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5 差点走火

015 差点走火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930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6

   章惠兰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看出自己的宝贝孙子没有半点难过之情,知道孙子和慕容妍说的都是实话,便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还好,两个宝贝孙不会成为情敌。

  看来传言终是传言,不可信的。

  “你们聊,我出去走走。”章惠兰看了霍昊阳以及慕容妍一眼,淡笑着站了起来,走出了偏厅,弄清楚了关系,她这个老太婆就不必再在这里当超级老灯泡了。

  章惠兰不是特别开明的人,不像以前的老太太那般开明,但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现在年纪又大了,她看开了很多。连她恨了三十年的老情敌江雪,她都能一笑泯恩仇。所以孙子辈的爱情,她也不想干涉,努力学习自己婆母的处世之道。

  走出了偏厅,看到若希和若梅坐在一起,分了家后,若梅只会有偶尔的时候才会回来,姐妹俩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和工作,相处的时间便更少了,但既是姐妹又是妯娌的她们,感情依旧如年轻时一般好。章惠兰看向若希的眼神充满了感激及慈爱。

  她能有今天,少不了她这个儿媳妇的功劳。

  她觉得若希就是他们霍家的福星,自从若希代姐嫁入了霍家之后,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哪怕若希现在五十岁了,章惠兰还是把她当成孩子一般来疼着,对若希的疼爱甚至超越了对东燕的。

  浅笑着,章惠兰走向了那对姐妹。

  屋外。

  “昊天少爷。”

  霍昊天刚走出屋外,就被鲁顺英拦叫住了。

  霍昊天一看到是鲁顺英,脸上的笑容便敛了起来,俊脸略板,淡冷地问着:“小美女,又八年不见,你倒是更加的绝美动人了呀。叫我有什么事吗?”

  鲁顺英眼神掠过他的身后。

  昊天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后,再看看鲁顺英那张绝美动人却冰冷至极的脸,他的眼神变得深不可测,刚刚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沉冷,那冷冽不像鲁顺英那般明显,但带着一股让人不敢正视的逼人气势。

  性感温厚的唇瓣略掀,吐出来的声音冷中带着讽刺:“我表弟正和妍妍谈情说爱,没有跟着我一起出来,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说完,他扭身,转向了后花院。

  站在屋门口引人注目,他可不想被自己的家人看到他和小美女“相谈甚欢”,否则老妈把他和小美女送作堆,倒霉的可是他。八年前那一幕,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初秋,后院的花园略显凋零,花圃里的花只有叶,没有花了。有些树木的叶子也渐渐发黄,只有那些四季常绿的风景树依旧。

  “昊天少爷。”鲁顺英领教过霍昊天的利害,知道霍昊天比自家少主还要难相处,更加的难测,她没有含沙射影,直接追上了霍昊天,拦在了霍昊天的面前。

  霍昊天停下了脚步,看着她,有点狭笑地问着:“小美女,老是拦住我,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他虽然调侃着鲁顺英,可鲁顺英还是从他的眼眸深处捕捉到了一抹冰冷,这个男人心里对她是相当的不耐烦,却还能保持着风度面对她。

  鲁顺英对霍昊天不像对霍昊阳那般有好感,可是霍昊天对她的态度,多少都伤到她的美女自尊心。除了少主,门中的年轻男子没有几个不喜欢她的,她也一直以自己的美貌自傲,可是在霍昊天这个俊美得如同妖孽的男子面前,她的美貌忽然就显得不堪一击了。

  她到底哪里不讨霍昊天的喜欢?

  打小到大,这个男人对她的都是不满,都是淡冷的嘲讽。

  而对慕容妍,无论是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屋里面的少主,都是截然不同的态度,难道现在的美女不再吃香?

  “顺英配不上昊天少爷,从来不敢打昊天少爷的主意。”鲁顺英平淡地应着。

  霍昊天笑,忽然一针见血地问着:“你尚有自知之明,那为何对昊阳痴心不死?难不成你就配得上昊阳了?”

  儿时,他就喜欢拿小美女和妍妍较比,论外貌,小美女远远胜于妍妍,但论内在,还是妍妍纯良一点,至少妍妍不会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少年时代,他就看出鲁顺英心系昊阳,所以他拒绝告诉鲁顺英,关于霍昊阳的一切。

  现在看来,鲁顺英痴心不死呀。

  鲁顺英难得地脸红了红。

  冷不防,霍昊天的俊脸逼近前来,漆黑如墨的眸子泛着让她猜不透的光芒,锁着她的脸,那灼热的纯阳刚气息吐在她的五官上,让她脸上的红晕加深了一层,他忽然趋近前来的动作又让她下意识地后退。

  她后退,他紧逼。

  直到她退到了一棵树身上才停下了后退的脚步,她以为霍昊天也会停下逼迫的脚步的,没想到霍昊天依旧逼近前来,那深眸依旧如刀如剑一般削在她的脸上。

  他们这个姿势,原本是有点暧昧的,可霍昊天的神情又让这个姿势暧昧不起来,反倒散发着一肌透心的冰寒,就如同那隆冬腊月里的寒风一般,一吹,冷嗖嗖的。

  “不悔是妍妍的!如果你敢弄出什么幺蛾子来,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霍昊天低沉,冰冷,霸气的警告声音响起,敲进了鲁顺英的耳里,让她骤然回神,心一怒,双手马上一推,想推开逼在眼前的霍昊天,霍昊天却出手如电,一把就捉握住她的手腕,让她那只手无法使力,她更怒,另一只手握成拳头,挥向了霍昊天。

  霍昊天瞬间变得阴冷无比,那张俊脸绷成了大理石,一条纹线都看不到。

  他偏头就躲开了鲁顺英挥来的拳头。

  两个人在后院里交起了手来。

  鲁顺英是恼羞成怒,外加嫉妒。

  凭什么好男人都是向着慕容妍?

  老天爷的心都是偏的么?

  鲁顺英能成为霍昊阳的贴身保镖头子,身手不凡,霍昊天和她交手数招之后不敢大意,凝神对付。

  霍昊天其实没有什么实战经验,鲁顺英的经验却丰富很多,要不是霍昊天聪明,这一交手,他铁定会输给鲁顺英。

  鲁顺英也吃惊于霍昊天的身手,一个富家少爷,整天吃喝玩乐,竟然和少主一样利害,少主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霍昊天仅是从学校里学来的,能与少主并驾齐驱,可见霍昊天的聪明。

  两个人打了近十分钟左右,不分胜负,最后鲁顺英先收手。

  这里是霍家,霍昊天是霍家的大少爷,大伙子的心肝,她要是不小心把霍昊天打伤了,或者没有打伤,这厮故意说受伤,那么她还真的吃不完兜着走了。

  先不说霍家人会不满,少主怪罪下来,她还有可能会被少主驱赶。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吃了很多苦,她才爬到了少主的身边成为贴身保镖,她可不想因为霍昊天这个腹黑妖孽而离开。

  说不定,这厮就是故意触怒她,逼她伤他,可以借由少主之手把她赶走,然后让慕容妍没有任何情敌,安心地和少主在一起。

  想到这些,鲁顺英的心更是充满了嫉妒。

  霍昊天对慕容妍的疼爱及维护已经到了可以用阴招对付他人的地步了。

  看到鲁顺英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就转身离开了后院,霍昊天又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低笑着:“想从我这里问话,登天去吧。”

  登天还容易,坐着飞船神箭就上天了,想从他这里套问出对妍妍不利的事情,却比登天还难。

  鲁顺英拦住他想问什么,聪明如他者,怎么不知道?

  他就是故意这样惹怒鲁顺英,中断她的野心。

  偏厅里,霍昊阳拉回了被他略略拉开了厚重窗帘,眼里飞快地闪过了寒光。

  “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慕容妍削好了一个苹果,拿着苹果走过来,递给他,有点好奇地问着。他眼里一闪而逝的寒光,她是看到了的。

  霍昊阳温和地笑着:“没什么,就是看看后院的风景,这窗刚好对着后院,偶尔看看窗外,感觉挺不错的。”

  说完,他若无其事地接过了慕容妍替他削的苹果,放到嘴里啃了起来,普普通通的,平时他绝不会拿来吃的苹果,经慕容妍的手递给他吃,他忽然觉得这苹果很甜很香很脆。

  心中有情,吃了黄连都会觉得甜吧。

  有情与无情,天襄之别。

  听他这样说,慕容妍有点好奇地走到窗前,轻轻地掀开了少许的窗帘,果真看到了后院的风景,她不禁笑了起来,说着:“我来霍家的时间和在自己家里的时间一样多,我是第一次发现偏厅的这扇窗是对着后院的。”

  霍昊阳只是笑,没有说什么。

  对于自己刚才无意中看到的那一幕,他会暗中处理的。

  鲁顺英对他的心,他很清楚,但他没有任何的感动,因为他的心给了慕容妍,喜怒哀乐也一并给了慕容妍。还在国外的时候,鲁顺英是一个非常合格的保镖,听从他的命令及吩咐,半点也不会越轨过份,一回到中国,见到了妍妍,鲁顺英压在心底的嫉妒便冒了个头,做一些不是她身为保镖该做的事情。

  身为烈焰门最有前途的二代,鲁顺英犯了严重的错误。

  门规森严,她是自己逼着自己离开,到时候休怪他无情了。

  “等会儿大家去逛逛吧,你离开已经十八年了,这里变化很大,旧貌变新貌了。”慕容妍放下了窗帘,扭头对霍昊阳说道。

  “好。”

  霍昊阳宠溺地说着。

  只要是和她在一起,让他做什么都行。

  他会尽最大的努力,抽出最多的时间来弥补分离十八年的遗憾,他会涉上大舅父的后尘,把她宠上天的。

  “那大家出去吧。”慕容妍很开心,等了八年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了,让她总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霍昊阳笑,一手拿着苹果还在啃着,一手拉住她就走出了偏厅。

  大厅里,空无一人了。

  家人都四散而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露天停车场上还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名车,可见家人们并没有离去,估计是不想让慕容妍觉得尴尬,故意闪人了吧。

  霍昊阳心里暖暖的,能有这般明理,这般体贴的家人,是他前世修来的福气。

  两个人走出了主屋,守候在屋外的鲁顺英马上默默地迎了上来。看到两个人十指紧扣,鲁顺英的眼里有着一抹黯然,她什么也不说,便垂下了眼睑。

  “你们不用跟随了,我和妍妍到外面去走走。”

  霍昊阳拉着妍妍越过了顺英,淡冷地抛回了一句话,他甚至看都不看顺英一眼。

  倒是妍妍有点过意不去,想说什么,被不悔瞪了一眼,她便抿唇不语了。

  鲁顺英也算是他们的儿时朋友,虽然长大了,彼此的关系都变了,在妍妍心里还是想着略尽地主之谊,带着顺英去逛逛,熟识一下的。不过不悔不喜欢有第三者影响他们相处,妍妍也不想拂了不悔的心。

  他们这样算是正式恋爱了吧。

  恋爱时没有第三者在场才好呢。

  上了车,昊阳忽然低沉地对妍妍说着:“以后,离鲁顺英远一点,她不再是你的顺英姐,知道吗?”这丫头不是傻而是善良了一点。她不像大舅妈那般善良中带着强悍,或许是年纪还太轻的原因吧。他们年纪是一样,可他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似乎人生经历要比她丰富得很。她一直被父母,弟弟,以及昊天等人保护得好好的,没有经过大风大浪,看不透人性的阴晦。

  慕容妍神色有点黯然,低低地回应着:“我觉得大家挺残忍的,顺英姐在儿时就对你表现出强烈的好感,总护着你,现在更是深深地爱着你,可大家却在她的面前秀恩爱,这对她来说,就是刺心的痛。”

  她音落,身子就被霍昊阳用力地压在了车椅背上,黑眸微眯,散发着危险,俊脸沉凝,一片冰冷,隐隐又散发着点点气急败坏:“不准你把我推给她!爱情都是自私的!就算她爱我爱到死,那都是她的事,我爱的人只有你!以前,现在,将来,一生一世,只要有命,我爱的人都是你!”

  在爱情的世界里,就是那样的残忍。

  不是别人对你残忍,就是你对别人残忍。

  他是宁愿她对别人残忍,也不愿意看到别人对她的残忍。

  嘻嘻。

  清脆的笑声逸出,慕容妍反倒笑了起来。

  她双手一伸,一搂,搂住了他的脖子,狡黠地说着:“你以为我真是傻瓜笨蛋吗?我等了你八年,我怎么可能把你推给别人?就算人家要抢,我都不会放手呢。”

  听了她这一句话,霍昊阳才松了一口气。

  “臭妍妍,戏弄我。”担心没有了,霍昊阳心情大好,捉住她调皮地搂着他的双手,擒住她的下巴,惩罚性地要吻她。

  “别再亲了,我可不想顶着红肿的唇瓣去逛街。”慕容妍笑着偏开了头,他的唇便印在了她的脖子上。

  “我就要你顶着红肿的唇瓣去逛街,这样人家才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霍昊阳埋首于她的脖子上,哑声说着,她的脖子纤长而白净,肌肤柔滑如蛋壳,似乎吹弹可破,在他的唇触到她脖子上的肌肤时,他下意识地放柔了动作,害怕自己动作猛烈伤到了她。

  淡淡的清香传来,一如八年前的味道。

  “妍妍,你好香。”

  霍昊阳哑声呢喃着:“你是否喷了香水?”

  “你说呢?”

  慕容妍红着脸笑着,她想推开他,可双手被他捉住了,原本躲避他亲吻偏开头,他擒住她下巴的手干脆就那样按着她的侧脸,让她的脖子暴露更多。

  车内狭小,浓烈的暧昧气流便在两个人身上围绕着,非但不散反而越来越浓。

  露天停车场安安静静的,因为是午休时间,佣人们大都也在休息。

  高空中,太阳如同火球一般用它的光热燃烧着大地。

  虽说初秋了,可是气温还是热得让人受不了,秋老虎,秋老虎,一点都没有形容错。

  远远地站着的鲁顺英看到两个人上了车,没有马上开车,知道两个人在说着什么,做着什么。明明两个人分离了八年,今天才是分离后的重逢,没有任何了陌生感,反而给别人一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爱不言而流溢出来,让人想忽略也不行。

  转身,她带着痛苦,漠然地遁走了。

  “和八年前一样,是淡淡的体香,不是香水味。”霍昊阳煸情地用力地在她的脖子上吸了吸,然后下了结论。

  慕容妍笑着,没有说话。

  他的气味倒是变了,不再带着淡淡的青草味,反倒散发着一种诱人心悸的阳刚之气,还夹着些许的古龙香水味。

  霍昊阳亲吻着她的脖子,带给她一种麻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叫起来,叫的声音似吟哦,“不悔,会酸,别这样了。”

  霍昊阳眸子略略地往下垂,顺着她的套装下滑,瞄到了她隆起的胸部,顿时他的眸子就加深了,散发着一种野兽的光芒,擒住她下巴的手改为扳住她的脸,让她和他对视着。

  慕容妍没有发觉到他的变化,在他扳正她的脸时,接收到他灼热的眼神时,她的笑容慢慢地敛了起来,被动地和他对视着。

  眼有的黑影渐近渐大。

  唇上一热,霍昊阳最终还是捕捉住她的红唇。

  这一天之中,他都不知道吻了她多少次。

  她严重怀疑他想把这么多年来的思念全都在这一天里被回来。

  他时而霸道,像一头饿极的狼,急欲填饱肚子一般,恨不得把她的两片唇瓣咬下来,吞进肚里去,那浓烈的渴望深深地震撼了慕容妍的心。

  已经二十三岁的她不再是当年的十五岁,早已经懂得风花雪月之事,他的饥渴,他的霸道,如同一团团的烈火,焚烧着她的心,心她的心变得柔软,让她的身体也跟着变得柔软,软软地,仰着脖子,承受着他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

  低低的喘息在车内回荡着,煸情至极。

  他时而温柔,如同春风一般,抚拂过她的唇齿,留给她一种暖融融的感觉,好像自己被他当成了稀世珍宝一般宠着,爱着,又让她急切地想奉献出自己最美丽的芬芳,只为留住他这一缕春风,抚慰她空等八年的心灵。

  慢慢地,他的唇舌带着团团烈火往下烧着,他重新埋首于她的脖子上,从前吻到后,最后才停在她性感的锁骨上。

  原本被他单手捉住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得到了自由。

  意乱情迷的慕容妍,顺着本能,搂着他的脖子,脖子本能地仰伸着,让他吻得更多,更深。

  有力修长的手指带着急切,带着渴望,开始挑着她的套装扣子。

  一颗,二颗,三颗……

  钮扣很脆弱,经不起他修长的手指挑战,一颗一颗地举白旗投降,不再护着自己的主人,放任大手放肆地入侵。

  如雪一般的肌肤,如蛋壳一般滑的手感,把霍昊阳的渴望推到了最高点。

  他的动作变得粗野又带着万分的吝惜,在慕容妍的上身烙下一颗颗草莓……

  随着他粗野的动作,慕容妍浑身打起颤来,为何而颤抖,她不知道。

  她的脑海里一片混乱,她觉得他们在车里这样玩火是不对的,可她的身体又背叛着她的大脑,不听大脑的使唤,渴求着他更多更深的碰触。

  当他的大手再往下滑的时候,她忽然打了一个激灵,才扯回了浑浊的意识,急急地捉住他的大手,潮红的俏脸有着点点害怕,低低地乞求着:“不悔,不要!”

  她还没有做好交给他的准备。

  霍昊阳停止了焚烧她的动作,抬眸定定地和她对视,看到她眼里的害怕,他心一揪,暗恼自己过于急切,吓到她了。

  略略地挣开她的手,他慢慢地,爱怜地把她的内衣扣子扣上,又把她的套装钮扣也扣上,眼神虽然灼热不减,他还是控制住自己的**。

  就算早已经相知相爱,毕竟此刻才重逢,彼此都是未经人事的,他不能在这狭小的车内要了她。

  整理好彼此的衣衫,霍昊阳把她带入了怀里,低哑地说着:“对不起,吓着你了。”

  听着他这一句温柔带着深情,又带着宠溺的话,慕容妍除了心里甜丝丝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种滋味。

  一会儿之后,车内的暧昧气息慢慢地淡化了,两个人也恢复了正常。

  霍昊阳才体贴地替慕容妍系上了安全带,开着车,把她载离了霍家别墅,带着她出外兜风,打算利用霍昊天给慕容妍的一个星期假,好好地增加感情。

  市里,郊外,邻市,只要是好玩的地方,都有他们的身影出现。

  只要有好吃的地方,也都有他们的身影。

  说是慕容妍带霍昊阳熟悉地方,还不如说是霍昊阳带着慕容妍近游。

  他们不带任何第三者,鲁顺英这个最贴身的保镖也被霍昊阳勒令不准跟随,那是属于他和妍妍的两人世界,除了天与地,云彩与清风,任何人都不准插足他们的两人世界。

  仅是一个星期,就足够让他们如膝似胶。

  或许是两个人的感情太甜蜜,勾动了若希的心,她答应和霍东铭二度蜜月,她选择去的地方还是马尔代夫,因为那里有着她和东铭最甜蜜的回忆,也是从那里开始,她的心真正投给了霍东铭,是他们夫妻之间相爱的开端地。

  那里的海洋,那里的沙滩,那里的酒店,那里的阳光,大地,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回味无穷。

  爱妻的要求,霍东铭从来都不会拒绝。

  听说夫妻俩要二度蜜月,慕容俊和林小娟也心痒难耐,硬是跟着霍东铭夫妻一起前往马尔代夫二度蜜月,貌似林小娟和慕容俊当初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度蜜月,两个人此刻所谓的二度蜜月应该是他们真正的蜜月。

  霍东铭在决定带着爱妻二度蜜月之前,临时提携儿子代理总裁一职,霍昊天原本就是千寻集团的接班人,他的临时决定,集团里的核心人物也没有任何意见,早点让霍昊天接手企业也不是坏事。

  霍东铭是想着如果儿子能在这两年内就接下总裁一职,那他就可以放肆地陪着若希游山玩水,安度晚年了。

  在年轻一辈的相送下,送走了两对二十几年恩爱如初的夫妻后,慕容家便余下慕容妍和宫磊两个人了,慕容烨兄弟俩都还在读书,偶尔才会回家。

  担心宫磊会抢走慕容妍,霍昊阳每天都粘着她,愣是不让宫磊有机会和她独处。

  一个星期的假,很快就结束了,霍昊阳要正式接管黑帝集团了。

  慕容妍也恢复了正常的上班作息,一切似乎都往正常的路线上走着,却不知道阴谋悄然逼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