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0 光阴似箭(八年后)

010 光阴似箭(八年后)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1001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3

   妍妍呆住了。

  他这一声低吼带着浓烈的愤怒,是心痛的愤怒。

  他在心痛!

  而这一句话更带着暧昧的深意。

  别把他推给顺英,他又搂着她,他……

  “妍妍,答应我,别再把我推给鲁顺英,看到她粘着我的时候,你不准独自走开,你不能把我丢给她的。知道吗,我会生气,我会心痛的。”霍昊阳搂着怀里的娇躯,低哑地乞求着。这个曾经被霍家人保护得很好又视之如亲生的天之骄子,此刻什么尊严,什么都不顾了,只想告诉怀里的人儿,他要的是她。

  他一直要的人都是她。

  以前或许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针对她,想着引起她的注意,用自己另类的方式关心着她,现在他知道了。他是从小就认定了她呀。

  妍妍全身都僵硬起来,脑袋发晕,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双手落在他搂着她腰肢的大手,想着要扳开的,却力不从心,应该说是她突然全身泛软无力。她甚至失去了思考,任由他在她的耳边低吼着。

  身体被一股力量一转,霍昊阳把她自怀里转过身来,改用单手搂着她的腰肢,腾出一只手轻挑着她的下巴,他深邃的眸子载着显而易见的柔情,那般的深,那般的沉,这种眼神她是见得多了的,因为东铭干爹常在他们这些小辈面前用肆无忌惮的深凝,凝视着若希干妈。霍昊阳怎么能用这种眼神凝视着她,似乎和他的年纪不符,可在他身上出现,又似乎非常的符合。

  那张虽然还带着青涩的俊脸,也是掩不住他发自内心的温柔。

  “不悔。”妍妍开口,她以为自己的声音还会像以前那般清脆,那般有力的,开了口,她才发觉自己的声音变得很软,很柔,听在人的耳里,就像撒娇一样,顿时她的脸又红了几分。

  “妍妍,大家认识了十五年了吧。”霍昊阳低柔地说着,温柔的眼神依旧锁着她俏丽的面容。她的下巴很光洁,肌肤也很光滑,给他一种吹弹可破的感觉,挑着她下巴的手就忍不住轻轻地摩挲起来,带着贪婪,带着深情,更带着压抑。

  触看到那两片微张着的红唇,他拼命地咽着口水,拼命地控制着自己内心澎湃的感情,逼着自己不要去碰触她柔软的红唇。一个月前那次意外相触,他就做梦都想着吻她。可她还太小,他也还小,他这一吻下去,肯定会吓着她的。

  “大家同年,你仅比我大三个月。”慕容妍低低地说着。

  “你知道大家小时候为什么不是吵就是打吗?”

  慕容妍不答话,眼里却透出了她的没好气,不就是他坏心眼吗,老是要和她作对,她喜欢的任何玩具,他都要抢,她的东西,他都要破坏,她才会和他争持甚至发展成打架的。

  “你和大哥很亲近,打我有记忆以来,大哥对你就很相护。我那样做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让你记得我,虽然方式不同。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威胁着那些老头把你绑来了。妍妍,大家现在年纪虽然轻,我却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喜欢你,我更爱你,明白吗?所以别再把我丢给鲁顺英,更不准让鲁顺英来追求我。”

  霍昊阳挑着她下巴的大手来到了她的脸上,轻柔地抚着,厚实的大掌带着厚厚的茧,那轻抚让她想无视都不行。

  他深情又有点紧张地说着。

  “不悔。”

  慕容妍很吃惊,她努力地让自己的思绪都定下来,让自己不要那般的害怕,大眼看着他,眼神清澈如泉。

  “大家才十五岁,不要说爱,冲动的爱是不会有结果的。”

  说完,她拿拉下他抚着她脸的大手,也扳开了他搂着她腰肢的手,转身,她靠着树身,看着远方的景物,入眼的大都是树木,葱葱郁郁,高高低低的。

  她的话很轻,却字字清晰。

  她没有说她不爱他的话,也没有说拒绝他的话,只说他们年纪太轻。

  “你觉得我是一时冲动吗?”霍昊阳脚下一跨,又立于她的面前了,他低首,低沉地反问着。

  “不悔。”慕容妍仰起眼眸,大胆地和他对视着,很认真地说着:“不管你是不是冲动,现在,大家不要说这些好吗?你还在基地里接受训练,哪怕你现在身手了得,反应敏捷,那些人不能轻易伤得到你,可你还不是不能分心,不能大意,你必须时刻保持着这种状态,直到你能成功地离开基地为止。而我,还在读高中,高中的课程紧张,我希翼自己可以静心地完成学业,让自己学到更多的常识。”

  霍昊阳抿着唇。

  “我不想让你分心。”

  最后,慕容妍总结了一句话。

  如果她害羞地接受了他的表白,接受了他的爱,和他肆无忌惮地发展感情,开始早恋,他就会分心,警惕之心也会降低,那样只会害了他呀。这里的人是什么心肠,住了一个月,她早就摸清了。

  她宁愿用时间去等,也不愿意此刻和他发展恋情。

  霍昊阳心一暖,她的话让他看到了巨大的希翼。

  她没有拒绝他的爱,也没有逃避,只是指出他现在的处境不宜恋爱。恋爱的人沉浸于甜蜜之中,警惕难免会变差,那样的话就等于是给了那些老头子机会呀。

  她是在担心他。

  “妍妍。”霍昊阳再一次把她带入了怀里,心情大有好转,愉悦地说着:“好,大家现在不谈这些,你知道我的心意就好,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要再把我推给鲁顺英,好吗?现在,将来,永远都不要把我推给其他女人!”

  慕容妍不答。

  她对他的感情是朦胧的,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他仅是喜欢还是像他一样有爱。或者也有点点爱意的吧,否则看到他和顺英姐一起的时候,她的心就不会闷闷的。

  慕容妍的沉默让霍昊阳想抓狂,该死的,她该不会真想给鲁顺英公平竞争的机会吧?

  他是不爱鲁顺英,可是老是被鲁顺英粘着,他会烦的。就算他并不想伤害鲁顺英,要是烦到忍无可忍了,他就不敢保证了。

  “我以为你会喜欢顺英姐的,因为顺英姐比我长得好看,你也说过我长得不怎么好看的。”闷闷的声音隔了一会儿,才自霍昊阳的怀里传出来。

  人都是喜欢美的,鲁顺英那么美,连她是个女的,有时候都会怔忡于鲁顺英的美,更别说男人了。她仅比鲁顺英早来这里一天,可是那十个恶魔对鲁顺英比对她就要和善得多了,她想,那是因为鲁顺英长得绝美动人的原因。

  霍昊阳对鲁顺英不冷不热的,有时候她看到霍昊阳眼露厌恶,有时候又什么也看不到,她一时之间也是难以确定的。在鲁顺英像个妻子一般体贴霍昊阳的时候,她只能识时务地闪到一边去,不想充当电灯泡。

  他并不知道,她的心也是闷闷的,像有着一根刺一般。

  低低的,充溢着满满宠溺的笑声传来。

  霍昊阳轻扯了一下她的头发,痛得她低叫起来,仰起脸不悦地瞪着他。

  “傻瓜,是谁说男人就一定要喜欢美女的?你父母坚贞的爱情,你还没有明白吗?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她便是全天下最美的,是绝无仅有的,其他人就算美若天仙,在他的眼里都是一个普通得满大街都是的女人。我会说你长得不怎么好看,那是故意戏弄你的,没想到你心眼儿那么小,还真的往心里放了。”

  “我妈内在美,我爸爱她,爱的是内在美。”慕容妍嘀咕着,听到他这一席话,她心里闷闷的感觉一扫而光,那根刺也被拔掉了。

  “难不成你认为我不如你爸,是个浅肤的人?”霍昊阳危险地眯起了眼,瞪着她。

  慕容妍呶呶嘴,“我可没有说。”

  霍昊阳瞪了她半响,眼神再度柔和下来。

  低首再一次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她的脸瞬间又红得如同火烧云。

  “现在知道我的心思了,以后别再像这段时间这样把我丢给别人了。”霍昊阳用自己的脸贴着她的脸,他身上的青草味刺入她的鼻端,她淡淡的少女体香又刺入他的鼻端,彼此都交缠着,不愿意分开。

  “还有,给我时间,让大家成长,不要离开了这里,转身就忘记了,一定要等我。”霍昊阳最担心的便是她离开这里后,她的身边会出现更多优秀的男人,把她的心夺走。他诉衷情的时候,她虽然没有拒绝,可也没有应允过他什么。

  还有三年,他才能离开基地,离开基地后,他也不可能马上就回到她身边的。他这个烈焰门的少主,身上挑着的担子其实很重的,有了不错的身手后,还要去积累为人处世的经验。等到他真正有空回到她的身边时,他怕都要好几年时间了。

  慕容妍的脸红红的,睨了他一眼,她给了他一个答案:“我只嫁像我干爹那种男人,顶天立地,又宠妻如命。”

  霍昊阳笑,他知道了,她给了他明确的路。

  他想娶她,就必须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硬的时候如铁,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时,又柔得如春水。大舅父对大舅妈的好,他也是知道的。

  他一定会做到的!

  他要让她比大舅妈还要幸福!

  “走吧,回屋里去。”霍昊阳转移了话题,拉着她的手离开了树底下。

  慕容妍任他拉着。

  快要回到屋里的时候,她忽然挣脱了他的手。

  霍昊阳马上挑起了剑眉。

  “顺英姐真的很喜欢你,我不想拿你对我的好来打击她,向她炫耀。”

  霍昊阳抿唇,她太善良了。

  鲁顺英对他的心,他早就知道了。妍妍也没有了解透彻鲁顺英,或许看到他对妍妍好,鲁顺英心里会难过,会嫉妒,但绝对不会把她打倒的。因为鲁顺英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再加上她对他的忠心,她慢慢就会选择退于他的身后,保护他,也绝对不会伤害妍妍的。

  烈焰门的人,最让人尊崇的便是一个“忠”字。

  “她早晚都得面对的,长痛不如短痛。”霍昊阳吐出一句非常成熟的话来,然后强硬地拉起她的手,拉着她进屋里去了。

  屋里安安静静的,大家都在午休。

  在这里,一天之中最为安全的时间便是午休时间了。

  进了屋里,霍昊阳拉着妍妍走到桌前坐下,妍妍这才记起自己的肚子饿极了。

  霍昊阳走进厨房里待了几分钟,然后从厨房里端出了饭菜,把放着两只大鸡腿的那碗只摆到了妍妍的面前,心疼地说着:“快吃吧,你刚才才吃了几口,此刻肯定饿极了。以后,不管遇着什么事,都不准饿着自己的肚子。身体是自己的,自己一定要顾惜。”

  慕容妍看到两只大鸡腿,两眼放光,鸡是昨天冰山六号休假结束买回来的,因为是宰好的,所以放在冰箱里,今天他们才开始吃。在这里,鸡肉对他们来说挺珍贵的。

  “看你,口水都流到碗里去了,快吃吧,否则等会儿就要凉了。”霍昊阳爱怜地取笑着。

  鲁顺英夹给他的鸡腿,他舍不得吃,留着给她吃了。

  “大家一人一个吧。”慕容妍飞快地跑进厨房里洗了手,然后走出来,拿起了一只鸡腿递给了霍昊阳,自己拿着一只开始吃了起来。

  看到她吃得香,霍昊阳淡淡地笑了起来,笑意有着满足。

  他也慢慢地吃了起来。

  “你要是吃得下,你可以两个都吃的。”

  “嘻嘻,顺英姐体贴你的,总得让你尝尝顺英的心意嘛。”慕容妍眨着大眼,调侃着,看到霍昊阳俊脸马上黑了下来,她又嘻嘻地笑着:“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快吃吧,等会儿凉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吃着鸡腿,气氛慢慢地变得温馨起来。

  二楼的楼梯转角处,鲁顺英放任自己的泪水肆意地下滑。

  她终究是不敌先入为主。

  她留给少主的鸡腿,少主留给了妍妍。

  她早该明白的!

  死死地咬着下唇,鲁顺英不让自己哭出声。

  默默地转身,她抬手,用力地一抹,抹掉那肆意下滑的泪水。

  挺住!

  她早该明白的事实就摆在眼前,哪怕很伤心,很受打击,她也要挺住。

  从这一天开始,鲁顺英似乎瞬间成熟起来。

  她虽然还是很体贴霍昊阳,很护着霍昊阳,但她对霍昊阳的爱意却深深地埋了起来。她不再像刚来时那般傲娇了,她对慕容妍不冷不热的,让她再装着对慕容妍很好的样子,她做不到了。但让她表现出恨慕容妍,她也做不到,因为慕容妍是少主爱的人。

  虽说年少的感情很多不靠谱,但遇着执著的人,那爱,也会变得刻骨铭心。

  鲁顺英对霍昊阳的爱就是这样。

  只要是霍昊阳在乎的人,她都会很大度,很宽容地去学着包容,哪怕她的心在刺痛。

  慕容妍看出鲁顺英的变化,她找了一个机会和鲁顺英长谈了一次,谈过之后鲁顺英忽然很放心了,对这段感情也看透彻了,放心地把她心爱的少主留给了慕容妍。

  时间是残酷的。

  暑假很快就结束了。

  霍昊阳虽然很不舍,但还是要把两个女孩子送离基地。

  临告别时,霍昊阳用眼神对慕容妍说了两个字:“等我!”

  慕容妍绯红着脸,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朝他用力地点点头。

  霍昊阳对鲁顺英说了一句话:“你有着不错的潜力,是个好女孩。”

  鲁顺英心里是五味杂陈。

  她没有多说什么,很潇洒地朝霍昊阳说了声保重,说烈焰门中再见。

  还是苏东洋开着私人飞机,把两个女孩子送离了基地。

  慕容妍回到了慕容家,鲁顺英是直接回她的学校。

  慕容妍回来之后,除了两个弟弟会问她两个月来,发生什么事,遇到什么人之外,慕容俊和林小娟都是只字不问,不得不说他们是很开明的父母,儿女有足够的私人空间。

  宫磊是跟着两位小少爷从A市回来的,慕容俊不想惹是非,就算不怕宫家,但也不想轻易就得罪宫家,想把宫磊送走,两位小少爷不愿意。林小娟心软,看到宫磊处境可怜,也求慕容俊不要把宫磊逼上了绝路,毕竟现在敢收留宫磊的只有慕容家了。

  娇妻爱子的请求,慕容俊无奈,只得让宫磊继续留在了慕容家。

  宫磊刚刚高中毕业的,考上了一间重点大学,录取通知书都收到了。遭受家变后,他身无分文,住在慕容家,身份又让他觉得尴尬,虽然两位小少爷当他是兄长,林小娟也会给他一些零用钱,他也断了读书的念头,不敢请求慕容俊供他读书。

  宫磊第一次看到慕容妍的时候,是她刚刚从基地回来那一天,他躲在自己住的那间客房里,拿着录取通知书默默地流泪,然后狠下心就想撕掉,结果被推门而入的慕容妍阻止了。

  慕容妍一回家就听两位弟弟说捡了一位哥哥,然后在弟弟们的拉扯下上楼来看望捡来的哥哥,没想到会是看到那样的情景,她当即就抢下了录取通知书,不让宫磊撕掉。宫磊扭头抬眸的时候,接收到的是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那一双大眼狠狠地撞入了他的心房。

  “宫磊哥哥是吧?这是你的大学通知书,你干嘛要撕掉?”慕容妍看了一眼通知书,挑着眉问着。

  宫磊站了起来,飞快地拭去了泪水,红着眼别开了视线,不答话。

  “宫磊哥哥,你怎么了?”慕容烨关心地上前扯拉着宫磊的衣袖。

  相处了两个月,两个小鬼头早就对宫磊产生了感情,虽然宫磊视他们为恩人,对他们千依百顺,但他们喜欢宫磊不是因为这一点,而是宫磊心很善良,对人接物都看得出他有一定的修养,也看得出他的心性。两个小鬼头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他们有好感的人,是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慕容妍细心地打量着这位捡来的哥哥。两个弟弟早就献宝似的把宫磊的身世及遭遇都告诉了她,让她打心里同情着宫磊。宫磊不算特别高,以他十八岁的年纪来说,仅有一百六十八公分,属于一般,估计是其父母都不算高吧,宫亦二十六岁了也才一百七十公分呢。他的五官端正,有几分的斯文秀气,出身于宫家,那尊贵高雅的气质还是有的。

  此刻沉默的宫磊给她一种疏离冷淡拒人于千里的感觉。

  “宫磊哥哥,我姐回来了,这就是我姐,你要是有什么心事,你快点说出来,我姐一定会帮你的,你不知道,我爹地最疼我姐了,只要我姐开口,什么条件都答应。唉,没办法呀,大家家重女轻男呀,像我和我哥说的话,我爹地就当大家在放屁,嫌臭死他。”慕容恒在一旁也说着。

  这小子嘴巴毒又肆无忌惮的,在安慰着人的时候,还不忘损一下人,而且损的还是自己亲亲的父亲。

  “阿恒,你小心妈拧你的嘴巴。”慕容妍失笑地睨了小弟一眼。

  她看向宫磊,宫磊刚好也看向她,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后,她淡笑地说着:“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了,我现在下楼去和爹地说一下,你安心准备一下,我一定会让你完成学业的。”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呢,她有可能还考不上那间大学,宫磊哥哥考上了,不去读的话,太可惜了。

  宫磊想撕掉通知书,无非是想到自己寄人篱下,不好意思请求慕容家供他读大学。

  “哎……”宫磊想叫住转身就走的慕容妍,慕容烨在一旁补上一句:“宫磊哥哥,我姐叫妍妍,大名慕容妍,大家告诉过你的了。走,大家都下楼去吧,我妈烧了很多菜,因为姐刚刚回来。我还真有点赞同阿恒的话了,一家子都是重女轻男的,姐一回来,妈就赶紧去烧好吃的菜。”

  慕容烨说着便和慕容恒一起拉着宫磊下楼去。

  三个人下到一楼的时候,慕容俊和慕容妍正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父女谈成如何了。

  看到三个人下楼来,慕容俊抬眸看了看宫磊,温和地说着:“妍妍让你怎样就怎样吧,能考上这所大学,实属不易,不去读太可惜了。你就安心去完成你的学业吧,其他事情你不用管了。想站立起来,不被任何人及事打倒,首先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宫磊没有说话,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投给慕容妍一记感激不尽的眼神。

  这是两个人的初次见面。

  饭后慕容妍当然去了霍家。

  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霍昊天了,有很多心里话要和霍昊天说。

  到了霍家,蓝若希马上就抓住她呵寒问暖。

  看到她没有瘦,反而脸色更红润了,人似乎也有点成熟了,若希才放下心来,放她和霍昊天独处。

  霍昊天有点像其父,有事没事就喜欢爬上顶楼看天空看大地。

  此刻,他和慕容妍就悠闲地坐在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两个人手里都拿着一瓶饮料,一边喝着一边聊着。

  “妍妍,不悔还好吧?”霍昊天偏头笑睨着慕容妍,深邃的眸子泛着对慕容妍的温和,俊逸的脸因为他的笑而变得更加的飞扬。

  慕容妍笑着:“你猜。”

  “那地方应该成了他的地盘吧。”霍昊天呵呵地低笑着,对自己的表弟,他是非常了解的。就算十年不知道表弟的情况,他也猜到表弟绝对能活出基地的,说不定已经把基地变成了自己的地盘。

  “差不多吧。”

  霍昊天喝了一口饮料,忽然倾过身来,俊脸凑到慕容妍面前,深不可测的眸子瞅着慕容妍,眼里有着一抹八卦,戏谑地问着:“妍妍,不悔没有对你说什么吗?”

  “昊天哥哥认为不悔该对我说什么吗?”慕容妍俏皮地反问着。面对近在咫尺的俊脸,她没有半分的不适,更不会像面对不悔时那样脸红,一脸的坦荡荡。

  “例如,表白什么的。”

  “昊天哥哥!”慕容妍脸马上红了起来。

  她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这位优秀精明而腹黑的少年。

  霍昊天从她的反应就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他又呵呵地低笑起来,“不悔真利害,小小年纪就定下了妻子,唉,哪像我,不知道未来的妻子在哪一个角落呢,能不能娶到妻子还是个问题呢。”霍昊天叹息着,一副没有人要的样子,让慕容妍哭笑不得。

  这厮说得自己那么可怜,要是他想娶妻,那些想入主霍家的女人可以从市东门排到市西门去。

  “昊天哥哥要不要也选定一个妻子?”慕容妍没好气地说着。

  霍昊天笑意晏晏地睨着她:“如果有独一无二的,我倒是可以考虑的。”

  “什么叫做独一无二?你要是真喜欢上一个人了,她就是独一无二的。”

  “哟,两个月不见,我的妍妹妹竟然成了爱情专家了。”

  霍昊天取笑着。

  他对女人不上心,再加上现在年纪太轻,他也没有霍昊阳那样的心思。十五年来,能让他温和对待的只有慕容妍了,可他对慕容妍是兄妹之情,他对慕容妍疼之入骨,却不是儿女之爱。

  “就会取笑人家。”

  慕容妍白了他一眼。

  “呵呵,好,不笑你了,不悔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回来的,你要等他多少年?”霍昊天转到了其他问题上。

  慕容妍神色一整,摇了摇头。

  她也不知道要等多少年。

  “妍妍。”霍昊天伸出手来,握了握慕容妍的手,安抚着:“不管等多少年,我相信不悔永远不会负你的。”

  慕容妍看着他,接收到他眼里的关怀,她心暖至极,轻轻地点了点头。

  朦胧的爱意,会随着岁月的转移,或者加深,或者变淡。

  慕容妍答应了等不悔,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对不悔的感情会不会变淡。

  她以为只要等三年便可,因为三年后不悔就满十八岁了,可以离开基地了,可她没想到一等,却等了八年。

  八年后。

  初秋的清晨带着些许的雾,有些许的清凉,不像夏天那样,天色一亮就带来热浪。

  南山区水岸新村还是静悄悄的,偶尔见到一些老人漫步于林荫道上,也都是默默不语,在静默的清晨默默地锻炼身体。

  慕容家里,只有林小娟在厨房里忙着一大家人的早餐。

  岁月虽然无情,但对林小娟还是很眷恋的,已经五十岁的她,看上去还像三十**岁的样子,一点也不显老。

  家里的保姆已经换了一批了,只负责打扫和整理院落的花草树木,做饭还是林小娟自己包下了。忙了一会儿,把早餐做好了,林小娟才摘下系在胸前的围裙,转身走出了厨房。

  宫磊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黑色皮鞋,从楼上走下来。

  二十六岁的宫磊,比起八年前要长高了不少,有一百七十五公分,算得上是高个子了。结实的身躯是长年锻炼的结果。五官不像当年那般青涩,显得成熟而沉稳,还有几分的冷漠,算得上帅气的他配上冷漠的个性,显得特别的酷,引起一些女人的注意及倾心,八年前显得温和单纯的眼睛变得相当的锐利,被他看一眼,就如同被刀割了一般。

  他大学毕业后,没有再继续深造,哪怕慕容俊愿意支撑他,他也不愿意再深造下去。他急于报恩,也急于强大,现在的他已经成了千寻集团旗下一间子企业的总经理,算得上颇有成就了。

  这八年来,宫亦也没少找过他的麻烦,老是整他,害他。刚毕业出来的时候,他并不是入千寻集团的,而是在其他企业打工,后来被宫亦整得失掉了好几份工作,在他无奈之时,慕容妍让他进入千寻集团,千寻集团的宠大,让宫亦不敢轻易下手。

  因此,才有他今天的小成就。

  想到慕容妍,宫磊的眼神便会恢复八年前的温和,变得硬如铁的心也会跟着变软。

  “小磊,你起来了。”林小娟看到宫磊下楼来,慈笑着叫了一声。

  宫磊紧绷着的脸缓和了七分,浅笑着向林小娟打招呼:“娟姨。”

  “嗯,现在几点了?”林小娟一边问着一边扭头去看钟。

  “快七点了。”

  “妍妍那丫头怎么还没有想来,等会儿又没有时间吃早餐了。小磊,你去叫她,不叫她,她铁定睡到七点五十分才起来。”林小娟有点无奈地对宫磊说道。

  慕容妍大学毕业才一年时间,也就职于千寻集团,是霍昊天的小助理,说是助理,其实就是打杂,跑腿。千寻集团不会因为你的出身,你的身份就给你高职位,就算是现在的太子爷霍昊天也是从底层爬上去的,爬到现在才成了千寻集团众多经理中的一员,还未能接手总裁之位。

  慕容妍当然也只能从打杂做起。

  幸好她成了霍昊天的小助理,霍昊天多年来对她一直很疼爱,在他手下做事,倒是容易学得到东西。

  “好的。”宫磊浅笑着答应了,眼眸神色马上就变得极其温和起来,转身,他往楼上而回。

  很快地,他就回到了二楼,走到了慕容妍的房前,抬手敲着房门,温沉地叫着:“妍妍,起来了。”

  房里没有动静,慕容妍还在梦中和霍昊阳幽会呢。

  十五岁那年,她和霍昊阳见了面之后,还陪霍昊阳度过了一个暑假,两个人的感情算是在那一年定了下来,那一年她虽说还不太懂得情,可她愿意等霍昊阳。她也真的等了,这么多年来,追她的男孩子一大堆,她谁也不接受。不管霍昊阳什么时候回来,她都坚守自己的承诺。

  至今两个人又有八年不曾见面了。

  不过五年前,两个人电话联系上了,于是每天通电话,发短信,便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份。久而久之,她对霍昊阳朦胧的喜欢便成了真实的爱。

  等了三十秒钟,宫磊再一次抬手敲着门,加重了一分的语气,叫着:“妍妍起来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

  房里还是没有动静。

  宫磊无奈只得扭动了门把,这丫头睡觉不喜欢反锁上门,说什么要是遇着地震之类的天灾可以跑得快一点,让宫磊失笑至极,估计是近年来,各地地震常有发生吧,这丫头就杞人忧天了。

  推开房门,宫磊放轻了脚步走进房里去,明明就是进来叫她起床的,又担心会把她吵醒。

  慕容妍搂着一只枕头,长长的秀发披散在单人床上,显得特别的醒目,睡着的她像可爱的天使,宫磊在她床前站定,居高临下地俯看着她俏丽的脸,紧闭着的双眸还看不到她大眼的神采,那长长的睫毛显得秀气而漂亮。

  在宫磊的眼中,她是全天下最漂亮的女人。

  “妍妍。”敛起眼里的温柔,宫磊不客气地抢走了她抱在怀里的枕头,用枕头轻拍着她,叫着:“起来了,迟到了,你再不起来,我就走了,让你自己搭公车去上班。”

  慕容妍有车,只是她不肯开车去上班,她说她才是小小的一名助理,每个月领那几千元的工资,是养不起车的,所以她不想开着霍昊天送给她的毕业礼物,一辆黑色的皇冠轿车,怕别人说她显摆。

  她这种心性和年轻时的若希很相似,也是因为她这种心性让若希比林小娟更加疼爱她。

  每天上班,要不是宫磊送她,就是霍昊天顺道拐到这里来接她。

  有时候宫磊先出门,霍昊天又不来接她,她就自己跑去挤公车。

  “磊哥哥,你再拍,我就睡到晚上八点才起来。”慕容妍一骨碌地坐了起来,快速地抢过了自己喜欢抱在怀里的枕头,威胁着。

  宫磊好笑地应着:“那好,你继续睡到晚上八点再起来吧,你别想从你昊天哥哥那里领到这个月的奖金了。算我多事哈,你继续睡。”宫磊说完,故意转身就走。

  “就会抬昊天哥来压我。”慕容妍冲着宫磊的背影扮着鬼脸,却还是认命地滑下了床。

  宫磊转过身来走到衣柜前替她拿来了黑色的西装裙套装扔给她,说着:“动作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娟姨一大清早就起来为大家做早餐,你别浪费了娟姨的一片心。”

  说完,宫磊再一次转身,这一次他是走出了慕容妍的房间。

  慕容妍接住他扔来的套装,走进了盥洗室,数分钟后就穿着套装出来了。随意地梳整齐长到臀部的秀发,用一只漂亮的发夹夹好了头发,然后就匆匆地往外走,在经过外室那张沙发的时候,半探过身从沙发上拿起一只白色的手袋,手袋里装着一些小零食以及她的手机。

  那些小零食是宫磊每天临睡着准备给她的,让她第二天吃,怕她上班无聊,想着让她吃点小零食解闷。在千寻集团,职员在上班时间是不能吃零食的,不过她有霍昊天罩着,其他人也不知道,一年来还算相安无事。偶尔霍昊天还会扒她的手袋找吃的呢。

  出了房间,她三几下就跑下了楼梯。

  “妍妍,和你说过多次了,下楼梯的时候,不要跑。都不知道你的淑女形象跑到哪里去了,枉费妈培养了你二十三年。”林小娟一看到女儿匆匆跑下楼来,忍不住念叨着。

  长大后的慕容妍变得率性很多,不再像十五岁以前那般在长辈们面前当淑女,或许是霍昊阳改变了她吧。

  “妈,我爱你。”慕容妍嘻嘻地笑着上前一把变搂抱住林小娟,她有一百六十五公分,林小娟这个当妈的都比她矮了一截,耍着嘴皮子笑着叫了一声,惹得林小娟又好气又好笑,便推开她,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着:“快进去吃早餐吧,你爹地可是不客气的。”

  闻言,慕容妍马上像一阵风一般刮进餐厅里,人未到声先到:“爹地,留一份给我,别吃完了。”

  看到女儿那个样子,林小娟无奈地笑了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