍也是见多了的。像霍家的二叔,四叔不都是冷漠的人吗?但像眼前这几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山气息的,她还是少见。

  少了霍昊阳的屋外让她觉得非常不自然,气氛极为尴尬。

  脚下一移,她还是认命地向屋外走去。

  刚刚才吃饱,饭后散步一下也是有益身体的。

  还有一点,她可以看看她现在身处什么地方了。

  慕容妍走出了屋外,已经看不到霍昊阳的身影了。

  顿时她心生疑惑,那家伙脚底生风了吗?走得这般快,还是藏在什么地方,打算吓她?想到这里,慕容妍小心地走着,不时看着那些黑暗之处。

  黑色的天空上一轮圆月挂在那里,繁星如芝麻一般密麻,排满了天空。这个夜晚其实挺美的,明月,星星,伴着凉风阵阵。慕容妍要不是被绑到这里来的,她一定会有着好心情欣赏这美丽的夜空。

  涛声阵阵。

  慕容妍此刻才听到了海浪声。

  海浪声一直都有,是她没有放在心上。

  怪不得这里的夜晚不算热,原来临海,海风大,才扫走了白天留下来的炎热。

  走出了屋外,慕容妍借着月光打量着周围,发觉除了那栋三层高的旧楼之外,再无其他建筑物,都是一些树林,空地等。

  空地上种着稀疏的蔬菜,刚才她吃的青菜原来是他们自己栽种的呀。

  她还以为是外面买回来的呢。

  “汪汪——”

  远处忽然传来了狗的吠声。

  慕容妍挑眉,这里还养着狗?

  想到霍昊阳养的蛇,慕容妍又失笑起来,蛇都养有,有狗很正常,估计又是霍昊阳养的吧。

  心,莫名地又抽了一下。

  昊阳肯定是很孤独,才会养些动物来陪着他吧。

  慕容妍循着狗的吠声走去,来到了海岛的边缘,便看到了一人两狗站在一块岩石上,那个人背对着她,但仅一眼,她便能确定他的身份,他正是甩了她自己走出屋外的霍昊阳。

  两条狗,一黑一白,很凶猛很高大的狼狗。

  看到慕容妍出现,两条狗马上疯狂地吠了起来,并且跳下了岩石就向慕容妍飞扑而来。

  “小白,蛛蛛。”霍昊阳低叫一声,那两条扑向慕容妍的狼狗便停下了脚步,但还是防备地瞪着慕容妍。

  慕容妍有几分害怕,她还是慢慢地往前走着,相对于狼狗,她更怕蛇。

  霍昊阳站在原地,并没有走向她,只是用着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看着她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来。唇边,忽然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两条狼狗随着慕容妍的逼近而后退,它们不再吠,大概是知道慕容妍不会伤害它们的主人吧。

  “为什么站在这里?这里风很大。”慕容妍走到岩石前,岩石很高大,她爬不上去,便站在岩石底边上仰看着霍昊阳。

  皎洁的月光落在她俏丽的脸孔上,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清澈明净,闪闪生辉,似乎比那月光还要亮。洁净略为修长的脖子随着她的仰头而露出来,让霍昊阳不自觉地闪了闪眼,深眸变得更深了,灼灼而定定地锁着她。

  他站在高处,她站在低处,一高一低两相望。

  “想上来吗?”

  昊阳笑问着。

  慕容妍丢给他一记刀眼,废话,她要是不想,刚才何必去爬。

  霍昊阳略敛笑容,弯下腰,朝她伸出手,说着:“我拉你上来吧。”

  慕容妍略一迟疑,便把自己的手递给了霍昊阳。

  霍昊阳把她拉上了岩石,厚实带着茧的大手不着痕迹地抚了一下她柔软的小手,两个人同年,他仅比她大上三个月,可他的手长成了现在的厚实而大,而她的手还是如同小孩子一般,又小又柔又修长,让他握着总会生出一分电流,生出一分异样。

  最让他心底愉悦的是,她愿意给他拉手。

  或许她心无他意吧。

  在心底深处低叹一声,霍昊阳知道自己的心思慢慢变化,但妍妍的心思未必会跟得上他的步伐。

  “这里海风大,清凉,在这个炎热的夜晚,站在这里会觉得很舒服。最主要,那个方向是对着中国的,我想家。”昊阳指着大海的一个方向,刚好是岩石的正对面,他老实地说着自己的心情。在慕容妍的面前,他没有必要隐藏自己想家的事实。

  五岁前,他都是在舅父母的关怀保护下长大的,他想念他们,想念霍家的一切。

  他更想念自己的父母。

  慕容妍沉默着。

  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她能做的就是站在他的身边,陪着他一起看着远方。

  黑朦朦的一片,除了海面什么也看不到。他们都不是千里眼,不可能看得到中国。

  敲进耳膜的除了涛声还是涛声。

  海风刮着海浪不时咆哮而来,吹起了她满头的秀发,露出了她那张其实算得上俏丽的脸。

  小白和黑蛛蛛静静地站在两个人的身后,狗耳朵竖着,稍有风吹草动,它们都会发出吠声。

  两人两狗就这样站在岩石上,谁也不说话,仿佛都被孙悟空定住了身似的。

  好半响,霍昊阳才歉意地问着:“还在生我的气吗?”

  他让人把她绑来,没有让人留下消息给她的父母,告知她的安全。是他故意的,是他的错,也是他的私心。如果他让人光明正大地带走她,肯定是带不走的。慕容俊不可能会同意她来这里陪他,一来,这里不安全,二来,这里都是男人。

  而他想的是……

  “生气有用吗?”慕容妍没好气地反问着。

  她想了十年,没有想到两个人是以这种方式见面的。

  “明天,我会让苏东洋前往中国告知伯父母,你在我这里的。”霍昊阳偏头,认真地说着,看到她那满头秀发被海风吹起,忍不住地伸出了手,轻轻地捉弄着她的发丝。

  “小时候的你,喜欢绑着头发,很可爱,现在披着头发的你,很美丽。”

  拂拍开他的手,慕容妍语气还是不善,没好气地应着:“都不知道刚才是谁说我长得不怎么好看的。你现在不是自打嘴巴吗?”自小这家伙就爱损她,现在还是这样。

  好歹她也是个清秀可人的少女,他竟然说她长得不怎么好看。

  她记得顺英姐姐长得很漂亮的,小时候大家都叫顺英姐小美女呢,他要是喜欢美女,怎么不把顺英绑来,绑她这个不怎么好看的人干嘛。

  女人爱记仇!

  霍昊阳深深地看她一眼,眉眼间挂着一抹意味深长及似笑非笑。

  慕容妍轻颤一下,他的眼神有时候让她觉得很陌生。

  “情人眼里出西施。”

  霍昊阳小声地说着。

  “什么?”

  海风大,海浪声也大,慕容妍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没什么。”

  霍昊阳不打算再说一遍,现在他们年纪太轻,他还没有离开基地,他不敢让她知道他的心在变化。

  把她掳来,抚上她的脸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真讨厌,话说一半留一半。”慕容妍弯下腰,拂了拂岩石,便坐了下来。

  眺望着大海的远方,虽然什么也看不到,她发觉她喜欢这种眺望,此起彼伏的心情,此刻略略地安定了下来。

  再心急,也没有用,霍昊阳说过这里是鸟不生蛋的地方,没有电话没有电脑,想向家人报平安也不行。

  她只能瞪着东方的海面上早一点升起红日,霍昊阳就能让人通知父母,告知她的安全及下落了。

  霍昊阳也坐在下来,两个人肩并着肩,一起看着大海,低低地诉说着这十年来的岁月。虽然十年里,她的世界没有他,他的世界也没有她,可是彼此诉说着,他们发觉自己都能融入对方的世界里,时而生气,时而心疼,时而嘻嘻大笑。

  与此同时的中国,T市。

  慕容家。

  林小娟双眼红肿,泪水依旧止不住,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下滑。

  她粒米未进,滴水未沾。

  女儿至今音讯全无,她吃不进任何东西。

  绑匪绑了她的女儿,目的何在?既不打电话来联系,他们的人又查找不到绑匪的下落。

  慕容俊和霍东铭是T市的地头蛇,他们的势力遍布全市每一个角落,一般情况下,他们要找人,就没有找不到的。当年黑帝斯那般神秘,慕容俊都能查到黑帝斯的落脚处呢,虽然费的时间多了点。

  “小娟,先吃点东西,好吗?你这样子是不行的,你要先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等消息。”若希端了一碗饭走到小娟的面前,把那碗饭递给小娟,劝慰着。

  慕容俊和霍东铭并不在,他们还在继续寻找着妍妍的下落。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了。

  从下午四点多到现在快有六个小时了,妍妍一点消息都没有,他们的心都提上了心尖上,担心妍妍会不会遭遇了不测。

  慕容俊很想陪在伤心的爱妻身边,但他还不能,他更急切地想把女儿找回来。

  他甚至还不敢让自己的家人知道,就怕年过七旬的父母承受不起这个打击。

  霍家人都知道了,五位少爷动用了他们能动用的关系,都在帮忙着找人。

  小娟摇头,女儿还没有消息,让她怎么吃得下去。

  霍昊天坐在不远处,俊脸略板着,似是在深思。

  妍妍接到电话就出去,然后失踪。

  他们翻看了来电显示,发现对方隐藏了号码。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的。

  是谁绑走了妍妍又能隐藏起所有痕迹,抹去所有消息?

  放眼T市有谁能有那般聪明强大的反侦能力?除非是姑父的烈焰门。烈焰门?昊天眉头更加深锁,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烈焰门的时候,他的心总会跳一下。难不成真是烈焰门的人?但烈焰门的人为什么要绑妍妍?妍妍与他们无冤无仇呀,就算有冤有仇,看在姑父的份上,他们也不敢怎么样吧?

  除非……

  妍妍一直想知道昊阳的消息。

  如果对方是以昊阳的消息为诱饵……

  等等!

  昊天的心忽然明朗起来。

  他大胆地猜测着,绑走妍妍的人是霍昊阳。

  霍昊阳在什么基地上训练,现在刚好是暑假的开始,那小子无聊想找个人陪他,首选之人必定是妍妍,所以……

  昊天知道自己这样猜测很大胆,又无证无据的,而且昊阳自从被丢到基地后,到现在十年了,他们都没有昊阳的半点消息,不知昊阳是生是死,他自己相信昊阳一定好好地活着,昊阳那般的聪明,一定能成功地活出基地的。

  “妈。”

  昊天站起来,走向了若希。

  若希正在劝小娟吃饭,听到儿子的叫唤声,抬眸,看着昊天,语气有几分的疲惫,问着:“怎么了?”

  “妈,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说。”昊天看一眼小娟,想着先把自己的大胆猜测告诉母亲,由母亲来分析,如果母亲分析过后认同他的猜测,他再通知父亲以及慕容伯伯。不过小娟伯母过于担心,他想着还是先瞒着小娟伯母吧,免得小娟伯母以为看到了希翼,如果到最后他的猜测是错误的,那么小娟伯母会难以承受失望的巨大打击。

  才十五岁的霍昊天处理起事情来,已经有了霍东铭的几分真传,细心,大胆而果断。

  若希看看儿子,心领神会,示意慕容烨兄弟俩来陪着小娟,她站起来,转出了大厅,来到院落里,昊天跟着她。

  转身,若希看着已经比自己还要高的大儿子,温和地问着:“昊天,你想和妈说什么事?不能让你小娟伯母知道吗?”

  昊天没有含沙射影,直接就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若希。

  听完儿子的猜测,若希蹙起了秀眉,儿子的猜测有几分的道理,可如果真是昊阳,昊阳为什么不告诉小娟他们,要害小娟夫妻担心呢?

  “妈,你觉得我的猜测有几分可信度?”

  昊天深沉的黑眸略略地闪烁着,精明锐利的眼神迸出。

  青涩难掩帅气的脸上沉稳如山,内心焦急忧虑着妍妍的安危,表面上却看不到半点的慌乱。略薄的唇瓣抿起,像极了霍东铭,健壮的身躯挺拔如白杨,似乎做好了迎风接雨的准备。

  若希深思着,让她分析,她觉得不可能。

  昊阳是个懂事的孩子,他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不是存心让两家人跟着着急吗?

  可是她又隐隐觉得这件事似乎真的和烈焰门有点关乎。她曾听自家男人说过,烈焰门的防御系统及反侦能力极强,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烈焰门做了什么事,总是不留痕迹,不留消息,让人费尽心思,猜破头脑都难以确解。

  妍妍失踪到现在,他们一点消息都查不到。

  “昊天,妈先打电话给你爹地,让他分析一下。”

  若希决定把这个问题丢给自己那个精明而腹黑的丈夫。

  “妈,不如打电话给姑姑和姑父,姑父是烈焰门的门主,他应该有办法确认这件事的。”霍昊天低沉地说着,他的嗓音都像极了霍东铭,富有磁性而动听。虽说他现在才发育,声略略在变粗变沉,在他压低声音的时候,这种味道还是有几成的。

  掏出手机正想打电话给霍东铭的若希顿了顿,觉得儿子的话在理,便改变主意,先打越洋电话给东燕。

  东燕一听到极有可能是自己未来儿媳妇的慕容妍失踪了,马上缠上了黑帝斯,逼着黑帝斯打探消息,印证一下侄儿的猜测。

  她也想借这个机会知道昊阳的情况。

  黑帝斯只得以门主的身份强行介入基地的隐密通讯网,却费了很长时间才联系上威廉。虽然费了不少时间,倒是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儿子活得好好的,从威廉伯嘴里,他甚至听出了咬牙切齿,可见儿子非但活得好好的,还让威廉等人爱恨交织。妍妍失踪,果然是儿子的杰作。

  威廉的话证实了昊天的大胆猜测。

  大家得知竟然是霍昊阳绑走了妍妍时,都大感意外。

  慕容俊夫妻气到想发飙,只差没有跳起来骂霍昊阳。

  臭小子,十年不见,还是这般爱欺负他们的女儿!

  深夜,霍东铭一家三口才离开了慕容家。

  ……

  “你,似乎变了很多。”

  岩石上,打着呵欠带着浓浓的睡意的声音响起,慕容妍觉得困死了,她很想休息,坐在这里,凉爽的海风吹得她昏昏欲睡呀。

  侧身凝看着她,把她的娇态以及困态尽拢眼底,昊阳悄无声息地抬手,轻轻地环上她的肩膀,想把她带入自己的怀里,让她可以靠着他休息。不过他才环上她的肩膀,他的俊脸又不自然地红了起来,他又赶紧不着痕迹地缩回了手。

  虽然他思想早熟,身高像个大人了,可他毕竟才十五岁,妍妍比他还小三个月,还不足十五周岁呢。

  “人随着环境改变而变。”

  敛回视线,昊阳发觉自己的心狂跳着。

  慕容妍不说话了。

  他这一句话又让她闻到了沧桑的味道,让她的心又隐隐地疼了起来。

  远处忽然传来了飞机降落的声音。

  苏东洋回来了。

  “苏老头回来了,走吧,大家回屋里去。”霍昊阳先站了起来,跳下了岩石,然后朝慕容妍张开了双臂,示意慕容妍跳进他的怀里。

  慕容妍自己滑下了岩石,不需要他的帮忙。

  黑眸略略地掠过了淡淡的失落,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昊阳带着一黑一白两条狼狗,和慕容妍一起并肩向那栋三层高的旧楼走去。

  从刚才的谈话中了解到昊阳嘴里的小白和黑蛛蛛就是这两条狼狗,也是昊阳自己养的,和昊阳相当的亲近。

  慕容妍觉得很好笑,昊阳替他的宠物取名字,黄黑相间的蟒蛇取名灰灰,白狗取名小白还算恰当,但那黑蛛蛛,听着便让人联想到那四处吐丝撒网的蛛蛛,谁都想不到是一条黑色的大狼狗。

  这两条狼狗总是帮着昊阳猎扑一些小野兽,让昊阳寻食的时候总能满载而归。慕容妍莫名地就不怕这两条狼狗了,反而心生亲近,升起一股感激的情愫,为什么,她说不清楚。

  屋里,那几个恶魔还没有休息,几个人正无聊地坐在沙发上,威廉拿着电视遥控器乱按着,可惜按来按去也就那么三个台,都是播放着他们不感兴趣的节目。

  看到霍昊阳和慕容妍进来了,懒洋洋的灰灰马上蠕动了笨重的身子,迎向霍昊阳。

  一看到灰灰,慕容妍本能地就靠近霍昊阳,很害怕灰灰会突然攻击她。

  霍昊阳亲昵地拍了拍灰灰的蛇头,灰灰像是明白他这样一拍是什么意思似的,马上掉转了蛇头往楼上爬去,别看它身躯长而笨重,爬楼梯的速度倒是挺快的。

  片刻之间,灰灰便消失在一楼大厅了。

  慕容妍似乎听到了数声的松气。

  她错愕地看向了那几个男人,又看不到什么,以为自己听错了。

  苏东洋提着,抱着,拖着好几大袋的东西进来了。

  全都是女性用品。

  霍昊阳细细地翻验着苏东洋的成果,确定了那些东西都是有质量保证的,所有衣服也都被干洗过了,虽然这些恶魔老师心狠手辣,心其实挺细的。

  他的神情和缓了很多。当他从那些袋子里看到十几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物品时,他有点好奇地拿起一包来看,包装袋是蓝红色混合的,写着“护舒宝”。

  这是什么东西?

  霍昊阳用手捏了捏,里面似乎还装着很多小包的东西,软软棉棉的,没有什么硬性物质。

  慕容妍正拿着一条浅紫色的裙子,想着等会儿洗澡后就换上。不经意抬眸看到霍昊阳正一脸好奇又一本正经地研看着那包护舒宝的时候,她的脸刷地就红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那几个男人,却恶劣地偷笑起来。

  他们的少主再怎么聪明,对女人还是不怎么了解的。

  那东西,他们敢保证少主不知道有什么用途。

  “看什么看。”慕容妍红着脸,一伸手就抢过了霍昊阳手里那包被他拆了包装的护舒宝,霍昊阳手里还拿着一小包,她也三两下就抢夺过来,弄得霍昊阳很意外,黑眸里满是疑惑。

  他扭头问着早就憋笑憋得快成内伤的苏东洋:“苏老头,这些东西也是女性用品吗?你买了那么多,好像有一打吧。”

  “霍昊阳!”慕容妍的脸可以用火烧来形容了。

  她一个月前才来了初潮,对这东西特别的敏感,偏偏霍昊阳太聪明,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竟然打算追问到底。

  她顾不得太多,一把抱拉起那一打的护舒宝,心里早就把苏东洋咒骂了千万遍,就算这也是女性用品,也不用买这么多吧,一打,当她血崩吗?

  转身,慕容妍就往楼上跑去。

  霍昊阳错愕,愣在当场。

  “少主,你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最好你自己去问,大家是男人,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途,只知道是女性用品。”苏东洋非常邪恶地说着。

  不用他说,霍昊阳也追着上楼了。

  他不是想继续追问,他是担心妍妍会被灰灰吓到。

  果然——

  “啊……你别吐着舌头行吗?这样子很恐怖呢。”慕容妍想回到她醒转时呆着的那间房里,却发现灰灰正盘在房门口,看到她上楼来,马上开心地吐着蛇信子,妍妍看不懂它是在开心还是在生气,以为它想攻击自己,抱紧了那一打的护舒宝,脸色由红转为白。

  一连串的事情让她忍不住把霍昊阳诅咒了千万遍。

  该死的家伙,没事养什么蛇,存心想吓死人的。

  听到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知道是霍昊阳上来了,慕容妍的脸刷地又由白转红。

  被她抱在怀里的那一打护舒宝成了她急欲藏起来的东西,可是藏哪里?看到敞开着的房门,霍昊阳带她出来的时候没有关上房门,急中生智,慕容妍赶紧把那一打的护舒宝丢进了房里去,在霍昊阳来到她的身边时,她怀里已经空空如也。

  重重地吁了一口气,她转身,却撞上了霍昊阳虽然青涩却掩不住结实的胸膛,她吓得后退几步,灰灰看到昊阳出现,开心地爬过来,蛇信子好死不死地就舔到了慕容妍。

  慕容妍顿时头皮发麻,闪电般就躲到了霍昊阳的身后,抓住霍昊阳的手臂,低呼着:“别吃我,我不好吃的。”

  “妍妍,灰灰不会吃你的。”霍昊阳失笑地把她自身后扯拉出来,让她和灰灰面对面。灰灰是他世界里的伙伴,他希翼她能克服害怕,接受灰灰。

  慕容妍脸色煞白,她小心地看着灰灰,从灰灰的蛇眼里,她看到的是善意。

  “看,它是不会伤害你的。”昊阳执拉紧她的小手,把安抚传递给她。

  慕容妍颤抖地,又小心地伸出手,轻轻地抚着灰灰的蛇头,灰灰马上表现出一副温顺的样子,她的心才放松了些。颤抖的手也慢慢地不抖了,灰灰看上去很可怕,对她,还真的没有恶意。

  想到灰灰陪着昊阳度过了几个春秋,两个人如同伙伴一般亲密无间,又是因为灰灰的可怕才让昊阳驾驭得了那几个男人,妍妍的心理慢慢地发生了变化。

  她发觉只要有助于昊阳的动物,她都打心里感激。

  这是什么样的情感?什么样的心态?

  无法说明,她也懒得去猜测。

  昊阳一直低着头,她在他的身边,彰显出他的高大健壮,以她这个年纪,一百五十几公分还不算矮小,不过站在他的面前,就显得特别的娇小玲珑,也勾住了他那颗老是思念她的心。看到她不算脱俗却俏丽的脸不再惨白,看到她修长的小手慢慢地抚上了灰灰的蛇身,他的黑眸开始变得深不可测起来,眼底拢着一抹连他自己都还不知道的宠溺。

  “快进去洗澡吧,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低沉的嗓音响起,拉回了慕容妍的思绪,她回过神来,便试着越过灰灰,察觉到灰灰没有大动作,她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砰!”一声,她把房门关上了。

  她要洗澡换衣服,当然要关上房门。

  房里粉红色的装修总给她一种错觉,好像是身处自己的闺房一般。

  房间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很小,是个套房,里面有浴室。

  坏了!

  想洗澡的妍妍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失态地抢夺护舒宝,那条浅紫色的裙子掉在了地上。

  没有衣服怎么洗澡?

  转身,她正想出门,房外先一步传来了霍昊阳夹着戏谑的声音:“妍妍,你的衣服。”

  打开房门,慕容妍用力地从霍昊阳手里夺过了那条裙子,又一次关上了房门。

  等她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已经是凌晨了。

  被绑来不过数个小时,就给了她数年的感觉,她全身疲软地倒进了那张软绵绵的大床上,觉得房里很闷热,她又起身走到窗前,推开了所有的窗,海风马上不客气地灌了进来,让她觉得闷热少了几分。

  重新倒回大床上,困极了的她很快就沉沉入睡。

  半夜时分。

  妍妍。

  妍妍,快醒醒。

  有人在耳边吵着她,虽然声音很低很小,还是吵到她了。

  睡着的人被人吵醒,怒火最旺。

  慕容妍费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赫然看到霍昊阳正爬在她的床沿上,叫声从霍昊阳那性感的唇瓣里逸出。

  “霍……”霍昊阳已经捂住了她的小嘴,不让她叫出声来。

  慕容妍睡意全无,瞪大双眼,眼里全是问号,她明明把房间反锁了的,霍昊阳是如何进来的?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别出声,快起来,跟我走。”

  霍昊阳压低声音,小声地说着。

  慕容妍大眼睛转了一下,联想到吃晚饭时的情景,她轻轻地拿开了霍昊阳捂她嘴巴的手,悄然坐起来,穿着浅紫色裙子的身子正处于发育期间,胸前略略可见小馒头。霍昊阳眼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不知名的神色,便不再看她的身体而是看着她的脸。

  慕容妍滑下床,霍昊阳马上拉着她,轻手轻脚又快速地走出了房间,灰灰还盘在房前,蛇眼在黑夜里显得特别的让人害怕。

  灰灰似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似的,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出了房间,霍昊阳靠着门前的墙壁席地而坐,也拉着慕容妍坐下。

  慕容妍挑眉,他这是什么意思?

  半夜里把她自床上挖起来,带出房外,竟然让她和他一起坐在房前,和一条大蟒蛇面对面地共渡余下的半夜吗?

  慕容妍正想发问,房里忽然传来了低咒声,气怒至极的低咒声。

  她一愣,那声音有一分的耳熟,费力地想了一会儿,她才想起那道声音是谁的,那是威廉的。

  再看向霍昊阳,他却冲着她眨了眨眼,然后惬意地把她拉靠在他的肩膀上,低低地说着:“安全了,睡吧。”

  那些家伙是不会从正门而入的,因为灰灰守在房前。

  他把她自床上挖起来,坐在房前靠着墙壁,就算睡到明天太阳晒屁股了,也绝对不会有人伤得到他们。

  那些老头心里想着什么心思,他要是猜不到,他就不叫霍昊阳了。

  看出妍妍是他的软肋就想拿妍妍来开刀,门都没有!

  他要是没有把握保护好妍妍,他哪敢逼着苏东洋以及冰山一号把妍妍带到这里来。

  “为什么?”

  慕容妍抬眸。

  随即两个人都全身一僵。

  因为霍昊阳刚好偏头低首,慕容妍抬眸抬头,两个人的唇瓣意外地碰撞了一下。

  四唇意外相触,如同触电一般,把这对少男少女电成了僵尸,动也不动,只瞪着大眼瞪看着对方。

  下一刻,慕容妍如同惊弓之鸟,迅速地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霍昊阳也有几分的不自然。

  脑里不自然地想起了十年前,他看到大舅父在偏厅里和大舅妈咬嘴的情景,他很好奇,也咬了妍妍,妍妍一怒之下反咬了他,他们是相互啃咬着,彼此的唇瓣都被咬破流血了。而刚才那意外的相触,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妍妍的唇很柔软。

  “你就靠在那里睡吧,我坐到楼梯口去,灰灰,你守住你的位置。”霍昊阳回过神来,低低地吩咐着,然后他坐到了通往三楼的楼梯口,和灰灰一起形成了一道保护墙,把慕容妍护在了中间。

  慕容妍此刻哪还有睡意,就算眼皮还沉重得如同铅一般,她也睡不着了。

  她满腔不解。

  威廉半夜三更摸入她的房间做什么?

  还是穿窗而入的。房前有灰灰,威廉进房当然只能穿窗而入了。

  是想杀她还是想着……

  下意识地,慕容妍抱紧了自己的膝盖,后知后觉地发现,这里除了她之外,再无第二个女性。

  “他想杀你!”

  霍昊阳虽然坐到了楼梯口处,对于她的不解,他还是看在眼里的。

  他低低地吐出一句话来,让慕容妍浑身寒透了。

  这些人不但想杀昊阳连她也不放过吗?

  天哪,这是什么训练呀?

  “快睡吧,明天估计还会有什么刺激活动的。”霍昊阳淡淡地笑着。

  对于这种睡到半夜就闻到危险气息要躲起来的日子,他习惯了。

  黑帝斯还是少主的时候,在一个地方呆不上一个星期,用无数的替身,估计也是在基地接受训练时练就出来的。

  霍昊阳说完便肆无忌惮地在楼梯上躺下来,一点也不在乎楼梯是否干净,倒地便睡。

  慕容妍原本是睡不着的,看到他沉睡了,她挣扎了一会儿,也靠着墙壁再度梦周公去了。

  隔天,万里无云,是个上好的大晴天。

  霍家。

  深夜才从慕容家回来的霍昊天,还在梦中,就接到了英叔打进他房里的内线电话。

  “天少,小美女来了,她说想见你。”

  霍昊天微睁着眼,握着话筒的手有点懒懒的味道,他淡冷的声音还透着倦意:“小美女?谁呀,我不认识,让她走吧。”说完就想挂电话。

  已经跳读到高三的他,因为俊俏得过份,又因为是霍家的孙大少爷,身价非凡,迷倒了很多女生,其中不泛美女。

  听到英叔的通报,他以为是那些花痴。

  “天少,是鲁顺英小姐。”英叔赶紧说明着。

  十年不见的鲁顺英找到这里来,英叔差点都认不出来,他以为天少还记得鲁顺英的,怎么说鲁顺英也算是天少和阳少儿时的童伴之一。

  “不记得了,让她哪里来的哪里去,我困着呢,天没有塌下来都别再打扰我。”霍昊天想都不想,就挂了电话。

  什么鲁顺英小美女?

  有点耳熟,不过想不起来,他懒得去想,反正与他无关。

  挂断了电话的霍昊天扯上薄被,蒙头大睡。

  霍家别墅门口,一位穿着纯洁的白色洋裙的美少女伫立于前,她有着漂亮的杏眸,精致得完美无暇的脸孔,嫣红的小嘴,满头秀发绑在脑后,长至腰间,一百五十八公分的身高配上略瘦显得高佻,她是个美人,从头到脚都美,唯一不足的是鼻子不像慕容妍那般俏挺,有点塌。

  顺英看到英叔放下了手机,马上有礼貌地问着:“英伯伯,你家天少怎么说?”

  英叔迟疑着,不知道要不要把天少爷的话转述给小美女。

  看到英叔的迟疑,顺英似乎猜到了结果,她笑着,笑容灿烂如霞,耀眼至极。

  “英伯伯,其实我来,最想知道的是我家少主的消息。”她在学校里呆了十年,学成了一身的好本领,虽然还没有毕业,此刻的她已经可以和那些特警相媲比了。十年来,她一直被父亲寄宿在学校,没有再见过少主,可她忘不了少主。

  这个暑假到来,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父亲安排到学校监护着她的监护人,让监护人同意她独自旅游度假,她哪是想旅游度假呀,她想找的是霍昊阳。

  鲁顺英并不知道霍昊阳被丢到了基地去接受训练。

  相对于慕容妍来说,她知道的消息是少得可怜,甚至可以说是为零。

  ------题外话------

  老话,拉票,有票的亲们投张票票给我吧,有票有动力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