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2 情敌终相见

012 情敌终相见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891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4

   慕容妍吼完之后,再一次用力地推开了霍昊阳,这一次她转身不是往外面跑,而是往办公大厦里面钻。

  她没有开车来上班,跑到外面去,就是街道,要是跑不过他,被他像刚才那样拉着她,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丢脸便丢到姥姥家了。虽然她行事很低调了,可是媒体们还是喜欢盯着她,外界的人都在谣传她和霍昊天是恋人,是未婚夫妻。如果让媒体知道她和霍昊阳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一定会放肆地报道,惹怒一干人。

  她不担心自己的名声受损,她是担心报社会死得很惨。

  她跑得飞快,好像后面有着一头饿虎正在追赶着她似的。

  霍昊阳没想到她是往回走,愣了十秒钟后马上追赶而来。

  “妍妍。”

  霍昊阳低叫着。

  内心里掩不住他的心慌。

  他其实很怕她生气的。儿时,他惹她生气了,他心里慌得要命,表面上还倔强地忍着,特别是那次他抢了她的蝴蝶结,她默默地流泪的样子,那情景,哪怕过了十几年了,他依旧记忆犹新。

  慕容妍钻进了电梯里,飞快地按上了电梯门,霍昊阳又晚了一步,气得他再一次低咒起来。

  一楼的职员都被两个人弄糊涂了,又把他们的好奇心都勾出来了。

  慕容妍是总裁的干女儿,是慕容总特助的宝贝女儿,是霍昊天太子爷最宝贝的女人,怎么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纠缠的?

  眼尖而长的职员可是看到霍昊阳搂慕容妍入怀的情景了。

  当下他们就惊得眼睛比铜铃还要大。

  霍昊天现在虽然仅是一名经理,可他的性子和其父一般阴晴难测,身上那股摄人的气息让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一分,他最宝贝的女人谁敢碰?那个男人居然敢强搂慕容妍入怀!而且他们还认出这个陌生男人就是和霍昊天一起回企业的陌生帅气又散发着冷冽气息的年轻男子。

  霍昊阳马上又钻进了总裁专用电梯,又惹来职员们的错愕。

  刚才霍昊天带着他进来的时候都是坐管理们的电梯。

  霍昊阳钻进电梯后马上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霍昊天,妍妍往回走,肯定是躲回办公室的,他需要霍昊天帮他拦截住妍妍。

  “怎样,被我说中了吧。”霍昊天已经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了,他舒服地向后一靠,然后来回转动着椅子,脸上有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看到妍妍疯一般跑出来,他就知道妍妍生气了。

  “这个时候,别惹怒我!”霍昊阳没好气地低吼着,已经满脸的黑线。

  霍昊天呵呵地笑着:“好,我不惹怒你,看在咱俩是兄弟的份上,我帮你拦住妍妍,你动作快一点。”

  “你怎么不让你家企业的电梯快一点。”

  “电梯速度是一样的,是你自己跑得慢了。你可别怨我家企业的电梯哈。”霍昊天摸了摸鼻子,戏谑着。

  知道他此刻就是幸灾乐祸,霍昊阳懒得再和他哆嗦下去,挂断了电话。

  他又打电话给慕容妍,电话通了,但没有人接。

  慕容妍把手机此刻还摆放在办公桌上,就算他打到手机爆炸了,慕容妍也接不到的。

  电话响了一分钟,霍昊阳无奈地挂断了。

  却说慕容妍再一次钻进电梯后,等电梯到了二楼,她就走出了电梯,然后改走楼梯。猜算到霍昊阳肯定会追来的,她才杀了一记回马枪。

  现在霍昊阳杀上三十二楼去了,她则赶紧从楼梯上走下来,匆匆地往外面走去。

  “妍妍,你怎么?”

  前台文员疑惑地看着她。

  “嘘——你们什么也别说哈。”慕容妍赶紧朝两位同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改用跑的,跑出了办公大厦,飞快地跑出了千寻集团,在外面拦了一辆计程车,钻进车内,吩咐着司机:“我要到第三工业区的锦华鞋厂。”

  计程司机不说话,发动引擎就把车开走了。

  坐在车内,慕容妍才晃过神来,顿时她心一揪,鼻子发酸,眼睛泛红,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靠在车椅背上,她想到了自己这几天来对霍昊阳的担心,想到自己等他等了八年,结果等回来的是他的捉弄。

  虽然他不像薛平贵那般带回来一个女人气她,不,谁知道他有没有带着一个女人回来。她等了八年也等得很苦的。八年呀,她从一个懵懂的少女等他,等成现在什么都懂的成年人了。八年呀,很长,不是八天,不是八个月,是八年,两千九百多个日子呀,有几个人愿意用八年时间去等一个人?

  她不怨他让她一等就是八年,可他也不该这样对她呀。

  他不知道她有多么的担心他,总担心他会出事,他倒好……

  不知不觉中,委屈的泪水顺着俏丽的脸颊滑了下来。

  慕容妍负气地抬手用手背拭着泪水。

  “小姐,你没事吧?”

  司机从车镜看到她在哭,好心地问着。

  慕容妍摇摇头,泪却落得更凶了。

  司机看到她不想说,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以为她是和男朋友吵架了,便劝慰着:“年轻人,难免会发生矛盾的,不管发生了什么矛盾,只要找到问题所在,就能迎刃而解的,不要生气,气坏了身体,受罪的还是自己呢。”

  “大叔,谢谢你。”

  慕容妍虽然没有告诉司机,她为什么哭,还是由衷地感谢司机的好心。

  她没有带手机,也身无分文,等会儿到了磊哥那里,只能让磊哥先替她付车费了。

  此刻,她也只能去磊哥那里才能暂时静一静了。

  回家,霍昊阳一定会找去的,霍家,更加不能去,在外面晃荡,估计也不用半个小时,他就能找到他了。她是不知道他势力如何,可昊天哥相当有势力,只要昊天哥一通电话,他还是会找到她的。

  也不是说锦华鞋厂就一定很安全,至少磊哥会护着她,不会让他轻易见得到她的。

  霍昊阳要是知道慕容妍在受了委屈的时候前往找宫磊,估计他要被酸醋淹死了。

  A市,宫氏财团。

  位于三十楼的总裁办公室里,宫亦一脸阴狠地看着手里的一沓相片,那些相片都是他的人暗中偷拍宫磊的。

  虽然宫磊现在有千寻集团护着,他不敢明里对宫磊怎么样,可他心底的恨意一天不消,他就一天不会放过宫磊。

  八年来,他暗中出手数次,都被宫磊躲过去了。

  后来他也消停了几年,想着等宫磊爬得更高了,真正功成名遂了,他再重重地出手,把宫磊打倒,让宫磊再也爬不起来,沦落成一无所有的人,才能消掉他心头的恨。

  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及心灵的宫亦,一味就想打击报复弟弟,从而忽略了他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有着兄弟之情的。

  宫磊和慕容妍的亲密,他的人也拍了下来。

  锐利的眼睛盯着相片中的两个人,阴鸷的眼神透出浓烈的嫉妒。

  真想不到他那个曾经什么都不懂的弟弟竟然运气那么好,能和慕容家的公主亲如兄妹,那位公主不仅在慕容家极有地位,就连在T市的第一名门霍家都相当的有身份。

  从相片里,他看出自己的弟弟对慕容妍动了情念。

  弟弟拥有的东西,他最想毁坏,以前就是暗中使手段让弟弟失去了数份工作。如果他能把慕容妍从弟弟的身边抢过来,那么弟弟一定会很痛苦很难过吗?

  想到这里,宫亦忽然冷笑起来。

  再一次细细地凝看着相片中的慕容妍,慕容妍给他的感觉不得绝色,不过也挺吸引人的,最让他觉得亮眼的是她的笑容,很自然,很温和,还有两个可爱的酒窝,算是个酒窝美人了。

  “铃铃铃……”

  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摸出手机一看是一个熟悉的号码,宫亦阴鸷的眼眸掠过了一抹温柔,但随即又恢复了阴鸷,按下接听键,他还看着那些相片,低冷地问着:“什么事?”

  “亦,我有点不舒服,你能来送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吗?”一道女音怯怯地传来。

  “怎么不舒服?”

  宫亦语气不像刚才那般冷,但还是很淡。

  “头有点晕,总想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能走吧?”

  “嗯。”女人的声音变得更怯了,好像很怕宫亦似的。

  “那就自己下楼坐计程车去医院,我现在没空。有什么事再打电话给我。”说完,他不给那个女人再说一句话就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切断通话之后,宫亦随手就把手机丢在办公桌上,将那些相片一一收了起来,然后重新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等到对方接听之后,低沉地吩咐着:“按计划行事。”

  “好!”

  一道冰冷的声音回答了他。

  阴冷的笑容随着这一道冰冷的回答而浮在了宫亦的脸上,让他显得有几分的狰狞。

  千寻集团。

  “该死的,妍妍竟然没有上来!”经理办公室里,霍昊阳一脸的黑线冲着霍昊天咆哮着,他又急又慌,他重新跑上楼来,却发现慕容妍竟然没有上来。

  “昊阳呀,你堂堂烈焰门的少主,注意点形象好不好,别在我办公室里咆哮,我的员工们还以为我抢了你的女人呢,哦,不是,应该是他们误以为你抢了我的女人。”霍昊天坐在沙发上,慵懒地对着一脸黑线的霍昊阳说道。

  形象?

  霍昊阳的脸更黑了,妍妍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他此刻心慌至极,哪管形象呀?形象能让妍妍出来吗?

  此刻他悔得肠子都青了,都是他的错,不该这般给她惊喜,让她一气之下就跑了。八年不见,他想着见了面就好好地搂她一搂,吻她一吻,最好就能滚滚床单的,结果……

  都是他的错呀。

  “大哥,你的幸灾乐祸能收起来吗?妍妍此刻会在哪里?”霍昊阳忽然逼到了霍昊天的面前,黑脸差点就要贴到了霍昊天的笑脸上。他现在都心慌至极了,他这个老表竟然还在幸灾乐祸。十八年不见,他发觉他一点都不了解这个老表了。

  可老表身上的摄人气息依旧让他敬畏呀。他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敬畏霍昊天。

  霍昊天一手就推开了他逼过来的俊脸,呵呵地笑着,那抹幸灾乐祸的意味太过浓烈,浓烈到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闪烁着俊目,说着:“你不是烈焰门的少主吗?你让你的人一查不就知道了。据我爹地所说,你们烈焰门打探消息可是一流的。你问我妍妍此刻在哪里,我又不是妍妍的影子,我怎么她在哪里呀。”

  其实霍昊天猜得到慕容妍此刻会去哪里,不过他不打算太快帮表弟,谁叫表弟让妍妍等了八年,而且又那般的可恶,一个星期都不接妍妍的电话,妍妍有权利生气。他嘛,要是不帮妍妍整一整这个儿时老喜欢欺负妍妍的表弟,他就不配当妍妍的大哥了。

  他呀,是帮理不帮亲了。

  霍昊阳很想一手就撕掉他脸上的那抹笑容,他早就让自己的人帮他查探慕容妍此刻会去哪里了,可他的人查起来铁定没有霍昊天快,霍昊天现在虽然不显山不露水的,暗地里可是收卖了不少人的心,暗地里为他卖命呢。

  还有,他直觉霍昊天是知道慕容妍会去哪里的,偏偏霍昊天一脸的欠扁,不肯主动告诉他。

  “大哥!”霍昊阳再一次逼近前来,他抬手指着自己的眼睛,有点无奈地对霍昊天说道:“你看看我的眼睛。”

  霍昊天笑着再一次推开了他,应着:“我知道你满眼都是黑眼圈。”

  “你知道为什么不帮我,还要隐瞒妍妍的去向。”要不是看在一场兄弟的份上,霍昊阳真想把眼前这个妖孽揪起来暴打一顿。

  霍昊天故意唉声叹气,然后想了想,说道:“好吧,看在你确实忙,忙到连睡觉的时间都少,满眼的黑眼圈影响你俊容的情况下,就好心地替你指点指点哈。慕容家,妍妍此刻肯定不会回去的,我家嘛,更不必说了。她没有开车,手机和手袋都没有带,身无分文之下她会去哪里?大街上人太多,容易曝露行踪,能让她有丁点放心去投靠,借地方安静一下的人会是谁?不悔,以你的聪明才智,要是连这一点都想不明白,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想着妍妍了,放手让她另寻幸福哈。例如,跟着我绝对会无忧无虑的……你别把我领带扯断了,这可是妍妍领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孝敬我的。呀,你这个人,是强盗吗?要抢就抢钱,干嘛抢我的领带呀。”

  说到最后,霍昊天是在抱怨了。

  霍昊阳懒得管他是谁,三几下就强行扯下了他的领带,然后又把自己的领带扯了下来,用力地扔到霍昊天的身上,黑着俊脸低吼着:“别打妍妍的主意,是兄弟的就别打妍妍的主意。”然后厚着脸皮把霍昊天的领带系到自己的衣领下去了。

  妍妍送的,当然给他戴才行。

  “唉,有黑血就是霸道。”霍昊天故意调侃着。他话里的黑血是指烈焰门是涉黑组织,有时候会干一些偷抢之事。

  “车锁匙给我。”霍昊阳伸手到霍昊天的面前,命令着。

  霍昊天一边摸出自己的车锁匙,一边笑着:“猜到了?”

  “废话!”没猜到会向他要车锁匙吗?

  “不悔呀,我觉得你表面看上去成熟沉稳,实际上还是躁得很呢。”霍昊天懒洋洋地把车锁匙掏了出来,在霍昊阳的面前晃了晃,气得霍昊阳真想一拳挥向他的俊颜。

  抢过车锁匙,霍昊阳扭头就走。

  “如果有一天你也深深地爱上一个女人,你就会理解我此刻的心情了。”能让他变得急躁的人只有他的妍妍,霍昊天这个家伙不懂得爱为何物,又怎么可能理解得到他此刻的心情。

  “我的车,没多少油了,记得帮我加满油哈。”霍昊天欠扁地冲着他的背影吐出一句话来。

  等到霍昊阳离开之后,霍昊天才摸了摸鼻子,低笑着:“被爱情牵着鼻子走,我可不想,所以呀,我不会有你这样的一天的。”

  T市第三工业区离热闹的市中心很远,自己开车都要四十分钟的车程。

  慕容妍坐着计程车刚刚才到达锦华鞋厂,因为她身上没有钱,她只得歉意地让司机等她,她让宫磊替她付钱,司机迟疑了片刻,最后只能选择相信她。

  慕容妍走到保安室里和值班保安打了一声招呼,就进去了。

  她来过数次这间子企业,保安们都认得她。

  宫磊并不在企业里,他去见客了。

  慕容妍只得向他的秘书借了钱付了车费。

  宫磊不在企业,慕容妍便独自坐在宫磊的办公室里,秘书知道她和宫磊的关系,也没有阻止她,只是偷偷地打了电话给宫磊。

  宫磊接到秘书的电话,得知慕容妍前来找他,还没有钱付车费,他马上意识到慕容妍出了事情,否则她不会在上班时间跑来找他的。他顾不得客户还没有来,马上就往厂里赶回来,在回来的路上才打电话给他要见的客户,向客户道歉。

  客户有点生气,不过想到和锦华合作就等于是和千寻集团合作,才大度地不计较他的失约。

  “妍妍,怎么了?”宫磊像一阵风一般撞开了办公室大门,急匆匆地走进来,担心而急切地问着。

  慕容妍独自坐在沙发上,还在想着事情,听到熟悉的声音,她再一次鼻子一酸,宫磊刚在她的身边坐下,她就伏在宫磊的肩膀上委屈地哭了起来。

  宫磊认识她八年,不曾看到她落泪,此刻看到她委屈地哭着,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他一边轻拍着她的肩膀,一边低沉地问着:“妍妍,告诉磊哥,谁欺负你了?是不是霍昊天?”宫磊对霍昊天很尊重,但如果霍昊天欺负妍妍的话,他一样会找霍昊天替妍妍讨还公道的。

  慕容妍什么都不说,只是摇头。

  宫磊无奈,只得搂着她的肩膀,任她放肆地哭。

  一会儿之后,慕容妍的心情总算平静下来了。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离开了宫磊的肩膀,不好意思地说着:“磊哥,对不起,刚才借你的肩膀靠了靠。”

  宫磊爱怜地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说着:“如果你愿意,磊哥可以让你靠一辈子。”

  慕容妍拭去自己的泪水,没有把宫磊那一句饱含着深情的话听进耳里去。

  她开始静心地想着霍昊阳。

  他不接她的电话,不回她的信息,是不是很忙?或许他不是有心的。

  可她就这样疯子一般跑了,连说明的机会都不给他,会不会武断了一点儿?

  是,第一眼看到霍昊阳的时候,她的确很生气。自己等了他八年,他却不接她的电话,不给她回信息,忽然间又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觉得自己被他戏弄了,只想躲开他,不想理他,她不是小时候的慕容妍了,任由他欺负戏弄。可现在想想,她又觉得自己的反应似乎太过激烈了。

  “妍妍,能告诉磊哥,发生了什么事吗?”宫磊温和地再一次问着。

  不知道她为什么委屈地哭,他的心总是揪着的。

  在他的眼里,她是个乐观的女孩。

  一直都笑容满面,和善可爱的人,忽然间哭泣,怎么不让人揪心?

  “不悔回来了,他有一个星期不接我的电话,不回我的信息,却忽然回来了,我等了他八年,结果……我觉得自己很委屈,觉得他很可恶,觉得他在戏弄我,虽然也有很大的惊喜,可他这样子对我,我很生气,忍不住就……磊哥,现在的我,不是爱哭的人。”

  不悔?

  不悔不就是霍昊阳吗?

  在妍妍心里异性首位者。

  他回来了?

  他以前一直在哪里?

  听说他是霍家小姐的儿子,曾经在霍家养了五年的,后来找回生父就随父母离开了中国,一走便是十八年,要不是他知道妍妍和霍昊阳老是通电话,他还以为霍昊阳这个人物早已经不存在了呢。现在他忽然回来了,是为了妍妍而回吗?

  妍妍最在乎的异性回来了,刚才妍妍还说等了霍昊阳八年,那不是说妍妍真的爱霍昊阳?那他……

  宫磊的心马上刺痛起来。

  看着虽然平复了心情,但眼睛还有点红的慕容妍,他很想把她抓入怀里,告诉她,他也爱她,如果霍昊阳给不了她的幸福,只会戏弄她的话,她能给他一个机会吗?他一定会倾尽一生去爱她的!

  “妍妍,这种人不值得你等待,他分明就是在戏弄你,说什么惊喜,是惊吓还差不多。你在这里担心他会出什么事,他倒好,闷声闷气就回来了,也不跟你说一声,接一个电话,回一条信息需要多长时间?他是故意那样的,不要原谅他,这种男人,最好不要再等下去,浪费你的青春。”宫磊带着酸意又带着损意的话一连串地吐了出来。

  对付情敌,有多损就要多损。

  他守了八年的女人,凭什么就让霍昊阳夺去?更该死的是霍昊阳竟然让妍妍等他八年,人生能有多少个八年?等了八年还不算,还要这般戏弄妍妍,宫磊此刻在心里就把霍昊阳骂了十八遍。

  妍妍是他的宝贝,他从来都舍不得伤害她半分,疼她的心一点也不比霍昊天少,霍昊阳敢戏弄妍妍,辜负妍妍,就该被他骂。

  “磊哥,他可能真的很忙吧,他的身份……”慕容妍没有再说下去,霍昊阳是烈焰门的少主,这个身份不能随便让人知道,就算宫磊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她也不能告诉宫磊。听到宫磊非常不客气地指责着霍昊阳,她又听着不舒服。

  “妍妍,你还帮着他,说不定他都带了一个外国妞回来了呢。否则他怎么连续一个星期不接你的电话,说不定是心虚,怕面对你,才会那样的。”

  霍昊阳呀霍昊阳,你一个似有心又无心的惊喜就让你的情敌抓到了损你的机会,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会,我绝对相信他不会负我的!”慕容妍反应很强烈,绝对相信霍昊阳对爱情的忠贞。

  宫磊脸色微变,他想不到慕容妍对霍昊阳是那般的信任。

  看来,他想打败霍昊阳,夺得妍妍,很困难呀。

  “磊哥,我没事了,我也想通了,也看开了,刚才是我反应过度了,我现在回去,我和不悔有八年不曾见面了,我愿意给他机会说明为什么。”慕容妍站起来,冲宫磊歉意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就走。

  宫磊脸色再度变了变,他知道慕容妍的性格,脾气来得快,去得快,天大的事情,她都很快就看开的。

  想趁机损死情敌都不行,郁闷!

  “妍妍,我送你吧。”

  宫磊不再在刚才那个话题上纠结下去,再纠葛不休,就会露出破绽反而损了自己在妍妍心里的形象。他跟着站起来,随着慕容妍往外走。

  慕容妍没有拒绝。

  经过秘书台的时候,她忽然停下脚步把宫磊扯到一边去,小声地说着:“磊哥,我身上没有带钱,刚才我向你的秘书借了钱,你先帮我还给她好吗?晚上回家了,我再带给你。”

  宫磊宠溺地笑了起来,应着:“好,我帮你还给她,多少?你也不用还给我了,咱们还客气什么呀,都是一家人。”

  慕容妍朝他伸出了五个手指头,宫磊便替她还了五百元给秘书,然后拉着她走进了电梯。

  宫磊载着慕容妍才开出工厂门口,霍昊阳杀到了。

  “妍妍!”看到慕容妍果真来找宫磊,还坐在宫磊的车内,霍昊阳马上停车,打开车门钻出来就拦下了宫磊的车,拍着副驾驶座的车窗,冲着坐在里面的妍妍叫道。

  慕容妍没想到他会找到这里来,连忙下了车。

  “不悔,刚才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霍昊阳已经急切地把她带入了怀里,发着狠劲地搂着她。

  宫磊一下车就是看到这一幕,顿时他就神伤起来,又掩不住满腹的酸意。

  “妍妍什么都别说,对不起,是我的错。”搂了她一会儿,霍昊阳才松开了手,拉起她,温柔而深情地说着:“大家回去再说好吗?”

  慕容妍点点头,他们八年没有见面,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了。

  至于刚才的事情,她可以当成是一段插曲。

  霍昊阳拉着她向自己的车走去。

  宫磊追上前数步,叫着:“妍妍,你忘记……”

  “轰!”

  一声巨响在他们的身后响了起来。

  宫磊那辆宝马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自燃了,火势非常大,瞬间就让整辆车都陷于火海之中了。

  霍昊阳脸色巨变,下意识地搂慕容妍入怀,搂着她的手有着些微的颤抖。

  宫磊的脸色并没有比霍昊阳好看多少,他错愕地看着自己那辆正被烈火焚烧着的车,脸色慢慢地变黑又变青,身体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保安们马上拿来了配备在保安室的灭火器替他灭火,可是等到火被灭后,他的车已经烧残了。

  如果霍昊阳不来,那么宫磊和慕容妍都会葬身于火海。

  如果慕容妍不是想通了,不下车的话,那么他们依旧会被大火吞灭。

  如果……

  三个人都不敢往下想。

  刚刚死神已经向他们伸出了黑手呀。

  “你的车买了多长时间?”霍昊阳凝起了俊脸,搂着还在颤抖,脸色变得煞白的慕容妍,低冷地问着宫磊。

  “才一年时间。”

  宫磊的脸也凝了起来,眼眸深处浮起了痛意。

  宝马是名车,又是新买的,而且他经常保养,是不会无缘无故就自燃起火的,肯定是有人在他的车上做了什么手脚想置他于死地。

  恨不得他死的,或者想让他被大火烧死残废的,只有一个人,便是和他血脉相连的大哥宫亦!

  宫亦想烧的人是他,如果不是慕容妍忽然到来,他就会在见了客户后独自开车回来,然后……

  宫磊心里忽然涌起了恨意,大哥这么多年来对他的小动作,加害什么的,他都可以不去计较,如果能让大哥觉得心里好受的,就算大哥真的取了他的性命,他也不会怪大哥的,可是大哥不该在他的车上动手脚,这样会牵扯到妍妍,他不准任何人伤害妍妍一根毛发!

  以前,宫磊从来不想反攻大哥,可刚刚在生死边缘上徘徊回,他想反攻大哥了,因为他不反攻,早有一天会连累到他最爱的妍妍!

  “一年时间,宝马怎么可能自燃,你得罪了什么人?你的车肯定被人做了手脚!”霍昊阳阴冷地说着。

  那个人真够阴狠的。

  在车上做手脚,就算起火了,也很容易被表面掩去阴谋,大家肯定会以为是车的问题引起自燃的。

  宝巴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名车了,又是才购买一年的,如果购买一年就会发生自燃,那么宝马以后也不用再生产了。

  这分明就是被人做了手脚的。

  这事,与他无关,但牵上了他的妍妍,就和他有关了。

  不管对方是否算进了妍妍,刚才妍妍差点就葬身于火海,仅这一点就足够惹怒他!

  宫磊不答话。

  慕容妍看看宫磊,她猜到了是谁。

  霍昊阳马上掏出手机来,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出去。

  他要彻查这件事。

  宫磊住在慕容家,他无法保证慕容妍以后都不坐宫磊的车,这种事情,他不允许再发生第二次。还有一点,如果对付宫磊的人也把慕容妍算进去了,这一次对方的阴谋失败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他霍昊阳的女人,他要是护不到周全,他就不配拥有妍妍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听到霍昊阳打了好几通电话出去,都是吩咐人彻查此事的,宫磊猜到霍昊阳肯定有着一定的势力,才刚回国就能让那么多人为他办事,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再看到霍昊阳就像霍昊天那般俊美,尊贵又散发着摄人的气息,他心里就忍不住酸着,冷冷地甩出了一句话。

  霍昊阳冷冷地厉了他一眼,冷冷地说着:“如果不是牵连到妍妍,你死在街头,我也不管!”

  说完,他拉着妍妍转身回到他的车前,拉开车门把妍妍送塞进车内,他自己也钻进车内,准备开车离去。

  霍昊阳的冷冽,倨傲让宫磊哑口无言。

  两个情敌初次见面,便已经剑拔弩张。

  “别再戏弄妍妍,否则我不会放过你!”暂时处于劣势的宫磊跨上前几大步,立于霍昊阳的车窗外,沉冷地警告着。

  霍昊阳黑着俊脸摇下车窗,强调着:“我没有戏弄妍妍!等会儿我自会向妍妍说明,不需要你多事!”说完摇上了车窗,发动引擎,咻一下,就把车开走了,连慕容妍想和宫磊说话的机会都不再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