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5 计划

005 计划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594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1

   东升的太阳很快就让大地变得炎热起来,因为岛屿植物多,那些树都是挺高大的,走在树荫下,一点也感受不到太阳的毒辣,反而还有几分清凉的感觉。

  这是呆在屋里感受不到的。

  小白和蛛蛛是跟着两个人的。

  灰灰吃饱后就独自栖身于它的地盘,没有任务的它只能休息。

  像它这般庞大笨重的身躯,霍昊阳一般是不会带着它外出的。还有一点,慕容妍对灰灰多少还是有点儿害怕,看到灰灰,她的脸色总是会变几分的。

  “大家现在去哪里?”

  慕容妍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这里的绿化很好,是T市没有的。

  霍昊阳弯下腰折断了一根嫩草茎就塞进了嘴里叨着,听到慕容妍的问话,他扭头看她一眼,然后走到了一处树荫下的小草坪,不在乎地面上是否干净,肆无忌惮地在草坪上坐下,整个人就往草坪上一躺,淡笑着:“你想去哪里?”

  站在他的身边,慕容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怪不得他的身上总有一股青春味儿,原来是他喜欢在草坪上打滚。

  她想去哪里?

  他会满足她吗?

  她是想回家。

  这里的绿化虽然很美,空气不错,感觉不到污染,可那几个恶魔的行径,总让她有一股头皮发麻的感觉。仅是昨天晚上那几个小时,她就遭受到了两次暗害,一次是枪击,还有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武器,霍昊阳把她挖出了房里,她只听到威廉的低咒,没有看到威廉,不知道威廉想用什么武器杀她。

  在这些人的眼里,人命大概轻如蝼蚁吧,他们想杀就杀,随心所欲。

  她与他们都是无冤无仇,素不相识的。

  仅仅因为她和霍昊阳在一起,他们就能狠下心肠来置她于死地。

  想到霍昊阳接受的就是他们的教导,慕容妍的心就揪了起来,她不想霍昊阳也像他们那般心狠,至少也得保持着人性。

  霍昊阳也曾晦暗地说过这种日子是正常的,也就是说霍昊阳每天都会经历好几次的暗害。

  烈焰门怎么会有这样的训练方式,霍昊阳身为少主,竟然也会遭受到门中之人的暗害,还是自己的老师。

  这种方式太寒心了。

  黑帝斯叔叔怎么这般的狠心呀。

  慕容妍不了解烈焰门,她觉得烈焰门无情,都与黑帝斯有关,却不知道黑帝斯其实也是门规下的受害者。

  “这里每一个角落,我闭着眼睛都能走,上山,下海,你选择。”

  霍昊阳轻笑着,他的笑让他的俊俏更上一层楼。

  慕容妍被他的笑容闪到了眼睛,回过神来,看着他,心里还想着:她走的时候能把他也带走吗?虽说以前两个人是死对头,重逢后也会有点磨擦,可看到他堂堂一个少爷落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过着艰苦的生活,她就看不过眼。(说心疼更适合)

  “别这样看着我,好像一副怨妇的样子。”霍昊阳挪揄着。

  “你才怨妇呢。”

  慕容妍本能地反驳着。

  在他的面前,她展现的是她最真实的一面。

  “我又不是女的。”

  霍昊阳撇撇嘴,低低地笑着。他处于发育期,变声,声音有点沙哑,所以他很多时候都喜欢低沉地说着话。

  其实他压低声音的时候,声音也是很动听的,有点成年男子的味道,听起来也很舒服。

  睨了她一眼,霍昊阳眼底掠过了淡淡的心疼,也有着深不可测。

  “八月底,我会让人送你回家的。”

  她的心思,他懂。

  掳她来,一解相思,二是让她提前融入他的世界里,让他适应他世界里的残酷。他不想将来会吓到她,所以必须提前做功课。

  当然,这些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她对男女之情不像他这般深。

  就算说出来,她也未必会懂,更有可能会吓着她。

  霍昊阳心里有点儿小小的得意,娇妻嘛,就是要从小培养的。

  慕容妍抿唇不语。

  过着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的生活,她总有一种过着原始生活的感觉。现代的人,都适应了有高科技产品相伴的日子呀。

  “我大哥好吗?”

  霍昊阳转移了话题问到了霍昊天身上。

  虽然被强迫分开了十年,他对霍昊天还是很敬畏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般的敬畏仅比他大上两个小时的霍昊天,可能是霍昊天表现出来的沉稳吧。

  在这里那么多年,除了学习常识之外,就是各种各样的训练。他不得不服了烈焰门的培养方式,虽然残酷,但很健全,他现在才十五岁,可那些恶魔已经逼着他修到了大学的课程,等他从这里离开时,他已经可以去拿大学的毕业证书了。

  “我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昊天哥哥了,我读高一的时候,他就跳读到高三了,六月份的时候已经参加了高考,成绩如何我还不知道。我打算放暑假就找他结伴去旅游轻松一下的,谁知道……”慕容妍又瞪了霍昊阳一眼,都是他,扰乱了她的暑假计划。

  霍昊阳一直细心地观察着她的表情,特别是在她说起霍昊天的时候,更是细细地盯着她,不想错过她任何的反应。当他从她的脸上看到的是自然时,他的心放了下来。

  他最担心的便是他不在这十年,她的心会被表哥勾走了。

  他知道自己必定会有情敌的,妍妍虽然不算绝美,但也清秀可人,特别是她一笑起来那两个迷人的酒窝总会替她增添几分醉人的神韵,让人不自觉地就想靠近她。情敌可以有,他不希翼是自己敬畏的表哥。

  大舅和大舅妈是青梅竹马,表哥和妍妍也算是青梅竹马,如果……

  现在看来,他根本就不用担心的,她的口吻,她的表情,纯粹就是把表哥当成了一个哥哥。

  “他总是那般的优秀。”

  霍昊阳低叹着。

  慕容妍没有回答,默可他的话。

  在她眼里,霍昊天的确很优秀,优秀到让她觉得在昊天的面前,她就是一只笨笨的丑小鸭,尽管昊天哥哥一直强调着,她也是个聪明的孩子。

  “他还是像以前那般疼爱你,护着你吧。”霍昊阳呵呵地低笑起来,回忆着儿时的往事,那是他最怀念的日子。

  “当然,昊天哥哥才不像你,老是欺负我。”

  霍昊阳又呵呵地笑了起来。

  他只不过是用他的方式引起她的注意力,用他自己的方式占据她的心房而已。

  “我很想他。”

  霍昊阳发自内心地说着。

  “昊天哥哥也很想念你的。”慕容妍说着,忽然她又莞尔起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霍昊阳瞅着她。

  “中午大家吃什么?”慕容妍没有向他讲解自己忽然笑起来的原因,反而问起了他们午餐。什么都要自己准备,现在时候不算早了,他们也该准备一下了。

  “你想吃山上的飞禽走兽还是想吃水里的鱼虾?”

  “我随便,反正能吃就成。”慕容妍一点儿也不挑食的,能填饱肚子就行了。这一点也是若希最喜欢她的原因,觉得她虽然是名门千金,却没有名门千金的娇气,仿佛就是自己年轻时的性子一般。不是亲生,若希疼她比亲生还要亲生。

  有时候霍昊天都忍不住抱怨自己的母亲,说慕容妍在,母亲连他是谁都不记得了。当然霍昊天也是开玩笑的,他对慕容妍的疼爱及关怀一点也不比若希少。

  “那咱们去捉鱼吧,我教你捉鱼。”霍昊阳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伸手拉起她就走。

  慕容妍挣扎着甩开了他的手。

  他挑眉,挪揄着:“都拉过好几次了,现在才知道害羞不觉得太迟了吗?”

  “霍昊阳!”

  慕容妍脸红地低叫起来,马上抡起拳头不客气地捶向他,两个人马上嬉戏打闹起来。

  远处。

  楼顶。

  威廉锐利的鹰眼瞪着那对嬉戏打闹的少男少女,唇抿得死紧的。

  “头儿,看风景哪。”

  冰山二号,这个名称当然也是霍昊阳取的。

  十个人之中除了威廉和苏东洋之外,其余八人都被霍昊阳用冰山一号排到了冰山八号区分开来。

  冰山二号也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五官端正,颇有几分帅气,就是同样的面无表情,浑身冷意,活像僵尸一般。

  此刻他说着戏谑的话,但脸上还是那副鸟样,活像棺材脸。

  走到威廉的身边,他顺着威廉的视线看向了远处那对少男少女,似乎早就料到了似的,说着:“少主已具备出师的条件了。”昨天晚上的暗害,虽然他们也期待着头儿的亲自出马,可他们又都猜想到了结果。

  这位少主是历任少主之中最精明的一个,听说以前那些到这里来接受训练的少主都要十八岁才能成功地打败他们这些当老师的,遭到他们的暗害时,还会受到些伤,而现在这位少主,从他们开始进行暗害到现在,就没有看到他受伤过,受伤的大都是他们。

  冰山一号每次都抱怨着少主总和他的左腿过不去,次次反击都是打伤他的左腿。

  少主天生就是学武的料,教他的本领,一学就会,还能掌握得恰到好处。

  “年纪还太轻,再怎么少年老成,毕竟才十五岁,看,他和小丫头一起,什么心性都表现出来了。”

  威廉低冷地说着。

  “现任门主是痴情种,只有夫人一个女人,其他人塞给他的女人全都被他推开了,夫人仅育有二子,一母所生,兄弟情深,不会再上演历代以来兄弟叔侄夺位仇杀的镜头。这样……似乎是大家烈焰门的重大转变呀。少主现在一看就知道是个痴情人,对小丫头挺体贴的。刚才吃面条的时候,大家都在楼梯口看到了。”

  冰山二号也低冷地说着,话里听不出是褒是贬。

  那体贴的吃面一幕,是他们这些没有经历过爱情的铁汉子无法体会及理解的。

  “外界诱惑大。”

  威廉只吐出一句话来。

  “头儿有什么计划?”

  冰山二号听出威廉的弦外之音了。

  “东洋又出去了吧。”

  冰山二号点头。

  在灰灰的威胁下,苏东洋认命地外出了。

  “阿鲁长老的女儿,小顺英对少主特别的有好感,计算好时间,在东洋着陆后打电话给他,让他找到小顺英,把小顺英带回这里来,两女混一男,好戏才精彩。”威廉阴沉地说着,一副见不得霍昊阳好过的样子,其实这是对霍昊阳另类的考验。

  身为烈焰门的继承人,就要经得起美色的考验。

  “头儿,那样打破规定了。”

  威廉厉了他一眼,阴寒地说着:“现在你觉得还有规定可言吗?”他指的是慕容妍,说到底他就是记恨霍昊阳用毒蛇呀,毒虫,毒狗来威胁他们,逼得他们不得不同意他的请求,把慕容妍带到这里来陪他小子过暑假。

  既然都破了例,他可防再破到底?

  再说了鲁顺英是阿鲁长老的女儿,迟早也会进入烈焰门成为门中之人,把她带进基地,也不用担心她会把基地的情况外泄。

  两个女娃儿摆在眼前,他倒想看看少主如何取决。

  冰山二号没有再说话,心里却腹诽着:头儿这不是存心在少主和小丫头中间安插一个感情第三者吗?

  腹诽还腹诽,冰山二号可不敢说出来,否则头儿一记刀眼丢来,他会真的变成冰山。

  一点儿也不知道威廉心思的霍昊阳带着慕容妍到了一处浅水湾,那里水势浅,只及人的膝盖,却有很多小鱼,容易捕捞。

  霍昊阳捕鱼的手法有很多种,想吃新鲜的,就用网,随意的话就用鱼叉,想玩水的时候,就用手捉。

  毕竟是受过训练的人,身手敏捷,眼睛锐利,那些鱼儿再灵活,只要被他看中了,也逃不掉被吃的命运。

  慕容妍穿着裙子,裙摆有点长,她没有下水,就站在一旁的小石头上,看着水里的鱼儿,看中那一条就指着那条鱼说:“这条不错。”

  在她身边摆放着一只水桶,那是霍昊阳抽空跑回屋里拿来的。

  然后霍昊阳的鱼叉便以雷厉之势叉去,然后一甩,鱼儿就落入了水桶里。

  “霍昊阳,你捉鱼的本领不错。”慕容妍看得心痒痒的,她也想叉一条鱼。

  听到她的称赞,霍昊阳有几分的得意。

  瞧着他得意的样子,慕容妍又泼他冷水:“得了,赞你一句,尾巴都上天了。”

  “臭妍妍,你就不能让我得意几分钟吗?”

  “臭昊阳,我就是看不惯你得意的那个熊样,如何?”

  “我知道你嫉妒我聪明,能干。”

  “你有什么好嫉妒的,昊天哥哥一样聪明能干,要嫉妒我也该嫉妒他。”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就斗起了嘴来,到了最后发展到用水向对方攻击,嬉闹成一片,属于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心性此刻才能在霍昊阳身上看出来。

  豪门多阴谋,多仇恨,多争斗。

  A市的宫家也少不了这种戏码。

  宫家二少爷宫磊还没有起床,十八岁的少年大概是昨天晚上很晚才睡吧,此刻日上三竿了还在梦周公。

  他似乎睡得也不安稳,总会在梦中呢喃着什么,纠结着什么,那英挺的剑眉偶尔会拧起来。

  端正给人一种阳光气息的脸上有着几分的心伤,好像他经历了什么难过的事情似的。

  “啪啪!”重重的敲门声,不,应该说是重重的踢门声响起。

  宫磊再困,也被吵醒了。

  踢门的人相当的没有耐性,不等宫磊起来,就用力地把那扇门给撞开了,进来了好几个身穿保镖衣服的彪形大汉,他们一进来就不客气地打砸着宫磊房间的东西,还把宫磊扯下了床,架拖着就往门外拖出去。

  “你们干什么?造反吗?放开我!”宫磊被这突然而来的打砸惊到了,这些人都是他大哥的保镖,平时对他这位二少爷也是毕恭毕敬的,今天是吃错药了吗?竟然进他的房里打砸还对他如此的不客气。

  “对不起,二少爷,大少爷说了,现在这个家是他的了,二少爷必须从这里搬出去。”强行架拖着宫磊的两名保镖阴森森地说着。

  正在挣扎的宫磊傻了,大哥是什么意思呀?什么这个家是大哥的了?难道不是他的家了吗?虽然他和大哥是同父不同母,但大哥平时对他一向都很好的,怎么父母亲刚车祸过世,大哥就反脸了?难道平时大哥对他的好都是假的吗?

  两名保镖强行架着宫磊下了楼,一楼大厅里,一名和宫磊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正站在屋门口,他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戾。他不是别人,正是宫磊的同父异母兄长宫家大少爷宫亦。

  宫家是A市除了慕容家的第二大豪门,宫氏财团在A市占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宫氏财团的上一任总裁,也就是宫亦的父亲及其后母在三天前发生车祸,双双去世。宫总裁没有留下任何的遗嘱,宫氏财团自然而然就落入了身为长子,又早在宫氏财团担任总经理一职的宫亦手里。

  只是谁也想不到宫亦竟然会对自己的亲弟弟这般心狠。

  父母尸骨未寒,就要把弟弟赶出家门。

  “大哥,为什么?”

  被拖到了门口的宫磊看到宫亦,马上大声地质问着。

  他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平时一直都对他很好的亲亲大哥竟然会这样对他。

  这些保镖全都是大哥的人,他们敢这样对他,必定是大哥的主意。

  心乱如麻,亦心痛如刀剜。

  宫亦转过身来,一张算得上是端正的脸上有着浓烈的恨意,阴狠的双眸瞪着宫磊,冷笑着:“为什么?为了我妈!”

  原来宫亦的生母因为宫父另觅新欢,逼她离婚,接受不了婚变的她,抛下了当年才七岁的宫亦,服药自杀身亡。发妻的自杀并未阻止宫父的另结新欢,在发妻死后一个月后就把宫磊的母亲娶进了宫家,成了宫家的夫人。

  虽然宫夫人对宫亦表现得也很关心,很疼爱,可是因为她的存在而让自己的母亲死亡,宫亦是恨她入骨的。

  宫亦精明,他知道自己年纪太小,无法替母报仇,所以忍辱负重,听从父亲,认仇人为母,在宫磊出生后又表现出一副好兄长的模样,对宫磊关怀备至,呵护至极,成功地麻痹了宫父。在他进入宫氏财团之后,他暗中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现在宫氏财团已经完全被他掌握住了,他有条件开始替母报仇了。

  宫父与及其妻会发生车祸,那是他命人在车上做了手脚,断送了生父及后母的性命。

  虽然父母都死了,可他的恨还没有消除,他还要折磨报复宫磊,虽说宫磊也是无辜的,可是他就是放不下那浓烈的仇恨。他忘不了自己推开母亲的门走进房里时,看到的却是母亲僵硬的尸体,那一刻,他通体冰冷,有着说不尽的心慌,说不尽的无助,说不尽的痛及恨。

  宫磊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在他出生的时候,宫亦母亲已经死了一年,宫家对那件事是禁止提起的。

  “宫磊,你或许不知道吧,我妈不是生病死的,她是自杀死的,因为你妈的出现,抢走了爸的爱,爸为了你妈所以要抛弃她,她才自杀的!”宫亦阴狠地说着,提起这件事,他的心还是被恨意填得满满的。

  宫磊再度傻眼。

  宫亦也不再和他说话,挥手,保镖便把宫磊丢出了宫家。

  别墅大门被关上,宫磊就成了一个与宫家无关的人了。

  任他喊,任他叫,任他大吼,都无济于事。

  被浓烈恨意充溢着心头的宫亦还吩咐下去,不准任何人收留宫磊,他要把后母视为掌上明珠的宫磊变成一个人人厌恶的乞丐!

  ------题外话------

  阳少的两个情敌露面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