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1 我是王宝钏

011 我是王宝钏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9008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4

   吃过了早餐,宫磊和慕容妍一起走出家门。

  慕容俊现在基本上是不会回企业的了,有了新一辈,他和霍东铭都在慢慢地往后退,把世界留给年轻一辈去改造。

  霍昊天是内定的千寻集团继承人,虽然他现在仅是众多经理中的一员,他已经锋芒毕露,再过一两年,他就可以接手总裁一职了。

  慕容俊的总特助位置,则培养霍家二少爷霍昊文接手。霍昊文现在才十八岁,还在读大学,每遇到假期必定跟着慕容俊,为自己将来坐上总特助这个位置做准备。

  慕容家两位少爷则在慕容老夫人的三令五申之下,必须回到A市去接手慕容财团,所以他们并不会涉足千寻集团的任何事情。

  林小娟也成立了一间企业,有近千名的员工,近百名的管理,果蔬行业中,她算得上是佼佼者了。现在她只需要抽空去看看就可以了,不必再像以前那样自己亲自送货。

  “妍妍,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车库开车。”出了家门,宫磊便温和地对妍妍说道,然后自己扭身向车库走去。

  宫磊开的是宝马,买车的钱是他自己挣的。他在千寻集团旗下那间子企业工作多年,得到的回报除了替自己买了一辆宝马之外,其余的全都用到慕容烨兄弟俩读书上面去,慕容俊和林小娟说过他多次,让他存起来,慕容家供得起两兄弟读书,可他非要自己供,当作是他在报答那两兄弟。

  要不是慕容烨兄弟俩,也不会有他宫磊的今天。

  慕容妍在院落里停下来,等着宫磊把车开出来。

  片刻后,宫磊把车在她身边停下,并且体贴地替她打开了副驾驶座上的车门。

  “磊哥,你越来越绅士了,我那未来的嫂子有福了。”慕容妍一边钻进车内,一边笑着,说得心无城府,没有发觉在她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宫磊眼神黯了几分。

  “系上安全带。”宫磊没有接过她那一句话,只是叮嘱她系好安全带,在她系好安全带后,他才发动引擎,把车开动,向别墅外面开去。

  慕容妍拉开自己手袋的拉链,从手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手机外壳是粉红色的,她似乎特别喜欢粉红色。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通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人接,她神色有点黯然又有点担心更夹着焦灼,不过她什么也不说,挂了电话。

  她又发信息,把一条信息发出去之后,静候了数分钟,一直都在盯着手机,数分钟过后,她等不到对方回信息,她的神色更加黯然了。

  宫磊透过车后镜一直都在注意着她的神色,看到她神色不佳,他关切地问着:“妍妍,怎么了?”

  慕容妍回过神来,扭头冲他勉强一笑,应着:“没有什么。”然后费力地让自己的神色恢复正常,不想让宫磊担心。

  宫磊没有再追问下去,她不想说的事情,就算你天天问,她也不会说的。

  两个人沉默起来。

  片刻后。

  “都不知道你的小脑袋在想着什么,自己明明就有车,偏偏不肯开,你那辆车老是停在车库里,你是存心让它给你生一辆小车吗?”宫磊一边盯着前方开着车,一边温淡地说着慕容妍,借故找着话题说,不想让车内变得沉默,更加不想让她因为安静而胡思乱想。

  “得了,磊哥,你几乎每天都要说这一句话,你说得不厌,我听得耳朵还长茧了呢。”慕容妍好笑地应着,那黯然的神情被她压在心底深处了。

  宫磊笑着,眼里全是宠溺,笑着:“你是不是嫌你那车不好?要不,我送你一辆好一点的?”霍昊天送给她的毕业礼物是一辆皇冠轿车,价值三十几万元,不及他的宝马,也不算差。

  “才没有呢,我很喜欢,这是昊天哥送我的,其他人想他送一辆自行车都不行呢。磊哥,你别再送了哈,我不想让你破费了。昊天哥就不一样,嘻嘻。”慕容妍俏皮地笑着。

  宫磊也呵呵地低笑起来:“要是你昊天哥听到你这句话,保证敲你一记爆栗。”

  慕容妍笑。

  忽然,她故意把脸凑到宫磊的耳边不远,挤出一抹难过,说着:“磊哥,你每天都要说同样的一句话,是嫌我每天都要坐你的顺风车吧?”

  宫磊偏头剜了她一眼,宠溺地笑着:“妍妍,你知道磊哥不是这个意思。”

  慕容妍嘻嘻地笑着,“如果你嫌我老是搭你的顺风车,那我就打电话给昊天哥,让他来接我上班,反正他是我的上司。”

  “你不要老是麻烦你昊天哥了,就算你一辈子都要搭我的顺风车,我都愿意的。”宫磊意味深长地笑着。

  他巴不得她坐他的顺风车呢。

  他虽然是子企业的总经理,在千寻集团的办公大厦里也有着办公室,可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前往他掌管的那间子企业,说是顺风车,不如说是专车。他喜欢送妍妍上班,要不是遇着急事,他都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霍昊天的。

  这么多年来,他耳闻目睹过霍昊天对妍妍的关怀及宠溺,外界又一直都在谣传两个人会走霍东铭和蓝若希的路,结为夫妻。他视霍昊天为第一强劲的情敌,要不是自己在慕容家尴尬的身份,他早就向慕容妍表白了。

  “磊哥,我今晚有一个聚会,是高中同学聚会,我想你陪我去,你有空吗?”慕容妍忽然转移了话题,明亮的大眼掠过了一抹狡猾。

  磊哥都二十六岁了,事业有成又算得上帅气,父母都在暗中替他留意好女孩,想着先容给他。她也留意着,她记得读高三时,有一位和她关系不错的同学对磊哥有点意思的,现在那位同学在千寻集团附近一间企业上班,前几天两个人逛街的时候碰了面,说起感情的事,她特意问了那位同学对磊哥的感觉,对方红了脸,她就知道对方还没有忘记宫磊。便想着借这次同学聚会,拉上宫磊,然后替宫磊和自己的同学牵红线。

  宫磊扭头看了她一眼,又调回视线继续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唇上浮起了淡淡的笑及一抹隐着的心痛,说着;“妍妍,别想往你磊哥身边塞女人哈。”

  牛,她才说话,他就知道她的心思了。

  眼睛那般利,怪不得能爬上锦华鞋厂的总经理一位。

  慕容妍在心里腹诽着。

  嘴里却不甘心地反问着:“你都二十六岁了,可以结婚生子了。”

  “你的好意,磊哥心领了,磊哥自有分寸的。”宫磊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他爱的人是她,她难道一点儿也不知道吗?不过他埋得也深,平时表现得就像一位兄长,她不知道,他也不怪她。

  有时候,他也想向她表白的,可每每看到她抱着电话和某位他还不曾见过的男子煲电话粥的时候,他就怯步了。

  霍昊阳,他知其名不知其人,不知道霍昊阳长得一副什么模样,可他知道慕容妍的心里有霍昊阳,在她的心里,摆在第一位的异性不是疼她如命的霍昊天,更不是陪着她长大,在她身边保护了她八年的他,而是霍昊阳,她儿时的冤家。

  二十三岁的慕容妍,现在出落得亭亭玉立,不算绝色却也美丽动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迷人的风景,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追她的男人无数,每天宫磊载着她去企业,一下车,她都能收到数束爱慕者送的鲜花,要不就是爱心早餐。

  她都一一地回绝,不曾收下过一束花,接收一盒爱心早餐,她的身边除了霍昊天就只有宫磊,可两人都是被她摆在兄长位置上的。

  “磊哥,停一下车。”慕容妍看到街边的水果店里有很多新鲜的龙眼,马上叫喊着。

  宫磊看一眼车外,了然于心,在水果店门前停了下来。

  “等我五分钟。”慕容妍迅速地打开了车门,钻出车外,快速地走进水果店,三两下就挑了数把带枝的龙眼,过了称,她正想给钱,宫磊低沉的嗓音传来,“我给吧。”

  然后一张红色的人头像递给了水果店的老板娘。

  慕容妍也不在意,反正和宫磊在一起,她要买什么,他都会抢着给钱的,偶尔她抢着给了,他还会和她急,至少会摆一个小时的黑脸给她看。

  给了钱,慕容妍提着一小袋龙眼走出水果店,重新回到车内。

  她拿起自己的白色手袋,拉开了拉链,就把那一小袋龙眼硬是塞进了白色的手袋里,企业里有规定,普通职员不准带食物回企业里吃的。那些高级管理倒是可以,像她亲爱的干爹大人,还在总裁办公室里嵌了一个零食专柜呢,那上面摆满了若希干妈爱吃的零食。

  她曾经进过一次总裁办公室,当她看到那个零食专柜的时候,马上被干爹对干妈的爱感动了,心里对霍昊阳的思念便会加深,希翼自己也能像干妈那般得到霍昊阳至真至纯至深的爱。

  “你的手袋里,我昨天晚上塞了你爱吃的小零食了。”宫磊透过车前镜看着她的小动作,淡笑着。

  “我是买给昊天哥吃的。你们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昊天哥很喜欢吃龙眼这种水果的。”慕容妍答着,已经把龙眼塞进袋里去了,手袋马上变得鼓鼓的。她重新拉上了拉链,发觉宫磊变得沉默起来,她有点疑惑地问着:“磊哥,怎么了?”

  宫磊笑笑,不敢让他知道自己在心里吃着霍昊天的醋,因为她记住了霍昊天爱吃什么水果。“没什么。”

  慕容妍没有再问下去,靠在车椅内,偏头看着车外的街景。

  在七点五十八分,两个人才到达千寻集团。

  宫磊没有把车开进千寻集团,而是停在了企业大门前,扭头歉意地对慕容妍说道:“妍妍,磊哥九点要见一个重要的客户,锦华鞋厂离这里还有四十分钟的车程,我就不送你进去了。你动作快点,还有两分钟你就要迟到了。记住你的奖金哈。”

  “知道了,我会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抢在八点之前打卡的。”慕容妍一边说着一边下了车,果真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企业里跑,远远的身影抛回了一句话:“磊哥再见,中午不用来接我了,昊天哥会请客的。”

  宫磊看着她不顾自己脚下穿着高跟鞋,跑得飞快,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丫头清晨又贪睡,到达企业的时候,总是最后几分钟了,她一个普通的小助理,可是要打卡上下班的,为了不迟到被扣奖金,她都是用跑的,练就了穿着高跟鞋也能跑得飞快的本领。

  宫磊没有马上离开,一直目送着她跑进了那栋高达六十八层楼的办公大厦,才敛回了视线,调转车头把车开走。

  霍昊天的办公室在三十二楼,慕容妍是他的小助理,工作地方自然也在三十二楼。

  慕容妍上到了三十二楼,马上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里,她身为小助理,原本是和外面那些职员一起混在梅花间大办公室办公的,霍昊天知道她会偷偷地吃小零食,便特意给她安排了一间小小的办公室与其他人分隔开来。

  同事们知道两家的关系,大家又都谣传霍昊天深爱着慕容妍,所以霍昊天此举非但没有惹来众怒,反而让大家觉得他像其父一样深情,疼爱未婚妻。

  坐在黑色的文员椅上,慕容妍再度摸出手机来打电话,可是电话通了很久,对方依旧没有接听。她的脸上浮起了疑惑,更多的是担心。

  一连打了好几次,对方都没有接听,她只得放弃打电话,改而发信息,她快速地打了一行字:不悔,你怎么了?很忙吗?为什么这一个星期都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信息?

  打完之后,她点了发送。

  信息发送出去后,她便把手机摆放在办公桌的右手边,开始投入工作中。

  虽然开始工作了,她的耳朵还是竖着的,盼着信息铃声响起,可是半个小时过去后,手机依旧安安静静地躺在办公桌上。

  压下心里的郁闷,她走出了自己的小小办公室,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走到霍昊天的办公室前,她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动静,她便推门进去,发现霍昊天还没有来,只得把需要霍昊天过目处理的文件呀,公告什么的都摆放在霍昊天的办公桌上,才退了出来。

  霍昊天是经理,经理级的上班时间一般是九点,比一般的职员要迟一个小时。平时霍昊天一般都是八点左右到达的,今天算得上是例外了。

  退出了经理办公室,慕容妍便帮着其他同事做一些小事情,反正她这个助理就是打杂的,说是助理只不过好听一点,因为在三十二楼,她的工资是排在倒数的。

  打印,影印,跑腿这些杂事,她都要做。

  霍昊天说了,只有从打杂做起,才会学得更多常识,丰富工作经验。

  此刻的霍昊天还在自己家里。

  霍家二楼的书房,那是霍东铭的书房,现在大多数时候是霍昊天在用了。

  两名帅得冒泡,俊美如妖孽的年轻男子坐在书房里的沙发上,都穿着黑色的西装,系着蓝色的领带,穿着黑得发亮的皮鞋,身上散发出一股摄人的气息,既冷冽又尊贵,其中一个坐在那张长沙发上,俊脸上有几分的玩世不恭,漆黑如墨的双眸盯着坐在他对面,显得成熟沉稳的男子。

  “我以为你回来,第一时间是去看妍妍。”坐在长沙发上的霍昊天笑着开口。

  霍昊阳靠进椅背里,提到慕容妍,他的眼神柔和起来,淡淡地笑着:“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刚才你的手机响了几次,是妍妍打来的吧,你怎么不接?”

  “我有几天没有接她的电话,回她的信息了。”霍昊阳眼里掠过了歉意,这一个星期他很忙,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等他有时间的时候,又是深更半夜了,他害怕自己的电话及信息会影响到妍妍的睡眠,所以只能这样忍着。又因为马上可以回国了,他便想着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霍昊天瞪着他,半响,笑着:“你就不怕妍妍生气吗?说了让她等你,这一等就是八年,她心里说不定燃烧着烈火,等你一现身,就把你烧成灰烬。”

  霍昊阳脸上跟着浮起了歉意,他也不想的,可他是烈焰门的少主,不是说出了基地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他还要回到门中学习为人处世,学习经商之道,学习管理之道,接下一些积累人气的活动等。这样一连串的安排,用去了好几年时间,此刻他才正式出师,成为合格的少主。

  一出师,他马上就坐着专机回到中国来,他会先来霍家是因为母亲让他带了很多东西回来孝敬外公外婆的,所以他先回霍家,等会儿马上就去找妍妍。

  “是我对不起她。”

  霍昊阳低哑地说着,想到她等了自己八年,他的心就痛了起来。

  “你是对不起她。追她的男人那么多,她都拒绝了,一心一意等着你,你倒好,为了一个惊喜,竟然一个星期都不接她的电话,你等着被扒皮吧。对了,你可能会有一个非常强劲的情敌。”霍昊天为妍妍抱着不平,指责着已经有十八年没有见面的表弟。

  霍昊阳神色一整,眼神变得沉冷起来,沉声说着:“是宫磊吧。我常听妍妍说起他。”这个情敌他是知道名字,不知道人。

  “是他,他是A市宫家的二少爷,因为父母双亡,兄长反脸而流浪街头,是慕容烨兄弟俩多事把他捡了回来,被慕容伯伯收留了,一留便是八年,陪着妍妍姐弟八年了,感情深厚,宫磊对妍妍有着爱,虽然他掩饰得很好,我还是看出来了。现在他是千寻集团旗下一间子企业的总经理,锦华鞋厂颇具规模,工厂占地面积数千平方,共有员工四千多人。他能坐上总经理一位,可见他有不错的才能,我爹地对他是挺赏识的,如果他和你不反脸的话,将来也会是我的左右手。”霍昊天把宫磊的情况说了出来,给表弟一个知己知彼。

  “我的妍妍,谁也抢不走!”霍昊阳霸气地说着。

  霍昊天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提醒着:“霸道不一定有用的。人家怎么说也陪了妍妍八年,你呢?你和妍妍相识相伴最多不过五年,不,除去婴儿时期,你们最多也就是三四年,在时间上,你比得过人家宫磊吗?”

  “我感觉得出来,妍妍爱的人是我!”霍昊阳心里虽然酸酸的,还是充满着自信。

  “可你现在犯错了。”

  霍昊天忽然扯出一抹幸灾乐祸,惹来霍昊阳一记刀眼。

  “我会向妍妍说明的。”霍昊阳明白老表话里的犯错指的是什么事,他瞪了霍昊天一眼,没好气地说着:“别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小心遭报应。”

  霍昊天故意一缩,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

  “你这次回来会留多久?”

  “暂时不知道,不过我这次回国是接管黑帝集团的。”霍昊阳眼里有着一抹坚定,除了接管黑帝集团之外,他还想和慕容妍结婚,只有让她成了他的人,他才能放心。

  黑帝集团已经转入霍东燕名下了,这是黑帝斯的聘礼,不过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烈焰门的人担任高层,要接管黑帝集团,除了霍东燕和黑帝斯之外,也仅有霍昊阳这个烈焰门少主有资格了。

  现在的黑帝集团虽然还是屈居于千寻集团之下,却超越了蓝氏财团,成为T市第二大集团。

  霍昊天哦了一声,看看时间,他站了起来,对霍昊阳说道:“快九点了,我要上班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企业?妍妍现在是我的助理,我可以因公徇私让你们互诉相思的。”

  “你每天都要回企业吗?”霍昊阳跟着站起来,两个人走出了书房。

  霍昊天笑而不答。

  等到出了主屋,他才答着:“我现在才爬到经理一职,千寻集团经理级的管理都有好几十名呢,我老爸说了,我估计还需要再磨练两年才有能力接下总裁之位。”

  霍昊阳没有再答话。

  “少主。”

  一名穿着紧身黑衣劲装的绝美女子看到两人出了主屋,马上快步而来。

  那女子年纪和两个人一般大,身材苗条而高佻,估计有一百七十公分左右,五官精致绝美,稍有不足之处便是鼻子不够俏挺,不过也影响不到她的美。一头长发被她盘成了发髻于脑后,绷着的脸比霍昊阳还要硬,好像谁欠了她几十亿没有还似的,脚步轻盈而快捷,可见身手不凡。

  她给人的第一个感觉是美,第二感觉是冷。

  “我坐大哥的车便可。”

  霍昊阳淡冷地对女子说了一句话,便不再理睬她,跟着霍昊天一起走到一辆黑色的奔驰面前,双双拉开车门钻进车内。

  女子站在原地,依旧一身冰冷,目送着黑色的奔驰开出了霍家别墅。

  好几名黑衣男子走到女子面前,恭恭敬敬地问着:“头,少主要去哪里?”

  女子眼神沉冷,冷冷地答着:“大家无权过问少主的去向。你们几个暗中跟随,保护少主的安全。”

  “是。”

  几名黑衣男子应着,转身便走。

  等到大家都走了,女子的眼里掠过了一抹心伤,她知道少主跟着霍昊天那家伙出门,要去哪里,必定是急着见妍妍吧。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起自己此刻的身份,便把心伤深深地埋了起来。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年的小美女鲁顺英。

  她毕业后马上回家,正式加入了烈焰门,经过努力,总算成了霍昊阳的保镖,还是保镖们的头,负责霍昊阳的安全。可是她在跟着霍昊阳回中国之前才知道,门中女人不得不为妻。这是黑氏家族的家规,门主大概是看透了她的感情吧,才会告知她这一个家规。

  当时她就如同五雷轰顶,整个人都蒙了。

  她以为她还能有一丁点的机会,没想到自己所有的努力正是断送了自己的机会。

  刺骨的心痛袭来,几近把她打倒。

  她费了很大的劲,才让自己恢复原样。

  千寻集团。

  三十二楼。

  霍昊天和霍昊阳双双出现,马上引来了所有职员们的侧目,特别是女性,一个个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好帅的男人,好酷的男人!

  两个人旁若无人地走进了经理办公室。

  霍昊天进去后一分钟又出来了,往慕容妍的办公室走去。

  慕容妍虽然在工作着,可是心依旧悬着,她不知道霍昊阳这一个星期来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连信息也不回。是他很忙还是他出了什么事情?

  她知道烈焰门是个很神秘的组织,也从父亲那里了解到身为少主的危险性最大,经常会遭受到暗害。当年的黑帝斯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在和霍东燕发生了一次迷情后销声匿迹的。她也亲眼见证过霍昊阳被人暗害,那情景说有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她很担心!

  放下笔,再一次拿起手机,按下那个她做梦都记得的手机号码。

  “妍妍,打电话给谁呀。”

  霍昊天忽然推门进来。

  慕容妍连忙挂机,俏脸不自然地红了红,应着:“没有。”

  霍昊天笑着,走到她的面前,双手撑放在办公桌上,凝视着她,说着:“对我,你也想隐瞒吗?又是打给不悔吧?”

  “这一个星期,不悔都没有接我的电话,昊天哥,我怕他会出事。”慕容妍知道瞒不过霍昊天,老实地承认自己是给霍不悔打电话。

  霍昊天带着戏谑的眼里闪过了笑意,他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安抚着:“放心吧,不悔不会有事的,相信他。来,到我的办公室来,我有一个大礼物要送给你。”

  慕容妍抬眸,不解又笑着:“昊天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呀?”

  霍昊天一边拉起她,一边笑着:“难道非要是什么日子,我才能送礼物给你吗?相信我,这个大礼物你绝对绝对会喜欢的。”

  在外人眼里深不可测,时而阴冷,时而温和,时而玩世不恭的霍昊天在慕容妍面前,展现出来的是最真实的性格。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办公室,双双向经理办公室走去。

  也怪不了别人谣传两个人是未婚夫妻的,谁叫能近霍昊天身边的女性只有慕容妍,再加上两人的父母都是好朋友,家世相当,又自小一起长大,属于青梅竹马,霍家男人最喜欢青梅竹马的,霍东铭,霍东禹都是那般,霍昊天和慕容妍一起,大家都觉得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推开自己的办公室大门,霍昊天错开身子让慕容妍先进去。

  慕容妍失笑着:“昊天哥,你什么时候也学得我家磊哥那般绅士了。”

  霍昊天马上敲了一下她的头,没好气地笑着:“死丫头,难不成在你的心里,昊天哥是个粗鲁的男人吗?就你的磊哥绅士,不许我也绅士吗?”

  “我都二十三岁了,还敲我的头。”慕容妍摸摸被敲的地方,笑着走进去。

  站在窗前的霍昊阳听到两个人亲切自然的对话,心里有点酸酸的,就算知道大哥只把妍妍当成妹妹疼爱着,看到他们之间那般亲切自然,他的心里就是忍不住泛起酸意。

  但同时他也感激老天爷,如果大哥也爱上妍妍的话,估计他不会是大哥的对手。

  门轻轻地被霍昊天从外面关上了。

  “昊天哥,你怎么……”慕容妍忽然不说话了,错愕地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那抹高大挺拔的身躯,那背影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可又有几分的陌生。

  她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用着那双大眼死死地瞪着那抹背影。

  背影转过身来,赫然是她等了八年的霍昊阳。

  “妍妍。”

  霍昊阳转身后马上向她走来。

  走到她面前,他急切地把她攫拉入怀,紧紧地搂着。

  “妍妍,我回来了。”

  慕容妍回过神来,马上用力地推开了他,扭身就打开门跑了出去。

  “妍妍。”

  霍昊阳被她这样一推,她马上就跑的动作吓到了,也心慌了,什么也不想,赶紧追了出去。

  外面的人正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忽然看到慕容妍从经理办公室里冲出来,而经理霍昊天正坐在外面呢,紧接着他们听到一声慌乱的低叫,后又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急促地追出来,那个人正是跟着他们经理一起出现在的帅气冷淡的男人。

  慕容妍不理霍昊阳的叫唤,迅速地跑到了电梯口,按下了电梯的开关,迅速地钻进电梯去。等到霍昊阳跑到的时候,电梯已经关上了。

  “该死的!”

  霍昊阳低咒一声,顾不得太多,转而跑到总裁专用电梯口去,按开了电梯门就钻了进去。

  总裁专用电梯,除了霍东铭等人之外,其他人都不敢用,霍昊阳不是千寻集团的人也敢用,吓坏了一帮职员。

  霍昊天脸上一片笑意,他就知道妍妍看到不悔后一定会生气的,谁叫不悔这个惊喜害她担心。不悔呀,活该!

  最好妍妍十天半个月不理他,也不接他的电话,不回他的信息,以治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嘛。

  不得不说霍昊天此刻还真的是幸灾乐祸。

  慕容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推开霍昊阳的拥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扭身就跑。

  她只知道跑,只知道此刻不想见他。

  她打了一个星期的电话,发了一个星期的信息,他都没有接电话,没有回信息,忽然间却活生生地出现在她的面前,他是什么意思?给她惊喜?可他要给她惊喜也不能这般捉弄她呀,他不知道她在担心他吗?

  该死的霍昊阳还是像以前那般可恶!

  下到了一楼,慕容妍冲出了办公大厦,惹来了所有人的侧目。

  “妍妍。”

  霍昊阳很快就追了出来。

  他跑得比慕容妍要快,在慕容妍跑出办公大厦的时候拉住了她。

  “妍妍,对不起,是我的错,别走,妍妍。”

  霍昊阳心里懊悔至极,大哥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妍妍会生气的。

  他错了,他知道错了。

  他不该这般和她开玩笑,不该这样准备惊喜的,就算他忙到连上厕所都没有时间,也不能不接她的电话,不回她信息的,可他有空的时候,往往是深更半夜了,他怕自己的电话及信息会影响到她的睡眠呀。

  这个惊喜是有心的,也是无关的。

  “放手,你叫错人了,我不是妍妍,我是王宝钏!”

  慕容妍用力地甩开他的手,冲口而出。

  王宝钏在薛平贵离开后苦等十八年,他让她等他,一等便是八年,让她觉得自己就是王宝钏。

  王宝钏是谁?

  霍昊阳飞快地在脑海里搜索着,他不认识。

  慕容妍甩开他的手后转身又想跑,他赶紧又拉住她,并且霸道地圈她入怀,搂紧她的身子,急急地说着:“妍妍,对不起。”

  “别叫我妍妍,我说了我不是妍妍,我是王宝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