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7 (一更)

007 (一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981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2

   搂着温香软玉,其实霍昊阳是睡不着的,他不过是闭目养神。

  或许是生活太残酷吧,就算他入睡,也不敢睡得太沉,耳朵总是竖着,稍有风吹草动,他马上就知道。

  他没有带着小白和黑蛛蛛来,带着两条狼狗容易曝露自己,他午休的时候是不会带着它们的。没有带着自己的左右手,他自然要充当监听,要小心地护好怀里的可爱人儿。

  微微地睁开眼睛,变化莫测的黑眸温柔地瞅着怀里沉沉睡着的人儿,唇边浮起了淡淡的宠溺。

  鼻端嗅到了她淡淡的体香,让他的心越加的柔软。

  他高大,一百七十几公分的身高,搂抱着才一百五十几公分的她,形成了一幕小鸟依人画面,而他,喜欢这幅画。

  抽空的时候,他要把这样的情景画出来。他的画技可是比父亲要好几倍。

  “妍妍。”

  低低地呢喃着,霍昊阳忍不住轻抚着怀里人儿俏丽的脸,触手的柔滑总是让他的大手变得极为贪婪。“三年后,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大家那个时候也成年了,记住,不要接受任何人的感情,不要爱上任何人,等我。”

  十八岁,可以开始恋爱了,哪怕还是太年轻,至少是成年了。

  二十岁,他就可以用更强烈的攻势向她发起进攻了。

  “虽然大家一直不对盘,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和你一起。傻丫头,此刻,你估计也听不到我的心声,睡得像猪一般,睡吧,在我的怀里,你可以睡到地老天荒。”低喃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却带着浓浓的深情,这种深情不符合不悔现在这个年纪,偏偏又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性感温厚的唇瓣轻轻地在那嫣红的嘴唇上落下,偷得一吻。

  霍昊阳心更加满足,再次闭着双眸,养起神来。

  时间静悄悄地溜走了。

  阳光虽然还是很烈,比起正午的阳光来说,却少了几分的辣味,海风变得更加强烈起来,这个岛屿上,每一个地方都开始凉爽起来,那炎热的气息慢慢地开始消退。

  慕容妍的意识开始慢慢地往脑海里涌回来。

  这吊床还真是舒服呀。

  暖暖的。

  慕容妍打心里感叹着,真不愿意醒来,她随意地动了动。

  就是枕头有点儿硬。

  枕头?

  吊床上好像没有枕头的吧。

  慕容妍倏地睁开了大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葱葱郁郁,让她知道自己还睡在吊床上。这里安静,清凉,在这个盛夏的七月,躺在吊床上午休真的很不错。

  枕头还有心跳!

  慕容妍脑里很快地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扭头。

  一张俊脸带着心满意足跳进了她的眼内。

  慕容妍怔愣了一秒钟,霍地坐了起来,吃惊太大,坐起来的动作太猛,她一不小心,身子就往旁边歪倒而下,吊床可是在树半腰呢,她这样一摔下去,受伤是必然的。

  “睡个觉也不能让人省心吗?”慵懒的声音响起,一只大手如同闪电一般捞住了她的腰肢,她没有歪倒而下,反而是跌回了大手的主人怀里。

  霍昊阳拥着她,低柔地说着:“才不午三点,再睡一会儿。”

  “霍昊阳,你这混蛋,你怎么睡在这里的!”慕容妍回过神来,马上奋力地挣开了霍昊阳的大手,坐了起来,就用愤怒的眼神瞪着这个已经不是她可以捉摸的男人,不,是男孩。

  怪不得她觉得暖暖的,原来是他搂着她。

  怪不得她觉得枕头硬硬的,原来那是他的胸膛。

  霍昊阳慢腾腾地坐了起来,深邃的眸子瞅着气呼呼的慕容妍,觉得她还是像儿时一样,很容易就被他气到了。

  伸伸懒腰,打个呵欠,霍昊阳才笑着回答:“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睡在这里的。”

  耍无赖!

  “你趁我睡着了就占我便宜!”慕容妍是真被气到了,总觉得霍昊阳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两个人又打又吵的,但至少他是正儿八经的,现在的他,对她是很好,不会像以前那样逮着她就和她吵和她打和她作对了,可他却总是做出一些让她脸红心跳又气结的动作来。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一个人?

  慕容妍估计被气晕了头脑。

  以前他们才多大?

  不过是四五岁,什么都不懂,自然是见了面不是吵就打了。

  现在他们都十五岁了,思想早睡的孩子在这个年纪已经知道爱情什么的了,霍昊阳是个精明人,他对慕容妍的在乎让他知道那是什么感情,虽然他们现在年少,还不适合恋爱,但他却开始一步一步地向她攻来。

  他有心向那方面发展,慕容妍怎么躲也是躲不过的,更别说慕容妍现在还是朦朦胧胧的。

  “臭妍妍。”

  霍昊阳忽然趋近前来,那张俊脸就像忽然间被放大了十倍似的,凑到了慕容妍的面前,他低沉的嗓音有一分的沙哑,刺进她的耳膜里,灼热的气息故意吹拂着她的脸,满意地看到她轻轻地颤了一下,他才促狭地问着:“你脸好红,你干嘛脸红呀?”

  慕容妍只觉得怒气冲脑,脸是被气红的。

  “还有……”霍昊阳故意把她的身体上下打量了一番,每次打量的时候都自动跳过她才开始发育的小馒头,然后一副冤枉的表情,说着:“你说我趁你睡着占你便宜,请问你少了多少块肉呀?哎哟……”

  霍昊阳的调侃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容妍狠狠地拧了一下手臂,痛得他低叫起来,眼眸深处却异光闪闪。

  “臭妍妍,这可是在树上,咱俩干架的话,你会摔下去的,呀,这么高,摔下去,你会不会成为肉饼呀。”

  霍昊阳笑意晏晏,话里全是戏弄。

  “霍不悔,你怎么不说你自己掉下去摔成肉饼!”慕容妍反唇相讥,就算他现在身材比她高大,真打起来,她未必会输吧?

  “呵呵。”

  霍昊阳低低地笑着,那笑声却醇厚得如同春风一般和煦。

  “大家长大了,别像小时候那样了。”

  他笑瞅着她,意有所指地说着。

  “懒得再理你,十年不见,你已经不再是我记忆中的不悔了。”慕容妍气呼呼地说着,抓着一根树枝,自吊床上站起来,跨出了吊床,就小心地往树下滑下去。

  霍昊阳听到她这一句话,眸子闪了闪,眼底有着无奈以及一抹难以发觉的郁闷。

  “这么快就回去了,屋里热得很呢。”霍昊阳坐在树枝上,凉凉地看着她花了十几分钟才下到地面,淡笑地问着。

  “我看看顺英姐醒来了没有。大家中午吃的饭菜还有一点,我加热给顺英姐吃。晕睡了那么长时间,肯定饿惨了,不能多吃油,我先替顺英姐煮点粥。”慕容妍碎碎地念着,怒火似乎慢慢地淡了下去。

  她脾气虽然来得快,不过走得也是挺快的。

  霍昊阳眼里马上掠过了嫉妒。

  从她昨天来到这里开始,大都是他在照顾着她。他也喜欢照顾着她,可她也不能这般偏心吧,老是顺英姐,顺英姐地叫着,两个人什么时候成了姐妹?儿时,她不是不喜欢顺英吗?说顺英是个见色忘友的人,总是偏帮着他。

  怎么不见她把他放在心上,碎碎念着?

  没良心的丫头。

  他是让人绑她来陪他的,可不是陪小美女的。

  眸子闪了闪,霍昊阳坐在树枝上抱着肚子忽然叫了起来。

  “哎呀……”

  刚刚下到地面上的慕容妍忽然听到他一声低叫,连忙仰起脸,看到他抱着肚子低叫着,脸色也有了几分的不正常,马上关心地问着:“你怎么了?”

  “我饿……妍妍,我饿死了。”

  慕容妍眨着大眼。

  她听错了吗?

  这个长得比她高很多,像个成年男人一般的男孩子竟然说肚子饿,还抱着肚子,好像肚痛的样子,脸色还变了几分。肚子饿最多无力,他脸色怎么变得那么快呀?还有中午的时候,她亲眼看到他吃了两大碗饭的。对于他的大饭量,她是有点吃惊,不过转念一想他们都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他运动量大,能吃两大碗饭也是很正常的。

  现在她都还没有饿,他倒饿了。

  “我饿死了,中午余下的饭菜,你加热给我吃好不好?”霍昊阳抱着肚子坐在高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那深邃的眸子变得极为清明,却染着几分的可怜,好像他大爷被虐待了,十天半月都没有吃过东西似的。

  他和她一起做的饭菜,他才不要便宜了那个跟屁虫呢。

  小美女在他的心里就是个跟屁虫,只会跟着他,唯他是从。

  要是真当他是朋友,是玩伴,就该像妍妍这般平等对待,而不是叫他少主,自降身份。他是认祖归宗了,也成了烈焰门的少主,但小美女还不是,小美女充其量便是烈焰门管理人员的家属,不是门中之人,没有称呼他少主。

  “知道了,我煮粥给顺英姐吃就是了。你还不下来吗?灰灰在,我还是有点儿怕怕的。”慕容妍没好气地剜他一眼,嗔着。

  “我也要吃粥,你要添我的一份。”

  霍昊阳一边从树上滑下来,一边不客气地要求着。那脸色竟然恢复了正常,人也变得神采飞扬,怎么看也不像是饿极的人。

  慕容妍不再答理他,扭身就朝原路往那栋三层楼建筑物走去。

  霍昊阳下到地面上,捡起他翻找了大半天才找到的那把破伞,快步地追上了慕容妍,替慕容妍撑着伞,不让阳光晒黑她白嫩的肌肤。

  屋里,鲁顺英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后脖子传来的疼痛告诉她,她遭遇到黑手了。

  费力地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房间虽然不算很大,但收拾得很整齐,而且房间还被布置成粉红色的,带着暖意,也带着可爱,一看就知道是少女的房间。

  看看自己,浑身上下都没有少一块肉,除了后脖子上的痛感之外,四肢也灵活,没有被人绑起来?

  鲁顺英刚出现在霍家时的傲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着。

  毕竟是学武之人,不会过于冲动。

  再说了被劈晕之前,她还和那个黑衣人交了手的,对方的身手了得,自己在学校同年级里,成绩算是前十名的了,竟然轻易就被人劈晕了。

  所以她不敢大意。

  小心地滑下了床,她先是走到门身后面,小心地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却什么也听不到。

  她又小心地伸出手去握着门把,试着开门,发觉门没有上锁,她的警惕再度提高,这不符合现实,哪有人绑了人,还放人家自由行动的,怎么也要把人质绑起来,或者关押起来。

  小心地拉门,门慢慢地被她拉开了,她探头——

  “啊!”

  一声尖叫响起。

  那十位恶魔刚刚午休起来,听到这一声尖叫,眉都不挑一下,自顾自地做着他们的事情。

  该干嘛的就干嘛,其他事情,与他们无关。

  小美女迅速地关上了房门,整个人靠在门身上,绝美的脸上有着惧意,房外那条大蛇,差点没有把她的魂吓飞。

  刚刚回来的慕容妍听到这一声尖叫,猜到是小美女醒转,像她当初那般想出来,碰上了灰灰。她马上就往楼上跑,也不管霍昊阳。

  霍昊阳没有跟着上楼来,只是晃到了十位恶魔面前,沙发,椅子全都让他们占据了,他走到威廉的面前,不客气地踢了踢威廉的脚,威廉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不乐意地往旁边的冰山三号挤了挤,腾出了一个位置给他坐下。

  “老头,你的用意是什么?”霍昊阳偏托着头,淡冷地凝睨着威廉,意有所指地问着。

  威廉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偏头看着门口。

  霍昊阳也不怒,伸手就去拧威廉的大腿,威廉像是早有准备了似的,反应很快地出手意欲挡住昊阳的手。

  两个人坐着,位置不变,却交起了手来。

  霍昊阳的脸色也沉凝了起来,一片的严肃,黑眸开始变得沉冷而锋利。

  其他人像是见惯不怪似的,任由两个人掐着架。

  到最后,威廉扯掉了霍昊阳衬衫上面的钮扣,而霍昊阳却成功地拧了他的大腿,霍昊阳下手重,威廉闷痛一声,狠狠地瞪着霍昊阳。

  该死的小子,不知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吗?竟然下手这么重。

  霍昊阳阴寒地回他一记刀眼:滚你丫的师父!

  这种只会给他制造麻烦的老师,最好就是有多远就闪多远。

  “少主出师不远了。”在两人交手结束后,冰山十号冷悠悠地吐出一句话来。

  霍昊阳抿唇,眼神开始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排个日子,你们联手,我出师。”霍昊阳低沉地说着。

  现在这些人单挑的话,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能提前出师,离开这里,当然最好。

  “有美女相伴,你急个毛呀!”

  冰山七号有点粗鲁,也吐了一句出来。

  “美女留给你做伴,如何?”霍昊阳似笑非笑地睨着冰山七号。

  他话中的美女自然指的是鲁顺英。

  冰山七号撇撇眉,不再说话。

  阿鲁长老的女儿,就算再美若天仙,他也不敢染指。

  “再磨练三年吧。”威廉忽然站起来,低冷地说着,拒绝了让霍昊阳提前出师的请求。

  “我已经具备了打败你们的资格,为什么不能提前离开?”霍昊阳脸色一变,人也跟着变得阴冷起来,冷冷地瞪着威廉。

  “性子还不够沉,年纪终是太轻了。少主,余下这三年,是磨你的性子。”威廉说完扭身就向屋外走去。

  楼下谈些什么,楼上的两个女娃儿都不知道。

  慕容妍跑上楼后,看到灰灰,她还是缩了一缩,不过担心房里的小美女,她还是壮着胆子对灰灰说着:“好灰灰,你能让让路吗?”

  灰灰盘成一团于门前,她想进房就必须跨过灰灰,她还没有这个胆量,哪怕知道灰灰是不会伤害她的。

  灰灰很听话地往一旁滚爬过去,让出路来。

  慕容妍略松一口气,这冷血动物果真具有灵性,她说话,它似乎都懂。

  灰灰让开了路,慕容妍马上推门而入。

  她一推门,耳边生风。

  她本能地头一偏,一记粉拳从她的耳边擦挥而过,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又是一拳挥来。

  慕容妍没有什么拳脚功夫,不过儿时也上过一段时间的文武学校,习武的一点基本常识,比如反应快。所以第二拳挥来的时候,她也闪开了,随即她脚下急促地一迈,就进了房,一反身又是一拳挥来,她又急急忙忙地蹲下身去,躲开了第三拳,嘴里急促地叫着:“顺英姐,是我。”

  鲁顺英以为是绑匪进来了,所以躲藏于门身后,看到有人推门而入马上就出手,对方一连三次都躲开了她的攻击,让她有点气怒,正想着下狠手,听到慕容妍的叫声,她连忙收手,定睛细看,有点不确定地问着:“你是妍妍吗?”

  慕容妍笑着,脸颊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让人看着不由得心生暖意,总觉得她的笑容带着春风一般的感觉。“顺英姐好眼光,十年不见,一眼就认出我来了。”

  “妍妍,真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这是哪里?”小美女很开心。

  “如假包换,错不了。不知道这是哪里,霍不悔那个混蛋都说不清楚,我和你一样,也是被人劈晕带到这里来的。”慕容妍上前几步,拉着小美女到床前坐下,解答着小美女的问题。

  听到霍不悔的名字,小美女语气马上有了三分的急切,急问着:“少主也在这里吗?少主没事吗?”

  “他能有事吗?这里都快成了他的地盘了。”提到变得让她有几分不自然的霍昊阳,慕容妍有点气,有点恼,还有着对他的心疼。

  他性格本来就是喜欢捉弄人,被丢到这里来,他却过早地敛起了童心与玩心,被逼着接受残酷的训练。

  小美女听得一塌糊涂。

  她们都是被绑来的,少主也在这里,难道少主不是被绑来的?是少主的地盘?该不会是少主成了绑匪头子吧?烈焰门也等于是黑帮,有些人也会接下这种绑架生意,不过小美女心里还是不愿意把俊俏的少主当成绑匪头子。

  “那家伙越来越可恶了,比起小时候更加欠揍了。”想到刚才醒来,自己被他搂在怀里的时候,慕容妍就是一肚子的火。

  闻言,小美女忍不住问着:“妍妍,你能说清楚一点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慕容妍两手一摊,惹得小美女直瞪眼。

  “门口有蛇,你看到了吗?”小美女转移了话题。

  “灰灰。”

  “灰灰?”

  “对,就是你口中叫着的少主养的宠物,吓死人,我昨天醒来的时候,想逃跑,一开门看到灰灰,我吓得腿都软了。”慕容妍说明着。

  小美女有同感。

  就算她有一身不错的功夫,也改不了她是女人的事实,女人大都怕蛇,灰灰那般粗大,她看到都全身发软了。

  等等,少主养的宠物?

  “这里是你们烈焰门少主训练基地,但具体位置在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大海中心,我就不知道了。”慕容妍最后才扯到了小美女刚才一心想知道的重点里头。

  少主训练基地?

  小美女拢了拢眉,然后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定定地盯着慕容妍。慕容妍被她盯得全身泛起了疑惑,笑问着:“顺英姐,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俩是百合关系呢。”

  小美女敛回了盯着她的眼神,垂下了眼睑,似在深思。

  这基地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来的。

  少主却让人把慕容妍带到了这里来,可见少主心里相当的重视着慕容妍。

  儿时,两个人不是死对头吗?

  难不成……

  小美女刚刚听到关于霍昊阳的消息时,内心是雀跃的,可现她却高兴不起来,心还沉沉地往下坠,隐隐泛着痛感。

  她是个骄傲的人,不愿意在慕容妍面前表露出自己的异样来,那种失落,她仅它出现了一分钟,一分钟后,她恢复了常态。

  “妍妍,那大蛇走了?”

  “没有,还在外面,不悔让它守着这里,它是不会随便离开的。真想不到蛇也有灵性,它陪了不悔多年了,对不悔亲热得很。”慕容妍随口应着。

  “那你……”

  “灰灰不会随便伤害人的,虽然它的外表很可怕,不过看在它陪了不悔多年的份上,我已经慢慢学着去适应它。顺英姐,你刚醒来,一定饿了吧,走,下楼去,我替你做点吃的。”慕容妍亲切地站起来,也把小美女拉了起来。

  这里都是男人,难得有一个女性相伴,慕容妍是非常大度地不想计较小美女一遇上不悔就变得蛮不讲理,只认霍不悔那个死理的心性。

  打开房门,小美女看到灰灰果真还在房外的时候,下意识地就握紧了慕容妍的手,想躲到慕容妍的身后。

  “别怕。”慕容妍此刻还是头皮发麻的,她仗着自己先来一天,只得紧紧地把小美女护在身后,然后小心带着讨好地对灰灰说着:“灰灰,大家要出来,你让让路,行吗?你的主人已经回来了,就在楼下,他不会怪你放大家出来的。”

  灰灰看着慕容妍,眼神是温和的,但看小美女的时候,总是有几分的冷意。

  接收到慕容妍眼里的乞求时,灰灰默默地扭转蛇身,往楼下滚爬而下。

  慕容妍松了一口气,心里对这条灵蛇充满了感激。

  小美女却低低地说着:“这么大一条蛇,宰了,可以吃上好几天。”

  慕容妍连忙扭头对她说道:“顺英姐,你可别乱说,要是让不悔听到了,铁定把你丢给灰灰,让你陪着灰灰一起睡。不悔可是很宝贝它的。”

  蛇虽然可怕,毕竟也是一条生命,慕容妍没有心狠到想伤害一条生命。

  小美女或许是出生的环境不同吧,心性和慕容妍自然也就不同了。

  “随口说说,少主的宠物,我自然当成神一样供着。”小美女低笑着。

  她的心思围着霍昊阳转,霍昊阳在乎的东西,她怎么可能会毁掉?

  两个少女说说话间便下到了一楼。

  楼下只有霍昊阳以及冰山一号了。

  冰山一号左腿受了枪伤,行动不便,所以没有外出。

  霍昊阳沉冷地坐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昊阳,顺英姐醒了。”

  慕容妍视冰山一号为无物,这座冰山太可恶了,昨天晚上竟然扛着机关枪扫射她和昊阳。她拉着小美女走到了霍昊阳的面前。

  小美女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看到冰山一号左腿受了伤,又看到不远处的餐桌面上有很多小小的洞,她忍不住好奇地走过去,想看看那张桌子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小洞。她才想弯下腰,霍昊阳低沉没有暖意的声音甩来:“这里的东西,你最好别乱动!”

  ------题外话------

  亲们,下午五点前二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