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4 这年头,节操算什么

004 这年头,节操算什么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15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1

   闻言,英叔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顺英,顺英挑眉,不解地问着:“英伯伯,有什么不妥吗?”好像她变成了怪物似的。

  鲁顺英不着痕迹地低首打量着自己的衣着,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她刚刚说的话也很正常,更没有什么不妥。

  她来,就是想知道少主过得好不好。

  这十年来,她问过父亲无数次了,父亲都是这样回答的:“少主的事情,你别管。”

  她不想管,她只是想知道少主过得如何呀。她就算想管……嗯,她心底深处其实还真的很想管。

  仅是儿时那几个月的相处,就让她忘不了少主。儿时的少主俊俏聪明,现在的少主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仅是猜想着,顺英就觉得自己那颗少女的芳心狂跳起来。

  她从当年的小美女长成了现在的大美女,少主必定也从当年的小帅哥长成了大帅哥吧。

  “没事。大家已经有十年没有看过阳少了,也不知道阳少现在在哪里,过得如何。”英叔神色黯然,小美女竟然不知道阳少的情况,他还以为她会知道呢。每当东燕小姐回来的时候,他都会问一下阳少,可是每次问起,东燕小姐都很难过的样子,次数多了,他也就不敢问了。

  霍家的主人们虽然常常想起阳少,可大家也似乎有默契似的,极少会说起阳少,这也让他们这些当佣人的在心里猜测着,阳少是否出了什么事?阳少现在在哪里?

  阳少,牵动着他们这些看着阳少出生的老佣人呀。

  鲁顺英的眉挑得更利害了。

  表示不理解英叔的话。

  英叔是霍家的老佣人,又身为佣人总管,霍家大小事情,他几乎都知道。她记得英叔对霍昊天和少主这对表兄弟也是疼之如亲生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少主在哪里?她没有回到父亲的身边,是想着现在暑假开始了,少主应该会在霍家的,毕竟霍家对少主来说意义太重了。

  “铃铃铃……”英叔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连忙接听电话,是霍昊天打来的。

  听了霍昊天的电话,英叔什么也不多说,对鲁顺英说道:“鲁小姐,我家天少现在想起你是谁了,他让你进去。”

  闻言,鲁顺英瞠大了双眼。

  这么说刚才霍昊天是不记得她是谁了,所以不想见她,不让她进去?

  心里,总有一点不悦。想她鲁顺英也是一枝花,走到哪里都能招蜂引蝶,是男人见了她都难以忘怀,挖空心思就想知道她的芳名,霍昊天倒好,竟然忘记了她这位当年霍家大人们都喜欢的小美女。

  鲁顺英是高傲的。

  她在学校里,不管是文还是武成绩都优良,而且她貌美如花,很多师兄弟都把她捧在手心里,因此她一向高傲,表现得让人难以捉摸,却还是有大量男生围着她转。

  英叔示意她跟着自己进屋里去。

  屋里,章惠兰正戴着老花眼镜在看着报纸,以前老太太也喜欢这样,现在章惠兰也喜欢这样,或许是年纪大了吧。章惠兰的美容院她现在仅挂个董事长名称,打理则交给了她最疼爱的儿媳妇蓝若希了,她自己则乐得轻松,在家里含饴弄孙。

  “惠兰,你的咖啡。”年已七十的霍启明端来了一杯咖啡,摆放在章惠兰的面前,然后又悄然地走出屋外,独自去散步。

  两个人离了婚之后变成了淡淡的朋友,虽然尽量避免碰面,但同住一个屋檐下,偶尔还是会碰到的。

  十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改变很多人。

  每个人的心态都变了。

  爱似乎变成了习惯,恨似乎变淡了。

  章惠兰放下了报纸,端起了咖啡,就听到了脚步声。

  她扭头,看到英叔带着一名美若天仙的少女走了进来,她愣了愣,然后单手推了推老花眼镜,淡定地问着:“英叔,这位是?”

  鲁顺英上前两步,有礼貌地笑着:“老夫人,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是鲁顺英。”

  鲁顺英?

  章惠兰还记得,她马上放下了咖啡,笑着招呼顺英:“小美女,你怎么来了?哎呀,越大越美了,我都认不出来了。来,快坐,让我好好地看看,十年不见了吧,出落得如同芙蓉了,铁定迷倒了一卡车的少男吧。”

  鲁顺英笑笑,笑称没有。心里却有点儿乐开花的感觉。

  霍昊天看到的就是她这一面。

  他还散发着青涩的俊脸上波澜不惊,刚才费了些许时间他才记起这丫是谁。

  儿时,这丫不是喜欢缠着表弟吗?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说要见他。该不会想从他这里打探表弟的事情吧。

  霍昊阳太精明,鲁顺英的心思,他已经猜到了。

  “奶奶早上好呀。”霍昊天懒洋洋地朝章惠兰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在章惠兰的对面坐了下来,像是看不到鲁顺英存在似的,淡冷地捡拿起章惠兰摆放在茶几上的报纸,一边悠闲惬意地翻看着,一边淡冷地问着英叔:“英叔,你说的那个什么英,走了吗?”

  被章惠兰夸得孔雀尾巴展开如屏的鲁顺英脸略抽,她一个大活人就坐在他的对面,他竟然视若无睹,还问英叔她走了吗?

  不是她让英叔带她进来的吗?

  鲁顺英有点不悦地瞪着对面俊美得有点过火的霍昊天。虽然才十五岁,但霍昊天已经颇具男子气概,健壮的身躯一看就知道是长年锻练出来的,俊美的五官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才适合,什么丰神俊朗,貌比潘安,她都觉得不贴切。有些人俊美得过份就会像一个妖孽,霍昊天却不是,他的脸上充满了阳刚气息,显得非常的刚毅,那双总有几分深不可测却又有几分慵懒的眸子,很难看得到他的真实情绪,不过十五岁,城府却深如无底洞了。

  要不是她心里装着她家少主,她铁定会被霍昊天勾走了魂。

  要是霍昊天和她同一间学校读书的话,她保证整个学校的女生都会为他疯狂。

  “昊天,顺英,这个便是小美女呀,以前常和你还有不悔一起玩的,对了,还有妍妍。咦,今天已经开始放暑假了吧,妍妍那丫头怎么没有跑来找你呀?平时放假,你俩不是都聚在一起的吗?”章惠兰随口说着。

  若希和小娟是好友,东铭和慕容俊也是好友,两家交情如铁一般牢,霍昊天和慕容妍仿佛就是少年时代的霍东铭以及蓝若希,两家的老一辈都期盼着两位少年能再度谱写出一曲动人的旋律,只有若希他们知道两位少年仅是兄妹之情。

  霍昊天这才淡冷地掀了掀眼皮,斜睨了一下鲁顺英,用鼻子回应了一声“哦。”

  然后再无下文。

  高傲的鲁顺英在霍昊天这里尝到了被人冷落的滋味。

  她的脸略略地红了起来。

  章惠兰有点意外自己的宝贝孙子会是这种反应,她以为孙子能见到儿时的玩伴会很开心的,没想到……

  平时妍妍来的时候,这小子可是满脸温和呢。

  看来,感情是不能用美貌来衡量的。

  章惠兰坐了两分钟,便起身离开了大厅。

  英叔也离开了。

  瞬间大厅里就仅有霍昊天和鲁顺英两个人了。

  霍昊天不理鲁顺英,鲁顺英也没有和他说话,他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摆明了她要是找他说话,就是自讨没趣。

  霍昊天慢腾腾地看着报纸,等他看完了报纸之后,他才抬眸,看到对面的小美女时,他有点诧异地问着:“对不起,忘记你是谁了。你是谁呀?请问有什么事吗?听英叔说有人想见我,是你吗?”

  鲁顺英绝美的脸再度抽了起来。

  从来没有男生这般对待过她的!

  “昊天哥哥……”

  “停!这个称呼只有妍妍可以叫的。”霍昊天马上抬手不客气地打断了鲁顺英的甜叫。

  这丫头以前就嘴甜,把大人们哄得甜丝丝的,不过他和昊阳还是喜欢妍妍的纯自然。以前不觉得这丫头有什么不好,他和昊阳是因为妍妍的先入为主,才特别疼爱和喜欢妍妍的,可是十年后再见,她披着高傲的姿态,让他心生厌恶。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丫头特别偏向昊阳,总是帮着昊阳欺负妍妍。妍妍在他的心里是最宝贵的妹妹,没有办法,老妈子肚皮不争气,没有替他生有妹妹,他只能死抓住妍妍当妹妹疼着了。

  会欺负妍妍的人,他都会拉入黑名单,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我以前也是这样叫你的。”小美女有点儿不悦。“妍妍现在怎样了?”

  “放心,妍妍比你好。”霍昊天打击人的时候,是一点情面都不给。

  小美女脑里忽然又浮起了初次见到少主以及眼前这个气死她的霍昊天时,少主瞪着她什么话也不说,而霍昊天瞪了她半天竟然挤出一句:“不及妍妍顺眼。”

  以前她不懂那句话。现在她隐隐地懂了。

  “她和少主……还像以前一样吗?”小美女懒得再在称呼上纠结,直接转入她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不一样。”

  霍昊天懒洋洋地靠进了沙发里,眼睛看着头顶上那盏璀璨夺目的特大水晶灯,仿佛在他的眼里,那盏水晶灯比小美女更加的吸引人。

  小美女心一揪,很紧张不过还是努力地压下了紧张,状似话家常地问着:“怎么不一样了?不再吵了?不再打了?”

  “这个,和你有什么切身的关系吗?”霍昊天敛回了仰望水晶灯的视线,深不见底的眼神盯着小美女,语气淡冷还有一分的不耐烦。

  小美女被他这样一反驳,有一分钟哑口无言,心里把霍昊天骂了千百遍。

  “我只是想知道少主的近况。”

  半响,小美女才挤出了一句话来。

  “你老爸不是烈焰门的长老吗?你身为长老之女,竟然要跑到不是烈焰门的霍家来问你们少主的近况,你不觉得太可笑吗?烈焰门是什么组织,你比我要清楚十倍,你都不知道的事情,大家又有什么理由知道?”霍昊天明明知道霍昊阳过得很好,还是霍昊阳把妍妍绑走的,可他就是不愿意把消息吐露给小美女。

  他的话,咄咄逼人,驳得小美女难以反驳。的确,烈焰门的事情不是一般人都可以知道的,哪怕霍东燕成了烈焰门的门主夫人,但门中之事她都不知道,更别说身为少主的行踪了,就算霍东燕知道,为了儿子的安全,她也不会透露出来的。

  “对不起哈,我饿了,刚起床,肚子空着呢,我先去吃早餐。”霍昊天站起来,晃离了大厅,往餐厅而去。

  鲁顺英脸都绿了。

  在霍昊天这里,她是彻彻底底地碰了一鼻子的灰。

  整个大厅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无趣,可她还不想离开。

  她总觉得霍昊天是知道少主的消息的。

  这时候霍东铭和若希从二楼而下。

  这对羡慕旁人的恩爱夫妻,结婚十几年了,现在双双步入了中年,但感情依旧。

  霍东铭宠妻的行径并不因为年纪变老而收敛。

  反正在T市可以得罪霍东铭,绝对不能得罪蓝若希,得罪了蓝若希,霍东铭肯定会发飙,他一发飙,死得人多呀。

  “小美女。”

  若希眼力好,一眼就认出了鲁顺英。

  她马上笑着甩开了霍东铭的大手,惹得霍东铭略为不悦,好像她是见色忘夫的人似的。她走到小美女的面前,小美女赶紧站起来向她问好。

  拉着小美女的手,若希把小美女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呵呵地笑着扭头对自家男人说道:“东铭,小美女都长成大美女了,和大家家昊天挺般配……”

  “妈!”

  “若希。”

  霍昊天是低怒而叫,可见他其实就隐在不远处。

  他和小美女般配?

  老妈的眼光似乎有点问题了,他才不喜欢高傲的孔雀呢。

  其实小美女不过十五岁,人生阅历几乎为零,在学校里又让一帮师兄弟捧惯了,人也生得绝美动人,嘴巴甜,难免会有点傲娇的,这情况属于情有可原。

  霍东铭是无奈地低叫。

  爱妻因为遗憾没有女儿,现在儿子稍微大一点了,爱妻只要一看到可爱一点的女孩子,就盯着人家,想着把人家拐入霍家当儿媳妇兼她的女儿,借此弥补没有女儿的遗憾。

  “若希阿姨。”鲁顺英狠狠地白了霍昊天一眼,她也不喜欢和昊天相配,这个目中无她的少年,她没有被他气死就算她命大了。还相配呢,不是让她英年早逝吗?

  鲁顺英被若希拉着重新坐回沙发上,一阵寒喧之后,她便问霍昊阳的消息,想着从若希嘴里打探一下。

  听明白了顺英的来意后,若希闪了闪杏眸,然后重重地叹着气,摇头说着;“小美女,大家比你更想知道不悔的近况呢。”

  霍昊天和霍东铭坐在不远处,两父子交换了一下眼神,一点也不担心若希会把霍昊阳和慕容妍的近况倒出来。

  黑帝斯曾经说过这一家三口都是狠角色。

  就算若希对小美女也很有好感,她的心呀还是向着她的干女儿。霍昊阳那点心思,经过了十年,开始成长了,她乐见其成呢,让干女儿成为外甥媳妇,亲上加亲,她可没有傻到把霍昊阳的消息告诉鲁顺英。

  鲁顺英想着从霍家人嘴里套到霍昊阳的消息,那是不可能的。

  她太不了解霍家人了,太不了解霍家人对慕容妍的喜爱及保护了。

  这就注定了她一辈子都走不进霍昊阳的心房。

  ……

  嗯

  好柔软的床。

  好舒服的枕头。

  慕容妍悠悠醒转,睁开了明亮的大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房间,哦,不,也有几分的陌生。

  这不是她的房间。

  她霍地坐了起来。

  记忆倒退,她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昨天她放学回家后就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对方说知道霍昊阳的消息,然后她就走出了家门,就被人绑架了,而绑架她的人竟然就是儿时伙伴,她牵挂了十年的死对头霍昊阳。

  还有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

  慕容妍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咦?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个问题。

  昨天半夜三更时分,霍昊阳把她自床上挖了起来,拉着她走出了房间,后来她就靠着墙壁睡着了,怎么现在她却是在床上醒转?

  门被人推开了。

  霍昊阳端着笑脸走了进来。

  “醒了。”

  霍昊阳还是昨天那身打扮,黑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西裤,显得少年老成。俊美的外表如同阳光一般耀眼,淡淡带笑的黑眸又有几分的精明,让她看着总会闪几下眼。

  “愣看着我,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霍昊阳促狭地朝慕容妍挤眉弄眼。

  “爱你的大头鬼!”慕容妍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滑下床,问着:“我怎么睡到了床上,我记得我昨天晚上是靠着墙壁睡的。”

  霍昊阳看着她滑下床,低低地笑着:“估计是你梦游,自己回到床上睡的吧。”

  “你丫的才有梦游。霍昊阳,现在天亮了,你赶紧威胁你那些手下老师通知我爸妈,说我在你这里,免得他们担心了。”慕容妍睡了一觉,精神极佳。

  “臭妍妍,真的,如果小娟伯母听到你这些话,估计会心碎,小娟伯母在你身上花的淑女心血不少哇。”霍昊阳舒服地倒入她睡过的大床上,抱住她的枕头,就搂在怀里,好像搂的是她似的,俊脸还埋在枕头上,只露出那双眼睛,鼻子贪婪地吸着她残留在枕头上的气息。

  “霍昊阳,我说过了N次了,不准再叫我臭妍妍。”昨天他明明都是叫她妍妍的。

  扭头看到霍昊阳倒在自己刚刚睡的大床上,搂着她枕过的枕头,那动作本来很正常,可偏偏是她睡过的床,此刻他的动作就显得极为暧昧了。

  慕容妍的心有点怪怪的,有点羞有点恼,她马上反身,就不客气地扯着霍昊阳,叫着:“起来,这是我的床。”

  “我累,让我躺躺吧,十分钟就好。”霍昊阳得意地笑着,愣是不起来,就是赖在她睡过的床上,还故意闭上了双眸,沉浸于她的淡淡的清香中。

  昨天半夜,威廉亲自出马的刺杀宣告失败后,他们暂时性地得到安宁,然后在她睡着之后,他偷偷醒转,很温柔地把她抱回了房里。

  在抱起她柔软的身子那一刻,霍昊阳的心顿时柔得可以滴出水来。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少女的身体那般的轻盈柔软。

  她身段苗条,虽然才刚刚发育,却散发着少女独特的淡淡体香,让他的心一次一次地沉沦。

  十五岁的她,或许不懂情。

  十五岁的他,或许还不了解女人,但对她,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思。

  把她轻柔地放躺在大床上,他的心有着短暂的满足,有她相伴,就算充满着危险,就算让恶魔知道她是他的软肋,他也觉得是好日子。

  瞄到她的苗条,他又有点心疼,心想着在这个暑假一定要把她养胖。

  “一分钟也不行。”慕容妍继续扯着他的手臂。

  “咝——咝——”

  身后忽然传来了有点怪异的响动。

  慕容妍一扭头,竟然看到灰灰爬了进来,正吐着舌头,估计是看到自己的主人正在和慕容妍闹着玩,它也想加入吧。慕容妍知道它不会伤害自己,可是心里始终还是有点怕它。冷不防看到它爬到了自己的身后,伸起它的蛇身,头抬到有她这般高了,她一惊就跌入了床上。

  霍昊阳双手大张,把她抱了个满怀。

  有便宜不占就是傻瓜!

  “灰灰,拜托你出去行吗?”慕容妍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跌入了谁的怀里,朝灰灰做了一个拜托的动作。

  灰灰吐着舌头不是很明白她的意思。

  霍昊阳甩了它一记刀眼,它马上如同霜打的茄子,焉了下去,然后灰溜溜地滚出了房间。

  热热的气息自后脖子处传来。慕容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躺在霍昊阳的怀里,马上如同惊弓之鸟,就像昨天晚上他们意外地碰了唇一样,跳离了霍昊阳的怀里,然后匆匆丢下一句:“我洗脸去。”看都不看霍昊阳的脸,就撞入了浴室里。

  霍昊阳慢腾腾地坐了起来,摸着自己帅气的下巴,低低地笑着:“投怀送抱的滋味原来是这般**。”

  滑下床,他没有等慕容妍从浴室里出来,转身就离开了房间,下楼去替慕容妍做吃的了。

  楼下只有苏东洋冷冷地坐在大厅里吃着泡面。

  昨天借着替慕容妍买生活用品,苏东洋也买了很多吃的回来。

  吃东西的时候都是一副冰山的样子。

  看到霍昊阳走下楼来,苏东洋淡冷地问了一句:“还活着呀。”

  霍昊阳浅笑着:“你们都还活着,我怎么敢先死。”

  苏东洋甩了甩眉,头儿亲自出马也不过如此。

  他从自己的身侧拿起了几本书,然后看也不看就朝霍昊阳扔过去,一边继续吃着他的泡面,一边说着:“好东西,益你的。”

  霍昊阳身手敏捷地接住了那几本书,低首一看,书的封面全都是一些儿童不宜的画面,再翻看书里面的内容,也都是关于男女之事的图画,还有文字讲解。除此之外,还有两本言情小说。他俊脸微红又有几分绿,苏恶魔是什么意思?

  “怕你年少意乱情迷的时候摸不着道儿,所以给你买了几本书,让你学习一下,当然你想拉着小丫头实习更好。那两本言情小说是你们中国目前销量最高的,最流行的,你看了,肯定能让小丫头束手就擒,成了你的囊中之物。”

  苏东洋的声音很冷,可是每一句话又带着戏侃。

  霍昊阳一甩手,那些书掷回到苏东洋身上,他没好气地驳斥着:“别欺我年少!”

  可恶的家伙,他们每到轮休时间就风花雪月,还把他也想成和他们一样没有。

  “好心遭雷劈。”

  苏东洋任由那几本书袭回到他的身上,他没有接,有一本还掉到他的泡面碗里去,他也若无其事地捡起来,随手把书丢在一旁,他继续面不改色地吃着他的面条。

  霍昊阳懒得理他,转身走进了厨房里。

  厨房里有一个大大的旧冰箱,冰箱里隔一段时间会被塞得满满的,虽然他们平时都是打着野味吃,偶尔还是要吃些外面的食物。

  霍昊阳走到旧冰箱面前,打开看了看,看到仅有一只鸡蛋,心里大失所望,那帮家伙,竟然让一只鸡蛋占据了整个冰箱,浪费电。

  他拿出了鸡蛋,顺手便把冰箱的插头拉掉。

  厨房里其实没有什么剩余的食物,除了不远处的一只水桶上装着一条一斤重的小鱼之外,就没有东西可以下锅了。

  一大清早的,霍昊阳没有去扑猎野味,扑猎野味需要很多时间,他担心自己离开了,慕容妍会有危险。所以只匆匆地在海里捕到一条小鱼。

  他该做点什么吃的给妍妍填肚子?

  霍昊阳在厨房里到处翻找着,最后才在角落里找到了一箱面条,他两眼放光,总算有了可以下锅的东西了。

  霍昊阳马上开始煮面条。

  他还把那条小鱼杀了。

  仅有一只鸡蛋,他也是毫不迟疑地敲进了面条里。

  片刻后,他煮好了面条,便拿来了两只大碗,这里都是爷们,爷们吃东西不像女人那般秀气,都是大碗。他小心地把那条小鱼盛进了一只大碗里,也把那唯一的鸡蛋盛进了同一只碗里,鱼和蛋便成了一家人。然后他才用筷子夹着面条往碗里送。

  等他盛好了两碗面条的时候,从表面看,都仅有面条,没有任何菜相伴。

  慕容妍梳洗后,在灰灰的护送下走下楼来。

  看到苏东洋在吃泡面,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这些人想杀她,也想杀昊阳,但这些人又是昊阳的老师,她不知道该把他们当成什么。不过到了最后,慕容妍还是有礼貌地和苏东洋打了一声招呼。

  苏东洋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动了动身子,把刚才霍昊阳甩还给他的那几本书捡拿起来,然后递向慕容妍,冷冷地说着:“小丫头,送给你的。”

  送给她的?

  慕容妍疑惑地看向那几本书,是什么书?

  出于礼貌,她上前几步,伸手接过了那几本书。

  前面两本都是言情小说,当她看到第三本书的封面时,她脸马上就飙红了起来,书在手上,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

  眼前这位冰山大叔竟然送她这样的书!

  她可是纯良的三好学生呀。

  言情小说都没有看过多少本,这种带着色字头的书,她更是碰都没有碰过。

  “你和大家的少主过于年少,怕你们摸不着道儿,所以送你们几本书学习学习。你也别害臊,这年头呀,节操算得了什么?”

  苏东洋把泡面的最后一点汤都喝光了,才抬眸冷冷地说着。

  慕容妍很想把手里那几本书塞进苏东洋的嘴里去。

  下一刻,她还真的有动作了,很生气地把那几本书掷回到苏东洋的身上,生气地说着:“大叔,还你,我不看这种书,大叔都一把年纪了,我还是想请大叔不要误人子弟。”

  苏东洋抬手一挥,那几本书掉落在地上。

  他冷冷地看着慕容妍。

  这个小丫头也挺有胆量的,不但敢把书甩还给他,还敢指责他误人子弟。

  慕容妍挺着腰肢,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冷冷的瞪视,她可是免疫的。

  霍昊阳端着两大碗面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看到慕容妍站在那里,苏东洋正冷冷地瞪着慕容妍,又瞄到了地上那几本书,霍昊阳马上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他的脸不着痕迹地板了起来,眼神也变得沉冷而锋利,像两把锐利的剑。他先把两大碗面摆放在昨天晚上被机关枪扫射成了黄蜂窝的木桌子上,然后走向了苏东洋。

  弯下腰,他把那几本书捡拾起来,不客气地拉开了苏东洋的衣领,就把那几本书往苏东洋的怀里塞,阴寒地说着:“滚你的,别再让我看到这几本书,否则灰灰侍候!”

  苏东洋挥开他的手,咬牙切齿,丢给霍昊阳一记“等会儿就宰了你的灰灰,看看你如何横!”的眼神。

  霍昊阳阴寒地甩他一记“有种的你就宰!”

  苏东洋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端着自己的泡面碗消失在厅里,霍昊阳塞在他衣服里面的几本书,他也没有拿出来,就这样任它们藏在他的怀里。

  “妍妍,来,咱们吃面,别理他们这些老不死的。”霍昊阳转向了慕容妍,阴寒的神色早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慕容妍熟悉的表情。

  慕容妍呶呶嘴,低低地嘀咕着:“这都是些什么老师呀。”

  也怪不得霍昊阳开口闭口叫着他们老不死,老头子了。

  在餐桌前坐下,慕容妍拿起了筷子,也不拘束,更不做作就开始吃了起来。

  “你记得要让他们通知我爹地妈咪,我在你这里,知道吗。”吃着早餐,慕容妍还不忍碎碎念。

  霍昊阳笑了笑:“知道了,快吃吧。”

  慕容妍才放下心来。

  吃着吃着,她忽然发现自己的碗里有一条鱼还有一只蛋。

  她微愣一下,然后看向了霍昊阳的碗,霍昊阳却端起了大碗,三几下就把自己的那碗面扒了个精光,然后把碗筷往桌面上一摆,说着:“我吃饱了。”

  “我不喜欢吃小鱼,刺太多。”慕容妍不动声色,哪怕心里闪过了异样,她夹起了那条鱼就放到了霍昊阳的碗里,自己只吃那只蛋。

  霍昊阳深深地看她一眼,没有说什么,重新拿起了筷子,却是很小心地,很细心地把鱼刺一一挑了出来,然后再把鱼肉一块一块地放回她的碗里,嘴里有点歉意地说着:“我还没有到山上去打野味,只能随意地在海里捞了一条鱼,冰箱很大,却只有一只鸡蛋,你瘦了点儿,要多吃营养。”

  她是名门千金,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惯了山珍海味,把她掳来陪他,他没有办法让她像在家里那般吃着山珍海味,只能尽量让她多吃点算是有营养的食物了。

  慕容妍抬眸,接受到他深深的凝视,黑眸如同深潭,看不见底,但那荡起的涟漪却泛着淡淡的甜蜜。

  他,学会了关心人。

  “鱼头更有营养,补脑,高中的学业挺紧张的,你要多补补脑,鱼尾刺太多,我就帮你吃掉鱼尾吧。”敛回凝视她的视线,霍昊阳低沉地说着,话里带着他对她的宠溺。

  慕容妍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塞的满满的,她想说什么,发觉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吃着这碗最普通不过的面条,她觉得是全天下最好吃的食物,难怪干妈是面条控。

  吃完了早餐,慕容妍抢着洗了碗。

  霍昊阳带着她走出了屋外,接受上午还不算炎烈的太阳爱抚,还带着她去查看他布下的“天罗地网”,捉回了好几只大老鼠,那是灰灰的早餐。

  亲眼看到灰灰吃东西,慕容妍还是觉得有点恐怖,那么大的老鼠,灰灰一口一只就吞进了肚子里去。

  喂完了灰灰,霍昊阳又喂了小白和黑蛛蛛,然后威胁苏东洋架着飞机飞往中国,告知慕容家人,慕容妍很安全。

  苏东洋不甘不愿地离开之后,霍昊阳才再一次带着慕容妍出门,带着她在这个岛屿上走动,让她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除了生活条件艰苦一点之外,这里其实风光不错,是个舒适的渡假胜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