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目录>

018 不悔发怒(二更)

018 不悔发怒(二更)

小说:名门夫人宠妻成瘾编辑:古幸铃字数:3987更新时间:2014-10-14 07:38:27

   “小姐,请问你……”秘书看到慕容妍,马上绕出了秘书台,迎了上前,不过她的话还没有问完,鲁顺英便走了过来看住了她,鲁顺英用冰冷的眼神示意秘书忙自己的去,慕容妍由她来接待。

  秘书知道鲁顺英是新任总裁的贴身保镖,在总裁面前似乎有一点儿分量,便顺从了鲁顺英的眼神,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忙自己的事情,不过耳朵还是竖着,想打听一些八卦资讯。

  新任总裁出乎企业所有女性的意外,特别的帅,又酷,他一出现,就让所有女性两眼发直,恨不得扑上前把他瓜分了,仿佛三生三世没有见过男人似的。总裁第一天回企业,就有女人找上门来,秘书自然想摸清楚新任总裁是否有女朋友。

  要是没有女朋友的话,那她们就有机会了。

  这个年代呀,总裁和秘书,最容易发生感情了。

  “你怎么来了?”鲁顺英冷冷地站在电梯门口前,慕容妍被她堵在那里,她长得比慕容妍高佻,浑身冰冷,以强硬疏冷的气势逼压着慕容妍。

  她不喜欢看到慕容妍。

  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慕容妍一出现,少主的眼里就只有慕容妍,连她是谁都不知道了。

  “顺英姐,我来找不悔的,不悔快下班了吧。”慕容妍知道鲁顺英不喜欢自己,想到鲁顺英也是因为深爱着霍昊阳才会这般对她,她并不想和鲁顺英计较,鲁顺英的话冰冷没有温度,她的话却温和有礼,俏丽的脸上还挂着温柔如春风一般的笑容,那可爱的两个酒窝总是让人觉得她平易近人。两个人马上就形成了一温一冷鲜明的对比。

  “少主在忙。”鲁顺英并不因为慕容妍的笑容而变脸,依旧是那样的冰冷,算得上是漂亮的眼眸因为冰冷而变得有点可怕。

  慕容妍哦了一声,便越过了她往前走着。

  “妍妍。”

  鲁顺英赶紧扭身,快步上前抢在总裁办公室门前把慕容妍再一次拦下,冷艳的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悦,瞪着慕容妍:“我说了,少主在忙,你不能进去!”

  “我进去也不会打扰不悔的。”慕容妍还是好脾气地应着。

  “你进去,就算你坐着不动也能打扰到少主。”

  慕容妍沉默。

  半响,她看了一下时间,马上就十二点了。不进去也无所谓,相信不悔很快就会出来的。

  于是,她好脾气地转身,走回到秘书台前,秘书想带她到贵宾室里等待霍昊阳,鲁顺英却多事地说,不用,就让她在秘书台前等候行了。

  秘书有点错愕,她想说什么,在接收到鲁顺英那股阴冷的瞪视后,只得无奈地搬了一张椅子来,让妍妍在秘书台旁边坐着等候。

  慕容妍一直都沉默着不说话,对于鲁顺英的擅自作主安排她等待,她也不置一词。敢情是鲁顺英把她自己当成了女主人了,可以替不悔安排来访者了。

  她不想和鲁顺英斗,不想和鲁顺英吵,但不代表她就任由鲁顺英目中无人地爬到她的头上欺负她。

  她就顺着鲁顺英的安排,坐在秘书台前等候,不悔只要走出办公室看到了她,自然就会怪罪鲁顺英,到时候可别怪她不帮鲁顺英求情了,是鲁顺英太自作主张,自以为是了。

  鲁顺英继续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前,冷冷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地瞟向慕容妍,对于慕容妍顺从自己的安排,心里有几分的得意。

  两个人曾经算是朋友,她了解慕容妍,知道慕容妍是个心善之人。在少主面前,慕容妍是很重要,但论手段,论心计,她自认能压倒慕容妍。

  慕容妍偶尔会和秘书说几句话,不过秘书似乎有点忌讳鲁顺英,毕竟鲁顺英是新总裁的贴身保镖。所以也不太敢和慕容妍说话,就怕鲁顺英会向新总裁打小报告。

  察觉到秘书的忌讳,慕容妍淡淡地笑了笑,便不再打扰秘书办公,自己掏出手机来,状似无聊地玩着手机。

  看到她在玩手机,鲁顺英的心又揪了起来,她害怕慕容妍会发信息给霍昊阳,可她又不好意思走过来命令慕容妍不能玩手机。

  于是,她便死死地盯着慕容妍。

  慕容妍看透了她的心思,唇边扯出了一抹戏谑,她故意在看信息的时候,低低地笑着,一脸幸福的样子。

  每当她低低地笑起来的时候,鲁顺英就全身紧绷,眼神如刀,恨不得把她的手机劈成十八段似的。

  慕容妍戏弄的心大起,她又输入了一个号码。

  鲁顺英据着的冷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我想你。”

  慕容妍也不知道打了电话给谁,一开口便甜甜地向对方说了一句让人想入非非的话。

  鲁顺英的脸忍不住黑了黑,眼里有着怒意。

  该死的慕容妍,不让她进去打扰少主,她竟然打电话给少主,这样还不是一样会打扰少主。身为少主的女人,怎么能在少主办公的时候,不知道轻重跑来打扰?

  这样的女人,怎么适合少主?

  为什么少主就是深深地爱着慕容妍?

  相识十八年,她怎么就看不到慕容妍有多么的优秀?不就是投胎好一点吗?

  鲁顺英的心被嫉妒啃咬着。

  但打电话是慕容妍的自由,她再不满,再嫉妒,也不能上前去阻止慕容妍打电话呀。

  “别太累哦,累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哦。”慕容妍一边旁若无人地通着电话,一边用眼角余光盯住鲁顺英的反应,笑容更温柔,声音也变得娇滴滴起来。

  造作!

  鲁顺英此刻断定了慕容妍就是打电话给霍昊阳,忍不住在心里咒骂着。

  “我在哪里?”

  慕容妍忽然说了一句,鲁顺英听到她这一句话的时候,全身忽然僵了起来。

  少主视慕容妍为珍宝,如果慕容妍说她就在秘书台前,是自己不让慕容妍进去见少主的,少主会不会把她剁了?或者把她赶出烈焰门?

  鲁顺英一眨不眨地盯着了慕容妍,脚下移动了几步,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原位站着。

  慕容妍故意看向了鲁顺英,眼里的戏弄更深了。

  鲁顺英以为她很好欺负,那是她大度,不想和别人计较太多,但并不代表她就真的任人欺负。情敌都以女主人的姿态拦下她,不让她进去见不悔了,她要是再不还击一下,说不定鲁顺英还真的当她好欺负了。

  正当鲁顺英万分紧张,害怕慕容妍会向霍昊阳告她的状时,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了,霍昊阳一手插在裤兜里,帅气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少主?”

  神经紧绷的鲁顺英冷不防看到霍昊阳走出来,吓了一大跳,脸色瞬间就白了一份,虽然她恢复得很快,霍昊阳还是看到了。

  他扭头,冷漠地问着:“怎么回事?把我当成了鬼吗?”

  鲁顺英连忙摇头。

  “磨练了多年,你的沉着哪里去了?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事?”霍昊阳的语气里有着不悦,他本来就不太喜欢鲁顺英跟在他的身边,要不是鲁顺英打败了那些保镖,以实力证明她的强大,父亲也不会安排鲁顺英成为他的贴身保镖。

  慕容妍拿着手机走了过来。

  “不悔。”

  慕容妍叫了一声,霍昊阳马上扭头看向她,眼神如同闪电一般就变得温柔起来,声音更是柔得可以滴出水来:“妍妍,你怎么来了?”

  慕容妍笑,满意于霍昊阳的温柔仅给她一个人。

  “我的事情处理好了,时间还早,我便来等你一起吃饭了。”慕容妍有意无意地让自己的手机屏幕对着鲁顺英,让鲁顺英看到她的手机屏幕上虽然输着几个号码,却是没有打出去的。

  鲁顺英一看到她的手机屏幕,脸差点就要绿了。

  慕容妍不着痕迹地冲她眨了眨眼,用眼神告诉鲁顺英:我慕容妍不是好欺负的!

  霍昊阳的视线忽然扫到了秘书台旁边的那张椅子,他马上低首看着慕容妍,深不可测地问着:“你在那里等我?”

  慕容妍眨眨眼,状似无辜地问着:“是呀,顺英姐说你在忙,让我别进去打扰你,所以我便在外面等你了。”

  闻言,霍昊阳马上扭头狠狠地扫了鲁顺英一眼,鲁顺英垂下了眼睑,抿唇不语。她不认为她这样做有错,少主的确在忙,她也是为了少主着想的。

  霍昊阳没有说话,他拉着慕容妍走到了秘书台前,秘书连忙站了起来。

  看到霍昊阳这个样子,秘书已经看出了端倪,这个女人在总裁面前才是最有份量的人。

  “总,总裁。”秘书结结巴巴地叫着,她不想结巴,可看到霍昊阳站在秘书台前,像山一样高的身躯无形之中散发着摄人压倒众生的气势,让她害怕。

  霍昊阳阴冷地瞪了她一眼,大手搭放到秘书台上,冷不防就探进去,抄起了秘书办公用的那台电话,连电话线一起扯了出来,不偏不斜地把电话甩到了跟随着的鲁顺英脚下,他这个动作很粗暴,带着飓风一般的狂怒,又太突然,把在场的三个女人都吓住了。

  秘书双手都在打颤了,鲁顺英饶是忍功再好,此刻也脸色煞白起来。

  她不笨,她知道霍昊阳为什么在生气。

  “失职!滚!”霍昊阳冷冷地低吼着。

  鲁顺英以他工作忙,不让慕容妍进去打扰她,似乎理由充分,他可以先压住不发,但秘书不该让他的妍妍在秘书台旁边等候着,他的办公室旁边便是贵宾室,难道秘书不知道有客来访时,要把客人迎进贵宾室里等候吗?竟然把他的妍妍当成了那种无聊来纠缠他的女人,随意地安置。

  “不悔,她做错了什么?”慕容妍看到秘书委屈地红了脸,连忙拉扯着他的衣袖,急切地替秘书求情:“这不关她的事。”

  鲁顺英听到她这一句,脸色更白了,双手也不着痕迹地轻颤起来。

  少主发怒,就算是她,也承受不起呀。

  该死的慕容妍,她看走眼了,原来慕容妍也会打小报告的。

  “不悔,你先别生气,是我想坐在这里等你的,我觉得坐在这里等你最方便了,你一出来,我就可以看到你了。”慕容妍把事情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知道,此刻能让霍昊阳熄火的人只有她。

  “总裁,是鲁小姐说,让这位小姐在秘书台旁边等候就行,不必进贵宾室的。”秘书感激于慕容妍替她求情,忍不住还原了事情的真相。

  “少主,我……”

  鲁顺英狠狠地剜了一眼秘书,急急地想向霍昊阳说明。

  霍昊阳扭头,阴冷的眼神削在鲁顺英的身上。

  鲁顺英垂下了脸,绝美的脸红白交替,有羞意也有惧意。

  霍昊阳抿着唇,拉着慕容妍转身往办公室而回,沉冷的声音丢了回来:“鲁顺英,你进来!”

  鲁顺英连忙转身跟着两个人的身后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秘书惊魂初定,连忙绕出了秘书台,捡起被甩在地上的电话。

  总裁那么帅,发起狠来,却像恶魔一般恐怖。

  “鲁顺英,你是否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的保镖,保护我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你无权插手,我并没有吩咐过办公时间不准人打扰,你凭什么把妍妍拦在办公室外面,好,你说怕妍妍打扰我办公,这个出发点似乎是为了我好,我可以不计较这一点,你又凭什么让妍妍在秘书台前等候?”

  一进办公室,霍昊阳就向鲁顺英发难了。

  “对不起,少主,是顺英错了,顺英甘愿受罚!”鲁顺英无话可说,垂着脸,恭敬地应着。

  她心里也在恨着自己,为什么就是忍不下嫉妒两个字呢?

  “我罚你什么,你都接受?”霍昊阳阴冷地问着。

  鲁顺英恭敬地应着:“顺英甘愿受罚!”是她错了。

  妍妍是少主的逆鳞,她触了少主的逆鳞,少主没有掐死她,已经是开恩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