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3 真正的初吻

013 真正的初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225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5

   霍昊阳载着慕容妍离开了锦华鞋厂,在宫磊的车忽然发生自燃,极有可能是别人在宫磊的车上做了手脚的情况下,慕容妍其实是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宫磊的身边的,不过霍昊阳一分钟都不想让她留下,她只能在离开前投给宫磊一个歉意的眼神。

  宫磊虽然心里泛酸,接收到慕容妍投来的歉意眼神,他又不得不像一个大度的兄长那般用眼神告诉慕容妍,他没事。

  郊外,无名庄园。

  这是黑帝斯来中国的住所,这么多年来一直由霍家人兼由打理。虽然历经十几年,但无名庄园并没有半点凋零之景,园中的树木从以前的小树长成了大树,整个庄园到处可见树木,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

  进了庄园,霍昊阳把车停在庄园内的露天停车场里。

  “少主,你回来了。”

  已经先一步回到庄园的鲁顺英听到汽车的声响后从屋里迎了出来。

  慕容妍听到声音,扭头就看向车外,看到一名高佻的绝色美女,满脸恭敬兼柔情地看着霍昊阳,顿时她心一揪,霍昊阳身边有女人?

  像是看透她的心思似的,霍昊阳温和地拉起她的手,视线如炬灼视着她,低沉带着说明地说着:“我的贴身女保镖,你也认识的,算是你的一位故人。”

  慕容妍微愣,他的保镖是女的?她的故人?

  顺英姐?

  慕容妍马上打开了车门,钻出车外,站到了鲁顺英的面前,笑着叫道:“顺英姐,是你吗?八年不见,顺英姐更加美艳动人,如同高空中的太阳那般,光芒四射,让人羡慕呀。”她比顺英矮了一点儿,说话时略仰着头。

  鲁顺英只是淡冷地睨了她一眼,淡冷地说着:“八年不见,你倒是嘴巴更甜了。”羡慕?这个词从慕容妍嘴里说出来,她只觉得讽刺,该羡慕的人是她!

  就算她长得再美艳动人,少主的眼里心里都没有她。

  都是从小便认识的,待遇却差了千百倍。

  “少主,外面的太阳烈,快进屋里吧。”鲁顺英面对霍昊阳的时候又是一副毕恭毕敬的,虽然绷着的脸没有笑容,可是眼尖的人还是能从她的眼底看到她对霍昊阳的温柔。

  “妍妍,进屋里再说。”霍昊阳并没有回应鲁顺英,偏头温和地看着慕容妍,然后拉起慕容妍的手,拉着她就往屋里走去。

  鲁顺英面无表情,眼里掠过一抹痛苦。

  转身,她也跟着往屋里而入。

  “顺英,你守在外面,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鲁顺英才走了两步,霍昊阳沉沉的带着不可抗拒的声音传来,鲁顺英生生地止住了脚步,更加的面无表情了。

  “是!”

  一个字从她的牙缝里迸出来。

  她跟在少主身边也有两年了,因为是贴身保镖,这两年来她和少主算得上是朝夕相处,虽然少主经过魔鬼式的训练后,生活上什么都能自理,在她来到少主的身边后,她就抢着照顾少主。她刚柔兼济,能力非凡,她以为少主会改变对她的看法及感情的。

  没想到……

  只要慕容妍活在这个世上,那么她就永远得不到少主的注意!

  得不到少主的垂青,她就不能打破黑家家规以门中之人的身份嫁给少主!

  八年前,鲁顺英是放心地把霍昊阳交给了慕容妍,可是在这八年来,她费尽心思爬到了霍昊阳的身边,对霍昊阳的爱又无法真正放下,她时刻都在幻想着霍昊阳会爱上她。

  现在,在她的心里,她是非常不喜欢慕容妍,不待见慕容妍的,可是霍昊阳一回国,除了去一趟霍家之外,就马上去找了慕容妍。

  残酷的现实让鲁顺英非常不甘心,但她也只能深深地埋在心里,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少主和八年前不一样了,惹怒了少主,少主会亲手掐死她的!

  “头,那个女孩子是谁?”

  一名年轻的黑衣保镖有点好奇地问着鲁顺英,乌黑的眼眸里有着对鲁顺英的爱慕。美人呀,哪个男人不喜欢?跟着霍昊阳的那些人,年纪轻的,都对鲁顺英有着一点儿小心思,谁都想讨好她,想让她对自己青睬。

  鲁顺英冷冷地扫了自己的手下一眼,冷冷地说着:“少主的事情,别打听!”

  那男子神色一整,马上严肃地应着:“是。”

  鲁顺英不再理他,大步地离开。

  霍昊阳拉着慕容妍走进了屋里,慕容妍还来不及打量这里的环境,霍昊阳已经把她推压在沙发上,他用自己全身的重量抵压住她的身体,两个人紧密贴合在一起。

  “不悔。”慕容妍想推开他,他马上用双手捉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的双手定在她的身侧。

  “妍妍。”不悔低沉地叫着,灼热的气息喷在她俏丽染上了两朵红晕的脸上,深深的眸子定定地凝视着她,用眼神代替了手,在她的脸上来回巡抚着,恨不得把她吞进肚里去。

  慕容妍仰眸看着他,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他两眼都是黑眼圈,一副严重睡眠不足的样子。她拢了拢秀气的眉,随即问着:“你的黑眼圈很严重。”

  他忙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她不了解烈焰门,不知道身为少主的他要做什么事,她仅是从八年前的那两个月相处中可以猜到身为少主的他一定不会轻松。

  可她没想到他会忙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那么俊美的五官,有着那般明显的黑眼圈,虽然他看起来很有精神,其实细看之下,他的眼眸深处有着浓浓的倦意。他应该是刚刚忙完什么事情就赶来中国了。

  费力地挣脱他的大手,慕容妍心疼地抬起了手,修长白净而柔软的小手抚上他的眼睛,越发觉得自己刚见到他的时候,反应太激烈了。

  她都没有注意到他那般的劳累。

  她竟然还怪他突然出现。

  她竟然还怨他不接她的电话,不回她的信息。

  “不悔,对不起。”

  慕容妍心疼地道着歉。

  霍昊阳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事,他爱怜地捉住了她的手,把她的手自自己的脸上拉了下来,爱怜而又带着歉意地说着:“妍妍,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不该不接你的电话,不回你的信息,都是我不好,还害你等了我八年,我不是有意让你等那么久的,我……”

  慕容妍抽出被他拉着的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再自责下去。

  她不怪他!

  只要他不曾负她,就算真让她像王宝钏那般等十八年,她也愿意的。

  “大家别再说道歉的话了,那段小插曲就让大家都忘记,当它不曾发生过,好吗?”

  霍昊阳点头,柔情把他的心填得满满的。

  他略松开身子,把她搂入了怀里。

  慕容妍双手搂着他的腰肢,两个人静静地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情。

  屋外,某个角落里,鲁顺英拿着一副小望远镜透过敞开的窗,看着屋里的一切,她的目标是那对正在相拥的男女。

  看到两个人之间的互动,鲁顺英的心就像被刀割了一般痛,拿着望远镜的手都忍不住发着狠劲捏着望远镜。

  她知道偷窥不好,更知道偷窥少主不好,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现在二十三岁的她,自制力已经很好的了,但看到自己打小就喜欢上,少年时代就爱上的男人拥着另外一个女人时,再好的自制力都在瞬间被瓦解。

  可她什么都不能做!

  她不敢堂而皇之地走进大厅里,当电灯泡。

  那主屋,对她来说就是禁区,自小,她就被拦在主屋之外。

  就算现在她能进去了,她还是觉得自己其实不曾真正进去过。

  霍昊阳似乎察觉到什么,他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窗外,吓得鲁顺英赶紧一闪,迅速离开。

  霍昊阳的眼里飞快地掠过了一抹凌厉,一闪而逝。

  “妍妍。”霍昊阳把怀里的可人儿略略地推离了自己的怀抱,低首,深深地看着她,低沉地说着:“以后离宫磊远一点!”宫磊对她有情!

  霍昊天给他分析过的话,他都放在心上。

  他担心,非常的担心。

  宫磊陪了妍妍八年,而自己却让妍妍等了八年,此刻妍妍是在他的怀里,他还是觉得不真实,不能真正放下心来。

  他害怕在妍妍的心里,宫磊同样重要。

  “他是我大哥,和昊天哥一样的。”聪明的慕容妍从他低沉的语气里听到浓烈的酸味,不禁轻轻地笑着:“不悔,你别吃磊哥的醋。乱吃飞醋,会酸死你自己的。”

  霍昊阳凝睇着她,她这般聪明,难道真的看不出来宫磊爱她吗?

  “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刚才的事,如果……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害怕。”想到那车忽然自燃,霍昊阳马上又搂紧了她,掩不住内心的害怕。

  慕容妍不出声了。

  “妍妍。”

  霍昊阳忽然挑高了她的下巴,眼神变得异常灼热,如同一团团的烈火,很想把慕容妍烧成灰烬吞进肚里去和他融成一体。

  他哑然的叫唤很动听,也很撩人,听着总有一种会醉的感觉。

  慕容妍被他这样叫了一声,就忍不住脸泛红晕,让俏丽的脸艳如桃花,明亮的大眼泛着妩媚,泛着羞赧,嫣红的两片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发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像被孙悟空定了魂似的,被动地和他对视。

  霍昊阳的头颅越来越低。

  慕容妍只觉得眼前的黑影越来越浓,她眼里的羞赧更深了,知道霍昊阳想做什么,她没有躲闪,任黑影把她罩住。

  霍昊阳瞄准她的红唇,慢慢地,温柔地覆上了她的唇。

  四唇相触,一股强劲的电流划过两个人的全身。

  四五岁的时候,他们的“初吻”很惨烈,那算不上吻,只能说是咬,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也体会不到吻的美妙。

  十五岁那年,他们的意外相触,仅是相触,彼此之间只觉得对方的唇很柔软。他觉得她的唇软而散发着处子的芬芳,她觉得他的唇软而散发着刚阳之气夹着淡淡的青草味道。

  这一次,才是他们真正的“初吻”。

  霍昊阳轻吻了她两下,然后略略地拉开了距离,看到她满脸羞红,大眼瞪得更加大,呆呆地看着他,他忍不住低笑着:“傻丫头,闭上眼睛。”

  慕容妍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用心感受。”

  他低哑地再说了一声,然后再一次吻上她的唇。

  这一次,他是霸道的。

  他的唇攫住她的,霸道地含着,吮吻,啃咬,尽情地,霸道地掠夺着。

  八年前,他就想狠狠地吻她一次了,要不是当年他们年纪太轻,他怕吓着她,他也不会忍到现在。

  八年后的今天,他总算如愿了。

  占据他整颗心的儿时冤家,是他今生的最爱。

  灵活的舌如同蛇一般,滑进了她的甜蜜领地,那未被人采撷过的地方带给他从未有过的香甜,勾动着他那颗不安份的心,他想渴求更多。卷住她有点无措的丁香小舌,他的攻势改为温柔,身体的重量再一次把她压在沙发的椅背上,让她的头仰靠在椅背,方便他吻得更深。

  缠缠绵绵,绵绵缠缠。

  彼此双方都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

  慕容妍觉得自己全身都麻了,整个脑袋都空了,完全不会思考,只知道由唇上传来的快感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晕晕的,难以喘息……

  “傻丫头,接吻的时候,要用鼻子透气哦。”察觉到她快要窒息而晕了,霍昊阳移开了唇,低哑地在她的耳边挪揄着。

  慕容妍的脸如同火烧云。

  这家伙真可恶。

  她第一次接吻嘛。

  他吻得又那么霸道,那般的饥渴,她沉浸在他深情霸道的深吻之中,一时之间就忘记了喘气,汗,想想也真够丢脸的了。

  重重地喘息了一会儿后,慕容妍忽然一翻身,就把霍昊阳推压在沙发椅背上,她的眼里跳跃着一抹大胆,霍昊阳则充满期待地看着她。

  八年不见,一吻难解相思。

  如果她主动吻他,他会很高兴的。

  “妍妍。”霍昊阳的声音变得更加的低沉动听而富有磁性,仅是声音就能勾走女人的魂了。

  “我……”慕容妍不知道该说什么,在不知道说什么的情况下,她大胆地凑近自己的脸,然后有点笨掘地吻上他的唇。

  等了他八年,别以为一吻就能偿还!

  呃!

  这样想着,好像她想吃了他似的。

  两个人又一次缠吻起来。

  “妍妍,我爱你。”

  不知道第几次缠吻之后,霍昊阳深情地说着。

  慕容妍窝在他的怀里,微微地喘着气,她的唇肿胀,吻了这么多次,不肿才怪呢。听到他深情的倾诉,她忽然觉得自己等了八年有所值了。

  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搂着他的熊腰。

  屋外,太阳烈如火,万丈阳光铺洒而下,热浪一波接着一波袭来。

  但有些人却觉得透体发寒,心如刀剜。

  鲁顺英再一次放下了望远镜,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着两行清泪。

  抬手,她狠狠地擦去了泪水,不哭!

  她早知道是这个结果!

  她还哭什么?

  八年前,她就知道少主爱的人是慕容妍了,她早该死心,早该放下,早该认命的呀。

  “头,你在看什么?还拿着望远镜。”刚才那名年轻的黑衣保镖忽然又出现在鲁顺英的身边。

  鲁顺英脸上的神伤一敛,冷冷地应着;“我在看太阳。”

  那男子仰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刺眼的光线马上让他眯起了眼睛,随即他连忙低首,顿觉得眼前有一瞬间变得阴黑阴黑的,片刻后才恢复了正常。他想说什么,发现鲁顺英已经走了。

  他摸摸头,又从窗口往大厅里看,什么都看不到,不禁嘀咕着:“头到底在看什么?”

  ……

  A市,宫氏财团。

  “啪!”的一声,宫亦把自己的手机重重地摆放在办公桌子上,力度之大差点没有把他的手机拍成两半。

  端正的脸上全是气恨!

  该死的!

  宫磊的运气竟然那般的好!

  又一次让宫磊躲过了死神的黑手!

  满以为这一次不把宫磊烧死也能把宫磊烧得毁容,让宫磊痛苦一生,他也觉得大快人心,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慕容妍忽然跑去找宫磊,扯上了慕容妍是意外,可却因为慕容妍而让宫磊躲过了他这一次的谋害。

  刚刚接到自己的人打来的报告电话,他只觉得满腔都是嫉恨。

  此刻的他,掌控了整个宫氏财团,就算多年前自己无情地赶走了同父异母的亲弟弟,不过知道宫家秘史的人,都没有怎么指责他,只是说他的后母遭受到报应了,报应不在后母身上而在宫磊的身上。

  破坏人家庭,夺人丈夫的女人,就算被扶正了,依旧得不到别人的真正谅解的。所以宫磊被赶出家门,在A市,没有人替宫磊说过一句公道话。

  因为宫氏财团也让宫亦成为A市的风云人物,翻手为云,覆手就为雨。出入都有人跟随着,前呼后拥的,风光无限。可他还是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半点幸福可言,因为他的恨意还没有消,特别是这几年看到宫磊的成功,他的恨非但不消反而加深了。

  他觉得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毁人家庭女人的儿子怎么能那般的幸运?

  被慕容家收留,还陪着慕容家的公主成长,成为慕容家举足轻重的人物,事业上又是千寻集团的新锐管理,因为宫磊成了千寻集团的人,畏惧于千寻集团的强大,以及霍东铭的雷霆手段,他不敢明里出招毁宫磊的事业。

  每每看到宫磊意气风发的照片,他就恨不得撕了宫磊。

  曾经的兄弟之情,早被他丢到太平洋去了。

  “铃铃铃……”

  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宫亦阴着脸抄起手机,看也不看来电显示就按下了接听键,阴沉地问着:“什么事?”

  没有回音。

  宫亦的脸更阴更黑了,他再一次问着:“谁?”

  “亦。”怯怯的女音传来。

  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宫亦的眉眼有一瞬间是变得温柔的,但随即他又阴冷地问着:“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以后在我忙的时候别打电话给我。”

  “我没有生病,我怀孕了。”那个女人急切地说着,生怕再迟一点,他就会切断通话似的。她并不想打扰他,可孩子是他的,她觉得有必要告诉他。

  跟在他身后多年,好不容易有了孩子,虽然他不曾给过她任何承诺,也不曾公开过他们的关系,可她爱他,就算她也怕他,这个孩子,她想生下来,行吗?

  她知道,他对她也是有感情的,只是他的感情埋得很深。

  因为她配不上他。

  他是宫氏财团的当家总裁,高高在上。

  她仅是孤儿,还是多年前被他救回家里养着的孤儿,在宫家,她形同佣人,地位低下又尴尬呀。

  宫亦愣了愣,有一瞬间,他的内心是狂喜的。

  她有了他的孩子!

  他要当爸了。

  可是仅是一瞬间,他就恢复了冷淡,冷冷地地说着:“你身上带了多少钱?如果钱够的话,马上把孩子打掉!”

  “亦,这孩子是你的!”

  那个女人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我不需要你替我生孩子,认清你自己的身份。”说完,宫亦狠心地挂了电话。

  丝毫不管自己的冷漠会重重地伤害到那个柔美娇弱的小女人。

  他还有他的计划,他想夺取慕容妍!

  所以那个她,必须隐起来,不能生下他的孩子!

  无名庄园。

  “不悔,你离开了基地后,灰灰它们怎么办?”

  缠吻到双方都觉得嘴麻了,两个人才窝坐在沙发上,细细地诉说着告别后的相思之苦。

  平时他们也会煲电话粥,说着缠缠绵绵的情话,感受着彼此的关心,见了面后,他们才发觉电话里说一千句都比不上见面后说一句。

  解开她的发夹,抚着她柔顺的长发,她的秀发还像当年一般让他爱不释手。听到她的询问,昊阳低低地说着,话里有几分的无奈:“灰灰,我把它送到深山野林去了,让它回归大自然。小白和蛛蛛,留在了基地里。它们不同于灰灰,那些老头子是不会伤害他们的。”

  陪了他多年的宠物,他也很舍不得的。

  可是离开基地后,他就等于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他不可能带着灰灰它们回到他的现实世界里,那会吓坏很多人的。

  送灰灰走的时候,他差点都要落泪了。

  灰灰是从一个蛇蛋开始被他养成一条大蟒蛇的,陪着他,护着他,因为有它,他才能成功地驾驭那几个老头子。内心的不舍可想而知,灰灰也不舍,盘在他的面前,一直不肯离开,哪怕送它到了深山老林里,它也不动。直到他狠心地捡了树枝抽打它,它才痛苦地转身滚入了丛草之中。

  “它们都会生活得很好的,别担心。”慕容妍知道他不舍,她体贴地握住他的手,安慰着他。

  环着她的肩,他不说话。

  这么多年了,他也不曾去找过灰灰,他怕找到了灰灰,旧情重燃又得再一次面对分离的痛苦。

  “饿了吗?”片刻后,霍昊阳爱怜地问着。

  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中午。

  “嗯。啊,我忘记了。”

  慕容妍忽然叫了起来,吓了霍昊阳一跳,马上紧张地问着:“怎么了?你忘记了什么?”

  “我忘记请假了呀,一看到你,我转身就跑了,都忘记了我正在上班呢,上班时间跑离了企业,还忘记带手机,都没有打电话给昊天哥请假。”慕容妍说得一脸的焦急。

  在千寻集团里,她仅是小助理一名呀,要不是霍昊天罩着,她什么特殊都享受不到。现在倒好了,上班时间她就这样跑出来了,昊天哥想罩她也会罩不过去了吧,这算是无故旷工吧。

  霍昊阳失笑起来,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件事。

  “我现在打电话给大哥,替你请假。”

  霍昊阳掏出手机来,正想打电话,他的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是霍昊天打来的。

  霍昊阳忍不住笑了笑,他这个老表和他心有灵犀呀,他刚想打电话给老表,老表就打了过来。

  按下接听键,霍昊阳还没有开口,霍昊天好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悔呀,你和妍妍说一声,今天都不用回企业了,我放她一天假,和你好好地聚一聚,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放她十天半个月。”

  真是体贴的老表!

  霍昊阳心里对这位表哥充满了感激,哪怕数个小时前他才气这位老表幸灾乐祸。

  “一个星期。”霍昊阳替慕容妍讨假。

  他是回来接手黑帝集团的,也不可能整天陪着妍妍谈情说爱,以后来日方长,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腻在一起。

  “一个星期够吗?”霍昊天带笑的声音充满了关切。

  “我有一辈子和妍妍在一起,这一个星期是用来诉说相思之苦的!”

  “呵呵,那好,就一个星期。对了,我妈打电话来,让你带着妍妍回家里吃饭,慕容伯伯他们也会来,算是替你接风洗尘了。”

  霍昊阳迟疑了片刻,他原本是想在这里亲自下厨为妍妍做饭的,既然大舅妈要替他接风洗尘,那他就带着妍妍回霍家吃饭吧。

  于是,他应允了。

  “哦,对了,还有呀,你外婆,也就是我奶奶请了好几个漂亮的妞回来,听说都是豪门千金,估计是为你挑选未婚妻!”霍昊天最后忽然炸出了一句足够让霍昊阳变脸的话来。

  ------题外话------

  亲们,端午节快乐,记得吃粽哈。

  因为今天过节,请容许我给自己放一天假哈,所以今天的更新就少两三千字,还望亲们准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