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09 决定诉衷情

009 决定诉衷情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72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3

   宫亦低沉地喝叫一声,想阻止两位少爷带走宫磊。

  慕容烨拉着慕容恒,慕容恒拉着变得有点呆呆的宫磊,继续走着,并没有停下脚步来,这情景让路过的人觉得这两个小孩子胆子挺大的。宫亦脸都黑了,他正想让保镖拦下三人,却见到一个他认识的中年男人匆匆而来。

  中年男人匆匆走到了慕容烨兄弟俩面前停下来,满是汗水的脸是因为害怕,因为跑得太快而冒出来的。

  “两位小少爷,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吓死文叔了。”文震一边拭着汗水,一边抱怨着。虽说慕容家三位少爷都结婚生子了,可是二少和三少仅生了女儿,慕容家孙子辈现在就是这对孪生子呀,要是不见了,他文震就算是慕容家的老人了,他也没有九条命够大少爷砍呀。

  他载着两位小少爷出来逛街,下了车,转眼间就不见了他们,惊出他一身的冷汗。

  “文叔,大家来看疯子,看完了,大家回家吧。”慕容烨淡淡地笑着,然后越过了文震,拉着弟弟和宫磊就向远处的一辆轿车走去。

  宫亦眸子深沉,他认识文震,因为文震是慕容老夫人身边的贴身保镖,跟在老夫人身边十几年了,在慕容家还算有一点地位的。

  文震叫那两位小屁孩为少爷,难不成两位小屁孩就是慕容家大少爷的儿子?是听说慕容家大少爷有一对孪生子,怪不得完全无惧于他。

  得知慕容烨兄弟俩的身份,宫亦没有再阻拦,那对孪生子虽然年纪很小,他还是从他们的眼里看到了倔强,他就算再阻拦,他们不管不顾,他也是没有办法的,总不能为了羞辱弟弟而扛上慕容家吧。

  慕容俊那个笑面虎,他惹不起。

  文震看到两位少爷带着宫磊一起走,他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慕容烨兄弟俩把宫磊带回了慕容家。宫家是第二大豪门,宫磊是宫家二少爷,在上流社会打滚几十年的慕容夫人自然认得宫磊,看到自己的两个宝贝孙子把宫磊带回家很诧异。

  宫家的家变,慕容夫人已经知道。

  她觉得宫亦有点过份,哪怕十几年前宫亦的母亲是因为宫磊母亲的出现而发生婚变,但与宫磊无关,宫磊是无辜的。现在父母双亡,就把弟弟赶出家门,赶了就赶了,还使手段折磨欺辱弟弟,这些真的挺过份的。不过那是宫家的家事,她也不想管。

  整个A市的豪门世家,对宫亦的做法都是抱着旁观的态度,都像慕容夫人想着那样,这是别人家的家事,与他们无关的。

  慕容夫人在宫磊吃饱之后,便让他走。谁知两位小少爷不愿意,说要收留宫磊。放眼A市,敢收留宫磊的也只有慕容家了。慕容夫人没有办法,只得同意。

  宫磊就这样被慕容烨兄弟俩收留。

  虽说仅是一天时间,也让宫磊经历了人情的冷暖。

  他的心很痛,很痛,初初被收留时,他整天都是呆呆的,也不说话。慕容烨兄弟俩也不管他,任他发呆。

  后来慕容夫人找他谈了一次话,他才回过神来。

  他开始跟在两位少爷的身后,充当着他们的大哥哥,陪着他们玩,陪着他们闹,虽然如此,他还是不多话,不喜欢说话。

  心境已变,身份已变,他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自宫磊被慕容家两位小少爷收留后,宫亦私底下曾找过慕容宣的,慕容宣心善,同情宫磊,没有见宫亦。宫亦只能找到慕容夫人面前,含沙射影地希翼慕容夫人不要再收留宫磊,他不想与慕容家为敌。

  慕容夫人强势,直接甩他一句,她孙儿捡回来的人,谁敢动便是与慕容家为敌,气得宫亦脸都绿了。

  悻悻地离开慕容家后,宫亦对慕容家有点怀恨,深知宫家还不是慕容家的对手,他暂时忍了下来。只吩咐人暗中盯着宫磊,寻找机会再狠狠地打击宫磊,只要是宫磊拥有的,想要的,他都让人毁坏,抢走!

  日子其实过得很快,总在不知不觉间就流走了。

  慕容妍和小美女来到基地里有一个月了。

  在这一个月里,两个女娃儿只要不扯上霍昊阳就亲密如同姐妹,要是扯上了霍昊阳,小美女还是像儿时那般,马上反脸不认人,护着霍昊阳,说她有多么无理就多么的无理。

  霍昊阳对小美女的态度不温不冷,对慕容妍关怀备至,呵护有加,虽说两个人偶尔还是会像儿时那般争持,总算不会再打架了,毕竟霍昊阳心态变了,让他打妍妍,他舍不得了。

  威廉等人还是想尽办法来暗害霍昊阳,霍昊阳每次都是护着妍妍,小美女自己会拳脚功夫,还能勉强保护好自己。对于霍昊阳只护着妍妍,对妍妍关怀备至,小美女心里是嫉妒的,但她忠于霍昊阳,表面上她还是不敢对慕容妍怎么样,除非慕容妍和霍昊阳两个人发生争持,那样她就能趁机欺负一下妍妍,可每次事后她都会受到霍昊阳的责备,说不准她再插足他和妍妍之间,气得小美女脸都绿了。

  那些老头子存心不让霍昊阳过得好,他们故意挑唆小美女欺负妍妍,还教小美女耍心计,在昊阳面前,让小美女对妍妍很好,以博得霍昊阳的好感,在昊阳背后,例如晚上回到房里,只有两个女娃儿的时候,就让小美女摆脸色给妍妍看,对妍妍冷嘲热讽什么的。

  小美女一颗心全丢到了霍昊阳身上,又因为年少轻狂,觉得慕容妍配不上自家少主,少主的身份容易招来危险,慕容妍不会拳脚功夫,每次都要少主分心去保护她,分明就是少主的累赘。被那几个老头子一唆使,小美女就上了当,每天晚上回到房里都会视妍妍为陌路人。

  妍妍不是笨蛋,她看得出来,小美女整颗心都落在了霍昊阳的身上,不知怎地,她心里有点不舒服,好像带着刺似的。小美女晚上对她的态度和白天不同,都是因为不悔。有时候,她会借故躲开来,让小美女和不悔独处,可是不悔每次都在她刚躲开就找了上来,还用非常可怕的眼神瞪着她。

  像此刻,她躲到了海边来,坐在那块大岩石上,眺望着大海,为了的就是让不悔和小美女在屋里独处一会儿。原本她是爬不上岩石的,经过霍昊阳每天扯着她爬树午休后,她就能独自爬上岩石了。

  今天的天气很阴沉,没有阳光,估计很快就要下雨了。

  此刻是中午,刚刚才吃完午饭的她有点儿饿,因为刚才她只吃了几口饭,看到小美女把他们三人合力打来的野味以及鱼全都推到了不悔的面前,温声细语地让不悔多吃点,她心里闷闷的,便借口说自己不饿,不想吃,然后就赶紧走出了屋外。

  小白跟着她。

  两条狼狗和她已经很熟了,只要她走出屋外,两条狼狗总有一条会跟着她,像是要保护她似的。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月,虽然生活不像在家里那般优渥,什么都要自己动手,她却慢慢地适应了,对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有了眷恋,特别是不悔的三个宠物。

  对灰灰,她已经不再害怕,敢摸灰灰的头,还敢揽着灰灰的蛇脖子和灰灰玩成一团呢。

  灰灰也像它的主人那般偏心,喜欢妍妍,不喜欢小美女。

  小美女始终害怕灰灰,每次都要躲在妍妍的身后才敢出门,生怕灰灰会一口吃掉她似的。

  灰灰有灵性,小美女这般怕它,它也懒得鸟她。

  有时候灰灰和不悔以及妍妍一起玩得开心,小美女想加入来,灰灰就会故意冲她吐舌头,吓得小美女脸色煞白,只想躲得远远的,不敢插足。

  岩石下面,小白背对着妍妍,蹲爬在地上,盯着远方,狗耳朵高高竖起,静听着周围的动静。

  那些老头子知道不悔的心是向着妍妍的,总喜欢对妍妍下手,以此来考验不悔的成绩。

  妍妍双手抱膝,看着海浪一浪高过一浪地向她冲来。快要下雨了,海风很大,海浪便跟着作怪了。

  妍妍眼里其实是没有大海的,因为她的目光没有焦点,此刻她完全是陷入的沉思之中。

  “少主,吃块鱼肉。”

  “少主,鸡腿给你。”

  “少主,鸟腿也给你……”

  妍妍的耳边总是回荡着小美女温柔体贴的话,那是对着霍昊阳说的。脑里也总是想起那一幕幕,小美女就像一个妻子一般,对霍昊阳关怀至极,恨不得喂霍昊阳吃饭,夹鱼肉给霍昊阳的时候,还细心地挑掉鱼刺。

  霍昊阳就算脸色再黑再臭,小美女还是那般对他。

  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和他们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因为他们是同门中人,小美女说过了,成年后,她就要加入烈焰门,正式成为烈焰门的一份子,少主便是她的天与地。

  小美女还说,她现在的奋斗目标就是成为少主的身边人。

  身边人?

  这三个字狠狠地刺了一下妍妍的心。

  低叹一口气,妍妍低喃着:“我这是怎么了?”

  身边忽然坐下了一个人。

  妍妍被那个人吓了一大跳。

  扭头,看到的却是小美女那张绝美动人的脸,以及那时而温柔多情,时而清澈明亮,时而锐利冰冷的眼眸。

  “怎么了?”小美女闪烁着美眸,故意不明所以地关心地问着。

  “没什么,有点想家了。”慕容妍笑了笑,又眺望着远方的大海。“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家这么长时间。”

  小美女笑着:“你们这些千金小姐,都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像我,四五岁就被父亲丢到学校里,独立生活至今。家,谁都会想的,不过大家长大了,总是需要独立的,不可能一辈子生活在父母的庇护之下。”

  慕容妍浅笑不语,承认她的话有道理。

  “妍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要逃避,实话告诉我,行吗?”小美女忽然认真地看着慕容妍,认真地说着。

  偏着头,慕容妍失笑地说着:“看你一副严肃的样子,什么问题呀,你问吧,只要我能回答的,我都会回答的。”

  小美女环视一下四周,除了小白还在岩石底下之外,四周围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她放下心来,看着慕容妍,认真地问着:“你对少主是什么样的心态?”

  慕容妍愣了愣,挑着眉,她对霍昊阳是什么心态?他们就是玩伴,就是朋友呀,她能有什么心态?

  “你爱大家少主吗?”

  慕容妍愣得更利害了。

  爱?

  这个字说出来太容易了,可真正的爱却又不是轻率的,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来的。她还不是很懂得爱,如果真要让她说什么是爱的话,那就是像她父亲对母亲那般的才是真爱,像干爹对干妈若希的爱是真爱,是深爱。

  “妍妍,回答我,你爱不爱大家少主?”小美女脸上的笑容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质问。

  她知道少主对妍妍很好,她如果想跟在少主身边,有妍妍的话,少主永远不知道她的好。但如果妍妍不爱少主的话,她可以把妍妍的感情转述给少主知道,她想以少主那般倨傲的人,又是天之骄子,一定不会再缠着妍妍的了。

  慕容妍回过神来,失笑着:“顺英姐,你不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太过唐突了吗?大家才多大,十五岁,懂得什么是爱了吗?是,大家这个年纪对异性是有着喜欢及好奇,不过我认为那不是爱,充其量不过就是喜欢。我不觉得我爱你们的少主,不过我喜欢他,喜欢和他在一起玩闹,这是事实。”

  慕容妍知道自己对霍昊阳的感觉和对霍昊天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可她不认为这就是爱,毕竟他们还太年轻,承担不起爱的责任。

  如果真要说爱的话,最多就是爱的种子在入土,会不会发芽,她都无法保证。

  “你喜欢少主?你们以前不是冤家吗?你怎么能喜欢少主的?”小美女一听到慕容妍老实承认对霍昊阳有着喜欢,心里就打翻了醋坛子。

  慕容妍看她一眼,看到她眼里的不悦,她也不在乎。

  小美女喜欢不悔是小美女的事情,她实话实说那是她的事情,她觉得她没有必要向小美女说明太多。

  扭头,看回海面,慕容妍才淡笑着:“顺英姐,我觉得那是我的事情了,没有必要一一向你剖析吧。”她是不会拳脚功夫,但不代表她是个软弱的人。

  小美女脸色略阴,看着慕容妍的眼神有点带刺。

  “你配不上大家少主!”

  小美女阴冷地吐出一句话来。

  闻言,慕容妍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小美女,怒极而生笑:“顺英姐,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还请你不要欺人太甚。配与不配,喜欢与不喜欢,都是我和霍昊阳的事情,还轮不到顺英姐主宰吧。如果你觉得只有你配得上昊阳的话,你可以放手去追,我不会在你背后使阴招的。我慕容妍虽然不像你这样有着不错的拳脚功夫,可以在昊阳遇险时帮上忙,但我光明磊落。”

  小美女说到底就是来向她宣战的,嫉妒霍昊阳对她的好吧。

  慕容妍在心里苦笑着,她和霍昊天的关系,已经让她没少受到爱慕霍昊天的女生警告,现在她和霍昊阳的关系,也受到了小美女的挑衅。她,好像是最无辜的吧?对霍昊天,她是妹妹对哥哥,对霍不悔,她还仅是喜欢,谈不上爱的,喜欢和爱是有区别的。

  小美女脸色微变,瞪着慕容妍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之间亦友亦敌,此刻谁也不说话,只是相互看着对方。

  好半响,小美女才恢复了神色,不好意思地向慕容妍道着歉:“妍妍,对不起,刚才我的态度不好。少主有倾倒众女的资本,我希翼大家能公平竞争。”

  慕容妍只是笑笑,没有答话,扭头,继续看着大海。

  海风阵阵,因为天色已变,带着少许的凉意。

  “我累了,我先回去午休,你也早点回来,快要下雨了,别让少主担心了。”小美女抛下一句话,便跳下了岩石,自顾自地走了。

  慕容妍没有应声。

  心里还是有点闷闷的感觉。

  因为小美女说她爱不悔。

  冷不防一只大手伸来,攫住她的手腕。

  “走!”

  一声低沉夹着沉怒的声音传来,那是霍昊阳的。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岩石上了,慕容妍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是刚刚才来,还是来了很长时间只不过躲起来,如果是躲起来的,他是否听到她和小美女的谈话,又听了多少?

  “不悔……”

  霍昊阳握住她的手腕,有点粗鲁又有点吝惜地扯抱着她下了岩石。

  “闭嘴!”

  霍昊阳低沉地吼了她一声,眼神异常的灼热,却是怒火狂燃引起的灼热,握着她的手很紧,紧到让她有了些许的痛感。他的俊脸紧绷着,有大理石的感觉,身上散发着怒与冷,可谓水火交融。

  他在生气!

  非常的生气!

  慕容妍察觉到了。

  他为什么生气?

  该不会是他真的早早就来了,躲在暗处听到了她和小美女的话吧?可那些话又没有中伤他,他生气个毛呀。该生气的人是她吧,无端端的就被小美女指责她配不上他。

  先别说她还没有爱上他,就算是爱上了,她又哪一点配不上他了?

  就因为她不会拳脚功夫?

  还是因为她的外表不如他,所以配不上?

  霍昊阳扯拉着慕容妍快步地往密林深处走去,很快就来到了他的私人空间,那棵大树底下。

  “上去!”

  他黑着脸命令着慕容妍上树。

  慕容妍甩开他的手,没好气地问着:“不悔,你发什么飙?”

  他发什么飙?

  霍昊阳觉得满腔都是熊熊的烈火在焚烧着他的理智,阴寒的眼眸比灰灰的还要可怕,盯着慕容妍,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她居然叫小美女追求他!

  这一个月来,她总会投给他和小美女古怪的笑容,然后若有若无地把他丢给小美女,任由小美女像个八爪鱼一般跟着他。他都忍了。他加倍对她好,宠着她,关心着她,有好吃的全都给了她,她倒好,竟然把他往外推。

  慕容妍和小美女在岩石上面的谈话,霍昊阳听到了些许。

  他不是存心躲起来偷听的,只是看到两个女孩子似乎在谈着什么,他不想去打断她们的谈话,才会隐在暗处,没想到听到的却是慕容妍让小美女来追求他,她是不是觉得小美女粘他粘得还不够?要雪上加霜。就算他们年少,可以说不懂爱,可他对她这般好了,她就不会有贪念,不会贪恋的吗?

  “你刚才和鲁顺英说了些什么?”霍昊阳强压下满腔的怒火,盯着她,低哑地质问着。

  慕容妍闪了闪眼,然后别开了视线,有点支吾地说着;“没什么,就是聊一些女孩子的事情。”

  “妍妍。”霍昊阳欺近身来,不着痕迹地把妍妍一步一步地逼退到了树身上,她后背抵在了树身上,她发觉无路可退了,想走,他的长臂马上伸出,把她困在树身与他的怀抱之间,夹着深不可测表情的俊脸微微地倾下来,凑到她的面前,深邃的眸子泛着柔光又带着火,灼灼地烧着她,她甚至觉得自己被那火烧痛了,全身都着了火。

  “我记得,你是不爱撒谎的。”霍昊阳低低地笑着,那笑让慕容妍觉得头皮发麻。

  “我……我又没有撒谎。不悔,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顺英姐聊了什么,都要告诉你吗?这是大家两个人的自由,你手别伸太长管太宽了。”慕容妍强作镇定,反驳着,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悔不喜欢顺英姐像块牛皮糖似的粘着,她多少都看得出来的,她刚才让顺英姐放手去追不悔,难道不悔听到了?所以此刻兴师问罪?

  “我可没有说你撒谎呀。”霍昊阳似笑非笑地说着,视线落在她的红唇上,眼神变得更加深邃了,俊脸欺得更近了,只差没有贴上慕容妍的了。

  慕容妍双手缩在胸前,小心地看着他,他灼灼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她的心没来由地颤了起来,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青草味再次袭来,闻着很舒服。她试着用手推他,触到他结实的胸肌,她忍不住在心里低叹着,他是只有十五岁,可他的身体强健得如同成年男子。

  推不动,他又逼得更近了。

  慕容妍只得身子一缩,从霍昊阳的腋下钻出,摆脱被困。

  可她才摆脱被困,霍昊阳的手又快速地伸来,再一次把她抓住,抵压回树身上,这一次,他用他如同成年男子一般的身躯抵压住她的身体。

  彼此的气息交缠起来,两个人的姿势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不悔……”

  “别说话。”

  霍昊阳低柔地说着。

  他一手缠上她的腰肢,一手擒着她的下巴,身体紧紧地压着她的,柔软的身躯,淡淡的清香,扫走了他狂燃的怒火。

  年少就年少吧,他今天一定要告诉她,他绑她来,是因为他思念她,他对她好,是因为他对她有情,不是兄妹情。打小,他就向大人们抗议过了,她不是他的妹妹,他从来不把她当成妹妹!现在他清楚自己想把她当成什么了,他想把她当成他的妻子!

  不管将来他们身边会出现多少人,他认定了她,就会斩尽荆棘,立于她面前,执起她的手,只与她白首偕老。

  感情上,他绝对比他的父亲黑帝斯要霸气!

  他的头慢慢地倾俯下来,视线盯着她的红唇。

  慕容妍满脸泛着红晕,原本只算得上清秀的她,此刻看上去格外的动人,诱得霍昊阳很想马上就把她拆骨入腹。

  “不悔……你,你想干什么?”

  慕容妍的心砰砰地狂跳着,似乎知道他想做什么,偏偏她被此刻的他吓到了,傻愣傻愣地看着他的头越压越低。

  额头上一热,他的唇瓣印在她的额上,随即他用力地把她自树身上带入了怀里,紧紧地搂着,低吼着:“别把我推给鲁顺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