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6 是意外?是阴谋?

016 是意外?是阴谋?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7914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6

   宫磊能和慕容妍单独相处的时间仅有清晨。

  晚上的时候,虽然两个人也能见面,但霍昊阳把慕容妍送回家的时候,通常时间都是很晚了,而且也不知道霍昊阳带慕容妍去哪里玩,每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慕容妍都觉得很累,往往是一回来,看到他,打声招呼便进房洗澡睡觉去了。

  宫磊不忍心打扰她的睡眠,哪怕他被酸意淹没了,他还是疼惜她的。

  慕容妍的假期结束了,在这天清晨,她还是像往常一样闹钟叫了,她继续赖在床上睡着,宫磊却接替了林小娟的工作,替她准备着早餐。

  “磊少爷,让我来吧。”一名保姆跟在宫磊身边转悠着,想抢过宫磊做早餐的活儿。

  宫磊停止手上的动作,扭头淡冷地对保姆说道:“林姨,你出去忙别的吧,要是真没事做,就帮妍妍擦一下车吧,这几天我都是开着她的车上班,粘了不少灰尘了。”难得有机会露几手厨艺,做早餐给妍妍吃,这么幸福的事情,他不想让保姆去做。

  在慕容妍休假的这一个星期里,他每天都起床做早餐,可是慕容妍都没有吃,不是慕容妍不爱吃,而是霍昊阳那个霸道鬼总是在他做好早餐的时候杀到,然后带走慕容妍,让他一个星期来的付出全都打了水漂。

  林姨无奈,只得转身走出了厨房,觉得有钱人有时候真的很怪,宁愿花钱请她们回来转悠着,也不让她们做饭。

  宫磊的车因为自燃,他还没有买新车,慕容俊在知道那件事的时候,很生气,要彻查,其实大家都猜到是宫亦让人动的手脚,要查,也很容易查得出来。被宫磊劝住了,宫磊交由警方调查,觉得警方为官方,经由警方调查到了结果再公布比起他们自己私自调查更有影响力。大可对他不仁,他已经忍了八年了,如今他也要不义了。

  他不会用同样的手段去对付大哥,他只想让大哥身败名裂。

  慕容俊和林小娟都说要帮他重新买一辆新车,也被他拒绝了,他说他自己现在有薪水领,不用慕容家再帮他出钱了。

  这几天上班,他便开着慕容妍的车,那辆是霍昊天送给她的皇冠。

  宫磊花了半个小时后就做好了两份西式早餐。

  这年头,想追老婆,还得懂厨艺。

  解开系在身上的围裙,宫磊端着两份做好的西式早餐走出了厨房,把早餐摆放在餐桌上,然后上楼去叫慕容妍。

  慕容妍还赖在床上呢,习惯性地抱着她的睡枕,睡得香甜,要不是怕她迟到,宫磊真舒不得叫醒她。

  “大懒虫,睡猪,起床了。”宫磊站在床前,好笑地低首看着她,叫着。

  “嗯。”

  慕容妍眼皮都没有动一下,只是咕哝一声,一翻身,又继续沉睡着。

  宫磊失笑地看着她,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赖床这一样不好。

  如果没有人叫她,她会一直睡,一直睡,睡到太阳移到了正中才会起来的。

  “妍妍,磊哥做了你喜欢吃的早餐,起来了,再不起来你就迟到了。”宫磊在床沿上坐下,像个老妈子一样,扯着她的枕头,爱怜地笑着说着。

  “磊哥,我很困,再让我睡十分钟,行吗?”慕容妍转过身来,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乞求地看了宫磊一眼,嘀咕着,话音落地,她眼皮一合,一副再次入睡的样子。

  “一分钟都不行,马上起来。”

  宫磊沉下了脸,一把抢过她的枕头,低叫着。

  “磊哥……”慕容妍无奈地坐了起来,一边优雅地打了一个呵欠,一边抱怨着:“你比我妈还像老妈子了。人家真的困嘛,昨天晚上凌晨才睡呢。”

  “谁叫你疯,就忘了时间,就算要恋爱,也不能这么晚才回来,那霍昊阳难道不知道你今天要上班吗?还带着你疯到那么晚,一点都不会体贴你,都不知道你是什么眼光,像他那样的男人,你也爱,还傻瓜一般地等了人家八年。”

  宫磊没好气地说着。

  对于霍昊阳这个情敌,他是提到就一肚子的火。

  可恨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霍昊阳真正的身份呢,仅知道霍昊阳真名黑逸尘,其母未婚先孕,后来找回生父才改回父姓的,但在中国,大家还是习惯叫他霍昊阳。是霍家的外孙少爷,黑帝集团的新任总裁,可他觉得霍昊阳的身份远远不止这些。

  他暗中调查,仅能查到这些谁都知道的,其他的一片空白。

  霍昊阳不简单,非常的不简单,他有这种直觉。

  摊上强劲的情敌,是最让人头痛的事情。

  “磊哥,你不喜欢不悔?”慕容妍倏地把自己的俏脸趋到了宫磊的面前,明亮的大眼带着质疑锁着宫磊的双眸。

  宫磊对她一向疼爱有加,就像她的亲生哥哥一样,对她的决定一向都敬重,对她的朋友一向都能接受,为什么到了不悔这里,宫磊哥哥反应这么大?

  “我是不喜欢他!”宫磊直言。

  有谁会喜欢自己的情敌?

  “我不喜欢他让你一等便是八年!”宫磊随即补上一句,这一句带着浓烈的苦涩味道,他很想告诉妍妍,他不喜欢不悔,是因为他爱她。可看到她那双明亮的大眼里看他时没有波浪,他便知道在她的心里,他永远是个哥哥。

  没有希翼的爱情,他不能表白,也怕自己表白了,会让两个人如今的关系中断。

  就算得不到她,至少他还能和她同住一屋檐下,看着她,保护着她,以大哥哥的身份亲切着她,成为她受到委屈时的依靠。

  慕容妍眼里的质疑一扫而光,笑着搂了一下宫磊,然后飞快地松开他,说着:“我就知道磊哥最疼我了。”

  宫磊睨她一眼,被她搂过并未能让他开心,她搂过他,搂过霍昊天,这些搂抱都是纯兄妹的搂抱,不像她搂霍昊阳那般带着浓烈到化不开的爱恋。“知道就好。”他越过她,走到衣橱前,替她拿出衣服来,扭身就把衣服丢给她,说着:“动作快点,我在楼下等你,吃完早餐,我送你上班去。要不,你自己开车也行。”

  离宫磊远一点!

  霍昊阳霸道的话忽然在脑海里掠过,慕容妍破天荒地应着:“那好,我今天自己开车去上班。再不开,我怕那车会生锈了。磊哥,你呢?我爹妈不在家,要不,你就开我爸的吧。”

  “放心吧,我不会笨到走路去的。”

  宫磊丢下一句话,才低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她的房间。

  等到宫磊走后,慕容妍飞快地换过了衣服,洗刷后,就像往常一样拿起自己的手袋,走出了房间。

  一出房间,她就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霍昊阳,霍昊阳今天要到黑帝集团去,正式接管黑帝集团,还要开会。

  她才想打电话,霍昊阳先一步打了过来。

  “妍妍。”

  低柔动听的嗓音传来,慕容妍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脸上就浮起了笑容。

  “起来了。”

  “嗯,你呢?”

  慕容妍放慢了下楼的脚步,像话家常那般和霍昊阳通着电话。

  “我在去企业的路上。”霍昊阳低沉地应着。“刚起来?记得要吃早餐,要不,我让人送早餐给你。”

  慕容妍看看时间,不过是早上七点十分,霍昊阳竟然就在去企业的路上了,他哪用得着这么早到企业呀,身为总裁的,九点以后再到企业都行,甚至不到企业也不会被人说。

  “我想早一点到企业,先看看文件,大概了解一下企业近期的运转情况。”霍昊阳像是猜透了她的心思似的,温沉地向她讲解着。

  在烈焰门里,为了积累管理经验,他也在一些门下的企业里工作过。但初次接手黑帝集团,那些高层管理又都是烈焰门的人,资格老,经验足,他一个年轻少主回来就坐上总裁一位,总得有魄力才能镇得住那些人,如果他连企业的近况都不了解,很难在今天的会议上镇住那些高层。

  这几天,为了全身心地陪着妍妍,他可是只字都不曾问过关于黑帝集团的事情。

  “嗯,加油,要是遇到困难,可以请教昊天哥的。”慕容妍鼓励着霍昊阳。

  虽然带着些许的质疑,霍昊阳还是很开心,因为她支撑他!

  “中午的时候,我接你一起吃餐,记得等我,别上了你昊天哥的车哈,还有,绝对不能和你宫磊哥一起,知道吗?”霍昊阳低沉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却霸道万分。

  宫磊爱妍妍,他看得出来,他不担心宫磊会伤害妍妍,他是担心因为宫磊的关系,会让妍妍被宫亦伤害。

  上一次的车自燃,妍妍是意外被卷进去的。

  他只让人暗中教训了一下宫亦,并没有太过份。

  但如果再一次让妍妍受到伤害,他会把宫家都夷为平地。

  伤他,他可以忍,伤妍妍,对不起,他不知道忍字是怎么写的。

  “知道了。”慕容妍笑应着,被他霸着的感觉,才让她有一种真实感,不再是梦,不再是等待,他就真真实实地融入了她的世界里了。

  “妍妍。”

  手机那端的霍昊阳忽然低低地叫了一声,他的声音一直低沉,可是这一声叫得比前面的声音都要低,好像想和她说什么悄悄话似的。

  “嗯。”慕容妍也凝神静听,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他的悄悄话。

  “我爱你。”

  霍昊阳声音虽然压得很低,可吐字非常清晰,她听得清清楚楚的。

  慕容妍心神忍不住荡漾起来,脸现幸福,又夹着些许的娇羞,嗔着:“我知道了。”八年前,他就说过了。

  “你呢?”

  霍昊阳急切地反问着。

  哪怕两个人如膝似胶了,甚至差点擦枪走火了,可她还不曾和他说过,她爱他的话。他是知道她的心了,他只是想听听她亲口说她爱他的话。

  别以为只有女人才爱听甜言蜜语,男人也爱听的。

  “嘻嘻,不告诉你。”慕容妍狡黠地笑着。

  傻瓜一个,她要是不爱他,鬼才会等他八年。

  “不告诉我,中午有你好受的。”霍昊阳故意警告着,想着中午吻她一次作为惩罚,还是吻她千百次?

  一想到吻她,霍昊阳就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吻了无数次,他都觉得不够,吻她,他已经上了瘾。

  大舅父是宠妻成瘾,那他就来一个吻妻成瘾吧。

  在他心里,慕容妍早就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结婚,是早晚的事情。

  “我挂了,先吃早餐,还真的饿了。吧唧!”慕容妍下到了一楼,便要挂断通话,在挂断通话之前,她俏皮又大胆地对着手机亲吻了一下,还故意吻出声音来,存心勾引着那一端的霍昊阳。

  听到那一声勾引的亲吻声响,霍昊阳宠溺地低笑自语:“中午的时候,可别求饶,现在勾引我。”

  开着车送着霍昊阳前往黑帝集团的鲁顺英,把霍昊阳和慕容妍的通话适数听进去了,她板着脸,一言不发,内心却涌起了刺痛。

  或许,她应该学着放手的。

  毕竟她已经入了烈焰门,是不能再为黑家媳妇的了。

  但那么多年的痴恋,想放手,除非她远离他。

  可她又舍不得远离他。

  她喜欢在他处理事情的时候,只有她跟在他身边保护着他,那个时候,她感觉他是完全属于她的。

  吃不到,能看到,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幸福,哪怕这种幸福染着苦涩的味道。

  慕容家里,宫磊已经先一步坐在餐桌上吃着自己的那份早餐。

  慕容妍把手机放好,愉悦地走进来,在宫磊对面坐下,拿起刀叉,就开始吃着宫磊为她做的西式早餐。

  “好吃吗?”宫磊期待地看着她。

  要是能把她的胃养熟最好,那样至少他还能在她的心里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我妈的徒弟,我满意。”

  慕容妍俏皮地说着。

  林小娟的厨艺经过了几十年的磨练,早就好到可以和五星级厨师媲比了,在她的影响下,慕容妍姐弟三人以及宫磊都懂厨艺,尤其是宫磊,因为是寄住在慕容家,他心里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自卑,便想着照顾好慕容妍姐弟三人,所以学厨艺学得最认真的便是他,所以厨艺最好的也是他。

  “你这丫头。”

  宫磊宠溺地笑着。

  “磊哥,我吃饱了,我先走了,我自己开车要小心点,知道吗?”慕容妍吃东西很快,估计是平时赖床起来得太晚,所以用最短的时间内吃早餐,练出了这种速度吧。

  她比宫磊迟吃,宫磊才吃了一半,她就吃完了。

  把刀叉一放,她拿起自己的手袋,一边翻找着自己的车锁匙,一边站起来就走出了餐厅。带着关心的碎碎念送进宫磊的耳里,让他忍不住心里发甜,哪怕知道她的关心是再普通不过的,他还是很开心。

  “你自己开车更要小心点。”

  宫磊叮嘱着。

  “知道了。”

  慕容妍的声音从屋外抛了回来。

  “动作真快。”

  宫磊失笑地摇了摇头。

  慕容妍是第一次开着车去上班。

  要不是霍昊阳回来了,他霸道,她都不会开车去上班的。

  她不喜欢别人说她显摆,哪怕她有显摆的本钱。企业里很多助理级的,人家都是挤公车呢,她却开着几十万元的皇冠上班,每个月那点工资还不够付油钱呢,还不是因为她出身好什么的?

  此时是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车流涌挤,车来车往的,每个人都想尽快赶到自己的企业。

  慕容妍不停地看着时间,不停地加速,只差没有飙车。

  远远地,看到了千寻集团那栋六十八层高的办公大厦时,她才放慢了车速,心知不会迟到了。

  谁知在千寻集团前面的公路转弯入企业的时候,差点就撞上了一位年轻的女人,那个女人似乎有心事,神情有点儿呆滞,是她自己撞上来的,慕容妍紧急刹车后,才避免了一场车祸。

  那个女人没有受伤,可能是突然而来的变故把她的神智拉了回来吧,她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慕容妍赶紧下车,快步地走到那女人面前,蹲下身去关心地问着:“小姐,你没事吧?”

  那女人抬头,慕容妍忍不住低叹着,天仙呀。

  眼前的女人年纪比她稍大一些,估计有二十五六岁了,身材娇小,五官精致绝美,每一处都仿佛是巧夺天工一般凿出来的,鲁顺英已经绝美动人了,可鲁顺英有着美中不足,眼前这个女人是完美无暇,没有半点的不足之处。不过鲁顺英给人的感觉是冷漠,美艳,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是柔弱,好像一阵风吹来都能把她吹走似的。

  不仅身体显得柔弱,神情也显得柔弱。

  听到慕容妍的问话,她摇了摇头。

  慕容妍把她扶了起来,好心地替她把身上的灰尘都拍掉。

  女人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袖T恤,一条米色的长裤,穿着打扮很自然,她也有一头长长的秀发,秀发披散着,有点儿乱,好像早上起床还没有梳洗过一样。

  “小姐,你真的没事吗?”慕容妍不放心地再问着。

  她的车是没有撞上这个女人,可是她的车把这个女人吓到的却是事实。

  女人还是摇头。

  她轻轻地推开了慕容妍扶着她的手,默默地又往前走。

  走了几步,她忽然弯下腰,重新蹲回了地上,右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处,脸色有点儿苍白。

  看到她这个样子,慕容妍快步上前,把她再次扶起来,关心地问着:“小姐,你怎么了?”

  女人只是捂住自己的小腹,眼角滑出了清泪,让慕容妍意识到她是受到了什么打击的。

  她顺着女人的动作往下看,意外地看到女人的下身似乎有点点血渍,她吃惊地叫着:“小姐,你流血了。”

  “我肚子痛……”女人总算开口说话了,她忽然紧紧地抓住慕容妍的手,含泪乞求着:“我的孩子……”

  孩子?

  天哪!

  这个女人还是个孕妇。

  慕容妍紧张起来,孕妇最怕的就是摔倒,她刚刚把这个女人吓得跌坐在地上,肯定动了胎气什么的。

  慕容妍顾不得太多,马上扶着女人上车,她飞快地钻回车内,调转车头,往千寻集团旗下的那间医院开去。

  她一边开着飞车,一边不停地安抚着那个女人,说着:“小姐,你一定要忍住呀,没事的,我送你到最好的医院去,你的孩子不会有事的。”

  那个女人脸色是更显苍白,她没有再回答慕容妍的话,只是坐在车后座,用一种非常无奈的眼神看着慕容妍。

  很快地,慕容妍就把那个女人送到了千寻集团旗下的医院,那里的医生护士们大都认识她,因为她是传言中的霍家太子爷的未婚妻。

  “一定要保住她的孩子!”慕容妍紧张地对一名妇产科医生说着。

  “妍小姐放心,大家会尽力的。”

  那个女人只是有流产的兆头,慕容妍送得及时,孩子暂时是保住了。不过医生说孕妇的心情欠佳,身体也弱,一定要小心保养才能把孩子顺利生下来。还叮嘱孕妇要多补充营养。

  办好了住院手续,慕容妍坐在病床沿上,看着躺在病床上输着点滴的女人,得知孩子保住了,又输着点滴,肚子也不痛了,女人的脸色不再那般苍白。

  “谢谢你。”她由衷地向慕容妍道着谢。

  慕容妍笑笑,替她理了理头发,慕容妍的动作让她愣了愣,眼里似乎掠过了歉意,但一闪而逝,慕容妍并没有捕捉到。

  “不用谢,这是我的责任,是我害到你差点流产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帮你通知你的家人,你住院的费用,我会出的,这也是我的责任。”慕容妍问着。

  “我叫倪雪儿,我是孤儿,收养我的是一位大哥哥。”

  女人简单地答着。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霍昊天打来的。

  “妍妍,你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保卫科的人说你差点撞到了人,现在情况如何?你在警察局还是在医院里?”

  “昊天哥,没事,我在医院里。”

  “哪间医院?”

  “大家集团的。”

  “好,我马上过去。”

  “昊天哥,不用了,没事的,我能处理,你不用来了,还有,别让不悔知道,我不想连他都惊动了。”慕容妍急急地说着,可她只听到嘟嘟的声音,霍昊天早就挂断了电话。

  “为什么不能让我知道?”

  霍昊阳低沉的声音忽然在病房门口传来。

  慕容妍错愕,他竟然到了医院?

  他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消息竟然比霍昊天还要快!

  霍昊阳大步地走进了病房,先是扫了一眼那个女人,然后才把慕容妍抓进怀里,从发丝到脚趾头,他都检查了一遍,确定她没事了,他才放下心来。

  “不悔,你怎么……你不是要开会的吗?”慕容妍想问他怎么知道她的事情,转念想到他的身份,及烈焰门消息的灵通性,她也就懒得再问。说不定他像干爹年轻时那般,在暗处安排了隐身保镖保护她呢。

  她担心的是他今天刚接手黑帝集团,又要开高层管理会议,他不该跑到这里来。

  她又没有什么事,他不用这般担心的。

  “什么都不及你重要。”

  霍昊阳一句话言明了慕容妍在他心里的位置。

  慕容妍想说什么,想到这里是病房,便不再和他讨论这个话题,而是转向了倪雪儿,温和地说着:“你有电话吗?我帮你打电话给你的家人。”

  “我……”倪雪儿迟疑着。

  “我自己打吧。”迟疑过后,倪雪儿小声地说着。

  慕容妍便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倪雪儿,倪雪儿拿过她的手机,然后输入了一个她熟悉得做梦都能倒背如流的手机号码。

  电话很快就通了。

  “亦。”

  她怯怯地叫着。

  慕容妍略略地挑了一下眉,敢情那个亦就是倪雪儿肚里孩子的爸吧,要不就是那个收养她的大哥哥,倪雪儿怯怯的表情让慕容妍心疼,对方是如何对待雪儿的,竟然让雪儿害怕成这般。

  “我在医院里。”

  雪儿没有多说什么,仅是告诉对方,她在哪一间医院里。

  然后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还给了慕容妍。

  慕容妍发现她的眼睛又红了起来。

  聪明的慕容妍完全可以确定那个叫做亦的男人就是雪儿肚里孩子的爸。

  难道对方抛弃了雪儿?

  还是对方已经有妻室?

  想到初遇到雪儿时,雪儿的表情,慕容妍忍不住在心里猜测着。

  “雪儿,你先休息,我替你拿药去。”

  慕容妍温和地说着,然后拉着霍昊阳走出了病房。

  一出病房,慕容妍就低咒着:“那男人肯定不是好东西!”

  霍昊阳听着她一句莫名其妙的低咒,有点不解地问着:“什么男人?”

  “雪儿怀孕的了,我差点撞上她的时候,她神色很差,因为精神状态不好,才差点撞上我的车。我怀疑那个男人是玩弄她的,那么漂亮的女人,也狠得下心去伤害,那男人还不是坏东西吗?”

  霍昊阳点点头。

  反正她不说他是坏东西就行。

  “等会儿我倒要会会那个坏东西,如果叫做亦的男人真是雪儿肚里孩子的爸,我想问问他是什么态度,雪儿怀孕了,也不帮她补充一下营养,要是不想让雪儿生孩子,就不要让雪儿怀孕,无耻的家伙!”

  “那是人家的私事,你别多管闲事了。”霍昊阳忍不住说她一句。

  “什么叫做多管闲事,雪儿此刻会躺在病床上,差点失去孩子是我造成的,我就得负责到底。再说了,都是女人,感同身受。”慕容妍说得义愤填膺,早就把那个叫做亦的男人当成了负心汉。

  霍昊阳失笑地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没事,你快回企业去吧。今天对你来说,非常重要。”慕容妍替雪儿拿了药,便让霍昊阳回企业。

  霍昊阳不动。

  “我真的没事,相信我,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女孩了,我都二十三岁了,你快点回去开会吧,别让那些老管理们觉得你这个新任总裁言而无信,说好推迟半个小时的会议,结果半天都不开,人家会觉得你是狂傲,摆架子,不把他们放在眼内的。”

  慕容妍把他拉到了电梯前,看到他还是想留下来陪她,她左顾右盼一下,就飞快地亲了他的脸一下,浅红着脸说着:“中午见。昊天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有他在,雪儿的家人估计也不敢对我怎样的,再说了,这是大家集团的医院,医生护士们也会护着我呢。”

  慕容妍知道他不放心,也担心,这件事因她而起,雪儿的家人万一是个利害的人,会找她麻烦。

  深深地看她一眼,霍昊阳倏地把她扯进怀里,不顾这是公众场合,深深地吻上她的唇,狠狠地和她拥吻了一次,他才带着不舍钻进了电梯里。

  她说得不错,今天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送走了霍昊阳,慕容妍回到了病房里。

  她倒来温开水,让雪儿吃药,都是一些止痛安胎的药。

  “雪儿。”

  一声急切而低沉的声音撞门而入。

  不算高大但相当强健又有气势的身影随声而进。

  慕容妍扭头转身,愣住了。

  进来的男人有着一张和宫磊七分相似的面容,只不过他身材矮小一点,年纪较大,应该有三十四五岁左右,神情沉冷难测,比起宫磊刻意装出来的冷漠,这个男人的沉冷是发自内心的,给人一种阴狠的感觉。

  他脸上全是急切,还带着浓浓的担心,看出他对雪儿的紧张。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两名黑衣保镖,一看这架势,便知他是个有钱的公子哥儿。

  但他怎么和宫磊长得那般相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