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8 (二更)

008 (二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398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2

   小美女的动作僵在了半空,她转身看向了坐在沙发上不动,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的霍昊阳。不到一分钟,她恭恭敬敬地答着:“是,少主。”

  然后她一脸自然地走回到霍昊阳的面前,再一次恭恭敬敬地说着:“顺英见过少主。”

  霍昊阳抬眸,那眸子深不可测的,泛着冷光与疏离,让站在一旁的慕容妍都暗暗心惊,他的变化真快。

  “我不是你的少主。”

  霍昊阳盯着小美女看了足足两分钟,才淡冷地挤出一句话来。

  小美女并未正式进烈焰门,不是他的门下之人。

  小美女依旧恭恭敬敬,语气坚定地答着:“顺英早晚也会成为烈焰门的人。”

  霍昊阳不答话了。

  烈焰门收人的事情都是由一位长老全权负责,没有利用价值的,没有自身价值的都不会收。

  小美女将来会不会入门,他决定不了。

  “少主,能请你解答几个问题吗?为什么把我劈晕带到这里来?”

  霍昊阳不答话,只是转向了慕容妍,眼神马上由冷转温,唇边挂着一抹似笑非笑,让他俊美的外表显得更加的迷人,轻启的唇瓣逸出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臭妍妍,我肚子饿死了……”他只说了半句,便拿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瞅着慕容妍看。

  坐在不远处安静地养着伤的冰山一号,听到霍昊阳这一句话,差一点就从椅子上摔到地面上。

  他瞠大双眼瞪着霍昊阳。

  这小子,这神情,好像……哎呀,他词拙,想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呢。

  小美女应声最快:“少主,我替你做吃的去。”

  虽说她一直在学校里学习,她还是做好了日后跟在少主身后的准备,生活常识,下厨做饭,她都学习了,厨艺还不错的说。此刻听到少主像个孩子似的说肚子饿,她马上自告奋勇,想着下厨替少主做吃的。

  慕容妍明亮的大眼在霍昊阳和小美女身上打转了一圈,然后古怪地笑着:“顺英姐,大家一起去吧。”然后拉着小美女向厨房走去。

  霍昊阳不悦地瞪了她一眼,不喜欢她那古怪的笑容,好像他和小美女有什么似的。

  天可见怜,他对她才是有什么的,对小美女是半点都不上心呢。

  中国,A市。

  宫氏财团。

  总裁办公室里,宫亦还是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坐在自己那张黑红色的半月形办公桌上,有点肆无忌惮的感觉。明明一身正经,偏偏动作又放肆,似乎总想打破点什么似的。

  站在他面前三步远的是两名黑衣保镖,他们正垂着脸,恭恭敬敬的样子。

  “他现在怎样了?”

  宫亦随意地在办公桌上摸到了一支黑色的钢笔,拿在手上把玩着,神情淡淡的,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他身材不算高大,但他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摄人的气息,或许是出身于宫家吧,自小便养尊处优,养出了高贵又摄人的气息。

  两名黑衣保镖对他很是畏惧,他不问话,他们都不敢抬眸。

  宫亦口中的他自然是指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宫磊。

  宫磊今天清晨被他赶出了宫家,他安排着人二十四小时盯着。

  “大少爷,你先一步都安排好了,二少爷投靠所有亲戚都被拒之门外,投靠他以前那些好友同学,也都没有人敢收留他,他饿了一天了。”

  宫磊被赶出家门,是身无分文的。

  宫亦存心要把宫磊逼成乞丐,自然不会让宫磊带着钱财离开,这也是他一大清早就让人进房砸东西,硬是把宫磊自床上拖起来就走的原因。

  在商场里打滚了多年,加上内心深处的浓烈恨意,宫亦的行事手段是相当的狠辣。一个人连亲生父亲及养大自己的后母都可以杀掉,已经没有什么良心可言。虽说他母亲之死,是父亲薄情引起,其实也可以说是他母亲太软弱了,这天底下,少了谁地球一样自转,没必要为了一个无情郎搭上自己的性命。要是他母亲坚强点,离了婚,分一半家产,带着他,依旧能活得风风光光呀。

  “现在他在哪里?”

  宫亦对于听到的消息颇为满意,唇边浮起了丝丝笑意,可惜是报复后的冷笑,看起来有点儿让人头皮发麻。

  “二少爷似乎想找事情做。”一名保镖小心地答着。

  宫磊年满十八了,虽说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但此刻求收无门,为了不让自己饿死,他只能找事情做,用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

  他知道宫家被大哥牢牢地操纵住了,他是斗不过宫家的。

  他也无心去斗,知道大哥母亲是怎么死的后,他便知道大哥这是在报复,如果大哥觉得把他赶出家门,又让所有人亲朋戚友收留他,恨意能消的话,他认了。

  宫磊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死于兄长手里,要是知道的话,或许他就不会这般的认命了。

  “他能吗?”宫亦阴冷地笑着,那股阴戾再度暴露出来。

  “大少爷,要不要……”另外一名保镖谨慎地问着。

  “传我话出去,谁敢聘请宫磊的,就是与我宫家为敌,后果自负。”宫亦阴森森地说着。

  拿在手上把玩的笔像孙悟空舞动金钢棒那样舞动着,宫亦的眼神变得绝情而冰冷,心底的恨意盖过了兄弟之情,让他继续在报复的路上前进着。

  他不会随随便便就让宫磊死的,他要让父亲以及后母在九泉之下难以安宁,要让他们看着他们最宝贝的儿子是如何沦落为一个人人讨厌的乞丐。

  宫家在A市是第二大豪门,除了慕容家之外,没有人敢和宫家作对,宫亦这样下令,等于是断了宫磊在A市的生路,宫磊想生存就必须乞讨。

  当然,宫磊也可以求助似地藏到慕容家去,但宫磊年纪太轻,什么都还不会,是断定进不了慕容财团的。

  所以,宫亦知道自己一直占据着上风,对付小他十一岁的弟弟,他是易而反掌的。

  “知道了,大少爷。”

  两名保镖不敢多话,赶紧应了下来。

  宫亦挥手,两名保镖马上退出了总裁办公室。

  等到两百平米大的办公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宫亦才从办公桌上跳站到地上,手一丢,就把那支黑色的钢笔丢在办公桌上了,他走到落地窗前,推开了窗,俯看着地面,有一种居高临下,傲视群雄的感觉。

  宫氏财团的办公大楼不像千寻集团那般有气势,仅有三十层楼高,但站在第三十楼上看着地面,也能找到那种身高居位,俯瞰天下的快感。

  宫磊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

  他沿着每一条街道,挨家挨铺地问着人家请不请人,可是从街头问到了街尾,都没有人愿意请他,因为他没有经验。有些人眼睛利害一点的,一看他就说他不是做事的人,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让他别出来戏弄人,早点回家继续当他的大少爷去。有些人直接告诉他,不请他是因为他大哥放出了话来,谁要是请他,谁就是和宫家为敌。

  他们都是小资小本的生意,斗不起宫家。

  宫磊脸色有点儿青白,这突然的变故让他这颗年轻的心还是难以承受的。

  三天前,父母双双离世,他还没有从丧父丧母中回过神来,大哥就反脸无情把他赶了出来。大哥恨他,恨他呀,那个护着他长到现在十八岁的大哥竟然是恨着他的。

  脚下走了一整天的路,磨得脚底都起泡了,痛得他难受。

  活了十八年,他从来没有受过这种苦。

  傍晚了。

  太阳变得懒洋洋起来,但气浪还在,别人都热得难受,他却通体发寒。

  大哥恨他那般深,要这般的折磨他!

  好饿呀。

  街边到处可见小吃,发出各种诱人的香味,诱得他的肚子叫嚣得更利害了。

  在经过一间普通的快餐店的时候,看着店里生意兴隆,每个人或吃着饭,或聊着天,传出来的饭香让他拼命地咽着口水。

  宫磊停了下来,站在快餐店门口,用着羡慕的眼神看着店里,脚下不听使唤便向那快餐店走去。

  这时候,数辆黑色车身的轿车缓缓开来,停在快餐店的门前,轿车的到来,让宫磊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他扭头看到那熟悉的轿车时,脸色瞬间变得更白,那是他大哥的车。

  宫亦按下了车窗,阴鸷的眼眸盯着仅仅一天时间就变得有点狼狈的弟弟,抿着的唇掠过了一抹嘲笑。

  宫磊别开了视线,脚下急转,不再进店,而是转身就走。

  “磊儿。”宫亦忽然慢悠悠地开口。

  宫磊脚下一顿,脸上有点儿惊喜,大哥一直都是叫他磊儿的,难道大哥是来接他回家的吗?大哥不想恨他了?不想报复他了?

  十八年的手足情,让宫磊想得太天真。

  “磊儿,饿了吧。”宫亦下了车,走到了宫磊的面前,淡淡地凝视着他,挥挥手,跟着下车的一名保镖马上心领神会地走进了快餐店打包了一盒饭菜出来。

  宫亦接过了那盒饭菜,然后递向了宫磊,看着宫磊,说着:“看在咱们当了十八年的兄弟份上,请你吃一餐吧,要是真饿死了,那戏便不好看了。”

  宫磊伸出来的手马上僵住了。

  他想有骨气地缩回手,可肚子不停地叫嚣着,最终他惨白着脸,去接那一盒饭。

  谁知道宫亦手一松,那一盒饭便掉落在地上,撒了一地。

  宫磊一呆。

  宫亦低头朝那些饭菜吐了几口水,然后阴冷地笑着:“不想饿死,就爬下去吃掉吧。哈哈哈!”

  宫亦放肆地狂笑起来,像极了一只发狂的疯子,践踏弟弟自尊的快感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这年头,怎么到处可见疯子呀,是疯子还要跑到这大街上来丢人现眼,就不怕吓死人吗,要是真吓死人了,那可是罪孽呀。”

  路过的人都停下了脚步,不解地看着这一幕。

  看热闹的人群之中,有一对孪生子格外的引人注目,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年纪都在十岁左右。

  “还一副得意的小人样,明明就是疯子,竟然还那般的得意,大哥,我严重怀疑他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头号病人。”

  慕容恒接着刚才慕容烨说的那一段话。

  昨天深夜得知姐姐不会有事之后,今天上午,慕容俊便安排了他极少会启用的私人飞机把这对孪生子送回了A市,因为慕容老夫人念孙心切。

  兄弟俩是个静不下来的人,回到慕容家也是喜欢往外跑的。意外看到这一幕,这对兄弟便多事地插上了话。

  宫亦阴冷的眼神往人群中一扫,目光定在慕容家的两位小少爷身上。

  慕容烨兄弟俩一直都是在T市生活,只有遇着假期才会回A市陪陪爷爷奶奶,A市的上流社会对这对兄弟俩的了解甚少,不是和慕容家很相熟的人,甚至都不认识这两位小少爷。宫亦和慕容家只有淡淡的交情,自然就不认得这两个小恶魔。

  他阴冷的身躯往慕容恒面前一站,居高临下地瞪着慕容恒,阴冷地问着:“小鬼,你说谁是疯子?”

  慕容恒双手环胸,头一撇,下巴一仰,压根儿就不打算回答宫亦,那神情说有多倨傲就有多倨傲。

  “臭小子,问你话呢。”

  宫亦何曾受过此等气,对方不过是十岁大的小屁孩子,竟然如此狂傲,目中无他不说,还敢说他是疯子,以他的身份,在A市走一圈,回头尽是低头人,谁敢以倨傲的姿态面对他?

  “恒,疯子的话,大家是听不懂的,大家走吧。”一旁的慕容烨温笑地拉了拉弟弟的手臂,两兄弟旁若无人地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慕容恒又转身走了回来,伸手拉住了惨白着脸,死死地盯住地上那盒饭菜的宫磊,扯着宫磊就走,嘴里说着:“看你长得挺高大的,跟大家回家,训练训练,当我宝贝大姐的保镖吧。”

  “站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