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4 关系

014 关系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222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5

   “该死!”霍昊阳听到这一句话,马上低咒起来,满脸的黑线。外婆怎么能这般的对他?就算他没有心爱的人,他才多大,不过二十三岁,又是刚刚回国,他回到霍家的时候,外婆都还没有看到他呢,怎么就会替他挑选未婚妻?

  这似乎不合理吧?

  “就这样哈,我先挂了,家里见。”霍昊天那端已经挂了电话。

  霍昊阳瞪着手机,很想把手机掷到地上去。

  “怎么了?”

  慕容妍关心地问着。

  霍昊阳不说话,却忽然把她狠狠地扯进了怀里,一低首,寻着她的唇,又是一阵疯狂的深吻,直吻得慕容妍全身发软,软靠边在他的怀里,他才移开唇,哑声地低吼着;“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慕容妍开始不是很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回过神来一想,她的脸色有几分的白。

  难道霍家人不希翼她和他在一起?对了,外界传言她和霍昊天是一对儿的!

  难道……

  慕容妍不愿意想下去,有点害怕摆在她和霍昊阳面前的路不好走。

  “妍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相信我,除了你,我谁也不会要的。我霍昊阳今生今世,只会爱你慕容妍一个人,只会宠你慕容妍一个人,记得你八年前说过的那句话吗,你只嫁顶天立地,宠妻如命的男人,这八年来,冲着你那句话,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地让自己成为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察觉到她的心思变化,霍昊阳马上托着她的脸,深深地说着。

  两个人被命运全离了十八年,不能相处,现在重逢,他不会让任何人,任何事再把两个人分开的。

  没有追问刚才霍昊天和他说了什么,慕容妍选择相信他,她点了点头,就把头靠在了他结实的肩膀上。

  干妈曾经和她说过和干爹结婚二十几年,感情依旧如同新婚那般恩爱美满,是因为干妈全身心地信任干爹,所以夫妻之间矛盾极少,二十几年恩爱如初。

  她要学习干妈,一定要相信不悔对她的心。

  “铃铃铃……”

  不悔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打来电话的是他的手下,他的手下查到了宫磊的车自燃的原因了,是一个叫做宫亦的男人命令人时刻盯着宫磊,在宫磊出外见客的时候,在宫磊的车上动了手脚,才会造成车自燃的。宫亦的目标是宫磊,并没有把慕容妍扯进来,慕容妍会被卷入来,纯属意外。

  “我知道了。”

  霍昊阳低沉地应了一声。

  手下的人还告诉他,宫亦是宫磊的同父异母大哥。

  情敌有仇家,而且情敌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妍妍,对他来说便是一大弱点。

  霍昊阳再一次挂了电话,便拉着慕容妍走出主屋,带着鲁顺英和另外一名男保镖离开了无名庄园,往金麒麟花园而去。

  却说另一端的霍昊天,挂完电话后,一脸得意地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俊脸上一片的促狭。

  刚才,他是故意那样说的。

  奶奶怎么可能会这般快就替霍昊阳挑选未婚妻?

  家里是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子,那是奶奶牌友的孙女儿,是来霍家玩的。

  他消息灵通,先一步打探到家里的情况,便故意吓一吓霍昊阳,谁叫霍昊阳欺负了他最疼爱的妍妍妹妹。

  “霍经理。”

  霍昊天才走出电梯,还没有下班的一名前台迎上前来,小心地说着:“企业外面来了很多记者,说要采访你。”

  闻言,霍昊天顺着光亮的大玻璃门看向外面,距离门外很远,但他还是看到了大约有十几个记者守在企业外面。剑眉轻蹙,无端端的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记者守在企业外面要采访他?他除了是霍家的大少爷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这些记者注意的呀,毕竟他还没有爬上千寻集团总裁之位,还算不上是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再说他平时行事也低调,还不曾被记者采访过呢。

  “要不要让保安们把他们赶走?”

  前台小心地观摩着霍昊天的神色。

  霍昊天摆摆手,霸气外现,让前台马上噤声,他抿起了唇,大踏步地朝外面走去。

  数分钟后,他开着自己的另外一辆车出了企业,黑色的奔驰被霍昊阳借走了,现在这一辆同样是黑色车身的轿车是他留在企业里的当备用的,没想到今天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不过出了企业后就停了下来,因为那些记者拦住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摇下车窗,霍昊天摆出来的是一副温和谦恭的样子,和刚才抿唇不语的酷样判若两人。

  他变脸就如同翻书,谁也捉摸不透他真正的性格。

  “霍大少爷,大家刚才接到市民报料,你们千寻集团旗下的子企业锦华鞋厂总经理宫磊先生的名车忽然发生自燃,和他一起的是慕容妍小姐,另外还有一位不知名的帅气年轻男子,那男子和慕容妍小情亲密无间,搂搂抱抱的,慕容妍小姐不是你的未婚妻吗?你们是不是发生了情变?慕容妍小姐有了第三者?”

  一位年轻的,俏丽的,胆子大,说话清脆而动听的女记者最先抢问着。

  霍昊天看向她,然后帅气地笑着,他本来就俊美得如同妖孽一般,不笑也迷倒不少女人,此刻他笑起来,更是倾倒众女呀,那名女记者都被他的笑勾走了魂,怔忡了将近一分钟才费力地回过神来。

  “小姐,你看我像是遭遇情变的人吗?”霍昊天温淡地笑问着那名女记者,眼眸深处却掠过了一抹寒光。

  心里暗思着,宫磊的车自燃?

  慕容妍当时和宫磊在一起?

  他们没有受伤,这是好事,但宫磊的车为什么会自燃?有人在宫磊的车上动了手脚吗?这件事他得查一查,他未来的得力助手,可不准人随意伤害,最重要的是,还会连累到妍妍。

  老妈子肚皮不争气,当年他和老爸在分娩室外面等了那么久,等出来的是霍昊文那家伙,想有一个妹妹的他都不知道有多么的失望呢。年纪稍大一点了,知道父母不打算再生了,他自知盼妹无望了,只得紧抓住妍妍当妹妹。

  他视若珍宝,疼之入骨的妹妹,谁要是敢伤半分,他就还十分给那人!

  那名女记者打量着他。

  看他的神情,温和谦恭的,还真的不像遭遇情变的人。

  可他的性格比起其父霍东铭更加的难测,说不定他藏起了情变的心伤呢?

  像是看透了那名女记者的心思似的,霍昊天忽然低低地对那名女记者说着:“小姐,你上前两步,我告诉你真相。”

  那名女记者迟疑了十秒钟,想挖独家资讯的她,马上上前了几步,立于霍昊天的车窗前,霍昊天示意她弯下腰来,她也照做了。

  霍昊天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了捉弄,在女记者的耳边低低地说着:“小姐,你的内裤是红色的。”

  闻言,那女记者马上红了脸,狠狠地瞪着他,把他当成了透视大色狼。

  霍昊天却狭笑着示意她低首看自己的下方,那女记者一低头,赫然发现自己穿着的那条紧身黑色长裤,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开了此许,却依稀可以看到她穿着什么颜色的内裤。

  女记者赶紧背对着众人,飞快地拉上了自己的裤链,心里想着,这一辈子都不要穿有拉链的裤子了。

  再看向霍昊天的时候,她的脸色红得像煮熟的虾子。

  霍昊天狭笑着伸出手,她挑眉。

  “把你的名片给我。”

  女记者以为他要接受自己的采访,羞红一扫而光,赶紧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了霍昊天,惹来其他同行嫉妒的眼神。

  “对不起哈,我忙,我先走了,改天我会为这件事作出一个说明的,事情并非你们想象中那般。”霍昊天接过了女记者的名片,扫了一眼,然后温和地冲着记者们说了一句,便按回了车窗,把车开走。

  那名女记者错愕,他耍她!

  霍昊天那样说了,那些记者倒是没有再拦住他。虽说他还不是千寻集团的掌权者,记者们还不是很畏惧他,不过他身为霍家这一代的大少爷,算是千寻的太子爷,大家还是不敢太过份的,他不愿意接受采访,记者们也无奈。

  黑色的轿车滑入了车流之中,瞬间就被淹没了。

  正午,正是下班高峰期呀。

  宫磊还没有回家,他的车被烧后,他也报了警,让警方介入调查。

  这一次,他不想姑息了。

  此刻他刚从警察局里出来,没有了车,只能坐计程车到酒店里吃饭。

  可他的心情非常的恶劣,差到了透顶。

  情敌霍昊阳忽然间就回国了,一回国马上就把他守护了八年的妍妍带走了,强烈的嫉妒,强烈的失落,强烈的痛楚已经淹没了失去爱车的心痛。

  他独自一人在酒店里吃着饭,明明就要了山珍海味,吃在嘴里如同嚼蜡。

  让他心情恶劣的罪魁祸首慕容妍却是和霍昊阳回到了霍家。

  霍昊阳离开霍家已经有十八年了,大家都特别的想念他,听说他回国了,大家都特别的开心,已经见过他的若希,亲自下厨为他做吃的,被请来吃饭的林小娟也跟着帮忙,两位名门夫人抢走了厨师们的活,让她们家的男人都心疼起来。

  霍家的那几位爷带着妻子儿女一起回来,那长长的餐桌估计可以坐满了,那得做多少菜呀,霍东铭一向都是疼老婆的主,哪有不心疼之理。

  此刻,他就系着围裙,依旧是笨手笨脚地在厨房里转悠着,想着帮爱妻的忙。

  佣人们则把一道一道做好的菜端出去。

  婚后二十几年了,霍东铭的厨艺并没有进步多少,所以他还是笨手笨脚的,有时候还会越帮越忙,惹得若希忍不住发飙,朝他没好气地吼着:“东铭,你出去,别在这里转悠了,东恺他们都回来了,你身为一家之主,又是大哥,该出去陪兄弟们聊聊天的,你在这里瞎帮什么忙,越帮越忙。”

  被爱妻吼了的霍东铭忍不住面露委屈,他是心疼她忙嘛。

  家里那么多的佣人,她何苦非要亲自下厨?

  不悔那小子都比他还重要了。

  霍东铭虽然被爱妻吼了,还是不动,继续在转悠着,那唇抿得老紧的,脸也拉得老长的。

  若希看到他这个样子,真的又好气又好笑。

  “若希,别管他,还有两道菜就做好了,你家男人是什么货色,你又不是不知道,火气别太大,小心更年期并发症。”一旁的林小娟忍不住笑着挪揄。

  霍东铭脸一黑,他是什么货色?

  林小娟的嘴巴太不给他情面了。

  说他好就好嘛,干嘛说他是货色?

  还有,她更年期到了,他的若希永远年轻,还没到更年期呢。

  年已五十的若希看上去是比林小娟要年轻一两岁,哪怕两个人同年,林小娟甚至比她还小了几个月,或许是她出身的环境比林小娟好太多吧,稍加保养后就显得比林小娟要年轻了。

  她和霍昊天一起出门,人家不会当他们是母子,只会当成是姐弟。

  可见她一点都不显老,岁月的无情对她来说那是别人的故事。

  若希睨了一眼满脸黑线的霍东铭,没有再说话,任他在自己的身边转悠。

  章惠兰站在主屋门前的台阶上,不停地张望着,盼着霍昊阳的出现。看到霍昊阳拉着慕容妍一起回来,她略略有点意外,随即走下台阶迎上前。

  “不悔。”章惠兰将近八十岁了,哪怕身体还很硬朗,却掩不住老态了。

  岁月匆匆呀,如今的她就像当年的老夫人一样了。

  看到十八年不曾见面的外孙,章惠兰开心得直抹眼睛,她以为自己有生之年都见不到这个外孙了,还好,老天爷待她不薄,不悔回来了。

  女儿嫁得好,当妈的当然开心,但女儿嫁得远,当妈的却只有日思夜想。霍东燕远嫁海外重洋,一年之中最多也就回来一两次,每次回来呆的时间又不长,她这个老太婆思念女儿,又思念外孙,双重思念折磨得她两眼深陷,黑眼圈非常明显。

  “外婆。”霍昊阳松开了拉着慕容妍的手,快步上前两步,扶住了章惠兰,深深地叫了一声。

  “长高了,长帅了,长大了,不再是当年的小鬼头了。”章惠兰捉拉着霍昊阳的手,老眼微眯,细细地打量着霍昊阳。

  霍启明戴着老花眼镜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他年长于章惠兰,已经八十岁了。这对离婚不离家的夫妻随着所纪的增长,曾经的怨恨,尴尬全都被岁月冲淡了,两个人现在就像所有老年夫妻那般,闲着就结伴到外面散散步,谈谈心,会会员。

  彼此之间的关心也越来越浓烈,好像他们还不曾离婚似的。

  儿女们也都看开了,对两个人关怀备至,孝顺至极,绝口不提他们已经离婚的事情。

  “屋外太阳大,先进屋里再说吧。”霍启明也很开心,霍昊阳毕竟被他们养了五年,离开十八年才回来,他很想像章惠兰那般紧紧地拉着外孙的手呵寒问暖,不过他还是忍住了。男人嘛,感情总是埋得深一些的。

  “外公。”

  霍昊阳叫了霍启明一声,霍启明点点头。

  “不悔,你和妍妍?”

  章惠兰转向了站在不悔身后的慕容妍,满脸的疑惑。妍妍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这个女娃儿不错,她知道,可是这个女娃儿不是自家宝贝大孙子的未婚妻吗?两个人经常粘在一起,谈情说爱,怎么……

  章惠兰知道自己的外孙和慕容妍算是儿时的玩伴,在慕容妍十五岁的时候,外孙还曾让人掳走了慕容妍,那些却不能代表什么,外界都盛传慕容妍和她的孙子昊天是一对儿,她也看好了两个人是一对儿,心里想着过两年就催婚,自己就可以当太奶奶了。

  现在外孙很亲密地拉着慕容妍的手回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她可不想宝贝孙子和宝贝外孙争夺一个女人。

  就算这个女人是天底下最好的,她也不希翼兄弟俩成为情敌。

  霍昊阳扭头看着有点不好意思的慕容妍,笑着环住慕容妍的肩膀,把慕容妍扯近自己的身边,对章惠兰说道:“外婆,你觉得我和妍妍是什么关系?”

  为了避免外婆瞎操心,替他安排相亲,他就想借着这个“洗尘宴”公开他和慕容妍的关系。

  他也知道外界的人盛传妍妍和昊天是一对儿,那只是传言,又不是真的,他也相信很多家人都知道爱妍妍的人是他,而不是霍昊天。

  “不悔,朋友妻尚不可欺……”

  “吱——”

  一辆轿车长驱直入,直接开到了章惠兰和霍昊阳等人的身边才放肆地停了下来。

  霍昊天打开了车门,从车里面钻出来,笑着:“奶奶,你和爷爷是不是算准了我这个时候回来,所以在这里迎接我呀,哎呀,孙儿不敢当呀。这太阳烈得可以晒死人呢,罪过,罪过。”

  听着宝贝孙子的油嘴滑舌,霍启明和章惠兰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章惠兰那句话也被霍昊天的回来而打断。

  “你这小子,嘴巴滑得像泥鳅,都不知道你是遗传到谁的。”章惠兰最疼爱的人便是霍昊天,看到霍昊天,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慈爱地轻点一下霍昊天的鼻子,然后笑呵呵地任霍昊天和霍昊阳把她扶进屋里去。

  慕容妍神情有几分的尴尬,她知道章惠兰刚才话中的深意。

  她站在原地,并没有马上进去。

  “少主对你一直痴心不死,如果你三心两意,脚踏双船的,我不会放过你!”

  背后,冰冷的声音传来,鲁顺英已经站在她的身后,冷冷地瞪着她,警告的声音宛如来自地狱一般,让人觉得从头到脚冷了个彻底。

  慕容妍扭头,错愕地看着鲁顺英。

  八年不见,再见面,她感觉到鲁顺英又变了一个人。

  八年前的鲁顺英或许有点儿傲娇,但人还是很开朗,很善良的。

  现在的鲁顺英,对她似乎充满了敌意。

  鲁顺英撇了她一眼,越过她,跟着进屋里去了。

  刚才霍老夫人的话让她听出了弦外之音,那便是霍昊天和慕容妍在众人眼里是一对儿。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少主不在的这几年里,说不定慕容妍还真的和霍昊天发生了什么呢。少主在她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她一定要查清楚现在的慕容妍是否还如当年一般配得上少主!

  屋里坐满了人,大家都围着霍昊阳问长问短。

  让霍昊阳放下心来的是,屋里并没有霍昊天所说的豪门千金,那些豪门千金已经离开了,虽然章惠兰一再地挽留,她的牌友们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毕竟是午餐时间了。

  此刻,霍昊阳才知道自己被大哥摆了一道,吓死他了。

  幸好仅是大哥的恶作剧。

  慕容妍进屋后看到那情景,便悄然地问了一位佣人,得知若希和自己的母亲还在厨房里,她轻车熟路地转入了霍家的大厨房里。

  若希和林小娟已经把最后两道菜都做好了,霍东铭正体贴地替若希解开系在身上的围裙,小娟在一旁调侃着:“都老夫老妻了,不嫌肉麻。”

  霍东铭厉了她一眼,她便笑着转身而出,刚好看到女儿进来,连忙拉着女儿就往外走,低笑着:“别进去打扰你干爹干妈了。”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霍东铭低低地嘀咕了一句。

  他体贴他的若希,关他林小娟毛事呀。

  慕容俊不够他体贴,林小娟就说他肉麻。就算一百岁了,老得走不动了,他还是会体贴他的若希。

  若希转身拥了他一下,笑着:“都一把年纪了,还像年轻是那般爱计较,也不怕年轻人笑话。”

  不满于爱妻仅给自己一个拥抱,霍东铭在若希松手转身想走的时候,从身后把若希的腰搂住,低沉地说着:“若希,现在昊天和昊文都渐有出息,特别是昊天,能力一点也不输于我,千寻集团有他继承,我也算是轻松了,你想去哪里?大家来个二度蜜月如何?”

  结婚二十几年,忙于企业,忙于儿女,忙于家事,他和她都极少一起去旅游,有时候去了,也是携子带女的,不能过两人世界,青春就这样流逝了。现在儿子们长大了,慢慢地,他可以放手不管企业的事情了,余下的岁月,他希翼携着爱妻的手,和她走遍全世界。

  若希一边扳开他搂着自己腰肢的手,一边低低地说着:“午休时再说。大家出去吧,不悔来了。”然后拉着他就向外面走去。

  二度蜜月?

  若希在心里甜滋滋地想着,她还是期待的。

  忙碌了大半生,是该好好地享受享受了,更何况只有夫妻二人。

  饭后。

  偏厅里。

  霍昊阳,霍昊天以及慕容妍还是被章惠兰叫进了偏厅,她老人家在饭后又想起了这三个年轻一辈的关系。

  揣着担心,她一定要弄个明白。

  “昊天,不悔,妍妍,你们三个告诉我这个老太婆,这是怎么回事?”

  章惠兰也没有含沙射影,直点中心。

  刚才吃饭的时候,坐在慕容妍身边的人是霍昊阳,而不是霍昊天,对慕容妍关怀备至,体贴入微,一脸宠溺的人是霍昊阳,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奶奶,什么怎么回事?”霍昊天最先开口,却装疯卖傻。

  “天儿!”章惠兰不悦地沉下了脸,这个孙子变化莫测,想从他嘴里套消息,很难。

  霍昊阳执拉起慕容妍的手,严肃认真地回答着章惠兰:“外婆,我爱妍妍,就是这么简单。”

  慕容妍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不悔,你可知妍妍是你大哥的未婚妻!”章惠兰早猜到了答案,可真正听到答案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愣了愣。

  “奶奶,你误会了,妍妍只是我的妹妹,我可从来没有承认过妍妍是我的未婚妻呢,再说了,我想承认也不行呀,人家妍妍等了不悔八年,心里可没有我呢,奶奶,我可怜呀。”霍昊天似是澄清,实际上是落井下石,惹来了霍昊阳以及慕容妍的两记刀眼。

  这家伙,最喜欢的就是幸灾乐祸。

  “霍奶奶,我和昊天哥不是传言中的那般,我仅把昊天哥当大哥的。”慕容妍总算开口说了一句话。

  传言,她和霍昊天都是无奈的,他们曾经强调过他们不是那种关系,可是人家不相信呀。没有办法,谁叫霍东铭和蓝若希就是青梅竹马结成婚,恩爱数十年的。

  “外婆,大哥那般可怜,不如你今晚就替大哥举办一个相亲宴会如何?我想以大哥这样的姿容,这样的条件,一定能找到一位上等绝世佳人相配的。”霍昊阳咬牙切齿地说着。

  “喂,不悔,姿容用来形容女人恰当一点。还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哈。”霍昊天哇哇大叫,赶紧上前攀环着章惠兰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着:“奶奶,我一点都不可怜,刚才是说笑的。正如妍妍所说,我和妍妍之间只有兄妹情,传言都是虚的,就是奶奶年纪大了,才会相信这种无聊的传言,我爹妈可是不信的。”老妈子因为知道他不爱妍妍,所以遇到年轻的女人时,总是想拐回来给他当老婆呢。

  “我下午要开会,奶奶,我先走了。晚上要是举办什么相亲宴会的话,记得让不悔挂帅哈,他欺负妍妍,让妍妍等了八年,不能让他太好过。”霍昊天说完,不等霍昊阳朝他劈拳,赶紧溜之大吉了。

  霍昊阳气得咬牙切齿,真想追出去把那可恶的大哥砍成十八段!

  简直就是可恶,腹黑到家的混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