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7 宫亦(一更)

017 宫亦(一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6153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7

   “雪儿,你怎样了?”男人快步走到了病床前,眼里似乎只有雪儿一个人,对于站在床前的慕容妍,他好像没有看到似的。

  慕容妍错开身子,退到一边去,决定先观看一下,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是雪儿肚里孩子的父亲,她一定会替雪儿讨一个公道的。

  她记得干妈曾经很幸福地和她抱怨过当初怀昊天哥的时候,是国宝级人物,全家上下都当干妈是宝贝,吃好,穿好的,干爹还清了保镖二十四个小时跟在干妈的身后保护着干妈的安危。她觉得怀孕的女人,就应该受到自己男人的疼爱。可是雪儿呢,自己茫然地走在大街上,一看就知道是心情欠佳,更甚的是雪儿还营养不良。

  在慕容妍的眼里,如果眼前这个总是散发着阴鸷神色的男人要是负了雪儿,他就该死!

  或许是责任心太强,又或许同是女人,慕容妍已经把雪儿的事情当成是她的责任了。要不是她的车差点撞上了雪儿,雪儿此刻也不会躺在病床上了。

  雪儿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慕容妍觉得她的笑容带着点点的苦涩,又有着无奈的请求,为什么会有请求,慕容妍百思难得其解。

  “我没事。”

  “好端端的,你跑出家门做什么?还来了T市,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宫亦在床前坐下,心疼地瞅着雪儿那还有点儿苍白的脸色,一向阴鸷的脸掠过了一抹少见的温柔。他爱怜地替雪儿挑开了她额前的发丝。

  “我,我,我只是想出门散散心。”雪儿垂下了眼睑,不太敢和宫亦对视。

  数天前,她得知自己怀孕了,孩子父亲是宫亦,这个收留了她的恩人。她以为她能生下这个孩子,因为她知道宫亦对外人虽然阴狠无比,但对她却是挺好的,没想到宫亦却要求她打掉孩子。她顿时觉得如遭雷击。

  她不敢说宫亦爱她,但她爱宫亦。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宫亦给了她一个栖身的居所,虽然在宫家的身份让她觉得有点低微,可她心里已经把宫亦当成了恩人。相处之后,她又慢慢地爱上了他。她甚至知道他和宫家二少爷的事情。外界的人如何评论他,她不想去管,在她眼里,宫亦是个矛盾体。他每次伤害了宫磊之后,又会独自躲在书房里悔恨,可是悔恨过后,恨意再度滋生,让他永无止境地想打击伤害宫磊,永无止境地悔恨。

  这样一个男人,她是想给他一个幸福安定的家。可在他要求她打掉他们共同的孩子时,她的信念便崩溃了,她太高估了自己,也太不了解宫亦的心了。

  她离开了宫家。

  仅带着些许的钱,便走出了那个她生活了近八年的家。

  她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什么原因便坐了车来到了T市,钱很快便花光了。她忧虑着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神情恍惚之中便差点撞上了慕容妍的车。

  此刻看到宫亦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医院里,她更是心如刀绞。

  A市到T市的车程都要两三天,宫亦除非坐飞机,可就算坐飞机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到达,唯一可以说得过去的便是宫亦早就到了T市,或许在她离家那一刻起,宫亦便跟着她了。可是他一直没有露面,彼此相处了那么多年,她走了,他也没有找一下。

  心里的刺痛可想而知。

  宫亦会到T市来,就是为了对付他的亲弟弟宫磊。

  她曾经听到宫亦醉酒后的话,说宫磊太幸运了,竟然住进了慕容家,还和慕容家的大小姐亲密无间等等。她更从宫亦的书房里找到了很多关于宫磊和慕容妍的相片。

  她认出了差点撞到自己的人便是慕容妍,想到宫亦的心狠,极有可能会扯到慕容妍,她才会对慕容妍露出歉意的。

  她多么希翼能挽救宫亦的心灵,让宫亦不要再这般的执迷不悟下去,可惜……

  宫亦现在对她的表现,她心颤,以她对宫亦的了解,她觉得自己无形之中就成了宫亦阴谋中的一枚棋子,当着慕容妍的面,她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用眼神请求一下。

  “就算要出门散心,也要和我说一声,知道吗,以后不许这般任性了。”宫亦低沉地说着,话里隐隐可听到一抹包容。

  对雪儿,他有着他不愿意流露出来的爱恋,但……

  扭头,他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慕容妍,然后站了起来,面对着慕容妍,淡冷地自我先容着:“我是雪儿的哥哥,宫亦,我想,你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吧,能告诉我吗?”

  宫亦?

  慕容妍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大眼马上瞪向了宫亦,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磊哥的亲亲大哥?看宫亦的神情,果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呀。

  还有,他说他是雪儿的哥哥,难道是他收留了雪儿的?那雪儿肚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亦,这件事……”

  “雪儿,你好好休息,我和这位小姐到外面去谈谈。”宫亦温淡地打断了雪儿的话,然后示意慕容妍跟着他走出病房。

  看到两个人走出去的身影,雪儿的心沉进了谷底。

  她感觉到了亦的诡异,亦明明就认得慕容妍的,却装着第一次见面,亦的计划是什么?她在亦的计划里又被摆在了什么位置上?

  妹妹?

  这两个字更是像烙铁一般,烙进了她的心房,烙得她全身心都痛了起来。

  没有输液的手忍不住覆上了自己的小腹,那里有着她的孩子,可是孩子的爸却不要他,她可怜,是孤儿,难道她的孩子也要像她一样可怜吗?

  雪儿的脸色再度变得苍白起来。

  医院的长廊一角,宫亦站在护栏前面,摸出了一包烟,点燃了,然后慢慢地吸着。

  “雪儿怎么回事?”

  他背对着慕容妍,淡冷的语气里并没有问责的意味。

  “我差点撞到了她,把她吓得跌坐在地上,因为她怀孕了,所以因此而差点小产,幸好送医及时,孩子现在保住了。这是我的责任,你要是想问责,我会承担的。”慕容妍的语气也很冷,这个伤害磊哥的人,她半点好感都没有。

  仅是站在他的身后,她就闻到了那股阴狠的味道了。

  现在宫氏财团虽然还不及自家的慕容财团,但其在A市的地位已经相当的高,只要宫家跺脚,A市都会发生金融海啸。可见宫亦在经商上也是相当的阴狠有手段。

  一个人狠到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要下手了,还有什么让他心软?

  最让她觉得讽刺的是,宫亦赶走了宫磊,却又好心地收留了雪儿,亲弟弟不要,却要一个陌生人。除非他收留雪儿另有所图。

  对,另有所图,这个男人那么的阴狠,说不定就是看中了雪儿的美貌,所以收留雪儿以作利用呢。商海里的交战,有时候也会用到美人计。

  想到这里,慕容妍对雪儿的同情心更浓了。

  也开始猜测着雪儿肚里的孩子是不是宫亦利用她实施了美人计而留下的证据。

  听到慕容妍说雪儿肚里的孩子,宫亦忽然间沉默了,慕容妍变得锐利的大眼捕捉到他握着香烟的手指抖了一抖。

  片刻后,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把香烟熄灭了。

  转身,他准确地把烟头掷进了距离他有数米远的垃圾箱里了。

  再次面对慕容妍的时候,他的神情似乎变得有点捉摸不清了,没有了阴鸷,却有着诡异。

  “你不是已经在承担责任了吗?”他淡淡地说着,深眸盯着慕容妍的俏脸,细细地打量着慕容妍,细到连慕容妍有几根汗毛都想数清楚。

  慕容妍坦然地接受着他的打量。

  “小姐贵姓?”

  “宫亦先生,我觉得你不必再在我面前装下去了。我想,你应该认识我。”慕容妍淡冷地笑着,笑容却带着讽刺。

  宫亦时刻都让人盯着磊哥,寻找机会对磊哥下手,她和磊哥关系非浅,宫亦怎么可能不认识她?

  宫亦忽然笑了起来,怪不得宫磊会爱上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比他想像中聪明得多了。

  不愧是笑面虎的女儿!

  “慕容小姐比我想像中的要聪明得多了。”宫亦笑着。

  他笑起来的时候,倒是挺温和的。

  “你把自己想得太聪明,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是笨蛋。”慕容妍的话相当不客气。

  “呵呵。”

  宫亦只是低笑着,没有回应他这一句话。

  “如果你真的关心雪儿,请好好照顾她,她怀孕了,不管孩子是谁的,孩子是无辜的,要帮她补充营养。”慕容妍冷冷地说着。

  宫亦敛起了笑容,忽然重重地叹着气,说着:“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雪儿出席一些宴会的,让她被别人骗了……”

  宫亦没有再说下去,慕容妍已经能想像到他下半句的内容了。

  她的眼里对雪儿的同情更浓了,美丽的女人容易引来狂蜂浪蝶,同样容易被人玩弄抛弃。雪儿那般柔美,又弱不禁风的,摊上负心人,只有伤心的份了。

  “我把雪儿当成亲妹妹看待,她的事便是我的事,我会好好地照顾她的。慕容小姐放心吧,承担责任的事,慕容小姐已经做到了,我很感激。”宫亦说得比唱的还好听,慕容妍要不是知道他的为人,还真的被他蒙骗了呢。

  真有这么心善,为什么还让雪儿受伤?为什么把自己的亲弟弟赶出家门,还要赶尽杀绝?

  “妍妍。”

  霍昊天温沉的叫唤声传来。

  接着便看到他一身黑色的西装,气宇昂轩地大步朝两个人走过来。

  “妍妍,你没事吧?”霍昊天走过来,锐利的双眸就飞快地把宫亦打量了一遍,高大的身躯习惯性地就把慕容妍护在了自己的身后,淡冷地看着宫亦。

  “昊天哥,我没事。”慕容妍连忙应着霍昊天的问话。

  她都说她没事了,霍昊天两兄弟还是跑到医院来。

  两个人对她的关心,让她觉得自己很幸福,爱情,友情,亲情都拥有了。

  “那个差点被你撞到的人也没事吧?”霍昊天扭头,温和地问着。

  慕容妍点点头。

  霍昊天这才扭头重新面对着宫亦,淡冷地问着:“宫先生,你怎么也在这里?还和妍妍在一起。”

  对于霍昊天一眼就认出自己,宫亦一点也不意外,怎么说宫家也是A市的上流名门,霍家和慕容家的交情那般深,认识他理所当然。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霍昊天比传言中更加的俊美,更加的深不可测,而且对慕容妍的关心极甚,看来他想把慕容妍当成一步棋来走,要走得非常小心才行,否则错了一步,便会遭受到霍家和慕容家的双重报复。

  “伤者是我的妹妹。”

  “昊天哥,等会儿再跟你说明。”慕容妍扯了一下霍昊天,小声地说着。

  霍昊天笑了笑,看到她的衣领有点灰尘,他自然地用手指替她弹了弹。

  “那好。都处理好了吗?可以走了吗?”他温和地问着,话里的关切及宠溺谁都听得出来。

  慕容妍点点头。

  两个人转身,并肩而走。

  走了两步,慕容妍忽然停下脚步再一次转身对着脸带笑容,目送她离开的宫亦说着:“宫先生,雪儿和你尚无血缘关系,你都能对她诸多照顾,磊哥是你的亲弟弟,你怎能狠心对他?”

  宫亦脸色微变,随即低叹着气说着:“慕容小姐知道些什么?不过是片面之词。不说也罢,反正慕容小姐已经先入为主了。”说完,他像是带着沉重的委屈那般,越过了慕容妍和霍昊天,重新回到了病房里。

  慕容妍挑眉,宫亦的意思是说宫磊撒谎,故意栽赃陷害他?

  可是传言中也说宫亦把宫磊赶出家门的呀。

  “别信他,这个男人城府极深。”

  霍昊天环住慕容妍的肩膀,哥们一般拍着她的肩膀,深沉地说着。

  慕容妍点头,她相信陪了自己八年的宫磊。

  两个人也重新回到了病房里,叮嘱雪儿数句之后,两个人便离开了病房。

  “现在你是回企业上班,还是?”

  霍昊天一边走着,一边问着。

  慕容妍看看时间,这样一折腾,都快上午十一点了。

  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回去也做不到了什么了,便说着:“不了,下午再回企业吧,我想去黑帝集团等不悔下班,大家约好了一起吃午饭。”

  “那好。”

  两个人钻进了电梯,很快地,电梯便把两个人送到了一楼。

  走出电梯才走了几步,霍昊天忽然停止了脚步。

  慕容妍莫名,正想开口,却看到霍昊天转身,脚步快速地向不远处的一名女人走过去,那个女人看到霍昊天走向她,连忙转身就想跑。

  可惜迟了。

  霍昊天已经拦住了她的去路。

  跑不掉,她索性抬头挺胸面对着霍昊天。

  一只大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地把自己那台价值好几千的SAMSUNG手机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去。然后故作不解地挑着眉看着霍昊天,一脸的无辜问着:“霍先生,怎么了?”

  “拿来!”霍昊天俊美的脸上看不到怒气,但那如无底洞一般深的眼里隐隐之中散发着怒气,似笑非笑地瞅着眼前的女人。

  他认得这个女人,是那天要采访他的那堆记者中的一员,还是那位曝光了自己内裤颜色的年轻俏丽的女记者。

  她有一双灵动而充满着狡黠的凤眸,长长的睫毛很美,白净的俏脸,天生丽质。她整体给他的感觉是倔强中带着清纯,清纯中又透着几许狡黠,毕竟当记者这一行业,是不能太过清纯的。

  “什么?”女记者还在装着糊涂。

  她一位同事生病住院,她来探望的,意外看到霍昊天和慕容妍亲密地走出来,她马上用手机拍下两个人的亲密照。这段时间大家都在传霍昊天和慕容妍情变,说慕容妍有了第三者什么的。如果她把两个人在这里出现的亲密照曝光,必定是另一波娱乐资讯,毕竟大家还是看好霍昊天和慕容妍这对金童玉女的。

  可她没想到,她用手机拍照,那般小心,还是被霍昊天察觉到了。不愧是大企业的接班人呀,洞察力还真不是盖的。

  “昊天哥,怎么了?”慕容妍走了过来。

  “你的手机,拿来!”霍昊天依旧用着似笑非笑的眼神瞅着女记者,伸出的大手并没有缩回来。他知道这些记者喜欢盯着他们这种出身的人,也知道他和妍妍还有不悔之间的事情已经成了大家的娱乐资讯,为了这个女记者的性命着想,他必须删掉那些相片!

  不悔这几天都忙着和妍妍增加感情,加上对娱乐资讯一向不感兴趣,还不知道媒体已经发挥了他们的猜测本能,若明若暗地报道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暧昧不清。要是不悔知道了,这些记者以及报社都要倒大霉了,不悔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诽议他的妍妍。

  听了霍昊天这一句话,聪明的妍妍也猜到了怎么一回事。她没有生气,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女记者,笑着向霍昊天提议着:“昊天哥,看她长得不错,年纪也轻轻的,估计还是个实习生吧,要是她不交出手机来,不如你把她绑回家里去吧,我想干妈一定会很开心的。”

  女记者错愕,随即明白了慕容妍话里的深意,脸一红。

  抬眸看向霍昊天,他的眼神还是那般的似笑非笑,看不到他真正的心思。

  “小姐,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交出你的手机来,后果自负哈。”霍昊天温沉地说着,然后开始数数,他数得非常快,女记者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数完了,下一刻,他就把她推到了墙角里。

  女记者被他突然而来的动作吓呆了,一旁的慕容妍却非常感兴趣地看着这一幕,还兴奋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对着那一幕拍了下去。

  赶明儿让干妈看看这相片,分析一下,两个人会不会有戏?

  昊天哥对女人一向没有什么兴趣,也不会轻易让女人近身,眼前这个小记者却让昊天哥破例了,所以嘛……

  “妍妍,马上删了它,否则你的手机会五马分尸哈。”霍昊天头也不回,却猜到了慕容妍的心思。慕容妍呶呶嘴,鬼精!虽然不甘心,但还是把拍到的相片删了。

  “你,你想干什么?”女记者惊惶地看着霍昊天,他那张俊脸就在她的面前,让她心慌慌的。

  霍昊天动作迅速地从她的裤兜里摸出她的手机。

  瞬间,女记者脸红如火。

  霍昊天才不管她脸红不脸红,他飞快地把女记者拍到的相片删掉,然后又把人家的手机关机,顺带地把电池取了下来,才把手机塞还到女记者的手里,淡冷地说着:“明天,让你们的社长带着你到千寻集团六十八楼的总裁办公室见我,这电池,明天自然会还你的。当然,你不想要这个电池了也无防,我可以让你永远都不能再从事记者行业!”

  说完,他拿着女记者的电池,扭身,走回到慕容妍的面前,拉起慕容妍扬长而去。

  女记者气结,却只能跺脚。

  她知道,这个男人,她惹不起!

  没有了电池,手机没电,也就拍不到了霍昊天拉着慕容妍离开的相片了,霍昊天够精明,猜到他删了前面的相片,她还会再拍的,所以把她的电池拆走了。

  “昊天哥,我闻到了一点味道。”

  “闭嘴,什么味道也没有!”

  霍昊天没好气地敲了慕容妍一记爆栗,枉他那般疼她,刚才那般,他也是为了她好,她倒好,竟然最先背叛他!

  慕容妍笑着抚着自己被敲的头,反正她就是闻到了一点味道。

  “上车吧,我开车跟着你,免得你再撞车。”霍昊天替她拉开了车门,示意她上车。

  慕容妍笑笑,顺从了他的安排。

  半个小时后,慕容妍独自把车弄进了黑帝集团。

  现在的黑帝集团比起十八年前已经翻新了数倍,办公大厦高达六十层,虽然还不及千寻集团那般巍峨高耸,却也成为了T市第二颗商业明珠。

  慕容妍很容易就进了黑帝集团,毕竟她顶着慕容家大小姐的身份,哪怕她在千寻集团是个不重要的小助理。

  霍昊天的总裁办公室在六十楼,慕容妍便直上六十楼。

  刚走出电梯,她就看到了鲁顺英一身黑色的女性西装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

  看到她走出来,鲁顺英绝美的脸上似乎变得更加的冰冷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